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菩曼仁波切:台灣第一位轉世活佛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菩曼仁波切:台灣第一位轉世活佛

  • 作者:林建成
  •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 出版日期:2012-04-19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本書為2005年誠品書店【人文‧科學類】NO.1 ◆2005年金石堂書店【非文學類】NO.2 他,是第一位轉世在台灣的活佛! 他的出生,揭開了藏傳佛教轉世的神祕面紗; 他的認證過程,嚴謹曲折;他的轉世,背負眾生期待; 他的求學經歷,嚴格扎實;他的弘法利生事業,堅定慈悲。 轉世了四次的小活佛,為什麼這次選擇轉世在台灣? 西藏法王在尋找和認證他的過程中,歷經了什麼樣的艱辛和曲折? 轉世靈童」的身分怎樣改變他和家人的生活? 年幼的他如何面對父母不告而別,獨留他在印度接受佛學教育? 嚴格的佛學院教育和僧侶生活,為他的人生觀、國際觀、弘法觀,提供了什麼扎實的根基? 他對未來的弘法利生事業有什麼規劃? 1983年3月30日,台北榮民總醫院誕生了一名小男嬰。四年後,經過藏傳佛教澈贊法王嚴謹的認證過程,小男孩被證實是有史以來第一位轉世在台灣的活佛。他的身分曝光後,引發社會和媒體的關注,造成極大轟動,從此改變了一家人平靜的生活。五年後,他陞座成為菩曼仁波切,年僅9歲的他,告別台灣和父母,隻身在印度求學,接受嚴格的佛學教育,為日後肩負的弘法大業作準備。 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的傳統,一直令世人好奇。作者花費近兩年時間,蒐集活佛轉世的歷史、過程和細節,其間更遠赴印度、尼泊爾等地尋找菩曼仁波切轉世的證據,並求證相關人士;同時,他也不辭辛勞貼身採訪菩曼仁波切,從細處中觀察仁波切的舉止,從提問中感受仁波切的內心世界,透過流暢的文字和豐富珍貴的照片,忠實的記錄菩曼仁波切四歲被認證後,25年來的成長過程、學習生涯、生活點滴和生命經歷,以及他如何實現對眾生的承諾,帶領大家在佛法之路上精進修行。 【感動推薦】 ◎直貢噶舉 澈贊法王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 才嘉 ◎公共電視前總經理 李永得

目錄

◎【推薦序一】種現世與來世的菩提善因 直貢噶舉 澈贊法王
◎【推薦序二】台灣心‧西藏情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 才嘉
◎【推薦序三】輕鬆閱讀來結緣 公共電視前總經理 李永得
◎【增序版】序文 菩曼仁波切
◎緣起 林建成
◎【增訂版 作者的話】一路走來 始終優雅 林建成

◎第1章 轉世台灣
◎第2章 前世的感動
◎第3章 波折的尋訪
◎第4章 無敵鐵金剛
◎第5章 少年菩曼
◎第6章 佛教與宗派
◎第7章 直貢噶舉
◎第8章 強久林
◎第9章 青年仁波切
◎第10章  覲見大寶法王噶瑪巴
◎第11章 如是我聞
◎第12章 見知無常
◎第13章 人間菩薩
◎第14章 生活小智慧
◎第15章 大願

◎後記

序跋

緣起


◎文/林建成

  與菩曼仁波切的相識算是相當巧妙,只有一步之差。

  二○○二年七月,我與幾位久違的出家師父和老友們齊聚於台北蓮香齋用餐,在偌大的餐廳裡竟然巧遇已八年未見的珍珠師姊,我有幸與她在美國洛杉磯西來寺結下義工之緣。寒暄後,珍珠師姊說餐廳內有位活佛,正在接受蓮香齋董事長郭芳良先生的款待,她隨即引領我去見活佛。

  「他叫菩曼仁波切,是台灣第一位轉世活佛。他從未到餐廳接受供養,今晚算是第一次,你也算是有緣人……」珍珠師姊邊走邊說。

  我走在珍珠師姊後面,心中沒有特殊的感覺,因為在台灣自稱活佛的人不在少數。況且,在我的記者職業生涯裡,看過太多神棍利用善信的虔誠與彌罪心態,編列各種名目詐取錢財,敗壞正信佛教的聲譽。雖然我向來對活佛轉世的過程感到相當好奇,但心裡難免會想,這又會是一位什麼樣的人物?

  見到了坐在餐桌主位的年輕活佛,他眉宇間散發的自信是我第一眼的印象。我和這位才剛滿十九歲的出家人禮貌地握了手,言談間發覺這位「藏裔台灣人」相當和順平實,翩翩有禮的舉止,沒有隻字誇耀他的「豐功偉業」,迥然不同於那些滿口奧論、急於表功的宗教人物。

  當時我任職於公視新聞部,由於菩曼仁波切的誠摯言語釋出一股暖流,對眾生永不放棄的心讓我很難忘卻,於是希望能透過電視訪問讓更多人了解青年仁波切的處世態度。但他隔天就得飛回印度佛學院上課,訪問一事只好暫時作罷,等待下次的機緣。

  隔年六月,我和許多台灣民眾一樣,從電視新聞看到「活佛也要當兵」的報導,螢幕上的菩曼仁波切看來仍是那麼純真友善。

  一個月後,也就是和菩曼仁波切初次見面後一年,有一天,珍珠師姊來電徵詢我為菩曼仁波切寫書的意願。我覺得寫書是一種深度調查報導,可讓更多民眾仔細了解活佛的世界,於是希望先和菩曼仁波切詳談後,再視情況答應。當我再見到菩曼仁波切時,他的華語已經進步很多,仍是微笑迎人,眉間的自信依然亮麗。

