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龍神之雨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入圍第31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 ◆榮獲第12屆大藪春彥獎 獻給徘徊在「家」門前的人們── 最不可限量的直木獎得主‧道尾秀介 溫柔譜寫的闇夜搖籃曲 龍,是支配水的神。 既能懲罰愚蠢的人類,亦能降下滌淨罪惡的雨…… 一對與有暴力傾向的繼父朝夕共處的兄妹,一對和有謀殺嫌疑的繼母相依為命的兄弟,在龍神震怒的狂風暴雨中,因一場人倫悲劇命運交錯, 迷途的羔羊如何才能窺見救贖的曙光? 【故事大綱】 所謂的家人,究竟是什麼? 或許是裝著瓦斯毒氣般安靜填充物的炸彈吧…… 颱風來襲的那一天,蓮冒著滂沱大雨到「紅舌酒坊」工作,內心十分忐不安。 母親意外身亡後,遊手好閒的繼父不時給蓮一頓拳腳,最近甚至對妹妹有越軌的舉動。他忍無可忍,終於趁早上出門前實行籌備許久的計畫。然而,分秒過去,胸中的懊悔逐漸加深,他連忙撥打電話,想阻止可能發生的悲劇。不料,緊要關頭,一對年幼的兄弟居然在他眼前偷東西…… 兩名未成年的男孩,為何故意明目張膽地行竊? 面對突發狀況,蓮來得及挽回即將失控的命運嗎? 【內文節錄】 「倘若能回到這場大雨前,蓮什麼都願意做。人生絕不會每天都像晴空下的河面一樣閃閃發亮,但他的生活會因芝麻小事微笑,也會因芝麻小事哭泣,如同一條平凡緩慢的河。他想在無數雨滴落下之處,尋找河水流到此一陌生地的原由,可是那裡只有無盡的黑暗。」──摘自 〈終章〉 【名家推薦】 「道尾秀介並未讓《龍神之雨》變成一個單純炫技的故事。書中對人心的描寫,或許也是作者對人性救贖的希冀。」──文字工作者‧臥斧

內文試閱

  「由於颱風的影響,關東地區各地雨勢逐漸增強,氣象局針對神奈川縣北部及東京都西部發布大雨特報,埼玉縣西部則發布大雨及洪水特報。川越市東部,入間川與荒川匯流的地區……」  九月十三日 星期一 下午三點的廣播新聞

  「今天我會比哥晚回家。」

  添木田蓮坐在廚房的餐桌前氣象預報時,在玄關的妹妹楓回頭對他說。就讀國中的楓以手肘夾住書包,空出雙手整理制服領子,一邊靈巧地穿上鞋。

  「有什麼事嗎?」

  「我去同學……」

  楓剛要回答,隨即打消念頭閉上嘴巴,視線移向廚房旁的某扇門。

  是不想讓那個男人聽到他們的對話嗎?

  蓮起身走近,她才小聲地繼續說:

  「我去同學家溫習考試內容,大概會待到九點半或十點。」

  「這麼晚。晚餐怎麼辦?」

  「你就隨便買些東西填肚子。」

  「我沒關係,妳呢?」

  「在同學家吃,光複習功課不會留到那麼晚。」

  玄關外傳來雨聲,雨勢似乎頗大。

  「還是不要吧,愈接近深夜風雨愈強。」

  「颱風不是不會直撲這一帶?」

  「不過,冒著風雨走回來也很危險。」

  「果真如此,再請伯父開車載我一程,同學也贊成。」

  「這樣好嗎?」

  「沒辦法,她幾乎天天都得補習,只剩今天有空。」

  蓮思索著如何回應,楓已從傘架裡抽出一把傘,並打開玄關的門,雨聲驟然變大。剛要步出門外,楓突然轉身。

  「哥,」她凝視蓮數秒,「別再有不想活下去的念頭。」

  「呃……我嗎?開玩笑,我從沒想過那種事。」

  說的也是,楓隨即附和。

  「我出門了。」

  楓碎步離開公寓外廊,張開的傘遮住她的短髮。細雨紛飛中,橘色的傘消失在斜坡下方。

  妹妹眼中的我這麼脆弱嗎?蓮十分意外。即使再不走運,日子過得再痛苦,他也不曾考慮自殺。一冒出這種念頭就輸了,向自己的人生認輸未免太可笑。

  他回到餐桌前,繼續盯著電視。七點五十分,離上班時間還有兩小時。電視新聞持續播報氣象,目前颱風位於靜岡縣上空,將以稍微偏東的方向北上,如楓所預料,應該不會直撲埼玉縣,所以就算她晚歸,也不需要太擔心吧。

