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618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死亡擱淺(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居家生活祕笈-75折起
  • 居家生活祕笈-75折起
  • 2021愛閱年中慶 / 新書超人氣!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日本亞馬遜暢銷榜NO.1 ★新世代最強的全新IP ★榮獲兩項金氏世界紀錄,鬼才遊戲製作人小島秀夫最新力作,完全小說化 ★2019年遊戲大獎榮獲「最佳遊戲執導」、「最佳配樂」、「最佳演出」 ★榮獲兩項金氏世界紀錄,鬼才遊戲製作人小島秀夫最新力作 ★《陰屍路》諾曼·李杜斯、《雙面人魔》邁茲·米克森、《不可能的任務》蕾雅·瑟杜等知名演員動態捕捉、配音 【故事簡介】 孤身前行,只為與你連結 為拯救布莉姬的愛女亞美利,山姆沿途打通各地孤立的網路,一邊風塵僕僕地前進。 然而視滅絕為己任的狂人希格斯不斷阻撓,同時更受神秘男子‧克里夫的幻影所苦。 為何自己能與亡者對抗?死亡擱淺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奮力救出亞美利的他,將得知攸關世界存亡、令人難以接受的真相。 知名電玩遊戲《死亡擱淺》完全小說化!

內文試閱

  EPISODE Ⅶ 亡人(續前)      風平息後,雪勢漸弱,最後終於停了。停滯在彷彿伸手可及之處的烏雲也在不知不覺間消散,然而還是看不見太陽在哪裡。從山結市出發後第四天,總算爬到了山脈的最高峰處。其實另外也有迂迴繞道的路徑,但山姆故意選擇了攀越山峰的路。      即使抵達海拔近四千公尺的山頂,依然看不到覆蓋天空那層薄紗的另一側。實在難以相信只要穿破那宛如霧氣的薄膜外面就是一片藍色的天空,而且再往高處甚至是漆黑的宇宙。      布莉姬曾經對少年山姆描述過。      我們來到美洲大陸的祖先們首先一路朝西拓展。到達了西部的盡頭後,接著把目標轉向名為太空的新天地。後來又躍身於網路創造出的電子世界。聽好囉,山姆。斯特蘭一族是起源自最初來到美國的一名祖先。開拓新的疆域,為了人們的未來建造基礎建設,就是我們一族的使命。為一座名叫曼哈頓的島嶼搭起第一座橋梁的,就是我們的祖先。所以說,山姆,你也要為人們搭起橋樑喔。      懵懂無知的山姆.斯特蘭那時候乖巧點頭,答應了這個約定。      通往宇宙的路被封鎖後,現在人們則是想要搭起通往亡者國度的橋樑。那裡就是最後的新天地了嗎?      開若爾網路是網際網路與亡者世界的§融合物(amalgam)§。向山姆如此說明的,是勒克妮。她是布橋斯的成員,理論物理學菁英瑪瑪的雙胞胎妹妹,也是邱比連接器的共同開發者。      開若爾網路能夠連接亡者的世界,讓喪失的過去、喪失的遺產重新復甦。她不認為這點是沒有意義的。將死亡擱淺中遭到破壞而不復存在的睿智再度奪回來也是有必要的事情。然而如果只有這樣,她覺得是永遠朝著後方行進。就好像她們被「女兒」這個結困住,而一直留在過去一樣。      所以勒克妮表示,山結市雖然會成為開若爾網路的轉接點,但她不會回到布橋斯。她還想好好思考。勒克妮她們與因為過世的女兒造成誤會的那段過去訣別,獲得了新的選擇機會。那麼我呢?我現在又有什麼樣的選項可選?      山姆看向胸前變輕的一塊空白。      