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
穿越六道輪迴之旅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內容簡介

跨越死亡門檻,流轉六道,西藏還魂人告訴你生命的意義和智慧。 本書作者達娃多瑪是西藏二十世紀的傳奇人物和偉大成就者。身為一個還魂人,她所經歷的並不是一個幻想的或瞬間的瀕死經驗,而是指她在沒有呼吸、脈搏或體溫等生命跡象地整整躺臥五天。在這段期間,她的心和身的連結鬆懈,心識自由地進入其他的輪迴道,而且常常有智慧白度母陪同護衛,讓她可以按照度母在淨觀中所給予的教導和指示,展開了一個「穿越六道的旅程」。 由於德洛達娃多瑪擁有此種非比尋常的力量,因而受到西藏人的敬重。她的身旁總是圍繞著一群屏氣凝神的聽眾,聽她述說她前往輪迴其他五道的經過。當達娃多瑪說到淨土中的本尊時,臉龐便散發著光芒;當她描述地獄道和餓鬼道眾生的悲慘痛苦時,總是情不自禁地淚如雨下。她也會講述遇見某些人已故的親屬,並把死者生前來不及託囑之事傳達給生者(譬如埋藏在某處的錢幣或珠寶),或請求生者為其舉辦法會。她也會從已經圓寂、地位崇高的上師那裡帶回修行的忠告。 達娃多瑪甚至曾遇到死神閻羅王。和達娃多瑪在一起的度母,唱了一首了悟之歌給閻羅王: 如果有所了知,那麼只有這個──一個人的自心;如果無所了知,那麼有偉大的憤怒死神。 在實際上,這是勝者法身普賢菩薩;在法王足下,我們頂禮讚頌。 儘管在究竟的意義上,六道輪迴的本質是空的,僅僅是心之迷妄的投射;但是在相對的層次上,眾生被困在輪迴之中的痛苦卻是不可否認的。如同閻羅王和他的使者一再證明的,沒有謊言或藉口可以減輕一個人的業。一個人一生所從事的每一個善業和惡業,皆鉅細靡遺地呈現在眼前,業果亦依照這些善業和惡業而生起。我們可以從達娃多瑪的描述中,了解殺生和傷害他人的後果,可怕得令人毛骨悚然,無疑地可讓我們小心地避免從事這種行為。另一方面,她對淨土所做的描述則令人深深著迷,也藉此激勵我們修持本尊觀修,了悟心之清淨自性的本質。 達娃多瑪透過本書,講述她當時的所見所聞,這些見聞使得她對有情眾生生起了無限的慈悲心,並且從中體驗到證悟心的清淨展現和輪迴迷妄無明之間幾乎無法想像的對比。讀者可經由文字,親自體悟六道領域的各種覺受,相信必定會對生命真諦有另一番深刻的體悟。

目錄

◎【導言】 恰度祖古

◎一 吉祥銅色山:蓮師淨土

◎二 水晶鏡中的倒影:不淨六道輪迴之眾生

◎三 普陀山:觀世音淨土

◎四 檐木山:度母淨土

◎五 通往解脫的階梯:善報與惡報之總結

導讀

【導言】  ◎文/恰度祖古(Chagdud Tulku)

  在西藏,當我是個孩子的時候,有時候會發現我的母親德洛達娃多瑪被一群屏氣凝神的聽眾環繞,聽她述說前往輪迴其他五道的經過。當她說到淨土中的本尊時,她的臉龐煥發著光芒;當她描述地獄道和餓鬼道眾生的悲慘痛苦時,她的眼睛湧出淚水。她講述遇見某些人已故的親屬,她把死者在生前的未竟之事傳達給生者(或許是埋藏在某處、無法找到的錢幣或珠寶),或請求生者為其舉辦法會。她也從已經圓寂、地位崇高的上師那裡帶回修行的忠告,而在死亡此岸的上師則對這些忠告報以深深的敬重。

