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618特促
目前位置:首頁 > > 心靈勵志 > 心靈成長
從「心」創造自我修復的奇蹟:做自己最好的醫生:心藥、自癒(套書)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從「心」創造自我修復的奇蹟:做自己最好的醫生:心藥、自癒(套書)

  • 作者:鍾灼輝(Bell C.F. Chung)
  • 出版社:大塊文化
  • 出版日期:2022-11-23
  • 定價:780元
  • 優惠價:9折 702元
  • 書虫VIP價:663元,贈紅利33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629元
  • (更多VIP好康)

內容簡介

《心藥》 華人地區第一本心理學家自救的真實範例,每一位傷病者必讀的醫療奇蹟、方法與寶典! 以過去奇蹟康復的經驗,以及心理催眠專業,幫助許多目前正面臨絕望的身心靈病患扭轉人生! 每一種傷病的背後,都隱藏著患者內心真正想要傳達的重要訊息。如果訊息一直未被成功解讀,疾病便會輪迴出現,抓緊不放。 「潛意識可以按照心理需求,出現不同的角色人物,而每一個角色其實都是我。每一個我,都是內在的珍貴資源、我的潛藏能力。」 心理療癒,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成長。因為受傷而停下腳步,其實為了走更遠的路,因為患病而倒下,正是為了能攀越更高的牆。 經過深度探索,自我療癒的重大秘密:原來,要治病,先要治心! 鍾灼輝於二○○四年自架滑翔機失事,從五十層樓高摔落,歷經瀕死,在獲救奇蹟生還後,年僅三十歲的他,被醫生宣告右腳必須截肢才能活下來。他拒絕自己未來成為殘障的命運,以強大的生存意志克服劇痛以及憂鬱症,以中醫心理學知識、潛意識等療法,保住了自己的右腳,完全康復! 現在的他,可自由登山、開船、潛水、滑雪、跳舞、射擊;除了習會茶道、香道,更取得了潛水教練、催眠治療師、心理諮商師、品酒師等專業執照。 本書重點: ◎ 解構潛意識,分析夢境的意義與功能 ◎ 學做自己的催眠師,催眠師最強自學應用手冊 ◎ 破解傷病背後的隱藏意義,走出疾病的輪迴 ◎ 找出久病不癒的心因,性格決定罹患的疾病類型 ◎ 心病還需心藥醫,徹底告別憂鬱與焦慮 ◎ 學習與痛同行,最佳的痛症治療與管理技巧 ◎ 學習正念認知,以心五道慢行,細嚐人生百味 ◎ 擺脫傷病者的迷思困局,做自己最好的心理醫生 《自癒》 扭轉終身傷殘命運,展現醫生無法置信的醫學奇蹟! 提升意識、轉化意念力量,運用最強心藥修復身體! 世界上恐怕沒有地方比潛意識更適合進行自我療癒! 最好的藥物是「心藥」,最徹底的治療是「自癒」! 仿如電影《全面啟動》與Dr.Strange《奇異博士》真人現實版! 破解自我療癒的重大秘密,開啟潛意識中所蘊藏的巨大自癒能力! 瀕死回來的心理學博士教你如何啟動潛意識,運用宇宙自然能量, 做自己最好的醫生! 「為什麼是我?」 「藥物或手術是否唯一的選擇嗎?中醫或西醫那個比較可信?」 「我並沒有放棄求醫,甚至比別人都努力!但為何奇蹟沒有出現?」 面對突如其來的急病意外,你是否也曾經這樣問自己? 許多醫學奇蹟出現在癌症末期的病人、無藥可救的情況下,衰敗的器官竟能復元、癌腫瘤突然消失,這些案例正好印證了生命的無限可能。 真正的治療不但需要解讀疾病的隱藏訊息,把致病的心因病源清除,更需要全方位地恢復患者的身心靈健康與生活平衡。 「潛醫識」一詞並不存於心理學或精神醫學上,這是作者鐘灼輝用為詮釋潛意識裡隱藏的強大醫療能力所創的。