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生活風格 > 休閒嗜好 > 占星/命理/風水
最棒的禮物:我們都是機器人!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班圖」是什麼?是每個人類與生俱來的一組程式碼 ◆ 迷惘時,你隨時能以班圖看清楚本質,就是人生最棒的禮物! ◆更瞭解自己,才能做出最佳人生決策 你對目前困境感到疑惑, 利用「班圖」製作自己的本命圖, 讓你看清自己的本質,帶你衝破困境 我們總以為自己能全然掌控生命? 而事實呢?透過這本書的指導, 我們明白大霹靂時散裂成無數碎片存在我們身體中的「班」, 才是承載所有生命藍圖的造物主。 生命存在於宇宙中,宇宙就是個生命,就像俄羅斯娃娃,每個俄羅斯娃娃中都住著另一個娃娃,無窮盡地層層相疊。而智慧讓人類能察覺自身存在,得以思考,具備自我存在的知覺和反思的意識,卻同時也明白:我們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消失。 從「本命圖」我們可以更加了解自己,看清楚自己的不足與能力,明白自己與天地人的連結,生命有許多時候並非偶然,掌握天時地利人和才能找到屬於自己的舒適帶。 每個人對生命的期待不同,從「班圖」裡可以看見自己的編碼,這些編碼不是在指導你路徑,而是能讓你掌握自己,甚至是掌握別人,以及彼此交流的方式,而這個方式可以透過「本命圖」上的數字告訴你。 班圖網站中的班圖軟體可以分析每個人的本命圖,我們能藉由班圖網站裡的功能,更了解自我的本質以及真我,以及與其他人的互動關係。 「本命圖」代表影響著你、我,以及每個人類的 「程式」,只要輸入精確的出生時間你就能從班圖網站算出自己的本命圖,也可以透過查詢的方式看到其他人的本命圖,其中包括許多世界上知名的人物。 班圖能揭露程式所帶來已然成為你一部分本質的影響力,同時也透露能讓你產生興趣的人格類型。其中最棒的特色就是,能表現出你與其他人建立了哪一種人際關係,以及你跟他們相處時的自在程度,如此一來你也較能夠接受或者理解:為什麼我跟某某人契合;而為什麼又跟某個人關係緊張。 馬上製作屬於你的「本命圖」:baantu.com

目錄

序 本命圖 班圖 身體&心智 程式如何控制我們 三種符號 情緒調控 成功 尊敬 感受 你喜歡的人 自信 悲觀主義者 現實主義者 樂觀主義者 躁動 反應者 機會主義者 發起者 九大能量中心 解惑 知曉 分享 愛 欲望 服務 成就 感受 耐力 三角形&六角形 埃弗爾.克尼維爾 強尼.諾克斯威爾 胡安.曼努埃爾.范吉奧 尼基.勞達 艾爾頓.塞納 麥可.舒馬克 泰勒絲 人生閘門 人際關係 迴路 共有迴路 集體迴路 創意迴路 無迴路 動力刻度表 其他人的特質 目標 生命週期 喬治.麥可 瑪丹娜 西爾維奧·貝魯斯柯尼 唐納.川普 弗拉基米爾.普丁 卡萊.葛倫 貝克漢夫妻 哈利王子與公爵夫人梅根 威廉王子與公爵夫人凱特 查爾斯王子與黛安娜王妃 查爾斯王子與公爵夫人卡蜜拉 確認出生時間 結論 關於作者

