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
讓錢包變厚的祕密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讓錢包變厚的祕密

  • 作者:申寅澈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09-02-09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特別活動

.凍薪時代裡,你需要最正確的財富累積觀念
 你和別人一樣每日辛勤工作,為何錢包老是空空如也?只要靈活運用,一份死薪水也能創造大財富!學會六個致富秘訣,讓錢包立即增值千百倍!

內容簡介

我並沒有比別人奢侈或愛慕虛榮… 也沒有沉迷賭博或是行為脫序… 但為什麼我的錢包經常空空如也? 如果你的人生也有一樣的疑惑,本書將幫助你脫離貧窮走向發財之路。 羅伯特與保羅兩位年輕人,在位於華盛頓近郊傳統的普佛錢包工坊工作,這兩位經常為貧窮所苦,有一天,六個用自己的方法累積巨額財富的有錢人出現在他們面前。 雖然生活在相同的時代,處在相同的條件,但這六個人跟羅伯特與保羅不同,他們隨時用飽滿的錢包享受名聲與財富。羅伯特與保羅見識到如魔法般裝滿錢包的「錢包法則」,自己也慢慢學習,進而產生奇蹟似的變化。 這六個法則分別是: ◎錢包法則一:真心的愛錢 想要變成有錢人,必須超越喜歡,變成喜愛,只要有時間,就隨時想著錢。 ◎錢包法則二:訂下你專屬的用錢法則 從錢包裡拿錢出來時,要考慮三次;把錢放入錢包時,一次都不要考慮。 ◎錢包法則三:選擇打開錢包的時間 適當的時機來臨時,就要大膽的打開錢包,不這樣做,雖不至於餓肚子,卻永遠無法變成有錢人。 ◎錢包法則四:用在何處比用多少來得重要 了解價值及找出價值,然後集中投資該價值。 ◎錢包法則五:讓錢幫你賺更多的錢 真正的有錢人不是很會賺錢的人,他們只是擅長加快錢的進出循環速度的人。 ◎錢包法則六:用有錢人的腦袋思考 有錢人經常想遇見有錢人,分享可以成為有錢人的資訊,並彼此互相協助成為有錢人。 【名家推薦】  ◎「這本書裡提到的六點法則中,有一點徹徹底底地給了我一記當頭棒喝,它說:『錢花在哪裡,比花了多少還要重要。』」~藤井樹 ◎「最理想的錢包就是裡面不放錢,不給自己機會花錢!」~岑永康   ◎「不會管理現金的人,不可能致富」~阮慕驊

序跋

【作者序】打開本書之前

  現在,你的錢包裝滿了什麼?

