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99輕鬆升級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末班車的神明大人-首班車的五點之後-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末班車的神明大人-首班車的五點之後-

  • 作者:阿川大樹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4-05-17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贈紅利11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新書人手一本75折起!
  •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內容簡介

★日本全系列銷售累計突破50萬部,實業之日本社文庫 2018年銷售第一名! ★金漫獎年度漫畫獎得主左萱繪製的臺灣版限定封面! ★有如《深夜食堂》的感動,一篇篇直擊靈魂深處、激勵人心的短篇故事療癒登場! ★「我彷彿遇見了拯救自己的神明大人。」發自內心的善意,不經意的關心,全都是足以改變人生的契機。 ★眼淚就這麼滴了下來,令人心痛又溫暖的一夜奇蹟;始於末班車離去的感動故事。 今夜,或許是來自神明大人的禮物—— 夢想成為歌手而前往東京的女孩〈Stand by Me〉、 搭乘末班車前往賓館工作的前貿易公司職員〈首班車的五點之後〉、 乘坐深夜電車卻不小心睡過站的她〈末班車的女王〉…… 發生在末班車已駛離,靜待首班車發車的街區上。 儘管是在不起眼的角落,卻是這些人無可取代的奇蹟。 讀了就會不覺湧出眼淚和希望的故事,備受矚目的續作再次登場!

