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
低IQ時代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特別活動
.繼M型社會之後,大前研一最重要的一本書!
 老是念錯字、亂用成語的官員、網路找不到答案就放棄的年輕人、對自己低金融素養毫無覺察的成人、搞笑節目收視率超高、越來越多的猜謎節目與綜藝節目,使得觀眾放棄思考問題,不思考的人,能夠渡過危機嗎?

內容簡介

為什麼年輕人只關心自己半徑三公尺內的事情? 沒有慾望、學力低下是誰的錯? 如何才能走出智識衰退? 繼《M型社會》之後,大前研一最重要的一本書! 給想在21世紀生存下去的人最後的當頭棒喝! 你甘於成為低IQ社會的一員嗎? 如果以下問題有三項答案為是,你就要注意了! ■ 在書店只會看寫有「簡單、馬上上手」之類的書。 ■ 因為發生金融危機,覺得「進軍世界」是毫無道理的。 ■ 認為滿腔熱血高喊「加油!」的人,比會講道理的人更適合當領導者。 ■ 認為網路檢索就是靠資訊蒐集量決勝負,至於資訊的消化則是其次。 ■ 不管面對什麼困難,就用一句「腦筋不好沒辦法」,馬上就放棄了。 不思考的人,能夠生存嗎? 把「笨蛋現象」當成教材,找回「思考力」! 在金融危機下,現在「集體IQ」高之國家的優勢消失,正是過去處於「失敗」地位的國家的大好機會,但是我們掌握住機會了嗎? 老是念錯字、亂用成語的官員、網路找不到答案就放棄的年輕人、對自己低金融素養毫無覺察的成人、愚蠢搞笑節目收視率超高、越來越多的猜謎節目與綜藝節目,使得觀眾放棄思考問題……不思考的人,能夠渡過危機嗎? 本書點出了各種現象,讓讀者面對自己的問題,也提出大前自己所使用的方式作為建議,希望讓讀者不再視野狹小、也讓國家能夠從危機中走出。

內文試閱

現代社會充斥著「宛如呆瓜的現象」

  某天,本書的責任編輯來找我,對我提出下面的問題:

  「大前先生以前偶爾還會認為日本的個人或是小集團的能力還不錯,但是寫書的時候卻強調,一旦集團的規模變大了,能力水準就降至世界最低。我也認同你的看法,但是這幾年看到國內發生的各種現象,讓我不禁對個人及小集團的能力也產生了懷疑。到底什麼才是真實的狀況?」

  讓這位編輯抱持疑問的現象,到底包括了哪些具體的現象?我將舉例歸納如下:

■ 看到電視介紹「吃納豆有助於減重」、「早上吃香蕉可以減肥」,就一股腦跑去搶購的人是不是很蠢?
■ 電視之所以會有那麼多「搞笑」、「猜謎」的節目,是不是因為觀眾的程度變低了?
■ 就因為「大家都說好感動」這個理由,衝進電影院看話題電影,然後對人云亦云的鏡頭也覺得感動就心滿意足的人是不是很蠢?
■ 不唸書,只想靠腦力激盪鍛鍊大腦的人是不是很笨?
■ 靠Google搜尋引擎解決所有調查研究的課題,思考能力衰退之後,是不是就成了笨蛋?
■ 只閱讀內容簡單的書,是因為日本人的解讀能力倒退了嗎?
■ 二○○四年大選,投執政黨一票;二○○八年跑票改投在野黨的人,是不是都沒有動腦思考?
■ 常聽人抱怨「這種二百五的大學生越來越多了」。在「輕鬆式教育」和「少子化大學全入時代」的影響下,我們大學生真的變愚蠢了嗎?
■ 根據國際經營開發研究所(IMD)所公布的「國際競爭力排名(二○○八年)」,日本排名第二十二。其他各種排名,日本的名次也不理想。是因為閱讀能力衰退了嗎?

