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開年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營繕師異譚之貳(小野不由美繼「十二國記」系列又一生涯代表系列)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1年度超級暢銷書展/翻譯作家!
  • 2022開年大展/新品入荷,打造嶄新面貌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起初雖令人恐懼,最終卻讓人覺得溫暖又感動── 小野不由美繼「十二國記」系列,創作生涯又一代表作, 療癒系怪談「營繕師異譚」系列回來了。 「我自己有時也分不清, 究竟是在寫恐怖小說, 還是可愛又令人懷念的東西了。」——小野不由美 ★小野不由美從有「民俗寶庫」之稱的故鄉中津發想,深切刻畫土地、建築與人之間的因緣。 明明是該守護我們的「家」,卻成為生存最大的威脅? 既沒有陰陽眼,也不會驅魔的另類建築偵探‧尾端, 藉「營繕」解開老屋謎團,輕巧引領徬徨的心,找到能夠安歇的歸屬之地。 【故事簡介】 「那是危險的東西,會要了你的命!」 本應只有自己的「家」,卻似乎潛藏著另一種存在? 因為父母和弟弟都已經離世,貴樹繼承了位在過往花街的老家。 他發現預定用來當作書房的房間牆上有一道隙縫,隨意地窺視了隙縫,卻看見和鄰家相連的牆壁另一端有一個看似藝妓的女性背影。 在看著對方日常起居的過程中,貴樹不知不覺地被那道背影吸引,忍不住拜訪鄰家,想見那位女性一面。 然而鄰居卻告訴他,那個房間並沒有住人…… ──〈芙蓉忌〉 育搬到了一間屋齡超過五十年的老舊町屋。 著迷於自行改造、修繕老屋的她,不斷因為修繕想法的不同和年長的鄰居光子產生衝突。 育有時會在夢中聽到有人影用她不懂的語言斥責她,隨著和鄰居的衝突加劇,育居然開始也在現實生活中聽到斥責聲。 她懷疑是鄰居找她麻煩,然而另外一名鄰居真穗卻告訴她,其實自己也曾經在育家中聽到不該有的說話聲……──〈宿魂〉 建設公司員工遙奈下定決心向男友弘也求婚。沒想到,弘也卻告訴她自己無法和她結婚,因為自己生命即將走到盡頭。 弘也告訴遙奈,自己打小居住的老宅其實經常飄散著不知從何而來的腐臭水味,有時甚至還會看到一個早已死去的小孩幽魂。 那是他小時候的無心之過害死的小孩……──〈水之聲〉 六篇修繕老屋的同時也修繕生死相隔的人心的小說── 「讀完我恍然大悟,這才是真正的珍惜『因緣』啊!」 ──宮部美幸絕讚推薦 【各界迴響】 ★《營繕師異譚之貳》是我想要讀,也想要寫的怪談。 即使時代變遷也不會褪色,一定會有人繼續閱讀的名作。──織守きょうや(《記憶使者》作者) ★《營繕師異譚之貳》是一流的恐怖小說,卻也不光是恐怖小說就能概括的作品。 是會讓人覺得「讀了這部作品真是太好了」,非常棒的故事。──阿部智里(《烏鴉不宜穿單衣》作者) ★一邊讀一邊打從心裡覺得實在太恐怖了,但是讀到最後卻感覺獲得了療癒,真是太令人不可思議了。──長江俊和(「放送禁止」系列導演) 日本AMAZON讀者4.5顆星推薦。 BOOKMETER超過2000筆登錄。