目錄

第一話 首班車的五點之後 第二話 Stand by Me 第三話 歡迎新人,無經驗可 第四話 末班車的女王 第五話 夜晚的家族

內文試閱

  第一話 首班車的五點之後      星期五是乘坐末班車上班的日子。      JR阿佐谷車站,午夜十二點二十四分發車,清水莊二郎乘坐中央線往東京上行列車(註)的末班車,然後在往常的新宿車站下了車。過了十二點的街上,更有八月最後一個星期五的夜晚餘韻。      每當他穿過等待下行列車的排隊人龍,酒精的臭味就會撲鼻而來。      這在他剛從事這份工作時,實在是讓他感到很不舒服。不過現在他已習以為常,對於準備要去工作的自己來說,反而成了一種激勵般的存在。      大家都喝醉了,而自己正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這讓他有種莫名的興奮感。      不管是腳步搖搖晃晃的中年男子,還是一群大聲聊天的OL(註)們,在幾個小時前,所有人都還在工作。而這些人在結束了一天工作後,度過一段短暫的歡樂時光,現在正準備從此地返回家中。      並不是說要去工作的人就比喝酒的人還要來得偉大。      其實他自己也很清楚,只是為了前往那說不上是開心的工作,他得讓自己保有這種興奮感,儘管有些勉強,他也已經習慣讓自己這樣想。      莊二郎在「喜多方拉麵」的轉角處,拐進眼前狹小的巷弄—「回憶橫丁」(註),這裡的人煙稀少。      現在剛好是準備回家的人們,趕在末班車跑掉前,一同湧進車站、從街道上消失的時刻。不過空氣中,還殘留著白天超過三十二度的溫度。      儘管如此,在莊二郎經過看到的店內,依然有很多客人待在裡頭。看來這條街,打算從那些早已放棄追趕末班車,或是一開始就沒有要搭末班車回去的人們身上,繼續榨取錢財吧。      在橫丁這條街的中間地段,有處螢光燈特別耀眼的地方,那裡聚集了一些人。一旁角落有一個L形吧檯,那是一間讓人站著用餐的蕎麥麵店。正確來說,那裡也不是真的讓人「站著用餐」,因為吧檯處是有椅子的。      他已經習慣在上工前,繞去「鶴屋」這間店。      店裡有位綁著頭巾的男人,如往常一樣,將笊籬(註)從冒著蒸氣的大鍋中拿起,接著瀝乾裡頭的水分。      坐在吧檯長桌處的全是白人,外頭還站著幾名白人圍在一旁,其中還包含兩位女性。      這是莊二郎早已看慣的景象。      住在西口附近旅館的外國觀光客們,為了尋求異國風情,就會來這種擠滿狹小店家的回憶橫丁或是黃金街看一眼。少了那些已乘坐末班車回去的日本人,這些外國人的存在就變得格外顯眼。      鶴屋的菜單上,同時還附有編號跟英文。      這時,莊二郎面前的位子剛好空了出來,他看了一下周遭的外國觀光客,卻沒有任何一人打算坐下。      「請坐吧,那些外國人也只是在一旁觀看而已。」      聽老闆這麼說道,莊二郎便跟著入座。      「老樣子嗎?」      「對,炸什錦蕎麥麵,再加一顆蛋。」      「收到。」      就在老闆將麵放入滾燙熱水時,坐在吧檯吃著麵的老外,開始向老闆搭起話來。      老闆盯著眼前說話的人,微微皺起了眉頭,看來他好像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接著他立刻轉向莊二郎,尋求協助。      「他們好像是想要兩人吃一碗,所以想跟你要個東西裝。」      「啊,原來是這樣啊。」在莊二郎出手相救後,老闆才調回視線,同時用他的長手拿起架上的碗,遞給那名外國客人。      「Muchas Gracias(註)」      「歐K、歐K,YOU啊威兒康。」      面對用西班牙語道謝的客人,老板則是以片假名的發音,回以英文給對方。      那名外國客人笨拙地將蕎麥麵分進空碗裡,接著遞給站在後方的數名同伴。後方的一行人就像個孩子般,一邊嚷嚷著一邊吸麵。他們好像不太會用筷子,不過倒也挺樂在其中。      「錢我放在這裡。」      「謝謝,您真的幫了我一個大忙呢。原來您不只會英文,連西班牙文也會呀。」      「老闆知道剛剛那是西班牙文嗎?」      「哎呀,畢竟我是做生意的,所以您好、謝謝這些還能聽得懂。」      「多謝款待,我吃飽了。」      「是說,我們的店好像登上了那些外國人的觀光書,還是網路之類的……」      「我有看到。還有菜單和價格,就連點餐的方法都寫上去了。」      「原來是這樣啊。」      滿臉皺紋的老闆臉上浮現了笑意。      「一直以來承蒙您的關照啊,工作加油哦。」      「格拉西亞斯。」      莊二郎用片假名的發音道謝後,便離開了店面。      新宿是一條多國籍人士出沒的街區。      穿過歌舞伎町來到的地方是職安通,再過去便是新大久保,旁邊就是韓國城,裡頭也有不少中國企業的老闆。除此之外,還有在小吃店及風俗店工作的亞洲員工、東歐系的女人還有一大群拉客的非洲男人。他們都在這個街區工作或居住生活,是當地的居民。      撇除這些當地外國人,其餘的便是從外地來的國外觀光客。      