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大腦、演化、人:是什麼關鍵,造就如此奇妙的人類?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三十年來,第一本整合神經科學與認知心理學的革命性巨著! 在一九八○年代之前,神經科學與認知心理學這兩個領域之間幾乎沒有互動,直到裂腦研究先驅葛詹尼加與認知心理學大師米勒,在共赴餐宴的計程車上的一番對談,才促成了認知神經科學的誕生,葛詹尼加因而被譽為「認知神經科學之父」,認知神經科學更成為二十一世紀的顯學。 葛詹尼加對認知神經科學的發展功不可沒,他創建了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與學會,並創辦《認知神經科學期刊》,而其學術著作的里程碑——《認知神經科學》(The Cognitive Neurosciences),更是此領域的權威教科書。葛詹尼加不僅是知名的臨床及基礎科學研究者,還出版了多種大眾科普書籍,本書即是他的最新力作。紐約時報評價說:「對腦科學研究來說,葛詹尼加所做的研究堪比史蒂芬.霍金的研究之於宇宙論。」 大師親授的科普課,完整解析所有關於人類的研究! 人類很特別,常常能不費吹灰之力地解決問題,當我們手上拿著大包小包走到家門前,馬上就知道怎麼伸出小指勾住門把開門。人類的心智活動也很旺盛:我們有同情心、道德感,懂得抽象思考,能把幻想和現實分開;還能抑制衝動,延遲滿足時間。除此之外,人類懂得創造美的事物,甚至還會透過科技把性和繁殖分開! 既然我們和其他動物都是由同樣的化學物質組成的,也有同樣的生理反應,為何人類如此獨特? 葛詹尼加從年少時就不停地思考,「人」這個奇妙的物種如何被塑造;而在成為世界首屈一指的腦科學家後,他更能以專業的眼光,看待大腦在這個過程中扮演的角色。為了徹底了解「身為人類」所代表的科學意涵,他統整了神經科學、演化學、認知心理學、遺傳工程、人類學、動物行為學和語言學近十年的最新研究,融合社會科學的田野調查,探討各種令人困惑的問題: ◎ 人類的大腦很特別嗎?腦袋越大就越聰明? ◎ 我們為什麼那麼愛社交?講八卦攸關生存和演化? ◎ 動物有道德感嗎?只有人類有亂倫禁忌? ◎ 人類是唯一的藝術家嗎?猩猩也懂得欣賞夕陽之美? ◎ 意識是怎麼一回事?動物會思考自己知道的事嗎? 人類研究散落在各種不同領域,本書是葛詹尼加用大師的眼光為我們整理、至今為止最完整的人類研究,讓研究者和一般科普讀者,都能津津有味地讀下去。他在書中展現了幽默的筆法,從人類的生理構造、社交行為、道德、同理心,一路剖析至語言、藝術、直覺、意識等層面,結合各領域的文獻,挖掘人類的獨特之處。 跟著大師的思考脈絡,你會驚歎於人類的奧妙,更將明白「生而為人」所代表的重大意義! 【專業推薦】 ◎ 認知神經科學之父——葛詹尼加最新科普巨著 ◎ 亞馬遜讀者四顆星推薦 ◎ 台灣大學、陽明大學教授指定參考用書 ◎ 台北榮總神經醫學中心一般神經內科主任 單定一 專文推薦

目錄

◎第一部分 人類的生命基礎
兩足運動讓我們空出雙手,相對的拇指讓我們發展出精細的動作,獨特的喉頭讓我們說話;而我們的腦袋也經歷了其他改變……

‧第一章 人類的大腦特別嗎?
‧第二章 黑猩猩是完美約會對象嗎?

◎第二部分 融入社交世界
人類一天平均有六到十二個小時都在與他人對話。這種行為是有益的,是我們為了在社會裡生存所學到的方式。

‧第三章 大腦與擴大社交關係
‧第四章 內在的道德羅盤
‧第五章 我能感覺你的痛苦

◎第三部分 身為人類的榮耀
黑猩猩會凝視日落或是為了拉赫曼尼諾夫的音樂著迷狂喜嗎?人類是唯一的藝術家嗎?

‧第六章 藝術是怎麼回事?
‧第七章 我們的行為都像二元論者:轉換器的功能
‧第八章 有人在嗎?

