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惹瓊巴傳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跨越生死的斷捨離 橡樹林全書系書展/兩本75折

內容簡介

密勒日巴尊者是西藏最偉大的瑜伽士之一,也是藏傳佛教中噶舉派的一大祖師。 他有兩大弟子:一位是如日的岡波巴,代表僧服寺院系統;另一位是如月的惹瓊巴,代表口傳教誡的布衣瑜伽士系統。 惹瓊巴的修行之道,不同於一般西藏的瑜伽士,他三度前往印度,最後一次帶回許多噶舉祖師瑪爾巴大譯師當年沒有帶回西藏的法教。惹瓊巴的修行傳記也非常獨特,幾番顯示禪修者不聽從上師教導而產生的種種問題。 例如,當他第三度朝訪印度時,忘卻上師的告誡而學習咒術和因明,因而產生讓他虔敬心不足的兩大障礙。首先,他開始對上師的智慧產生懷疑,並生起極大的傲慢心。密勒日巴尊者為了調伏他的慢心和淨除其他障礙,而前往邊境迎接他。當密勒日巴要他撿起地上的一個犛牛角時,惹瓊巴誤解上師的心有所執著,而不屑於撿拾路邊無用之物。隨後,當夾帶冰雹的暴風雨來臨時,實證空性境界極高的密勒日巴在剎那間躲進他先前拾起的犛牛角中,安適地在裡面唱道歌,而惹瓊巴卻連一隻手都無法伸進去。 很多人或許會覺得犛牛角的故事很神奇,但是深入探究時,我們會發現,所謂的神通,只是證悟力量的自然顯現。即使我們無法以科學去解釋彩虹身為什麼會發生,然而這類神奇的事蹟,依然會隨著證悟力量的開展而自然彰顯。

目錄

◎瑪噶舉六祖師圖
◎英文版引言
◎中文版引言
 
◎第一章 惹瓊巴進入佛門  
◎第二章 惹瓊巴前往印度求取無相空行母法教  
◎第三章 密勒日巴調伏惹瓊巴
◎第四章 惹瓊巴三違師命  
◎第五章 惹瓊巴傳法收徒
◎第六章 惹瓊巴與滇布公主
◎第七章 惹瓊巴成為密勒日巴的心子
◎第八章 惹瓊巴參訪聖地
◎第九章 滇布公主懺悔記
◎第十章 惹瓊巴的晚年

◎附錄

序跋

【中文版引言】


◎文/陳玲瓏(譯者)

  噶瑪噶舉傳承弟子對惹瓊巴尊者的認識,往往止於他是西藏大瑜伽士密勒日巴尊者的如月弟子,如日的岡波巴則是眾人比較熟悉的。在藏傳佛教中,日、月的光輝同樣都是智慧明光的象徵,雖然影射的意義和形象有所不同,但沒有高、下之別。達波.扎西.南嘉(Dagpo Tashi Namgyal)的大手印經典《明示了義大手印次第之圓滿月光》(簡稱《月光大手印》),即以月光為名。希望創古仁波切開示的《惹瓊巴傳》能如同月光一般,讓中文讀者和法友們對傳承上師惹瓊巴尊者,有更進一步的認識,並從中得到甚深的啟示。

  本書中文版的翻譯與完稿,承蒙許多人的幫助,尤其是英文版譯者彼德.亞倫.羅勃茲(Peter Alan Roberts),他耐心地幫忙查證某些細節並回答翻譯上的各種問題;英文版的編輯珊蒂.噶爾森(Sandy Garson),熱心幫忙改正英文版在聽打稿件排序上的錯誤,並重新修潤文字,便利中文版的翻譯,也提升其正確性;名唐卡畫家蔣揚.辛給(Jamyong Singye),重新繪製六祖師圖當中的五幅,並修潤其中一幅,以更完美的筆畫莊嚴噶舉傳承大師的行傳。自古西藏地名的漢文翻譯即以譯音表達,歷代或有不同,且藏文拼寫本身也時有變遷。本書的西藏地名翻譯,主要參照劉立千譯注的《衛藏道場勝蹟志》、張怡蓀主編的《藏漢大辭典》和《西藏自治區地圖冊》,以採用中國大陸現今的地名為主;尚未查證到的,則以譯音表達,並在譯音之後以特殊符號表示,例如,惹瓊巴的出生地惹拉是藏文地名Rala的譯音。當人名超過三個字時,以「.」分隔,方便發音,例如,惹瓊巴傳記的作者是果倉.惹巴。藏文主要典籍名稱和名相的拼寫,以斜體英文字表示。此外,道歌部分,由於藏文原文本身都頗為繁長,英文譯者彼得大多按照仁波切開示時解說的要義而翻譯。本人自身的藏文程度淺薄,無法依原文補譯,僅參考原文稍微調整中文翻譯的歌詞結構,盼望日後有專精藏、中文字者補譯全文。

