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宗教 > 佛教
我的淨土到了—多芒揚唐仁波切傳(上下兩冊不分售,拆封不退)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我的淨土到了—多芒揚唐仁波切傳(上下兩冊不分售,拆封不退)

  • 作者:卻札蔣措
  •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 出版日期:2022-12-08
  • 定價:1200元
  • 優惠價:74折 888元
  • 書虫VIP價:888元,贈紅利44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843元
  • (更多VIP好康)

內容簡介

本書是多芒揚唐仁波切前世今生、行儀實錄與開示精華的總集。 這是關於一代藏傳佛教大師的歷史敘述,也是一本指引修行心要的寶典。 參照眾多歷史文獻、援引近兩百場訪談內容、包括了近五百張珍貴的彩照。 包含從皈依、菩提心、空性、密宗本尊到大圓滿修行的開示精華。 在台弘法二十餘年,是讓台灣藏傳佛教弟子深受啟迪的大圓滿宗師。 多芒揚唐仁波切,生於印度邊的小國錫金, 出生不凡,在錫金,他被視為藏傳佛教大圓滿宗師拉尊的再來人, 在西藏,他被認證為偉大伏藏師多傑德千林巴的轉世, 面貌潔白如皎月,功德巍巍如太陽, 氣質和能力不待培養,便光芒耀眼。 青少年時期,他即登上寺院法座,為僧團傳法。 一場戰亂和文化大革命,將仁波切禁錮在牢中20年, 身心折磨未減仁波切的慈悲與證悟, 他違緣轉為道用,秘密藉著各種方式利益獄友…… 在仁波切逾25年的傳法生涯中,台灣與他最為有緣,也是他駐足最久之地,影響不僅政商名流,並及黑白兩道,販夫走卒,依人施教,來者不拒。所有這些點點滴滴的真實故事,盡在「我的淨土到了」一書中。 本書分為四章,第一章「從前世到今生」根據歷史文獻,敘述仁波切的歷代轉世,從「藍色瑜伽士」大圓滿宗師拉尊南卡吉美揭開序幕,到周遊蓮師各大聖地開啟伏藏的多傑德千林巴。這是史上第一份針對揚唐仁波切歷代轉世的詳細紀錄。 第二章「從山南到山北」根據仁波切及相關人士的口述,述說仁波切年幼從錫金到西藏拜師求法的經歷。特別敘述他在1950年代中後期遭逢時局變遷,在戰火肆虐的高原山林度過上百個晝夜,最終淪為階下囚,在牢獄中待了二十年的始末,以及在監獄中如何憑著堅毅不懈的意志持續修行的歷程和秘密藉著各種方式利益獄友們的事蹟。這些行儀均為一代祖師身教典範,教導佛弟子們如何將違緣轉為道用,在最艱困的環境和條件當中持續修行。此中援引許多仁波切早期侍者和獄中牢友們的訪談,不少受訪者現已亡故,本書是針對仁波此時期事件唯一的完整紀錄,由於許多當事人已不在人世,未來也恐怕難再有更詳盡的紀錄。 第三章「從東方到西方」與第四章「從此岸到彼岸」引用大量仁波切及相關人士的口述,敘述仁波切出獄返鄉後,如何持續拜師、閉關,並且開始到海外弘法的經過,直到最後在南印度示現圓寂的過程。此中亦描述了揚唐仁波切與達賴喇嘛尊者、頂果欽哲法王、敦珠法王等當代大師們的互動故事。值得一提的是,在敘述仁波切在各地弘法的部分,本書並非是流水帳式地條列時間地點,而是結集了大量仁波切的佛法開示,這些開示內容包括了四轉心法、皈依發心等基礎法門,直至空性、大圓滿的相關深奧指引。

目錄

