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陰獸(亂步復刻經典紀念版.中村明日美子獨家書衣,隨書附贈典藏書卡)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內容簡介

東野圭吾、宮部美幸、松本清張、橫溝正史, 他們的起點——日本推理之父.江戶川亂步。 百無禁忌 X 獵奇官能 X 殘虐顛狂 作品歷經半世紀,不改驚世駭俗! 他一人,讓日本推理成為世界的至高娛樂! 【臺日獨家.全球唯一合作】 ◎異色漫畫家 中村明日美子 封面繪製 ◎亂步研究者 諸岡卓真 完整導讀 逝世五十年 復刻經典紀念版 邀你進入妖異魔魅 一讀上癮的「亂步體驗」 犯罪啊! 一條未曾讓我如此快活呼吸, 痛快行走的地獄路! 【精選首發《陰獸》內容簡介】 《陰獸》四則短篇—— 描繪追逐愉悅、欲望、情思及妒忌而生的異常, 文字森然妖氣,如蟲蟻蠕動肌膚,教人喘不過氣。 〈陰獸〉 啊!我再也無法只滿足於寫小說了,獨剩犯罪的甜美尚未品嘗!一嘗背德的快感,用最非人的姿態,伏進深深闇黑,與那自以為聰明的獵人玩一場爽快的獵捕遊戲。 〈蟲〉 我繼承了家人的財產與房產,但是極端的厭人症者。一見人便羞愧地想低頭哭泣,但又痴痴追逐著不屑瞄我一眼的美麗生者,沒想到自己真心想迎娶的,其實是來自地獄的蒼白新娘…… 〈鬼〉 無人的荒野上,群聚著一群惡犬。恐怖的惡犬牙齒沾染鮮血,走近一瞧,啊,那不正是人類的殘肢嗎?在穿著殘破和服的肢體旁,倒著一具模樣相似,胸口插著刀刃的詭異草人…… 〈石榴〉 青年獨自坐在破敗的木屋,帶著笑意,快筆繪製一件奇物,那是顆宛如爆裂石榴般艷麗紅潤的人頭。在惡臭的髒血與硫酸中,一場毫無破綻的完美犯罪,數十年後成了我們言談間的趣聞…… 亂步上癮,特別警告 不可通勤翻開(會下不了車);不可夜晚閱讀(會睡不著覺) 半世紀前引爆日本國民人手一本,戰時一度成禁書也擋不住的熱潮 現代影視及動漫改編熱門題材,獵奇式娛樂作品的始祖 一讀上癮,再讀傾倒,要解此癮,唯有亂步! 獨步精選出版計畫,一解亂步癮頭 獨步精選六部選集重新編排、特邀日本的亂步研究者諸岡卓真導讀、重量級大師中村明日美子繪製臺灣書封(書後贈典藏書卡)。即將出版的精選包含:《陰獸》、《人間椅子》、《孤島之鬼》、《D坂殺人事件》及《帕諾拉馬島綺譚》。內容皆有詳實註解,不僅助於了解大正及昭和日本,更能在亂步逝世50年後,穿越時空間隔,重新完整體驗亂步世界。 ★日本推理之父,全方位創作者:江戶川亂步 喜愛歐美恐怖作家愛倫坡,亂步的故事流著東西血脈, 推理研究評論、翻案文學、青少年文學、長短篇無一不精。 他晚期設立江戶川亂步獎,催生日本推理作家協會, 提拔新人不遺餘力,推廣推理小說為一生職志; 作品也是名偵探柯南及影視動漫的取材對象,改編作超過七十部; 更是日本男女老幼都喜愛的國民作家,影響力至今無遠弗屆。 一旦踏進閱讀的世界,不管路途再多麼峰迴路轉, 最後必然走到這位大師--江戶川亂步的面前。 ★可被時代考驗的藝術家:中村明日美子與江戶川亂步 亂步作品為日本國民不分男女老少的娛樂,而繪製或改編亂步作品的插畫師不計其數,包括伊藤潤二、丸尾末廣等。這次獨步為臺灣的亂步尋找插畫,思及具跨領域的特色,發現與漫畫家中村明日美子不謀而合。