◎第四部分 人機演化
「我希望他們快點研發出這些晶片,我現在就需要多一點的記憶體了。」

‧第九章 誰需要肉體

導讀

大腦,最後的邊境  ◎文/陳穎青(貓頭鷹出版社社長)

  不曉得你有沒有想過人類為什麼會畫畫?

  畫畫不能充飢,不能防身,對物種的物競天擇簡直沒半點用處,而且我們總是在小說、戲劇裡看見老人家這樣教訓人:學畫畫?畫畫能當飯吃嗎?

  現在我們當然知道畫得好的人,收入也是相當不錯的。但在農業社會,畫畫顯然是個很難填飽肚子的職業。這樣我們不免要問,難道在更遠古的漁獵採集社會,畫畫就容易填飽肚子嗎?一個跟生存沒有直接關係的能力,為什麼會在人類的演化史上留存下來呢?別人去打獵,你在家畫畫,這種能力真會受演化青睞嗎?

  還有更麻煩的。人類不但能畫畫,還能欣賞畫;不但能欣賞畫,還能欣賞古怪甚至看不出所以然的畫。為什麼呢?為什麼我們看著線條和顏色,大腦卻會轉化成美呢?從光波到視網膜,到形成愉快感受,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們為什麼會演化出欣賞美的能力呢?欣賞美又有什麼實際用處呢?

  還不只這樣。畫畫要動用許多圖像認知、情緒轉化、手眼協調的能力,光是想到你能夠把大腦裡雜亂的思緒,轉達成畫面,表現出來,就是一件多麼神奇的事情了;你甚至還可以辨認大腦裡的神經脈衝,給它詮釋,你不只可以感覺快樂,還可以在意識層注意到你此刻有多快樂。

  這麼高層次的意識感覺到底是怎麼來的?在哪裡發生的?動物有這樣的意識嗎?人類大腦有任何機能直接決定有意識或沒有意識嗎?我們真的可以像電影《全面啟動》中那樣,一層一層進入意識的深處嗎?

  人類有許多獨特的能力,每一種都很奇怪,都難以解釋。我們有語言能力,可以溝通複雜的意思,甚至只要說話,就能打動異性芳心。我們能唱歌,不只這樣,你會因為聽到歌聲而振奮,或者感動落淚(唱歌的能力還勉強可理解,「感動」這種能力為什麼會存在呢?)。

  對陌生人友善,在團體中互助合作,有正義感,信任第一次接觸的人,同情心,同理心,你知道這些不只是道德戒律,更具有生物學的演化基礎嗎?可是這世界到處都還有騙子,好人和壞人為什麼可以同時演化出來呢?

  還有,我們別錯過「聊八卦」這個偉大的人類特色吧。你知道全世界人類,不分男女都喜歡聊八卦嗎?聊八卦竟然是人類內建的能力,人類為什麼要擁有這個看起來沒有生產力的能力呢?

  幾 十年來,探討人類各種能力、本質的研究,在全球科學界可謂猗歟盛哉,熱鬧非凡。語言學家發現大腦的學習關鍵期,腦神經醫學家發現各種神經外傷導致的大腦異常,心理學家測試我們行為的表現模式,演化學家思考我們如何走過百萬年的演化道路……甚至廣告專家也在研究如何有效刺激大腦產生正面回饋(以便讓你在掏腰 包的時候爽快一點)。

  我們有各種領域不同學門的精彩研究,可惜他們散落在幾十個學門、幾萬種論文和報告裡面,偶爾才會變成八卦話題上了報紙版面。而你知道上報的科學新發現基本要素是聳動,記者才不跟你解釋背後的原理,即使解釋了,我們多半也有聽沒有懂。

  還好我們有葛詹尼加。

  葛詹尼加是腦神經科學專家,上個世紀八○年代之前,神經科學與認知心理學這兩個領域之間幾乎沒有互動,直到研究裂腦的葛詹尼加與認知心理學大師米勒,在一次計程車上的對話,才促成了「認知神經科學」的誕生。葛氏因此被譽為「認知神經科學之父」。

  葛詹尼加對認知神經科學的發展功不可沒,他寫的《認知神經科學》,成為這個新興領域的權威教科書。紐約時報上的評論說:「對腦科學研究來說,葛詹尼加所做的研究,堪比史蒂芬.霍金之於宇宙論的研究。」

  這一次葛詹尼加決定「問大問題」:人類這些能力是怎麼來的?我們的腦袋到底跟動物有什麼差別?到底是哪些東西讓我們變成「人」而不是黑猩猩呢?

