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
活佛老師問:參訪29位藏密大上師的歷史現場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內容簡介

這是還未被認證為轉世仁波切時的黃英傑博士 與來自西藏赫赫有名的大仁波切們的對話錄與譯文 囊括二十九位當代大師的外、內、密精要開示 是了解佛法中金剛乘的必讀之書 本書是遍訪來台藏傳佛教仁波切的珍貴第一手資料。在藏密四大派數十位大仁波切的開示下,藏密原貌與許多修學佛法、對西藏佛教的認識得以澄清,錯誤觀念得以一掃。對修學藏密的行者,是絕對不可或缺的心要指示。 【篇章例舉】 日常生活為道用的修行訣竅——寧瑪派 第三世貝諾法王 完整地修學一套有傳承有系統的密法——寧瑪派 塔千仁波切 佛法的重點不在自己而在與眾生同享——薩迦派 教主達欽仁波切 悉達多成佛只是一場戲——薩迦派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 觀想和加持是源於自心的顯現——噶瑪噶舉派 第二世波卡仁波切 起執著的是心不是身體——噶瑪噶舉派 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 外雙運的戒律——香巴噶舉 第一世卡盧仁波切 正確親近上師的方法——竹巴噶舉 蔣揚欽哲依喜仁波切 修菩提心習空性見——格魯派 梭巴仁波切 如實修行比灌頂重要——格魯派 義成法師 【專文推薦】 薩迦佛學院第一任院長 堪千阿貝仁波切 直貢噶舉第三十七任法王 直貢澈贊法王 新世代佛學學者 羅卓仁謙 【推薦引文】 獻上最誠摯的祈願和祝福,希望這本書能對各方有所助益。 ——堪千阿貝仁波切 他的著作中,包含藏傳佛教重要歷史、教法,以及許多大師的珍貴教導。 ——直貢澈贊法王 本書所採訪的對象中,有許多位已經再難有機會接受如此的採訪:或已圓寂轉世、或遁世閉關,或忙碌於利益大眾的法業上。……感謝巴麥欽哲祖古能夠將這些文字分享給我這樣的後學,有機會窺見藏傳佛法早期走向世界、傳入台灣時期的艱辛,特別是這些「現在的大師,未來的祖師」們的堅毅與慈悲。 ——羅卓仁謙

目錄

〈序〉薩迦佛學院第一任院長 堪千阿貝仁波切 〈譯者序〉 日常生活為道用的修行訣竅 ——[寧瑪派]第三世貝諾法王 為孩子播下一輩子心靈自我成長的種子 ——[寧瑪派]聽列諾布仁波切 完整地修學一套有傳承有系統的密法 ——[寧瑪派]塔千仁波切 上師與弟子都要視對方為佛 ——[寧瑪派]賈西圖庫仁波切 四部行持知見與竅訣的第一手訪談錄 ——[寧瑪派]白玉寺覺嵋桑度堪布 金剛上師與灌頂 ——[寧瑪派]噶陀寺傳承偉瑟喇嘛 佛法的重點不在自己而在與眾生同享 ——[薩迦派]教主達欽仁波切 薩迦達欽法王夫人的流亡生活口述 ——[薩迦派]教主達欽仁波切夫人 蔣揚達莫拉•薩迦 佛教中心應以激勵教友修行士氣為目標 ——[薩迦派]第四十一任法王 現代女性修行者的成就典範 ——[薩迦派]第四十一任法王之姐 傑尊瑪仁波切 不起煩惱的利他行 ——[薩迦派]哦巴支派法王第七十五任祿頂堪仁波切 當代大經師關於佛性與佛智的精華教言 ——[薩迦派]堪千阿貝仁波切 方便中起修而臻智慧之果 ——[薩迦派]第六世塔立仁波切 悉達多成佛只是一場戲 ——[薩迦派]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 最初的藏紅色光芒 ——[噶瑪噶舉派]第五世創古仁波切 剛波巴的轉世化身 ——[噶瑪噶舉派]第三世達桑仁波切 第二世欽哲仁波切的傳承 ——[噶瑪噶舉派]第三世貝魯欽哲仁波切 觀想和加持是源於自心的顯現 ——[噶瑪噶舉派]第二世波卡仁波切 對台灣弟子一針見血的洞見 ——[噶瑪噶舉派]第十四世夏瑪仁波切 大仁波切與大學生的犀利對談錄 ——[噶瑪噶舉派]第十二世泰•錫杜仁波切 起執著的是心不是身體 ——[噶瑪噶舉派]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 這是沒有密勒日巴的時代 ——[噶瑪噶舉派]第十二世嘉察仁波切 外雙運的戒律 ——[香巴噶舉派]第一世卡盧仁波切 西方喇嘛看台灣 ——[香巴噶舉派]嘎旺喇嘛 世界知名的頗瓦法大師 ——[直貢噶舉]安陽仁波切 正確親近上師的方法 ——[竹巴噶舉]蔣揚欽哲依喜仁波切 文殊菩薩的化身 ——[竹巴噶舉]第九世吉噶仁波切 修菩提心習空性見 ——[格魯派]梭巴仁波切 如實修行比灌頂重要 ——[格魯派]義成法師