那些洋人們會將主題秀餐廳—裡頭會有巨大機器人乘坐著華麗花車,在舞臺上有餘興節目演出的餐廳;以及僅容得下幾個人,卻有兩百間以上的木造長屋小酒吧,鱗次櫛比佇立其中的「黃金街」;還有在狹窄的巷弄內,一間間小型居酒屋並列兩側的「回憶橫丁」等地,視為與富士山、淺草寺及秋葉原一樣,同為「富有日本風」的觀光景點,慕名而來。      今天可真是個好日子,一開始就幫助到人。      如果這種日子去買個彩券,搞不好會中獎?就在莊二郎穿過新宿大高架橋,從彩券行轉進歌舞伎町時,不禁這麼想道。      那群說西班牙話的外國人,真的懂蕎麥麵的美味嗎?      他們並沒有在吃麵時發出聲音的習慣,也不知道如何將一個燙到會冒蒸氣的東西,在放入嘴巴前先將它弄涼。因此在吃那些麵食時,他們很難不去燙到嘴巴,就連用筷子把細麵夾到嘴邊,對那些人來說也很困難。壽司每一個人都會吃,但是只有洋人老饕,才懂得如何吃蕎麥麵。      歌舞伎町一番街的人煙也很稀少。      沒過多久,莊二郎便來到一群人站在外頭拉客的區域。      「先生要不要進來續攤啊?」      「我們這裡有漂亮的小姐哦。」      「要不要進來按摩呢?」      一個大男人在深夜裡,獨自走在這條街區上,著實有些麻煩。      許多店家都想在早上以前,從那些沒搭到末班車的客人身上再撈一把,所以會派人在店外拉客,導致莊二郎時不時就會被那些人攔下。      不過趕時間的話,只要帶著氣勢大步流星地走過,他們就會驚慌地讓出路來,就像摩西分海那樣。      畢竟只要稍微觸碰到對方,就會違反東京都條例(註)。歌舞伎町的中心地區到處都設有監視攝影機,他們可不想惹是生非。      「羅馬尼亞。」      有個男人湊近莊二郎耳邊,只說著這麼一句話,那是某個遙遠國家的名字。這些人低聲私語念的國名,大概都是東歐那裡的國家。如果那些國家的人知道,自己國家的名字被用來暗喻一些不正經行業的話,真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他可沒有閒工夫去理會他們。      莊二郎穿梭在悶熱的空氣中,超越好幾名喝醉的路人,朝深夜的娛樂場所走去。      隨著一路向北,特種行業的店家跟男公關俱樂部的招牌也跟著增多。赤裸裸的慾望和圍繞著它的野心,在這個街區成了另一種風景。      過了花道通之後,整條街都是賓館街,一直連到職安通去。莊二郎越靠近那區,身旁就出現越多和他朝著同個方向前進的情侶。      莊二郎是從事這份工作之後,才知道這一區的賓館數量,足足占了全國數量的百分之一以上。儘管這街區看似對慾望毫不掩飾,但獨自走在街上的女性也是不少。穿著清涼並帶有挑逗意味的女性,可以在深夜一人持著要價好幾萬日圓的智慧型手機,走在路上講電話。這裡明明有很多不正當的場所,卻也逐漸脫離一般世俗所認定的危險街區。      左右兩側的熱鬧燈光跟著消失,他也快走到賓館街了。      從剛才開始,就有一對情侶走在莊二郎的前方,女方看起來非常積極。      莊二郎每天都走在同條路上,不知不覺也養成他在路上看見那些情侶,便會去幻想他們是怎樣的關係。而事實是如何,他既不知道也沒有必要知道,因為他只是拿來打發時間罷了。      莊二郎會時刻提醒自己,盡量別超越走在前方的那些情侶們。不過自己的這份貼心舉動,換取他的自由幻想應該也稍微不為過吧?他在後方觀察著兩人,從他們的服裝、髮型還有走路的方式,描繪出兩人的關係、職業以及交往多久。當然,這些背景設定也只是他隨便瞎猜的。      就在他將身穿白色夾克的女人設定為二十八歲,將身形有點瘦過頭、一身藏青色西裝的男人設定為二十三歲的時候,兩人的身影便消失在賓館的入口處。      莊二郎鬆了一口氣,把走路速度調回原本的步調。過沒多久,就抵達他上班的地方。      「Hotel Sputnik」。      在莫斯科跟聖彼得堡也存在著同樣名字的飯店。當然,和這間賓館沒有任何關係。      要是比六十歲的自己還要年長的年代,或許曾經聽過這個名字吧。那是舊蘇聯過去在世界史上,第一顆打上去的人造衛星名。入口處的霓虹燈招牌被做成那顆衛星的樣子,和四周一閃一閃的星星裝飾一同發著光。      對於那些知道人造衛星的人來說,他們應該會覺得這名字很老派。不過因為房間內是採用未來感的設計,所以好像有滿多人喜歡這種非日常光景的感覺,網站上的評價也似乎博得不少年輕情侶的好評。      Sputnik大概在晚上八點左右,就會被那些吃飽飯上門光顧的情侶占滿,屬於「休息」到末班車以前的客人。等到那些客人離開後,就會有人與準備搭電車回去的早班清潔人員交接剩下的工作。此時就是身為「晚班幫手」的莊二郎,準備出勤的時刻,也意味著自己的一天即將開始。      「清水先生,麻煩幫我檢查一下七○一號房的排水,他們說是衛浴室那裡。」      莊二郎在員工休息室才剛打好卡,就收到經理的指示。      他也早已習慣不知從何時開始,只要是與用水系統有關的問題,通通成了自己的職務之一。      這是他長年在國外生活下所習得的技能。      不管是委內瑞拉、奈及利亞還是智利,自家的用水系統出問題可謂家常便飯。就連歐洲的先進國家也是,不過和日本不同的地方在於,無論是和房東反映還是打電話給水電,對方大概都不會立即來處理。