  當真正的大師決定要為平凡大眾寫一本科普書的時候,我們的福氣就來了。葛詹尼加整理了近數十年來神經科學、演化學、認知心理學、遺傳工程、人類學、動物行為學、語言學等學門的相關研究,為我們寫下這本綱舉目張、條理分明的人類研究科普經典──《大腦、演化、人》。

  這是中文世界僅見的大師手筆,一次把人類研究的完整拼圖,收納在富有洞察力的架構裡面。這是真正完整、有體系的人類研究,我們可以從最基礎的腦細胞構造,一路走進大腦功能的核心議題。

  全書分為四大部份。第一部份介紹大腦的神經組成,以及幾個貫串全書的概念,包括「模組化的大腦」(不同的腦神經處理不同的刺激),「心智推理」(Theory of Mind)能力,模仿本能以及語言能力等。

  第二部份則開始挑戰人類研究的基礎戰場,也就是圍繞在「人是社會性動物」的各種議題。從社會化為什麼是大腦研究的核心開始,一路處理利他行為的謎團,道德的生物基礎,以及結盟、合作、操縱、偵測欺詐、互惠、回報等各種社群生存能力。

  (這裡有一個很妙的章節,作者介紹了人類為什麼喜歡聊八卦。閒聊不只是情感交流,也包括資訊和情報交換,研究發現人類聊天說閒話,相當於其他靈長類的社交理毛行為;黑猩猩最多會花二○%的時間互相理毛,而人類一天平均有六到十二小時跟其他人對話。)

  第三部份葛詹尼加處理的是人類獨有的奇異才華。

  藝術和審美,說故事和小說創作,音樂、舞蹈、手工藝……,還有,我們有物理的直覺(你讓嬰兒看一個違反物理法則的物體,他會覺得驚訝),生物的直覺(我們先天就有能力區分有生命和無生命的東西),以及心物二元論的直覺。

  心物二元論讓我們賦予萬事萬物一種和物質不同的心靈,我們很容易對外在事物擬人化,我們也很容易把自己(我),和身體區隔開來(如果我能夠脫掉這身臭皮囊就好了)。而這個能力,讓我們進入了意識研究的領域。

  意識研究最大的謎團就是從「無意識」到「有意識」之間,這種感知是如何出現的。大腦有一個一個的模組處理光波刺激、聲波刺激、溫度、濕度、人類身體的維生機能,我們的困擾是大腦有這麼多自動化的功能模組,為什麼在意識層,我們卻認為只有一個單一完整的「我」?

  有沒有哪個功能模組負責「我」呢?或者是由整個大腦的各種區塊聯合執行呢?因為不同原因而切開左腦和右腦的裂腦病人,會有一個我、還是兩個我呢?如果是一個我的話,是哪一邊大腦在發號施令呢?(結果答案比回答哪一邊更麻煩,也更神奇。)

  意識看起來應該是大腦研究的最後聖杯。各種領域的科學家用各種方法逼近最後的解答,到目前為止,儘管科學家比起十年前有了更多發現,但要回答底下這個問題,仍然有相當距離:

  如果我們做出一個機器人,賦予可以執行所有大腦功能的程式,那麼這個機器人會有意識嗎?

  事實上本書最後一章,就討論了機器人和「人機介面生化人」的議題。過去人工智慧是一個跟大腦神經科學無關的領域,然而有越來越多的AI資訊科學家認真思考,從理解大腦運作原理的角度來發展人工智慧。

  這一章作者特別詳細介紹了目前最成功、輔助人類殘障的侵入式人機械面──人工耳植入物。把矽晶片、電極和傳導電線真正植入人類頭骨和耳蝸之間,把外部的聲響重新解譯為電位脈衝,直結傳入大腦聽覺神經。讓嚴重失聰的人可以重新獲得聽力。

  如果大家看過科幻電影裡的生化人,老實說,人工耳恐怕就是生化人的第一步,而且是非常成功的第一步。人工耳正是徹底理解大腦聽覺機制,而發展成功的案例。

  不 過隨之而來的議題是,人工耳本來是改善聽障的裝置,可是因為電腦程式可以設定你聽到的頻率範圍,所以我們很容易可以創造出聽覺的超人,例如直接聽到聲納超音波的順風耳。大腦研究一旦進入人機介面生化人議題,複雜性就驚人地增加,遠遠不只科學問題,也包括隨之而來的道德問題。