  在交換意見當中,旁人建議書名應含「傳記」二字,但是菩曼仁波切恰逢雙十年華,自傳二字並不恰當,因此我提書名為《青年仁波切》,期待本書吸引青年族群讀者學習熱誠的價值觀與菩薩德性以外,也可讓讀者了解活佛的內心與想法。而有些朋友則希望此書能包含佛學深論,但我認為菩曼仁波切的第一本書應著重於讓民眾認識他,所以內容應朝普及方向,了解他如何將佛法應用在日常生活中。

  我的意見獲得菩曼仁波切首肯,我更建議仁波切在他不惑之年寫本「中年仁波切」,年老時就寫本「老年仁波切」,轉世前再寫給世人一本「圓寂前的叮嚀」,將活佛累積數世的證量結晶,留給世人作為修行法藏。這樣的人生階段,恰好契合了佛教強調生老病死循環,期許眾人以有限之生命,行人間菩薩之道。

  於是,我開始走進了菩曼仁波切的世界,從整理蒐集舊報章資料和照片開始,也重新調查他的身世、觀察他的舉止,以及感受他的想法。由於菩曼仁波切仍在佛學院就讀,停留在台灣的時間有限,每當他抵達台灣,我的隨行採訪也就跟著展開。

  我和仁波切的談話問答摻雜中文和英文,地點則在寺院、住所、鬧街、車上,乃至於飛機艙內,隨時隨地把握時間觀察、發問、再發問。另外,我也在台灣數地採訪相關人物,甚至遠赴印度、尼泊爾,以及託付友人從青海帶回相關資料,進行全方位的交叉確認。

  千年前,密宗祖師蓮華生大士預言未來世界會出現鐵鳥(飛機)騰空。這次的採訪任務,我就坐在「鐵鳥」中望著中亞綿延的山脈,思考著佛教的散佈為何能遠遠超過佛陀行腳說法的區域範圍?教理若非讓人折服,怎能擴展成國際性的信仰?

  從加德滿都飛往佛陀誕生地倫毗尼時,我的內心跟著雙螺旋槳小型飛機搖晃得相當厲害,鄰座小朋友一下機就在白拉瓦機坪上吐得稀哩嘩啦,撲鼻而來的酸味,讓我對這次的採訪旅程充滿了忐忑。到了倫毗尼花園,滿地的碎石,塵土飛揚,雖然我戴著口罩,腳上也穿著皮鞋,但走起路來仍充滿了不舒服的感覺,實在很難想像釋迦牟尼佛當年是如何忍受赤腳行走碎石路,以及頂受炙熱高溫托缽說法,若非有極大的度眾願力,哪能持續至圓寂的那一刻?$

  在國外採訪期間,我與喇嘛們同吃同住,晚睡早起,每天駕車越過數百公里的崎嶇蜿蜒山路,出家人確實擁有過人的耐力。簡陋旅館內的蚊子相當多,仁波切和喇嘛們毫無罣礙,早已安然入睡,但長年生活在捕蚊燈環境裡的我卻無法入眠,只得以行李箱當桌,振筆疾書當日經歷的人事物與感想。我目睹游擊隊叛亂導致民不聊生、罷工遊行、遊客遭槍殺、開車撞人逃逸等等事件,讓我深感亂世之中,更凸顯佛教八正道與因果觀念必須深植人心的重要性。

  有關佛陀生平的年代,學者間持有不同論點。我查考很多書籍和百科全書,仍不得要領。最後,我求教於應邀來台灣為寺院開光的直貢噶舉澈贊法王。法王按照藏傳佛教的紀錄推算,結果與我在尼泊爾看過的當地文獻記載相符,讓我深深佩服澈贊法王對佛教歷史有如此的研究。雖然學派間的論點不一,但本書介紹佛教的章節重點不在於考究年代,而在於幫助讀者對佛陀在世的時空背景有個概念。

  至於羅桑夫人產前的夢境瑞兆,我曾在尼泊爾多次勸請公開都得不到她的首肯,因為夫人不希望仁波切的轉世過程太過招搖,導致旁人誤解。二○○四年八月,羅桑夫人來台暫住後即將飛離台灣的前一晚,正逢艾利颱風登陸,我不放棄最後一線希望,再度懇請她公開夢境。

  風雨打得窗戶劈啪作響,也許羅桑夫人有感於我的誠意,經過七次的溝通請求,夫人終於鬆口答應,讓菩曼仁波切的轉世過程平添一項重要紀錄。雖然經過了二十多年,夢境依然歷歷在目,羅桑夫人還畫出人、物位置圖樣向我詳述,那是個非常美麗的吉祥夢。

  秉持十多年的記者經驗和新聞採訪傳統,書中資料都是經過再三確認,力求忠實呈現菩曼仁波切。蒐集資料與採訪過程中所遇之挫折和疲憊,旁人實難以體會,希望讀者當知得來不易,多加珍惜。

  台灣有很多自稱「活佛」或「仁波切」的人士,利用民眾的信仰誠心,行詐財騙色之舉,令人覺得無奈。因此,本書有兩個章節介紹佛教與宗派,希望讀者藉此對正信的佛教、活佛的認證過程,以及仁波切如何學習與修行,能有進一步了解。要明辨真假仁波切,得先查清其師承門派,再向其宗派總部或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求證。信仰畢竟是一生的大事,多詢問善知識,就會減少誤入歧門的機會,免得最後徒呼苦惱。

  謝謝所有被採訪的朋友,也感謝直貢噶舉澈贊法王、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才嘉先生、公共電視前總經理李永得先生惠賜推薦序,還有漢藏佛學翻譯林生茂老師、公共電視同事蘇惠玲小姐與汪靜玉小姐、法鼓山主編陳重光先生、直貢噶舉派達瓦喇嘛、寧瑪派瑪瓊仁波切、噶瑪噶舉派策旺喇嘛、時報周刊檔案室高美齡小姐、連慧玲攝影記者、程俊華攝影記者、古道熱腸的珍珠師姊,以及我父母親的支持,在這些助緣相互牽動之下,本書得以順利完稿。

