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線上國際書展-2/20加碼設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百鬼夜行卷9:報喪女妖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百鬼夜行卷9:報喪女妖

  • 作者:笭菁
  • 出版社:奇幻基地
  • 出版日期:2022-08-25
  • 定價:340元
  • 優惠價:79折 269元
  • 書虫VIP價:269元,贈紅利13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55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2024國際書展-熱門作家話題,49折起
  •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 笭菁暢銷2本75折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年度暢銷作家——華文靈異天后笭菁,百鬼夜行系列第9卷《報喪女妖》驚悚中登場! 寧靜街頭 ‧ 暗夜鐘響‧ 百鬼夜行 ‧ 善惡莫測 少女但凡開口,便是告知人們家裡即將有喪,所有人皆視為煞星烏鴉嘴,厭惡的對她施以歧視與暴力,終至她被霸凌而掉落溪水,亦無人救援而溺斃。就在眾人認為天下太平時,少女卻在漫天的烏鴉的嘎叫中復活,加強版的報喪詛咒再度降臨,報喪女妖的送葬曲,輕易能讓人間變成地獄…… 8號病房的女人激動舉起已扭曲變形的手,「她是死亡的代表!只要她出聲,就會有人死!」 厲心棠有些詫異:「報喪女妖?」 ※報喪女妖傳說:報喪女妖(或稱班西banshee),愛爾蘭神話中的一類女性精靈,通常被認為是死亡的象徵和凱爾特異世界的信使,她們在某人將要死去的時候便會開始哭號。在蘇格蘭神話中,她們被稱作bean sith(希瑟的女子)或bean nighe(洗衣女子),因她們會清洗將死之人的血衣或盔甲。她們能以多種形態的偽裝出現,大多時候會以醜陋嚇人的巫婆出現,也可以用任何年齡美艷驚人的女子形象出現。其哭號尖利,甚至可以令玻璃破碎。 封面插畫: 知名插畫家 Blaze Wu繪製絕美封面,僅以特殊金色、特殊紅色、以及黑色三色建構,加上中西鬼怪本身特性,再加上天馬行空的創作奇想,每集兼容書名角色特性凸顯,將魑魅魍魎、妖魔鬼怪繪製得華麗靈動、卻詭異萬分,完全展現「哥德」風的百鬼夜行詭麗世界!!

目錄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溺斃的少女 第二章 莫名的宣告 第三章 意外訪客 第四章 蘭庄鎮 第五章 報喪 第六章 見證者 第七章 惡意牽連 第八章 回到原點 第九章 幻化 第十章 冤債各有主 第十一章 真‧報喪女妖 第十二章 新生活 尾聲 後記

內文試閱

  楔子      一個沾著泥巴的石子,狠狠的朝女孩扔了過去。      「烏鴉嘴!」      咚的一聲,石子砸上女孩的額角,往外反彈,泥巴飛濺,女孩疼得蹲下身子撫住額角,感覺有股熱液汩汩流出。      木橋上,一群七、八個學生站在一邊,神情憤怒的對著另一端的落單女孩丟著石頭,他們都穿著一樣的制服,是同一所學校的學生!被石子扔打的女孩披頭散髮,連制服也是零亂髒污,看起來已經被欺侮過一陣子了。      「妳為什麼就是不閉嘴啊!」其中一個長髮女孩哭喊著,「咒死別人妳就這麼得意的嗎?」      髒汙的女孩只顧著壓著額角,她可以感受到血流下來了。      「烏鴉嘴!」其他人跟著喊了,「平常我也沒怎麼惹妳,妳為什麼要害人?」      