序跋

【前言】
  我們的內在有些東西跟宇宙一樣古老。它們來自「班」(Bhan)。班從來不具有生命,但卻承載了所有生命的藍圖。      你認為你掌控了自己的生命?並非如此。造物主才是主宰。班在大霹靂時散裂成無數碎片,數量大到無法想像。這些就是你的造物主。班與其四散的分體並沒有生命,而我們有。班無法思考,而我們可以。所有生命型態,包括每棵樹、每條魚、每隻鳥、每隻昆蟲、哺乳類動物以及人類,都蘊含兩種班的分體,但如此大量的班永遠不會成形。它們並不會構築成物理型態,而是成為意識的構築者。所有的班都透過微中子相互溝通。沒有班,就沒有生命。沒有班,一切只剩混沌。      宇宙是個生命,而你身在宇宙之中。現在想像一下你體內的所有細胞,它們的處境與你類似。它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人體是什麼,更不知道在更浩瀚的未知世界中存在數十億個人類。      生命就像俄羅斯套娃,每個俄羅斯娃娃中都住著另一個娃娃,無窮盡地層層相疊,差別只在於大小不同。      我們是唯一具有智慧的生命型態。這是恩賜,同時也是詛咒。智慧讓我們成為宇宙中唯一察覺自身存在的生物,而我們的策略能力與貪婪則將我們推上食物鏈的頂端。但對於自身存在的知覺或自我反思的意識,同時也帶來令人不悅的副作用:我們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消滅。我們用比較有趣且不理性的方式來應付這個小問題。在認知自己終將一死的情況下,我們作出奇怪的假設,主張「滿足」又「長久」的生命能讓死亡變得輕鬆或者更不枉此生,所以試圖在我們擁有的時間裡變得更加圓滿。而另一個有趣的解套方法,就是關於天堂與來世的神話故事。      有些人執著於科學與邏輯,但我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常常看不見這兩點。我以前會拿它們來開玩笑,但現在不會了。因為不管你認為自己多麼有邏輯又理性,你永遠無法真正明白一切是怎麼回事。希望對人類來說一直都很重要。如果剝奪了希望,又不找替代品讓人類得以承擔生活,可說是百害而無一利。      著名的梅爾克修道院,座落在遠眺多瑙河與奧地利瓦郝溪谷的岩石地上,我的童年時光都在修道院的寄宿學校中渡過。其實我很喜歡上學,但我在畢業的同時也退出了天主教會,這可不是奧地利人會做的事。之後我上了大學,用來計算概率的數學將我折磨得很慘,但對於我現在崇尚虛無主義並擁抱生命中混沌理論的心靈而言,卻正好能派上用場。我信的不是耶穌,而是高斯曲線。      當然,當你才二十多歲時,會認為死亡還是很久以後的事。死亡是別人的問題,不關你的事。所以你為什麼要煩惱死亡呢?而你仍然懷抱著錯覺,認為生命會成為你所想要的任何模樣。希望是強力的春藥。美國夢與上帝都建立在謊言之上,但它們帶來希望,而希望就是一切。      往後三十年發生的一切與數據、偶發事件、上帝以及我在生命中的期望無關。過去與現在的我都擁有多采多姿的生活。我曾經見過、也體驗過極端的高峰與低谷。我曾經與各行各業的人相處過,從著名的達官顯貴到又髒又窮的市井小民都有。      為什麼說我的生命與偶發事件無關?我舉個例子。我在九零年代末搬到倫敦,當時我不認識任何人,但我很堅定也確信能在音樂產業中創造代表性的生涯表現。我一直想要與我的偶像所合作過的人物共事,也將此當成我靠一己之力無法成功的唯一理由。      當時倫敦這座城市擁有超過一千萬居民。想要與這間小型菁英俱樂部的人碰面,機率微乎其微。我抵達倫敦時只是無名小卒,名不見經傳。當時能上網的人寥寥無幾,電子郵件算是很新潮的社交媒體,從沒聽過什麼叫YouTube與實境電視節目,因為根本還沒發明。      我唯一認識的人是位年輕的樂器商,他剛剛在倫敦郊區開了間小店,店裡只有一間小房間能當作辦公室。他賣給我一對揚聲器,讓我能在家裡的小錄音室使用。有天他打電話問我,能不能帶另一個人來看看我的揚聲器。十五分鐘過後,某位我一直想見上一面的人(屬於跟我的偶像共事的一小群菁英份子)已然站在我的房間裡聽著我的歌。我什麼都沒做,但夢想就這麼實現了,這種機率能有多大?      幾個月後,一種全新的音樂風格在倫敦萌芽,而我全心投入其中。我也錄製了幾首相同風格的新歌,我確信這就是我步入倫敦音樂殿堂的踏腳石。往後的六個月,我在書桌上放了一張同類型音樂中最頂尖歌手的唱片,他是倫敦人,而且出道首張專輯就奪下排行榜冠軍。據說有間大型唱片公司花了一百萬英鎊把他簽下來。我想要像他一樣!      