  這是第一本有關菩曼仁波切的正式書籍,耗費一年半的時間完成,埋首伏案的日夜,經常出現我對神妙因緣的驚嘆,不勝枚舉。

  不論您是哪個年齡族群,不論您的宗教信仰,如能因讀此書而有所啟發、獲益,我將感到無限滿足,這是我至心的期盼。本書大部分所得版稅將由出版社直接匯入菩曼仁波切的利生專戶,以期減輕菩曼仁波切在青年歲月擔負的重任,加速實現前世與今世對眾生的願景。

內文試閱

1. 轉世台灣


「妳這夢說出去肯定會被譏為癡人說夢話!
沒有人會相信妳的!」羅桑先生說。

男嬰的誕生

  一九八三年三月三十日上午七時十五分,台北榮民總醫院一如往常,人來人往。來自西藏的羅桑尊周(Lobsang Tsundu)站在新生兒觀察室外,喜孜孜的看著他剛出世的嬰孩。貝瑪珍噶(Pema Dolkar)生產的過程非常順利,男嬰出生時體重三千零五十公克,身高五十公分,頭圍三十四公分,血型O型。醫生特別誇讚小吉美白皙的皮膚和普通嬰兒不同,實在太白淨了。

  羅桑夫妻倆看著寶貝,心中有著無限的歡欣,他們將男嬰取名為「羅桑吉美」(Lobsang Jigme),藏語的意思是「善心無畏」。小吉美出生時的外觀和西藏人不太一樣,他有朝天鼻和黃色頭髮。

  「真的不像我們……我和先生這麼純正的藏人,怎麼生下來的小孩卻不像藏人?」躺在床上的羅桑夫人納悶著。

  羅桑夫人一度懷疑護士抱錯小孩,但護士卻揶揄羅桑夫人可能有不可告人的祕密,一問一答讓兩人哭笑不得。說到面貌,羅桑夫人腦海中立刻浮出幾樁軼事:每次她搭乘計程車時,都會被司機問是否是原住民,縱使她否認,司機也不會相信。穿著西藏傳統服裝的羅桑夫人乾脆都回答:「是啊,我是原住民。」省得一路被司機言語糾纏。

  從以往搭乘計程車的經驗,不論羅桑夫人回答「是」或「不是」,司機都會篤定她是原住民,還會「幫她」多繞一些路。剛生產完的羅桑夫人一想起這些有趣的往事,頻頻搖頭,露出無奈的微笑,在恭賀聲中任由他人嬉鬧,自己則沉沉睡去。

  在懷胎檢查期間,原本榮總婦產科醫師認為這胎是個女嬰,但接生出來的卻是個男嬰。雖然羅桑家已有一女,但是男嬰的到來使得有傳統子嗣觀念的羅桑先生更加喜上眉梢。羅桑先生每天一下班就迫不及待地回家抱兒子,他覺得後代有男也有女,已經心滿意足,也總算對老祖宗有個交代。

  羅桑夫婦都是道地的西藏人,一般藏人的正式全名含括國名、州名、縣名、鄉名、族姓、家姓與名字,個人的血源一目了然。羅桑先生全名為「西藏 甘孜 松噶昌 羅桑 尊周」,一九三七年五月五日出生於西藏東部康區甘孜縣(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內),家中有兩男,他排行長男,弟弟生前任職西藏流亡政府的財政官員。

  松噶昌家族在甘孜地區享有相當名望,羅桑尊周先生的表叔「堪瓊 圖登 隆多」(Boomboo Gushunba Kenchong Touden Longdo)曾擔任第十三世達賴喇嘛(一八七六年至一九三三年)的侍者喇嘛。一九五九年中共入侵西藏後,羅桑尊周痛恨中共霸佔清淨的香格里拉,跟著大批藏人流亡到印度。當年才二十二歲的羅桑尊周懷著滿腔的愛國熱血,奉西藏流亡政府之命,與一批藏族青年在一九六一年移居台灣,加入中華民國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工作,接受情報訓練,共同對抗中國共產黨。

  羅桑夫人全名為「西藏 德格 拉托 阿德昌 貝瑪 珍噶」,一九五七年四月一日出生於西藏東部康區德格縣拉托鄉(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內)。貝瑪家有三男三女,珍噶排行長女,五歲就隨著父母搬遷到印度居住。一九七三年,她經由中華民國大陸救濟總會的安排,以僑生身分到台灣就讀國立華僑中學。畢業後,保送文化大學,主修外文系。一直住在校舍的貝瑪珍噶,身旁沒有親人,她總是穿著西藏傳統服飾,也特別珍惜與流亡藏人互解鄉愁的聚會。

  有一年,貝瑪珍噶參加流亡藏人為達賴喇嘛慶生的聚會,經由朋友介紹認識了羅桑尊周。兩人經過幾年的交往,有次貝瑪珍噶的哥哥突然問起:「你們在一起這麼久了,同樣來自甘孜州,也算是同鄉,又談得來,可以考慮結婚,照顧彼此啊!」

  這句話觸動兩人的情意,於是在一九七六年結為連理,住在台北市士林區芝山巖國防部軍情局眷村內。夫妻倆婚後第一年就生下了大女兒「彭措 汪莫」(Phuntsog Wangmo),初為父母的心情自是非常高興,羅桑夫人為了分擔家務,只得中斷在文化大學的學業,找了一份台灣出口商的展覽業務和翻譯工作,過著忙碌平靜的生活。