亡人說要對做為一個裝備開始脫軌的BB小路進行修理,而暫時保管了BB。結果就是胸前的這塊空白。據說等到順利修理完畢,回到山姆手中的時候,那已經不是小路,而是喪失了所有記憶的BB。在這件事上,山姆沒有選擇的餘地。另外同樣是亡人告訴山姆關於布橋斯不為人知的一面,也沉重地壓在山姆肩上。讓曾經一度被封印的BB實驗偷偷繼續進行的布莉姬心中的意圖,以及身為她部下的指揮官的過去,山姆究竟該如何面對這些?目前除了假裝自己什麼都不曉得,繼續運送貨物並連結網路,朝亞美利所在的西方前進之外,山姆似乎也別無選擇了。      結果,他現在獨自一人走在白雪覆蓋的山岳地帶。      這趟路的目的是在等待亡人修復小路的期間從山結市翻越山峰到西側,將抗開若爾過敏藥送到地質學家的庇護所。據說對方在持續進行地層挖掘調查的過程中開始出現了開若爾汙染的症狀。如果是異能者還另當別論,但普通人要是出現發作症狀,有時候也會攸關性命。幸好這次患者的症狀很輕,但還是需要及早治療才行。      『山姆!山姆.布橋斯!』      銬環的無線通訊聲音讓山姆回過神來。是匆忙之中卻帶有超然的獨特語調。      『是我,心人。聽得見嗎?』      那是在布橋斯之中對於冥灘理論的見解出類拔萃的人物。不過山姆到現在還是只有透過全像投影與無線通話跟他接觸過。      『聽好,山姆。你現在正前往我同事的地方對吧?      這代表你也快要來到我的地方了。開若爾網路還沒有連接到我這裡,不過你現在是在以山結市為轉接點的開若爾網路運作區域中。因此即使你在海拔那麼高的地方,如果只是聲音,我還是可以經由一般無線通訊為中繼跟你聯絡。當然,如果用開若爾網路相連,我也可以用全像投影跟你講話了。』      心人講話滔滔不絕,山姆根本沒有插嘴的餘地。      『我的同事們都駐點於庇護所中,他們全部都是專精於各自領域的自然科學專家。山姆,你現在正前往的區域還殘留有白堊紀晚期的恐龍化石,是非常罕見的場所。恐龍在六千五百萬年前滅絕,然而證明牠們直到晚期都還生存的化石卻所剩無幾。      換言之,我們在進行調查的這塊區域埋藏有滅絕的記錄。我聽說你正在前往的庇護所是地質學家的據點。他在當地發現了相當有趣的東西。你猜得到那是什麼嗎?不,我想就算是你一定也想像不到。我也沒有親眼見證過,所以並沒有完全相信就是了。你聽好,那是冥灘的化石。然而這項發現的代價卻是讓他出現了開若爾污染的症狀。只要你把藥劑送達,他應該就能治好。不過在這裡進行研究調查的人不是只有他。正在挖掘絕種化石的古生物學家和演化生物學家們都在等待你到來。大家都在期待藉由你開通的開若爾網路,讓由於死亡擱淺而失去的過去研究資料,甚至滅絕時期的記憶或記錄本身能夠復活。當然,我也一樣期待。山姆,快點到我的地方來吧。』      確實就如心人所說,目前的計畫內容是要山姆走遍這些研究人員的庇護所,啟動開若爾網路。然而在那之前卻發生了把藥物送去給地質學家的例外任務。完成這項任務後,山姆必須先回到亡人的地方領回恢復正常的小路。要和這位話很多不過腦袋運轉異常快速的心人實際見到面,可能還要再等一段時間。      『山姆,聽得到嗎?我雖然還想跟你再多聊聊,不過我的時間快到了。』      不,我只是聽你單方面在講話而已。山姆正想如此回嘴,卻被一句『剩下一分鐘』的人工語音給打斷了。      『不好意思。總之現在一方面也為了詳細驗證他的發現,我們需要你的協助。把開若爾網路開通到我和他的地方來吧。你並非單純只是在把人與場所連結起來而已。詳細內容我們下次再講。那麼山姆,再會了。』      就像剛才忽然聯絡一樣,心人匆匆忙忙地切斷了無線通訊。