同樣地,當時的網路還沒有現在這麼發達,也沒有eBay這種拍賣網站。如果你想要賣東西,就得在名叫「搜刮」(Loot)的二手拍賣報紙上刊登廣告。某天我正等著別人來買我的二手貨。當門鈴響起來時,我能從小圓窗看見誰站在門外,他長得很像我書桌上那張專輯的歌手,但如果是這樣也太荒謬了,所以我把他要的東西交給他,並沒提到我是音樂人。他要離開時順口問道:「你的工作是什麼,史帝夫?」      我很不情願地告訴他(我覺得他在浪費我的時間),我是音樂人。他回答說他也是玩音樂的(就這麼剛好),而且剛剛跟一家大型唱片公司簽約。我的頭一陣暈,不會又來一次吧!一點都沒錯,他就是那張專輯的歌手。他帶走我的歌,並且在他主持的BBC廣播節目上播放。      這類奇蹟在往後幾年內不斷上演。舉個例子,就在幾年前,我休息了好一段時間後,錄製了幾首新歌,正在研究要把歌曲寄給哪間唱片公司才會獲得青睞。我的名單上有不少英國人,但我想找些美國人來合作。我做了一點功課,找到有位名叫馬丁‧柯森鮑姆(Martin Kierszenbaum)的人,他曾經製作過一流的唱片,也是女神卡卡(Lady Gaga)大紅大紫的幕後推手。      當然,我當時沒辦法聯絡上這位來自美國的大人物。隔天,我走過我在倫敦那間小錄音室的大樓接待處,此時大樓門鈴正好響起,而我做了平常不會做的事(我的錄音室有獨立門鈴)。我走到接待櫃台後方,拿起對講機的話筒說,「哪位?」話筒另一邊傳來:「馬丁‧柯森鮑姆。」我掛掉話筒後立刻放聲大笑,我當時覺得自己大概瘋了。      先說明一下,我這十年來從沒在這棟大樓見過任何一位唱片公司製作人,而且即便有遇過,也不可能是從美國來的。所以當我聽見他的名字,我覺得一定是聽錯了,應該只是其他住戶叫的哪間外送餐點。但我止不住好奇心,所以我按鈕幫他開門後就在接待處等著。一輛由司機駕駛的黑色加長型轎車開到門口,有個人步出車外向我走來。我詢問他是不是新視鏡唱片(Interscope Records)的馬丁,果然是他。      不對,我並沒有成為超級成功或者超級有名的巨星。我在生命中的遭遇並沒有跟我的期望與心願接軌。我告訴你這些故事的原因並非如此。應該說我想強調的是,如果你相信宇宙萬物都是偶發事件,或者以大多數人的邏輯思維來理解宇宙,那這些事情就不會發生。      混沌並不存在,一切都有秩序。但主宰秩序的是誰?我的心態在這幾件事情之後有所轉變。我們常常用有信仰者與無信仰者來區分全世界,其實很愚蠢。第一種人,縱使沒有證據顯示萬物的存在,仍然以最虔誠的心看待一切;而另一種人則確信萬物並不存在,除非他們能看得見、摸得到,或者能親身體驗。這兩種人對於自己的主張都提不出證明。在我抵達倫敦那陣子,經歷過我所無法解釋的體驗過後,我已經跳脫了這兩種人之外。我的新座右銘是:「許多事物確實存在,但我對它們摸不著頭緒。」我敞開心胸,但我並沒有信仰。我知道有些超脫於世道之外的事物確實存在。不過我也發現,不同的事物會發生在不同的人身上,而且絕非偶然。我們的生命確實獨一無二,我們各自具有獨特的使命,也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      我們所能認識與理解的一切只是個理論。也就是說,我們無法對任何事情下定論。就算你是愛因斯坦、霍金或是羅德斯都一樣。有些理論的可信度或許比其他理論還高,但理論終究會瓦解。科學實證的概念,只不過是能在一定程度內預測結果的實驗。沒有任何事物是堅不可破,萬物也未必然會有最真切的解釋。      我們或許會相信「聰明人」所告訴我們的話,但也會相信並且依賴我們自己所做出的結論。一切事物都沒有絕對的證據。想想科學與宗教之間有哪些確實存在的差異,其實並不多。這兩者都能以不同的方式來撫慰我們,但到了最後,我們終究會步入死亡,而就算是比較睿智的人,也無法找到我們為何來此一遊的解答。對於這一切,我們毫無概念。      假如你回頭想想先前關於我們體內細胞的說法,它們同樣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存在,那它們又怎麼會在正確的時間出現在正確的地方,並且克盡職責好維持我們的生命?這就得提到細胞世界中令人無法想像的粗暴特質了。如果細胞的世界中一片祥和,我們早就失去生命,畢竟你無法依賴善良美德維生。但如果細胞與我們都不了解生命的意義,萬物又何以運行至此?      我的理論主張,世界上存在著看不見的「程式」。科學家告訴我們,宇宙中只有4.9%是我們看得見的一般物質,其餘都是暗物質,是黑暗的能量與微中子。這名稱聽起來很厲害,其實就是代表「我們不知道是什麼,但確實存在」的意思。