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噶舉三祖師《岡波巴傳》:修道成就故事與岡波巴四法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他是佛陀時代的月光童子菩薩,曾向佛陀請法《三摩地王經》; 他是密勒日巴尊者的如日心子,證得「大手印」代代相傳至今; 他是噶舉三祖師之一,也是第一世噶瑪巴杜松虔巴的根本上師。 本書作者堪千創古仁波切為當今噶舉派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的總經教師。由於他廣大的證量與傳承上師的身分,在閱讀本書時,除研讀文字外,更能深入明白義理,有益自我修為。 本書是仁波切於1981年在蘇格蘭桑耶林所講述的。岡波巴是何許人也?他的修道歷程又有何特殊之處?透過本書以生動的道歌與仁波切最擅長、引人入勝的說故事手法,為讀者娓娓道來。 噶舉三祖師分別是大譯師馬爾巴、苦行者密勒日巴與大醫王岡波巴。其中岡波巴可說是集大成者,他原是一位著名醫生,後因妻兒病死而捨俗出家。最初學習噶當巴派,偏重教理與次第講學;之後師承密勒日巴,走上瑜伽實修之路。尊者成功融合二家之長,以出家相弘揚顯密二教之法。而他眾多優秀的弟子造就了噶舉派四大八小傳承,並將密續中甚深的大手印教法無間斷傳延至今。 本書的第一部「岡波巴的生平」,首先述說了與上師密勒日巴的相遇;其次是如何證悟大手印;最終是前往岡波(地名)開始廣納弟子,就此弘法事業開枝散葉至今。在一首首文字直白、直指心性的道歌,以及尊者禪修、夢境等等的吉祥徵兆中,一睹其修行悟道之精采歷程,也見證了師徒之間——從上師密勒日巴到岡波巴、再到弟子康巴三士等,其清淨無別、代代相傳的美好行誼。    另外,本書的第二部開示了「岡波巴四法」:願心向法、願法向道、願道斷惑、願惑顯智。這是岡波巴尊者最廣為後世所知的重要教言,可說是融合經部與續部的甚深法教。透過創古仁波切深入淺出地講述,讓讀者對岡波巴四法有正確且深切的認識。   成就者的修道傳記和一般傳記不同,內容較不注重個人生平的世俗事跡,而是側重於這些偉大行者如何入道、修持以達證悟、成就的歷程。閱讀這些傳記對佛子們是一大激勵,在鼓舞與啟發的作用下,生起效法之願心,追隨祖師步上解脫之道。

目錄

前言 堪千創古仁波切簡介 序言 第一部:岡波巴的生平  第一章 岡波巴的大乘了證   修行的兩個極端   岡波巴的角色   噶舉傳承   早年的岡波巴   岡波巴如何開展大乘種性   問題與討論  第二章 岡波巴成為密勒日巴的弟子   岡波巴開始修持  第三章 岡波巴的佛法事業   岡波巴名號的由來   岡波巴前往岡波   岡波巴的法教傳續   問題與討論 第二部:岡波巴四法   大手印近傳承  第四章 岡波巴四法的傳續  第五章 第一法:願心向法   關於怠惰的問題  第六章 第二法:願法向道   奢摩他禪修的九個階  第七章 第三法:願道斷惑   問題與討論  第八章 第四法:願惑顯智   問題與討論   附錄:專有名詞解釋