頂果欽哲揚希仁波切賜序 札西群措 序 開場白:寫在白天鵝之前 第一章 從前世到今生 1 娑婆的白蓮 2 另一朵蓮花 3 秘境之王與古老的預言 4 逃家又離鄉的牧牛少年 5 從瓶入瓶的甘露醍醐 6 與密勒日巴爭鋒的工布瘋子 7 雪山飛來的白天鵝 8 諾布岡的腳印與天山的寶藏 9 光明無窮,妙雲無盡 10 風雨飄搖中的無畏勇士 11 多康的四棵果樹和口拉氏族 12 指路烏鴉、過路老狗以及報恩的虹身行者 13 多芒的大伏藏師 14 烽火連天中的遊戲金剛 15 雲遊淨土,行腳錫金 16 水猴的警鐘與梭珠的救贖之旅 第二章 從山南到山北 1 天降日來臨前的多芒 2 來自佐欽的喇嘛與來自揚唐的光明金剛 3 錫金康巴人的短暫黃金歲月 4 山雨欲來風滿城 5 再見!多芒,再見! 6 公牛飛天,硝煙滿地 7 寒天熱血的終局之戰 8 最後的嗶拉瑪卡瑪 9 小小的布袋和襪線做的念珠 10 兩百哩路外的糌粑和神秘的薈供物 11 寄到監獄外的三封信 12 紅宮的塔子、康定的政協以及色達的藏戲 13 加德滿都的一髻佛母與歸鄉人 14 從蓮花湖到金剛座的淚水 15 又見竹千朗珠 第三章 從東方到西方 1 燃燒的朵瑪與金剛杵法衣 2 泰米爾的訪客與猴廟的夜影 3 從彭措林的遊方僧到布姆唐的金剛手 4 多竹千咒水傳說和培唐的紀念塔 5 天山的行者,甘露的彩虹 6 從天而降的時輪金剛 7 世界的首航與佐敦的新鞋 8 日月潭之後的初轉法輪 9 灣區的警報器和國會大廈的麥克風 10 大島火山岩漿和海潮當中的甘露 11 白雲、白天鵝以及騰空的蓮花生 12 巴拉庫貝的多芒新伏藏 13 瑜伽四友的榮光再現 14 江湖大哥的保險單與尖沙咀的長夜 15 大鵬展翅與索奇米爾柯的湖光 16 寶島的格薩爾神堡 17 固休納嘎爾的淚水 18 奈良的鹿、怡保的竅訣、婆羅浮屠的大雨 19 菩提迦耶的法輪與亂流中的翠鳥 20 我的淨土到了 21 阿拉密達的大寶伏藏 22 宏拉的見修行略攝與最後的台灣行 23 從法蘭西的寧體到洛桑的鼓音 24 努日的證悟老人與博達的天法 25 寄到監獄裡的三封信 26 這是舅舅送給妳的 第四章 從此岸到彼岸 1 七品祈請文與芮氏規模七點九之下的三世佛前 2 贍林玉唐千莫的手印與多芒的最後法輪 3 從湖心到台懷,從深圳到北京 4 玉僧旅館頂樓的法宴 5 從北印到北城的上師心滴 6 最後的金剛童子與幻化之網 7 大嶼山的彌陀與最後的天鵝 8 猴年的薈供,甘露的彩虹 9 海德拉巴德的夏拉德滿月 10 他跟其他的上師不一樣 11 從瑪拉雅到澳門,從天山到金甯山 12 千處祈求千處應

內文試閱

第一章 4 逃家又離鄉的牧羊少年 那是十六世紀的尾聲,再過三年,就要邁入十七世紀了。 正如古諺「彷若池塘的上阿里三圍、有如農田的下多康三岡、恰似水渠的中衛藏四如」所云,西藏依地勢可分為阿里、多康、衛藏三區。而故事的起點—恰域—乃位於衛藏境內之南。據說此地散發清聖之氣,美如仙境,並有一座名為「神觀天山」的神山。相傳天界眾生透過天索,從天而降來到了恰域,逐步繁衍出人間後嗣,是故此地亦以天境和天宮為名,傳說有五百天仙仍留駐恰域。拉尊如是帶有詩意地描述他的家鄉:「北依金剛岩山,前有旃檀等各種樹木如供雲一般搖曳生姿,右山如佛塔突起,左山有勇父空行聚集的尸陀林,山頂如須彌一般高聳壯麗。在此具有許多吉祥地貌之地,來自天界特別族系後裔,代代延綿。」 在這個來自天界的後裔裡,一位名為薏蓊菩噶的西藏女子在懷孕期間,夢見自己肩上扛著一支白水晶長矛,矛上覆蓋著一頂絲綢編織的禪修帽。她的丈夫也做了一個特別的夢,帝釋天王現身夢中親賜寶珠。也許是這個夢的緣故,兩人所生下的這個男孩,就取名為「拉旺諾布」,意為「天王寶珠」。儘管有如此奇夢,夫妻兩人都沒有料到,自己的孩子會在日後成為名留青史的拉尊南卡吉美。 拉尊在自傳當中,帶著濃厚的情感描寫母愛道:「剛出生時,身體晃動,不會說話……身體像愚笨的動物一樣時,她會喚著『我的兒啊』,然後將我放在她如蓮花般的雙手中,讓我依靠她胸口的溫暖。她用如花瓣一樣的舌頭,將奶、酪、食物的精華餵給我。她會用漂亮的柔布擦拭我不淨的口水、鼻涕、塵垢。還會擔心我有沒有生病、憂慮我會不會死掉……凡此種種,她因為那顆關愛的心,連一天都捨不得分開似地照顧著我。」 稍微懂事時,拉尊的兩個哥哥前去為當地的人王做事,而年邁的父親也過世,家計重擔於是落在母親和姊姊們身上。