  幾年前,秋日暖陽普照的某一天,遇見了本書的兩位主角「羅伯特」與「保羅」。

  那天我跟平常一樣,拖著疲累的身體離開公司,正要回家。突然覺得肚子餓,心想一定要吃點什麼,就從上衣口袋拿出錢包,打開看看。

  跟現在一樣,當時我也在國內知名大集團的關係企業工作,年薪絕對不輸給同年齡的朋友。在公司能力也受到肯定,由於平常關心投資,各種收入也不錯。

  但是,在某個溫暖的秋天我打開錢包,裡面竟然空空如也。

  連張一千元鈔票都沒有,就那樣空空的。取而代之的就只有幾張皺皺的信用卡簽單,還有一張悠遊卡。我的錢包像是除掉魚肉的死魚般,只剩下骨頭了。

  剎那間,我停下腳步,陷入既短又長的苦惱之中。

  「為什麼我的錢包經常空空如也?」

  忘卻了下班的疲累與饑餓,我努力為自己的問題尋找答案。

  「在別人看來這也是不錯的工作……」
  「我又沒有隨便亂花錢……」
  「也沒有沉迷於賭博等荒誕行為……」

  我和別人一樣誠實辛勤的工作,也不會亂花錢買奢侈品,就這樣簡單過日子,但為什麼我的錢包還是空空如也……最後,在找不到答案的情況下,我只能回家了。

  那天我在面對空錢包時所碰到的問題,跟各位在本書中會遇見的主角「羅伯特」與「保羅」一樣。

  羅伯特與保羅在位於華盛頓特區近郊,富含傳統特色的「普佛」錢包工坊工作,這二個年輕人是錢包技師,向獲得許多人尊敬的錢包工匠普佛先生學習最好的錢包製作技術。羅伯特與保羅都有絕佳的資質、技術還有熱情,卻經常為貧窮所苦。某天,普佛錢包工坊陸續來了五個有錢人,每個人都說了一個裝滿自己錢包的祕密,並讓這二個年輕人瞭解什麼才是真正的財富。最後,師父普佛先生說出第六個祕密,使得這二個年輕人終於明白,裝滿自己錢包的財富祕密到底是什麼。

  以前,羅伯特與保羅不論賺再多錢,錢包依舊空空如也,他們被跟我一樣的疑問所圍繞著,最後卻能找到該問題的答案。

  其實,拿著與亮麗外表不相襯的空錢包的人,絕不止羅伯特與保羅兩人,如果你也有錢包為什麼總是空空如也的疑問的話,請各位現在就打開這本書,跟羅伯特與保羅見面。

內文試閱

  人們叫這個地方為「普佛」。雖然招牌上用嚴謹古老字體寫著「普塔佛格利歐」,但也不知是誰先開始的,不用那個又長又難念的拉丁文名字,反而用順口的「普佛」稱呼這個地方。

  普塔佛格利歐錢包工坊 (A Wallet Workshop Portafoglio ),這才是這個地方的正式店名。

  普佛的錢包是用義大利中部托斯卡納抓到的出生未滿一年的小羊的皮,及從義大利南部塔蘭托運來的小牛皮製作而成。普佛的錢包是訂製生產的,附近喬治華盛頓大學的老教授、華盛頓特區嚴肅的政客們、老練的說客,甚至連到華盛頓特區參加會議的紐約或洛杉磯的時尚生意人,都要在數週前就預定,長久以來,這就是所謂華盛頓名流的必備行頭之一。

  五十年來,知名錢包工坊的聲譽一直不墜。



  「羅伯特!羅伯特!」

  一大早,普佛工坊就傳出喊叫聲。 這是普佛的老闆法蘭西斯科普羅地( Francesco Prodi )在吼人的聲音。

  「他不知道又躲在哪裡睡懶覺了。」 保羅靜靜的從保管箱裡拿出要做為今天材料的皮革生皮,突然這麼說。……

  羅伯特的全名是羅伯特.貝爾提。

  比保羅晚幾個月加入普佛工坊,雖然心中不滿總是被人使喚,但是個手藝傑出的年輕人。生長於從義大利北部移民來紐約的有錢移民家庭,雖然念完大學,但由於出生於佛羅倫斯著名的皮革工藝工匠之家,一心想要繼承家業,於是來到這間工坊。

  留著長髮,左耳穿耳洞,破爛的牛仔褲,髒兮兮的襯衫,看他穿著隨興的樣子,普佛先生起初還懷疑他能不能認真工作。不過,做了幾天的簡單錢包後,確認他有著遺傳自祖父的天生手感與手藝,這才讓他加入工坊。

  他從小家境優渥,每個月領薪水的那一天就把錢花光,像是解放天性似的,一分錢都存不住,隨便亂花,就是他人生最大的問題。

  另一方面,保羅與羅伯特正好相反。手藝雖沒那麼好,但憑藉著天生真誠與努力不懈,成為華盛頓特區甚至美國全國實力最強的皮革工藝家之一。他生長於窮困的義大利南部大家族,拿到薪水後大部分都寄回家,自己只用少部分零用錢過活。

  從對事情的態度開始,到性格或金錢觀等,完全沒有共同點的這兩個人經常一邊工作一邊鬥嘴,所以普佛工坊沒一天安靜的日子。 但再怎麼鬥嘴,最近這兩個人的關係卻明顯的開始變壞。