潛醫識是一種自癒能力,是與生俱來的一種生存本能,每個人都被平等地賦予,這奇妙的復修能力是生命中的一大奧秘――關鍵在於如何開啟並激發自體的免疫修復功能。 透過這套潛意識自癒療法, 希望給每一位正需要奇蹟的傷病者、 以及心靈路上遇到難關的你與家人, 提供最及時的身心靈救援! 本書重點: • 自癒從生活態度開始,建立全方位及全人合一的療法 • 拆解生命基本元素,學會認真呼吸,釋放放生命能量 • 揭開疾病真面目,透視思維與性格如何決定病患類型 • 以生命元素催眠導入進入潛意識,尋找自己的潛意識醫生 • 運用吸引力法則建立念力金字塔,將意念力轉化成自癒異能 • 施行自我催眠,進入夢境,身心調頻共振,改變生理機能 • 進入大自然潛醫識,分享宇宙自然龐大生命能量 • 借助阿育吠陀醫術,開啟脈輪,統合身心靈意識 • 學習中醫氣功,以禪修冥想導引氣脈,修補身體破損

目錄

目錄 《心藥》 自序 故事的治療力量 前言 死後復活 第一章 活著的痛 第二章 壞死的骨骼 第三章 病者無間地獄 第四章 尋找醫療天團 第五章 心理學教授 第六章 心理催眠師 第七章 催眠記憶回溯 第八章 心理分析師 第九章 性格決定病患 第十章 心理治療師 第十一章 心病心藥醫 第十二章 痛症治療師 第十三章 催眠止痛治療 第十四章 終極療癒心態 結語 治病先治心 附錄 聲音導航 《自癒》 作者序 遇見生命奇蹟 前言 第一章 自癒重生 生命本能 第一步 生命之光 第二章 生命之氧 陰陽呼吸法 火呼吸 第三章 生命之水 上善若水 第四章 天然藥膳 活性酵素 不時不食  參考資料――彩虹食材與季節食物 第五章 潛意識自癒室 潛意識會診 生命元素導入法 第六章 疾病真面目 認識疾病 萬病之源  個案參考――完美主義 第七章 潛醫識 認識治療 自癒能力 神秘能量管道 第八章 能量治療 心念的力量 第九章 念力金字塔 吸引力法則 念力金字塔 第十章 療癒頻率 療癒金字塔 療癒時間頻率 療癒身體頻率 療癒心境頻率 療育環境頻率 第十一章 夢境念力治療 二度催眠 夢中夢 第十二章 進入枯萎骨骼 枯竭的骨骼大地 治療圖騰二度導入 骨骼災難現場 二度催眠導出 第十三章 修路與築橋 第一階段治療:修路工人 第二階段治療:築橋師 第十四章 告別輪椅世界 第三階段治療:農夫 第十五章 大自然潛醫識 治療瓶頸 太陽雨 大自然潛醫識 第十六章 日輪能量療法 阿育吠陀醫學 日輪冥想  參考資料 第十七章 月禪自癒氣功 中醫氣功 月禪自癒氣功 收功歸息 後 記 一位心理學家的自癒實錄 治療個案參考――「小二」的自癒奇蹟

序跋

作者序 故事的治療力量 我是一個愛看文字、愛看故事的人。文字故事之所以吸引人的地方,就在於它的含糊留白與想像空間。文字所描繪的畫面,留給了讀者一個自行經歷的想像世界,在閱讀作者生命歷程的同時,讀者也經歷了一場劃時空的身心靈旅程。 在二○一一年,我寫下了《生命迴旋》,透過寫書的過程,重溫一次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七年,也讓我在尋找智慧與自由的奇幻旅程上再走一回。生命的力量,使我奇蹟般地康復,我再一次地學會用雙腳走路,學習如何真正用心看世界。憑藉一些兆象的指引,我重返墜機之地,尋獲昔日意外發生時所遺留下的太陽眼鏡,並自此展開了一段啟迪智慧的心靈之旅。在旅途中,我遇上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窺見了天地、眾生、與自己,目的就是要解答瀕死時的人生最後問題。我透過讓自己重生的十個夢想並體悟到,人生最珍貴的寶藏──智慧。