拉尊自己負責照顧綿羊、馬匹和各式牛隻,一刻也不得閒。在夏雨、冬風、春寒當中,行跡遍及各處川谷,生活艱辛,不得自主,他形容自己的處境是「變成像妖鬼的僕從一樣」。 身長蚤蝨、手腳裂傷、衣食簡陋等遭遇,似乎成為家常便飯,如此刻苦的處境讓拉尊對三界輪迴產生強烈的厭離心。他這樣敘述道:「有時,我獨自哭泣想著……輪迴當中,有寒熱、飢渴、鬥爭、遷轉墮落之眾多痛苦……像是火坑煎熬難忍,像是牢獄無法解脫,像是川流沒有間歇。無法遠離苦業,哪裡也沒有安樂,像是待在兵器鋒刃上一樣,該當如何解脫?此生如竭油之燈、枯水之池、草尖之露、峰頂之陽、天中閃電一般,不知死主何時到來,死緣不可思議。臨死之際,累積的財富、堆造的樓堡、摯愛的同伴、親愛的父母、孩子親眷,任何人連剎那也幫不上忙……將這一生的景象全都放下後,那獨自一人走掉的痛苦,令人感傷……由不得想要做這個、做那個、去哪裡、待哪裡,確定要獨自在中陰險道漂泊。沒能想起上師和三寶的救護,沒有正法之道,沒有博學實修的僧友,連帶走財富、一滴水、一口糧的自由也沒有。……過去就是因為衣食庸碌而漂泊輪迴,我想,現在倘若又受制於衣食瑣事,肯定會永遠在輪迴裡飄盪。於是,不論是快樂還是痛苦,我都將心思寄託在三寶和正法上。」 十一歲那年,拉尊對佛法的信慕不由自主地生起。在那之前,雖然在母胎 當中就已經取了法名,但始終沒有機緣真正修學佛法。而這一年,難擋心血來 潮的他,離家出走到鄰近自家的誦年寺出家,並在祖古55烏金班究座下受沙彌 戒,出家法號為「袞桑南傑」,56意為普賢昭勝。然而,僅僅只是剃光頭髮、披上僧服,而沒有紮實的修學,顯然無法滿足這位牧羊少年對佛法的渴求。在誦年寺,拉尊除了學習藏文讀寫和背記課誦之外,並沒有機會深入研學佛法核心。他如是說道:「一直到十七歲之間,都還需要混雜著世間法。」由此可見,拉尊在年少時期就已立定修學純正佛法的志向,表面出家而實際不離世間法的半調子學佛處境讓他悲痛不已。他敘述道:「那時,日夜不離淚水,在巨大傷悲策發之下,我想,此生倘若不能修行純正佛法,那就和一個痲瘋病人在監牢中腐爛一樣沒有差別了。」 既知拉尊對修行的理想如此崇高,就不難理解他為何要繼十一歲出離家鄉 後,再於十七歲時出離寺院了。此回出離的目的地,是位於東方的工布,距離 家鄉有三天的路程。既然這次不只是離家,還要遠赴他鄉,親人的不捨和百般 反對自然可想而知。他們紛紛透過溫和與威脅等等各種方式,試圖阻止拉尊前 去工布。就連誦年寺的道友和上師們,也異口同聲加入勸阻的行列。他們說 道:「你這樣離去是不好的,去工布的人裡頭,沒有出現過好的前例。要學習的話,在這裡學難道不行嗎?這裡的道友和上師都好,別在母親和家人在世的時候跟他們分離,這樣才合理呀!」 然而,心意已決的拉尊如是回應:「我去工布不是為了溫飽,也不是為了財 富。祈求,是向三寶祈求;要做的,除了正法以外沒別的了;想要待的地方, 除了山間之外沒別的了。我如果明天死去就算了,即使活到百歲,我這人的快 樂和痛苦,你們從今天起就別操心了,我已經下定決心修行佛法,誰的話我都 不聽了!」 親友軟硬兼施,沒人為他準備行囊,他描述說:「連給一滴水的人也沒有。」臨行的前一天晚上,拉尊來到母親面前辭行,母親徹夜流淚悲傷地說: 「我死的時候,你人卻不在……」拉尊再次表明自己的決心:「從母胎出生至 今,我都在做僕人,空度人生,實在是很大的損失,要寄望別人,也只是徒增 淚水。現在是我空手遠行的時候了。」母親淚濕衣襟,十分擔憂兒子的旅途安 危,也憂心兒子除了沒有口糧之外,連拜見上師時的供養也沒有。拉尊在淚眼 之中回覆說: 「媽媽,從無始以來到現在,我們都身處痛苦輪迴的深淵,眾生 沒有閒暇時間來修行佛法,我不知道何時會死,對於往昔漂泊在輪迴當中的處 境,我深感懊悔。現在,就算賠上性命,我也要去!媽媽,請您保重身體,跟 兒媳、鄰人要和睦相處,好好向本尊大悲觀世音祈求,不要再為我的苦樂掛心了。」 