序跋

◎文/克拉克.強森博士(Clark Johnson, Ph. D.)   堪千創古仁波切為噶舉傳承中最受尊敬的學者之一,這不只是基於他卓越的學者背景,也因為他對佛法教導具有偉大的觀修洞見(meditative insight)。自1986年起,仁波切每年都在他尼泊爾寺院中的南無布達佛學講座(Namo Buddha Seminars)向西方學生分享他的智慧及教學。   在他於隆德寺建立噶舉傳承的課程並教導四大攝政法子之後,創古仁波切1979年首度來到西方,在蘇格蘭的桑耶林教學,其後並陸續於多次夏日再訪該地。這份關於「岡波巴」的教授便是仁波切1981年在桑耶林所給予的開示,屬於一系列有關噶舉傳承持有者的教授之一。   曾有人詢問仁波切:我們要如何為下一代引介佛法呢?顯然,我們無法直接教導他們空性,或者讓他們長時間修持寂止禪坐;取而代之的是,仁波切建議我們可以告訴小孩子關於大菩薩的故事,讓他們生起對佛法的渴求心。仁波切也建議:成年人可能會對自己的修持或修道進展感到沮喪,而克服的方法之一就是閱讀大菩薩們的修道傳記。修道傳記和一般傳記不同,內容較不注重個人生平的世俗事跡,而是側重於這些偉大行者如何入道、修持以達證悟、成就的歷程。   南無布達寺/創古法源譯經院(Namo Buddha)與和樂法叢信託(Zhyisil Chokyi Ghatsal Trust)目前已出版多冊大菩薩的傳記,以及藏傳佛教四大傳承之一: 噶舉傳承持有者的修道傳記。此系列中的第一本為《印度佛教史》(A History of Indian Buddhism),該書談及佛陀的生平以及追隨佛陀的印度大學者(Mahapanditas,摩訶班智達)。噶舉傳承約在一千年前由大成就者帝洛巴創立,其生平可參見《帝洛巴傳:成就故事與其教法恆河大手印》(The Life of Tilopa and the Ganges Mahamudra)(中文版由橡樹林文化於2013年7月出版)。   帝洛巴有個偉大的印度弟子,也就是那洛巴。仁波切在《那洛巴的道歌》(Songs of Naropa)中也教導了那洛巴的生平與法教。至於那洛巴的學生馬爾巴,則是三度從西藏歷經艱難險巇而將法教帶回藏地,這方面可參見仁波切的《馬爾巴大譯師的修道傳記》(書名暫定)(A Spiritual Biography of Marpa the Translator)(中文版預定由橡樹林文化於2016年底出版)。   馬爾巴有許多出色的弟子,其中以密勒日巴最為偉大;密勒日巴的故事則可參見《密勒日巴的生平與道歌》(書名暫定)(The Life and Spiritual Song of Milarepa)(中文版預定由橡樹林文化於2016年底出版),創古仁波切於該書中從金剛乘修持的角度,解釋了多首密勒日巴道歌的意義。   密勒日巴有兩個偉大的弟子——岡波巴與惹瓊巴。惹瓊巴對上師密勒日巴從有所懷疑到最終證悟的種種故事,可參見《惹瓊巴傳:西藏大瑜伽士密勒日巴尊者 如月心子》(Rechungpa, A Biography of Milarepa's Disciple)(中文版由橡樹林文化於2011年9月出版);岡波巴建立了噶舉傳承的寺院體系,並將其與密勒日巴的大手印法教結合,他的生平可參見本書。   岡波巴最出色的弟子之一 : 杜松虔巴則是第一位噶瑪巴,也是噶瑪噶舉傳承的創始者。創古仁波切曾授予多位噶瑪巴轉世的傳記教導,未來將委由南無布達出版社與和樂法叢信託共同發行。