往昔的我,能夠上天下海,卻未曾得到過真正的自由,但是智慧使我的心靈生出翅膀,海闊天空地任意飛翔。在頓悟萬念皆虛幻的同時,不再為萬念所束縛,自由地活著在一個無生亦無死的世界。 其實,人生就好比是一場旅程,沿途遇上的人就是旅伴,碰上的事就是風景,一切的答案,都展現在旅途中的點點滴滴裡。但我必須說明這終究是屬於每一個個人的旅程,就如出生、成長、老去跟死亡一般,都只會是一個人最獨特的歷程。如果你願意離開熟悉的安全區域,勇敢地跟我慢行細賞,你便可透過我的眼睛看見不一樣的天地人心,最後跟真實的自己相知相遇。只要真心相信,認真追尋,全世界都會共同幫助你。人的潛意識跟整個宇宙自然會攜手合作,透過各種兆象給你提示、為你指引方向,助你找到自己的人生答案。所以那其實是一部人生的旅遊工具書,滿載著旅者探索生命的勇氣。 在二○一二年,我初次出版《做自己最好的醫生》,講述自己從被宣判終身殘障到徹底復元的奇蹟療癒經過。我決定把這書重新整理出版,並且分別編寫成《做自己最好的醫生I:心藥》與《做自己最好的醫生II:自癒》。在新版中,我將更加強調潛意識中的自我療癒能力是從何以來,又如何有效應用,希望透過自身及一些治療個案,讓讀者們可以更清楚地了解,如何透過本書去進行心理及身體上的自我療癒。 坦白地說,重新編寫這本書對我又是一次艱巨的任務。我必須以一顆同時既是病者,也是醫者的心,將已經癒合的傷疤撕開,再次讓骨頭枯萎、內心凋零。然後以文字、以夢境,再次滋養枯竭的身心,撫平我的十道傷痕。每當寫到傷痛處,身體上的十道傷疤便跟著燃燒,足踝患處也隱隱作痛。有很多個深夜,內心一直被當時的憂鬱情緒所纏擾,徹夜揮之不去。如果你在書裡聞到了血腥,感受到疼痛,請不要訝異,因為那來自我的身體 ; 如果你嘗到愁苦,變得憂鬱,請不要害怕,因為那來自我的內心。但你一定不要錯過文字裡的治療力量,那是來自我已被療癒的身心,是我用生命換取的,這亦是你閱讀完這兩本身心靈療癒實錄後,最後需要帶走的東西。 所謂的療癒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成長,受傷停下就是為了走更遠的路,患病倒下就是為了爬更高的牆。但我必須重申療癒同樣是一個人的歷程,所有的傷口都必須由病者親自縫合,所有的療癒都是始於病者,終於病者。如果你願意卸下內心的衛甲,勇敢地面對生命中的錯失傷痛,你便可以跟我在平行時空裡,來一場劃時空的身心靈療癒,最後變成自己唯一且最好的醫者。 在此,我要謝謝無條件愛我、支持我的媽媽,把重傷的我帶回家的哥哥!最後,我更要謝謝正在閱讀這本書的你們,因為有你們,才讓我的人生故事,有了可以產生共鳴的聽眾!

內文試閱

前言 死後復活 痛楚是回到這個現實世界的第一個感覺。 我感到痛,無比的劇痛自身體四面八方湧來,強行把我從死亡的昏迷中拉回。因為這不是一般的失去意識,而是失去生命後的深度混沌,所以必須以極高劑量的痛楚,才有機會把死者再次深度喚醒。 痛楚正提醒我,活著本來就是充滿各式各樣的苦痛。 然後,我開始聽到了聲音。 「傷者奇蹟生還!趕快救援! 」我聽到了墜機意外後的第一句真實說話。 救援人員正拚命跟時間競賽,從跑道方向趕來營救。他們拿著各種消防工具,試圖把垂死的我從飛機殘骸中拖救出來。他們的喊叫聲跟救護車的鳴笛聲此起彼落,只要細心聆聽,便可以發現當中隱藏的旋律節奏,抑揚頓挫、高低起伏。 這讓我想起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的開端: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命運正趕到門前,發出三短一長的敲門聲。 「不用擔心,我們很快便會把你救出來,你一定要撐住。」