害人?女孩從遮蓋住臉的亂髮縫隙看向說話的高大男生,輕輕的搖了搖頭,她沒有害過人啊!      「我……我沒有。」她很認真的說著,「我從來沒害過誰!」      「閉嘴吧妳!」她一出聲,那長髮女孩就激動的扔出手裡的石子。      拋磚引玉,她一扔,一眾七、八個學生紛紛也扔出了石頭,甚至有人用外套盛著一大堆撿來的石頭,好供大家狠狠朝女孩砸去。      「我沒有……我——」女孩疼得轉過身去,她不知道該怎麼去擋下不停砸來的石頭,好痛,好——咚!      一顆碩大的石頭,正中了她的額角。      咦?眼前瞬間一黑,女孩踉蹌的撲前,撞上了木橋低矮的欄杆,然而她卻無力撐住,而是虛弱的以整個身體垂掛的姿態,「掛」在了原木欄杆上。      但學生們沒有停止,他們依舊賣力的扔出手裡的石頭,丟得女孩頭破血流、渾身是傷,直到石子用完為止。      但即使如此,他們卻依舊怒火中燒,沒有絲毫的消停。      「妳能不能離開這裡?妳能不能去死?」長髮女孩們對著無力的她咆哮,「有妳在的一天,我們這裡就不會安寧!」      女孩沒有回答,她只覺得好暈……好暈,然後她頭一沉,直接往前倒了下去。      就這麼翻過了欄杆,栽進底下的河裡。      「咦?」橋上的學生們嚇到了,他們沒想到女孩會直接掉下去,而且……她頭下腳上,直直「插」進橋底的。      「不好!她掉下去了!」      「她為什麼插在那裡啊?好像種的一樣!」      「……去去!去拉她吧!」      眾人慌亂得七嘴八舌起來,幾個男孩準備衝到橋下去,試著把女孩拉起。      「為什麼要……不要!誰都別動!」長髮女孩尖喊著,所有人詫異的看著她,「水、水這麼急,河又這麼寬,你們下去萬一被沖走怎麼辦?」      學生們往河道上瞥去,是啊,水是很急,但為什麼女孩筆直的插在那兒      ?卻一動也不動,絲毫沒有被沖走的姿態呢?但鄭湘瑤說得也沒錯,貿然過去,能不能走到河中央都是問題!      「那……我們去找老師吧!去叫老師!」高壯的男孩回頭吆喝著,「她再壞,我們也不能見死不救吧!」      為什麼不能?好幾個人心裡不由得浮現這句話,她都能這樣詛咒他們的親友,為什麼要救她?她死了,大家是不是都平安了?      「對!去找大人!這我們沒辦法!」另一個男孩也覺得這樣最正確,飛速的往前跑去!「救命——救命!有人落水了!」      「鄭湘瑤,妳們在這裡守著喔!我們去找人!」      有四個人衝回鎮上去呼救了,剩下的人依舊站在橋的這端,看著那個插在水裡的身影,雙腿不知何時已經停止掙扎。      「她昨天跟我說……」一旁有個瘦小的男孩開了口,「我哥哥可能會出事。」      啊——所有人倒抽了一口氣,驚恐莫名的望著男孩。      「沒關係!沒關係……」鄭湘瑤戰戰兢兢的說,「如果她現在死了,詛咒就不會成真了!」      男孩抬頭看著同學們,淚眼婆娑,「真的嗎?只要她死了……」      「對!快死吧……快死吧!」鄭湘瑤發紅的雙眼狠狠瞪著那雙腳,她多希望同學搬救兵慢一點,最好來不及,人們找不到救援的設備,讓她就這樣死去吧!      她看向自己手臂上的白色孝誌,只願……她的父母就是那烏鴉女詛咒下的最後一人。      死吧死吧!那個每每咒著大家親友死亡的烏鴉嘴,就這麼溺斃吧!不要再危害任何人了!            第一章 溺斃的少女      咖啦,女人扭開瓶蓋,咕嚕咕嚕的大口灌著,一眨眼就乾掉一瓶!旁邊的男人即刻再遞上一瓶,她又迅速喝掉半瓶,才一臉活過來的模樣——      「呼……天哪!」她滿臉通紅,用手背隨意抹了抹淚痕,「累死我了!咳!」      感受到喉嚨乾乾的,她趕緊從口袋裡拿出備妥的羅漢果塞進口裡,嘆口氣後癱坐在椅子上。      「辛苦了!休息一下吧!」男人遞出擰濕的毛巾,「擦擦汗!妳衣服都濕了吧!」      