  在中文版的翻譯過程中,彼德依據博士論文而出版的新書《惹瓊巴各版傳記:一西藏聖者傳記的演變》,提供了許多細節的補充資料,更完整地呈現惹瓊巴尊者修行歷程,也揭顯西藏聖者修行傳記可能具有的多面性。根據彼德的研究,惹瓊巴尊者有四位主要的弟子:肅巴(Sumpa)、嘉洛(Gyalo)、仰達帕(Yangdag Pal)等三位,長年追隨惹瓊巴,並與其他追隨尊者的徒眾聚集而居;炯倉巴(Khyungtsangpa)和肅巴一樣是僧人,但另外成立修行道場,同門徒眾大都不知道他的存在,或可說是「秘密的弟子」。其中,肅巴、仰達巴和來自晉地 (Drin)的一位學者,分別於惹瓊巴在世期間撰寫了他的傳記。炯倉巴也於惹瓊巴在世或圓寂之初完成一本尊者的回憶錄。惹瓊巴圓寂三十四年(1195年)之後,肅巴把先前編寫的傳記版本,擴編成為《妙寶精髓》。這五本傳記和回憶錄,現在都已經散佚了,但是部分或主要內容被收錄於後期一些傳記當中。

  炯倉巴所撰的尊者回憶錄,後來成為第十三世紀竹巴噶舉大師賈當巴.德千.多杰(Gyadangpa Dechen Dorje)撰寫《金山寶鬘傳記》中惹瓊巴傳記的主要依據;炯倉巴這一支系也成為惹瓊巴傳記資料的主要保存者。肅巴擴編的《妙寶精髓》也成為第十六世紀時兩本惹瓊巴傳記的主要依據:拉村.仁千.南嘉(Lhatsun Rinchen Namgyal)的《一生即成就虹光身惹瓊巴尊者之簡傳與道歌集》,出版於一五○三年;以及創古仁波切講授惹瓊巴傳時採用的教本:果倉.惹巴的《智慧光明.示解脫全知道之明鏡.惹瓊巴尊者傳》,初版印行於一五三一年。雖然這兩本傳記作者都是倉諾.黑魯嘎(Tsangny)──《密勒日巴大師傳》和《密勒日巴大師十萬歌集》之作者—的弟子,依據的主要資料也相同,兩人強調的重點時有不同,對某些事件和相關人物的敘述也有所差異。例如,拉村.仁千.南嘉僅只略述惹瓊巴與滇布公主的故事,果倉.惹巴則非常詳細地勾繪滇布公主的故事,從她受父親雅礱王之命與惹瓊巴結為夫妻,以及她貪愛珠寶,到杖打惹瓊巴、被逐出王城、罹患麻瘋病、懺悔修行、往生時出現瑞相。此外,果倉.惹巴提到惹瓊巴在雅礱谷創立一閉關所,後世的倉諾.黑魯嘎在此地完成《密勒日巴大師傳》和《密勒日巴大師十萬歌集》的經典作品,並在此圓寂,但這是其他傳記都未曾提及的。