出道十六年,日本重量級漫畫家中村明日美子,作品內容橫跨少女漫畫與青年漫畫,畫風大膽俐落,散發壓抑的情色感,故事調性前衛耽美,從豔麗且滿溢情色官能的作品,到青春颯爽的日常浪漫題材都可駕馭,多變及異色風格讓她贏得不分年齡,擄獲藝術及大眾雙方的讀者。 【本書特色】 ★〈陰獸〉多次改編電影及漫畫,亦被入圍過奧斯卡金像獎的法國導演巴比.舒路達翻拍,榮獲威尼斯影展評審團特別獎。 ★完整了解亂步世界:亂步研究者精彩導讀,推理評論家傅博的豐富註釋,不僅了解亂步及其相關風格作品,更能體會到日本大正及昭和時代風情。 ★精美收藏:日本經典漫畫家中村明日美子細筆繪製臺灣獨家書封,書後附贈典藏書卡。

內文試閱

  柾木愛造乃是從辭世雙親手中繼承莫大財產的獨子;年約二十七歲,私立大學中輟生,單身的無業遊民。照理說,這代表他是備受所有窮人、普通家庭欣羨,生活自在無憂的幸運兒。然而不幸的是,柾木愛造無法享受此般幸福。理由是,他是世上少有的厭人症患者。   此一病症之起因究竟由何而來,他自己也不了解,但其徵候早於幼年時期便已顯現。僅見到他人的臉,別無理由,他的眼眶立即湛滿淚水。為了掩飾羞赧之情,他不得不做出望著天花板、以手掩臉等實在不甚雅觀又毫無意義的動作;越想掩飾,越害怕被人發現病徵。於是,淚水也益發如洪水般流洩而下,最後「哇」地一聲大哭出來,比精神異常者更不知所措。不管在親生父親或家中僕役面前,甚至連在母親面前也會產生莫名其妙的羞愧,因而迴避他人。他雖然想親近人,但因為沒臉見人的怪癖使得他老是躲人躲得遠遠的。只有蹲在昏暗的房間角落裡,以積木堆築一座小城堡,躲在裡面孤獨吟詠幼稚的即興詩,才能帶給他小小的安逸。   待他年紀稍長,必須進入小學這不可理解的社會生活時,不知有多麼困惑與恐懼啊。他是個如此異常的小學生,可是若被母親發覺他有厭人癖,他將羞愧得難以忍受,因此他決定獨自上學。然而,在學校裡與人們的戰爭是慘烈的,僅僅老師或其他同學與之攀談,他便淚流滿面不知如何是好;光是聽到班導與其他老師交談提及柾木愛造之名,他已噙滿了淚水。   隨著進入中學、大學,這惱人的病癖確有稍緩之勢,但小學時期有三分之一時間請假,謊稱生病或病後調養;中學時期一年當中則有一半時間裝病,淨是躲在書房裡,不讓家人進入,鎮日與小說為伍,沉浸在荒唐無稽的幻想中,渾渾噩噩地過日子;大學時期,他除了參加進級考試之外,幾乎沒進過教室,但他也不像其他學生耽溺於遊樂中,而是埋首於自家書房中種種異端書籍的塵埃中。 但是,與其說他愛好閱讀這些書籍,不如說是愛好嗅聞這些被書蟲蛀咬過的青封面或十八世紀的西洋紙、皮質封面的氣味,在書籍散發的幻怪氣氛中,沉溺於益發高漲之病態空想,過著不見天日的生活。   有此怪癖的他,除了後述的一名友人之外,並沒有其他朋友。既然連朋友也無,自然更不可能有戀人。他的心較常人更溫柔一倍,卻連個朋友或愛人也沒有,這種情況教人該如何說明才好。對他而言,也不是不羨慕友情或愛情,當他看到或聽到有關於深厚友誼或醇美戀曲的故事時,難免會想像若置身其中那該有多好。只不過,就算他能感受到友誼或愛情,要將之傳達出去,那無可救藥的障礙又會有如銅牆鐵壁般阻擋在他面前。   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類,在柾木愛造眼裡,看來都是不懷好心眼,無一例外。每當他想主動親近對方時,對方總是像忠臣藏的師直般,愛理不理地別過頭去。中學時,他在火車或電車上見到兩人同行的朋友交談時,屢屢對其應對感到驚異。他們當中總會有一人滔滔不絕地說話,另一人則是反應冷淡地側過頭去看窗外風景,偶爾才像是臨時想起似地應聲表示同意,幾乎不看著對方。