點點頭,她一身素衣白裙的、披頭散髮,摘下了頭上的白色喪帽,再脫下白色孝衣,接著再拆掉膝蓋上的護膝。      「裡面冷氣也太不冷了!」她好不容易開口說話,聲音果然哭到有點啞,「就算今天有點降溫,但也不能這麼小氣啊,明知道我要在那邊跪哭個兩小時,這是體力活啊!」      「我知道!但我得伴奏啊,分不開身去找金哥幫我們!」阿龍面有難色,電子琴就擱在一旁,「妳知道我們人手不足……」      知道,哪可能不知道!隨著時代變遷,哭喪這件事情越來越少人在做,還能保有這工作就要偷笑了,以前葬禮全套下來團隊幾十人都是小意思,想當初她還是見習哭喪女時,師父的團隊就有二十幾個那麼多呢!      生意好的時候,一整天都哭不過來,有時見習生還得硬著頭皮上去哭……轉眼,社會變遷如此之快,哭喪已經成了淘汰文化,各種禮俗變得越來越簡單,現在甚至許多連誦經都省了,更別說他們這種哭喪女了。      「算了啦,想想錢就幾個人分,也不錯啊!」胡真心向來都這樣安慰著。      他們兩個都已兼職,平常都有工作,有哭喪工作時才接,綜觀國內還在幹這行的人也已經很少了,之前有些同行跟前輩也不堪虧損紛紛轉行,到頭來她反而變成寡占市場,這麼想著就更捨不得放了。      「剛剛的喪家還給了小費,很不錯了!」阿龍滿意的拍拍斜背包,一大包白包,摸起來挺有厚度的!      「真的嗎?哇,太上道了!」胡真心雙眼晶亮,這樣覺得剛剛這麼賣力的哭就太值得了!      兩個人心情愉快的商量著晚上要去吃什麼,好不容易有進帳,但他們也不敢太揮霍,去吃個燒烤吃到飽補充體力就好!      「我去換衣服補個妝!」胡真心開心的拎起包,準備去洗手間化妝換衣服,脫下這哭喪女的外表,她可還是個亮麗的年輕……近中年人好嗎!      「那我去跟其他人打個招呼!那個組長有問我們說,這兩個月可能旺季,要不要兼職洗那些菩薩們跟化妝,時薪開很高喔!」      「洗啊!又不是沒洗過,跟他說只要有缺隨時一通電話打過來,我要能做我一定做。」胡真心毫不猶豫。      對於死亡的事,她接觸得太多,已經是生活中的習慣了。      例如殯儀館對外人來說總是代表著不祥,但對於以哭喪為職的胡真心來說,這裡就像她第二個家一樣,不管去哪兒都覺得非常自在,像現在即使一個人要去洗手間,也沒在怕的。      「是誰!都是你們害的!哪一個?」      咆哮聲突然自外面傳來,胡真心跟阿龍都愣了一下,他們不約而同的往大門的方向看。      「她好好的怎麼會掉進水裡?你們這麼多人沒一個救她?」      「是誰推她的?自己說啦!」      「都給我進去看她!對她發誓不是你們幹的!」      胡真心瞬間領會到外面有事發生,與阿龍即刻整理服裝儀容,既然有新的喪家,那就不要放過任何一個可能的工作機會,說不定人家需要哭喪女啊!      他們假裝鎮定的走出去查看,金哥瞥見他們立刻微微搖頭,表示這家人不會要哭喪女的,叫他們進去,不要白費工夫;但外頭陣仗好大喔,至少十幾二十個人就算了,居然還有警察!      是刑案嗎?      「別這樣子!都還要調查!」警察上前勸說一對應該是父母的家屬,這兩個看起來非常氣忿,指著前方一群像學生的孩子咆哮。      「調查什麼!現場就他們跟我孩子,她頭上的傷是怎麼回事?還有那些帶血的石頭!」一個肥胖的男人指著學生們罵,「她身上到處都是傷痕,你們欺負她再把她推下去對不對?」      一堆學生瑟縮在各自家長懷中,有人咬著唇、有人面露恐懼,也有人在不停的哭,看起來事情不一般哪。      「全都給我進去看她!」父親粗暴的上前,扳過一個女孩的肩頭就要往裡拖,「去看看她的屍體!」      「哇——我不要!」那女孩嚇得花容失色,尖叫著拉住同學。      這是在做什麼啊?胡真心觀察著四周,大概可以判斷有人溺水身亡,這對噸位很大又雄壯威武的父母認為是同學的錯,而且這些學生事發時全部都在場!