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99輕鬆升級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夜市【入圍直木獎.不敢讀恐怖小說的人也為之落淚的怪談物語】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夜市【入圍直木獎.不敢讀恐怖小說的人也為之落淚的怪談物語】

  • 作者:恒川光太郎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22-10-27
  • 定價:270元
  • 優惠價:79折 213元
  • 書虫VIP價:213元,贈紅利10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02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獨步《陰摩羅鬼之瑕》延伸書展 2本75折
  • 世界閱讀日書展39折起!
  • 讀書花園選書~任選2本,訂單現折30元!
  •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 型男老總愛說書,75折起
  • 世界得獎作品,愛書人不容錯過!

內容簡介

你抗拒不了「夜市」 ——它是個隱喻—— 隱喻我們想將人生路上丟失的寶物 找回來的心 一本不因時光褪色的恐怖短篇集 不用可怕的事物令我們畏懼 而是撫摸心靈深處不敢面對的願望 你有沒有這樣的時刻呢? 長大回首,發現兒時丟棄的東西,其實是無法挽回的珍寶。 現在,再給你一次機會。 ——逢魔時刻,百鬼夜行, 在最恐怖又神奇之處,取回那件寶物。 只是,會有這麼容易嗎? //故事之神 恒川光太郎 //在最靜謐魔幻的地方撈出故事的靈光 //兩則喚起鄉愁和青春的怪談短篇 入圍日本直木獎、獲得恐怖小說大獎 AMAZON網站超過千筆評價,書評網站Bookmeter萬人響應 日本距今出版將近二十年,不朽的短篇集 重.生 日本讀者細語推薦: 這是一本專門給不敢讀恐怖小說的人所閱讀的恐怖小說呀、 故事氛圍讓人聯想到宮崎駿的《神隱少女》、 多年後重讀也還是令人欲罷不能、 出版好久了,但到2022年還是有喜歡的Youtuber介紹了這個故事…… 【故事簡介】 人客呀,聽我說一句,我們所處的世界外,還有許多未知世界。 比如,有一座被選上的人才可進入的「異形夜市」。 還有一條有特別力量的人才可見到的「神之古道」…… 聽見了嗎?蝙蝠說話了、風說話了,「夜市」開幕了,那是人類一生只能前往三次的夜市。才能、青春、萬能藥,有錢的話,什麼都買得到——沒買,你就離不開夜市。今天有張熟面孔來了,青年第二次來此處,他小時候賣了弟弟;這次,要將弟弟找回來…… 櫻花盛開的公園深處,有條少數人才見得到的神祕古道。死者漫步、百鬼夜行,還能通往世界各處。只是,十分危險。最近,有孩子被殺了,他的朋友因而投身古道……追尋失去之物,是人的本能。畏懼代價,是人的本性。為了找回來,你有多大勇氣? 被故事之神親吻、現代的吟遊詩人——恒川光太郎 獻上兩則令你從喧囂中重獲寧靜的溫柔怪談 ★收錄兩則短篇——〈夜市〉〈風之古道〉 【台灣獨家.恒川光太郎作者後記節錄】 描寫徘徊於異世界男男女女的「夜市」,是我在二十年前撰寫的作品。那時,我住在沖繩一處圍繞著甘蔗田的地方,覺得事物的價值其實因人而異,對某人來說的珍寶,可能對其他人而言只是破銅爛鐵。並強烈地認為真正重要的,是胸中的尊嚴。 自我出道以來的二十年之間,這個世界產生了許多諸如智慧型手機問世這般大改變。而說起我自身的變化,似乎其實沒有成長。二十年前喜歡的東西現在還是喜歡,討厭的東西現在也是不太欣賞。不過,現在不會像過去那樣迷失方向、不知所措,孤獨感也比較淡化了。作家的工作很單純,只要寫出作品,其實就算是抵達目的地了。 說到變化,令我想到了一點。一個回神,我發現年齡增長造成的影響已經體現於我身體內外。當我獨自凝視著營火時,會開始想像自己在空無一人的十字路口倏地倒下、結束這一生,然而地球仍靜靜地自轉,世界仍持續運作的景象。我現在還很好,但在夕陽西下之後,從高崗上俯瞰民房散發出的點點燈火,仍不禁稍稍感嘆,這個世界仍是一場夢幻,是某人的異世界吶。 【推薦迴響】 小說家|何玟珒、邱常婷、瀟湘神;重點就在括號裡——傳奇推薦 故事圍繞著孩子的冒險、遺憾和祕密, 作者以優雅簡潔的文字勾勒出龐大美妙的世界, 是我近期讀來最感輕盈與療癒的作品。 ——邱常婷(小說家) 〈風之古道〉真棒啊,寫兒童愁悵,寫逢魔時刻, 有點大正時代風格的幽幻,我很喜歡。 ——重點就在括號裡 【編輯致讀者的話:令我們的心在喧囂中沉靜下來的美麗故事】 恒川光太郎是獨特的作家,無論書寫什麼類型,筆下皆帶有源於大自然敬畏的奇幻莊嚴感,他以靜謐且宿命論般的筆觸淡淡書寫各種不可思議。他故事中總是有「神」的存在,但他的神明並非像希臘神話的神那樣鮮明,而是有如「大自然」的化身,就像雨水、暴風、大浪,他專注寫妖怪、人類、鬼怪,而在背後,隱約有更巨大的力量牽引、影響著這些生命。 《夜市》兩則短篇,〈夜市〉和〈風之古道〉,都有神及神訂下來無可動搖的規矩,和生存於此的人類與鬼怪。夜市的神讓人心願成真,只要有錢;風之古道的神帶領你通往各種不可思議的地方,然而一切誕生自古道的事物,統統帶不回現世——只要善用神的規則,人和鬼都可以活得很好。然而,如果做不到呢? 沒有願望呢?沒有錢呢?珍惜的事物就來自古道呢?違反「神」的規則,會落得什麼下場?祝福和詛咒是一體兩面,《夜市》描述的恐怖,其實是與神對抗的故事,最奇特之處也在此,聽到對抗「神」的故事,好像格局磅礡,情節跌宕,然而《夜市》卻非如此,作者最後寫成溫柔、靜謐、憂傷且帶著鄉愁、心頭會漸漸在喧囂中沉靜下來的靜謐故事,無限貼近我們的日常,耳邊彷彿隱約聽見海潮與夜風,回想起童年,一個每個角落都充滿驚奇的純真時光。