  普佛工坊這三個人各自負責一部分工作,必須依階段小心作業,最重要的就是團隊合作,但是,最近羅伯特與保羅這兩人完全不對盤。保羅在必須處理成無光澤的錢包生皮上塗油,或羅伯特在必須使用黏合劑黏接的皮革上縫線等荒謬的錯誤,甚至是用錯昂貴皮革的事情,層出不窮。

  普佛先生面帶憂心的看著兩人,並回想起幾天前才發生的事件。

  那是發薪日前二天的星期五晚上。

  跟其他天一樣,普佛先生在結束工作後,一面整理工作台,一面關上工坊的大門。此時從背後傳來羅伯特的聲音。

  「喂,保羅,就五十塊美金啦,你連五十塊錢也不能借我嗎?過幾天就發薪水了。發薪那天我一定還你,拜託看在我們的交情上。」

   儘管羅伯特用不同於平常的溫柔聲音懇求,保羅的回答卻很堅決。

  「沒錢。」

  一聽這話,羅伯特用更加哀求的聲音纏著保羅。

  「喂,今天借我五十塊錢的話,明後天發薪後,就還你五十五塊錢。今天晚上我要去見克拉拉,拜託幫個忙吧!」

  但是,保羅想都不想似的,斷然拒絕羅伯特的請求,直接走出門去。

  接著,普佛先生背後就傳來羅伯特的咒罵聲。

  「這個笨小子,笨蛋!一點人情世故都不懂!你以為存錢就可以變成有錢人?差得遠啦,門都沒有!每天就一副窮酸相,靠一點小錢過日子!知道嗎?有錢人才不會像你這樣在乎這點小錢的!」

  羅伯特的話雖不全對,卻有部分是真的。就像羅伯特說的,保羅被錢綁得牢牢的卻是事實。周遭的朋友,甚至附近的義大利移民都稱保羅為小氣鬼。

  要是保羅真存了錢還算好,但承受了不好的名聲,卻沒有真正擁有錢財,而且住在義大利的家人依舊無法脫離貧窮,這才是問題所在。保羅就是很清楚自己的處境,才不得不冷淡對待羅伯特的請求。

  不論如何,那天之後,兩個人的關係變得更加惡劣了。羅伯特只要開口就嘲笑保羅是「南部的貧窮小氣鬼」,而保羅只要有空,就批評羅伯特是「北部的懶惰虛榮鬼」。   「有人在嗎?」

  下午四點左右,有位頭髮花白的老紳士走進工坊。門外有兩名穿著黑色西裝、身材高大的男子像守衛似的站在門口。不過,就算沒有那兩個直挺挺的守衛,單看老紳士威嚴的外貌,就充分顯示他是個不能隨便親近的大人物。普佛先生正埋首工作,一看到老紳士,就起身鞠躬打招呼。

  「請進,布蘭森議員。」

  老紳士是隆納德布蘭森參議員。他在當參議員之前,就以加州西南部地區非常有錢的巨富而聞名。布蘭森議員接受招呼坐下來,跟普佛先生聊了一會。好像這兩人認識很久似的。雖然聽不清楚,但言談之間,普佛先生指著保羅與羅伯特兩人坐著的工作台,像是跟布蘭森議員說什麼似的。過了幾分鐘,普佛先生招招手,叫保羅與羅伯特兩人。

  「你們過來一下。」

  保羅與羅伯特停下工作,走 向普佛先生與布蘭森議員坐著的沙發。他們一過來,普佛先生就讓出位子說道:

  「布蘭森議員訂的東西我還要再修飾一下,你們先招呼一下議員。」

  這番話讓保羅與羅伯特感到困惑,不過,布蘭森議員滿臉慈祥的招手叫他們坐下來,兩人就尷尬的坐在沙發上。



  「你們兩位叫什麼名字?」 布蘭森議員問道。

  「我叫羅伯特……」

  要是以前的話,話多又放得開的羅伯特會連保羅也一起介紹,不過,最近兩人的關係冷淡,羅伯特遲疑了一下,閉上嘴。接著,保羅怯生生的說出自己的名字。

  「我……叫保羅班溫努提。」

  「羅伯特與保羅……好名字。我是隆納德布蘭森……」

  「我知道。您是參議員,也是美國第三大食品公司布蘭森食品的總裁,對吧?」

  羅伯特說完話,表示自己很清楚的樣子。

  布蘭森議員還是面帶慈祥的笑容,點點頭。

  「你是如何變得這麼有錢的呢?」

  儘管是初次見面,但最近為錢所困的羅伯特突然這麼問布蘭森。只是布蘭森並未回答,而是再度慈祥的笑了笑。

  保羅很鄙視羅伯特這樣的行為。羅伯特老是這麼關心錢,但有錢之後卻馬上花光,然後心驚膽戰的過日子,這點保羅完全不能認同。不過,布蘭森議員開創代表美國的大企業,並以此為跳板當上參議員,保羅也很想知道他賺錢的祕訣。可是,保羅卻什麼都沒問,因為以前住在義大利時,祖母再三告誡,詢問其他人關於錢財之事,會讓家族蒙羞,應該感到羞愧才是。

  布蘭森議員原本無言的看著這兩人,突然說道: 「來,你們兩個都帶著錢包吧?」

  對這突來的問題,保羅並沒有回答,而是摸了摸口袋,從褲子後面的口袋掏出錢包。但是,羅伯特卻拿不出錢包,因為他從來都沒有把錢包帶在身上過。要是有錢的話,就隨便塞在口袋裡,或鎖進宿舍的書桌抽屜裡。

  布蘭森接下保羅的錢包,開始小心的檢查錢包的裡裡外外。保羅與羅伯特很奇怪的看著布蘭森議員。

  過了一會,布蘭森議員檢查完錢包後,平靜的開口說道。

  「你們兩個都很難成為有錢人。」

  羅伯特與保羅聽了這話都嚇了一跳。

  「不必驚訝。因為以現在的樣子來看,確實如此。」

  兩個人雖然都是手上沒幾個像樣錢的窮光蛋,不過,卻無法認同布蘭森議員的直言。

  沒拿出錢包的羅伯特卻想知道,布蘭森議員指的「很難成為有錢人」的理由。

  「有錢人不都是不帶錢包的嗎?」

  「羅比。你想知道為什麼你很難成為有錢人的原因嗎?」

  「是的。」

  布蘭森把羅伯特從口袋掏出的幾張摺得皺皺的鈔票拿了過來。

  「你喜歡錢嗎?」

  「當然喜歡。沒有人像我這麼喜歡錢了。」

  「不對。你不喜歡錢,你只喜歡『用錢的那一瞬間』。」

  羅伯特原本信心滿滿的回答,霎時臉色大變。「議員是怎麼知道這個的?」

  就在羅伯特質問的同時,布蘭森議員將一元美金鈔票一張張打開,然後整齊的疊起來,再摺成一半,方便拿在手裡。這些是羅伯特剛剛在沙瓦多的三明治店,用十塊錢買四塊三毛錢的特製三明治時找回的零錢。布蘭森議員把錢都打開再整整齊齊摺起來後,把錢拿在手上說道:

  「喜歡錢的人不論金額再怎麼小,也不會隨便把錢弄得皺皺的。」

  羅伯特此時羞愧得什麼話都答不出來,布蘭森議員接著說道。

  「我說個故事給你們聽吧?那是離現在五十年前的事了。我打完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回到家鄉新墨西哥州,第一次用自己的名字開了間蔬果店,就是讓我能夠成為現在的布蘭森食品總裁的那段日子。」

  一聽到這話,一直靜靜低著頭的保羅像是從夢中醒過來似的,突然抬起頭來,看著布蘭森議員。   年輕的布蘭森打完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返回家鄉,接受經營農場的好友的協助,在家鄉附近小鎮的住宅區,與二個同部隊的戰友一起開設「布蘭森蔬果店」( The Branson Greengrocery )。每天早上從堂兄弟的農場運來上等的蔬菜販賣,但生意很差,即使每天把蔬菜價格降為附近商家的三分之二,還是賣不出去。