  但是,羅桑夫人懷第二胎的期間,卻經常出現奇特的現象。首先,羅桑夫人常發覺熱水壺中的開水,變得像加了奶粉一般,開水倒入水杯中就可看見許多白色小粉粒在水中旋轉,縱使把杯子放置在桌上很久,白色小粉粒仍然不會散去。羅桑夫人心想可能是先生為了體貼她,要讓她有足夠的營養,才在熱水壺中添些奶粉。但這情形持續了數星期之久,羅桑夫人有天終於忍不住問先生:「你是不是在熱水壺中加了奶粉啊?」

  「我哪會在熱水壺中加奶粉?又不是在泡牛奶。」羅桑先生滿臉疑惑。
「這可怪了,你沒添加奶粉,女兒還小也不可能爬那麼高,怎麼煮沸的開水越煮越白?倒入熱水壺和杯子都一樣,久久不散,真是怪事。」但是羅桑夫人每天仍不得不喝這種「白」開水。

吉祥的夢

  到了產前兩星期,羅桑夫人每夜都會夢見與先生遊歷美麗天境,那是一處優美祥和之境,有座狀似大象安然趴睡的金色高山。金色象山的「東方」矗立著一座莊嚴的白色舍利塔,放眼看去,綿延的山脈宛如一支象鼻圍繞保護著白色舍利塔。

  那白色舍利塔周圍雕有很多佛像,塔頂有一大型藏字「阿」,塔內有尊白色四臂觀音坐像,容貌非常莊嚴。金色象山下有許多開滿芬芳白花的松樹和柏樹,也有湛藍平靜的海,陽光照射在飄逸的海面上,閃閃的晶光煞是美麗動人,令人流連忘返。

  羅桑夫人再看那舍利塔上空有五位清秀典雅的印度仙女盤旋,她們各自身著白色、黃色、紅色、綠色、藍色的絲質衣,手執寶瓶與花籃,緩緩地向舍利塔撒下金粉與花朵,畫面實在美極了。雖然羅桑夫人很想按照傳統繞佛塔三匝,但是她擔心太靠近聖物可能會導致美境消失,所以她叮嚀先生一起站在遠處膜拜欣賞就好。

  每天晚上羅桑夫人一入睡,夢境就像電影般準時在眼前開演。夢境中,羅桑夫人竟能逐漸地飛起來,但是虔誠的她卻一點也不興奮,只是煩惱著凡人身怎可飛在舍利塔上方,真是造業啊!而她也擔心萬一無法降落或掉入海中,不知該怎麼辦,菩薩是否會及時出現前來搭救?

  想歸想,不知如何控制飛行方向的羅桑夫人,只好忐忑不安地四處低空慢飛,一看到金色象山的草地就學著降落,享受聖境的美妙安詳。羅桑夫人感覺累時,夢中的她就會和先生自動往回程的路走,非常巧妙。每次夢醒時刻都是天色泛白之際,床邊的鐘都是指向五時三十分。

  每夢一回,羅桑夫人早餐時就會詳細描述給先生聽。雖然羅桑先生曾經也表示自己近來有許多吉祥夢,但夢境終究不切實際,所以他從來沒向妻子提過自己的夢境細節。羅桑先生聽多了妻子的夢境,變得很不耐煩:「妳這夢說出去肯定會被譏為癡人說夢話!沒有人會相信妳的!妳不要再提那些夢了。」羅桑先生總覺得怎麼即將臨盆的太太,會變得如此愛胡思亂想?羅桑先生心一煩,草草吃完早餐,就趕搭交通車上班去了。

  受到先生的告誡,羅桑夫人從此再也不去注意奇特的事情,每天先生上班後,她就外出採買,夢境的事情再也沒有向人提起過。

  「我這人被說多了,最後乾脆吃就吃,睡就睡,奇境就隨它去。我挺著大肚子還得騎腳踏車外出張羅家務,已經夠我忙的了,哪有時間再記些有的沒的?」羅桑夫人一點都不在意,充滿西藏人豪邁的性格。

  三月三十日那天早上,羅桑夫人沒有強烈的陣痛,進分娩室十五分鐘後,小生命就乖乖地到人間報到,算是個體貼的孩子。回到家中的羅桑夫婦享受著養兒育女的天倫之樂,每天逗著新生兒,日子過得愉悅平靜。

  但是,沒有人知道在他們兒子的小小身軀裡,是位已經轉世四次的藏傳佛教仁波切,他的故事才正要開始……

3.波折的尋訪


在飛機上,
朗欽加布無心欣賞窗外白雲環繞的景色,
卻思考著如何因應抵達台灣之後的狀況,
因為困難之處不只是靈童的父親而已……


尋找線索

  洛吉佩仁波切圓寂後,他的轉世在一九六七年出生於青海省囊謙縣仲多地區的估雄村,父親「仁增 索南 扎巴」,母親「科 桑瑪」,靈童的名字為「洛 昆秋 滇真 秋吉 尼瑪」。這位靈童三歲時,能說出許多前世的事情,許多直貢噶舉上師咸認這位小孩確是洛吉佩仁波切的轉世。

   靈童出生的年代正逢中國勢力介入西藏後的混亂局勢,再加上文化大革命的摧殘,靈童不忍看到佛教遭到被滅絕的命運,也認為無法在當時利益眾生,於是尚未坐床即於一九七一年示病去世,只活了四歲。靈童在逝世之前,曾表示下一世會轉世在東方。

  文革期間,西藏宗教領導人個個被批鬥打壓,直貢噶舉澈贊法王也慘遭中共下放勞改。顛沛流離的時局,使得直貢噶舉尋找洛吉佩仁波切的轉世靈童,一直沒有執行。而冥冥之中,洛吉佩仁波切在這段時期也沒有再轉世。

  直到一九八四年,澈贊法王在印度達拉頓(Dehradun)閉關,按儀軌請求護法神指示洛吉佩仁波切轉世的線索。經過二十一天的閉關禪定,澈贊法王出關後,傳喚寺院總管「昆秋桑滇」,告知禪定中種種的瑞兆與轉世靈童的線索:

  「洛吉佩仁波切已經轉世,生於藏曆水豬年(一九八三年),父母都是藏人,父姓羅桑,母姓貝瑪。」其他的細節線索還包括靈童在家中的排行、住家大門朝向、周圍景象等等。法王命昆秋桑滇責成小組,開始尋找洛吉佩靈童的工作。

漫長嚴謹的尋訪

  尋訪靈童相當耗時費力,為何藏傳佛教堅持這樣的找尋?