冥灘的化石,這個詞依然留在山姆耳邊。那和據說在這塊土地生存到最後的恐龍之間是不是有某種關係?冥灘變成化石又是什麼意思?山姆完全摸不著頭緒。就像心人所言,那是還沒有被確認過的事情。因此現在去多想也沒有意義。仰望天空,重新戴好兜帽的山姆站起身子。又開始下起雪來了。      烏雲再度遮蓋天空。彷彿可以聽到野獸低吼的聲音。是暴風吹颳的聲響。到處有看不見形影的無數猛獸吼叫著。一陣特別強烈的風吹來,害山姆嚴重失去平衡。即使踏穩雙腳依然難耐貨物的重量,結果全身往背後倒了下去。      化為猛獸的暴風掃過被埋到雪中的山姆旁邊。颳起白雪,伴隨嘶吼奪去了山姆的視線。山姆不禁咒罵一聲並撐起身子,又吹來一陣強風。這下連站都沒辦法站了。      受到暴風雪襲擊的高山頂處根本沒有可以避風的地方。山姆從背包拿出攀爬柱,刺進雪地底下的岩石。接著綁上繩帶,另一端繫到腰上。現在只能壓低身子,等待暴風過境了。山姆全身趴下,貼到雪地上。感覺只要與地面之間稍有縫隙,強風就會吹進裡頭把身體颳起來。到時候被吹到半空中的身體都不知會飛到何方去了。那樣根本就是重蹈之前巨型風暴的覆轍。      由於身體不動的緣故,體溫逐漸被剝奪。難忍牙齒不斷顫抖。寒冷的感覺早已消失,疼痛貫穿全身。不過這痛覺到最後也會感受不到吧。到那時候就完蛋了。山姆擠出力氣注入手腳,但就連指尖腳尖在什麼地方都漸漸不知道了。從腳尖到腰部的身體輪廓變得模糊,有如BT一樣化為粒子緩緩分解。這樣搞不清楚是幻覺還是夢境的思考浮現腦中。這也是很不好的徵兆。必須讓不斷往自己內側萎縮的精神轉而向外,必須把身體與精神繫在這個世界才行。      過了一段時間後,山姆注意到風有一個節奏。雖然遲遲不停息,不過在暴風肆虐之中會有稍微變得比較平靜的時候。自己有辦法抓準那樣的時機進行移動嗎?要是繼續留在這裡,只會讓身體凍傷而已。      風變弱了。山姆用雙手握住繫在腰上的繩帶,放低膝蓋與腰部開始緩緩移動。越過山頂,坡面改為往下。為抓住繩帶的雙手注入力氣,手掌與手指的感覺回來了。或許多虧地形改變的關係,風勢又變得更弱了。大雪依然繼續下著,伸手不見五指。雖然速度極為遲緩,但確實正一步一步在下山。      再一段路,再一段路就到了。山姆如此自我激勵,不去胡思亂想多餘的事情,宛如機械般動著雙腳。只要如此反覆,應該遲早可以穿過這片暴風雪,回到原本的世界。      某種忐忑不安的感覺湧上心頭。不知聽到什麼地方傳來像是BT的咆嘯。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近。從頭頂上——剛剛躍過的山頂方向傳來。      那不是BT。當山姆發現真相的時候,身體隨著一記沉重的衝擊浮了起來。原來是落石。雖然在千鈞一髮之際避開了正面撞擊,但山姆還是被岩石彈開,跌落下去。天地倒轉,飛入烏黑的雲中。背架的繩索斷裂,貨物被吸入空中。      搞不清楚自己在哪裡了。怎麼可能會有這種蠢事?我現在因為被落石撞開,正滾落雪地斜坡。可是雙手雙腳卻無論再怎麼尋找可以抓的地方,都觸碰不到任何東西。      感覺就像§靈魂(Ka)§從§肉體(Ha)§中消失了。這裡跟交界一樣。明明正落向天空,卻能聽到海浪的聲音。還有嬰孩在哭泣。      那是在呼喚山姆。海浪退去的同時,把赤裸的嬰兒也拖向大海。山姆趕緊衝過去,跳入海浪中。小路在呼喚山姆。波濤翻弄之中山姆伸出右手,手指勉強勾到了BB的臍帶。於是拉著臍帶,把BB拉回眼前。將BB抱在胸口,這才發現那是瑪琳根和勒克妮的女兒。然而山姆對於這件事一點都不抱持疑問。BB是束縛,是枷鎖,是船錨。