  「那是我人生的黑暗期。那是我全部的財產再加上好友的錢而開的店,沒想到撐不到半年就必須關門大吉……」

  布蘭森議員像是想起那時的事情似的,輕輕的搖搖頭。

  就在此時,當時在該鎮經營數十家大餐廳的「派德羅」先生來找他。派德羅聽到年輕布蘭森的店從附近進了大量品質新鮮的蔬菜且便宜販賣的消息,就想找他與自己經營的餐廳簽訂供貨合約。布蘭森興奮不已,決定第二天就簽約,並帶派德羅先生去一家高級法式餐廳,請他吃晚餐。

  但是,吃完飯當布蘭森掏出錢要結帳時,霎時派德羅先生臉色大變,並說「合約的事要再考慮考慮」,就走了。

  年輕的布蘭森慌了,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讓派德羅先生臉色如此難看。於是第二天一大早,天還沒亮,布蘭森就到了派德羅先生的家。但不同於前一天分手時的難看表情,今天的派德羅帶著愉快的笑容。

  在俯看寬廣庭院與游泳池的戶外陽台上,布蘭森與派德羅先生一起吃早餐。沒多久,布蘭森忍不住問對方,為什麼突然決定合約的事還要再考慮考慮,派德羅聽了就放下湯匙,叫布蘭森拿出錢包。

  派德羅檢查了布蘭森的錢包,露出像是確定了什麼似的表情,把錢包還給布蘭森。

  「在我看來,你好像沒辦法變成有錢人。別說變得有錢,就連要經營一家店都會很吃力。我可不想跟快要完蛋的店打交道。所以,才會說訂合約的事還要再考慮一下。」

  聽了這話,布蘭森的自尊心大為受傷。

  「為什麼我無法變成有錢人?」布蘭森追問道。

  「你覺得有錢人是什麼樣的人呢?」

  「什麼?」

  不正面回答問題,派德羅先生又提出另一個奇怪的問題,布蘭森一點都搞不懂他在想什麼。

  「這個嘛,是錢很多的人?還是很會賺錢的人?再不然……」

  「是最愛錢的人。」

  聽到「愛錢」這話,布蘭森「噗」的笑道。

  「這世上哪有人不愛錢呢?」

  派德羅先生卻搖了搖頭說:

  「光是喜歡是不夠的。想要變成有錢人,必須超越喜歡,變成喜愛。只要有時間,就必須想著錢,一天之中,必須要毫不厭煩的再三計算自己手中有多少錢。必須到這種程度,才有可能成為真正的富人,而不只是單純的有點錢。不過,昨天看到布蘭森先生從錢包拿錢出來結帳的樣子,或是把錢放在錢包裡的狀態,完全不是喜歡錢的樣子,反而像是輕視且討厭錢的人。」

  其實,事實真的是這樣。

  雖然經常想「要有很多錢」,但,要是有人問「你愛錢嗎」,卻很難爽快的回答「是」。

  「一定要愛錢才行嗎?努力賺錢,並加以珍惜,就不算是有錢嗎?」

  對年輕布蘭森的問題,派德羅先生以溫和的口吻,像是告誡似的說道。

  「當然也可以。不過,我指的是機率。依據我的經驗,在大部分的情況下,人生的每時每刻都愛錢的人,成為有錢人的機率,確實比努力過活並愛惜賺來的錢而存下來的人要來得高許多。」   保羅聽了這話,又打開看自己的錢包。五十年前的年輕布蘭森也是這樣,美金五元鈔票與一元鈔票、各種收據、銀行支票等全都混在一起。羅伯特也無言的看著從布蘭森議員那裡傳回來摺得整整齊齊的五元七毛零錢。

  到現在沒說過話的保羅第一次開口。

  「不過,叫人愛錢好像太空泛了。應該是說真的很愛錢的話,成為有錢人的機率就變得更高吧?」

  布蘭森議員原本看著桌上的錢包,聽到保羅的問題,開口說道:

  「第一,就是建立清楚的目標。人有『愛的東西』的話,就會想要擁有。其實,當我們說『喜歡錢』時,那個『錢』並不是具體的錢,而是可以購買並享受東西,具變現性的手段與當成買賣行為的錢。也就是說我們喜歡並羨慕的,是我手中擁有,但其他人手中也可能擁有的那個具體的東西。然而,說『愛錢』的話,瞬間『想要擁有』那個東西的想法就變強了。那個想法就變成目標,而目標就是我們累積財富時最大的動力。」

