嚴防詐騙
VIP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皇后之愛:拉美西斯五部曲之四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本書為麥田於2004年出版的《皇后之愛:拉美西斯五部曲之四》改版書! 拉美西斯的幸福時光 拉美西斯在卡德墟戰役中,發揮英勇智謀而大獲全勝。但這位睿智仁慈的大帝卻不打算乘勝追擊,為了人民幸福,拯救國家脫離接二連三的惡夢,他決定化戾氣為祥和,對敵人敞開懷抱,提議制定和平條約。在他心中,除了國家前途之外,另一個占據他全心的,就是對妮菲塔莉的深情愛意,他決定送給這位美麗與智慧兼備的皇后一次悠閒的南方愛之旅,以及象徵兩人神靈的曠世神廟。 此時,昔日好友摩西重返埃及,要求帶領猶太人出走,使兩人的友誼面臨重大考驗。於此同時,另一個風暴正起,協定瀕臨破裂……

內文試閱

1


   儘管他威震四方,英勇過人,這場勝仗卻沒有辦法讓埃及的法老將其誡律強行在那些安那托利亞的野蠻人身上實施。

   埃及軍隊在戰場上的表現令人失望。將軍懦弱無能,棄拉美西斯於不顧,任憑他獨自面對那千萬自信驕傲的敵人。但是躲藏在光明背後的阿蒙神,聽見了祂兒子的祈求,把一股超然的神力交付到法老手中。

   經過五年紛紛擾擾的統治,拉美西斯相信他在卡德墟的戰績應足以嚇阻西臺人於短期內再度造反,而近東地區也得以安享一段和平歲月。

   然而他竟錯得離譜,他,這隻野公牛,埃及護國聖令的寵兒,光明之子,在面對迦南和敘利亞南部那些傳統諸侯國內轟轟作響的暴動時,還匹配得上這些冠冕堂皇的尊稱嗎�H西臺人不僅沒有放棄繼續鏖戰的念頭,他們甚至聯合貝都因人和一些長久以來即覬覦富庶三角洲的搶匪和殺手,發起了一場大戰鬥。

   瑞師團團長走向法老。

   「陛下……情況比想像中還嚴重。這不是一次普通的暴動;據我方偵察官的報告,所有迦南地區的國家群起對抗我們。第一個危險解決了,還會有第二個,然後第三個,然後……」

   「你不希望弭平暴動?」

   「我方將損兵折將,陛下,而且沒有人願意白白地犧牲性命。」

   「拯救埃及—這樣的理由夠充足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然而你卻是這樣想,將軍,那麼卡德墟的教訓根本沒讓你得到任何啟示。我是否該自責身邊懦夫成群,他們犧牲他人性命,原是為了保全自身的性命。」

   「我和其他的將領對您唯命是從,陛下,我們只是單純地希望您能提高警覺。」

   「我方間諜組織是否已經取得有關亞俠的消息?」

   「很遺憾,沒有,陛下。」

   亞俠,拉美西斯的老友兼外交部長,在造訪阿穆府省的王子時,誤入敵人的圈套。他被拷問了嗎?還活著嗎?那些獄卒是否認為這名外交官有勒索的價值?

   自從得到消息之後,拉美西斯便調派那些新近經歷過卡德墟震撼的官兵將領。為了拯救亞俠,他得穿越一些危險地帶。那些地方的王子再一次違背他們服從埃及的誓言,將自己賤賣給西臺,以換取些微金錢和虛假承諾。誰沒夢想過侵入法老的屬地,將那取之不盡的財富占為己有呢?