但……讓這些看起來才高中的孩子去面對同儕的屍體,好像也不太對吧?      「就說了她是自己掉下去的!」鄭湘瑤衝上前拉回同學,「她突然就不穩,然後就摔下去了!」      「我聽妳在放屁啦!她身上的傷呢?你們就是拿石頭砸她,丟到她不穩的對吧?你們在欺負我家芝芝!」母親也激動的吼著,「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這些人一天的都看她不順眼!」      「你們自己還不是一樣!不要把所有的傷都推到我們身上!」某男孩也突然喊了起來,「有九成的傷都是你們打的吧!」      父親一聽,怒眉一揚直接衝上去作勢就要揍那個男學生,警方趕緊上前阻止,現場超級火爆,兩個警察攔著父親,母親一樣罵罵咧咧要衝上前,學生們也沒收歛,繼續回嗆,毫不客氣。      而且那男學生似乎點燃了大家的「勇氣」,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陷入了大混亂。      「你們才不會對李芝凌的死難過啦,你們只是想要從我們身上要錢而已!」鄭湘瑤跟著罵,「平時你們也是超討厭她的,誰不知道她就是個烏鴉嘴,你們也是照三餐揍她!」      「我揍我家小孩是我的事,但你們憑什麼拿石子k她?」母親咬牙切齒的說著,往地上左顧右盼,隨手要抓了小石子朝女學生扔去,「欺負我女兒!啊?欺負我女兒!」      「哇啊……真的不知道會這樣!她突然就倒向欄杆才掉下去的!」其他學生趕緊想勸架,「她掉下去我們不敢下水啊,水那麼急!」      「她就是被你們推下去的啦!再不然也是因為你們丟她頭,這裡——這裡有個洞!」父親指著左邊額角,「什麼她一暈就掉下去了?你們還在那邊見死不救!」      「她不是也見死不救嗎?」有人喊了出來,「她動不動就說誰家的人會死,她也從沒幫過忙啊!」      這撕心裂肺的哭喊聲一出,現場頓時一陣寧靜。      「鄭湘瑤……」      「我有說錯嗎?誰不是怕她怕得要死!恨她恨得要命!就怕她突然對著你說:你家最近要辦喪事!」她忿忿的抬眼瞪向那對流氓氣強烈的父母,「她不是我們任何一個人殺的,但是我很高興她死了!」      哭喊的少女上臂有著孝誌,那是家中有喪的代表……噢噢,胡真心自己在哪兒組織,所以溺水身故的那個人,可以詛咒他人死亡嗎?      胡真心第一時間看向了阿龍,這是有可能的事嗎?      「你們在看什麼熱鬧!」金哥冷不防湊了過來,「哭完了就走啊!」      「這熱鬧這麼大,傻子才不看!」阿龍言之有理,「這講得很玄咧,什麼詛咒的?」      金哥皺眉搖搖頭要他們噤聲,嫌場面不夠亂嗎?還來這邊湊熱鬧!眼看著外面要打起來了,一旁的勘驗室門突然開了。      「陳法醫。」警察看見走出的白袍男人,一臉緊張期待的看向他。      一時間所有人不約而同的都回頭看向法醫,家屬自然第一時間衝上前,嘴裡繼續唸叨著孩子是不是被殺的、他們家芝芝多可憐……      「死因是溺斃沒錯,頭上的傷也只是輕傷,不致死。」法醫簡單的向家屬交代,「至於是否因為頭部遭受攻擊而導致重心不穩,那就要麻煩警官了。」      母親倏地轉頭,怒目瞪向一眾學生,「殺人犯!就是你們害死我家芝芝的,殺人償命!」      「李太太妳不要這樣,很多事都還沒確定!」警察們連忙阻止。      「她死了有什麼不好?天下太平!」鄭湘瑤繼續回吼,「就沒有人會再被那個報喪女詛咒了!」      嗯?報喪女?胡真心眨了眨眼,阿龍轉過來看著她。      「快滾吧你們!我要去忙了。」金哥說著,法醫正在找他呢,看來是要把屍體移去冰櫃了。      熱鬧看夠了,胡真心跟阿龍繼續之前的計畫,一個去館內上下聊天哈啦增進感情,一個去換衣服化妝,吃飯去囉!      