內文試閱

岡波巴名號的由來
  在這之前,我要解釋一下岡波巴的名字。我們知道馬爾巴被稱為「大譯師」是因為他將許多法教從梵文譯為藏文,而密勒日巴被稱為「日巴」的意思是「穿著棉衣者」。岡波巴通常有兩個名號:達波仁波切和岡波巴,這兩個名號都和他的廣大事業有關。岡波巴透過其廣大事業,將佛陀法教傳布道非常廣遠的地方,因此幫助了許多眾生。   首先,釋迦牟尼佛曾經授記:有一個人會來到一處稱為岡波(Gampo)的地方,在那裡建立修道中心。之後,密勒日巴也同樣提及,並且建議岡波巴在西藏東部一處稱為岡波的地方建立修道中心。密勒日巴表示,以該處為基礎,岡波巴將能幫助許多眾生達到證悟,甚至是即生證悟;密勒日巴也預言:岡波巴將能極為穩固地在西藏、甚至西藏以外的地方建立法教,而他的佛法事業將對眾生具有深遠的影響,直到佛陀法教於此世間消失之際。   岡波巴聽從了密勒日巴的建議,前往駐錫於岡波。岡波位於西藏東部,靠近一處又稱為達波(Dakpo)的地方,這就是岡波巴有兩個名號的由來。「岡波巴」意為「岡波的人」,達波仁波切意為「達波的珍寶」,兩個名字都指出他所曾停留的這個地點;此處可說是其所有事業的基礎,他便由此開始發展而透過許多不同的方式利益眾生。
岡波巴前往岡波
  岡波巴遵循密勒日巴的建議,前往岡波。這是一處與世隔離且極為荒涼之地,但因位處森林之中,故而頗宜人居。   岡波巴抵達該地時,最初他意圖獨居十三年以進行閉觀禪修。他為自己建了一間僅容獨居的小屋,就只有一個房間。一天夜裡,他決定要在小屋裡禪修十三年,不與任何人接觸。   某一天,岡波巴做了一個夢,夢中聽到有個聲音說:「把自己鎖起來獨自禪修十三年,並不是個好主意;如果你在這十三年中花點時間教學,將能夠更加利益眾生。」   岡波巴醒來之後對此感到非常驚訝,想道:「這樣的確很好,但是哪來的學生啊?這裡一個人都沒有!」   無論如何,他還是聽從了夢中的建議,到了第二天就有人來了,第三天又有人來了,最後有許多人前來依止他。有些人是從西藏中央的兩個地區衛與藏而來,有些人則從西藏東部前來;最後,他門下聚集了許多弟子,包括五百名阿羅漢─——這些阿羅漢不只達到了修持果位,而且持守戒律而行止良善。除了這五百名戒儀嚴謹的學生之外,還有許多其他的學生。在他所有的弟子中,最優秀的便是「康巴三士」,他們三位來自西藏東部的康區,是岡波巴弟子中的大成就者。   在這三位來自康區的弟子之中,第一位稱為白髮虔巴,因為他年紀大,頭髮又白,後來他成為著名的第一世噶瑪巴杜松虔巴(Dusum Khyenpa)。第二位來自康區的弟子稱為多傑嘉波(Dorje Gyalpo)或多嘉(Dorgyal),他的身體非常強壯,並以帕莫竹巴(Phagmo Drupa)稱號聞名,還成立了帕莫竹學派(Phagmo Dru school),後者成為噶舉的四大傳承之一。第三位是來自康區的學生稱為沙東修恭(Saltong Shogam),「沙東」意指「空性與明性」,授予這個名字是用以表徵他的偉大了證;「修恭」則是兔唇的意思,不過是個從外貌而來的別名。   有一天,沙東修恭想著:「我們三人都屬於那洛巴的傳承。在這個傳承中,陰曆初十是非常重要的日子;如果在那一天,我們三人能舉行一次金剛亥母(Dorje Palmo,梵文Vajravarahi)的薈供並且修持儀軌,應該是個好主意。」   康巴三士中的另一位,被稱為多嘉的弟子說:   「這的確是個好主意,但我們需要謹慎行事,因為我們住在寺院中,而每個寺院都有其規矩,其中之一就是在寺院中不得飲酒;但若要進行這個儀軌,便必須準備青稞酒。這麼一來,我們就會違反寺院的戒律。」但是兔唇的康巴人說:「不要緊。我們還是可以進行。」然後,他在某個夏季月份的第十天,為他們安排了金剛亥母儀軌以及薈供。   他們計畫要一起舉行金剛亥母的儀軌或火供,但因為這個特定的火供必須要先釀造青稞酒,所以就一定要得到岡波巴的應允。首先,杜松虔巴去見岡波巴,稟告:「我們要進行一場金剛亥母的火供,請准許我們釀造三杯盈滿的青稞酒。」他得到了允許。   第二個人去見岡波巴,也獲准釀造三杯酒;第三個人也去見岡波巴,還是獲准釀造三杯酒;最後,他們三人一共可以釀造九大杯的青稞酒。   於是三人便開始一起釀造青稞酒,不過因為他們皆非凡夫俗子,所以在每個過程中都有神通的變現。