序跋

【作者的話】
  頂禮大智聖文殊師利菩薩!      因汲汲於生命意義與真理的追尋,我在大學一年級的一九八五年底正式接觸佛法,由於宿緣的關係,初始對於金剛乘教法便極有好感。最初自己探索顯密教法時,像大家一樣深感法門眾多、佛典充棟,佛子該聞何書?如何修持、實踐佛法?一九八六年《文殊》雜誌上刊出佛法諮詢服務,於是我立刻前往,結識了文殊創辦人之一的黃啟霖大德。一九八七年初接受第一個金剛乘灌頂後,基於對佛陀教法的絕對慎重,因此希望藉由聞、思、修的途徑來成熟自己的法緣,但是當時密法的圖書資料極為有限而缺乏系統,傳講的上師又少,若非大富大貴無由親近,因而倍感艱難。      或許我的生命註定要與佛法連結。      大學三年級時,我去當時最夯的麥當勞應徵工讀生,結果沒被錄取,因為主管們認為專科生比大學生好用。去不成麥當勞,於是我靈機一動,轉而向《文殊》雜誌的黃啟霖先生詢問工讀機會。當時他很善意的說:想想看有沒有適合的工作再通知你。我很積極地推薦自己說:我知道自己能做什麼!我提出直接訪問西藏上師、探討西藏佛教内涵、釐清諸多誤解等採訪構想。就這樣,我為自己創造了第一個工讀就業機會,也與西藏佛教、多位上師結下不解之緣。   我這個工讀生,在記者證的加持下,搖身一變成為雜誌社記者,順利展開了馬拉松式的採訪,其成果也在一九八九年底榮獲新聞局金鼎獎「公共服務獎」的《文殊》雜誌第三十七期(一九八九年四月)至第五十期(一九九○年八月)之間刊載,頗獲好評,許多讀者對於下期訪問內容都抱以高度期待。      不料,文殊佛教文物百貨遭到祝融之災,《文殊》雜誌也因而停辦。但我在外島服役期間,仍持續整理錄音訪談資料,以及隨緣擔任諸仁波切法會口譯時,上師與弟子間的問答記錄。最後總共集結了西藏佛教四大教派二十九位仁波切、堪布、喇嘛的訪問稿與開示,約十五萬餘言,盡是「述而不作」的原音。      原書由薩迦達欽仁波切(一九二九~二○一六)賜名「如是我聞~來自西藏的法音」(Thus I heard~~The Dharma Sounds From Tibet),深符本書意旨,文殊化身名不虛傳;並蒙北印度薩迦佛學院創校院長——堪千阿貝仁波切,賜予藏、英文序;尊者是第四十一任薩迦法王(一九四五~)的親教師,此舉令我等感到無上光榮。   這些訪問內容,全部由我設計、翻譯、執行,事實上那些問題都曾是學密弟子們所困惑的一部分。雖然今日已有無數具德上師開示、傳法,弟子們的程度也相對提升,但這些珍貴、深刻的開示,依然能夠穿越時空、真實地利益眾生。      這些年來,許多讀者對本書再版反覆催促,但自二○○七年取得佛學博士學位、在華梵大學任教十年間,一者以教學、研究任務繁忙,又因欽哲光明壇城諸多閉關、法會等聞思修法務緊湊,實在無暇顧及舊作整理。如今,在商周出版社專業、精緻的編排下,終能再度以嶄新的風貌與法友們分享珍貴教言,如是我聞的法味歷久而彌新,總算不負法友讀者所願!      最後,願諸君在學法的道上,都有真正追隨具德上師的善緣,以圓滿佛道。    ——為巴麥欽哲名義所加持者.佛學博士黃英傑 恭撰於空行海會