他們會端出一些理由,連看都不會來看。就算來了也會說沒有零件,必須再等個好幾天才行。如果想要過得舒適,那就得自己修理衛浴室或是廁所。      莊二郎換上工作服,隨後前往七樓的套房。今天是和八神小姐一起搭檔。      他打開房門,先將兩個地方的換氣扇位置轉到「強」,單調的迴旋聲開始迴盪在室內。      賓館內的換氣跟用水系統,一直以來都比一般家庭和普通飯店做得還要給力。      這是莊二郎參加大學網球社的畢業生聚會時,從一位幾十年沒見,就讀建築科的同屆畢業生那裡聽來的。據說賓館裡的衛浴一天會用個好幾輪,光是這樣就容易造成設備上的問題。要是不在客人退房的時候,趕緊進去清掃、換氣以及更換備品,房間的翻房率就無法提升。客人可不喜歡在前檯等待。所以建築物內的管線才會做得比較粗,換氣速度也會比較快。而Sputnik這裡也不例外。      由於各地的自治行政區在針對特殊行業的「風紀上」,採取嚴格的規範措施,導致很多房子就算老化也無法改建。在不能重建的情況下,就必須讓使用年限延長,也就是將建築物的生命—用水系統做得耐用點。      莊二郎就是這麼認真地聽完這些事。而當時的他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去這種地方工作。      四周都是玻璃的獨立衛浴地板上,積了好幾公分的水灘。水面上還覆蓋著一些油脂,就像浮在涮涮鍋上的雜質。莊二郎戴上橡皮手套,徒手將地漏蓋拆開,然後把手指戳進裡頭。      「是這個嗎?」      他喃喃自語說著,接著便把手指頂到的東西拉出來。就和他想的一樣,是保險套堵住了排水口。      所以是在這裡做了吧。      不過那個人,為何要做完之後再把地漏蓋裝回去呢?      這棟獨特的建築物,會在許多不可思議的地方,出現許多奇妙的東西。      水、酒還有其他有黏性的各式液體、軟硬程度不一的各種紙類、牙刷、生理用品、菸蒂、隱形眼鏡、耳環、戒指、皮帶、眼罩、打結的繩子、電池、飲料瓶、鬆緊帶、內衣褲、脫落的假睫毛、一堆被稱之為「玩具」的用品、襪子、蔬菜、刮鬍刀……      可以想像得到的東西、根本無法想像的東西,真的是五花八門,被丟在許多不合理的地方,等到之後才被人發現。      像是斷在廁所地板上滾動的小黃瓜、銬在床頭板間的手銬、綁在衣櫃內衣架上的絲襪、被帶進浴室裡的鞋拔、被丟在房間角落,揉成一團團的大量絕緣膠帶、沾滿番茄醬的枕頭、被捲成棒狀的報紙、裝有謎樣液體被放在浴室裡的咖啡杯、掉在地板上的玩具水槍、被放倒在地,桌腳朝天的小木桌。      那畫面就像是某個前衛的現代美術作品,一旁還附上一張「渾沌世代表現」的解釋名牌。這對莊二郎來說,通通都是他的日常光景。      那些情侶的獨創性實在非常驚人。      他們會把奇妙的東西帶進來,也會將房內所有物品用好用滿才走。只是他們在使用那些東西時,絕不會用同樣在自己房內會使用的方法。      在賓館裡的他們就像個孩子一樣,發現了大人們意想不到的遊玩方式,搖身一變成為了玩樂天才。      雖然這是莊二郎自己選擇的工作,不過在最一開始時,房內殘留的那些赤裸痕跡,簡直令他厭惡不已。      對於從未到過賓館休息的莊二郎來說,光是利用賓館這件事就讓他有種罪惡感。他認為幫別人的性行為善後,是一件十分悲慘的工作。在他第一次碰到他人使用過的保險套時,還差點吐了出來。早知道就不要做了。當時的他心裡是非常後悔的。      然而現在不同了。      他發現了一件事。      來這裡的客人,都是遠離了他們的日常,忘記自己平常生活的世界,一心沉迷在遊樂裡。這裡就像是大人們都會戴著圓形老鼠的耳朵,笑容滿面地走在遊樂園般的地方。如字面上的意思,成為一個赤裸裸的人,用盡全力地使用他們的肉體與腦袋,打從心底及整個身心去給予喜悅、享受喜悅。      並非是他曾看過這樣的場面,即便是一次也沒有看過。      只是這些人殘留下來的痕跡,有時候會讓莊二郎覺得,那是他們綻放光輝時刻的餘燼。      在這裡度過時光的兩人,是受到祝福的一對嗎?還是忍受世俗眼光、受人輕蔑的一對?莊二郎也不知道。      不管外面的世界是怎麼看待兩人的關係,大多數的情侶們待在這裡的期間,都是非常熱情、激情甚至可以說是誠實的、深感同情的。

作者資料

阿川大樹

1954年出生於東京都。於東京大學在學期間,與野田秀樹等人創立「夢的遊眠社」劇團。曾在日本國內企業擔任工程師一職,並在矽谷與合夥人一同創立公司。1999年以《天使的漂流》獲選第十六屆三得利推理小說大賞的優秀作品賞。2005年以《霸權的標的》榮獲第二屆鑽石經濟小說大賞的優秀賞並出道。主要著作有《乘坐D列車前行》、《Inbound》、《橫濱黃金町PUFFY街》等。 *以上為暫譯中文書名。

基本資料

作者:阿川大樹 譯者:UII 繪者:左萱 出版社:尖端 書系:嬉文化 出版日期:2024-05-17 ISBN:9786263776791 城邦書號:SPB7G000188 規格:膠裝 / 單色 / 26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