  其實整個大腦研究,只怕處處都是道德問題。你對大腦了解越多,越容易找到方法施以操縱或影響,而且是在對方不知不覺間。

  隨著科學演進,除了聽覺問題,我們還會面臨其他麻煩。視覺系統可以調整出紅外線夜視能力,大腦可以智商提高,記憶增強,我們甚至有可能發展出幾何晶片、微積分晶片,或者在大腦中植入可供下載的記憶體,像《駭客任務》那樣,下載直昇機駕駛模組就可以開始開飛機。

  最後這一章畫出了從科學到科幻,一條清楚的路線圖。這個路線圖如此順暢,你幾乎可以預見,未來科幻將不再是科幻,科學一定會走到那裡。而人類恐怕也會開始扮演上帝的角色。

  只不過葛詹尼加這本書卻有一個沒有明說的假設:所有大腦的功能,完全可以用神經、突觸、生物化學、演化史加以解釋,而這些事情完全不需要一個創造世界的上帝。

  由上帝造人,變成由人類扮演上帝來造人,我們似乎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走了。演化史上人類曾經經歷過大腦智力的「軍備競賽」,我們需要更大的腦以便在社群裡活得更好;現在我們經歷的,則是誰更了解大腦,誰就占有優勢的競爭。這是較量誰認識大腦更多一點的「軍備競賽」。

  而本書則是迄今為止最完整、最富洞察力,也最深入淺出的指南。

內文試閱

人類社會團體的規模

  目前觀察到的黑猩猩團體規模是五十五,而鄧巴從人類的新皮質大小計算出的社會團體規模是一百五十,但這怎麼可能?我們現在居住的超大城市裡,人口常常有好幾百萬啊。不過再仔細想想,當中大部分的人你根本沒有跟他們互動的理由。記住:我們的祖先是以狩獵與採集維生,人類直到農業在約一萬年前出現之後,才開始會定居在一地。現在以狩獵與採集維生的大家族部落,也就是會在一年一度的傳統祭典上集合的所有群體人數,典型的數量規模就是一百五十。這也是傳統的園藝型社會規模,也是現代個人通訊錄裡寄送聖誕卡的名單數字。

  原來一百五十到兩百,是不需要組織性的階級就能控制的人數,也是能維持個人忠誠與人際接觸秩序的軍隊基本單位人數。鄧巴認為這也是現代商業組織能非正式運作的規模上限。這數字除了是個人能持續聯絡的人數上限之外,也是他能維持社交關係並且願意提供幫助的人數上限。

社交理毛:「說閒話」扮演的角色

  說閒話給人的印象總是不好,但是研究閒話的人員發現,這種行為不僅舉世皆然,而且還是有益的;這是我們為了在社會裡生存所學到的方式。鄧巴認為說閒話相當於其他靈長類的社交理毛行為(記住,理毛的團體規模與腦部相對尺寸密切相關)。進行身體上的理毛花去靈長類相當多的時間,花最多時間理毛的靈長類是黑猩猩,牠們最多會花百分之二十的時間做這件事。在人類祖先演化過程中的某個時刻,隨著團體變得愈來愈大,個體開始需要理毛的對象會愈來愈多,才能維持在大型團體裡的關係;但是理毛的時間會減少採集食物的時間,而鄧巴認為這就是語言發展的開端。如果語言能取代理毛,個體就能一邊採集食物、遷徙、吃東西等,一邊「理毛」──也就是說閒話。這可能是嘴巴塞滿了東西還說話的開端。

  然而語言也是雙面刃。語言的優點在於你能一次照顧到很多人(比較有效率),而且能透過更廣的網絡得到與給予資訊;缺點則是你很容易受到欺騙。進行身體上的理毛時,個體要投資高品質的個人時間,這是無法作假的。但有了語言,就出現了新的面向:騙子。個體能說出非當場發生的事,因此他們的誠實度難以評估。理毛是在團體內進行,所以是大家都可見到、可確認的;但是講八卦則可以私底下進行,真實度也無法受到質疑。可是語言也能幫你解決這個問題:朋友可以用自己之前不好的經驗警告你注意某人。隨著社會團體的規模愈大、愈擴張,騙子或搭順風車的人也愈來愈難抓到。說閒話可能有一部分也是為了控制那些懶惰鬼而演化出來的。