內文試閱

今天晚上有夜市。 學校蝙蝠對著暮色漸深的天空如此宣布。學校蝙蝠住在小學和國中的屋頂或牆縫間,入夜後便會四處飛行,捕食蟲子。 今晚的夜市開在海角的森林。 學校蝙蝠說。 夜市裡一定有許多珍奇的商品。 因為許多商人會乘著北風和南風來到夜市。 西風和東風會送來奇蹟。 學校蝙蝠在鎮上盤旋著,宣告牠該宣告的事。 今天晚上有夜市。 某個秋日,泉走在向晚的天空底下。泉是大二生,正要前往高中同學的租屋處。 同學名叫裕司。 讀高中的時候,泉和裕司幾乎沒說過什麼話,但去年泉在打工的餐廳和裕司成了同事,此後便開始往來。 裕司在高二的第二學期退學,此後就沒有回去學校。現在好像也沒有在打工,讓泉有些擔心。 這是泉第一次去裕司獨居的租屋處。裕司打電話找她過去時,她也沒想太多,爽快地說好。 萬一裕司想要亂來怎麼辦?泉擔心起來。就算沒有亂來,萬一他向我告白怎麼辦? 對泉來說,裕司這個人相當微妙。並不討厭,有點在乎。作為異性,也算是有吸引力。所以老實說,就算裕司告白,泉也不覺得排斥。雖然就算沒告白也無所謂啦。 泉走在路上,偶爾查看依照電話中的說明畫下的地圖,沒多久便看到了目的地的老舊木造公寓。 泉站在門前,按下門鈴。有點緊張。 「晚安。」 門立刻就開了。 「嗨,請進。」 泉走進整理得井井有條、單調無趣的室內,心想:啊,只有我一個人。之前她還想像裕司也邀了別人,大家一起喝酒的情況。 不過,裕司這人看起來沒什麼朋友。第一次認識的時候,就覺得他不是個喜歡社交的人。 裕司請泉在座墊坐下,沖了即溶咖啡招待。 泉微笑問: 「最近怎麼樣?都好嗎?」 裕司的聲音有些陰沉: 「還可以。」 「欸,你怎麼看起來有點悶?出了什麼事嗎?」 「我本來就這種個性。真羨慕妳,總是朝氣蓬勃。」 「什麼朝氣蓬勃?」 都大學生了,泉當然知道這個詞的意思,卻刻意反問,或許是在討好對方。話一出口,她便這麼自我分析。而反射性地如此分析的自己,讓她感到厭惡。 「說妳很有活力啦。」 「是嗎?對呀,我很有活力。」 裕司開口了: 「聽說夜市要開了。」 「什麼?」 「市場啊。夜市有賣各種東西。去就知道了,要不要去看看?」 「今天嗎?」 「對。」 有點懶。既然都來了,泉想要在房間裡享受悠閒時光。她原本想像,冰箱裡冰著啤酒或是甜的調酒,兩人會邊喝酒邊聽音樂,天南地北地閒聊。 「呃,妳會累嗎?」 裕司似乎想去他說的市場。泉擠出無可無不可的笑,歪著頭猶豫: 「唔……」 不過也有可能在乏味的房間裡愈聊愈乾,也沒別的事好做,尷尬到家,雖然很想拍拍屁股走人,又覺得剛來沒多久就要回去,似乎不好意思。以前她遇過幾次這種情況,雖然主要是跟同性朋友。與其如此,出門還比較好。 「嗯,好啊。在哪裡?」 「地點在……海角那邊。用說的不太好懂。妳身上有錢嗎?」 「才沒有呢。」 泉聳聳肩說,裕司見狀咯咯一笑: 「嗯,那逛逛就好。」 兩人離開公寓,走到一半招了計程車,約二十分鐘車程後,來到了海角的公園。附近有一座古老的墓地。海角的公園和附屬停車場其實離真正的海角還有好一段路。看得到大海的真正的海角,要從公園走過三公里荒草掩徑的林道才能抵達。走過三公里的路程,就會來到有一座小燈塔的斷崖。 計程車司機收取車資時,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但終究什麼也沒問就離開了。 裕司從停車場進入公園。泉跟在後面。走出停車場就沒有路燈了,只剩下月光。 「欸,這種地方真的有市場?在這種晚上?」 