  「轉世,是菩薩發心的一種利他之行。洛吉佩仁波切生前曾經發願,要再到世間利益眾生,所以我們有責任幫助他實現願望,必須盡全力找到他的轉世。藏傳佛教就是這樣一直尋找認證下去,生生不息,延續傳統與傳承。」澈贊法王說。

  至於法王修了哪些密法,礙於佛教不標榜神通,澈贊法王並不隨意讓人得知,他只透露最後確認靈童的掣籤部分。

  「雖然有了轉世的線索,但是人海茫茫,洛吉佩仁波切是轉世在西藏的東方呢?或是轉世在東方的國家?」時任直貢噶舉資深祕書的朗欽加布(Lamchen Gyalpo)心中納悶著。尋訪小組開始從印度境內藏人聚集區開始找起,由於羅桑是西藏人的大姓,要全部查訪得耗費相當的時間。

  經過一年的找尋,也辨認過幾個可能的靈童,但都沒有完全符合法王說的每項預測條件,於是尋訪小組再轉往尼泊爾尋找。直到有次經人提醒,台灣也有一些流亡藏人聚集區,尋訪小組的注意力才擴及台灣。可是在八○年代,直貢噶舉喇嘛並不熟悉台灣,只得輾轉透過少數台灣信徒幫忙打聽,但仍然沒有結果。

  尋找水豬年出生的靈童,在藏民間開始流傳互詢。直到一九八五年秋天,尋訪小組終於在尼泊爾得到一線希望。有位自稱是羅桑先生的弟弟,聽到了直貢噶舉尋訪靈童的消息,輾轉聯絡上尋訪小組,告知有這樣一位小孩住在台灣。羅桑先生的弟弟說,他的兄長羅桑尊周在一九六一年定居台灣後,娶了一位西藏姑娘貝瑪珍噶,並在水豬年生了一個男孩,但不確定是否就是直貢噶舉要找的靈童。

  尋訪小組成員接獲消息後,精神為之一振,仔細核對多項條件均符合,立即回報本寺。澈贊法王聽取報告後,直覺認為應該就是這位靈童。為了慎重起見,澈贊法王再次修法向直貢噶舉護法神阿企(Achi)掣籤確定無誤後,立即親書一封認證文函,交由寺院總管昆秋桑滇專程送到尼泊爾,請羅桑尊周的弟弟代為轉交給兄長。

  但是這封認證文函卻未能寄達靈童父母親的手中,當信函經半年後被郵局退回尼泊爾時,大家才知道羅桑尊周一家早已搬離台北。由於羅桑尊周的工作單位涉及國防機密,因此不常與親友聯絡,連弟弟也不知道哥哥已遷至何處,只能消極地等待兄長來信。又過了將近兩年,仍未有音信到來。

  一九八七年四月,澈贊法王應林雲大師之邀,前往美國加州舊金山雲林禪寺弘法。四月十五日,法王在法會中呼籲美洲地區的台灣信徒能幫忙找尋失落的小活佛。很巧妙地,隔天下午就打聽到了羅桑尊周的電話,澈贊法王非常高興,即刻以電話聯繫羅桑先生,當時是台灣時間四月十七日清晨五時:

  「羅桑先生,我是直貢噶舉法王澈贊仁波切,我們找您已經三年多了,您的兒子是直貢噶舉的洛吉佩仁波切轉世,是位小活佛……」法王告訴羅桑先生有關靈童的身世與尋找的波折。剛從睡夢中醒來接電話的羅桑先生,聽得滿頭霧水,心中又驚又疑,但礙於是直貢法王親自來電,也不好當場發脾氣。

  雖然羅桑家族世代篤信佛教,按照西藏傳統,家中出現活佛轉世是無上的殊榮,代表著雙親有很大的福報才能有此因緣。但傳統歸傳統,畢竟羅桑尊周四十六歲才得子,實在不捨。

  原以為可看著小吉美成長、到美國攻讀博士學位、結婚生子、數代同堂等等景象,剎那間皆成泡影。才四歲的獨子,一輩子的生活方式即將被決定,羅桑先生心中自是萬般不肯。

  掛上電話,澈贊法王告訴隨行的直貢噶舉祕書朗欽加布,洛吉佩仁波切投胎轉世的地點就在台灣,並吩咐朗欽加布前往台灣尋認靈童。朗欽加布隔天又打了通越洋電話到台灣羅桑家,但是羅桑先生卻勃然大怒:

  「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也不懂什麼轉世不轉世!我只有這麼一個兒子!我不會給你們,而且也不想見你們!」說完就用力掛斷電話。

  可是,羅桑尊周的手卻開始顫抖,因為靈童轉世在西藏是非常真實的事。萬一……小吉美若真是靈童的話……羅桑先生閉上眼,不敢再想下去,他決心全力留住兒子,縱使小吉美真是靈童轉世……

  朗欽加布之後又打了幾通電話,羅桑家都已不再接聽。情況驟然生變,為免耽誤時辰,朗欽加布一邊託人打聽羅桑家的住址,一邊整理行囊。除了嘆息,朗欽加布也只能祈求護法神的庇佑,讓靈童能順利坐床,早日進入佛學院就讀。

  在澈贊法王的催促下,朗欽加布帶著法王親書的第二封認證信函,搭機飛往陌生的台灣,奉命執行他有生以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確認靈童工作。在飛機上,朗欽加布無心欣賞窗外的景色,卻思考著如何因應抵達台灣後的狀況,因為困難之處不只是靈童的父親而已…… 與小靈童初次接觸