   拉美西斯大帝有多項工程要建造,底比斯的百萬年神殿、拉美西斯神廟、卡納克神廟、盧克索神廟、阿比多斯神廟、法老谷的永恆陵寢,還有阿布辛貝,那個他亟欲獻給摯愛妻子妮菲塔莉的巨石美夢……。他又回到這裡,迦南的森林邊緣,站在山丘上,眺望一座敵軍的城堡。

   「陛下,我是否可以大膽的……」

   「請直說,將軍。」

   「您所展現的威力真是太厲害了,我相信穆瓦靼力帝王一定能夠了解您的意思,釋放亞俠。」

   西臺帝王穆瓦靼力頑強陰險,認為唯有武力可以建立獨權統治。身為強大聯軍的首領,卻在攻打埃及時節節敗退,然而他竟發動另一場由貝都因人和中途加入的暴徒所主導的突擊行動。

   唯有穆瓦靼力或拉美西斯任何一方殉難,才有可能終止這場對許多民族的前途有決定性影響的戰爭。假如埃及戰敗了,西臺將以軍事武力執行暴政統治,摧毀由首位法老梅內斯於執政期間所創建的千年文明。

   剎那間,拉美西斯想起了摩西。這位犯下謀殺案之後逃離埃及的老朋友躲到哪裡去了�H搜尋他的結果毫無斬獲。沒有人願意認定這位在三角洲的新首都拉美西斯城的建城工程裡表現傑出的猶太人,已埋屍沙漠。摩西,他是否加入了暴動團體�H不,他永遠也不會反目為仇。

   「陛下……陛下,您聽見我說話了嗎?」

   從這名只為自己福利著想的軍官那張癡肥受驚的臉孔中,拉美西斯見到世上他最厭惡的那個人的面容,謝納,他的親哥哥。這個可憐蟲與西臺國私通,一心期望能夠登上埃及的王位。謝納在從孟斐斯大監獄被運往綠洲勞改營的途中,遭沙漠龍捲風襲擊而不知去向,但是拉美西斯深信他依然活在人間,而且立志消滅他,否則誓不為人。

   「要軍隊備戰,將軍。」

   這名將領窘迫萬分地趕緊逃開。

   拉美西斯多麼喜歡享受御花園的恬靜,在妮菲塔莉和他的兒女身邊,他多麼希望能夠品味每日的幸福時光,遠離嘈雜的軍隊�I但是他必須拯救國家脫離那些由嗜血如命的部落所發起的接二連三的暴動,他們不斷地摧毀埃及神廟,踐踏其國法。此舉將超出他個人的負擔,然而他卻沒有權利為自己的安危及家庭著想,他得消滅敵人,即使必須付出生命的代價。

   拉美西斯凝視那座阻撓在前,位於迦南屬地中部的軍事城堡。城高六公尺,城牆雙向傾斜,城內駐軍數以萬計;槍眼旁射手林立,壕溝裡瓦片成堆,令負責架設階梯的步兵寸步難行。

   一陣海風紓解了埃及官兵的熱氣,他們群集在兩座曝曬於炙陽下的山丘之間。快速行軍至此,他們只享受了幾次短暫的休息和宿營。其中唯有軍餉豐厚的傭兵有抗戰的心理準備;那些離開家園的新兵不知歸期,已經夠他們難過了,更擔心在這場可怕的戰爭裡喪命。每個人都希望法老止於加強東北邊防就好了,不要投入一場將以災難終結的火戰鬥。

   不久之前,迦南首都加沙市的市長才為這位埃及統帥舉行過一場別開生面的慶功宴,矢志絕不與殘酷聞名的亞洲蠻人西臺結盟。他那過分的虛情假意,早讓拉美西斯倒盡胃口;今天,他再度變節,其實這位已經開始洞悉人性祕密的二十八歲年輕君王並不為此感到驚訝。

   劊子手煩躁不安地再度咆哮,從拉美西斯在努比亞薩王納稀樹草原發現牠奄奄一息的那一天開始,劊子手迅速轉變;被毒蛇咬傷,這頭小獅本無活命的機會。在那一瞬間,人獸之間即建立起一份深厚神祕的友誼。幸虧賽大武──蛇虺巫師,他也是拉美西斯的老友和大學同學──找到了解藥救牠一命。野獸強韌的生命力讓牠度過了難關,長成力大無比的巨獅。法老再也找不到比牠更好的貼身保鑣。