暗物質可以想像成宇宙的智慧或「軟體」,就像藍圖一樣。微中子則是將暗物質彼此連結的通路,可以用近乎光速的速度朝任何方向傳遞資訊,並且能夠穿越直線方向上的萬物。它們誕生於恆星之中,具有微量的物質。      班就是不具有生命的暗物質,只會改變微中子的資訊,就像稜鏡會使穿越其中的光線改變一樣。這種機制影響了具有生命的萬物。你覺得鳥類為什麼會在冬天與夏天飛往其他地方?其實並沒有「本能」這種東西,而是程式在運作。「本能」只是代表「我們知道該怎麼做,但不知道原因為何」的字眼。      我在本書開宗明義提到,我們每個人體內都具有班,但事實上我們都蘊含了兩種暗物質班的分體。這兩者都是負責帶來影響的組織者,不只影響了身體,也影響了心靈與愛。如果你想更深入了解班,我建議你閱讀我的另一本著作:《拉‧烏盧‧胡的人類大預言》(The Prophecy of Ra Uru Hu)。      科技界最新的術語是人工智慧(A.I.)與機器學習,表示我們賦予機器或電腦一定程度的自主權,讓它們能夠靠自己解決問題,同時也能自我教育。它們能在不經過明確編碼的情形下學習,這與它們過去所依循,由程式編碼員所創造典型的循序漸進式規則有所不同。而我們從未想過,我們本身也是依照相同方式來運作。      我們只不過是具有智慧的機器或機器人,由更大型的「程式」所操控。但這個程式同樣也不具有生命,同樣不了解自己的作用何在,它並不是留著鬍子的白髮老翁,也並非來自於世界中心或者更高等的境界。      我們擁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權,你可以稱之為即興發揮,也就是人類所理解的自由意志。但透過班所運行的程式,它從大方向上掌控了希望我們採取的行為,並且會在必要時加以干涉。這就像我們在管教孩子一樣,你會對小孩設下界線,孩子可以在界線範圍內自由活動,也能讓你擁有自己的生活,否則就必須時時刻刻緊盯著他們不放,不符合效益。      你也可以賦予孩子目標或任務,讓他們自己找出解決方案。      生命也是如此掌控著我們,或者在更深的層面上,掌控著我們體內的細胞。細胞怎麼知道自己應該位於膝蓋上,而不是大腦裡頭?它並不知道,但程式替它安排好了。程式從混沌中創造秩序,並且以特定的條理組織起宇宙中的生命,就如同編出一支優美的舞步。      程式透過我們所具有的某些特性來影響我們,而我們經過編碼後也會符合其他人的特質。這不代表會因此喜歡或愛上每個人(也不可能),或是能讓所有人都喜歡或愛上你,而是用來尋找歸屬的指標。      這並非從綜觀的方向評斷,而是以個體為出發點。沒有誰是絕對的好人或壞人,我們也無法從放諸四海皆準的角度,口徑一致地評斷一個人是對是錯。世界上並沒有一體適用的定義能用來妄下評斷,但多數人如今卻日復一日地擅加批判。你在生命中的一切行為也是如此,包括你的飲食方式與食物在內。我們彼此各不相同,所具有的任務與需求也不一樣。地球上除了你以外,沒有任何人知道最適合你的是什麼。      人類總是覺得迷失了自我,因此很容易成為自助系統、書籍以及各種新世紀實踐課程與自我宣稱大師所鎖定的對象。我們總是受到灌輸,說我們有缺陷、我們是罪人,說我們從出生的那刻起就不完美。但這些型態的「助力」,其實是在剝奪我們自身的權力與能力(以及金錢)。事實在於我們都迷失了,但其實又沒有迷失。縱使我們不了解一切是怎麼回事,並不代表我們迷失了自我。      我的書並不是自助類書籍,而是要讓你了解程式對你的期望是什麼、如何影響你,又會如何支持你。本書能協助你認清自己真正的本質,使你能夠擺脫以往所受到灌輸、關於如何自我「認知」或自我「改變」的錯誤幻想。      但有一點相當重要:即便你可能更了解自我的本質以及真我,並不代表你能獲得期望中的生活。這一切不只與你有關,更關乎於你所身處其中的大環境。我們多數人並不了解,其實我們從屬於更大的有機生物。無論你怎麼想,「程式」都主宰了許多層面,不僅支配了你的生活,也控制了一切的可能與不可能。      同時,我們確實擁有自主權,我們可以即興發揮。我們的生命是班所帶來眾多影響力的總和,也是我們生命中所發生一切事物的總和。我們從經驗中學習,並且成為更有智慧的生物。我們透過自主與即興來完成這項過程。但並不是我們生命中的一切都有劇本,劇本上只寫了其中一部份。      我花了15年,試圖了解這個程式的一部份,以及我們該如何加以解碼。在進入音樂產業前的年輕歲月中,我是個電腦宅與碼農。過了20年,我告別音樂產業,投身開發一套軟體,讓我能夠參透這個「程式」所帶來的影響。      我稱之為,班圖(BaanTu)。