接著,當說話的一方靜默下來時,原本冷淡的聽眾卻彷彿換了個人似地,以熱心的口吻開始雄辯了起來,而原本的說話者卻反倒突然變得冷淡。他花了很長的時間才了解這只是人類會話的常態。以上僅是一個小小例子,但從上述例子所類推人類在社交上的態度,足以令內向的他保持沈默。此外,他對於社交會話所存在的玩笑話(大部分都是令人不愉快的無聊笑話)感到不可思議極了。他認為玩笑話與壞心眼其實是相同的,只要發現自己講話時,對方有一點點側開頭,或正在思考其他事情時,他就再也沒有興趣說下去了。換句話說,他對於愛是貪婪的。或許正因為過於貪婪,他才無法愛其他人,無法經營社交生活吧。   然而,不止如此,這裡還存在著另一個問題,舉一個日常實例吧。年幼時,他不勞煩女侍之手自行上下床時,當時仍在世的祖母總會高興地讚美他說「喔,真是個好孩子,好孩子」。柾木受到讚美,卻感覺體內彷彿有一把火燃燒似地羞愧萬分,難受至極,並對於讚美者感到極度的憎惡。更進一步來說,不管是愛人還是被愛,就連對「愛」這個字,他一方面非常渴望,另一方面又有一種彷彿身體痛苦地緊縮般、極度討厭的感覺。這或許就是他的自我厭惡、至親厭惡、人類憎惡等一連串特殊情感的來源。對他來說,他與自己以外的一切人類像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生物。這世界的人心地很壞、臉皮厚,又充滿健忘的開朗,他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在這個世界上,他彷彿是個異鄉人。說來,他就像莫名其妙被拋到其他世界的一頭孤獨陰獸。   這樣的他,又如何得到那至死方休的戀情?說不可思議的確不可思議;但換個想法,不也可以說正因為這般的他,才夠得到如此瘋狂、超乎尋常的愛情嗎?因為在這段戀愛過程中,愛與恨早就沒有分別了。只不過,關於此事的細節請容我留待後續說明。   隨著留下莫大財產的雙親相繼去世後,他總算能逃離對家人所維持的表面工夫與顧慮,以及持續忍受痛苦而僅存的社交生活。簡單地說,他毫無眷戀地從私立大學退學,變賣了土地與家宅,搬到中意許久的郊外荒屋。就這樣,他終於能夠從學校、街坊鄰居這個社會完完全全地消失了。既然身為人類,不管搬到何處還是無法完全忽略社會而生存,但柾木愛造最討厭的是熟知他的姓名與為人的熟人社會,移居到近鄰都是陌生人的郊外,至少在當下讓他稍微擁有「從人類社會逃脫」的輕鬆感。   這棟位於郊區的房子在向島吾妻橋靠上游的K町。該地區到處都是便宜的冰菓室與貧民窟,儘管河的對岸就是熱鬧的淺草公園,但想不到竟然有一片寬廣的草原及魚池半毀的釣場小屋,是個混亂與閑靜交錯的奇妙地帶。在這一區,由於這個故事發生在比大地震還要更早的年代,柾木在偶然間發現了這座廢棄已久、宛如鬼屋般的大宅,便租了下來。   在半毀土牆與爬滿藤蔓石壁的圍繞下,矗立著一座牆壁崩落的巨大倉庫,旁邊則是寬敞卻毀朽得幾乎無法住人的主屋。不過,主屋對他而言根本不是重點,他之所以想進這鬼屋般的宅邸,全因那棟魅力十足的舊倉庫。厚實牆壁阻擋了刺眼的陽光,隔斷了外界的聲響,獨自住在充滿樟腦臭味的倉庫中是他多年來的夢想。恰似貴婦人藉著厚面紗遮住臉部一般,他靠著倉庫的厚牆阻斷了世間的視線。   他在倉庫二樓鋪上榻榻米,將珍藏的古書、由橫濱古物商購入的等身木雕佛像、數個蒼白的能劇面具放入房間,營造出不可思議的牢籠,並在南北方向各開了兩扇窗,這兩個裝上鐵欄杆的窗戶是一切的光源。