內文試閱

  「當我們觀想自他為本尊時,一切眾生仍在痛苦中,問題還是沒解決不是嗎?」   「不!你必須嘗試去了解這是本尊、這是輪迴苦痛、這是你的修行,而你並沒有將他們融合在一起,却把他們分開了,但若不把他們融合,則你無法修行。」      [薩迦派]教主達欽仁波切   H.H. Jigdal Dagchen Sakya, འཇིགས་བྲལ་བདག་ཆེན། 1929-2016      薩迦達欽,意為薩迦派的大聖賢,他是當今薩迦派地位最崇高、最資深的上師之一。仁波切降生於一九二九年,被認為是文殊師利菩薩的化身,同時也是第六十六任哦巴祿頂大堪布蔣揚卻吉尼瑪的轉世。      *四派如一無二      問:寧瑪派中談大圓滿、噶舉派中談大手印,可否請仁波切談談薩迦派的道果?      答:西藏佛教的四大派都是以釋迦牟尼佛的教法為宗旨,只因文化、傳統而有一點點不同。   (笑!)道果是很難了解的,首先你必須聽聞、思惟,然後修行,如果沒有聽聞和思惟,你無法起修。而其中的基本意念便是見地,見地分兩種:主體和客體。客體就是我們現在所看到的一切;而主體是內在的嘗試——嘗試去了解自性的實相——空性。   薩迦、寧瑪、噶舉、格魯各派雖有不同的見地、哲學觀點,但如果你真正了解他們,便能知其精髓均是一致的、沒有不同;如果了解的話,你就會說「喔!我是薩迦、我是噶舉……」這是不必要的。所以我修一切四派的法,他們只是見地不同,但結果是一樣的。   初學佛者,一開始最重要的便是聽聞、思惟,然後修行,沒有聞和思惟便無法修行。如果你已經了解靜坐了,那麼靜坐是好的;如果你不了解,只是睡覺而已,那就不好。靜坐是為了悟自心,雖然自心和意識有相關,但你在修行時,必須認識這是自心、這是意識;當你尋求自心時,自心沒有顏色、形狀……而意識在那兒,你可以看、聽、嗅……這是你的意識;這是你的自心嗎?不,這不是自心,這是意識,所以你必須修習你的自心和意識。      問:據我所知,在格魯派中對中觀有一致的見解,(那叫「貢瑪巴」然後呢?)然而在薩迦派中對中觀的見解卻不一致,像薩迦班智達是自續派,而仁達瓦卻是應成派,直至今日,薩迦派一直沒有統一的見地。為何有如此的差別呢?      答:哦!對的。為何有這差別?因為像我們現在有四個人在這,我、我兒子、她以及你,我們都有個人的心和個人的意識,精髓是一致的,但你喜歡的某些東西我並不喜歡,她喜歡的東西我不喜歡,我喜歡的東西她也不喜歡,這就是差別所在。我們都一樣嗎?我們並不一樣,這就是了。      問:但是最高見地不是只有一個嗎?怎麼還有不同呢?      答:為何最高見地有所不同?唔!(這……)問的好!你必須嘗試去了解輪迴,你必須去放棄輪迴,你必須去不執取輪迴,你必須真正去相信,然後你可以有最高見地。如果你有執著、貪欲,你知道貪欲嗎?哦!我要這,這是我的,這就是貪欲,如果你有了一個,你還要一個;你已有了一個,又再要有一個,永不滿足。這些你都必須完全放棄,然後嘗試去了解那是不真實的、是有染污的,你知道染污嗎?我們嘴巴上很容易說要如何減少染污,但你真正修行時就全然是另一回事。