照常理來看,如果這裡有市場或祭典活動,停車場應該停滿了車子才對,實際上卻空空蕩蕩。公園不見人影。可能是離住家有些遠,也沒有人在遛狗或慢跑。 「真的有啦。」裕司自信十足地說。「不過還要再走一段路。」 「是跳蚤市場嗎?」 「嗯,類似。是祕密的市場。」 「可是沒看到半個人啊,你是不是弄錯地點了?」 「不,就是這裡。在森林裡面。」 森林指的是公園深處那片陰暗的叢林。雖然林間有條小徑,但從公園進入叢林以後,一直到海邊,整條路都在森林裡。 「這裡的森林裡,今天晚上有市場——類似跳蚤市場的活動,你確定?」 「確定。是非常特別的市場。我們走吧。」 兩人手牽著手,踏進黑暗籠罩的森林裡。 「對了,你是從哪裡聽到這個祕密市場的訊息的?」 「學校蝙蝠。」 「在天上飛的那個蝙蝠?」 「是啊。」 泉放開裕司的手: 「我要回去了。我還有報告要寫。」 「等一下嘛。妳就當作被騙,一起去看看嘛。聽說夜市裡什麼都有賣。」 「這也是蝙蝠說的?」 「嗯。可是,小時候我真的去過其他地方的夜市。真的有市場……應該。」 「可是既然是其他地方,就不是這裡的市場了啊。又不一樣。」 「是這樣沒錯啦……」 兩人在黑暗中前進了一會兒,前方逐漸出現青白色的光。樹木變得稀疏,一團完全不刺眼的幽幽白光照亮了黑暗。 首先現身的,是永恆漂泊者。永恆漂泊者在地上攤開黑布,上面陳列著商品,自己則坐在攤位前抽著菸管。他賣的是石頭和貝殼。 「歡迎來到夜市。這裡有賣全世界的石頭、貝殼喔!」 永恆漂泊者意興闌珊地招呼著從森林走來的裕司和泉。 「有什麼稀罕的東西嗎?」裕司探頭看商品。在泉看來,永恆漂泊者賣的都是些河邊海邊就可以撿到的玩意兒。但她沒有說出口。畢竟她對石頭並不內行。 永恆漂泊者拿起一顆圓石,用一種無所謂的口氣說: 「這是圓石,黃泉的河邊撿來的圓石,一顆一億圓。」 「可以算便宜點嗎?」裕司殺價說。 永恆漂泊者沒搭理他。 兩人默默離開永恆漂泊者的攤位前。 永恆漂泊者的石頭攤只是入口的第一攤,裡面還有無數個攤位以一定的間隔櫛比鱗次。攤位前,或是攤位和攤位之間排列著燭台,燃燒著青白色的火焰。 穿和服的貍貓悠閒漫步。轉頭一看,像鬼火也像人魂的一團火光,正輕飄飄地穿過樹木之間。 泉倒抽了一口氣。 「這裡……就是夜市。我們去逛逛別的攤子吧。」裕司說。 樹木間並排著臨時攤位的情景,和祭典攤販有著同工異曲之妙,但夜市在最根本之處和祭典大相逕庭。祭典熱鬧滾滾,夜市卻闃寂無聲。沒有酬神樂,沒有錄音機播放音樂,也沒有鼎沸的人聲。寂靜的森林裡,大小攤子寂靜地做著生意。 有個陳列著刀劍的攤位。帳篷前掛著兩盞燈籠,上面寫有「刀」的字樣。 一名穿大衣戴獵帽的老紳士正在物色商品。只有他一個客人。老紳士似乎在聽老闆介紹。裕司和泉靠過去,想要聽聽兩人在說些什麼。 刀鋪老闆是個獨眼猩猩。 桌上陳列著帶鞘的刀劍,但老闆似乎正在介紹台子另一邊、插在岩石裡一把出鞘的長刀。從形狀來看,是一把日本刀。 「這可是難得一見的珍品。」 獨眼猩猩抓住長刀的刀柄說。 「就算我想拔,也拔不出來。這是據傳歷史上出現過幾次的『無堅不摧的刀』。只要能把它從岩石裡拔出來,沒有什麼是它斬不斷的。」 「那這把刀多少錢?」老紳士交抱雙臂問。 「要是有人能把它拔出來,那他就是真英雄了。算他十萬圓就好。但拔不出來的人,得連岩石一起買,十五億圓。」 獨眼猩猩輕踹了插著刀的岩石一腳說。 「這樣啊?」 「這可是英雄刀啊。我可以打個折扣,但是再便宜也只能算你十四億八千萬圓。還有,試拔免錢。後面那位小哥,要不要來試試身手?」 