  我的母親是一個喇嘛,擁有非比尋常的力量而受到全西藏人的敬重,但是她更以一個回陽人德洛的身分而出名。德洛(delog)是指跨越死亡的門檻,然後回到陽間述說其中經過的人。她的經歷不是幻想或瞬間的瀕死經驗。她全身冰冷、毫無氣息地躺在那裡整整五天,沒有任何生命跡象,但是她的心識卻自由地進入其他的輪迴道,而且常常有智慧白度母陪同護衛。她按照度母在淨觀中所給予的教導和指示,展開做為一個回陽人的旅程。這個做法違背了她的上師的冀望。她的上師們求她不要冒這樣的風險。

  了不起的是,她這個十六歲的年輕女子對禪修有著如此深厚的信心,而且她禪修的功力勝過非常有智慧、年紀大她許多的喇嘛們。她被認證為白度母的化身,而白度母是一種力量強大、長壽和解脫有情眾生的證悟心。在達娃多瑪的童年時期,她就顯現出一種非常深刻的慈悲。前來我們營帳的乞丐,沒有一個不帶著她的供養離開。由於她把伸手所及的每一件物品供養出去,我的家人開始把貴重物品藏起來,免得她把這些物品送人。

  在舉行大型法會期間,我家的黑色毛氈帳篷可以容納四百人。達娃多瑪和其他地位崇高的喇嘛被人們敬重地安排坐在法座之上。這些地位崇高的喇嘛,包括達娃多瑪四位名遍東藏的叔伯們。在修行儀軌時,她是一位完美主義者。數年前,我遇見一個僧侶,他記得在法會上吹法器吹得很差勁時,達娃多瑪因而發怒的情景。她的示現既激勵人們精進地從事造作的修行次第,同時也啟發人們認清任運明覺乃這些次第的根本本質。

  達娃多瑪的夢境與禪觀是證量的顯現,那些帶領她進入德洛覺受的夢境與禪觀的指示則是清晰無誤的。那些喇嘛力勸她不要展開這樣一段旅程,改採禁食齋戒、服用藥物和舉行法會的方式。他們的恐懼是沒有根據的,然而,在她死後前往蓮師淨土時,她遇見已故的叔叔,即尊貴的上師卡玉旺波,警告她留在蓮師淨土是危險的,她應該返回人道去利益眾生。

  後來,當她經過死亡和投生之間的中陰狀態,以及經過地獄道和餓鬼道時,女性本尊金剛亥母的一個化身對達娃多瑪能夠利益眾生表現出疑慮。「我的姑娘,你返回人道或許是必要的。但是……轉生成為一個女人,你將幾乎沒有任何威信……在這個末法時代,有情眾生將難以相信你的描述是真實的。」

  白度母則反駁了這段話。她說:「她是一個女英豪,她的心充滿勇氣,」並且補充說道,達娃多瑪沒有聽從那些試圖拖延她的人的話。「如果她返回人間,她可以講述接受善行、排拒惡業的道德選擇。她可以轉化有情眾生的心。」

  當我的母親教導正確的行為舉止和因果業報時,她所經歷輪迴其他道的直接覺受確實賦予了她巨大的修行權威。沒有人懷疑她所說的話,不只是因為諸如東美創巴等偉大的喇嘛曾經親眼目睹她死而復生,也因為她知道已故者在生前埋藏錢幣的地點和行為。如果她沒有做為一個回陽人,直接從遇見的人口中得到訊息,她便不可能知道這些事情。在她的晚年,一名西藏商人是她最慷慨的施主之一,但他卻是一個頑固而不肯修行的人,直到我的母親告訴他,他已故的姊妹埋藏金錢的訊息,他才有所改變。

  在此,達娃多瑪的描述如同一名觀光客形容造訪的國家一般栩栩如生,還有她的描述真的是意識穿越心清淨與不淨的展現。這段旅程從度母的教導開始,「我讓心安頓下來。在一個廣闊無邊、至極大樂的狀態之中,我體驗到一種全然明晰……我完全覺察到我的心所有尋常的根本狀態。因為那種明覺是暢通無阻的,我彷彿能夠聽到所有土地的所有音聲,而不只有聽到我所在環境的音聲。」

  當尋常的執著(貪)和瞋恨(瞋),以及主客二元分立的無明(癡)完全消失的時候,人們體驗到無造作、原原本本的明覺─絕對、無二、超越概念、充滿所有清淨本質的空性,以及化現為無別於空性的顯相的潛能。這是存在於有情眾生之中被障蔽的佛性,沒有被有情眾生認清的佛性,卻是被證悟者徹底揭露的佛性。