堅守正道太困難,因為有自我,你知道自我嗎?就是我!我!這是我們所修的,如果你的「自我」了悟了,就很高;如果你不了解自我,你只是和以前一樣,繼續下去罷了,了解了嗎?      問:當我們觀想自他為本尊時,一切眾生仍在痛苦中,問題還是沒解決,不是嗎?      答:不!為什麼?你必須嘗試去了解這是本尊、這是輪迴苦痛、這是你的修行,而你並沒有將他們融合在一起,.把他們分開了;但若不把他們融合,則你無法修行。      問:我是指自身的觀想,並沒有實際解決別人的痛苦,也許只是解決自己的問題?      答:所以基本的是,我不能自創一些事,我必須追隨釋迦牟尼佛的教法去修行,所以相信是最重要的,如果你不相信,你無法修行。所以當你修本尊時,譬如說你修觀世音菩薩好了,觀世音代表對一切眾生的大慈悲心,所以你想說:哦!我就是觀世音。你思惟觀世音的大慈悲心我也有,他的加持給予了我,然後毫不懷疑、認真地去做——我就是對一切眾生的大慈悲心。   但如果你想說我就是觀世音,不!我不是觀世音,觀世音有四臂,而我沒有四臂又如何是觀世音?忘了他吧!觀世音有千手的,我也沒有千手。   佛法是不容易了解的,很困難的,要花費許多年,而非一兩年的,但你必須要有勇氣與發心,這很重要;你如果不發心,結果便很緩慢,如果沒有發心、慈悲,必定仍在輪迴中,不過是來回擺渡罷了!      *以慈悲與愛對待不同宗教      問:印度教密宗和佛教密宗有何不同?      答:是有不同。但我們並不說印度教不好、我們佛教才是好的。個人去信仰才是重點,所以我們並不想談論這個宗教好、那個宗教不好之類的話題。千百種的宗教,是依你的選擇、你想要如何去做而選定,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說自己是佛教徒,而你也喜歡它,以之為樂,那麼你真是一位佛教徒;如果你說自己是佛教徒,卻不喜歡它,以之為苦,認為自己必須去做這做那,要去得到一些什麼,那就錯了,宗教不是壓迫性的,宗教是為了要能自我了解。所以我們不能批評其他宗教,那樣做是缺乏愛和慈悲心的,而愛和慈悲心十分重要。我確信來到此地給予灌頂的許多喇嘛都已解釋過了,所以我們談談新的,我喜歡新的想法,好嗎?      問:那麼仁波切有什麼新的想法呢?      答:新的想法?相當多。瞧,我們都是亞洲人,你是台灣人,我是西藏人,我們都是有情眾生,都是人類,我們在此有許多機會、自由,你想要工作、你想要睡整天覺、為賺錢而工作,買好衣服……我們都可自由地去做。但世界上有一些不自由的地方,我們必須憶念並盡力去彼此幫助、與他人分享,這就是新的想法,如果你這樣做,那便是愛和慈悲心,就是佛法,這是新的慈悲心。我喜歡像台灣這樣的國家,多自由!但在許多地方卻不然。為什麼?我們都是有情眾生啊!有一些人正在艱難地生存著,有一些人卻擁有太多東西,因此你必須做全體的思惟,依愛和慈悲心去嘗試彼此幫助、維持和平、使大家歡樂,以此心向佛陀祈請,這是重要的,如果你做了就很好。   而如果你只是坐在佛堂中想著要去參加法會、去灌頂,那也好,但那是傳統、那是文化;你必須了解喇嘛(上師)該做什麼、弟子要做什麼,這些十分重要。