誰的聲音在我耳邊低聲安慰說。 身體其他的感官逐一恢復,我感到手腳異常的冰冷,體溫像從大小傷口急速地流失。我聞到了玻璃纖維因高速摩擦而產生的燒焦味,跟剛被割破的清草氣味,以及新鮮的血液腥味,這些不協調的氣味正在我的鼻腔混合著。雖然我的眼睛一直是張開著,但光線與影像卻沒有成功進入眼球,我只感到眼前白濛濛一片。 朦朧間,我看見了自己殘破的身體與爆裂後的駕駛艙,這跟我靈魂離體時所看見的恐怖景象是一樣的,所以我並沒有出現預期中的驚訝。 救援人員在檢查我的心跳脈搏,小心翼翼地替我固定頭部,把一些不知名的液體注射進我的血管。 可是,我的痛楚並沒有一絲減輕。 「沒辦法把他拖救出來!控制桿被撞得扭曲變形,壓住了他的上半身,他的雙腿被困在殘骸裡,腳掌更卡死在操控尾舵的腳踏板上。」救援人員緊張地報告狀況。 「快去拿大剪和電鋸!先固定右邊的機身,用路旁那根白色的大木柱,快把木柱抬過來!」另一人在指揮搶救。 消防隊大約花了三十分鐘的時間,最後成功把我從殘骸中救出來了。我被抬上救護車,雖然我極度的虛弱,但生理的痛楚讓我保持著清醒的意識。救護員為我做各式各樣的檢查,仔細地記錄著各項維生指標。 「意外是怎麼發生的?傷者昏迷了多久?」救護人員這樣問著。 「飛機在剛起飛不久便發生了意外,從大約一百多公尺的高空失控墜落,最後墜毀在跑道外不遠處的土地上。我們接到報告後馬上從控制塔台趕去現場,以時間計算來算,傷者共昏迷了十一分鐘。」旁邊的人回答著。 我跟死神相遇了十一分鐘,之後又再折返人間。 當救護車到達醫院大門時,我隱約看見七、 八位穿著白袍的醫護人員,神情肅穆地站在急診室門外。他們聽取了救護員的詳細報告後,便開始在我身體插上各樣的導管,我像是一具活體實驗品,被送進不同的醫療儀器做檢查診斷。奇怪的燈光不停地在我身上掃射遊走,生硬的電子儀器聲音不斷地在我耳邊響起。 「先生,你清醒嗎?能清楚聽見我的話嗎?我要跟你說明受傷的情況。」急診室主治醫生以沉重的聲音對我說。 我向醫生眨了眨眼睛,表示我能聽見。 「你從差不多五、 六十層樓的高度摔下來沒死,已經算是我看過最大的奇蹟了。你受到了輕微的腦震盪,不會對你構成嚴重傷害,但可能對你的記憶有短暫影響。 你的右前臂出現了複合性骨折,其中一根骨頭更從手腕處岔了開來,外露於手臂之外。我們要先把碎骨清理,徹底消毒後再以鋼板鋼釘幫你固定復元。你的左膝由於抵禦強大的撞擊後衝力,後十字靭帶與內外兩側靭帶都同告斷裂,只差一點整支小腿就會飛脫出來。我們可以透過外科手術,從你身體別處抽取適合的筋腱組織,替你重建這些破損的靭帶。身上其他大大小小的割傷裂傷,我們都可以幫你縫合修補,只是⋯⋯」 主治醫生突然停下來,吞了一下口水,喉嚨間發出了令人不安的巨大聲響。 「只是,你的右腳踝,我們無能為力了。」 我凝視著他的眼睛,正努力尋找他這話的真正意思。雖然醫生所說的每一個字我都聽懂,但當把這些文字併合起來,我卻無法順利解讀當中的訊息。「無能為力」既不是診斷的一種,也不是什麼治療的方法,比較像是犯錯後的懲罰性宣判。 醫生露出難過的表情繼續說下去:「複合性骨折徹底地破壞了整個右腳踝關節,除了軟組織與筋腱的斷裂外,輸送血液的血管也被徹底扯斷了。即使勉強把骨頭用鋼釘連接,但沒有血液的輸送,整個右腳掌組織終究會壞死枯萎的。」 「所以很抱歉,我們必須把你的右腳踝連同腳掌同告切除。」這是醫生最後的判詞。 聽到這冰冷的判詞,我並沒有做出即時的回應,只是我的眼淚卻安靜地流下來了。不只是我,身邊的朋友也默默地在流淚,整個病房出奇的寂靜。 「因為你的生命沒有即時危險,而你是處於清醒狀態的,所以我們需要得到你的同意,才能進行切除手術。」主治醫生在等著我的首肯。 「我不同意!」我斷然地回答。