  朗欽加布仁波切奉派確認靈童的困難度相當高,因為洛吉佩仁波切生前的法本、法器、念珠皆已被紅衛兵砸毀,值錢的物品也遭掠奪,只剩下一只空皮箱和空鐵箱,因此確認靈童的工作必須格外謹慎。此外,還有種種的政治因素摻雜於任務之中,讓朗欽加布備覺辛苦。但是法王賦予的責任必須妥善完成,因為這關係著直貢噶舉的慧命延續。

  為了減少阻力,朗欽加布在沒有知會蒙藏委員會和羅桑夫婦的情形下,於一九八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悄然飛抵台灣,踏上了寶島的土地。不諳華語的朗欽加布下機後和旅居台灣的「巴玖敦珠」,隨即驅車前往桃園縣大溪鎮員樹林。

  當他們抵達慈祥二村時已是下午五時多,眷村小孩們一看到留著兩撇八字鬍的光頭喇嘛走過來,嚇得作鳥獸散,各自躲在隱蔽角落觀察陌生人的一舉一動。

  朗欽加布按址找到了羅桑家,按了門鈴,應門的正是四歲的小吉美。兩人四目相對的那一刻,朗欽加布霎時覺得這情景……在自己小時候也曾有過……

  「我第一次見到洛吉佩仁波切的時候,就像小吉美那樣的年紀。我和小吉美的照面,立即勾起我當年與洛吉佩仁波切初次相遇的景象。」

  朗欽加布按兵不動,沉穩地與小吉美互動,以便繼續觀察靈童的舉止。

  「小吉美一看到我,非但沒有像一般小孩子那般地懼怕,反而還露出天真的笑容,顯得相當高興,直叫我佛爺、佛爺。羅桑夫人從廚房走出來看是誰按鈴,我和夫人寒暄表達來意後,小吉美就拉著我的手帶我去看他的房間。小吉美嘰哩咕嚕地用國語和我講個不停,我當時也聽不懂小娃兒在說些什麼,聽他的語氣像是在和老朋友說話一般。」

  雖然見到了靈童,朗欽加布卻尚未有強烈的感覺,只覺得小吉美不過是個可愛的普通小孩罷了。朗欽加布拿出一些佛像、法器、念珠放在桌上觀察小孩的反應。黠慧的小吉美把玩著法器,顯得並不陌生。

  於是朗欽加布再拿出法衣讓小吉美披上,但是好動的小吉美不肯被又大又熱的法衣束縛。經過一番折騰後,小吉美覺得渾身不舒服,還差點哭出來。

  「澈贊法王會不會弄錯了?」朗欽加布不禁皺起了眉頭。

  「可是小吉美一上了法座就像變了個人似的,不僅不哭不鬧,而且格外乖巧。下了座,他除了會向佛像行五體投地的大禮拜,也懂得向在場的人摸頭賜福。這些不曾被教過的動作,小吉美都能自然地表現出來。

  「我看了之後,心中相當震撼。當時密宗在台灣並不普遍,更遑論一個四歲小孩也從來沒看過這些動作。那刻起,我的感覺開始變得強烈起來。」朗欽加布繼續說著。

  「小吉美每次搭起法衣就顯得規矩起來,我住在他家的時候,他都和我一起唸經打坐,儘管他看不懂經典上的藏文,還是緊貼著我看經文,相當投入。

  「我曾和洛吉佩仁波切參加過一次大法會,我們見過面也談過話,他爽朗的個性和小吉美相當神似,總算沒找錯靈童。也許就是以往的因緣,我擔任了這項確認的工作。」朗欽加布慶幸,耗費三年多時間找尋靈童的任務總算結束,也完完全全信服澈贊法王的預言。

  小吉美和朗欽加布好像彼此認識很久似的,兩人非常投緣,早、晚課一起看藏文經典與圖畫,完全不把語言隔閡當作一回事。小吉美跟著媽媽到市場買玩具和水果時,小吉美一定吵著要媽媽買兩個,一個要給住在家中的「大佛爺」。

認證儀式

  同樣是來自篤信佛教的家族,小吉美的父親捨不得讓兒子出家,母親則任其隨緣。借宿在羅桑家的朗欽加布每天就近開導羅桑先生,希望他不要違背天意。羅桑夫婦的友人也加入勸說行列,他們認為違反西藏傳統等於和所有藏人作對,在藏人圈中將受到異樣的對待。

  種種的苦勸逐漸軟化羅桑先生的堅硬態度,勉強同意讓兒子出家。由於朗欽加布低調來台,隨身只帶了金剛鈴、金剛杵和澈贊法王的親筆認證信函,其他儀式所需的燈燭供品只好請羅桑夫人趕緊準備,並到布行裁製三件小活佛的袈裟禮服。

  四月二十九日早上八時,朗欽加布仁波切為四歲的羅桑吉美舉行認證暨獻法衣儀式。在場觀禮的有羅桑夫婦的親友、鄰居,而朗欽加布為了防範蒙藏委員會對認證台灣籍的靈童有意見,也特意邀請記者到場報導認證的過程,以免節外生枝,前功盡棄。

  當天的典禮在羅桑家的客廳舉行,依西藏傳統儀式,朗欽加布向靈童父母親唸誦並呈遞直貢噶舉澈贊法王親書之認證信函,信函中寫道:

謹致 羅桑尊周與貝瑪珍噶閣下:

閣下二人之子,藏曆水豬年生者,為我直貢噶舉菩曼寺洛吉佩祖古轉世。

因無 閣下住址之故,有關祖古之文件,交由寺院總管昆秋桑滇負責送達,想必現已收悉。

今派直貢噶舉代表朗欽加布仁波切與翻譯巴玖敦珠二人,致上祖古之法衣與名號,願一切吉祥。

虔誠合十。

於美國。
直貢噶舉澈贊之名持有者(印璽)
一九八七年四月二十日


  之後,朗欽加布為羅桑一家人唸經祈福,並為小吉美消災去障。好動的小吉美坐在絲質墊上,接受長達兩個小時的儀式。一段接著一段的冗長經文,小吉美在整個儀式中展現出自信的笑容,不哭也不鬧,讓母親覺得很訝異。最後,朗欽加布向小活佛披上一套法衣、一幅釋迦牟尼佛像、護法神像、佛經、甘露丸、明燈和代表尊貴的哈達等,代表一切圓滿吉祥。

  認證儀式結束後兩天,朗欽加布才前往拜會蒙藏委員會藏事處劉緒端處長,說明尋找靈童的始末,得到官方的諒解。朗欽加布放下心中的大石,總算可以回寺覆命,並著手安排小吉美未來在印度強久林(Jangchubling)的正式陞座典禮。

  小活佛轉世的消息見報後,立刻成為立法院邊政委員會質詢蒙藏委員會的焦點。桃園縣大溪鎮也開始出現絡繹不絕的人潮,遊覽車一輛接著一輛,大家都要來看台灣第一位轉世小活佛,平靜的小鎮一下子變得熱鬧起來。

  藏傳佛教的活佛轉世制度,早年是為了傳續師徒精神和解決寺產繼承而設立的一種機制,也是密宗的特點。雖然轉世機制行之已有八百多年,但直到今日,活佛轉世的過程,就如同舍利子一般,蘊藏著無限玄奇奧妙,至今未解。

  「小吉美每天和鄰居玩伴跑來跑去,進進出出忙得很!我根本沒注意吉美有任何異樣,哪會想到他竟是一位轉世活佛!」羅桑夫人邊說邊搖頭。

延伸內容

種現世與來世的菩提善因


◎文/昆秋 滇真 昆桑 赤列 倫珠

  伏藏師「列卓林巴」的化身,尊貴的「菩曼仁波切」乃西藏康區囊謙仲多菩曼寺「洛吉佩仁波切」第三世之轉世。此轉世靈童歷經波折方始尋獲,後經本人認證無誤,其中之殊勝因緣溢於言表。

  林建成先生是位觀察仔細的記者,對西藏頗有研究,所著之《菩曼仁波切》一書十五章節裡,如同滿月般的力量,綻放出燦爛傳奇的光芒。此書內容含括菩曼仁波切的轉世與尋找過程、佛教與導師釋迦牟尼佛的簡史、宗門部派的發展、強久林佛學院,乃至於菩曼仁波切對佛法的思惟,本書皆有翔實記載。

  此書章節雖精確簡要,但影響為之深切。透過菩曼仁波切的故事,讀者除能更了解藏傳佛教轉世之意義,也能運用佛法獲得生活的啟發。《菩曼仁波切》一書對有心學習佛法者以及對佛法具有信心者,將開啟莫大之助緣與利益。本人深信藉此因緣,所有讀者皆能種下現世與來世的菩提善因。

祈願
三寶加被
入世出世皆圓滿

台灣心‧西藏情


◎文/才嘉Tsegyam(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

  建成兄送來他的《菩曼仁波切》書稿,要我過目並寫序言。本來知道自己沒這個能耐,卻因為自己是一個西藏人,並與建成兄有那麼一段特別的因緣,就答應了他的要求。

  建成兄是我在台灣媒體界很好的朋友,我與他的相識,開始於西藏政教領袖 達賴喇嘛二度訪台期間。西元二○○一年三月,尊者 達賴喇嘛第二次訪問台灣,當時台灣很多媒體爭相得到獨家專訪 達賴喇嘛的機會,公共電視的新聞記者林建成是其中之一。透過對台灣媒體生態的認真評估,對採訪人員背景的詳細了解,經過反覆考量之後,我們將 達賴喇嘛訪台最重要的一個專訪給了公共電視。

  作為當時負責媒體及新聞工作的我,壓力還是很大。雖然我對建成兄的英文程度及新聞專業信心十足,但還是放心不下到時候會出現什麼狀況。所以,在專訪之前,我與建成兄多次會面協調專訪的時間地點,並探討專訪的題目與內容。

  因為他的用心與投入,那次的專訪相當成功。公視製作的專訪節目也得到了觀眾的高度評價和肯定。作為一個西藏人,我不僅對建成兄的專業素養深感佩服,也非常敬佩他對西藏宗教文化的了解與尊重,以及他同情西藏、關懷西藏的真誠之心。

  西藏佛教中的「轉世制度」是一個既殊勝又特別的文化。轉世文化的形成,是依據佛法「因果報應」、「輪迴轉世」、「十二因緣」等的教理,也是西藏佛教注重傳承與法脈的結果。

  菩曼仁波切是第一位轉世在寶島台灣的西藏喇嘛(雖然他的父母都是藏人,但法理上他是藏裔台灣人)。從佛法的角度來講,菩曼仁波切在台灣的轉世,顯現了世界屋脊上的雪域西藏,與太平洋西隅的福爾摩沙有著某種不可迴避的殊勝因緣。兩百多個密宗道場的先後建立、不同宗派大成就者的蒞臨弘法、至尊 達賴喇嘛的慈悲與智慧之旅,都證明了這一事實。

  一九四九年,中國共產黨佔據整個大陸,國民黨政府遷移台灣。當時在中國弘法的藏傳佛教高僧章嘉仁波切、甘珠仁波切等也隨同蔣介石來到台灣,並首次在台灣播撒藏傳佛法的種子;之後是格勒仁波切、明珠仁波切、貢噶老人、創古仁波切、卡盧仁波切、梭巴仁波切等,不同宗派之大成就者們的辛勤耕耘;接下來是八十年代台灣的密宗熱。西藏政教領袖 達賴喇嘛兩次訪台弘法,使佛法在台灣的盛行達到高潮。這一切豈不是因緣果報的再次顯現?