  然而,蓮阻止楓不單是天氣差的關係。實際上,他非常害怕。因為妹妹比他晚歸,代表實行那個計畫的機會來臨。

  他閉上眼睛,雙肘撐著桌面。眼底浮現妹妹拚命擦拭校裙汙漬的背影。

  「那件裙子……」

  兩個月前,楓向他坦白。

  「其實是在家裡弄髒的。」

  他想殺了那男人。

  可是不行,不能那麼做,他不能成為罪犯。假如事跡敗露,他就會變成殺人犯。為罪行負責是理所當然的,但楓該怎麼辦?父親離家出走,母親去世,要是唯一的血親哥哥背上殺人罪名呢?

  十九歲少年殺害繼父。依蓮的年紀,他的名字應該不會公布在電視或報紙上,然而,網路或週刊可不一定。從今往後,楓將肩負社會強加的沉重枷鎖活下去,日子會過得比現下更辛苦。

  何況說到底,那種方法根本不可能成功,那種方法哪可能真的殺死人,不可能成功讓那傢伙斃命。

  是啊,不可能殺得死。

  不可能殺得死。

  …………。

  ……。

  蓮抬起頭,緊抿雙唇凝視著昏暗廚房的牆壁。他想殺了那傢伙,想殺了那個男人。

  那麼,試試又何妨?

  反正一定不會成功。要是真的成功,豈不賺到?他這麼想。

  十分鐘後,蓮站起身,彷彿有人操縱他的手腳,感覺相當奇妙。他走回自己的房間,緊緊關上拉門。楓叮囑過他,雨天濕氣會籠罩在房裡,外出時最好不要帶上門。

  蓮靠近廚房旁那男人的寢室,悄悄握住門把,輕輕轉動,打開一道縫隙。接著,他走向水槽,按下設在牆上的小型熱水器按鈕,水龍頭流出熱水。為避免發出聲響,蓮將水龍頭轉向旁邊,讓水沿槽側面流下。然後,隨手自櫥櫃裡拿出咖啡杯,放在流理臺上。

  非常不保險的方法。做為殺人的手段,成功率未免太低。然而,正因如此,他成為殺人犯的機率也很低。

  接下來,只能聽天由命。

  這麼放著不管,熱水器可能會燃燒不完全。

  一氧化碳可能會充斥屋內,讓在房裡睡覺的那男人喪命。

  倘使那男人提早起床,發現情況不對勁也沒關係,蓮只要假裝喝完即溶咖啡,洗杯子後不小心忘記關水就行。那男人或許會察覺蓮的殺意,但堅持不承認,他也拿蓮沒辦法,搞不好會心生恐懼,主動離開這個家。若那男人能從蓮和楓面前消失,就能改善現狀。

  時間一到就關上廚房的門外出吧。

  總之,接下來就聽天由命了。   最早瞧見那道身影時,溝田圭介並不驚訝。

  啊,真的存在,哥哥說的沒錯。他只有這樣的感覺。

  然而,五秒後,他胸口倏地發冷,吸進的空氣無法吐出,全身知覺漸漸遠離。視野裡灑滿無數雨滴的天空彷彿從四面八方湧進白色水彩,周遭景色漸漸消失,除盤旋正中央的巨大軀體,什麼都看不清。

  窗外,遙遠的彼方。不,或許並不遠。由於不曉得那東西究竟多大,所以無法估計距離。

  圭介拚命忍住湧至喉頭的驚呼,輕觸冰冷的玻璃窗。風雨交加,公寓二樓外的天空一片混濁,明明剛過中午,卻如同黃昏般暗沉。

  ──龍。

  是龍。鱗片覆蓋混合黑與灰的身體,表情如凶惡的麒麟,雙眼發出惡鬼般的黃光──牠的頭緩緩移動,似乎隨時會轉向這邊。長長的軀體彷彿車廂綿延不絕的電車在轉彎,由右至左盤旋,有著利爪的前腳若隱若現。不,那是後腳。身影慢慢變細,最後拖著像鱷魚的尾巴逐漸遠離。現下,龍筆直往後伸展身軀,望向此處的眼神發出無聲控訴,充滿怒氣。來了,就要過來。

  ──龍來襲!