  以上這些現象,一言以蔽之就是「宛如呆瓜」的事例,或者全都是「極端表示我們智慧衰退」的事實。

  這位編輯拿出這幾年的剪報及用馬克筆所畫的一些資料對我說:「對於這些只要動腦想一下就會明白的事情,竟然會有這麼多人沒有任何疑問。這是不是因為我們連『稍微想一下』都懶得想了?」

  接著他又說:「我不認為日本人的投票行動是經過審慎考慮的。現在日本在國際的各種排名也都退步了,真是令人擔心。」

  我回答:「你所說的,有一部分確實如此,但是有一部分卻未必如此。」

  就因為如此,所以在本書的序言部分,我即提到希望大家以這些「宛如呆瓜」的現象,及「看起來像衰退」的現象為線索,好好思考現代社會。 全世界「集體IQ」最低的國家

  誠如編輯所說的,之前我的確常用「集體IQ」這個名詞。

  在Introduction的部分,我已經提到這個名詞,而且強調不是個人IQ,而是集體IQ。現在我們所說的網路社會,如果用比較通俗的說法,就近似「集體智慧」(CI : Collective Intelligence)。不過這兩者之間還是有些微差。所以我就先說明「集體IQ」。

  順便一提,關於智能商數,很多讀者可能都知道「弗林效果」(Flynn effect),心理學家弗林(James R. Flynn)發表研究成果時說:「從一九五○年開始,先進國家的平均智力商數持續上升。」但是這句話並不表示人類的智能年年都往上提升。

  關於智能商數提升的原因,雖然是建立在各種不同的假設之上,但是在現階段還是沒有確實的證據。例如:每次有新媒體,如電視、遊戲、網路等登場的時候,人類大腦所能接受的資訊量就會大幅增加,於是便出現腦部活性化的原因就在於此的說法。但是這並沒有辦法證明資訊量的增加和智能商數的提升是有相關的。

  所以要用智能商數的數值,籠統判斷「人類變聰明了?人類變愚笨了?」並不容易。

  但是,既然日本整體看起來已經明顯衰退了,撇開智能商數不談,自然也會想到以某種形式凸顯日本人的思考迴路已經劣化的事實。

  因此,這十幾年來,我一直很有邏輯地在分析、研究日本人在泡沬經濟崩潰後的行為模式,並呼籲「日本人的集體IQ變低了」。

  例如,如果我們認為國家的行為是全體國民智慧水準的呈現,那麼很明顯日本這十幾年來都採取集體IQ很低的行動。因為二十一世紀的戰勝組絕對是來自集體IQ高的地方,所以我才會一直呼籲這樣子是不行的。

  首先,我只希望大家認清楚,集體IQ足以決定國家未來的事實。

  我這麼說,一定會有人反駁:「只以經濟的繁榮為標準來討論集體IQ妥當嗎?」

   「經濟的繁榮是判斷集體IQ的基準?所以,只要提升集體IQ,努力追求經濟上的繁榮就可以了,是嗎?」

  各位想提出反駁的心情我能夠體會。

  例如,有的國家雖然很貧窮,但是文化造詣很深,傑出的藝術品一個接著一個問世;抑或者是有人把人生的重心放在追求「清貧真善美」,而不是金錢。

  但是,這是價值觀的問題。日本是先進國家的一份子,要日本把原有的價值觀做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恕我難以認同。

  判斷的基準固然有很多,但是除了俄羅斯等舊共產圈的國家之外,日本中高年齡者的自殺率,毫無疑問還是居高不下。就算把幸福指數列入計算,也無法改變日本社會體系有問題的事實。

首先,我們來談談為什麼一定要追求經濟的繁榮。

  簡單來說,是因為在網路普及化的全球經濟世界中,我們害怕「戰勝組」會跨越國境,一步一步奪去「失敗組」的財富,而且讓這種結構越來越牢不可破。

  在現在這個時代,只要「稍微想一想」就會知道要宣布鎖國,也就是宣布「我國不會搶奪任何國家的財富,所以任何國家也不要來搶奪我國的財富」是不可能的。

  網路社會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會的人」,一種是「不會的人」。現在這兩種人之間的差距已經急速拉開,讓我們的社會走向真正的「格差社會」。也就是說,財富會往會的人身上集中,不會的人則繼續失敗下去。最通俗的說法就是,富者越富,窮者越窮。 現代人的解讀能力真的退步了嗎?