  在西藏歷史上,轉世靈童的尋訪,曾經只有在西藏之外的蒙古出現。而今,菩曼仁波切在台灣轉世,究竟是何種因緣,台灣何其有幸成為活佛轉世的地點?菩曼仁波切給了我們最好的答案:「台灣是享有宗教自由的國家,民眾很尊敬出家人,是和佛教有緣的國家。我轉世到台灣來,希望讓更多的台灣民眾聽聞佛教正法,拉近台灣和西藏的距離,讓密宗不再遙不可及、不再神祕。如果我轉世到宗教遭到限制的國家,我能為佛教做的事情實在有限。」(見《菩曼仁波切》內文)

  建成兄的這本《菩曼仁波切》,完整地介紹了菩曼仁波切的轉世因緣、尋訪認證和坐床經過,以及少年仁波切在良師益友的關懷與指導下成長的經歷。同時,《菩曼仁波切》也詳細介紹了西藏佛教各宗派的歷史源流與傳承法脈,其中對菩曼仁波切所屬之直貢噶舉派的祖師傳承、典籍教義等花了相當的筆墨。

  作者耗費一年多的時間著作《菩曼仁波切》,其目的不外乎是讓讀者透過對菩曼仁波切生平的認知,正面理解西藏佛教獨特的轉世文化,深入了解藏傳佛法深奧及豐富的內涵。

  總之,《菩曼仁波切》一書,不僅是一本西藏喇嘛在台轉世的傳奇故事,它還包含了西藏歷史、文化、宗教、傳統等豐富內容。閱讀《菩曼仁波切》一書,定能進一步理解與認知西藏佛教殊勝、獨特的一面,並能揭開西藏密宗「神祕」的面紗。

  願一切有情眾生離苦得樂,吉祥圓滿!

輕鬆閱讀來結緣


◎文/李永得(公共電視前總經理)

  坦白說,我對宗教涉獵不多。宗教在人類文明發展歷史上有無可取代的重要位置,我心懷崇敬,從無懷疑。

  我深信,大多數宗教帶給人們面對苦難世界的勇氣、辨別人間是非善惡的智慧,使人類得以超越生命的本質與現實,代代恆傳千古。但是,大多數宗教所標舉的種種神蹟,則是超出我這凡夫俗子能理解的範圍,縱然聽過不少我尊敬的宗教人士或信徒朋友講述,我仍心存疑惑。藏傳佛教「活佛轉世」之說,便是其中的一種。對我而言,我只相信這是藏傳佛教為了宗教上的目的而創造的必要論述,不可能在人間真實發生。

  因此,當建成兄帶著新完成的大作《菩曼仁波切》,要我幫他寫序時,我還真不知道如何是好。建成兄明白知道,我既不是宗教專家、也不是任何宗教的信徒,之所以找我,主要是我們曾經在公共電視同事多年,共同為追求事實真相的新聞專業及公共利益努力過。

  而他這本書就是本著新聞專業追求事實真相的過程實錄,透過這本書,「讓大家認識菩曼仁波切,了解他如何將佛法應用在日常生活中,學習他熱忱的價值觀。」他這樣說服我。

  在二○○四年六月轉進行政院客家委員會服務之前,我擔任公共電視總經理五年餘,那時建成兄是新聞部記者,充滿熱忱與理想,中英文素養俱佳,負責國內與國際新聞,也當主播。他在新聞專業上的表現非常出色,不久就升任製作人,是公視新聞的重要台柱。

  本書的主角菩曼仁波切,是第一位轉世台灣的活佛,現年剛滿二十二歲,目前還在印度的佛學院就讀。「這樣的題材與架構,倒滿適合煽情八卦的商業媒體炒作,怎麼可能寫成一本書?」礙於曾是同事的情誼,我抱著這樣的懷疑勉強自己去翻閱這本書。

  沒想到,一進入本書,便被深深吸引,一口氣讀完。這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好書。建成兄流暢的文筆,將主角的故事鋪陳書寫得非常精彩可讀,他充分發揮新聞記者的專業,對活佛轉世的每一個過程細節及疑點,都很用心的去找答案,甚至遠赴佛教聖地尋找證據與求證相關人士,而不是道聽塗說;然後用嚴謹客觀流暢的文字,描繪出「活佛轉世」傳說的具體圖像,讓人對藏傳佛教有更深一層的認識與理解。

  他更花很多時間近身採訪與觀察菩曼仁波切的內心世界及日常生活的一切。這位從小就背負眾生期待「壓力」重擔的年輕活佛,在建成兄筆下,就像我們平常周圍的青年朋友一樣純真可愛,但其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已自然流露出佛學的智慧,舉手投足皆顯仁波切的大器風範。

  輕鬆閱讀菩曼仁波切的故事,自然感受生命價值的啟發。要感謝建成兄,否則即使在書店看到這本書,我也不會去翻一下,那豈不是錯失善緣?

  嗡瑪尼貝美吽

作者資料

林建成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森院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新聞研究所碩士。二○○九年統籌公共電視實況轉播達賴喇嘛在台灣高雄專題演講「一個地球,共同的責任」(One World, Common Responsibility.)、二○○一年於公視晚間新聞專訪達賴喇嘛。曾任公視新聞部「深度報導」主播、「公視演講廳」製作人、外交記者、外電編譯;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國慶典禮電視暨廣播聯播統籌;美國雜誌Deaf Life封面故事發表(一九九八年十一月號);美國北美衛星電視公司新聞部「台灣一週」主播、記者;美國華美電視公司新聞部主編、記者。

基本資料

作者:林建成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書系:眾生系列 出版日期:2012-04-19 ISBN:9789866409356 城邦書號:JP0066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88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