母親知道孩子去意堅定,只能諄諄囑咐說:「我們倆的關係,今天走到最後了,你死了,我幫不上忙,我死了,也沒辦法和你碰面。那麼現在你好好聽我 說,保持謙下,穿著簡陋就好。不論是苦是樂,都要向上師祈求,途經山川險 處,自己要小心……永遠不要忘記我這個媽媽……」 翌日,拉尊與兩個同伴啟程東行,途中曾在達波地區澤樂仁增南傑處待上兩個月,最終復與另一位同伴,行經語言迥異之境,衣衫襤褸、負重苦旅。在淚水和汗水交織之下,於數日後抵達了目的地—敏卓給奏林寺。 當時,鄉人眼中看到的,是一意孤行、滿腔熱血追求純正佛法的懵懂少年,沒有人能夠體會那少年對於純正佛法的標準究竟有多麼高遠。於是,自然沒有人會料到這位鐵了心、離了家、離了鄉的少年,會在數年後脫胎換骨,成為名揚四方的一代大師。 5 從瓶入瓶的甘露醍醐 求法若渴的十七歲少年,如願來到工布的敏卓給奏林寺。 這所寺院裡約有四百多位僧人,寺規清淨,要入寺為僧,必須立誓斷酒。 開頭的兩年,拉尊完成課誦的學習,在接下來的五年當中,他深入學習八大法 行、《密意總集》、《長壽修持金剛鬘》、《如意寶藏論》等法要。拉尊不僅渴求佛法知識,更想學以致用、付諸實修,這在他這段自述當中表露無遺:「就連夜晚,我也拄著手杖到岩石上,由於要防止自己睡覺、修持不倒單,身體亂掉了,還有一次得了水病。之後,我也圓滿了畫壇城、唱誦唄調、金剛舞以及製作朵瑪等等的學習。」 幾年前還在牧羊的拉尊,在短短數年之間,就以突飛猛進之勢,儼然成為 寺中學習表現最優秀的僧人。眼看他的寺院生活就要步入高峰,殊不知對他來 說,這只是又一次出離、進一步突破的起點。他敘述道:「然後我在想,在這寺院為僧,還是有貪、有瞋,還是有散亂,還是在看面子,必須吃善信供養的食物,以及為亡者超薦而供奉的食物。而且,我也非常擔心會與師兄弟和上師產生違背誓言的情形。再者,僧人仍然汲汲營營於衣食,諸如此等眾多現世瑣 事,並沒有純正生起次第、圓滿次第的實修。」 看到有僧人披著莊嚴袈裟,內心煩惱卻無法調伏的情狀,每每讓拉尊生起 強烈的厭離心。不喜華而不實的表面工夫,是拉尊鮮明的個性標誌。對於純正 佛法要求之高,讓他對在制式學院裡出類拔萃毫無眷戀,於焉展開了拜師求法 之旅。從二十一歲那年開始,拉尊先後依止了三十七位上師,62求法的內容, 下至聲聞乘,上至大圓滿立斷、頓超,習得法門數百,典籍上千。他敘述道: 救拔吾脫三界輪迴主,如父至尊上師三十七。下至聲聞乃至大圓滿, 求得深要上百耳傳法。若要計數則典籍數千,總括諸法所詮心要義。 基之本來清淨見,道為任運而成修,果為自 生心要行,三者無別一本覺。 卓越成辦虹身道,淨界明燈法身澤,光點空燈報身澤,界覺妙力金剛鏈, 見則意斷見地歿,聞則淨除多劫罪,修則直通諸地道,證則身蘊化成光。 在數十位上師當中,拉尊的首要根本上師,當屬工布大圓滿成就者——索南 旺波。在拉尊的自傳中,第一個提到的上師也正是他。在他撰寫的諸多證道 歌、祈請文當中,出現次數最多、行文之間最富情感溫度的,也是索南旺波這 位大師。拉尊曾提及,索南旺波乃是噶當派祖師種敦巴尊者的化現, 在他眼 中,這位上師亦集釋迦牟尼、蓮師、薩拉哈、妙音天女、噶拉多傑等聖賢於一 身。他如是寫道: 本來光明自生本淨基,輪涅任運五光界覺道,共同果實殊勝身與智, 開顯勝者索南旺波 尊,宣說續傳竅訣如妙音,示物本質如真薩拉哈, 顯示修相神通如蓮師,無住涅槃如同真噶拉,遺留身舍利如淨飯子, 願我勝皈依處得昭勝。 拉尊也曾提及自己是印度大班智達卑瑪拉密札的子嗣、蓮師的傳承持有 者、二十五王臣弟子的修行傳承持有者以及索南旺波的心子: 索南旺波工布成就者,聖地當中四相法身淨, 神變示現輪涅本無別,我乃彼賢父之心子也。 在另一篇祈請文當中,拉尊充滿感性及詩意地描述自己的根本上師: 無比的嚮導索南旺波,您之功德像虛空一般無量,且容我在此稍述少許。 