內文試閱

  女子幾乎都在房間。從隙縫看到的那個房間似乎是起居室,靠屋前的鄰間是臥室。小巧的房間裡有矮櫃、鏡台和一張矮書桌。女子會對著矮書桌用鉛筆寫東西,讀信。然後趴在桌上——或是雙手掩面,以袖口捂著臉飲泣。那模樣教人肝腸寸斷,貴樹無法別開目光。有時女子會彈三味線,或是旁邊放著針線盒,為襦袢縫衣領。這種時候,女子顯得格外童稚。應該是不擅長針線活吧,全神貫注在手上,毫無防備的肩膀和背部線條總顯得孩子氣。      要是知道她的芳名,就可以上料亭指名她了——貴樹這麼想,但他不知道藝妓實際上要怎麼召才好,再說,他也沒有方法得知她的名字。沒有人去過她的房間,甚至沒有人去叫她。或許她也和弟弟一樣,關在那個房間足不出戶嗎?那麼她會不會是料亭的女兒,或是近親?      那家料亭住著哪些人?貴樹回想,卻想不到具體的臉孔和名字。雖然住在同一條街,但貴樹只在這裡生活了短短三年。如果有同齡的孩子或許會不同,但他與鄰近街坊毫無往來。父母應該也幾乎沒有和鄰居打交道。他們本來就不是這條街的人,一搬來又遇到弟弟的事,整天顧著弟弟,疏忽了敦親睦鄰,結果未能融入老街,就這樣離世了。      貴樹正浮想聯翩,結果原本坐在桌前發愣的女子站了起來。她踩著虛浮的腳步消失到屋前——隔壁房間。貴樹輕嘆了一口氣,自己也站了起來。走到窗邊正想開窗,發現一名男子赫然就在近處。      他嚇了一跳,但定睛一看,男子站在以細圓木組成的三角木頭架上——那叫馬梯嗎?——正攀著土牆另一頭沉甸甸地伸展枝椏的松樹枝。手上拿著剪刀,腰上繫著插有鋸子的皮帶,應該是園丁。是個體格精實的年輕男子,他正停下手來,直盯著鄰家看。      ——鄰家。      男子從二樓高度的馬梯上盯著看的,顯然是女子所在的房間。他表情僵硬、嚴肅,看得目不轉睛。從那甚至有些凶險的表情,可以看出強烈的情緒——陰暗,而且是否定的感情。      難道他也在看她?絕非受到好奇心驅使,也非溫柔守望的那神情,散發出某種危險的氣息。      貴樹立下決心,打開窗戶。可能是聽見卡住不順的開窗聲,男子吃驚地回頭看這裡。接著他尷尬地垂下頭,匆匆忙忙地爬下馬梯——彷彿逃之夭夭。      貴樹站在窗邊,看著男子的身影消失的方位。土牆另一頭傳來撥開樹木的沙沙聲響。      貴樹強烈地想見那女子。非得見她不可——他興起如此迫切的念頭。      隔天貴樹立下決心,拜訪相隔一戶的料亭。還不到傍晚,店面一片寂靜,也許距離料亭營業還有段時間。他叫住正在打掃的員工,告知來意,裝扮清爽的老闆娘出來招呼。貴樹報上名字,說自己是相隔一戶的鄰居,老闆娘立刻露出「啊」的表情。      這是個守舊的街區,弟弟的事,當然盡人皆知。      「我搬回來這裡了。」      貴樹說,遞出糕餅禮盒。總不能劈頭就說「讓我見那女人」,他絞盡腦汁,採取了向鄰居打招呼,通知自己遷回此處的做法。      「我記得我們家左邊也是府上的建築物,所以也算是鄰居。」      「啊,您太客氣了。」      老闆娘笑道。年紀應該已經步入初老,但富態的外貌散發出雍容華貴的氣質。      「我聽說隔壁家大兒子是大學老師,真不簡單。」      「只是個小助教而已。而且我是辭職回來的。」      「這樣啊……」      「暫時要找工作了。我是個夜貓子,或許會吵到隔壁鄰居,如果有任何打擾,請不用客氣,隨時告訴我。」      貴樹說,老闆娘一瞬間露出訝異的表情,很快地轉為恍然的笑容:      「那屋子……哦,那邊已經沒有人住了。」      「咦?」貴樹輕聲驚呼,「可是,有時候我會聽到三味線的聲音……」      「是嗎?那應該不是我們家。那裡以前——一直到上一代,都是員工宿舍,不過現在已經變成儲藏室了。」      老闆娘如此說明。她說建築物嚴重破舊,不適合居住,而且也已經過了雇員工包吃住的時代了。現在一樓是員工休息室,但基本上空房間都成了儲藏室。      「而且我們也沒有會彈三味線的員工。」      「沒有藝妓嗎?」      貴樹問,老闆娘笑出聲來:      「這一帶早就沒有藝妓了。雖然我小時候還有幾個。對……那個年代的話,也是聽得到三味線的琴聲。」      貴樹吞吞吐吐地又問:      「可是隔壁真的有人。一定就是那個人在彈三味線。我過世的弟弟……也說過隔壁住著藝妓。」      老闆娘蹙起眉頭,沉默了半晌。片刻後她說:      「我想應該是誤會。那裡真的沒有人,還是您要上去看看?」      「不……」      貴樹忍不住支吾起來。其實他很想一探究竟,但這樣就像在指控老闆娘撒謊,令人尷尬。老闆娘彷彿看透了貴樹的窘困,柔和地笑道:      「我覺得您親眼去看一下比較好。不嫌棄的話,請進。」      她再三敦促後,貴樹點頭答應。      老闆娘將貴樹引至建築物深處。長長的走廊一邊是一間間包廂,另一邊面對精心整理的院落。樹木深處是一片漆成白色的土牆。      