   拉美西斯用手輕撫獅子的鬃毛,卻無法安撫牠的煩躁。

   賽大武穿著一件滿身口袋的羚羊皮緊身衣,裡面裝滿各式解藥、藥丸和藥瓶,爬上山丘斜坡。他矮壯,中等身材,頭型四方,毛髮黝黑,不修邊幅,對毒蛇和毒蠍狂熱不已。用牠們的毒液,他可以製些特效藥,而且在他妻子蓮花—一位漂亮的努比亞女人,光看她一眼就足以讓那些士兵神魂顛倒—的陪伴下,他得以專心於研究。

   拉美西斯把軍醫的職務託付給他們夫婦。賽大武和蓮花與法老如影隨形,不是因為熱愛戰爭,而是為了擒住幾條新品種的毒蛇和照顧傷患。況且賽大武自認,危急時,他對他朋友拉美西斯的協助無人能與之匹敵。

   「軍隊士氣不佳。」他認為。

   「將領們希望能夠撤軍。」拉美西斯承認。

   「光看你的軍隊在卡德墟的表現,你還有什麼好期待的?他們只顧逃亡和潰散,都是一丘之貉。你得獨自做決定,一如往昔。」

   「不,賽大武,不是我獨自一人。而是聽從太陽、風、獅魂,還有這片靈土的建議……它們不會說謊。我可以窺探它們的訊息。」

   「世上沒有好的戰爭建議。」

   「你和你的蛇類談過話嗎?」

   「牠們也是無形力量的傳媒。是的,我問過牠們,牠們直言不諱:別退縮。為何劊子手如此急躁不安?」

   「因為那片在城堡左方,位於我們和城堡之間的橡樹林。」

   賽大武往那個方向看去,嘴邊咬著一根蘆葦桿。

   「讓人覺得不舒服,你說得對。又是個陷阱,如同在卡德墟一樣。」

   「他們曾經得逞,所以那些西臺戰略家又設計了另外一個,期待能夠同樣奏效。當我方軍隊全速進攻時,必因阻撓而緩下腳步,堡裡的射手便可輕鬆地宰殺我們。」

   拉美西斯的侍從梅納,向法老行跪拜禮。

   「您的馬車已經準備好了,陛下。」

   君主在那兩匹被稱為「勝利的底比斯」和「幸福的穆特女神」的神駒耳邊輕聲低語;和那頭獅子一樣,牠們是在卡德墟那場看似即將敗北的戰役中,矢志不背叛君王的。

   在他的侍從、各團團長和戰車精兵隊懷疑的眼光下,拉美西斯甩動韁繩。

   「陛下,」梅納不安地說,「您不要去……」

   「遠遠地通過城堡之後,」法老命令,「直衝進橡樹林。」

   「陛下……您忘了您的鎧甲,陛下。」

   這名侍從揮舞著一件鑲滿小鐵片的戰衣,追著拉美西斯的戰車,但法老已勇往直前,獨自一人衝向敵軍。

2


   這個恐怖的景象讓許多士兵趕緊丟下武器,抱頭鼠竄。牠還在其他兩名來不及求救的貝都因人身上劃下無數的傷痕。

   幾百名跟在埃及戰車隊後面的步兵重新和拉美西斯會合,不費吹灰之力便將最後一小群暴徒打得落花流水。

   劊子手平靜地舔著沾滿血跡的爪子,然後抬起溫柔的雙眼看著牠的主人。牠看到拉美西斯眼露感激,便發出愜意的輕歎聲。之後,獅子俯伏在戰車的右車輪旁,雙眼警覺地搜尋四周。

   「是個大勝利,陛下!」瑞師團團長說。

   「我們剛度過一場危機。為什麼沒有任何一名偵察兵警告我們樹林裡有敵軍埋伏呢?」

   「我們……我們忽略了這個看似不重要的地方。」

   「難道要我的獅子教你們這些將軍什麼叫做軍職嗎?」

   「陛下想必要召開戰地會議以便準備攻擊那座城堡……」

   「馬上出擊。」

   聽見法老說話的音量,劊子手知道停戰已經結束了。拉美西斯拍一拍兩匹愛馬的臀部,牠們互瞅一眼,彼此鼓勵。

   侍從梅納氣喘吁吁地把那件鑲滿小鐵片的鎧甲交給法老。拉美西斯同意穿上這件無損他那寬袖亞麻長袍美觀的小護胸甲。君王的手腕戴著兩只黃金和青天石的手環,中央飾著兩隻野鴨的頭形,象徵皇家夫婦如同兩隻候鳥,飛向宇宙的神祕國度。在重新展開生命的另一段長途旅行之前,拉美西斯是否能夠再度見到妮菲塔莉呢?