裕司迷迷糊糊地走上前去。老紳士回頭,看到裕司,瞇起了眼睛。 「我來試試看好了。」 「不要啦。」泉拉扯他的袖子。 「就是說啊。」老紳士也勸阻。「最好不要。萬一真的拔出來怎麼辦?」 「好玩而已,能從岩石裡拔出刀來的真英雄,可不是那麼容易遇上的!一千年都不一定能遇到一個!試試看嘛。」獨眼猩猩笑道。 裕司露出猶豫的樣子,老紳士見狀扯著他的袖子,從攤位離開了幾步。「你想要那把刀?」 「也不是特別想要。」 「那最好別試。那把刀從某個意義來說,是貨真價實無堅不摧的刀。我四處調查過,所以知道。但那獨眼猩猩是個流氓。萬一你把刀拔出來,事情就棘手了。那個猩猩會嚷嚷說英雄終於現身了,逼你用十萬圓買下那把刀。如果你不買,他一定會說刀被你從岩石裡拔出來了,不值錢了,叫你賠。」 「我知道了……可是如果真的是那麼厲害的刀,十萬圓不是很便宜嗎?」 「這可難說。畢竟刀是用來殺人的。你有什麼想要殺的人嗎?」 裕司搖搖頭。老紳士放開他的袖子,細語道:「那麼,那把刀就讓給我吧。」 兩人回到攤位前。 「那麼,我來代替這位小哥挑戰看看好了。」 「請請請。」 「要是拔出來,真的就十萬圓賣我吧?」 「太便宜了嗎?我不是很瞭解人類貨幣的價值呢。」 「我覺得有點太貴了。如果拿『無堅不摧的刀』上陣,就算在決鬥中贏了一百次,也不會有人肯定我的刀法。因為用這把刀,等於占盡了優勢。再說,實戰中如果對方亮出槍砲,不管刀劍再利,也沒有意義,而且這把刀沒附刀鞘吧?」 「那算你九萬好了。」獨眼猩猩咂了一下舌頭說。 老紳士先掏出錢包,點了鈔票,塞進獨眼猩猩手裡,接著一手抓住刀柄,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刀拔出了岩石。 「多謝惠顧!」 獨眼猩猩快活地吆喝。 裕司和泉離開攤位。 兩人剛走不遠,老紳士便追上來說: 「剛才真是多謝了。這東西我無論如何都想要。」 「哪裡,謝謝你忠告我。」裕司道謝說。「差點就被強迫推銷了。」 「呃……你那些錢……」泉開口道。她剛才看到老紳士從錢包裡掏出鈔票,但那些鈔票並非一萬圓鈔票。顏色和大小顯然不是日本貨幣。 「錢?哦。」老紳士會意微笑。「妳是說,和你們世界的錢不一樣?」 「不一樣嗎?」裕司沒看見老紳士掏鈔票,睜圓了眼睛看泉。 「我是從和你們不一樣的其他世界來的。放心,在夜市,只要是市面通行的貨幣,任何世界的貨幣都可以使用。你們放心買東西吧。」 泉十分驚奇:居然還有別的世界? 老紳士改變話題: 「那麼,你有發現什麼好貨嗎?」 「沒有,我們剛來而已。不過如果看到想要的東西……」 「想要的東西?唔,你們不是第一次來夜市?」 「我小時候來過。」 「這樣啊,原來如此。」老紳士點點頭。「我先去辦點雜事,回頭再來給你們帶路,算是報答你剛才把機會讓給我,如何?」 「那就太好了。對了,叔叔想要用那把刀砍什麼?」 「幻影啊。到了這把年紀,就會被過去的幻影糾纏不清。我想用這把刀把它們斬草除根。」 裕司沒有繼續追問這件事,他說: 「不過,九萬圓算是很划算呢。」 老紳士以銳利的眼神看著手上的刀: 「這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刀。這把刀很特別,只有一開始真的什麼都能砍,但接下來就會愈來愈鈍,最後連鐵都不是了,會變成一團泥土,就這樣消失。泥土丟棄的地方歷經久遠的歲月,又會再次生出這把刀,所以或許它算是一種植物吧。」 裕司和泉再次信步前行。走到一半,老紳士說「等會兒見」,就此離去。