  很多研究都發現,人類清醒的時間裡,平均有百分之八十都和其他人在一起。我們一天平均有六到十二個小時都在進行對話,主要是和熟識的對象進行一對一溝通。研究的發現應該不會讓你感到驚訝。倫敦社經學院的社會心理學家埃默,研究了這些對話的內容,發現其中百分之八十到九十都是關於被指名道姓的認識的人;換句話說,就是閒聊。一些可能帶有個人意見但屬於非個人性的話題,像是藝術、文學、宗教、政治等,只占了全部對話裡的一小部分。不管是在雜貨店的偶遇,或是大學、公司裡的午餐時間對話都是這樣。你可能會覺得這個世界的問題會在強國領袖的午餐上提出討論解決,但其實百分之九十的時間裡,話題都圍繞著鮑伯的高爾夫開球時間、比爾的新保時捷、新來的祕書等等。如果你覺得這個數字太誇張了,何不想想你不小心聽見的那些煩人的手機對話;你聽過隔壁桌的人或排隊結帳的人在討論亞里斯多德、量子力學或巴爾札克嗎?

  另外一項研究也顯示,有三分之二的對話內容都是自我揭露,而其中的百分之十一講的是心理狀態(我婆婆快把我搞瘋了)或是身體狀況(我真的很想去做抽脂),剩下的則是關於喜好(我知道這很奇怪,但我真的很喜歡洛杉磯)、計畫(我周五要開始運動了),還有最常說到的:舉動(我昨天開除他了)。事實上舉動是關於他人的對話當中最常見的主題。說閒話在社會上的用途很多:可以培養說閒話的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滿足人歸屬於一個團體與被團體接受的需求、攫取資訊、建立名聲(好壞都有)、維持並加強社會規範,並且讓個體能藉由與他人比較而評估自我。說閒話也許能加強在團體中的地位,或者只是好玩。說閒話讓人能表達自己的意見、尋求建議、表達贊成或反對。

  在維吉尼亞大學研究快樂的心理學家海德特寫道:「閒話是警察也是老師。沒有了它,世界就會陷入混亂與無知。」不是只有女人才會講閒話,只是男人喜歡說這是「交換資訊」或是「建立關係」。男人唯一比女人不八卦的時候,就是女人在場的時候。至於比較崇高的話題,只有在對話中剩下的百分之十五到二十的時間裡才會討論到。男女間說閒話的唯一差別在於,男人會花三分之二的時間談論自己(我好不容易把那傢伙釣起來,我保證那有二十五磅重!),而女人只會花三分之一的時間談論自己,並且對別人比較有興趣(上次我看到她,她一定胖了二十五磅!)。

  除了對話的內容之外,鄧巴也發現對話的團體不會無限大,通常會自我設限在大約四個人左右。想想看你去參加過的聚會,大家會在各個對話團體中來來去去,可是一旦你走到四個人的團體去,他們通常會分裂成兩個話題。他說這可能是巧合,不過他提出這和黑猩猩的理毛行為很有關係。以四個人的對話團體為例,其中只會有一個人在講話,另外三個人在聽;用黑猩猩的行話來說,就是這三個人是被理毛的。黑猩猩必須要一對一理毛,而牠們的社會團體最高數量是五十五;如果你把三個理毛夥伴乘以五十五,就會得到一百六十五──近似於鄧巴從人類大腦新皮質尺寸所計算出的人類社會群體規模。

策略性欺騙

  在八卦工廠工作的人不只會交換資訊,可能還會操縱與欺騙。他可能會欺騙和他一起說閒話的夥伴,癥結在於他跟這些人說話並不是因為關心他們,而可能只是為了自己的目的在挖掘資訊。他甚至可能捏造一些事,好讓自己有更多的八卦消息可用來交換資訊。這是兩件事。我們先從交換資訊看起。我之前說過,互惠的交換要成立,就必須要能夠認出騙子,否則這些不用付出代價就能受益的騙子最終就會占了上風,互惠交換機制也就無法維持下去。

