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世界搜藏家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榮獲萊比錫書展文學首獎! ◆入圍德國圖書獎決選! ◆《明鏡週刊》排行榜暢銷書! ◆德國2006年度百大暢銷小說! 比《丈量世界》更壯麗的歷史探險! 他相信,只有在不斷冒險中才能找到自己! 在印度,他與妓女同居、假扮成僕人的僕人; 在阿拉伯,當地百姓以為他是土生土長的伊斯蘭教徒; 在非洲,他過著連土著也看不下去的勞苦生活。 精通45種語言的英國爵士,種種怪異行徑的動機到底是什麼? 他用自己的腳步,將世界納為己藏…… 他是難得一見的語言天才,精通30種語文和15種方言; 他高傲易怒、柔情似水,不幸和印度僕人愛上同一個女人; 他沉迷於扮裝與演戲,最後接下秘密任務成為臥底間諜; 他與印度妓女同居,一起研究《愛經》的奧義; 他改信伊斯蘭教,喬裝成阿拉伯商人穿越索馬利亞; 他假扮成阿富汗的醫生在阿拉伯行醫; 他成為第一個進入麥加與麥地那朝聖的歐洲人; 他深入熱帶叢林與沙漠,拜訪蘇丹與巫醫; 他深入險境,成為人類史上首位徒步走到尼羅河源頭的人。 他四處流浪,在步行朝聖者中找到相通的心靈; 他用自己的腳步,將世界納為己藏; 他企圖走到世界的盡頭; 他是西方世界與東方文化的橋梁。 他是第一位將《印度愛經》、《天方夜譚》翻譯成英文的人,也是第一位進入回教聖地麥加朝聖的西方人,更是人類史上第一位徒步走到尼羅河源頭的人。 歐洲華麗的十九世紀有許多怪癖,英國軍官理查.法蘭西斯.柏頓爵士可說是這些怪人中的佼佼者:在殖民地上不延續其幽雅、休閒的英式生活,卻著魔似地學習當地語言、研習異國宗教,並且隱姓埋名在各殖民地旅遊,其行徑連當地行政機關聽聞也驚魂難定。 他在印度皈依為回教徒,成為第一個沒被識破身份便進入麥加和麥地那朝聖的歐洲人。之後他探險至尼羅河的源頭,這段旅程可說是心靈與身體的嚴峻考驗,導致他全然崩潰。他在印度時與妓女同居,每夜挑燈研讀聖典;在阿拉伯時,連當地老百姓也以為他是土生土長的回教徒;他在非洲過著勞苦生活,連土著也覺得不合人性——他的動機到底是什麼? ◎萊比錫書展獎獲獎理由: 重現英國間諜、外交官、探險者理查.法蘭西斯‧柏頓(Richard Francis Burton, 1821-1890)精采的前半生,讓我們得以一窺這位十九世紀最傳奇的人物。富含東方感性的幻想以及鮮明生動的景象,將異國的冒險與魅力展露無遺,並且以這位迷人的歷史人物,反映現代的問題。 【好評推薦】 ◎南方朔 導讀 ◎詹宏志 誠摯推薦 ◎「冒險奇遇可以一直奔馳下去,但托亞諾的寫作特色,可以讓讀者品嚐到字裡行間每一個細節的趣味。從故事的第一行開始,充滿意義的字句爆炸開來,故事描述綻放出閃爍耀人的嶄新光芒。」~金融時報 ◎「奇妙又奇特的書,背景雖深入十九世紀,卻與現代非常貼近,正符合你的想像……《世界搜藏家》是本震撼人心的冒險小說,大方地與讀者分享魅力無窮的主角。但這本書的獨特之處並不僅限於主角,還要加上托亞諾對人物描寫的精鍊技巧,他的能耐可不僅止於披上柏頓的外衣而已。」~法蘭克福匯報週日版 ◎「許多讀者喜歡看跋扈、簡單、單線進行的英雄故事,但這種類型在全球化、大量人口遷徙、環境崩壞的情況下已找不到施力點。故事體要如何處理現今跨文化的浪潮、界線搖搖欲墜、多元化世界的衝擊?《世界搜藏家》用強烈的語符轉換、視角轉換,以及深知如何化解藩籬、引領時代的英雄來因應,手法非常成功。」~英國衛報 ◎「他對旅行充滿激烈的熱情,說出一個美妙不可思議的故事。」~英國觀察家雜誌 ◎「獨一無二的歷史小說,刺激有趣,充滿智慧,五彩繽紛又發人省思。」~南德日報 ◎「托亞諾在旅途上的艱辛、耗損、消沉意志與情慾中,表達出感性的特質,非常傑出,值得邁開腳步,一起進去探險。」~每日鏡報 ◎「相較於現代以旅行者身分在文學史上留名的作家……托亞諾才是那位最深入探討他筆下世界的語言、宗教與文化的作者……在無數與來自不同文化、種族、語言的人對話中,托亞諾筆下的印度僕人、阿拉伯官員和非洲嚮導都十分有說服力,好似我們正與書中角色面對面坐在一起。」~德國時代週刊 ◎「他虛構出一個光芒萬丈的旅行神話,像是來自一千零一夜。」~柏林日報 ◎「作者托亞諾本身真的以四海為家。他的小說主角引起許多讀者對遠方的痴迷嚮往。」~奧格斯堡匯報 ◎「一場感官的饗宴、一本探險小說、十九世紀的嚮往之旅……特別是個聰明、敏銳、教人迷戀又不可自拔的故事,也展現出不同文化撞擊的樂趣與衝擊。」~新蘇黎世報