所謂的橋樑,是固定起點與終點的存在。然而正因為如此,山姆多虧有BB,讓自己的生命賦予了意義。      思緒至此,感情應聲崩潰。淚水停不下來,讓山姆變得什麼也看不見。因為這樣,他沒注意到紅色的衣服從遠處接近。嬰兒這時彷彿要甩開山姆擁抱的手臂似地發出聲音。是山姆至今從沒聽過,發自心底深處的歡喜聲音。      媽媽!懷中的BB,懷中的嬰孩大叫。      身穿紅衣的女子伸出她纖細的雙臂,從山姆手中奪走了嬰兒。不對,是嬰兒按照自己的意思逃到女人懷中的。      那女人是亞美利。      她流著淚。從雙眼溢出黑色的眼淚。抱在她胸前的嬰兒碰觸到淚水,霎時崩壞。化為無數的細微粒子漸漸消散。就像山姆的血會讓BT回到亡者的世界一樣,亞美利的淚水讓BB回到本來應該存在的地方去了。      等等。別這樣。把那孩子還給我。      亞美利聽不到山姆的聲音(因為亞美利被囚禁在緣結市不是嗎?)。      然而山姆除了大叫什麼也辦不到。那個吶喊聲讓他自己醒了過來。      山姆仰天倒在雪地斜坡上,花了一點時間才總算理解自己是昏過去做了一場惡夢。      風平靜下來,大雪停息,雲層也消散了。山姆撐起上半身,擦拭淚水。這不是悲傷的眼淚。鼻子可以聞到一股刺激性的氣味。      這裡是擱淺地帶的正中央。      周圍瀰漫著濃密的BT氣息。淚水大量湧出眼眶,停也停不下來。全身寒毛直豎,難以壓抑發作似的顫抖。身體在發燙。寒冷與想吐的感覺交互來襲。耳邊似乎可以聽到亡者吐息的聲音。但現在BB不在身邊,自己不可能聽得到才對。霎時,手印出現在山姆身邊。在白色的雪地留下一個接一個的漆黑手印。亡者的腐臭味刺激鼻腔。山姆雙手摀口,蜷曲身子,盡可能隱藏自己的氣息。然而全身的顫抖還是停不下來。搞不清楚是因為寒冷,還是因為恐懼。      山姆周圍的手印越來越多。無論軌跡或大小都不一樣。尋找著山姆的BT不是只有一個。在白雪覆蓋的山上,被一群亡者包圍。感覺自己的存在就像是為了獻給它們的贖罪供品。但那樣的想法是一種狂妄。就算在這裡引發虛爆,自己還是能夠回歸人世。然而產生的爆炸能量想必會把包含山結市在內的整個區域都化為烏有吧。在那裡有亡人、有勒克妮還有小路。哪有供品是為世界帶來破壞與災難?獻上供品的結果應該要守護世界的安寧才對。      山姆只能辨識手印和氣息。臆測與猜疑一點一滴地侵噬精神。「看不見」竟是這麼恐怖的事情。沒有小路的胸前空白,卻如此沉重。      腦袋深處開始發麻,身體在渴望氧氣。停止呼吸已經到了極限。然而手印依舊徘徊在山姆周圍。山姆用凍僵的手摘下右手的手套。五根手指都變色得有如瘀青,是凍傷的前兆。把牙齒咬進手腕處的靜脈。溢出的血液好燙。接著把那些血塗抹到臉上。明明是來自自己體內的東西,卻腥臭得甚至教人感到討厭。不過可以發現BT們在怕那些血。手印停下了動作。      山姆解開手銬的一邊,讓刀刃露出。是之前切斷瑪瑪臍帶的刀子。將本來應該接到血袋的部分插進咬破的血管,吸血量調到最大。心臟頓時有種爆炸似的劇痛。從刀口溢出冒著蒸氣的血液。接著用左手探找背包,拿出血液手榴彈。這個則是接到血袋上,讓它吸飽血液。畢竟現在可不曉得那些傢伙究竟有多少數量徘徊在近處。      隨後,山姆閉上眼睛。既然看不見,就乾脆別看了。同時向不在身邊的BB祈禱。小路,保佑我吧。似乎可以聽到小路回應的聲音,就算是幻聽也只能相信了。於是山姆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抬起頭,擲出可以說是自己心臟分身的手榴彈。      伴隨小小的爆炸淋下血雨。