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世界閱讀日
目前位置: > > > >
長腿叔叔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這是篇引人入勝、令人難忘的故事。主人翁是個名叫「茱蒂」的女孩,她在孤兒院成長到十七歲。後來一位不明身分的有錢人--事實上是孤兒院的董事之一--送她上大學,這位董事答應茱蒂的心願,栽培她成為一名作家,茱蒂則需要每個月寫信報告自己的生活狀況。但是茱蒂不會知道他的真實姓名,收信人只能寫「約翰.史密斯先生」,他也不會回信。茱蒂看過他的背影,知道他是個高瘦的長腿男人,因此決定喚他「長腿叔叔」。 茱蒂滿懷熱忱進入一所女子大學,開始享受美好的時光及教育薰陶。她寫給長腿叔叔的信點燃了他與她生命中的浪漫火花。這位富有的陌生人愛上了可愛的茱蒂,她也發現他不僅僅是一位神祕的恩人,而是一個可愛又有人性的男人。

導讀


  

花樣少女的成長絮語


  ◎文/賴維菁(台北教育大學兒童英語教育學系副教授)導讀

  當代重要的兒童文學批評家諾多曼(Perry Nodelman)認為熟悉的故事情節能滿足讀者的預期,創新的情節則帶給讀者「愉悅懸疑」的驚喜,但是情節過度重複難免讓讀者產生無聊感,創新性太強又會造成讀者無所適從,所以能適度調配熟悉與創新情節的作品較能贏得閱讀大眾的青睞,一九一二年出版、至今仍擁有無數粉絲的《長腿叔叔》就是這樣一部作品。《長腿叔叔》的故事情節相當單純:住在約翰葛萊爾之家的十七歲少女潔露莎撰寫了一篇標題為〈憂鬱的星期三〉的散文,意外贏得一位孤兒院董事的賞識,該名身形瘦長的董事願意資助潔露莎上大學,培養她成為一名作家。匿名的贊助者不求報償,僅要求潔露莎每個月寫一封信向他報告學習狀況,充滿想像力與幽默感的潔露莎暱稱她的贊助者為長腿叔叔(一種蜘蛛),在信件中描繪她的大學生活點滴、心情起伏、社會化的過程、正向人生觀的建立以及兩段清純的羅曼史。《長腿叔叔》著實複製了十九世紀灰姑娘愛情故事的基本架構:出身平凡/貧寒的女主角愛上(大她十多歲的)高大、富有、俊帥、聰穎的男子,兩人經歷誤會或無法處理的問題而分離,但在作者巧妙的安排之下誤會釐清或問題解決,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就是這樣一套寫實主義的灰姑娘公式讓《長腿叔叔》依稀帶有《簡愛》與《傲慢與偏見》的影子。但是除去這些愉悅的重複之外,作者琴‧韋伯斯特(Jean Webster)也替讀者帶來一些與眾不同的驚喜:書簡內天馬行空的想像與實驗、女主角幽默正向的生活態度以及文字的戲耍、老舊時空脈絡下前衛的性別論述。

  書信體小說在英美文學史上具有悠久的歷史,最著名的例子當屬一七四○年理查森的《潘密拉》(Pamela)。當時年屆半百的理查森應朋友之邀,打算撰寫一系列教導年輕人寫信的範文,最後卻演變成一名貞潔的女傭麻雀變鳳凰的故事,作者假借年輕女傭的口吻寫下一則又一則文情並茂的書信,手札宛若女性角色發聲的最佳管道。書信體小說有趣之處在於看似斷續的書信可以串聯出具有接續性的故事,小說家到底是如何處理這種既斷裂又連續的特殊創作形式?根據愛德嫚(Janet Gurkin Altman)的說法,各自獨立成篇的書信可以藉由四個法則強化小說的連慣性:(一)單一情節;(二)恪遵先後順序的線性時間;(三)只有一個撰寫者與一個讀信人;(四)不刻意強調書信當中的間隔,要不然就在書信內容裡填補訊息空缺。《長腿叔叔》就是依循這四個法則來建構小說的連續性:故事的主軸是女主角潔露莎的成長;時間按照四年大學生活的先後順序排列;寫信人一直都是潔露莎,讀信人持續是長腿叔叔,儘管心思活潑的潔露莎不斷變化寫信人的署名以及收件人的稱謂;在每兩封信件當中,故事內的讀者(長腿叔叔)以及故事外的讀者(真實生活中的讀者)總能在第二封信件裡捕捉到足夠的資訊,填補斷裂的訊息。