貴樹隨著老闆娘彎過長長的走廊,問:      「現在已經沒有藝妓了嗎?」      「是的。戰後沒有多久,檢番就廢除了。檢番就是藝妓設籍的地方——就類似職業工會。藝妓隸屬於置屋,置屋登記在檢番。召藝妓的料亭也登記在檢番,由檢番安排要派誰去哪裡。不過在我小時候,檢番就廢除了。現在這一區沒有藝妓,就算是那時候,也沒有藝妓會住在料亭。藝妓都是住在置屋的。」      老闆娘說著,繼續彎過走廊,打開深處的木板門。門板另一頭氣氛截然不同。再過去應該是員工的領域。      「置屋也全部關掉了。雖然為數不多,但有些藝妓應該留下來了,但這些人也不知道流落何方。在我小時候,町內是有藝妓出身的婦人,但我也不清楚詳情。」      因為大人不肯多說,而且有種不可以探究的氛圍——老闆娘說。      老闆娘打開短廊另一端的玻璃門。走廊左邊有兩間和室,雜亂地堆放各種物品,擺了張小矮桌。沒有人影,但桌上留著茶杯,周圍放著隨身物品,應該真的是員工休息室。沒看到員工人影,現在應該正忙著為開店做準備。      走廊中間左右,有上二樓的陡梯。      「小心腳下。」      老闆娘說,領頭走上二樓。樓梯極陡,而且踏面狹窄,又沒有扶手,確實十分危險。上樓之後是一條短廊,一樣面對兩個房間。老闆娘打開浮現污漬的紙門。是兩間約六張榻榻米大的和室。一間面庭院,格局像客廳,另一間只有壁櫥,連窗戶都沒有,宛如地窖。這兩個房間都堆滿了雜亂的物品,積著灰塵。不光是無人居住,也長期無人進出的樣子。      「您說的隔壁……是這個房間嗎?」      老闆娘指示的,是靠屋後的那間。面庭院的地方有窗,兩側被牆壁擋住。被老闆娘這麼一說再細看,有眼熟的壁龕,裡面塞滿雜物。另一間——前面的房間,面對鄰家的一側是壁櫥,因此可以偷窺到的房間,就只有後面這一間。庭院那一面是老玻璃門,窗外可以看到木製扶手。似乎沒有遮雨板。      「這道牆壁的另一邊,應該就是府上。」      老闆娘手扶的牆壁沒有開口,只有一面和貴樹家一樣的老舊土牆。牆壁中央有一根柱子,柱旁和貴樹家一樣,有一道漆黑的隙縫。      貴樹盯著完全封閉的牆壁,接著把臉湊近隙縫。儘管看得到微光,但無法看見戶外景色。走近落地窗邊,從玻璃門往外看。老舊的木板牆建築物直逼眼前,再過去則是被土牆圍繞的庭院。確實是貴樹家沒錯。      貴樹茫然回望老闆娘,後者表情複雜地看著貴樹。      「我聽說這棟建築物原本是前面人家的一部分。幾年前是開蕎麥麵店。」      「嗯,我知道。」      貴樹說,老闆娘點點頭:      「好像是那一戶另外獨立的屋子。聽說在開蕎麥麵店許多年以前是置屋,後來置屋關了,屋主離開了,所以我們家在戰前就只買下了後面的這棟小屋子。據說是戰爭爆發前——滿州事變 好幾年前的事,所以開置屋是比這更早以前的事了吧。」      「昭和時代……以前……」      「那個時候的話,應該也有藝妓住在這裡吧。」      老闆娘說完,迎視著貴樹說:      「如果令弟看過藝妓,那應該不是這個世上的人。」      原來如此,貴樹想,原來那是殘留在這棟建築物裡的記憶嗎?      「……我明白了。打擾您了,真是抱歉。」      貴樹行禮道,老闆娘輕嘆了一口氣:      「把您帶到這麼髒亂的地方,真是不好意思。不嫌棄的話,喝杯茶再走,好嗎?」      不過貴樹堅決婉拒了。在離開建築物的路上回頭看,穿廊有處地方可以看到整棟建築物的外觀。貴樹家與相鄰的建築物有著約十五公分的隙縫,看得出牆壁絕非緊貼在一起——說起來,從那道隙縫,根本不可能看見隔壁人家室內。      「……以前是置屋的時候,是不是有藝妓在裡面過世呢?」      貴樹在走廊上邊走邊問。      「當然有吧。那是昭和以前的事,應該是簽了賣身契的。如果未能贖身就死去,遺骨不是送回家,就是置屋幫忙蓋個墓吧。再過去那邊……」      老闆娘指著與昔日的花街後方相鄰的寺町說:      「那邊的寺院土地,現在還有置屋蓋的墓地。我們也會去那裡參拜。」      「這樣啊。多謝老闆娘。」      貴樹正打算告辭,老闆娘猶豫地開口:      「突然把您帶去那種地方,您一定覺得很奇怪……其實,以前也有人要求想見住在那裡的人。」      貴樹吃了一驚。      「那個人很年輕,才高中生年紀。我沒有問他名字,不過會不會是令弟?」      「那個時候,那裡……」      「我應該帶他去看的,但那裡就像您剛才看到的那樣,又髒又亂,不好見人,所以我告訴他那裡沒有人住。他說不可能,但我實在不懂他怎麼會說沒有人住的地方有人……」      老闆娘說,她叫剛好經過的員工作證那裡沒有住人,弟弟便生氣地離開了。      「這樣啊……」      貴樹再次向老闆娘道謝,走出料亭精巧的玄關。      門口兩側,老房子綿延不斷。不遠處與一條前後延伸的道路相交。彎過那個路口,就是寺町。花街與寺院町為何會背對背地存在?貴樹現在才感到奇怪。