好幾個BT被雨淋到而顯露輪廓,緊接著化為粒子崩散了。但是這並不代表全部的BT都退散。山姆站起身子,把沾滿鮮血的手銬像鞭子般揮甩的同時往前行進。BT們漸漸退去,但山姆的視野也開始打轉。已經連上下左右都分不清楚了。或許是大量失血的緣故,眼前的景象失去了顏色。把黑色的血灑在白色雪地上的山姆不斷前進。      那模樣儼然是撥開洶湧的大海,前往應許之地的聖者。然而在山姆開拓出的路徑上,卻沒有任何一個活人追隨在後。      當山姆確定自己擺脫擱淺地帶的時候,他已經連站立身體的體力與力氣都所剩無幾了。將咬破的靜脈進行止血處理後,用醫用釘書機進行縫合。把具有造血效果的藥錠與聰明藥丟進口中咬碎。留在背包底下的隱生蟲也放到嘴裡咀嚼。      銬環接收到微弱的電波,告知地質學家的庇護所就在近處。只要沿著斜坡下山約三公里就能抵達。但是那個距離對於現在的山姆來說卻有如無盡。他找到雪地上裸露的岩石,把新的攀爬柱釘入其中,用繩帶繫到自己腰上。靠著這條名符其實的救生索,開始走下斜坡。      到地質學家庇護所的距離通常只要三十分鐘就能走完的,現在卻花了兩倍以上的時間。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隨著海拔下降,氧氣濃度逐漸增加,而且一路上都沒有再下雪。也多虧在途中休息一下,讓山姆的體力稍微恢復了。      身為布橋斯科學小組成員的地質學家即使是透過全像投影也能看得出來非常憔悴消瘦。山姆把送來的藥劑交給他後,對方便喜極而泣,表現得相當誇張,不斷對山姆道謝。      「謝謝你,山姆.布橋斯。我現在沒辦法克制自己的情緒,總是為了一點小事就歡喜高昂或是沮喪絕望。以前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事情。我本來以為自己心神不寧是因為獨自一個人關在這個庇護所的關係,但其實並非如此。這是開若爾污染造成的現象。我雖然知道這些知識,但萬萬沒想到自己會遇上這樣的狀況。這是開若爾物質釋放出的開若爾射線對精神與肉體造成影響的症狀。由於跟精神壓力造成的症狀很像,讓我一開始沒有自覺。要是繼續放著不管,我搞不好會湧起自殺衝動。不過現在多虧有你,我這些症狀應該也能治好了。」      一口氣滔滔不絕地講話的樣子,確實隱約可以看出輕度開若爾污染的症狀。我知道了,拜託你先吃藥吧。山姆雖然想這麼說,但地質學家的嘴卻停不下來。      「生命誕生於這個地球後大約三十八億年間,反覆發生過大大小小好幾次的大量滅絕。其中規模特別大的五次被稱為五次大滅絕。它們分別發生於奧陶紀、泥盆紀、二疊紀、三疊紀與白堊紀的晚期,地球上的生命幾乎消滅了。      像這樣彷彿要讓地球上的生命根絕的異變究竟為何會發生?是依循什麼樣的機制發生?然後這次的死亡擱淺會不會是第六次的大量滅絕?我和心人還有其他同事們努力想要解開這些問題。而其中的一項成果就是發現了冥灘化石。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當地震發生的時候,板塊會沿著斷層線摩擦生熱,形成所謂的『假玄武玻璃』岩層。我們稱這些岩層為『地震化石』。以此類推,這次的新發現就被稱為『冥灘化石』了。      就在我調查白堊紀晚期的地層時,從恐龍與菊石等等的化石中發現混雜了奇妙的東西。那並不是用肉眼可以看到的性質,因此稱之為化石只是一種比喻。不過——我檢測出了開若爾物質。      對,造成我這個症狀的原因就是那些開若爾物質。      開若爾物質是死亡擱淺發生之後才被發現的物質。