作者資料

史提夫.羅德斯(Steve Rhodes)

Ra Uru Hu 的學生,班圖(BaanTu)的創辦人。他身兼英倫音樂家、電腦工程師、作者等多重身分,還是一間唱片公司的老闆。出生於奧地利,在搬到倫敦之前,他主修機械工程管理。就讀大學時,史提夫從海選中贏得全國最佳音樂新人的頭銜,並與哥倫比亞唱片簽約。隨後陸續在各大電視、廣播與其他媒體展現才華。2010年時,史提夫在倫敦經營名為「半人馬座阿爾法星」(Alpha Centaur)的頂尖錄音室,包括U2樂團、肯伊.威斯特(Kanye West)、米亞(M.I.A.)等知名音樂人都曾在這兒錄音。對史提夫最新的音樂有興趣的話,請上marquii.net聆聽。 相關著作:《最棒的禮物:我們都是機器人!》

陳冠達(Eric Chan)

亞太人類設計專家及指導師//基因天命亞太區導師//班圖亞太區導師 香港人,51策劃者,第14與55基因天命。 香港及中國人類設計學會、基因天命學會創辦人,貫通全球6派別的人類設計 (Human Design) 專業顧問及推動人,也是第一位在香港大學裡教授人類設計的學者。沉浸其中而筆耕不輟,多年前人類設計還未成為顯學之時,就已在華人世界裡於公眾媒體「南華早報」撰寫人類設計專欄,並接受多個傳播媒體訪問。可謂此世界的先行者。 Eric在2014年完成美國人類設計專業分析師課程順流覺醒,並獲得靈性大師Richard Rubs的認同而接受推動中文基因天命 (Gene Keys)的工作。他利用了3年自我進修和籌備,包括完成全人教育:華德福師資課程認証,於2017年終於在台灣推出中文《基因天命》一書及網站平台,震撼整個人類設計體系及靈修者。 同年,獲得人類設計作者Ra的得意門生——Steve的邀請,為其網站中文化,進而為他推出人類設計最重要的兩本著作,第一本是Ra的直傳遺作《人類大預言》。另一本是十多年學習人類設計後個人詮釋「班圖2.0神的密碼」,書名為《最棒的禮物: 我們都是機器人!》。 此外,更成為古籍研究、易經及中西星象學隱世大師黃家騁博士的閉門弟子。追隨研習及傳承《易經》、《洪範》、《皇極經世》等絕學,以為恢弘中華文化,發皇宋明理學、心學一脈。 Eric希望透過不同的方式為每個人都能夠進入覺察自我,觀達未來,最終徹底離苦得樂。 人類設計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humandesign.org.hk/ 基因天命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genekeys.org.hk/?tn-str=k*F 相關著作:《最棒的禮物:我們都是機器人!》《拉.烏盧.胡的人類大預言》《基因天命全書+天命轉化卡(全球限量終極盒裝版)》

基本資料

作者:史提夫.羅德斯(Steve Rhodes)陳冠達(Eric Chan) 譯者:Gerald 出版社:布克文化 書系:學習館 出版日期:2020-01-15 ISBN:9789865405472 城邦書號:1BE15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