為了讓房間氣氛更顯陰森,他將南面窗戶的鐵門緊緊關上。因此,這個房間終年沒有日照,這裡就是他的起居室、書房兼寢室。   一樓維持原本鋪地板的模樣,亂七八糟地堆滿了他的一切物品,例如祖先傳承下來的朱色木箱、鎖上家徽大鎖的古老櫃子、蟲朽的鎧櫃、塞滿無用書籍的書箱及各式各樣如廢棄物般的器具等等。   主屋那個十疊大的房間與廚房旁四疊半的房間換上了新榻榻米,前者是為了鮮少造訪的訪客而設的客廳,後者則是充當煮飯老女傭的房間。這些準備乃是為了防止訪客及煮飯婆靠近倉庫。另外,他又在倉庫出入口的厚重土門上裝設裡外皆能上鎖的機關。人在二樓時,就由裡面上鎖,外出時就從外面上鎖,好像鬼怪故事裡的密室。   在屋主的協助下,柾木找到了近乎理想的煮飯婆。對方是個無親無故的六十五歲老人,除了有點重聽,並無大病,極為勤勉又愛乾淨。值得高興的是,不同於這個年齡的老太婆常有的惡習,她的個性十分樂天知足,從不猜疑主人的身分,也不好奇主人在倉庫裡做什麼。只要能確實領到薪水,煮飯之餘的閒暇種花種草、念念佛便已滿足矣。   不消說,柾木愛造就在倉庫二樓的昏暗房間裡,不分日夜地度過了大半時間。有時候,光是翻閱紅褐色的古書書頁,便足以費去一日光陰;有時候,鎮日仰臥在房間正中央,眺望佛像或牆上的能面,耽溺於不可思議的幻想中。不知不覺,天色已暗,天窗外的夜空宛如展開的黑天鵝絨般,綴滿了閃閃發亮的點點繁星。   天黑了,他就點燃桌上的燭台,讀書到深夜或寫起奇妙的感想。不過,大部分時間他習慣將倉庫的門鎖解下,漫無目的地外出遊蕩。極端厭人的他卻喜歡在鬧區遊蕩,說起來似乎很奇妙,他總是走向一河之隔的淺草公園。但或許正因為厭人,他才會如此喜歡置身於從不向他搭訕、盯著他瞧的冷漠人群吧。這樣的人群,對他而言只不過是僅供觀賞的繪畫或人偶罷了。也因為混入夜晚的人潮中,比起在倉庫裡更不引人注意。置身於冷漠的人群中,反而最能忘記自身的存在。人群正是他無上的隱身斗篷。柾木愛造這種喜好人群的心情,與愛倫坡特意趁戲劇散場,混入劇場門口湧出的人群中,以排遣深夜寂寞的所謂「Man of crowd」不可思議心境可說是有相通之處。   好了,讓我們回到一開始所說的柾木愛造與木下芙蓉那宿命般的邂逅吧。這起事件發生在他搬到倉庫以後的第二年,在這樣與眾不同的生活中剛度過二十七歲那年春天不久,彷彿一顆石頭投入停滯的池水中,打亂了他的平靜生活。   正如方才稍有提及的,縱使是如此厭人的柾木愛造,也例外地擁有唯一的朋友。那就是靠著在實業界小有名氣的父親,擔任某商社經理的池內光太郎這位與柾木同輩的青年紳士。他在任何方面都與柾木相反,性格開朗,擅長社交,從不深入思考事物但十分敏銳,是個人見人愛的好男人。他與柾木比鄰而居,小學也同校,因此兩人從小就相識。到了青年時期,柾木那不可思議的思想與言行,對他而言充滿了無法理解的魅力,因此他很敬重柾木。他對於擁有柾木這般彷若哲學家的友人甚至有些得意。不管柾木是不是想躲他,仍復頻繁地上門拜訪,盡情向柾木吹噓牛頭不對馬嘴的議論。對於習慣華麗社交的他來說,不管柾木本人還是那陰濕的書方,都像是無上的休息處;沙漠中的綠洲。   某日,池內光太郎一如往常在柾木家那十疊大的客廳(柾木連這唯一的朋友也不讓他進入倉庫中),吹噓起華麗生活的某一面時,突然說出底下這段話: 「我啊,最近開始跟木下芙蓉這位女演員有接觸,這女人還挺美的呢!」此時,他露出一種微笑,看著柾木。