  雖然人類各團體之間會有文化差異,但還是有普世行為存在。如先前所提到,這些行為有些起源於我們和黑猩猩共同的祖先,甚至更早的祖先;有些行為則會有質的差異。演化心理學是試圖解釋心理特徵的學科,其中包括記憶、觀念、語言、適應等這些天擇或性擇下的產物。這門學科看待心理機制的方式,就如同生物學家看待生理機制的方式。   演化心理學認為,認知就和心臟、肺或免疫系統一樣,有具基因基礎的功能性結構;認知也經歷了天擇或性擇的演化。如同其他器官和組織,這些心理適應是同一物種所共有的,有助於生存與繁殖。有些特徵不具爭議性,例如願景、恐懼、記憶、運動控制等;對於其他受到爭議的特徵的看法也逐漸形成共識,像是習得語言、避免亂倫、偵測騙子、特定性別的交配策略等。演化心理學家解釋,人腦至少有一部分是由模組所形成,這些模組發展出特定的功能用途,內建於人腦,並且被挑選出來。科思麥蒂絲是這個領域的先驅之一,她這麼描述尋找這些功能的過程:

  演化心理學家提到「心智」的時候,指的是人腦中一組處理資訊的機制,負責所有意識與無意識的心智活動,產生所有行為。演化心理學家之所以能超越傳統研究心智的方法,是因為他們在研究中積極利用了一個過去常被忽視的事實:組成人類心智的程式,是天擇為了我們狩獵採集的祖先面對的適應問題所規畫的。因此他們開始尋找設計良好的程式,處理下列問題:狩獵、採集植物糧食、追求配偶、與親屬合作、組成聯盟提供彼此保護、避開獵食者等等。不管這些問題在現代社會中還重不重要,我們應該還是擁有能好好解決這些問題的心智程式。

  從演化的角度來研究我們的行為與能力,是有一些很實際的原因的。科思麥蒂絲指出:

  經由了解這些程式,我們就能學到如何更有效地處理演化上的新情況。舉例來說,採獵者唯一能取得關於可能性與風險的資訊,就是遇到真實事件的頻率。看來我們「石器時代的心智」裡,已經有一些程式專門用來學習並解釋頻率資料。有鑑於此,演化心理學家要發展更好的方法,來說明複雜的現代化數據資料。

  假設你乳房攝影的結果是陽性,你真正得到乳癌的可能性有多大?典型呈現相關資料的方法是用百分比,這讓人很難判斷。如果你說隨機進行乳房攝影的女性中,百分之一的人有乳癌,她們的測試結果也都是陽性,但其中有百分之三是假警報;這樣一來,大部分的人會誤以為乳房攝影結果若是陽性,就表示她們有百分之九十七的機率得到乳癌。但讓我用採獵者的心智所接受的生態有效資訊格式──也就是「絕對頻率」,來告訴你相同的資訊:每一千位女性裡,有十位罹患乳癌且攝影結果為陽性,三十位的測試結果是陽性但沒有乳癌;換句話說,每一千位女性裡會有四十位的攝影結果是陽性,但其中只會有十位是真的罹患乳癌。這樣的格式讓你很清楚了解到:如果你乳房攝影結果是陽性,你罹患乳癌的機率是四分之一,也就是百分之二十五,不是百分之九十七。

找出騙子

  科思麥蒂絲也提出一個實驗,她認為這能顯示人類心智中具有特殊模組,專門用來偵測在社交情況中說謊的個體。她的方法是利用沃森實驗,這項測試要求你找到可能違反條件規則「若P則Q」的狀況。這個測試有很多形式,都是設計來了解人類到底有沒有專門處理社會交流的認知機制。我們來看看你做這個測試會怎麼樣:

  桌上有四張卡片,每一張卡片的兩面分別是一個字母和一個數字。目前你看到的是R、Q、4和9。你只能將必要的卡片翻面,以確認下列規則是否為真:如果一張卡片的一面是R,另外一面就會是4。懂了嗎?你的答案是要翻哪幾張卡片?

  答案是R和9。好,接著來看這題:

  桌邊坐了四個人,一個十六歲,一個二十一歲,第三個人在喝可樂,第四個人在喝啤酒。只有超過二十一歲的人可以合法喝酒,保全要檢查誰的身分證以確定他們沒有違法?這一題比較簡單吧?答案是十六歲的和喝啤酒的人。

  科思麥蒂絲發現人類對於第一類問題比較有困難,只有百分之五到三十的人能答對。但是第二類的問題則有百分之六十五到八十的人會答對。這樣的結果不只發生在她最先測試的史丹佛大學,而是舉世皆然:從法國到厄瓜多亞馬遜河流域的施維阿爾部落都一樣;不只是成人如此,三歲小孩也是一樣。不管問題的內容是什麼,只要叫你在社交情況裡找出騙子,對人來說總是很好解決,但如果以邏輯的形式呈現問題,大家就會覺得比較難解決。