  由於《妙寶精髓》等早期的傳記現在都已經散佚了,後世各家傳記的詳盡程度不一、重點和角度不同,對主要和非主要事件以及人物的敘述和細節也時有出入,惹瓊巴生平事跡的全貌仍然有遺缺,也有許多未解的謎題。例如,在細節方面,惹瓊巴圓寂的年歲,各家說法和推算法就有不同,從虛歲七十八至八十八不等,有的可能只是雕版的錯誤,有的可能是推算的錯誤,有的則可能是為了合悉達.惹姬尼(Siddharajni)所預言的壽命。又,惹瓊巴在前往印度求取無相空行母法教之前,比較宏廣方面,根據彼德的分析,「如日岡波巴」、「如月惹瓊巴」的說法,是岡波巴的達波噶舉傳承興盛廣傳之後才出現的,爾後慢慢被廣為接受。換言之,惹瓊巴在密勒日巴法教傳承中的地位,隨著噶舉傳承歷史的發展而有所變革;岡波巴大師傳承地位漸漸提升,新版傳記所描述的惹瓊巴,叛逆性愈來愈強,道行顯得不如岡波巴。其實,密勒日巴在世時和圓寂後初期,惹瓊巴的聲望勝於岡波巴,在密勒日巴的傳記和道歌集中都佔有重要的地位。倉諾.黑魯嘎提到,密勒日巴是在惹瓊巴得到空行母授記之後的一再請求,才講說自己生平事跡的;此外,在《密勒日巴大師歌集》的六十一篇之中,八篇以惹瓊巴為主要人物,且惹瓊巴的名字出現在其中七篇,而岡波巴卻不曾以專篇出現。「惹瓊巴」的稱號也顯示他和密勒日巴的深厚關係。他本姓「年」(藏文作gnyan或snyan),十一歲左右開始跟隨密勒日巴尊者學修佛法之後,被其他徒眾和信眾稱為「惹瓊」(ras-chung)──小瑜伽士,密勒日巴則是「惹千」(ras-chen)──大瑜伽士,可見他是瑜伽徒眾中的翹楚。此外,惹瓊巴由印度求得無相空行母法教之後,密勒日巴馴服了他的傲慢心,他誓願長年隨侍上師,後來卻因為發現許多功德主對他的供養遠優於上師,許多徒眾對他的恭敬也甚於上師,為了矯正這種顛倒,他再度違反上師的意願而離開,到衛地各處雲遊。離開上師之後,他是密勒日巴實修傳承心子的地位並沒有改變。即便是第十五世紀時倉諾.黑魯嘎撰著的《密勒日巴大師傳》(1488年),也提到密勒日巴尊者入涅槃之前,明確地交代徒眾,在惹瓊巴趕到之前,不能觸動他的遺體。當他們在惹瓊巴趕回來之前,貿然舉行荼毘大典而火總是點不起來時,五位空行母在彩虹中出現,吟歌指出眾人的愚昧,可見惹瓊巴的地位特殊,儼然是密勒日巴的心子。在流傳的各版傳記中,岡波巴並沒有趕回來參加荼毘大典。然而,密勒日巴圓寂之後不久,這對日月同光的弟子相會,比對彼此所領受到的上師法教,惹瓊巴把他原本獨自得受的耳傳法教傳給岡波巴,岡波巴因此具有完整的法教傳承,日月的光明因而無別。   總之,由於時間的隔閡、早期傳本的流失、傳承地位的考量等各種因素,惹瓊巴生平許多事跡的細節和正確性現已無法考證。然而,惹瓊巴尊者傳記研究顯示各家和歷代版本在內容、重點、觀點上的某些差異,似乎受到宗派歷史演變的影響。由此看來,聖者傳記似乎也難倖免無常的洗禮,隨著時間、人、事、物的變遷而改變。

  創古仁波切開示所據為果倉.惹巴編撰的《智慧光明.示解脫全知道之明鏡.惹瓊巴尊者傳》(1531年),是當今最普及的版本,但此書本身即有惹瓊浦版、不丹版、扎西炯版、青海版等八種不同的版本,版本之間在細節上有時略有出入。由學術研究的角度而言,惹瓊巴傳本身是一個錯綜複雜的題目,讀者很容易陷入文字與正確性等問題的迷陣之中。然而,大智者創古仁波切的解說,直接趣入精髓要義,化繁為簡,讓惹瓊巴生平事跡成為生動、受用的修行故事,讓聽聞者對修行歷程有更深入的瞭解和切身的感受,對自己的上師更具虔敬心,對修行也更有信心和精進力,因此更貼近聖者修行傳記(藏文rnam-thar)的本義,以及研讀、聽聞聖者修行傳的目的──達到解脫。