這裡所謂的「有接觸」,絕非字面上單純的「有接觸」。「先聽我說,這事兒你應該也有興趣。其實這木下芙蓉的本名就是木下文子,你應該想起來了吧?就是小學時代,經常被我們惡整的那個美麗的優等生啊。記得她好像比我們小三屆吧。」   聽到這裡,柾木愛造俄然想起,隨即感覺到臉部迅速漲紅發燙。到了二十七歲這個年紀,著實也少有機會臉紅,但一想到自己開始臉紅,那感覺就像孩提時期越想掩飾就越容易掉淚;越覺羞恥,眼眶便越濕潤,完全不知所措。 「有這麼一個女孩嗎?我不像你那麼早熟啊。」   為了掩飾害羞,柾木故意如此說道。幸虧當時房間裡相當昏暗,對方似乎沒注意到他臉紅,有點不滿地回答: 「不,你不可能不知道,她可是校內有名的美少女啊。很久沒跟你一起去看戲了,怎麼樣?這幾天要不要去看看木下芙蓉?她還保有少女的面容,肯定你一眼就認出來。」   聽他說得彷彿與木下芙蓉很要好似的。   雖不知芙蓉這藝名,不消說,柾木自然記得木下文子的容貌。因為他與文子有過一段足以令人面紅耳赤的可恥回憶。   柾木的少年時代如前所述,是個極度內向又害羞的小孩。但絕非他自己所述是個晚熟的孩子,他對於校內女學生所抱持的稚嫩憧憬甚至比別人多一倍。而他從四年級開始到當時的高等小學三年級這段期間默默思慕的對象,不是別人正是這位木下文子。雖說如此,像是池內光太郎等其他男學生在文子上學的路上猛然擁抱她、扯落她髮辮上的緞帶,以弄得她花容失色為樂等驚人舉動,對他而言根本是妄想。他頂多只敢在感冒請假時,在昏昏沉沉的腦袋中描繪文子的笑臉,以發燙的臂膀擁住自己,輕輕嘆息。   有一次,他稚嫩的戀情獲得了奇妙的機緣。這件事發生在當時的高等小學二年級,同年級的孩子王是個嘴角冒出鬍碴的大個子,對方命令柾木代寫情書給木下文子(當時,木下文子是普通班的三年級學生)。柾木理當是同年級裡最膽小的傢伙,平常就對這個調皮的少年怕得要死,當他一被抓住,聽到「給我過來」時,眼淚早就在眼眶中打轉了。對於少年的命令自然是拼了命也要達成。他滿腦子是代寫情書的事,放學回家後,點心也沒吃就躲進房裡,在桌上攤開稿紙,煩惱生平第一次撰寫情書的文案。他以稚嫩的文筆寫了一兩行以後,開始浮現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雖然把信交給文子的是那個頑皮少年,但代筆的卻是不折不扣的我。我可以藉由代寫抒發真正的心情,那女孩會讀我寫的情書,就算對方不知情,我依舊能一邊描繪那女孩的美麗身影,一邊在稿紙上把我所有的思念寫出來。」他一心一意地想著這件事,花了冗長的時間,淚水甚至滴落在稿紙上,然後把所有的思念寫下來。第二天,頑皮少年將這疊厚厚的情書交給了木下文子,只不過可能被文子的母親燒掉了吧,在這之後,文子的態度依舊活潑,沒什麼變化,頑皮少年似乎也把這事忘得一乾二淨。就只有代寫的柾木少年一直難以釋懷地思念那封沒發揮作用就遭人丟棄的情書。   不久,又發生了另一件事。在情書事件之後,柾木更戀慕文子了,愛慕之火令他焦急難耐,於是他以稚嫩的腦袋想出一計,趁四下無人時偷偷溜進文子的教室,打開她書桌的上蓋,拿出放在抽屜裡的鉛筆盒,偷拿了一支長度最短、幾乎無用的鉛筆,小心翼翼地帶回家。回家後,立刻將自己的小櫃子清理乾淨,以習字紙包裹鉛筆,當作神明般小心翼翼地供在櫃櫥裡膜拜。寂寞的時候,只要打開櫃門膜拜一番即可。對於當時的他而言,木下文子的地位絕不亞於神明。   後來,文子不知搬到何處,而他也轉學了,不知不覺便忘了此事。