  為了利益眾生,證悟者任運顯示淨土,例如,蓮師的吉祥銅色山淨土、觀世音的普陀山淨土,以及度母的檐木山淨土。那些已經清淨心續、透過行善而累積大量功德的修行者,可以在禪觀中、在夢境中體驗淨土,或者如我母親般做為一個回陽人而體驗淨土。在她的記述之中,宇宙的地理位置相當明確,描述極為詳盡,而且明顯的是,她所造訪的地域是心性的豐富展現,可以在禪修突破尋常覺知的限制時有所體驗。

  淨土是心的展現,中陰和六道輪迴也是心的展現。其中的差異在於,淨土是證悟明覺的展現,而中陰和六道輪迴則是迷妄的展現和心毒的投射。地獄道是瞋恨和殺生這種不善業的投射;餓鬼道是貪著的投射;畜生道是愚癡的投射;阿修羅道是受到嫉妒染污之善行的投射;天道是受到驕慢染污之善行的投射;人道則是五毒的混合,加上至少足以避免墮入下三道之善行的投射。順緣的人身是大量善業的結果,並且能夠使人走上修行的道路。我的母親曾說:「不論你的人生有多麼困難,人道的困難和下三道的痛苦悲慘是沒得比的。」   人類和動物共享這個世界,並且傾向把事物視為堅實。當死亡分離心與身,剝除色身的相對穩定性時,赤裸裸的心識進入死後的中陰狀態。如果一個人沒有在法性中陰的清淨展現期間證得解脫,他的心識就會被推入受身中陰,在此之後,心識就會根據一個人的業而投生六道輪迴之一。

  彷彿一場夢境或幻覺,眾生如雪片般飄進和飄出達娃多瑪的覺知。在一剎那間,她遇見一位熟人忍受著地獄最可怕的痛苦折磨,或一個餓鬼飽受極端匱乏的痛苦;在下一個剎那,她遇見一個善良的人在前往淨土的途中,或遇見一名天道眾生。有時候,她看見一整個隊伍的地獄道眾生或處於中陰的眾生,被一位偉大喇嘛所帶領,或由因菩提心而前來的修行者護送下而前往淨土。這正是我們祈願「掘斷輪迴深淵解脫眾生」的意義。

  達娃多瑪遭遇死神閻羅法王(Yama Dharmaraja),和達娃多瑪在一起的度母唱了一首了悟之歌給閻羅法王:

  如果有所了知,那麼只有這個─一個人的自心;
  如果無所了知,那麼有偉大的忿怒死神。
  實際上,這是勝者法身普賢;
  在法王足下,我們頂禮讚頌。


  儘管在究竟的意義上,六道輪迴在本質上是空的,僅僅是心之迷妄的投射;但是在相對的層次,眾生被困在輪迴之中的痛苦卻是不可否認的。如同閻羅法王和他的使者一再證明的,沒有謊言或藉口可以減輕一個人的業。一個人一生所從事的每一件善業和惡業,皆鉅細靡遺地呈現在眼前,業果則依此而生起。達娃多瑪描述殺生和傷害他人的後果,可怕得令人毛骨悚然,無疑讓人們小心地避免從事這種行為。另一方面,她對淨土所做的描述令人深深著迷,激勵人們修持本尊觀修,了悟心之清淨自性的品質。

  在死亡之後,即使業力推動一個人的心識投生六道輪迴,但是如果那個人在死前有良好的修行,足以讓心懷著信心祈喚他所修持的本尊,那麼他就能夠立即投生該本尊的淨土。

  達娃多瑪在德洛經驗之後,前往拉薩朝聖。在拉薩,她和一位地位崇高的喇嘛結合而懷了我。她和父母住在一起,直到我四歲左右才重新在丹佩寺落腳。丹佩寺距離她父母家大約一個星期的馬程。她住在一幢視野優美、建築在山坡高處的房屋中,被人們敬重為喇嘛和空行母,即智慧和證悟事業的女性化現。她後來生下我的妹妹聽列旺嫫。我妹妹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孩子,後來被認證為智慧瑜伽女的轉世。我們兩個都是狂放不羈、固執任性的孩子,我有時候仍然會為自己為母親製造的麻煩而深深懊悔。她對我施以嚴格的管教,也說如果我懷著清淨的發心精進地修持佛法,將能夠利益眾生。她的話語深深加持了我的修行。