您是橫渡輪迴大海的良舟船長,您是去除苦惱的如意寶珠,您是熄滅煩惱火焰的甘露河川,您是降下善法清涼雨的利樂白雲,您是讓人見聞生喜的天界鼓,您是去除三毒病症的藥王,您是去除無明黑暗 的智慧明燈,您是滿足希願的滿願樹。 拉尊在索南旺波的座下前後三次求法,在總計十二個月的時間當中,求得 龍欽巴《四心滴》之《上師心滴》圓滿灌頂、口傳、教授,以及噶瑪林巴伏藏 《寂忿密意自解脫》、大圓滿《空行心滴》、大手印《廣界離邊》、《成就者美隆 多傑全集》、《密意總集斷法》等等諸多深奧法門。直至索南旺波圓寂,依止長 達十七年的時間。索南旺波將這些珍貴的法訣,如同滿壺醍醐甘露般傾注給 他。他曾形容索南旺波的竅訣像是煉金液,陶冶自己如鐵的心續,使一切感知 都化成了黃金珍寶。 他也曾在上師尊前發下了圓滿自利利他的願,並且得到 恩師授記,將具有利益眾生的能力。 拉尊另一位重要的根本上師,乃是百大伏藏師之一的嘉村寧波,又名雷綽 林巴。嘉村寧波的轉世世系,最初來自賢劫千佛當中的過去佛—自在王祥佛。 在釋迦牟尼佛時代示現為虛空藏菩薩,後於西藏轉生為拉托托日年贊和孃丁增 桑波等士夫。 拉尊也曾提到,嘉村寧波是印度五百大班智達之頂嚴卑瑪拉密札之心子, 他如是簡述嘉村寧波的功德,並視自己為嘉村寧波的法脈子嗣: 彼大班智達心子,勝士嘉村寧波尊,首先得勝共悉地,幻化有漏五大種, 復取新舊深伏藏,結緣百千萬億眾,度化空行本來剎,佛與蓮師之補處 , 如今東部工布住。彼持明尊之子嗣,悟者南卡吉美也。 在嘉村寧波的座下,拉尊求得《甘珠爾經續總集》以及眾多伏藏傳承,包 括伏藏師「十一林巴」、「三大勝化身」等大師的伏藏品,乃至嘉村名揚後世的 伏藏品《三寶總攝》。 拉尊後來曾多次應各地弟子之請,傳授嘉村寧波的《馬 亥如意寶》等伏藏法灌頂,是得到嘉村親賦傳法權的心子之一。 嘉村寧波神通無礙,他曾問拉尊:「你的前世是阿柔謝拉炯內,你還記得 嗎?」隨後,他便將拉尊的前世經歷說給他聽。此外,這位持明聖者也特別為 拉尊授記、慰諭、加持、發願,乃至將自己全身所穿的衣服、特別的聖物以及 頭髮、手腳指甲都賜給拉尊,師徒之親由此可見一斑。 尤其是拉尊前往秘境 錫金一事,亦依嘉村寧波的囑咐。 貝瑪雷竹澤,又名澤樂納措壤卓、噶瑪仁增南巴給瓦,也是拉尊時常提到的 主要上師之一。拉尊曾在觀看貝瑪雷竹澤時,不見肉身上師,而見到四臂觀音 真身。 他曾如是向這位上師祈請道:「諸佛相好圓滿於您身,教巖竅訣言理水 源頭,現今眾生天人唯一怙,此時至誠虔信思憶您!」 拉尊在貝瑪雷竹澤座下得到居士戒、沙彌戒、比丘戒、菩薩戒等戒律傳 承,以及《寧瑪密續全集》、《龍欽七寶藏》、《四心滴》、《密意總集》等法教。 帕當巴桑傑的化身—竹札桑波—亦是拉尊親近依止的一位上師。拉尊在一 篇祈請文中,同時描述了貝瑪雷竹澤和竹札桑波兩位上師:「三世諸佛之源、引 導眾生的成就者,菩薩之父母、九乘本尊主眷尊之首、成熟解脫生圓次第耳傳 之水源、引導眾生到達解脫的首領、救度輪迴大海之船舟、去除無明黑暗的明 月、見修覺受與證悟的根基、空性悲心菩提心之大樹、中觀大手印大圓滿之自 性、輪迴涅槃無基離根之本智、二重清淨果位的密庫—殊勝法王貝瑪雷竹、學 修雙全竹札桑波。」 在竹札桑波座下,拉尊求得了《密意通徹》、《心性休息》、《空行心滴》、《如意寶藏論釋》等法教。此外,拉尊也在祖古烏金班究、大譯師阿格旺波賢 遍多傑、稱雷倫竹、龍欽巴尊者語化身祖古慈誠多傑、傑尊瑾巴彭措等上師座 下,習得顯密諸法心要。 這一切聽聞佛法的歷程,無非都是為了實修。因為即使亟欲修行,倘若沒有經過紮實廣大的聽聞來了解修行的目的和方法,盲修瞎練的結果,便是一事 無成。拉尊曾引用經文說明道:「聽聞乃是照亮愚痴昏暗的明燈,是小偷帶不走 的珍寶,也是摧滅愚蒙大敵的武器。」 針對廣大聽聞的必要性,他也精要闡 釋道:「如果聽聞少許便自以為足,在沒有得到口訣的情況下又妄想安住禪境, 當知是被魔的鐵勾給套住了。」