弟子必須對教法有信心,上師必須實修教法,然後就很好;如果喇嘛、弟子都不照著法做,那有什麼用?我並不是說誰對誰錯之類,我只是在說一個正確的途徑。上師必須具備四種品格,如果具備了便可成為喇嘛(上師);而學生必須聽聞、思惟、實修,在接受教法時具備無動搖、不懷疑的信心,這是弟子必須具備的品格。雙方如此便好極了,但這些如果有了混淆、錯誤,那我也不知道了。      問:如果一些上師的品格並不如此高尚,在三昧耶戒中說,上師和弟子都要下金剛地獄;但如果我們批評某人不好,便又破了自己的戒律。如果不說,難道眼看許多人跟著下地獄去?這又不合菩提心啊!      答:對!我剛已說了上師所需具備的條件,弟子必須在接受灌頂、教法之前依之,檢驗喇嘛是否具德,必須去看;如果上師沒問題,而你也真心想修學佛法,那就很好。佛典記載著:在你想要尋找上師、依止上師之前,你必須審視老師是否確實具德,如果具德你就跟他學;如果不具德,你就換個上師,但不要告訴別人,因為如果你說誰不好,你便破了戒。這是真的。      問:但您認為,在今日我們仍有機會長時間觀察喇嘛嗎?喇嘛來台都不過數星期、數月,給完灌頂就走了,我們如何審視呢?      答:我不知道如何說這件事,大家盡力吧!我不要說,那不是我的事。我無法說好與壞,抱歉!(笑)      *東、西方學佛人之差異      問:您是第一位到西方傳法的仁波切,於一九六○年(是!),您也曾在西雅圖華盛頓大學執教,您覺得在西方學校和西藏傳統寺院中,學西藏佛法有何不同?      答:他們是在不同層次上的。當我首度到華盛頓州立大學時,事實上我在大學中是一名教授,但我無法教學生,因為那時候我還不會說英文。那兒有五、六位教授分屬不同學系,他們會藏文,我們一起從事研究西藏文化;後來有幾個學院的人,想學西藏語會話、了解藏人的生活等,事實上我們沒這樣的課,但他們很特殊,我們教了以後,學校賦予學位。   我在大學中執教十二年,但當時沒有任何宗教色彩在其中,只有教授們這些高級教育專家才知道中國、西藏、蒙古的不同,一般人根本分不清蒙古、西藏。直到一九七一年,有些嬉皮開始想學靜坐、想找回自心,他們認為有一些東西迷失了,想找回來,便開始研究。所以我開始教靜坐和佛教哲學,人也漸漸多了。後來噶瑪巴、卡盧仁波切、敦珠法王相繼的來了,好像現在台灣一樣,來的、去的人多了,我才知道東西方的不同。   西方人想學的是靜坐、發展自心,並不想學灌頂、修法,你必須向他們解釋其利益。像在給予文殊師利菩薩灌頂前,他們會問什麼是文殊師利?為什麼要這灌頂?文殊師利有什麼功用?可得什麼結果?等等,你必須向他們解釋文殊師利是智慧的本尊,修此法可得智慧、使修行少犯錯……等,然後西方人才願意接受此法。接著再把什麼是灌頂?如何進行?如何準備、一切的細節弄清楚後才開始做。但在亞洲,如新加坡、馬來西亞、台灣等地,人們不會問這麼多,有灌頂時弟子拿錢來給喇嘛後便離開!(笑!)而西方人並不如此做,但這是因傳統、文化而有些不同。      問:您認為閉關對每一個人而言都是必要的嗎?      答:喔!