胡真心脫去了一身素衣,路過垃圾桶時直接扔棄,悠哉悠哉的到了洗手間,重新梳妝打扮一番;這間殯儀館的女廁超寬的,雖然光源充足,定期更換燈管,但是呢……      劈……啪……總是定時的,會有幾盞燈閃爍,亮度也跟燈管數量非常不符合。      「大姐,我是真心啊,記得我吧?不好意思打擾了,我剛結束工作,整理好就走。」胡真心轉過身,雙手合十呈拜拜狀,自然的說著,「不是故意打擾妳們的喔!總該記得我嘛!」      她說完,轉身過去繼續對鏡化妝。      她知道殯儀館陰,也知道到處都有好兄弟姐妹,偶爾她也會看到走過去的人影,但是一切關乎於尊重,她非常謹守分界,一直以來也都相安無事。      迅速補妝,抹個眼影抹上口紅,胡真心回身朝著洗手間深深一鞠躬後,從容的步出。只是一走出洗手間,就發現到走廊上的燈光全滅,雖說現在是白天,但是這裡位在殯儀館深處,是沒有窗戶的角落。      「大哥大姐,不好意思打擾囉!」胡真心依舊冷靜的邊唸邊做鞠躬狀,右轉朝著轉角處的亮光走去。      轉角那邊就有來自外頭的光線了,莫急莫荒莫害怕,她是不做虧心事的,這裡的大哥大姐待在這裡多久了?她這外來客要更有禮貌。      腳步聲近,轉角出那兒出現了影子,胡真心放慢自己的步伐,繃緊著身子隨時準備應付突發狀況。      「喂!」金哥正在找她,瞧見她立刻招手。      嚇死人了!胡真心微微鬆一口氣,加緊腳步朝前奔去,「金哥!有活?」      「今天的大體想交給妳處理,跟阿龍一起如何?」      「……剛剛的嗎?」胡真心好奇的問。      「嗯,剛好有四位,二男二女,剛好給你們兩個去分,明後天過來還是怎樣?」金哥比了個手勢,「這個價。」      喔喔喔!胡真心立即點頭,這價位比平時更高啊!「我一定到!我跟阿龍喬好時間跟你說。」      「好,快去吃飯吧!再記得跟我講。」他們一邊走著,接著走到另一條幽暗的長廊。      轉進來後金哥就不說話了,胡真心也機靈的不作聲,他們一路到了停屍房後,裡頭的擔架上擺放著一具覆著白布的大體。      兩人雙手合十,禮貌的先行禮。      「勘驗已經結束,等家屬進行一些法事或誦經後,就可以清洗大體了。」金哥意在言外,「如果家屬要做的話啦……」      喔喔,這意思是那位溺斃少女的父母可能沒有要做什麼法事,希望速戰速決的燒一燒完事。      「我明白了。」胡真心看著白布下的遺體,她也看出來那對父母全程爆氣,但一絲悲傷的感覺都沒有,淚水都還比受驚嚇的學生們少,「有需要我幫忙的事就跟我說吧!能做的我都做。」      金哥瞥了她一眼,泛出笑容,輕輕拍拍她的背,真心是個好女孩,他從她十幾歲看到現在,會一直介紹工作給她也是有原因的。      胡真心先認識了晚上要面對的大體後,金哥先付一半的錢,還大方的給他們加餐費,胡真心樂不可支,但她跟阿龍還是不會亂花,照原訂計畫,就是燒肉吃到飽!      離開停屍房後,都要上車的胡真心卻發現自己的車鑰匙居然不見了。      「該死!」她沒好氣的雙手一攤,「我放在冰櫃那裡了!」      阿龍挑了眉,「我等妳,我可不陪妳進去。」      阿龍體質比她敏感,除了工作外,不會隨便去找事,合作這麼多年她懂!      胡真心順手把包塞給阿龍,轉頭就回到殯儀館裡去了!裡面依舊吵鬧不停,那群學生、警察、家長還是在相互咆哮指責,她聽到最多的字就是「錢」跟「賠償」,那女孩一個人躺在裡頭,感覺好像無一人為她的離世而悲傷。      嘎——嘎——響亮的烏鴉叫聲反而讓胡真心嚇了一跳,她止步回首,這間殯儀館不大,前天井上頭有許多陰影,她抬頭望天,今天莫名的烏鴉有點多。      捏緊拳頭,她加快腳步往裡走去,盤算著如果氛圍不對,得跟金哥說一聲,改個吉日再過來。      回到停屍房的走廊時,感到溫度更低了,要是剛剛她在哭喪時的地方也能有這種溫度,她也不至於累得滿頭大汗;嚥了口口水,胡真心一邊說著對不起,一邊在心裡默唸經文,便進入了停屍房。      她的鑰匙就擱在冰櫃一旁的桌上,火速抓過,立即走人——嘎——