  「那第二呢?」

  「第二是愛錢的話,就會存錢。我們跟別人約會時也一樣,只會苦惱著那個人喜歡什麼,只記得與那個人一起度過的時光。愛錢的話,就會存錢,心裡只想著要怎樣才能賺錢並累積錢,對能讓錢滿溢出來的各種事物絲毫不鬆懈。」

  這次是羅伯特發問。

  「第三呢?」

  「第三就是可以發現錢隱藏的價值。說個有趣的故事給你們聽吧!我有個朋友跟鎮上長得最難看的女生談戀愛。朋友都笑他『到底喜歡那個女生什麼地方,要跟她交往?』他說:『你們看過她的腳跟沒?我從沒看過這麼漂亮的腳跟。』

   第二天走在路上,我無意間碰到那個女生,就像朋友所說,她的腳跟長得既端正又漂亮。也就是說,他很愛那個女生,所以發現了其他人看不到的吸引力。錢也一樣。真的愛錢的話,就可以看到別人看不見的錢,或財物隱藏的價值。在很多情況下,就會成為別人夢想不到的巨富。」

  兩人再次看著自己手中握著的錢包與錢。根據布蘭森議員的說法,照現在的樣子,自己似乎不能變成有錢人了。布蘭森議員握住這二個洩氣的人的手。

  「不要洩氣。因為五十年前的我比兩位有過之而無不及啊。不過,後來我真的『為了愛錢』而非常努力。你們看,我現在不是變成大公司的老闆了嗎?」



  這個時候,門打開了,布蘭森議員的助理走進來,報告議員下一個行程要遲到了。同時,普佛先生也拿著做好的錢包走了過來。

  「來,請看,還合意吧。」

  布蘭森議員 從普佛 先生手裡接過錢包,拿出整整齊齊放在自己舊錢包裡的一把鈔票,移到新錢包裡。滿臉的笑意,相當滿意普佛先生做的錢包。

  布蘭森議員移錢的動作就好像進行某種宗教儀式似的,他將錢依類別整齊放好,卡片也整整齊齊的放入。布蘭森議員結束跟兩位年輕人的對話,像是不捨似的,慢慢的從座位起身,走向店門外。

  這個時候,布蘭森議員突然回頭,對跟在後面準備道別的羅伯特與保羅說道:

  「我會盡量用好的錢包,不只是貴的而已,而是用堅固又好看的錢包,可以好好保管我熱愛的錢。」

  羅伯特與保羅又看了看自己的錢包與錢。布蘭森議員緊緊握了握普佛先生的雙手後,坐上停在店門外的大轎車。

延伸內容

讓數學老師來教你數學  ◎文/藤井樹(暢銷網路小說作家)

  「如果他口袋裡有十塊錢,他一定會拿出五塊錢請朋友吃吃喝喝,然後自己再去玩掉四塊錢,剩下一塊錢的時候,他才會想起是不是該回家了。」這是我媽媽在對別人介紹我的用錢觀念時所說的話。時間呢,大概是在十七、八年前。

  當時我的零用錢是所有同學之冠,感覺上好像我家很有錢。但其實只是因為我是家中獨子,沒有兄弟姐妹會替我「分擔」零用錢,所以我拿到的錢才會比較多。不過說多也不多,大概是一天七十塊。跟其他同學一天二十、三十塊相比,我的錢是他們的兩倍多。

  上了大學,沒有了零用錢,我開始半工半讀唸書。我還記得當時一個月的薪水最高拿過兩萬八千塊錢,扣掉要存下來的房租跟學費,我大概還有一萬塊左右可以花。

  但不知道為什麼,從來不懂理財為何物的我,曾經過著一個月只有三百元的生活。跟本書作者序裡寫到的一樣:「打開錢包,裡面空空如也,連一張千元鈔都沒有。」

  理財對我來說是一門頭痛的課題,而且重點是我從來不曾上過這門課,我也沒什麼興趣在這堂課上面。即使到了收入較多的現在,我還是使用最古老的方法在保存我的財富:儲蓄。

  對我來說,錢賺了就是要花的,只要留住固定的部分做為儲蓄,其他的怎麼花都無所謂。但這本書裡提到的六點法則中,有一點徹徹底底地給了我一記當頭棒喝,它說:「錢花在哪裡,比花了多少還要重要。」