   「勝利的底比斯」和「幸福的穆特女神」原地趵趵,躁動不安。頭戴末端湛藍的紅翎羽飾,身披紅藍相間的掛袍,牠們恨不得馬上衝向那座軍事城堡。

   卡德墟戰役勝利之後,步兵們在心中編唱了一首歌,其歌詞撫慰不少膽怯者:「拉美西斯的雙臂孔武有力,他英勇過人,是天下無敵的神箭手,是士兵的高牆,是燒遍敵軍的火焰。」

   侍從梅納神情慌張地在法老的兩個箭筒內裝滿箭枝。

   「你檢查過了嗎?」

   「檢查過了,陛下,它們都很輕盈堅固。唯有您可以射殺那些敵軍的弓箭手。」

   「你忘了諂媚是個大缺點嗎?」

   「沒有,但是我太害怕了。您不在,那些野蠻人可能會把我們殲滅。」

   「為我的馬匹備好豐盛的草糧,等我們回來的時候,牠們一定飢腸轆轆了。」

   當埃及戰車隊接近那座城堡時,迦南弓箭手和那些貝都因聯軍的密集射擊箭如雨下,卻都落在戰車前無疾而終。馬匹嘶喊,有些仰起前腳,法老則以沉著冷靜阻止他的精兵團自亂陣腳。

   「拉開你們的大弓箭,」他命令,「等待我發號施令。」

   拉美西斯城的武器工廠生產了幾把牛腱弓弦的洋槐弓箭。經過仔細的研究,弓座的彎度足以精準地將箭沿拋物線方向射出兩百公尺以外。這樣的技術讓那些叛徒躲藏其後的槍眼如同虛設。

   「全體一起!」拉美西斯以釋放了全身力量的洪亮嗓音喊道。

   大部分的射擊均擊中目標。頭部中箭,眼球裂開,喉嚨刺穿,許多敵方射手跌落城牆,死亡或重傷。下一批人亦遭到同樣的命運。

   確信在敵軍的射擊下,步兵安然無事之後,拉美西斯下令全軍衝向城堡的那扇大木門,以斧頭擊破城門。隨後埃及戰車漸次挨近,法老的弓箭手亦愈射愈準,阻擋了所有的反擊。那些壕溝裡的碎瓦片完全派不上用場;拉美西斯一反常態不要士兵架設階梯,改從正門攻擊。

   那些迦南叛徒雖群集於城門後,卻無法抵擋埃及人的破門而入。雙方混戰激烈,法老的步兵團如驚濤駭浪般爬過一堆屍體,湧進城內。

   叛徒節節敗退,圍巾和流蘇長袍沾滿血跡,他們接二連三地棄械投降。

   埃及士兵以長劍刺進盔甲,敲斷他們的脊骨,劃破背部和肩膀,切割肌腱,剖腹剜腸。

   之後堡內驟然靜寂。一些群集在中庭角落的婦女向戰勝者求饒。

   拉美西斯的戰車終於踏進這座再次被收復的軍事要塞。

   「這裡由誰指揮?」法老問。

   一位被截斷左臂,年約五十歲的男人從那堆殘兵敗將裡走出來。

   「我是最年長的士兵……所有的將領都死了。我懇求兩地主人憐憫我們。」

   「對不守承諾的人該給予何種寬恕呢?」

   「但願法老至少就地處死我們。」

   「聽清楚我的決定,迦南人!砍伐省內所有的樹木,將它們運往埃及;戰犯、男人、女人和小孩都將遣送至三角洲從事公益勞役;迦南的牛群和馬匹則歸我國所有。至於逃兵,全體編入我方軍隊,從此之後在我的指揮下作戰。」