閉關是非常重要的,但閉關前,你必須先計畫好閉關中該做的一切事情,那麼閉關才可說是重要的;如果你不準備好,那你只是進去整天坐著罷了。要先知道自己為何要閉關,對閉關要有概念,則閉關是好的;如果你不知道這些,像某些人一樣宣稱自己要閉關,那只是嘴巴說說罷了。      問:商業社會中,要放棄工作去長期閉關,不是很困難嗎?      答:所以我早先告訴過你,你要了解輪迴的痛苦,對自己一直在做的工作有清楚地認知,了知世法不究竟,而想要改變,想去了解佛法,然後你會知道,做生意和佛法並不在同一道上,你必須把它們分開。      問:閉關中如何行菩薩道?得到利益的不是只有自己嗎?      答:不!不!不!閉關中你可持咒、誦經、靜坐、禮佛等,觀想並隨喜一切眾生同修。這並不是說只有自己在修,而是與一切眾生同修,共創平和、歡樂,與人分享法益才是重要的,不要把自己放在第一位而不在乎別人。勿以為自己在閉關修法就了不起,那不是佛法!因為佛法的重點不在自己,而在與眾生同享。若先想自己再談別人的人,是誤解了佛法。      問:過去的傳統閉關是先學好、準備好一切再進行,但今日西方閉關中心,都是進去學習如何準備閉關?      答:對!你也可如此做,如果這樣能使你更平和的話。閉關中的計畫表,如早上讀經、晚上修法,這些安排好就可以。      問:薩迦派傳承中是否有「時輪金剛」法呢?      答:是!非常重要的無上密法!寧瑪派也有這傳承,薩迦派也有,大家都有。下次我們也從尼泊爾的寺院中找一大堆喇嘛來敲鑼、打鼓,依傳統儀式來灌這個法,是「大灌頂」哦!(笑)      問:灌頂是否有得灌與否之別?      答:得灌與否因信心、誠意決定,沒有信心的人就算聽懂上師在說什麼也沒用。並沒有什麼特別 徵兆可證明得不得灌,傳法時,上師只一心想讓弟子得到灌頂,其他也就不在乎了。但上師一定要如法修完一切前行法,若上師的前行法有疏漏,或其中某一部分做不好、心中沒有本尊的話,弟子就得不到加持,灌頂便是沒有用的。      *願藏地佛法再興      問:一九五九年後,請問西藏佛法傳統如何延續?      答:這是好問題!我很高興聽到。雖然西藏人離開家鄉,卻也因此將佛法與文化帶到全世界。      問:佛法無邊不是嗎?      答:當然!佛法有大力量。      問:西藏高僧不是很多嗎?如果佛法真的那麼有力量的話,不能改變現狀嗎?      答:你知道嗎?這次我回印度和達賴喇嘛等幾百個大仁波切開會討論,我們談論的重點在如何維護西藏文化、宗教,如何將西藏佛教與全世界人類分享,嘗試彼此相愛、慈悲一切眾生。      問:當藏人至印度,企圖重建西藏佛教時,他們需要大量的老師指導,您在當時為何選擇前往美國?      答:(笑!)我一開始想要去歐洲,最終卻落腳美國,那是我的業力,你知道什麼是業力的意義嗎?我們皆因業力而來,業力有三種(three karma),不只一種,當我和太太、小孩等人到印度時,曾有人要我去法國、日本,最後有人邀請我到西雅圖,他們願意提供房子等,這是我的業力所致。      問:你是否認為有些轉世活佛生活得太舒適了?      答:我不知道。