當他們在釀酒的時候,多嘉讓樹木像動物一般移動行走;接著白髮虔巴,亦即噶瑪巴,把水保留在過濾青稞酒的布料中;沙東修恭則使能量從指尖流出以煽風生火,而不是對著管子吹氣生火。當所有的青稞酒都釀好了之後,他們就開始舉行薈供。   他們以極為振奮的精神進入禪修,有可能因為青稞酒的助興而稍微過頭了些,以至於高興到開始載歌載舞;三個人都唱了好幾首歌來作祈請,也表演了偉大的噶舉風俗舞蹈,以及下面這首著名的秘密祈請道歌:   「噢,這個場景,且容我們金剛兄弟祈請。   讓我們真誠祈請,加持就會來到。   您安住在我頭頂的日輪與月輪之上,   仁慈的根本上師,我向您祈請。   在色究竟天的法宮殿裡,   偉大的法身金剛持明,我向您祈請。   在東方的殊勝薩霍爾寺裡,   帝洛般若巴扎(帝洛巴的出家法名「慧賢」音譯),我向您祈請。   在北方的普巴哈里寺裡,   博學的大學者那洛,我向您祈請。   在南方卓沃谷地的寺院裡,   身為譯者的大譯師馬爾巴,我向您祈請。   在拉企雪域的高地放牧場裡,   怙主喜笑金剛,我向您祈請。   在東方的吉祥岡波寶山裡,   法王醫者達波,我向您祈請。   在西方的鄔迪亞那宮殿裡,   金剛亥母明妃,我向您祈請。   在清涼苑屍陀林裡,   瑪哈嘎拉與瑪哈嘎里等護法眾,我向您祈請。   願內在與外在的違緣障礙不會生起,   請賜予我不共與共的成就。   他們歡喜、亢奮地一起歌唱、祈請並且舞蹈,如此持續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由於他們的大聲喧嚷,寺院的戒師聽見聲響,便來問道:   「你們三個在做什麼?看起來已經違反了寺院的規則。你們到底在想什麼,怎麼會這樣又唱又跳?你們會讓其他人有很壞的印象。這是不應該的,你們必須離開!」   然後就把他們三個都趕出寺院,並說:「你們必須今晚就走!現在就走!」   三位康巴漢子之一的多傑嘉波,試著唱一首歌給戒師聽,以解釋他們究竟在做什麼,而不是胡鬧而已;他們其實是用酒來增強修持覺受,目的絕非一般的買醉。但是戒師不容分說,也不願破例開許,說道:   「好吧,你們不必現在就走,但是到了黎明就一定要離開,在可以看清路面的時候就出發。」   翌日清晨,當路面朦朧可見的時候,這三位康巴漢子便啟程了。他們甚至沒有機會向岡波巴道別,只攜帶少許的個人物品就上路了。   這一天早上,岡波巴在寺院上方瑟瓦山洞的閉關小屋裡,他想:「昨晚似乎發生了什麼令人驚異的事情,有許多神奇的事情發生。」   但他也注意到勇父和空行母正準備離開,心想:「這事兒非常奇怪,我必須找出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岡波巴派了一些人往外看,發現了很不好的徵象。他們看到所有的鳥兒不但大聲地嘎嘎鳴叫,還都靠近地面低飛,而且所有樹枝的頂端也都往下垂掛。岡波巴認為這些是不吉的兆相。   這段期間,三位康巴人早已出發了。他們顯得非常悲傷,一面從山谷往下走去,一面還在祈禱。   此時,岡波巴說:   「這三人就此離去,絕不是件好事,他們一定得回來。他們從多生多世以來累積了極大的福德,現在他們的禪修非常有力。雖然有時會出現相當狂野的體驗,而有可能表現得異於常人;但是不可用凡人的標準來評判其作為是好還是壞。像他們那樣的人,若表現得與眾不同,還是可以接受的。」   岡波巴從自身所處的位置做手勢要他們回來,同時也唱了一首道歌,名為「修莫!回來上方吧!」(Sho mo! Come back up!):   「嘎耶!諦聽,我三位無上的心子。   孩子們,別再往下了,回來上面吧!   在多生多世以前,   我們就有著甚深的業緣。   在遍知主薄伽梵   大依怙釋迦牟尼的跟前,   我曾是年輕的月光菩薩,   向世尊請法並得到了《三摩地王經》   在當時數萬眾的聚集中,   你們為金剛眷屬的上首。      如來接著便宣說:   『未來,當末法時期降臨,   傳布《三摩地王經》此甚深法教之義者,   將為三世諸佛之子。   他便是醫者中的佼佼者,能治好各種煩惱的疾病。   而諸佛勝者對他的讚揚,將超乎言詮。』   當如來一再對在場眾人重述之際,   我允諾將傳揚法教,   而所有的集會大眾,   則皆誓願要幫助我,   由於過去的殊勝發願,我們因而於此世再度重逢。   