   戰俘跪地答謝,高興保住了一條性命。

   *   *   *

   賽大武還算開心。重傷的傷兵不多,而且他還擁有足夠的止血新鮮肉片和蜂蜜藥包。蓮花雙手靈活又準確地將膠帶交叉黏在傷口上,這位努比亞美麗女子的笑容紓緩了不少患者的傷痛。擔架兵將傷兵抬往鄉間醫院,在返回埃及前,他們將在那兒接受藥膏、軟劑和藥水的治療。

   拉美西斯探訪那些為國遭受肉體傷痛的傷兵。接著,他召集所有高級將領,對他們宣布繼續往北征討的雄心,聯合貝都因人的力量,收回那一座座遭西臺控制的迦南城堡。

   法老的熱情衝勁感人肺腑,軍隊的恐懼之心煙消雲散。他下令休兵一天一夜,隨後和賽大武、蓮花共進晚餐。

   「你到底打算攻占到哪裡?」賽大武問。

   「至少到敘利亞北部。」

   「或許到……卡德墟?」

   「看看吧。」

   「假如征期太久,」蓮花指出,「藥品將不敷使用。」

   「西臺人會迅速反擊,我方得乘勝追擊才行。」

   「這場戰爭會有結束的一天吧?」

   「有,蓮花,等敵人全部潰敗的那一天。」

   「我討厭談政治,」賽大武低聲嘟囔,「來,親愛的,讓我們在出發抓蛇之前先好好做愛。我感覺今晚將大有斬獲。」

   *   *   *

   拉美西斯於搭建在兵營附近的小廟裡舉行晨禱儀式。和拉美西斯城那些神殿相比,此廟簡樸極了,但是光明之子虔誠的心不容置疑。他的父親阿蒙神從未向世人揭示其真面目,從未降附於人體上;然而,人人都可感覺到這位隱形神明的存在。

   當君王走出神廟時,瞧見一名士兵以鍊子套著一隻羚羊,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想制服牠。

   那是名奇怪的士兵,長髮,穿著五彩緊身衣,短髭,目光游移不定。為什麼這隻野獸能夠被帶進兵營,而且那麼接近法老的帳篷?

   法老沒有興趣繼續想下去。然而這個貝都因人竟放開羚羊,牠隨即衝向拉美西斯,尖銳的雙角朝向手無寸鐵的君王。

   劊子手從左方閃出撞擊羚羊,以利爪緊攫牠的頸項。羚羊當場氣絕,倒在獅子跟前。

   貝都因人大吃一驚地從緊身衣中抽出匕首,但卻沒有時間攻擊。他感覺骨頭一陣刺痛,接著眼前一片暈眩,他丟下武器,頭向前栽,肩胛之間插著一枝標槍。

   蓮花心情平靜,面帶微笑地使出她那驚人的武力,甚至連一點激動的表情也沒有。

   「謝謝妳,蓮花。」

   賽大武走出帳篷,和許多士兵一樣觀賞獅子大快朵頤,然後看一眼那貝都因人的屍體。梅納膽怯地向拉美西斯下跪。

   「對不起,陛下,我向您保證一定會查出讓這個嫌犯溜進營區的那幾名哨兵,並且嚴懲他們。」

   「召集喇叭手,命令他們吹響出發號角。」

作者資料

克里斯提昂.賈克(Christian Jacq)

克里斯提昂‧賈克(Christian Jacq),1947年生於法國巴黎,畢業於索爾邦大學,為古埃及學博士、教授及小說家。以五部曲描寫拉美西斯二世的埃及法老王小說,奠定法國文壇地位。其作品暢銷二十餘年,版權銷售三十多國版本,是最暢銷的「法國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克里斯提昂.賈克(Christian Jacq) 譯者:王玲琇 出版社:麥田 書系:歷史小說 出版日期:2013-06-12 ISBN:9789861739335 城邦書號:RN7009Y 規格:平裝 / 單色 / 37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