作者資料

小野不由美

大分縣中津市出身。大谷大學文學部佛教學科畢業,在學時加入「京都大學推理小說研究會」。 1988年踏入文壇,以「惡靈」系列博得廣大人氣。 1991年「十二國記」系列開始出版,是日本奇幻文學的經典大作。 1993年《東亰異聞》入圍第5屆日本奇幻小說大獎,後於1994年出版,被譽為傳奇推理傑作。 1998年《屍鬼》成為暢銷作,風靡一時。 2012年推出短篇怪談集《鬼談百景》及長篇怪談《殘穢》,掀起話題。 2013年《殘穢》獲第26屆山本周五郎獎,並於2016年改編為電影,由知名導演中村義洋執筒,實力派女星竹內結子、橋本愛主演。 2014年 推出療癒系怪談短篇集《營繕怪異譚》,2019年再推出續作《營繕師異譚之貳》,並以此入圍山田風太郎獎。 相關著作:《營繕師異譚(全新書封,經典回歸版)》《營繕師異譚(漆原友紀彩繪書封)》《殘穢》《鬼談百景》

基本資料

作者:小野不由美(Ono Fuyumi) 譯者:王華懋 繪者:CLEA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 出版日期:2021-11-30 ISBN:9786267073025 城邦書號:1UT024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