  《長腿叔叔》的書信形式增強讀者對於角色的認同並且增加書寫的變化性。採用第一人稱敘述者的書信體讓讀者走入女主角潔露莎的內心世界,分享這個俏皮慧黠的女孩的經歷與感受:生病時的沮喪無助、收到禮物的雀躍、被強迫前往洛克威洛的憤懣、與傑維少爺相處的甜蜜等等。讀者--尤其是在學的少女讀者--很容易就這個角色產生想像認同,幻想自己就是潔露莎,特別是潔露莎被塑造成一名學業成績優異、運動表現傑出、受同學歡迎、具備特殊寫作才華、並且擁有兩位帥哥追求者的理想自我(ideal ego),這樣的想像認同更容易產生。然而書信體的另一種功能是協助作者跳脫敘述文體的框架,讓作者得以採取自由多變的書寫形式。潔露莎的日記式書信穿插著趣味幽默的插圖/塗鴉,並且嘗試各種不同的實驗性書寫方式。事實上書中某些帶有實驗性質的書信緊扣著學習的主題,例如:潔露莎假想自己是前線特派記者,將拉丁文課程所習得的內容寫成「戰報」;調皮的潔露莎在法文課堂上偷偷地用蹩腳的法文摻雜著英文寫信給長腿叔叔;她在學習辯論學之後嘗試使用條列的方式撰寫信件。這些實驗性的書信不但增添本書的活潑色彩與變化性,也相當吻合書信撰寫人潔露莎喜好嘗試新鮮事物的個性,是人物刻劃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

  成長是《長腿叔叔》的重要主題,即使一般讀者不會像兒童文學研究者飛利浦(Anne K. Phillips)那樣將女主角潔露莎的成長切割成五個階段,依然可以察覺潔露莎的成長軌跡:一個來自孤兒院的自卑女孩隨著四年大學教育的啟迪與學院生活的洗禮,逐漸發現自己的過人之處,融入一般女孩的社交生活,藉由受到別人的喜愛開始肯定自我,並進一步發展出獨立自主的能力。潔露莎的成長有兩個關鍵因素:社會化與經濟獨立。根據卡索(Gregory Castle)的說法,十九世紀的成長(Bildung)概念漸漸與「社會招募與社會流動的務實論述結合」,儘管卡索不免感慨在英國傳統中社會責任凌駕個人成長之上因而造成社會化與個人主義的衝突,但是潔露莎的個人成長並沒有因為社會化而受到箝制,反而在成功融入孤兒院以外的世界之後成就自我。潔露莎個人成長的轉捩點在她取得部分經濟獨立的時候。潔露莎在大二升大三的暑假得知自己贏得一筆豐厚的獎學金,可以用來支付剩餘兩年的學費與住宿費,贊助人長腿叔叔卻強硬要求她放棄這筆獎學金,潔露莎抗議的信函裡結合經濟獨立的概念以及成長的譬喻:「親愛的叔叔,別因為您的小雞想要獨立自主而惱火。她已漸漸長成一隻精力異常充沛的小母雞了--擁有堅定的咯咯叫聲和豐美的羽毛(全都歸功於您)。」大三升大四的暑假,潔露莎更進一步拒絕長腿叔叔送她到歐洲的假期安排,選擇擔任家教自食其力,她的確已經開始具有單獨面對世界的信心與能力。

  美國的女子大學創始於一八六○年代,民眾對於女子接受高等教育一事始終頗有疑慮,甚至連學者都質疑上過大學的女人不想結婚不願生育,可能導致美國慘遭種族滅絕的危機,但是《長腿叔叔》卻反其道而行,公開頌揚大學教育對於女性成長的益處。事實上這部出版於女性尚未擁有投票權的時代的小說具有堪稱前衛的女性主義訴求,這本書除了支持女性接受高等教育以及倡導女性經濟獨立之外,也隱含著女性投票權與公民權的指涉。當潔露莎最好的朋友莎莉競選學生會會長時,潔露莎寫道:「目前校內充滿爾虞我詐的氣氛--您該瞧瞧我們多麼像政治家!噢,我告訴您,叔叔,等我們女人爭取到權力後,男人就得當心點才能保住自己的權力了。」這裡所指的權力應該就是選舉權,潔露莎透過俏皮幽默的文字間接展現女性對於政治參與的熱情與期待。可惜當時的女性不具有政治參與權,因此潔露莎提出這樣的質疑:「女人算是公民嗎?我想應該不是。」但是這樣犀利的質疑卻隱藏在下列句子的括弧當中:「我唯一能報答您的方法就是成為一個非常有用的公民(女人算公民嗎?我想應該不是)。總之,變成非常有用的人。」原本辛辣的自問自答卻在前後文的夾縫中降低批判性,反倒增添了幾許自我解嘲的興味。