此外,對只務聽聞而未付諸實修者,他亦教誨 道:「佛法經論眾多,即使各個層次有許多意義的法門,如果不實修自己取得定 解的一個口訣,聽再多法、求再多法,也都很難有幫助。」 總之,經過多年求學,他在佛學上的知識廣博、通達無礙,可以稍從他著作的三律儀、唯識與中觀宗義、大手印四瑜伽,乃至大圓滿等論著當中窺見一二。曾經的放牧牛羊的少年,離家離鄉又離寺,經歷拜師聞法後,求得浩瀚絕學。 而對拉尊南卡吉美來說,一切的所學乃是邁向實修的起點。作為一代大圓滿宗師,他的傳奇才正要展開。 6 與密勒日巴爭鋒的工布瘋子 對拉尊來說,出離以佛教外貌包裝世間法的寺院,讓他得以無拘無束展開 純正修行的追求和實踐。想要開悟,必經之路乃是實修,而想要實修,就必須 先嚴以律己。拉尊在他的著作《三律儀教法心要》當中提到: 怙主止貢巴云:「戒律若違犯,密咒德不生,故說甚珍視。無上瑜伽云,若無下戒律,不生 上功德,城堡無基石,豈能成高堡,若無戒基石,不生密咒德,亦離密咒名。」⋯⋯ 《利益央掘摩羅經》中云:「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首句揭示別解 脫戒,第二句揭示菩薩戒,第三句則揭示了密咒戒的學處。 根據拉尊自述,他似曾在薩迦派貢噶索南倫竹以及祖古巴森旺波的座下求 得比丘戒。 除了持戒嚴謹,從以下這段自述,可看出他樸實無華、堅毅不拔 的修行風骨: 將諸法的心要彙整為實修,一心放下此生,由於煩惱和一切輪迴束縛的紛擾業力,總是阻 撓我們成辦解脫。想要用心修行正法,會有眾多障礙,如來一切顯密法教當中均說是所斷。莫 要待在有惡人、紛擾、散亂的城鎮。印度和西藏的大師們至為讚嘆的清淨寂靜處,在那邊緣地 帶,立誓「壽命與修行同在」。在這般具格的地方,不落入怠惰閒晃、懶散好睡之中,心中憶念 正法,如果沒有火烤生肉般的強烈希求和精進,就和山中的鳥獸沒有差別了。不要看他人面 子,也不落入睡覺與散亂,乃至人與非人的障礙。衣食方面,也是隨遇而安,除了得以維生 外,不染指三寶的信施,不吃信食和亡食 這般食物,對於追求解脫和一切遍知將有所阻 礙,來世也會把我們拋向無邊無際的惡道當中,所以縱使犧牲性命,也絕不食用。長時間依靠 過往祖師們所說的苦行和攝取精華法 過去漂泊在輪迴無始無終的根本,就是因為放不下衣 食而執取.⋯..此身短瞬,如果了悟這點,就知道衣食和一切好壞事物都僅僅是夢幻一場。如果不能了悟,則由於貪著而成輪迴之因。 他曾如是向上師本尊承諾道: 上師持明天尊空行眾,無餘聖眾為我作證主。我誠懺悔往昔二蓋障, 今以清淨之心立誓諾。如同有毒大海之輪迴,有如地獄使者之親友, 及如瘋心毒藥之妙欲,於我無有助益當盡斷。 拉尊在二十一歲離寺拜師的那一年,立誓除了利益眾生和教法的事情以 外,一天也不會住在城鎮中。 他從此雲遊各山林聖地,苦行實修,在苦行這 場征戰中,站在第一線的肉身首當其衝。在一次病痛之中,拉尊如是道出轉化 病痛為道用的體悟:「這病痛乃如掃把一般,清除宿世二障,可回遮此生常執貪 著,亦能直顯無餘萬象皆是明覺等,豈不是真實了義的上師嗎?」 拉尊心儀的祖師,盡是經歷苦行的閉關實修者。諸如悉達多太子、《大般若 經》中不辭艱辛萬苦求法的常啼菩薩、大圓滿祖師噶拉多傑、文殊友、蓮花生 大士、印度大成就者古古日、薩拉哈、畢哇巴、那洛巴與帝洛巴尊著等苦修聖 者們,都是拉尊在道歌中屢屢歌頌讚嘆的對象。特別是西藏成就者密勒日巴尊 者,更是拉尊矢志追隨的榜樣。他曾寫道: 如淨飯子 揚棄諸受用,如密勒般靜處勤修持,如畢哇巴妙欲化道用, 如薩拉哈吟唱證道歌,如同蓮師一般持聖教。 拉尊的修行足跡遍佈衛藏的青朴、雅隆晶巖、薩普隆等蓮師聖地以及蓮師 秘境貝瑪林、榮莫頂、錫金、門域的僧給宗等高山靜處,還有誦年、敏卓給奏 林等寺院關房、工布尸陀林等地。他在這些聖地裡閉關修行的時間,共計十九 年又九個月。 在許多嚴峻環境中艱苦修行時,他往往僅靠著飲水和攝取精華 法維生,然而內心狀態卻是心曠神怡,無有牽掛。