  首先,我們先從身旁的事情開始思考。

  包括現在正在看本書的你在內,可能大部分的人不是不看書,就是只看簡單、易懂的書。結果,思考能力、解決問題的能力就衰退了。換句話說,就是人變愚蠢了。

  看看這幾年的暢銷書,清一色都是「內容簡單」、「好像可以馬上派上用場」的書。這是事實,但是,只是這樣還不足以說明我們整體「智慧」的衰退。

  這個問題看似很單純,其實既複雜又困難。

  總之,關於書籍、閱讀這一方面,就某種形式來說,大家現在想看的書,和以前真的是大不相同了。

暢銷書刻劃的現代人心性

  看了近年來暢銷書的趨向,我認為造成解讀能力倒退的原因,即如我在前面所提過的,是因為大家只關心「內容簡單」、「立即管用」的書。

  這幾年,「內容簡單」、「立即管用」的書,真的是堆積如山。我無法對這些書一一下評論,但是這些暢銷書真的把一般人對「無需自己思考」、「能夠提供一針見血解答(看上去好像是如此)」的書趨之若鶩的模樣,刻畫得一覽無疑。

  某本書一旦成了暢銷書,銷售量就會扶搖直上一路長紅,也就是「一人獨勝」的趨勢就會越來越強。

  我再舉另外一個最近暢銷書的趨向。

  最近大家對「腦科學」的關注度,幾乎到了異常的狀況。有關「腦科學」的書,出版的人多,看的人也多。當然,對神祕色彩仍然濃厚的「腦」,懷有科學性的好奇心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從這一點衍生出來、打著「根據腦科學,讓腦筋更好的方法」口號的書籍,為什麼會這麼多?這是不是表示「輕輕鬆鬆」、「讓腦筋變好」是每個人的願望?

  仔細看過這些書,我又發現了一個值得大家注意的趨勢。

  出版社也發行了不少以「日本人變笨了」、「看到了智慧的衰退」為題的書,我也是其中之一。但是,事實上是因為這幾年,我非常擔心日本人「停止思考」、「智慧衰退」的狀況,又研究了許多人對各種事項所做的分析,才決定寫這本書。

作者資料

大前研一(Ohmae kenichi)

早稻田大學理工學部學士,東京工業大學原子核工學碩士,麻省理工學院(MIT)原子力工學博士。曾任職於麥肯錫顧問公司(McKinsey & Company),現為商業突破股份有限公司代表董事、商業突破大學研究所(Business Breakthrough School,BBT)校長、澳洲邦德大學(Bond University)商學院教授。 「無國界經濟學」與「地域國家論」的提倡者。任職於麥肯錫時,於《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擔任撰稿編輯,並於《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持續發表論文,探討無國界化所伴隨的企業國際化問題,以及以都市發展為中心往外擴展等新的地域國家論概念等。由於其功績卓越,1987年由義大利總統頒發 Pio Manzù 獎,1995年美國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授予其榮譽法學博士學位。 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就現代世界的思想領袖提出評價,認為在美國有已故的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與湯姆‧彼得斯(Tom Peters),在亞洲有大前研一,在歐洲各國則沒有可與之媲美的思想導師。該雜誌於1993年的管理大師特刊,將大前研一列為17名世界級大師之一;又於1994年的特刊,將其評選為五大管理大師之一。2005年,大前研一獲選為世界「50大思想家」(Thinkers 50)之一,亦是唯一的亞洲人。 著有《新領導力:克服危機時代的領導者條件》、《思考的技術》、《新‧企業參謀》、《思考的原點:大前研一的麥肯錫思考術》、《低IQ時代》、《旅行與人生的奧義》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大前研一(Ohmae kenichi) 譯者:劉錦秀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新商周叢書 出版日期:2009-12-31 ISBN:9789866285011 城邦書號:BW0350C 規格:膠裝 / 單色 / 432頁 / 15cm×23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