這些共享的業與福德何其有幸。   我們曾如法領受此甚深的法教。   現在我們都已達至不還的果位。   孩子們,別再往下了,回來上面吧!   此殊勝之地,神聖的岡波山,   是神聖本尊的宮殿海。   大禪修者於此地禪修,   能迅速證得不共與共的成就。   孩子們,別再往下了,回來上面吧!   我,是你們如父般的上師,尼哇的大禪修者,   是足可信任的善知識。   如子之徒若仰賴於我,   能迅速了證大手印法。   孩子們,別再往下了,回來上面吧!   如理如法遵循教誡而修的弟子,   必然在此生與來世中,   得到廣大的利益。   毋需懷疑,當具信心!   讓信心在心中生起吧,具有福報者。   孩子們,別再往下了,回來上面吧!   密行瑜伽戒律是你們的善友,   每日四座都要維持不斷禪修,   這虔誠的衷心渴望,   是在道上一路敦促你們的無上友伴。   孩子們,別再往下了,回來上面吧!   一般而言,這些友伴——你的金剛兄弟姊妹,   各個依循法教而行;   修持大乘的勝義諦,   再沒有比他們更好的朋友了。   孩子們,別再往下了,回來上面吧!   大手印六法此深奧之法,   是佛陀教法、一切經續的精髓;   對於想要解脫的人而言,   再沒有比這口訣更無上的教言。   孩子們,別再往下了,回來上面吧!   若是知道如何無誤修持,   就能同時行旅所有的修道與菩薩位;   證果將實際於今生展現,   此事實不宜拖延到來世。   孩子們,別再往下了,回來上面吧!   一處好地方、一位善知識和多位好同修,   再加上能於道上敦促前進的佛法,   不管你們往何處尋找,   都不會有比這四者更尊貴的東西了。   孩子們,別再往下了,回來上面吧!   如果你們放棄這四條道路,要前往何處呢?   如今我們已因如此善妙吉祥的巧合而相遇,   不要懷有太多的希望與恐懼。   你們宜於留在此處繼續修持。   孩子們,別再往下了,回來上面吧!   從色究竟天的法宮殿,   這是法身大金剛持的命令:   回來!上來!」   岡波巴的道歌喚回了康區的三位漢子。他在唱這首道歌時留在岩石上的足印和手杖痕跡,直到今天仍歷歷可見。   三人聽到了上師呼喚他們回來的道歌,皆感到非常歡喜。為了回應,他們便以下列這首歌曲和舞蹈表達了自己的喜悅,叫做「修莫!往上回去!」   「在色究竟天的法宮殿裡,   安住著大金剛持,   於此場景,且容金剛兄弟祈請。   上師說:『回來!』所以我們要回去了,不斷向上。   我們爬上了上三道(善趣),不斷向上;   我們踩落了下三道(惡趣),不斷向上。   修莫!多麼令人歡喜的美好覺受!   在東方的珍貴薩霍爾寺裡,   安住著帝洛慧賢,   於此場景,且容金剛兄弟祈請。   上師說:『回來!』所以我們要回去了,不斷向上。   我們爬著上三道的階梯,不斷向上;   我們踩落下三道,不斷向上。   修莫!多麼令人歡喜的美好覺受!   在北方的普巴哈里寺裡,   安住著大學者那洛,   於此場景,且容金剛兄弟祈請。   上師說:『回來!』所以我們要回去了,不斷向上。   我們爬著上三道的階梯,不斷向上;   我們踩落下三道,不斷向上。   修莫!多麼令人歡喜的美好覺受!   在南方卓沃谷地的寺院裡,   安住著馬爾巴大譯師,   於此場景,且容金剛兄弟祈請。   上師說:『回來!』所以我們要回去了,不斷向上。   我們爬著上三道的階梯,不斷向上;   我們踩落下三道,不斷向上。   修莫!多麼令人歡喜的美好覺受!   在拉企雪域的高地牧場裡,   安住著偉大的密勒日巴,   於此場景,且容金剛兄弟祈請。   上師說:『回來!』所以我們要回去了,不斷向上。   我們爬著上三道的階梯,不斷向上;   我們踩落下三道,不斷向上。   修莫!多麼令人歡喜的美好覺受!   在東方的吉祥岡波寶山裡,   安住著達波的醫者,   於此場景,且容金剛兄弟祈請。   上師說:『回來!』所以我們要回去了,不斷向上。   我們爬著上三道的階梯,不斷向上;   我們踩落下三道,不斷向上。   修莫!多麼令人歡喜的美好覺受!」   他們於回程時,沿路都非常愉快地載歌載舞;就在他們往上爬時,同樣也在岩石上留下了足跡。   三人回來了之後,從此便全力幫助眾生,其中以多傑嘉波和噶瑪巴杜松虔巴尤甚。