「你不可以拿掉我的右腳,不可以拿掉我的自由!」這是我死而復生後,所說的第一句話。 「你先冷靜聽我解釋,組織壞死有可能導致敗血感染,到時候會有生命危險的。」醫生勸說。 「那請不要救我,讓我死掉吧。反正我已經到過那裡了。」我出奇平靜地說著。 如果早知道回來有這樣的結果,當時我便二話不說地選擇「離開」。我開始感到後悔,瀕死時我應該跟著光源離開這現實世界,怎麼樣也比變成一個殘廢的人好啊! 在瀕死的世界裡,我感到了從未有過的寧靜與安詳,與現實世界相比,活著簡直是一件無比痛苦與無奈的事情。 聽到我這樣的回答,所有人都愣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嗶嗶的聲響從我身旁的儀器不斷發出,我的意識開始變得模糊。 「醫生,傷者血壓正在下降,讀數只有八十/四十,需要立刻輸血急救。」這是我昏迷前聽到最後的聲音。 死神不是已經把我送返原來的世界嗎?我以為我將會重新再活一次尋找答案,然後再回到那光海,為我的人生做出真正的最後選擇。但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難道之前所經歷的一切都只是幻象?根本沒有靈魂、沒有光海、沒有光的聲音,我只是做了一個跟死亡有關的夢。 我的意識開始慢慢地消失…… 第一章 活著的痛 生命的流逝 再次醒來,已是三天以後的事。 我稍微張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天花板泛著雪一樣的白色,中央的位置懸掛著一把上了年紀的電風扇。我嘗試轉動眼球環顧四周環境,我看見了四面純白色的牆,牆身並沒有多餘的裝飾或不必要的家具。唯一例外的,就只有對面牆上的一面圓形掛鐘。 這掛鐘像是專為病人而設的,不論從角度或是高度去看,也是經過精心調研,以確保擺放的位置恰好坐落在病人視線範圍的中央。 為甚麼非要提醒病人時間不可?時間對一個病人有著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我看著秒針徐徐地向前滑動,心臟竟不期然地以相同的節奏跳動著,這種同步性引發出一種奇異的共鳴感,讓人有種說不出的踏實安穩。 時鐘好像正一點一滴地記錄著時間,時間的流動彷彿在告訴我生命正在穩步向前。在死亡的國度裡,我找不到任何時間的憑證,沒有心跳、沒有呼吸,一切沒有所謂的節奏。現在,所有事物都隨時間動起來了,我還活著,但生命正在流失。 我看看身體的四周,發現身旁擺放著許多監控生命的電子儀器,身上更插滿了多條的透明導管。玻璃瓶裡的生理鹽水與維生營養液,正透過滴漏方式輸進身體的血液裡。高濃度的純氧從面罩源源不絕地送到口鼻,讓血液的含氧量維持在穩定的高水平。就連膀肛裡的尿液,也是直接經由導管輸送到懸掛在體外的塑膠容器裡。我只要躺在那裡便可同時完成消化、呼吸及排泄等生理工序。 接著,我嘗試挪動自己的身體,可是卻完全使不上力氣。我的四肢被緊緊包裹得像木乃伊一樣,一動也不能動,眼球可能已算是全身最能活動自如的器官了。經過一輪的掙扎,身體到處都是殘留的痛楚,於是我放棄了。 我安靜地躺在病床上,看著天花板上旋轉的電風扇,一圈走過又一圈。 這時,一位中年女護士走過來。「你醒來了,暫時不可以亂動身體啊!我立刻去叫醫生。」女護士既興奮又緊張地跑離了房間。 「你好,我是你的主治醫師。你已經昏睡了三天,你聽得見我說話嗎?」醫生輕聲地對我說。 我輕輕地點頭回應。 「你知道你是誰嗎?記得發生過什麼事嗎?」醫生繼續問。 「我發生了墜機意外。」可能因為長時間沒說話的關係,我的聲音變得異常的沙啞,聽起來有點陌生。 「你真是命大!從這麼高的天空摔下來,居然還能奇蹟生還。