作者資料

笭菁

多變的雙魚。 書寫多變,擅寫靈異、驚悚、愛情、奇幻與勵志。 興趣多變,電影、美食、旅遊、玩樂,愛好自由。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lineanovels 笭菁部落格:http://linea.pixnet.net/blog 相關著作:《詭軼紀事‧伍:頭肩三把火》《百鬼夜行卷8:狼人》《百鬼夜行卷8:狼人(月夜狼嚎PVC夜光書衣版)》《百鬼夜行卷7:吸血鬼》《百鬼夜行卷6:黃色小飛俠》《詭軼紀事‧肆:喪鐘平安夜》《詭軼紀事‧參:萬聖鐮血夜》《百鬼夜行卷5:座敷童子》《詭軼紀事‧貳:中元萬鬼驚》《百鬼夜行卷4:火焚鬼》《百鬼夜行卷4:火焚鬼(魔劫未消&水火同源兩款L夾版)》《詭軼紀事‧壹:清明斷魂祭》《百鬼夜行卷3:魔神仔》《制裁列車》《詭軼紀事‧零:眾鬼閑遊》《百鬼夜行卷2:水鬼》《百鬼夜行卷1:林投劫》《百鬼夜行卷1:林投劫(首刷限量百鬼夜行詭麗炫金書衣版)拆封不退》《都市傳說第二部12(完結篇):禁后》《都市傳說第二部12(完結篇):禁后 博客來獨家(都市傳說社社員證版)》《都市傳說第二部11:八尺大人》《都市傳說第二部11:八尺大人(八尺楠竹書籤版)》《都市傳說第二部10:瘦長人》《都市傳說第二部10:瘦長人(瘦長人來了直式雙層證件夾(含頸繩織帶)版)》《都市傳說第二部9:菊人形》《都市傳說第二部9:菊人形(都市傳說紙膠帶版)》《都市傳說第二部8:人面魚》《都市傳說第二部8:人面魚(年年有餘筷版)》《都市傳說第二部7:撿到的SD卡》《都市傳說第二部7:撿到的SD卡(撿到都市傳說文具袋版)》《都市傳說第二部6:你是誰》《都市傳說第二部6:你是誰(社員專屬鐳雕手機架)》《都市傳說第二部5:收藏家》《都市傳說第二部5:收藏家(鏟子湯匙版)》《都市傳說 第二部 4:外送(外送必備環保杯套版)》《都市傳說第二部4:外送》《都市傳說特典:詭屋》《都市傳說特典:詭屋(時尚登山頭巾版)》《都市傳說第二部3:幽靈船》《都市傳說第二部3:幽靈船(隨船隨到杯墊版)》《都市傳說第二部2:被詛咒的廣告》《都市傳說第二部2:被詛咒的廣告(神祕燒錄光碟版)》《都市傳說 第二部1:廁所裡的花子(花子貼身小布袋版)》《都市傳說第二部1:廁所裡的花子》《都市傳說12(第一部完):如月車站》《都市傳說12(第一部完):如月車站(如月列車專屬仿舊卡套版)》《都市傳說11:血腥瑪麗》《都市傳說11:血腥瑪麗(美麗隨身小圓鏡版)》《都市傳說10:消失的房間》《都市傳說10:消失的房間(都市傳說鑰匙圈版)》《都市傳說9:隙間女》《都市傳說9:隙間女(隙間女手書籤版)》《都市傳說8:聖誕老人》《都市傳說8:聖誕老人(聖誕蓋布袋版)》《都市傳說7:瑪莉的電話》《都市傳說7:瑪莉的電話(背娃娃束口袋背包版)》《都市傳說6:試衣間的暗門》《都市傳說6:試衣間的暗門(手機置物架版)》《都市傳說5:裂嘴女》《都市傳說5:裂嘴女(裂嘴口罩版)》《都市傳說4:第十三個書架》《都市傳說4:第十三個書架(詭異檀香版)》《都市傳說3:樓下的男人》《都市傳說3:樓下的男人(特別夜光版)》《都市傳說2:紅衣小女孩》《都市傳說2:紅衣小女孩(特別版:溫感現影封面)》《都市傳說1:一個人的捉迷藏》《都市傳說1:一個人的捉迷藏(特別版娃娃3D卡書衣)》

基本資料

作者:笭菁 繪者:BLAZE WU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22-08-25 ISBN:9786267094952 城邦書號:1HO142 規格:膠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