在這一段道歌中,他表達了 追隨佛陀出離以及與密勒日巴爭鋒的志向: 六道幻影之境域,無常尋香之城鎮,見此輪迴之實況,佛陀捨棄其王位。 我亦打從心裡想,過往祖師之行跡,思及山中寂靜處,無人空曠之地帶, 白雪湖洲之圍籬,岩舍土山之下方,依靠攝精華苦行,修持大秘阿底法, 樂時不為仇敵知,苦時不為親眷見,病老死時亦開懷,我與密勒相爭鋒! 在明心見性的旅程中,雖常獨自苦修,但在內心深處,拉尊從未捨棄、遠 離自己的上師。不論境遇是苦是樂,不論身處何時何地,不論是對時局和教法 深感憂心,還是修行臻達心意舒坦境界,隨處可見他對於上師們的呼喚和祈 求。從修行基石皈依,直到最高深的大圓滿,都涵括在他對上師的聲聲呼喚當 中。以下這段尤其撼動人心: 上師吾父!上師吾父!上師吾父!我的希願處索南旺波! 現在,請怙主以您的大悲心,不要把我遺棄在無底輪迴的海洋,不要讓我落入無邊際的惡道,不要讓我感受餓鬼的飢渴,不要讓我觸及地獄的寒熱,不要讓我經歷畜牲的愚蒙。請拉拔我前去善道,請引導我前去淨土,請帶領我成為佛子,請加持我身口意,請直指吾心即上師,請揭示萬象皆上師…… 吾父上師佛,您的本質,乃是大中觀、大手印、大圓滿、三藏樞紐、四續部精華、九乘心 要、殊勝五道的究竟、圓滿十地之終點、擁有一切淨土之主、完整教法的主人。無盡的加持與 大悲,如土山崩落而下,如雲霧繚繞而至,如蜜雨滂沱落下,如大海般漩湧。請在這一座修 持、這一場聚會中賜予加持!請加持我和父親您一樣! 另一篇上師祈請文如是寫道: 嗡!在自明的身壇城中,任運自生的上師,祈您眷知, 請加持我自然而無造作,願在無恃無執當中解脫! 阿!在無滅的語壇城中,響空無可言詮的上師,祈您眷知, 請加持我本淨離戲,願在無滅無詮當中解脫! 吽!在大悲光明的意壇城中,無有執著、超越心思的上師,祈您眷知, 請加持我寬廣離邊,願在寬闊法盡中解脫! 舍!在四身圓滿的壇城中,輪涅同解脫的上師,祈您眷知, 請加持我法身一味,在無間斷的光明中解脫! 獻上寬廣實相之供養,獻上無詮見地之梵音, 獻上無間修持的供養,獻上全然解脫行持的遙喚之歌! 祈求上師與修持上師瑜伽有何功德利益呢?拉尊如是闡述道: 實修的心要、竅訣的要點、數十萬三昧耶誓言的究竟、同時現證成熟解脫二道之方便、救 拔輪迴、惡道、聲聞獨覺等劣道以及邪道、下道、歧道等所有怖畏者、使我見高山崩落、不為 魔擾及歧途謬誤所傷、一切障礙妖魔無能侵犯。總之,不被任何不順所壓制,所有功德、妙 善、殊勝及共同悉地,均僅透由祈求而生。透過加持而生起證悟、對於生起證悟無有懷疑、不 被魔所轉、成果應時成熟等等這一切的功德,全都是打從心底、心口如一地向上師佛祈求而 來。除此以外,即使千劫當中攪拌經續大海,也將一無所得。 是故,正法的心要乃是向上師祈求,把對這一生的期望拋在風中,了知所有的苦樂都是師 恩,覺受和證悟依虔信恭敬而現起,明了本來面目即是上師佛,依著上師加持而行利眾,成果 是上師與自心合而為一,了知輪迴涅槃的自性中無有好壞之別等等,一切緣起都是完全從祈求 上師和上師瑜伽中生起的。 拉尊在各地雲遊閉關實修,在不同時期、不同地點,均得不同修行驗相。97 在工布的敏卓給奏林,他揚棄世間八法,專務修持,清晰親見虛空無垢佛以及 諸多寂靜及忿怒天尊。這時,他徜徉在「輪迴、涅槃、身、心,以及一切覺受 證悟,都在空性境界當中成為一味」的境界當中。在九頭尸陀林中的一個黎明 時分,在安住本覺當中,體驗四喜樂空的遊戲,是為圓滿次第的驗相。在澤樂 密咒宮依金剛手為本尊,修持生起次第法門時,現起修行驗相,也激起妖鬼的 各種幻變,隨即安住在明覺當中,瞬間了悟輪迴涅槃不離法身,持咒觀修無助 無傷。在大寶晶山山脈聖地虎穴喜苑,如同八瓣蓮花地勢之中央入定之際,親 見三世諸佛。在耀眼的萬丈光芒當中,世間共同的有漏景象都止息,在本覺當 中現起無漏的空性剎土。