你的四肢受到不同程度的複合性骨折與筋鍵斷裂,但以這傷勢來說,你比任何人都算幸運了。」 「我們替你進行了多項的外科接駁手術,加上你身上大小的傷口,我能想像你現在一定非常的痛,而這痛更可能會維持好一段時間。你的左手有個小型握鈕,只需輕按一下,嗎啡便會從點滴瓶灌注到你的血液裡。嗎啡雖然能有效止痛,但過度使用會使你上癮,性質跟毒品無異。所以必須克制地使用,不要過分倚賴它啊。」 「我真的感到很痛,已分不清痛到底是從那裡傳來。」我無力地回答。 「先好好地休息,你的生命力比任何人都強,一定會很快復元過來的!」醫生安慰道。 遺失的記憶 對於意外的發生經過及瀕死時的離體經驗,我有著極其深刻的記憶,能清楚回想起當時的每個景象。但之後的搶救過程,我只有大概的印象及一些零碎的片段,許多細節也記不起來。就像拼圖的中央,有幾個小塊散落了,記憶畫面無法順利的連接。 醫生解釋說,這是常見的腦震盪後遺症,大多只屬短暫性的。 接下來的數天,醫生和護士們早晚都來替我檢查傷口、量度各項生理指標,以及注射消炎抗生素等。醫護人員十分用心地照顧我,但他們有一個奇怪的習慣,就是很喜歡搔癢病人的腳板,就連探病的朋友們,也都這樣跟我鬧著玩。 可能是這裡的一種另類文化吧,像打招呼或握手一樣。 有一次,我終於忍不住向其中一個朋友詢問,為什麼會有這樣奇怪的習俗? 「你不知道我們在做什麼嗎?這不是什麼奇怪的文化啊,我們都在擔心你的右腳⋯⋯」朋友欲言又止。 「我的右腳怎麼了?」我不解地問。 「你忘記了送院時醫生的建議嗎?你腳踝的血管都斷裂了,醫生本來是要動手術替你切除的,只是你寧死也不同意,後來你因失血過多昏過去了。」朋友說。 「要切除我的右腳?怎麼我沒有任何的記憶?」我木然地重複著。 「因為當時你是清醒的,所以醫生只好遵循你的意願,用鋼釘把整個腳踝關節硬接回去。但醫生早已表明,如果血液沒有順利流通,一星期以內組織還是會衰敗壞死,到時候只得把整個右腳腳掌切除。」朋友們一片死寂。 今天剛好就是手術的第七天了 原來我出現了選擇性失憶現象!但我相信這並不是什麼腦震盪的後遺症,而是潛意識自我保護機制引發的壓抑。當遇上重大的危難或傷痛事故,身心快要到達崩潰邊緣時,潛意識便有可能啟動這壓抑機制,把驚嚇傷痛的記憶強行埋沒消音,以保護心理系統的正常運作。 我的那段記憶線路被切斷了,所以一點印象也沒有。 或者其他人見我絕口不提這事,也不敢特別詢問,只默默地等待檢查結果。醫生與護士們每天都在做知覺與溫度的檢測,根本就不是跟我鬧着玩。 就在這個時候,醫生拿著厚厚的檢查報告進來了。他小心地翻開包紮用的紗布與繃帶,逐一按壓我右腳的每一個部位。 我開始感到害怕,心臟發出巨大的心跳聲,雙手微微地在顫抖。朋友們也退到一旁不敢發聲,像是在默默地為我禱告一樣。 「真是奇蹟!你的腳踝與腳掌完全沒有壞死的跡象,血液好像從什麼神祕的管道流過去了。你的生命展現了一個又一個的奇蹟!」醫生托一下他的眼鏡露出驚嘆的表情。 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就連房間的空氣也像重新流動起來。 「雖然你的右腳是保住了,但接下來的康復治療,恐怕比你想像的要艱鉅得多。你必須做好心理準備,因為這將是一場漫長且孤獨的戰爭,更可能是一輩子的戰爭。我希望你可以堅強地克服過來,再一次給我們展現生命的奇蹟。」醫生寄予無限的支持。 「有時候,醫生的信念,也是靠病人的奇蹟來支撐的。」醫生最後說道。 親人的味道 如按照原定的行程計畫,我已經完成飛行訓練了,今天應該準備啟程回家,但在此刻,回家彷彿已變成一件遙不可及的事情。我並沒有即時告訴家人我的意外受傷,因為不想讓他們擔心害怕,也許等身體狀況穩定後再說吧。 