編輯推薦

【編輯推薦】宛如成人童話,又飄逸童年鄉愁的魔幻之書
  恒川光太郎是獨特的作家,以宿命論般的筆觸淡淡書寫各種不可思議。他故事中總是有「神」的存在,但並非像希臘神話的神那樣鮮明,而是有如「大自然」化身,像雨水、暴風、大浪,他專注寫妖怪、人類、鬼怪,而在背後,隱約有更巨大的力量牽引、影響著這些生命。   《夜市》兩則短篇,〈夜市〉和〈風之古道〉,都有神及神的規矩。夜市的神讓人心願成真,只要有錢;風之古道的神帶領你通往各種不可思議的地方,然而誕生自古道的事物,統統帶不回現世——善用神的規則,人和鬼都可以活得很好。然而,如果做不到呢?   沒有願望呢?沒有錢呢?珍惜的事物就來自古道呢?違反「神」的規則,會落得什麼下場?《夜市》的恐怖,是與神對抗的恐怖,最奇特之處也在此,聽到對抗「神」的故事,好像格局磅礡,情節跌宕,然而《夜市》寫成溫柔、靜謐、憂傷的故事,無限貼近日常,回想起童年,每個角落都充滿驚奇的純真時光──同時也在最脆弱的瞬間,體察到「大自然」的慈悲與殘酷,令人心生恐懼,心生敬畏,產生無法忘懷的閱讀體驗。

更多編輯推薦收錄在城邦讀饗報,立即訂閱!GO

影音

作者資料

恒川光太郎

一九七三年東京都出身。二○○五年以《夜市》榮獲日本恐怖小說獎出道,同年入圍直木獎,又以《神隱的雷季》、《草祭》、《金色の獣、彼方に向かう》三度入圍山本周五郎獎,《秋之牢獄》、《金色大人》入圍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二○一四年以《金色大人》榮獲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著作多冊,素以兼具日本民俗、童話、神明及妖怪文化、殘酷與慈悲交織的「恒川世界」著稱,不可思議的幻想風格在日本小說世界難出其二。《夜市》融合鄉野奇譚、奇幻、懸疑、時代小說要素,是其一鳴驚人的代表作。

基本資料

作者:恒川光太郎 譯者:王華懋 繪者:山米Sammixyz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 出版日期:2022-10-27 ISBN:9786267073919 城邦書號:1UT028 規格:膠裝 / 單色 / 208頁 / 15cm×20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