  聽聞深具啟發性的惹瓊巴傳之後,讀者難免會關切惹瓊巴法教傳承的現狀。噶舉傳承後來的發展以「如日」岡波巴大師的法脈為主流,「如月」惹瓊巴尊者的法教傳承則融入其他傳承支流。蔣貢.羅卓.泰耶(1813至1899年)在《教誡寶藏》(藏文gdams-ngag-mdzod)中,把惹瓊巴法教的傳續分為繁、中、簡三系:一、「惹瓊念舉」(藏文ras-chung snyan-rgyud,惹瓊耳傳),經由他的主要弟子傳續;二、「丹秋念舉」(藏文bde-mchog snyan-rgyud,勝樂耳傳),由惹瓊巴傳給密勒日巴,然後經由密勒日巴傳給恩仲.敦巴(藏文bde-mchog snyan-rgyud),惹瓊巴傳給達波拉杰(Dagpo Lharje),即岡波巴大師之後,經由達波噶舉傳承而傳續,尤其是竹巴噶舉和達隆噶舉,竹巴噶舉保有許多惹瓊巴的傳記資料。

  惹瓊巴的四位主要弟子當中,肅巴成為惹瓊巴晚年駐錫地洛若寺(Loro)的繼承者。「秘密」弟子炯倉巴(Khyungtsangpa)繼續維持獨立的修行叢林,他的主要弟子林惹巴.貝瑪.多杰(Lingrepa Pema Dorje, 1128-1189),後來向肅巴求得同樣的法教,以確定自己得到了正統的傳續,後來師事岡波巴大師四大弟子當中的帕摩.竹巴(Phagmo Drupa),因而同時具有惹瓊巴和岡波巴的傳承,這一法系後來成為噶舉八小傳承中的竹巴噶舉,也是惹瓊巴傳承三支之中的「惹瓊念舉」(惹瓊耳傳)。林惹巴的主要弟子卓袞.倉巴.嘉惹(Drog)發掘的惹瓊巴《等味六法》和其他伏藏法,成為竹巴傳承的重要法教。

  倉諾.黑魯嘎撰著的《勝樂空行耳傳》,彙集惹瓊巴傳承的法教,並涵蓋炯倉巴耳傳系的惹瓊法教傳承史。此外,惹瓊巴傳承也有不少傑出的女瑜伽士。根據果倉.惹巴的敘述,滇布公主在懺悔淨業,努力修行六、七年之後往生時,出現許多成就的瑞兆,惹瓊巴斷定她往生金剛總持淨土(梵文Alakvat),成為大秘密主金剛手菩薩一萬六千位明妃之首。惹瓊耳傳系統中也有傑出的女瑜伽士,在炯諾.倉巴一支的早期歷史中,瑪姬.昂玖(Machig Angjo)和惹瑪.息莫(Rema Shigmo)是重要的傳承上師。竹巴噶舉至今仍然保有「拓滇」(togden)的瑜伽士傳統和「拓滇瑪」(togdenma)女瑜伽士傳統。

  讀者可能很關切的另一件事情是惹瓊巴尊者是否有轉世再來或有化身住世。談到這個主題時,我們必須謹記大乘佛法一個重要信念:法身無所不在,大成就者的菩薩行是不可思議的,不受時空的限制,也不拘於形式。就相對的層次而言,由於惹瓊巴尊者和金剛手法門有密切的關係,後人視他為金剛手菩薩的化身,因此後世被視為金剛手菩薩化現的上師,除了其他的轉世淵源之外,同時也被認為是惹瓊巴尊者的化身或轉世。詠給.明就.多杰仁波切(Yongye Mingyur Dorje Rinpoche)一系的轉世即是如此。此外,當今第十二世大司徒仁波切認證四川阿壩州壤塘縣玉陀寺的堪布惹瓊多杰仁波切(Khenpo Rechung Dorje)為惹瓊巴尊者的轉世。