從小到大,我都習慣自己一個人面對問題,根本不懂得如何跟別人一起共渡難關。因為我相信,自己的問題只有靠自己才能真正解決。 在受傷的第八天,身體出現了一些緊急狀況,我開始發起高燒。因外科傷口太多,一時間還不能確定感染的源頭。痛楚加上高燒,我整個人很快開始虛脫。我硬撐著身體,打了一通電話給哥哥,因為想給哥哥一個心理準備。如果我真的離開了,至少需要一位家人替我處理所謂的身後事,爸媽年紀大了,哥哥是這世上唯一的選擇。 在電話裡,我只簡單交待自己在紐西蘭飛行時摔倒受傷,會在當地多留一會休息。我告訴他不用擔心,騙說只是醫院的例行家屬通知而已。哥哥本想追問下去,但都被我敷衍過去,我最後急忙地掛了電話。 那時候,哥哥剛好停職攻讀會計碩士,本來在澳洲過著寧靜的學生生活,被我那通突如其來的長途電話打破了。哥哥收到電話後心裡感到非常不安,更因為之後再也沒辦法聯絡上我,他預感到我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意外事故,否則以我的獨立個性,是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例行通知。 他到處查問,最後竟在網路上找到這樣的一則新聞:「一個香港青年在紐西蘭駕駛滑翔機時,發生罕見意外。飛機在一百多公尺的高空失控墜落,青年奇蹟生還,但身體多處骨折情況嚴重。中國領事館人員前往探望,還嘉許中國人有摔不死的精神⋯⋯」 雖然報導並沒有附上傷者的名字,但哥哥一眼便看出我是那名「香港青年」,這可能就是兄弟間的感應吧。哥哥得悉我的意外後,當天便趕緊從澳洲飛來。 那時,醫生開始替我輸血,把強力的抗生素注射進我體內,監控生命的記錄儀器也全亮著,整個加護病房的溫度瞬間升高起來。但沒多久,我便進入半昏迷的狀態。 雖然我安然渡過了最危險的時期,但正如醫生所說,這不過是一個開始。 往後的幾天,高燒逐漸減退,感染情況被控制下來,血液裡的白血球數量也回復到可接受的範圍。 矇矓之間,我好像看見了哥哥。他站在我身旁,默默地在哭泣。我彷彿聽到他說:「我是來帶你回家的。」但我已分不清那是真實還是夢境。 從那天起,哥哥整天都留在醫院裡,白天負責照顧我的飲食起居,晚上就睡在病房的椅子上。雖然醫院每天定時供應三餐,但都是一些味道單調的西式食物,我完全沒有食慾,加上害怕進食後要上廁所,所以當時的我,已經超過十天沒有吃過一口東西了。 「醫院裡的食物也夠難吃的,不要說病人,就連正常人看見也沒胃口。」哥哥吃了一口我的魚柳午餐。 「在雪梨唸書時,我一直在一間華人餐館打工當兼職,那裡的廚師是一名六十多歲的移民華僑,我跟他非常熟稔。這兩年間,我學會了烹調很多的中國菜式,你想要吃什麼嗎?」哥哥問。 我跟他說,我不需要任何食物,點滴瓶裡已經有足夠的營養液,我想要的就只有嗎啡而已。 但哥哥並沒有放棄,他每天早上都跑去唐人街市場,買來新鮮的食材,再借用我朋友家的廚房烹煮。雖然我不吃,但他還是堅持為我準備好吃或對病人有益的食物,不管是漢堡牛排或是粥粉麵飯⋯⋯只要我願意吃就行了。 在第十二天的晚上,哥哥又從唐人街那裡買了一些乾麵條回來。 「這款中國麵條非常好吃,是餐館廚師的最愛,很少可以在國外買到的。這麵條一定要即煮即吃,口感爽滑細嫩,你一定會喜歡的。」 說畢,哥哥不知從那裡弄來一個電磁爐,放在我的床底下,開始燒水煮麵。由於病房設有火警偵測器,他只好蹲在地上,躲躲藏藏地一面搧走蒸氣,一面攪動麵條。 「不要弄了,等下給發現就麻煩了。加上在病床下煮食也不太合衛生吧!」 我嘗試勸阻哥哥。 「不怕的!而且我有洗乾淨手啊,煮熟不會有問題的。」哥哥沒有理會我,繼續專心地煮麵,小心算準時間,怕麵條老掉失去彈性。 從我躺著的地方,隱約可看見一絲絲的水蒸氣從床下飄上來,水蒸氣夾雜著麵粉的淡淡香氣,充斥了整個房間。