在聖地之王晶山峰頂,依密咒瑜伽士衣飾,日以繼夜 修持禁行,親見具誓護法會眾以及持明聖眾如飛鷹般環繞山間,法藥甘露的氣 息瀰漫四周。在強秋林寂靜處,親見密意總集壇城出現在空中。在印度聖地拘 尸那羅,透過肉眼和覺受,現見諸多印度成就者。在門域的柔藍寂靜處,親見 密勒日巴現身,以關愛之姿,唱著道歌賜予教言。在門域大勒瑪之竹房中,於 覺受中親見蓮花生大士,身體熱病也得以痊癒。在衛藏一聖地實修時,見到許 多噶舉派祖師現身空中。在另一個山峰修行時,從「康日妥噶」(白顱雪山)的 方向,親見龍欽巴尊者以持説法印之姿,出現在雲端之上。在青朴的尸陀林 裡,多次見到蓮師的王臣弟子眾。 總之,拉尊的修行生活,要不是在閉關實修,要不就是在前往閉關實修的 路途上。而實修時出現的驗相、淨相、覺受不勝枚舉,不論是生起次第、圓滿 次第等各種法門的修行,都出現相對應的驗相。特別是大圓滿的修持,更達爐 火純青,人法合一。拉尊在將自己的證悟獻給薩拉哈為首的印度大成就者們時 如是寫道:「已獲基覺光明地,輪涅戲論本清淨,臻達解脫之寂境,盡諸輪迴取 捨際。」 在〈四相覺受證悟現為一味〉這首證道歌中,拉尊寫道:「證悟自顏本力覺 受中,決斷覺受為基乃證悟,無二成熟為果大圓滿,絕妙金剛心要密道也。親 見法性現前行消隕,覺受增長我執便散佚,明覺臻量圓滿地與道,法性窮盡臥 處匯光身。」 了達自心與上師無別的主題,更是常見於拉尊的道歌。例如他曾寫道:「自 心本來即是佛,彼澤顯為金剛持,力為世尊釋迦佛,戲乃索南旺波尊。」 他在了知普賢王如來不離自心本性之下寫道:「普賢王佛一切諸功德,若說 心性以外它處有,如尋虛空邊際劬勞因,如是輪迴高低希懼等,迷亂未悟之時 雖真實,悟時見地銷盡之節目,輪涅攝於明覺啊啦啦!」 在了知諸大成就者不離本覺之下如是寫道:「薩拉哈尊安住自生覺……畢哇 巴亦安住自生覺……」 了悟本覺即佛而寫道:「在無戲論的大圓滿法界中央, 親見了本覺本來就是佛,一切三世諸佛均非在外……」 相傳密勒日巴尊者在苦行時以蕁麻為食,故而體膚呈現綠色。而拉尊南卡 吉美身體略呈藍色,是否是苦行所致,抑或是為特殊徵相或緣起,在他本人的 著作和相關文獻中均未見說明。 拉尊有許多不同的稱謂,有時他以出家法號「袞桑南傑」自稱,有時依自 己的膚色而自稱「藍拉尊 」和「藍人」。有時又因自己修持他人難以理解的禁 行,而自稱「瘋拉尊」和「工布瘋子」。有時,他還自稱「嘿如嘎巴南卡吉 美」、「拉尊楚希南卡吉美」、「查同南卡吉美」、「瘋人南卡吉美」。有時又稱自己 為「白拉尊」、「拉尊巴」、「澤樂證悟者」等等。 文獻及後人則多稱他為「拉尊南卡吉美」,或簡稱他為「拉尊」。他的肉身 離開世間已逾三百六十年,世上最緬懷他功德事蹟的地方,當屬秘境之王哲孟 雄,也就是現在的錫金。 在那裡,人們稱他「拉尊千波」,意為:偉大的拉尊。

作者資料

卻札蔣措

台灣人,大學畢業後接觸到藏傳佛教,隨後赴印度學習藏語,並於達賴喇嘛座下受戒出家為僧。奉揚唐仁波切為根本上師,在仁波切晚年擔任仁波切傳法時的華語翻譯。在仁波切圓寂之後,他矢志寫作仁波切的傳記以及收集仁波切一生於世界各地的傳法紀錄。 為了寫作本書,作者依照仁波切的相關指示,走訪印度、錫金、西藏、尼泊爾、美國、香港、台灣、馬來西亞、瑞士、日本等歐美亞各地,重訪仁波切的足跡,在五年當中進行近兩百場訪談。本書是眾多歷史文獻及這些訪談的結晶。 相關著作:《我的淨土到了—多芒揚唐仁波切傳(上冊)》《我的淨土到了—多芒揚唐仁波切傳(下冊)》

基本資料

作者:卻札蔣措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書系:成就者傳記 出版日期:2022-12-08 ISBN:4717702118945 城邦書號:JS0018S 規格:圓背軟皮精裝 / 全彩 / 952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