  一九四一年,她在產下一名男嬰之後不久便過世。這名男嬰在兩年後死亡。她過世時才三十多歲,我十一歲。她的遺體維持禪修的姿勢數天,然後倒下,表示她的心識已經離開肉身。她在住處的屋頂上被火化。天空出現彩虹,有五隻禿鷹在頭頂上盤旋。在金剛乘佛教中,這五隻禿鷹象徵了悟的瑜伽士的勝觀。我確信她返回淨土,但是同樣的,我也毫無疑慮地相信她返回地獄道和餓鬼道去拯救和她結緣的眾生。在她的悲心之中,她全然無畏。

  我在一九五九年、正好在殘酷野蠻的中國佔領西藏之前離開。一九八二年,在沒有家人的消息幾乎三十年後,我突然收到妹妹聽列旺嫫寄來的一封簡短信函,提及她擁有唯一一本母親的德洛記述。這封信就像從西藏拋擲到加州的一個魚鉤,但是直到五年後,中國政府對西藏的政治立場稍微軟化,我才能夠抓住它。當我終於見到聽列旺嫫的時候,她告訴我那本記述已經被沒收了,但是她知道在誰手裡。在可怕的文化大革命那幾年期間,中國人把宗教典籍當做衛生紙使用,她束手無策;不過當她一覺得情勢安全了,便提供極高的贖金換回那本記述,當中只有幾頁遺失了。

  我不想從她那裡拿走原稿,但是在四川首府成都的中國人不容許我影印。我知道可能必須把它走私出境,因此我先從美國購買幾本藏文書籍,並且列為海關申報的物品。我把德洛記述加入我的藏書中,在機場過境時並沒有碰到麻煩。幾年之後,我返回西藏,送給我妹妹一本副本。我仍然擁有原稿,如今已經超過六十年歷史。這本原稿在達娃多瑪講述故事時,由一名抄寫員用優美的字跡記錄下來。

  尚有其他的德洛記述─另一名女性修行者德洛林札卻登的記述也相當出名。印度達蘭沙拉的「西藏著作暨檔案圖書館」,至少收藏了十二本德洛記述。德洛常常是女人;一些德洛看起來像是尋常的在家眾,但是德洛這個經驗本身即是高深禪修證量的一個徵相,因此他們不可能是凡庸之輩。他們的敘述使人們對喇嘛所傳授、未見的輪迴五道的教法生起信心。

  我不知道其他的德洛記述是否已經被翻譯成為西方語言。非常幸運的是,我和優秀的譯者理察貝朗(Richard Barron,卻吉尼瑪Chokyi Nyima)、十分能幹有才華的編輯瑪莉拉辛(Mary Racine)的緣分,得以把達娃多瑪的記述翻譯成英文。理察貝朗為本書做了清晰的註解。雖然這本記述的章節先從三個淨土寫起,然後在第四章介紹不淨的六道輪迴,但是這本記述的內在跡象卻表示,這段旅程是以本書的章節順序展開:吉祥銅色山淨土、不淨的六道輪迴、普陀山淨土和檐木山淨土。最後一個章節是由我的兒子吉美東美仁波切在一九九四年從東藏帶回美國,這個章節是一個摘要總結,主要記錄了達娃多瑪在不淨六道輪迴的經歷。為了使本書的英語更可讀,本書用自然流暢的散文來翻譯原本的藏文偈頌,而非精確的逐字翻譯。本書藏文的語音是以貝瑪出版社(Padma Publishing)使用的系統為基礎。

  即使在藏傳金剛乘佛教的背景脈絡中,德洛也是一個非比尋常、不可思議的經驗。達娃多瑪的記述擁有直接經驗的力量,我相信本書的讀者將會發現,六道輪迴的現象相對應於他們自心覺受的面向。願達娃多瑪的話語,激發最崇高的修行證量;願這些話語,引導所有讀者抵達勝者的境界。

內文試閱

第三章 普陀山:觀世音淨土

  禮敬悲心大寶藏,
  無上大悲觀世音菩薩。


  雖然這個女孩無法言盡其意,但我是否應該對你們講一小段普陀山淨土的事情?