我們像處身一個虛幻的空間,回到小時候一樣,正偷偷背著爸媽做著不對的勾當,但此刻我們的角色卻對換了。一直以來都是哥哥當好人,我當壞分子的,總是我在教唆他做壞事⋯⋯ 過了不久,哥哥興奮地站起來, 把麵小心地端到我面前,他的額頭還冒著豆大的汗。 我看著那碗麵,不敢正眼看著哥哥,心裡突然湧起一陣陣的酸楚。那種酸痛比起當時身上的傷口還要難受得多,不管按下多少次止痛劑的鈕,還是無法抑制那種感覺。 我終於張開嘴巴,把麵條一根不剩地全部吃光。我根本不知道麵條是什麼味道,我嘗到的是家人的關愛與痛心。 然後,我對哥哥說:「我們一起回家吧。」

作者資料

鍾灼輝(Bell C.F. Chung)

1974年生,天秤座,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他是香港大學認知心理學博士、潛意識治療師、犯罪心理學家、心靈類暢銷書作家,亦是前香港警務署高級督察,處理過上百宗意外與自殺的死亡案件。 2004年,在紐西蘭自駕滑翔機遇上奪命意外,從五十層樓高的天空摔落,在瀕死獲救、奇蹟生還後,當時年僅三十歲的他,卻被醫生殘酷地宣布右腳必須截肢才能活下來。不屈服於命運的他,以絕大的生存意志力克服生理劇痛與心理憂鬱症,靠著自己的瀕死經驗與心理專業成功地救回自己。他透過催眠和夢境意念,成功啟動潛意識中強大的自癒力量,從輪椅上重新站起來,扭轉了傷殘的命運。 他是華人地區唯一集瀕死經歷、心理學博士和自癒奇蹟於一身的真實案例。他深入探索了瀕死體驗、自我療癒和失智醒悟的祕密,透過從鬼門關邊緣回歸和從不治之症康復的經歷,揭示了逆向思維的奧祕,以及如何從死亡、疾病和犯罪中看到生命的真諦。他結合了心理學和多個靈性領域的專業知識,創造出「潛智識」和「潛醫識」這兩大身心靈成長和健康概念,希望幫助每一個人不必經歷死亡或疾病,就能擁有重大的覺醒與正向人生轉變。 他著有七本著作,曾在大中華、星馬、及南韓等地舉辦過百場公益及企業演講,為許多企業領導者和知名人士提供心理和靈性指導,也為需要奇蹟的傷病者提供最及時的身心救援。他的工作對於身心靈健康的推廣和個人成長的促進有著重要的貢獻。 在生活上,他是高級品酒師、咖啡達人,也是茶道、香道、書道等多個領域的專家。他曾旅遊四十多個國家,能夠開船、開飛機,是滑雪高手和潛水教練,也曾在射擊比賽中奪金。 為了幫助社會走出疫情,他在2023年重新開辦了工作室「心道場」(ZenDen)。透過線上和線下的方式,推廣超覺認知的生活態度,教授活好當下的生活藝術,幫助人們提升心靈,重建自己理想的生活,活出真我。 出版著作: 自傳故事《生命迴旋:潛行生死2322天》 療癒工具書《做自己最好的醫生I:心藥》 療癒工具書《做自己最好的醫生II:自癒》 心靈懸疑小說《瀕死I:陰影》 心靈懸疑小說《瀕死II:真相》 心靈勵志書《我死過,所以知道怎麼活:與死神相遇的11分鐘》【新修訂瀕死經驗應用版】、《最後,我會變成你嗎?》 信箱:drbellchung@gmail.com 網頁:www.drbellchung.com 臉書:www.facebook.com/drbellchung IG:www.instagram.com/drbellchung

基本資料

作者:鍾灼輝(Bell C.F. Chung) 出版社:大塊文化 書系:Smile 出版日期:2022-11-23 ISBN:9991111125014 城邦書號:A1400683 規格:平裝 / 單色 / 528頁 / 14.8cm×20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