  仁波切於一九八九年冬天講授惹瓊巴修行記以來,開示稿件從英文版的編譯過程開始,善緣即不斷增長與成熟。當年,彼德悠哉地(這是他的風格)坐在創古仁波切身邊,在尼泊爾大佛塔旁的創古寺為創古仁波切翻譯惹瓊巴開示時,有一天仁波切突然在課堂上宣告說,學員日後可以讀到彼德翻譯的惹瓊巴傳記。彼德聽了心中大驚,雖然他依照仁波切的指示在做背景研究,但日後只打算翻譯和論文有關的一部分。他萬萬沒料想到,一項簡單的摘譯和背景研究工作,竟然演變成十多年的學術研究,蒐集、查證、比對、分析、再分析成為他生活中的呼吸,最後以厚實的博士論文呈現,然後出版成書。雖然當年的學員仍然在等待全本惹瓊巴傳的翻譯,但是英文讀者現在已有機會從研究的角度契入,對這位一代瑜伽士的生平有更多面性的瞭解,超越單純的崇敬。彼德的這則故事本身具有一定程度的預言色彩,同時也說明上師殷殷期望的心,充滿成辦的加持,然後宛如和煦的陽光,讓種子慢慢地成熟。

  此外,籌畫講座和參與開示聽打工作的葛羅莉亞.瓊斯(Gloria Jones),為了護持創古仁波切的事業活動而在尼泊爾定居。十多年前,英文編輯珊蒂從聆聽一卷卷的開示錄音帶起,即十分敬佩密勒日巴與惹瓊巴瑜伽父子的苦行;敬佩之餘,也深感修行所依的五蘊之身必須有營養的食物來滋潤,因此開始思考如何「以食護法」,而著手研發適合尼泊爾和印度寺院的食譜,並發起寺院開發果菜園的計畫。此外,贊助英文版出書的許多功德主,法緣日漸加深,甚至有常住聖地修法者。

  最後,祈願所有涉及《惹瓊巴傳》開示之英、中文版以及和此書有緣的人,功德如同清淨的水滴,不斷流入福德大海,共此迴向一切正法上師 健康長壽 佛行事業諸方圓滿!願一切修行者 

  生生世世不離清淨師 受用吉祥法教 早證菩提

作者資料

堪千創古仁切波(Khenchen Thrangu Rinpoche)

噶舉派長老,是兼具學養與實證的大師,備受藏傳佛教四大教派的推崇。 1933年出生於西藏。四歲時,被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和第十一世泰錫度仁波切,共同認證為第九世創古仁波切,並於西藏青海創古札西卻林本寺舉行坐床大典。 22歲時,仁波切由第十六世大寶法王授予比丘戒。33歲時,仁波切順利通過藏傳佛教各派共學之五部大論及噶舉傳承專研之論典的辯經口試,由尊勝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授予藏傳佛教最高的格西學位,正式認定為藏傳佛教四大傳承的合格導師。回隆德寺後,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授予其「堪千」(即「大堪布」)的頭銜,並獲封「三藏總持師」,是隆德寺及所有噶舉派之堪布,並成為隆德寺及其所屬那爛陀學院的住持。 1976年起,應第十六世大寶法王要求至國外傳法,為各種不同根器的佛子開啟佛法大門。2000年,達賴喇嘛任命創古仁波切為第十七世大寶法王的總經教師。仁波切弘法足跡遍及歐、美及亞洲各地,利益各地佛子,不分顯密,有教無類。 著作甚多,中譯出版的有:《止觀禪修》《直指法身》《轉心四思維》《成佛的藍圖》《鮮活的覺性》《惹瓊巴傳》《帝洛巴傳》《噶舉三祖師——馬爾巴傳》等等。

基本資料

作者:堪千創古仁切波(Khenchen Thrangu Rinpoche) 譯者:陳玲瓏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書系:成就者傳記 出版日期:2011-09-19 ISBN:9789866409233 城邦書號:JS0001 規格:膠裝 / 單色 / 240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