  圭介差點尖叫出聲,驀地,一陣強風颳過,陽臺盆栽裡乾枯牽牛花的褐色葉子直往前飛。此時,龍彷彿接到暗號,頭微微右傾,全身朝順時鐘方向轉動,然後從左斜前方遠去,不斷遠去。

  終於不見蹤影。

  恍若指尖在胸口敲打,心臟撲通撲通地跳。

  世上根本沒有龍。小學五年級的他,不再是相信想像中的動物實際存在的小孩。是他眼花,不,比起眼花……該怎麼說……對,錯覺,剛才那是錯覺。

  一定是哥哥不好。

  全怪昨晚辰也說了那種話:

  「不論雨還是風,都是龍引起的。」

  房間熄燈後,就讀國中二年級的哥哥從上鋪出聲。根據氣象預報,由於颱風的影響,關東地區從凌晨起將降下大雨,埼玉縣本地也會狂風暴雨。不曉得還能去學校嗎?雨傘會不會被吹走?工友的假髮終於瞞不住……圭介低喃著這些不怎麼有意義的事情時,突然對颱風的形成感到好奇,便隨口問辰也。

  辰也的答案就是龍。

  「龍都擁有能實現一切願望的龍珠。龍就是利用那顆珠子呼風喚雨,招來暴風雨或雷電。」

  哥哥對日本傳說及民間故事相當有研究。他常看那一類的書,真的只要有時間就盤坐在地,靠著房間的牆壁,沉醉在書中世界。他書架上擺滿艱深的書籍,不過大部分不是出錢買的,而是從書店偷的。

  「龍嗎?」

  圭介聽出興味,由毛巾被裡坐起上半身。

  「不過目的是什麼?」

  雨和風是自然現象,這點基本常識圭介當然懂,他只是想聽辰也解說。圭介很喜歡這種時候哥哥告訴他的故事。

  「有各種情況,譬如某人惹怒龍,或者龍正與其他神明打鬥。」

  「其他神明?龍也是神嗎?」

  「在日本及中國是這麼認為的。龍是支配水的神明,所以也稱龍神。祂的形態是所有動物的雛型,角像鹿、頭像駱駝、眼睛像兔子、脖子像蛇、肚子像蛟,鱗片則像鯉魚。」

  辰也順道補充蛟是傳說中的動物,與鱷魚十分相似。

  圭介總覺得不必參考任何資料就能滔滔不絕的哥哥很厲害。為什麼他會對這種東西感興趣?應該不是遺傳,過世的雙親並無類似嗜好。

  沉默片刻,圭介以為哥哥已睡著時,辰也忽然開口:

  「媽媽也變成龍。」

  那聲音異常清晰。最近哥哥似乎正值變聲期,話一出口總有些沙啞,講到一半也常像收不到訊號的廣播般突然中斷,此時卻非常清晰。或許是這樣,圭介覺得剛剛彷彿聽到重大的祕密,哥哥一直隱瞞的祕密。

  「媽媽變成龍了。」

  辰也重複一次。

  「帶著對某人的怨恨死在水裡就會變成龍。」

  所以,母親才會變成龍。哥哥是想這麼說嗎?

  兩年前,母親在千葉的海裡喪命。辰也不認為那是意外,是里江殺害母親。因為里江喜歡父親。因為母親死後,里江嫁給父親。

  然而,辰也錯了。假如母親當時懷著對某人的怨恨死去,那絕不是里江。里江並未殺害母親。

  殺害母親的,其實是圭介。

作者資料

道尾秀介(みちお しゅうすけ)

1975年出生於東京。 2004年以《背之眼》獲第5屆恐怖懸疑小說大獎特別獎。 2005年發表的第二部長篇《向日葵不開的夏天》入圍第6屆本格推理大獎, 短篇〈流星的製作法〉則入圍第59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2008年以《烏鴉的拇指》獲第6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名氣扶搖直上。 2010 年以《龍神之雨》獲第12屆大藪春彥獎, 同年《光媒之花》獲第23屆山本周五郎獎。 2011年以《月亮與螃蟹》摘下第144屆直木獎。 創作風格細緻巧妙且具有豐富的故事性,充滿伏筆與陷阱,是推理界最受注目的明日之星。其他作品有《獨眼猴》、《所羅門之犬》、《鼠男》、《球體之蛇》等。

基本資料

作者:道尾秀介(みちお しゅうすけ) 譯者:珂辰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道尾秀介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2-04-16 ISBN:9789866043185 城邦書號:1UJ00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