  百年來《長腿叔叔》能持續擁有眾多讀者的主要原因是這本書具有打動讀者的「刺點」(punctum)--讓我們暫時挪用羅蘭巴特分析相片所使用的詞彙。這種引起刺痛感覺的局部細節關係著觀看者/閱讀者過去的生活經驗,相當主觀、因人而異,有時甚至無法以言語明確說出來:有些讀者迷戀書中的完美愛情;有人驚喜地發現生命中的希望;有人被女主角或男主角的某一種人格特質打動;有人在其他未被提到的小細節中得到悸動。當一部作品歷經上百年之後還一直不斷以電影、舞台劇或卡通影集的形式出現在觀眾面前,而且各種不同語文的翻譯本持續問世,這應該就是一本值得閱讀的好書。如果你看過一九九○年的日本動畫影集《長腿叔叔》(私のあしながおじさん),而且覺得這部動畫相當有趣,那麼現在就是你動手翻閱這本書的好時機,十之八九你不會感到失望。

內文試閱


  潔露莎眉頭深鎖,不發一語地走出去。她納悶究竟出了什麼錯。是三明治切得不夠薄嗎?還是堅果蛋糕裡有蛋殼呢?或是哪位貴賓夫人瞧見了蘇西.霍桑長襪上的破洞?該不會是——噢,糟了!——她負責的第六室裡哪個天真無邪的小寶貝「出言冒犯了」理事?

  樓下的長廊沒有點燈,她走下樓時,最後一位理事正要離去,他站在通往馬車出入口的敞開大門邊。潔露莎只瞥見那人一眼,捕捉到稍縱即逝的印象——僅有身材高䠷這個特點。他朝停在彎曲車道上等候的汽車招手。車子立即動了起來漸漸開近,在迎面而來的瞬間,刺眼的車頭燈突然將他的身影投射在屋內牆上。影子的手腳古怪地拉長,從地板延伸到走廊的牆壁上。看起來完全就像是隻搖搖晃晃、俗稱「長腿叔叔」的大蜘蛛。

  潔露莎深鎖的眉頭舒展開來,頃刻間換上開懷的笑容。她天生性情開朗,一點點小事總能逗得她發笑。假如能從給人沉重壓迫感的理事身上找到絲毫樂趣,倒是意想不到的好事。這件小小插曲讓她高興起來,帶著滿面笑容去見李佩特太太。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院長即使不是在微笑,至少也相當和藹可親,她的表情幾乎就像是招待訪客時裝出的那般愉快。

  「坐下,潔露莎,我有話跟妳說。」

  潔露莎坐到最靠近的椅子上,有點屏息地等待。一輛汽車閃過窗外;李佩特太太匆匆看車子一眼。

  「妳注意到剛才離開的那位紳士嗎?」

  「我看到了他的背影。」

  「他是我們最有錢有勢的理事之一,捐了大筆的錢資助孤兒院。我不能隨意透露他的名字,因為他清楚地表明不希望暴露身分。」

  潔露莎的眼睛微微睜大;她不習慣被召進辦公室和院長討論理事的怪癖。

  「這位紳士關照過我們好幾個男孩子。妳記得查爾斯.班頓和亨利.佛萊茲嗎?他們兩個都是這位——呃——理事送去上大學的,兩人都用勤奮努力和成就報答他慷慨的資助。這位紳士不要求其他回報。到目前為止,他慈善資助的對象只限於男孩;我始終沒辦法讓他關心院內的女孩半分,無論她們多麼值得資助。我可以告訴妳,他就是不喜歡女孩子。」

  「是的,太太,」潔露莎低聲說,因為這時似乎應當回話。

  「今天在例行會議上,提到了妳的前途問題。」

  李佩特太太略微沉默了片刻,然後以平靜的態度慢條斯理地繼續說下去,極度地折磨聽者突然繃緊的神經。

  「妳知道的,一般的孩子過了十六歲就不能留在孤兒院,不過妳卻破了例。妳十四歲上完我們學校的課程,學業的表現非常傑出——但我必須說,操行可就不一定了——因此才決定讓妳繼續就讀村裡的高中。現在妳高中也快畢業了,想當然孤兒院不能再負擔妳的費用。實際上,妳已經比大多數人多待了兩年。」

  李佩特太太略過不提在這兩年間,潔露莎為了換取食宿辛勤工作,向來都將孤兒院的事務排第一,她的教育排第二;遇到像今天這種日子,她就得留在院內打掃擦洗。

  「就像我說的,我們提到了妳的前途問題,討論了妳的成績表現——非常徹底地討論。」

  李佩特太太用指責的眼光盯著被告席上的犯人,犯人一臉有罪的模樣,倒不是因為她想得出自己在成績單上有任何明顯的不良紀錄,而是李佩特太太似乎覺得她應當自知有錯。

  「當然以妳的情況來說,通常的處置是安排妳到可以工作的地方,不過妳在學校的某些科目表現得很好,尤其是英文成績似乎非常出色。普里查德小姐是我們視察委員會的委員,同時也是學校董事會的一員;她和妳的修辭學老師談過,在會議上發表了對妳有利的談話。她還大聲唸了一篇妳寫的散文,標題是〈憂鬱星期三〉。」