如今,由池內光太郎口中再度聽到木下文子的現況,雖然這是對方毫不知情的往事,但如此可恥的過去依舊令他莫名其妙地臉紅了起來。   像柾木這樣喜歡在熙攘人群中享受孤獨感的厭人症患者,同樣也喜歡淺草公園的人群、火車、電車上的人群,以及劇場中的人群,故,柾木對於戲劇亦有不亞於常人的知識。說到這個木下芙蓉,過去只是個存在感薄弱、敬陪末座的女演員,可是最近參加了名演員的新戲後人氣猛然竄升,雖還不及第一女伶的地位,但憑藉其壓倒群芳的臉蛋與身材,招來了獨特的人氣。如今其名號在劇團中也算暫居第二。陰錯陽差中,柾木一次也沒看過她在舞台上的表演,不過關於她還是具有上述程度的認識。   一旦知道這位人氣女演員竟然是兒時戀慕的對象,就連厭人症的他也變得有些喜孜孜地懷念起文子來了。縱使她如今已成了池內光太郎的戀人,反正對柾木來說本來就是一段不可能的戀曲,去看看她在舞台上的模樣,沉浸在多愁善感的情緒中,倒也不失為不錯的選擇。   三、四天以後,他們在K劇場的舞台上見到了木下芙蓉。對於柾木愛造而言,不知是幸或不幸,那時恰好第一女伶請病假,由木下芙蓉代演她的角色莎樂美。   一雙宛如兩尾鯛魚相向、非常具有特色的大眼,人中較常人更短上半截,底下不斷地蠕動著,是她那微微上翹、彷彿西方人般豐盈自然的嘴唇。特別是她的嘴唇,雖保留了少女嫣然一笑的魅力,但十幾年的歲月不只將那紮著可愛髮辮的清純小學生轉變為豐滿美麗的成熟女性,同時也將過去的純真天使、宛若神明般的聖女不知不覺化作一個妖豔無比的魔女。

延伸內容

永恆的江戶川亂步,全新的亂步體驗
◎文/獨步文化編輯部       江戶川亂步出生於一八九四年,一九二三年以〈兩分銅幣〉躍上日本文壇後,之後創作不輟,直到一九六五年去世。在將近五十年的創作生涯中,亂步是小說家、是評論家、是毫不吝惜以自身影響力提攜後進的前輩、是團結了整個日本推理小說界的中心人物;而他的作品所留下的影響痕跡直到如今仍舊散見於各種創作當中。最有名的例子當推不論是否讀推理小說,但你一定聽過江戶川柯南和少年偵探團的大名。或者若你是日劇、日影愛好者的話,絕對也看過不少改編自亂步作品的日劇和電影。又或者如果你是日本搖滾粉絲的話,很可能知道有一支超酷炫的重金屬樂團就叫「人間椅子」。極端一點來說,日本男性所喜愛的官能小說的起源甚至能夠推至亂步在他後期的通俗小說中,所熱中描寫的怪人綁架名門千金的設定。從這些例子,可以清楚看出亂步的作品確實以各種形式影響著日本一代又一代的各種創作。      獨步文化從二〇一〇年起曾經推出了一系列包含了亂步從二次大戰前到二次大戰後,從小說到評論的作品,獲得了釵h讀者的好評。今年(二〇一六)適逢獨步文化創立十週年,在這十年內,我們除了固定向讀者推介釵h精采的推理小說之外,也不斷嘗試新的出版方向,期待能夠讓更多讀者和獨步介紹的作家、獨步出版的作品相遇,從中邂逅那位(本)改變一生的作家(品)。而這次將要以全新風格,再次新裝上市的江戶川亂步作品集,便是我們這番期待的具體呈現。      這次獨步文化嚴選出亂步在二次大戰前到戰中的作品和理由,分別如下:      1、《陰獸》:亂步從偵探小說轉型創作通俗懸疑小說的轉捩點。     2、《人間椅子》:亂步最奇特、最詭譎的短篇小說均收錄其中。     3、《孤島之鬼》:代表長篇作品,亂步自認生涯最佳長篇。     4、《D坡殺人事件》:日本推理小說史上三大名偵探之一的明智小五郎初次登場。     5、《兩分銅幣》:以出道作〈兩分銅幣〉為始,亂步的偵探小說大全。     