延伸內容

【薩加佛學院第一任院長 堪千阿貝仁波切 序】
黃英傑是位全心投入且熱心專注於佛教教義傳播的青年,此次他有意編撰出版一本書,內容包含他與一些目前正在國外從事於歸展佛教弘法活動的西藏喇嘛之間的問答記錄。 雖然此書的內容尚未公諸於世,但我仍獻上最誠摯的祈願和祝福,希望這本書能對各方有所助益。 ——堪千阿貝仁波切 一九九八年二月五日
【直貢噶舉第三十七任法王 直貢激贊法王 序】
巴麥欽哲仁波切(黃英傑)從少年時,即精勤於佛法的聞思修與口譯、寫作。這次他在藏傳佛教四大教派著作中,共有二十六冊佛教書籍,這些成果,與我在一九九五年賜封他為阿闇黎時的期許一致。 當時他已擁有完整的佛學資歷,從學於藏傳佛教新舊譯派之諸多其德上師,廣泛地領受了共與不共灌頂、口傳及口訣教授;且在顯密佛教修行體系、次第及內涵上都有無誤的學習與通透的了解。因此,我期許他以完整的佛學資歷,為漢地修學藏傳佛教的弟子及正法宏揚,帶來廣大的利益。 他的著作中,包含藏傳佛教重要歷史、教法,以及許多大師的珍貴教導。可知他盡力貢獻所學,也有目共睹地嘉惠了無數華文區對學習藏傳佛教有熱情的佛子。 欣聞巴麥欽哲仁波切所有著作即將重新出版,對此,我寄予無限的祝福,並且我相信全新的面貌,將令原作的精華更加突顯,利益更多的眾生。 ——蒙受 嘉哇直貢巳名號所加持的 昆秋丹增昆桑赤列倫珠 於二○一八年八月三十日
【羅卓仁謙 序】
藏傳佛法圈有一句老話:「往昔祖師傳記,即隨學弟子修行。」 藏傳佛法師徒相傳的寶貴傳統,橫越了一千多年來從未間斷,就算來到今日的二十一世紀,它仍然保有其強韌的生命力,以更符合現代人的方式傳遞著。正因為它如此充滿了代代祖師的祝福,更是每一代行者們努力從自己生命中長出的證悟之花,所以其所能帶來的感動與啟發,實無可用言語完整詮說。 概言之,大師們的事蹟,是我們的典範,讓我們知道:我終有一天,也會像他那樣。至於這一天何時到來,則完全取決於我們個人的決心。 本書正是這種精神的一句體現:首先,採訪者——巴麥欽哲祖古,是一位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在接受一系列的訓練與修持後,往昔緣分與深藏種性的完全甦醒,得到祖古(轉世者)的認證。 其次,本書採訪的上師們不分教派、不分年紀而不分國族,他們分享藏傳佛法的精神,如何在他們心中長出究竟解脫之花,並用短短的採訪文字,將這些花中帶有的花蜜分享給讀者。 再者,本書所採訪的對象中,有許多位已經再難有機會接受如此的採訪:或已圓寂轉世、或遁世閉關,或忙碌於利益大眾的法業上。其中,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的轉世——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更是我讀書時期的同窗。擁有那樣的一段經驗,對我來說,看到其上一世受專訪時的文字內容,感觸特別深刻。更極為感謝巴麥欽哲祖古能夠將這些文字分享給我這樣的後學,有機會窺見藏傳佛法早期走向世界、傳入台灣時期的艱辛,特別是這些「現在的大師,未來的祖師」們的堅毅與慈悲。 祖師的傳記、特別是這樣的訪談錄,要告訴我們的不是一個「完美的佛」、一個遙不可及又擁有各種超能力的「神」,而是一個從凡夫走向佛果途中的「人」:這些人中,有些是佛、有些是菩薩、有些是走得比我們更前面的有學凡夫,但無論如何,他們都是我們的學長,而不是我們的崇拜偶像。 我祈願本書的出版,能夠使讀者們見藏傳佛法修行者的精神於管中窺豹,並透過這些「花蜜」的薰染,如本書的訪談者與被訪談者一般,播下一些走向甦醒、走向覺悟的種子。 ——羅卓仁謙 二○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

作者資料

巴麥欽哲仁波切(黃英傑博士)

1967年在台北出生,祖籍鹿港,是道地的台灣人。17歲時「突然」潛心向佛,38歲被藏傳佛教直貢噶舉及薩迦派兩位法王認證為轉世仁波切。 世學方面,獲得輔仁大學社會學學士、玄奘大學宗教學碩士、華梵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佛學博士學位;佛學專業,則在尼泊爾國際佛學院(IBA)完成以薩迦派十八部大論為主之顯教經論與密續學習,是少數擁有現代人文、社會科學及完整傳統佛法訓練的新生代導師。 1994年,直貢法王授予阿闍黎(顯宗教授師)法位;在法王等上師指導下,圓滿從前行到《大手印》與《那洛六法》的諸多閉關實修。2004年,直貢法王、薩迦法王皆授予密教金剛上師法位。轉世身分——第三世巴麥欽哲功德化身的認證,則是在2005年由直貢、薩迦兩位法王確認。 仁波切出版藏傳佛教專著近三十本,在國內外發表過學術論文數十篇,長期擔任顯、密法會現場口譯,譯語精湛流暢,譯文信雅達,眾所稱道。歷年來應邀在全球各地演講、傳法,弘揚佛法不遺餘力。 官網 http://www.khyentsemandala.org.tw/ 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KhyentseMandala

基本資料

作者:巴麥欽哲仁波切(黃英傑博士)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open mind系列 出版日期:2019-03-07 ISBN:9789864776368 城邦書號:BU7511 規格:膠裝 / 單色 / 368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