作者資料

堪千創古仁波切(Khenchen Thrangu Rinpoche)

噶舉派長老,是兼具學養與實證的大師,備受藏傳佛教四大教派的推崇。 1933年出生於西藏。四歲時,被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和第十一世泰錫度仁波切,共同認證為第九世創古仁波切,並於西藏青海創古札西卻林本寺舉行坐床大典。 二十二歲時,仁波切由第十六世大寶法王授予比丘戒。三十三歲時,仁波切順利通過藏傳佛教各派共學之五部大論及噶舉傳承專研之論典的辯經口試,由尊勝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授予藏傳佛教最高的格西學位,正式認定為藏傳佛教四大傳承的合格導師。回隆德寺後,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授予其「堪千」(即「大堪布」)的頭銜,並獲封「三藏總持師」,是隆德寺及所有噶舉派之堪布,並成為隆德寺及其所屬那爛陀學院的住持。 1976年起,應第十六世大寶法王要求至國外傳法,為各種不同根器的佛子開啟佛法大門。2000年,達賴喇嘛任命創古仁波切為第十七世大寶法王的總經教師。仁波切弘法足跡遍及歐、美及亞洲各地,利益各地佛子,不分顯密,有教無類。

基本資料

作者:堪千創古仁波切(Khenchen Thrangu Rinpoche) 譯者:普賢法譯小組高鈺函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書系:成就者傳記 出版日期:2016-09-08 ISBN:9789865613259 城邦書號:JS001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