那些東西是經由我們稱為冥灘的特殊次元來到這個世界。有人說那就跟希格斯玻色子或暗物質一樣,其實本來就存在只是沒有被發現而已。      而這個冥灘化石就是證據了。而且這也顯示冥灘並非到現在才第一次出現,至少很有可能在白堊紀晚期的大量滅絕期也出現過。雖然還沒辦法精確驗證,不過可以推測冥灘發生與大量滅絕之間應該有某種關係。假如調查其他滅絕期的地層也能發現冥灘化石,就表示所謂的冥灘與大量滅絕有關了。對不對?      雖然說,關於冥灘的事情我並不是非常理解就是了。那玩意與個人的精神相連,卻又能拿來當成開若爾網路的路徑。我多少可以明白那並不是能夠實際觸碰的存在,然而從你們這些異能者的形容聽起來,我又覺得那很像是實際存在的場所。」      這樣的感想很正確。就連山姆也不認為自己能夠把在冥灘上的經驗說明給其他人理解。異能者與一般人之間講述死亡時的詞彙不一樣,想像死亡的方法論不一樣,論述「冥灘」這個次元世界時的文法也不一樣。兩者之間存在有絕對無法填補的鴻溝。      但唯有一件事情可以理解,那就是這個叫死亡擱淺的現象將會是第六次大量滅絕的可能性大幅增加了。如果讓「死亡」這個永遠無解的謎團得到答案的代價就是滅絕,是不是必須心甘情願地接受它呢?又或者滅絕的命運是對明白死亡真相的人類進行的一種封口呢?      「今後肯定會把冥灘與滅絕之間的關係搞得更清楚。只要你讓這一帶的開若爾網路開始運作,進展就會更快了。」      山姆回應地質學家的要求,拿出邱比連接器。讓它接觸配送終端機上的接受器,啟動網路。如果冥灘與過去的滅絕也有關係,那麼利用冥灘為媒介的這個網路系統是不是也會產生不同的意義?山姆把心中出現的這項疑問連同邱比連接器一起收進衣服的胸前口袋中了。      才剛離開庇護所,銬環就接到連絡。是亡人打來的。      『山姆,讓你久等啦。』      畢竟對方不曉得山姆在擱淺地帶遭遇過什麼險境,因此這個態度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那輕輕鬆鬆的語氣還是讓山姆不禁感到火大。      『結束了。BB的重設作業順利完成了。剩下的工作就是實際裝備起來驗證是否能夠發揮功用,以及對壓力源的耐受性是否符合標準等等。』      新的BB完成了。小路已經不在了。不,只要把它當成新的小路來對待就好了嗎?可是就像生父生母無從替代,情人朋友無從替代一樣,小路應該也無從替代才對(山姆,真的是那樣嗎?)。      『我接下來會出去外面進行實測檢證。山結市的工作人員會提供協助,所以不用擔心我的事情。多虧你的努力,這裡已經是開若爾網路的運作區域了。我們可以知道擱淺地帶的位置,也能預測天氣變化。某種程度上應該也能探知到那些危險傢伙們的動向。所以你結束現在的任務之後,只要過來把BB領回去就行了。』      山姆頓時有種想把銬環砸到地上的衝動。但是他沒辦法自己解開這玩意。這點又讓他更加不爽了。      『我們為BB進行測試的地點如果從地質學家的庇護所來看是位於東南方的位置。就在山結市附近的配送中心旁邊。你好不容易往西行了卻又要你折回來一趟真的很不好意思,不過你不需要攀越高峰。靠你的腳力應該只要一天就能到達。把BB領回去後,你可以在那個配送中心的私人間好好休息。』      這個彷彿在說『我很貼心吧』的口吻也讓山姆感到火大。不管是配送包裹還是重建美國什麼的,全都是我在做啊。不過山姆把這句話吞回肚中,關掉了無線。獨自一個人走上眼前平緩的斜坡。      由於進入山峰形成的陰影之中,溫度驟然降低了。不過跟之前經歷過暴風雪中的酷寒狀態相比,這一點都不算什麼。      