  我從來就不曾想過這個問題,反正喜歡的東西我就買,貴或便宜其實不在我的考量之內,但這個東西買了真的有用?或是買了真的有幫助?坦白說我完全沒想過。

  我想有很多人不是賺不到錢,而是不知道為什麼錢包總是薄薄的。

  看著一些大企業家,他們總是有辦法用口袋裡的錢去替他們賺回更多的錢,心裡除了羨慕,還有更多疑問的是「他們怎麼辦到的?」

  這本書裡面有六個有錢人告訴你要怎麼把你的錢包變得厚一些。

  讓有錢人來教你怎麼變有錢,就像讓數學老師來教你數學一樣,應該很值得吧! 不會管現金的人,不可能致富  ◎文/阮慕驊(理財暢銷書作家)

「本書的作者很大方,他把致富的秘密全說出來了,真是令人討厭!」

   致富的祕密在於「現金流」,這是我常和人分享的心得。好的現金流管理是致富的前提,不會管理現金的人,是不可能致富的,每個人都得記住這點。

   現金流主要在於收入和支出的管理,一般人會說,這有什麼難的,不就是如何賺、如何花嗎?確實,這件事看似簡單,但其實有許多很深的道理,一般人往往無法參透。舉例來說,時下年輕人被批評是「月光族」,每個月賺來的錢全部花光光,若是不懂得開源和節流,那將來怎可能致富呢?

   致富是條很長的人生路,一夜致富的傳奇只是大家喜歡傳頌的故事,絕大多數的有錢人都是經過長時間且有紀律的現金流管理而成功的,至少我所認識的富豪是這樣的,他們大都非常勤儉,把一塊錢當兩塊花,一心想著如何開創更多的收入且節省更多的花費,無時無刻不在盤算自己有多少財富,而且盤算著如何把財富做最好的管理。

   時間會一分一秒的過去,現金會一點一滴的累積或消失,現金流的祕密我透露其中的一項觀念和重點,就在於投資收入和薪水收入的對稱關係。薪水收入很簡單,不用解釋,但投資收入就重要了。投資收入是有別於薪水收入的更重要收入,但往往一般人重視的是薪水收入而非投資收入,所以致富者往往都是少數人,因為多數人的觀念和方法是錯的。

   重點在於投資收入隨著我們年齡的增長對我們財務的重要性要隨之比重提高,例如二十歲的年輕人,一定是薪水收入重於投資收入,但到五十歲,投資收入的比重要遠遠超過薪水收入的重要性,否則流逝的三十年時間不就一事無成了嗎? 最近,全球不景氣,企業都大幅裁員,許多中高齡失業者生活一下子陷入困頓,這就是投資收入沒做好的例證,一輩子只靠薪水,不就一輩子都受制於人嗎?為何不早做現金流的管理? 人到老來才後悔,有什麼用?時間都過了一大半了,能把時間叫回來、重頭開始嗎!

   請原諒我不能把致富的祕密說太多,僅僅只能提供此一觀點,畢竟祕密全說出了就不是祕密了!但本書的作者很大方,他把現金流的祕密全都說出來了,真是令人討厭!

作者資料

申寅澈

高麗大學漢文系畢業後,曾任Orion集團MEGABOX人力開發小組,現任職於LG生命科學人事部。在眾多自我啟發專業雜誌連載定期專欄,主要著作有『追隨(followership)』、『藉口』、『英雄們的戰爭』、『孔副理成功時代』、『黃金眼鏡』、『富有紳士與一顆雞蛋』等。

基本資料

作者:申寅澈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新商周叢書 出版日期:2009-02-09 ISBN:9789866472022 城邦書號:BW0298 規格:膠裝 / 單色 / 224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