  經過很多跨文化、跨年齡層的實驗後,科思麥蒂絲發現,偵察騙子的機制不僅在年幼時期就已經發展,而且不需要經驗或熟悉情況就能運作;可以找出欺騙行為,而不會針對無心的違規。她認為這種偵測騙子的能力是共通的人性的一部分,是天擇所設計的一套演化的穩定策略,專門處理「有條件的幫助」。

  這甚至還有神經解剖學上的證據。一位名叫RM的病患有腦部受損的病灶,造成他偵測騙子的機制受損,但是他在不涉及社會交流的類似任務方面,卻都能完全正常地推理。科思麥蒂絲認為:「身為人類,我們覺得自己利用交易物品與服務的方式互相幫助是理所當然的,但大多數的動物都無法從事這樣的行為,因為牠們缺乏讓這種行為變成可能的程式。我覺得人類的這種認知能力,是在動物世界中推動合作的最大力量。」

  我們不是唯一能在社會交流中找出騙子的動物。布洛斯南和德瓦爾的實驗發現,褐戴帽捲尾猴也會這樣,只是牠們能力有限。然而,有互惠行為的動物提供的是相似的內容,可是對人類來說,光是相似是不夠的,我們想確定自己施與受的分量是相等的。事實上哈佛大學的豪瑟認為,我們的數學能力是隨著社會交換系統的崛起而跟著發展出來的。

欺騙騙子

  你能騙過偵測騙子的系統嗎?根據多倫多大學心理學家恰朋的研究,也許不行。他的研究發現,在社會契約的情況裡,人會認為記住騙子的重要性高於記住合作愉快的對象。看著騙子愈久,就愈能記住他們的長相,也就更能記住和他們有關的社會契約資訊。

  騙子被發現時會受到兩種處置:你會避開他們,或是懲罰他們。避開他們不是比較簡單嗎?懲罰騙子要耗費處罰者的時間和精力,這樣有什麼好處?最近康乃爾大學的巴克萊進行了一個實驗研究,顯示在玩家重複碰面的遊戲裡,懲罰騙子的玩家會受到信賴與尊敬,成為團體中的焦點。隨著好名聲的建立(你還記得這是性擇的適應性指標),帶來的好處能抵銷擔任處罰者的成本,這也許能解釋利他行為的心理機制是如何演化的。所以最好不要做出讓你的競爭者可以有好名聲的事。你真是好運能看到唐帶著那個金髮美女到賽車場,大家都很懷疑他放假時去了哪裡,這個小趣聞一定會是辦公室的八卦圈裡炙手可熱的消息。但是你怎麼知道你回去說的是不是真的?如果你能找出騙子,難道就表示你知道有人在說謊?不完全正確,還要靠解讀臉部表情和肢體語言才行。但我很高興你提到了這一點,因為……

作者資料

葛詹尼加(Michael S. Gazzaniga)

葛詹尼加(Michael S. Gazzaniga)是全球著名的腦科學家,被譽為「認知神經科學之父」。 一九八二年,葛詹尼加創建了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並創辦《認知神經科學期刊》,現為該期刊的名譽總編輯。一九九三年,他創建了認知神經科學學會。一九九七年,葛詹尼加當選美國國家藝術與科學院院士,二○○六年入選國家醫學研究院。此外,葛詹尼加還是Sigma Xi的成員,APA、APS及美國科學促進會(AAAS)的會士。 葛詹尼加目前擔任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校區聖吉(SAGE)心智研究中心的主任。他不僅是知名的臨床及基礎科學研究者,也出版了許多大眾科普書籍,如《社交大腦》(The Social Brain)、《心智問題》(Mind Matters)、《自然界的心智》(Nature 's Mind)、《倫理的腦》(The Ethical Brain)等書,紐約時報評價說:「對腦科學研究來說,葛詹尼加所做的研究堪比史蒂芬.霍金的研究之於宇宙論。」 一九九五年,葛詹尼加出版了學術著作的里程碑——《認知神經科學》(The Cognitive Neurosciences),對九十多位科學家的工作進行了系統總結,被譽為認知神經科學領域的資料庫,目前已經出至第四版。

基本資料

作者:葛詹尼加(Michael S. Gazzaniga) 譯者:鍾沛君 出版社:貓頭鷹出版社 書系:貓頭鷹書房 出版日期:2011-04-11 ISBN:9789861205205 城邦書號:YK1234C 規格:圓背軟皮精裝 / 單色 / 49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