只要越過這道斜坡就能見到小路了。不,是曾經叫小路的BB在等我。仰望著山稜線,複雜的感情湧上心頭。越過那道線之後可以迎接新的時光,但也有必須放棄的時光。如此直接明瞭的現實讓山姆感到痛苦難耐。      爬上斜坡的頂端後,便能看到遠處的配送中心。只剩一點路了。      『山姆,聽得見嗎?你要小心!』      銬環的無線通訊忽然發出勒克妮的聲音。      『上次的狀況又發生了。開若爾濃度正在急速飆升。』      那是什麼意思?山姆疑惑地環顧周圍,但是天上並沒有任何顯示那種徵兆的變化。現在使用的邱比連接器也是勒克妮改造修理過的東西。會不會是搞錯什麼了?正當山姆要這麼問的時候,南方的天空出現了鮮明的倒掛彩虹。那道彩虹也是連接亡者國度與生者世界的凶兆,看起來無比美麗。明明已經看過那麼多次,山姆很驚訝自己第一次有這樣的感受。實際上那應該讓人害怕才對的,卻忍不住看得入迷。因此這是難以言喻的別種情感。既不是美麗也不是恐怖的別種東西。找不出言語形容的山姆,取而代之地流出了眼淚。這和過敏反應不一樣,是源自感情的淚水。      勒克妮的無線通訊斷線了。不管山姆如何呼喚,銬環都沒有任何回應。這裡應該是開若爾網路的運作區域才對,卻連不上。這個事實會不會就佐證了開若爾濃度正在飆高?或者是山結市發生了什麼問題?      胸口忽然感到一陣熱。山姆把邱比連接器抓出來一看,六枚金屬片發燙得彷彿要燃燒起來。怎麼會這樣?山姆雖然想把它從脖子上扯下來,可是它卻宛如帶有意識的生物般開始浮游。彷彿在嘲笑山姆似地往天空飄飄然升去。      就在山姆被它扯得往前踏出一步的時候,景色驟然一變。      強烈的暴風從背後推動山姆,害他失去平衡往前倒下。山姆為了防備撞擊而用雙臂護住頭部,但那動作一點意義都沒有。因為他的身體飄到空中了。失去重力,飛向天空。巨大的鯨魚在一旁被吹颳得不斷扭轉。不知來自何處的建築瓦礫,只有透過影像或資料看過的大大小小船隻車輛,以及看不見臉的人們,都紛紛被捲進巨大的暴風漩渦,被吞入天空了。

作者資料

野島一人

著作包含《潛龍諜影 和平先驅》、《潛龍諜影Ⅴ 幻痛》、《潛龍諜影SUBSTANCE Ⅰ 暗影摩西》、《潛龍諜影SUBSTANCE Ⅱ 曼哈頓》等書。

小島秀夫

1963(昭和38)年生於東京。遊戲製作人。遊戲業界知名的電影、小說愛好者。1987年以首部監製的遊戲《Metal Gear》出道,之後發展為系列作,並確立了「潛行遊戲」的類別。2001(平成13)年獲美國《新聞週刊》評選為「開拓未來的10人」之一。2015年末獨立創業,成立小島工作室。2016年在被稱為電玩界奧斯卡的「D.I.C.E. Awards 2016」入選名人堂,更奪下由全球遊戲媒體共同評選的「The Game Awards 2016」中的「產業標誌性人物」獎,獲得全世界極高的評價。2019(令和元)年推出眾所期待的新作遊戲《死亡擱淺》。著作包含《我的身體70%由電影構成》、《創作的基因 那些我喜愛的MEMES》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野島一人小島秀夫 譯者:陳梵帆Ryo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21-05-13 ISBN:9789571099965 城邦書號:SPB7D000161 規格:膠裝 / 單色 / 30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