  普陀山淨土位於印度菩提迦耶東南方,整個地區充滿美麗的花朵,由珍貴寶石製成的如意樹在此生長。甘露湧泉而出,群鳥透過鳴叫而宣說佛法。每一個人都從花朵中出生,也沒有從夏季到冬季的季節變換。甚至連痛苦的概念都不存在,只有無可估量的大樂和安樂的覺受。

  男菩薩和女菩薩們已經證得穩定的證量,享用一百種味道的無上美饌,身穿彩虹色的衣服,飲用天眾的甘露。他們離於生、老、病、死。他們服侍眾如來,傾聽無上大悲觀世音菩薩宣說佛法。他們的心續透過無量的悲心而獲得自在解脫。他們在充滿八功德水的池子中沐浴。

  我在這裡發現了一座美侖美奐、任運自生的天宮,有五層牆壁,層層分明。此宮內外透明清澈,由數千根水晶柱支撐,寶石製成的頂樑為其增色,並且飾以有著虹光的格子窗,彷彿被一千個日月照亮。壁樑是由綠松石製成,遮簷由珊瑚製成,階梯由珍珠製成。這座由五種珍貴物質所形成的宮殿,被一個由紅寶石製成的低矮擱板所環繞,數千個供女在擱板上手舞足蹈。宮殿上方是一座黃金拱頂,有著白絲寶傘和一個法輪,法輪兩側各有一頭鹿跪著傾聽佛法。有著魔羯(makaras)頭的怪獸像立於宮殿的四面,珍珠串從魔羯的口中懸掛而出,其上的鈴鐺和小風鈴發出悅耳的聲響。

  宮殿的四面飾有四門。我從西門進入,遇見一個智慧天女。再往內,我感知到無可估量的財富和感官享樂,彷彿置身幻覺之中。他們擺放的供品多得無可計數,甚至勝過化樂天偉大天眾的財富。

  在這些事物中央,尊貴的觀世音菩薩在一朵有著十萬花瓣的白蓮之上。調御眾生的大悲觀世音菩薩有著十六歲少年的蓬勃朝氣。祂的身體燦白,有一面四臂。第一對手臂握著一顆寶石,合掌置於祂的心間;第二對手臂的右手握著一串水晶念珠,左手拿著一朵綻放的白蓮置於耳畔。我定定地凝視著觀世音菩薩圓滿身相的大人相與隨形好。祂身穿絲衣與各種寶飾,肩膀上垂掛著一張斑點黑羚羊毛皮,覆蓋於祂的左胸。祂呈金剛跏趺座坐姿,身相放射出無限的光芒。在我心中,祂無異我自己的根本上師直美卡玉旺波。

  觀世音菩薩右邊坐著祂的無上子嗣持寶者嘛呢哈拉,左邊是祂的女兒明覺咒持有者毘雅哈利,前方是祂的無上明妃六字明咒天女夏妲霞利。祂的眷屬僅僅由已經證得高深證量的修行者組成,是一群不可思議的諸佛菩薩。

作者資料

德洛達娃多瑪(Delog Dawa Drolma)

西藏女性喇嘛,擁有非比尋常的慈悲心而備受西藏人民敬重。十六歲時,她憑藉著對禪修及佛教教法的信心,在沒有任何生命跡象的情況下,由智慧白度母陪同,其心識進入輪迴道整整五天後,再度返回人間。從此,她便以回陽人德洛而聞名。 她在這趟不可思議的輪迴之旅中,見到了淨土中的許多本尊,譬如觀世音菩薩、阿彌陀佛、蓮師、耶喜措嘉佛母等;也親眼在餓鬼道和地獄道,見到無數無量的眾生為生前所造作的惡業而付出痛苦代價。此外,她也帶回閻羅法王對世人的諸多忠告,在在都提醒我們生命的無常,以及誠心修行並造作善業的重要。

基本資料

作者:德洛達娃多瑪(Delog Dawa Drolma) 譯者:項慧齡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書系:善知識系列 出版日期:2011-05-23 ISBN:9789861207940 城邦書號:JB0073 規格:膠裝 / 單色 / 248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