6、《帕諾拉馬島綺譚》:另一代表長篇,亂步傾全力描寫出內心的烏托邦,既奇詭又美麗無雙。      這六部作品涵誘F亂步喜愛的所有元素,亂步創作生涯中最出色、精粹的作品盡在其中。可說是亂步以詭異與怪誕為養分澆灌出來,長滿了各式奇花異草的絕美花園。為了讓釵h對亂步只聞其名,還未曾實際讀過的讀者嘗試接觸亂步,並將亂步奇詭華麗的世界具體呈現於讀者眼前,我們特地邀請了長期活躍於日本漫畫界第一線的中村明日美子繪製新版封面。中村明日美子筆下自然散發著壓抑的情色感、自在遊走於艷麗官能與青春爛漫間的獨特風格,都與亂步不分年齡性別的魅力不謀而合。而一直想以自己的風格詮釋亂步作品的中村,在接到邀請後,也乾脆地一口答應,替台灣的讀者帶來了她和亂步的精采合作。同時,我們也邀請日本新生代的推理小說研究者諸岡卓真為尚未接觸過亂步的讀者撰寫全新導讀,藉由他的深入導讀,帶領讀者理解這位日本大眾文化史上的巨人最精采、最深刻的作品。      正如開頭所言,江戶川亂步在日本大眾小說史上留下了巨大的腳印,至今仍對日本的創作者發揮著難以估計的影響力。獨步文化也非常希望能透過這次新裝版的作品集的上市,讓已經熟悉亂步的讀者以新的角度認識亂步,尚未接觸亂步的讀者也能夠進入這座詭麗花園,悠遊其中,獲得一讀便難忘的嬝空橝蝖C

作者資料

江戶川亂步(EDOGAWA RANPO)

本名平井太郎,生於日本三重縣名張町。江戶川亂步(EDOGAWA RANPO)為筆名,取自現代推理小說的開山鼻祖美國小說家愛德格‧愛倫‧坡(Edgar Allan Poe, 1809-1849)的日語發音エドガー‧アラン‧ポー。 1923年在《新青年》發表備受高度評價的處女作〈兩分銅幣〉,從此展開推理小說創作。戰前日本推理小說通稱為「偵探小說」,之後在江戶川亂步的倡導下,於1959年為「推理小說」所取代。 1925年1月,《新青年》刊載〈D坂殺人事件〉,名偵探明智小五郎初登場。此後,相繼發表了以青少年為目標讀者的《怪人二十面相》、中篇故事〈陰獸〉等,寫作風格多變,並撰寫大量評論文章。身為重量級作家,江戶川確實掌握了推理小說的本質,通曉推理小說是一種從邏輯上解開謎團的文學,稱之為日本推理小說領域的開拓者當之無愧,而他同時也是日本本格派的代表性人物。 相關著作:《帕諾拉馬島綺譚(亂步復刻經典紀念版‧中村明日美子獨家書衣,隨書附贈典藏書卡)》《兩分銅幣(亂步復刻經典紀念版‧中村明日美子獨家書衣,隨書附贈典藏書卡)》《D坂殺人事件(亂步復刻經典紀念版‧中村明日美子獨家書衣,隨書附贈典藏書卡)》《孤島之鬼(亂步復刻經典紀念版‧中村明日美子獨家書衣,隨書附贈典藏書卡)》《人間椅子(亂步復刻經典紀念版‧中村明日美子獨家書衣,隨書附贈典藏書卡)》《陰獸(亂步復刻經典紀念版‧中村明日美子獨家書衣,隨書附贈典藏書卡)》

基本資料

作者:江戶川亂步(EDOGAWA RANPO) 譯者:林哲逸 繪者:中村明日美子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江戶川亂步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6-08-02 ISBN:9789865651671 城邦書號:1UU002X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