  潔露莎愧疚的表情這回可不是假裝的了。

  「在我看來,孤兒院為妳做了那麼多,妳卻似乎不怎麼感激,居然反過來嘲笑。要不是妳寫得俏皮有趣,恐怕委員們不會原諒妳。不過妳很幸運,那位先生,嗯,就是剛才離開的那位紳士,看來好像非常有幽默感。由於那篇無禮的文章,他決定出資送妳去上大學。」

  「上大學?」潔露莎瞪大了雙眼。

  李佩特太太點點頭。

  「他留下來和我談論條件。他提出的條件很不尋常。要我說的話,那位紳士是有點古怪。他相信妳很有創造力,他打算培養妳成為一名作家。」

  「作家?」潔露莎太過驚訝了。她只能重複李佩特太太的話。

  「那是他的期望。是否會有任何結果,將來就會知道。他會給妳非常豐厚的零用錢,對一個從來沒有理財經驗的女孩子來說,幾乎是太過慷慨了。不過這件事他計畫得很周全,我覺得不便提出任何建議。妳留在這裡過完暑假,普里查德小姐好心提議由她來幫妳添購服裝。妳的膳宿費和學費,那位紳士會直接付給大學,另外妳在校的四年間,每個月還會收到一筆三十五元的零用錢。這會讓妳能夠和其他學生站在同樣的立足點上。紳士的私人祕書每個月都會將這筆錢送到妳手上,妳必須每個月寫一封回信做為回報。說得更確切一點,不是要妳感謝他給妳錢;他不喜歡人家提起這件事,不過他要妳寫信談談妳學習的進展和日常生活瑣事。就像如果妳父母親還健在,妳會寫給他們的信那樣。

  「這些信要寫給約翰.史密斯先生,由他的祕書轉交。那位紳士的真名不叫約翰.史密斯,不過他不想透露姓名。對妳,他永遠只是約翰.史密斯。他要求妳寫信的原因是他認為寫信最能培養流暢的文學表達能力。因為妳沒有家人可以通信,所以他希望妳用這種方式寫信;另一方面,他想了解妳學習的情況。他永遠不會回信,也不會特別留意妳的信。他討厭寫信,不希望妳成為負擔。假如有急需他回覆的要事——比方說妳要被退學之類的大事,這點我相信絕對不會發生——妳可以寫信給他的祕書葛瑞格斯先生。每個月寫一封信絕對是妳的義務,是史密斯先生唯一要求的回報,所以妳必須按時寄出,就當是在付帳單一樣。我希望妳寫文章的筆調永遠恭敬有禮,反映出妳受到的良好教養。妳必須記住,妳寫信的對象是約翰.葛萊爾之家的理事。」

  潔露莎目光渴望地看著門口。她興奮得暈頭轉向,一心只想逃離李佩特太太的陳腔濫調,好好思考。她起身試探地向後踏一步。李佩特太太比手勢示意她留下;這是她絕不會放過的演說機會。

  「我相信妳萬分感激這個從天而降的難得好運吧?世上沒有幾個像妳這樣身分的女孩能得到這種出人頭地的機會。妳必須時時牢記在心——」

  「我——是的,太太,謝謝妳。我想,要是沒別的事,我得去縫補弗瑞迪.柏金斯的褲子了。」

  她關上身後的門,李佩特太太目瞪口呆地看著門,她的長篇演說就這樣懸在半空中。

作者資料

琴.韋伯斯特(Jean Webster)

1876-1916系出名門身世不凡。母親是馬克.吐溫的姪女,父親就在馬克.吐溫以前所屬的出版社工作。在這種文學薰陶的環境下出生成長,她非常自然而然地擁有很會說故事的天賦,滲透在作品中的幽默特質也是與生俱來。 本名是愛麗絲.珍.芊德勒.韋伯斯特,其中「珍」是為紀念馬克.吐溫的母親。她很早就學會寫得又流暢又好。大學時主修英文和經濟學,在那裡開始準備好邁入筆墨生涯。大學畢業後成為獨立作家,頭一個大膽嘗試就是出版學生時期所寫的小說集,書名為《當貝蒂進了大學》,展開了著名的貝蒂系列。

基本資料

作者:琴.韋伯斯特(Jean Webster) 譯者:黃意然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商周經典名著 出版日期:2014-06-04 ISBN:9789862725962 城邦書號:BU604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