導讀

柏頓——殖民時代的傳奇探險英雄


◎文/南方朔

  這是一本具有「重新解釋」意涵的「傳記式小說」。主角是確有其人的十九世紀英國探險家、人類學家、詩人、作家理查‧法蘭西斯‧柏頓爵士(Richard Francis Burton, 1821-1890)。在進入本書之前,有必要回顧柏頓爵士的生平。

  柏頓爵士,在十九世紀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的重要話題人物之一,他的人生有如一個喧囂而華麗的謎團。本書作者伊利亞‧托亞諾(Ilija Trojanow, 1965-)就藉著本書,對他的探險家生涯做了探索。

  柏頓爵士出生於英格蘭西南部的德文郡軍人家庭,自幼隨父駐留歐洲,而後回英就讀牛津,但因違背校規而遭開除。一八四二年他投入駐印度的英軍,參加了英國對信德的戰爭。一八四七年離開印度返英,寫成《信德和印度河流域的人種》。一八五三年,他喬裝阿富汗穆斯林,赴開羅、蘇伊士,以及兩大聖城麥地那和麥加,並測量和速寫麥加的清真寺及天房,乃是最早到達聖城的西方人。著有《麥地那和麥加朝聖的個人記錄》。一八五四年他組探險隊進入東非禁城哈拉,後來寫成《東非的第一批足跡》。一八五五年他組成探險隊,企圖尋找尼羅河上游白尼羅河的源頭,但在途經索馬利蘭時遭到當地土著攻擊,受傷返英。同年七月,他又參加對俄的克里米亞戰爭。

  戰後在一八五七至五八年間,他和另一英國同鄉探險家史派克(John Hanning Speke, 1827-1864)再度出發尋找尼羅河源頭,他發現了非洲第二大湖坦噶尼喀湖(Tanganyika),而史派克則到了非洲第一、僅次於俄國貝加爾湖的維多利亞湖。與他同行的史派克,由於他的發現受到質疑而引發許多爭論,後來因意外而被射死。至於柏頓,則在一八六○年赴美訪查鹽湖城,研究一夫多妻的摩門教,而後他加入英國外交部,先後在西非、巴西、敘利亞、義大利許多重要城市擔任過領事。他於一八七二年離任後專事著述,一八八六年由維多利亞女王封爵。除了探險和研究民族學外,柏頓爵士傳奇的一生,最獨特的是另外兩方面:

  其一,他是人類史上罕見的語言天才,會二十五種語言,加上方言,計達四十種之多。語言上的天才,不但有助於他在軍中時從事情報工作,更重要的是有助於他的文風寫作和翻譯,他編過多來個各國民間故事,翻譯過拉丁語及葡萄牙文的文學,而直接從阿拉伯文翻譯過來的十六卷本《天方夜譚》,則無疑是他在文學上的最高成就。這個版本一直延續至今。

  其二,則是他在近代情色文學上有著重要的貢獻。印度和情色寶典《印度慾經》,乃是他譯介到西方的,而伊朗文的情色典籍《香園》也是他譯介到西方。這本書他譯了四個版本,一部由阿拉伯文版翻譯過來,另一本則由波斯語翻譯過來。但非常可惜的,乃是波斯版本他譯了十餘年,他逝世之後,妻子伊莎貝兒‧阿隆黛兒(Isabel Arundell, 1831-1896)卻將他的書信、日記和舊稿全部銷毀,波斯版本的手稿因而不存。他的妻子和他一樣,也是聞名的探險家。由於柏頓的情色文學貢獻極大,遂使得他和當時英國作家李也重視情色之學的史溫朋(Algernon Swinburne, 1837-1909)、邁爾尼斯(Richard Milnes, 1809-1885)等交往密切。其中的邁爾尼斯乃是作家從政,做到國會議員,對法國情色文學極有研究的先驅。

  因此,在十九世紀西方帝國主義,特別是大英帝國的高峰年代,柏頓爵士乃是眾多殖民探險英雄裡最特出的一個。他的地理探險和民族人類學觀察,開始的時候或許與他的低階特務情報官的職務有關,但隨著與異民族交往的頻繁,渴望融入當地人群的欲望日增。這或許也造就了他那種每到一個地方就變成「當地人」,而不再是「外來者」的「世界人」特性。「殖民—被殖民」的「主—奴」,「自己—他者」的關係,在他身上已有了微妙的變化。他最後似乎是以一個穆斯林的身份而走完一生。從這樣的角度看,他未嘗不是預告了舊式帝國殖民主義沒落的先驅之一。

  而伊利亞‧托亞諾所寫的這本傳記小說,就是企圖藉著小說型式,而去探索柏頓爵士在殖民問題上的見解與態度。就小說主題而言,它對柏頓的早期和晚期的經驗都不去碰觸,也無意討論他的文字與翻譯,而只集中在他的英屬印度、阿拉伯及東非探險與接觸的經驗,這三個地區的經驗也就成了它的三個主要章節。至於在型式上,他則客觀的敘述與僕人嚮導的主觀敘述交叉前進,經由這樣的呈現,而將柏頓的生命整體描述得更加清晰,也有更大的客觀性。小說以他逝世,他的妻子焚其手稿的火光中,開始回溯他由印度、阿拉伯,再到東非的旅程。他在印度時除了對印度梵文和各種方言用心學習外,最重要的,乃是由殖民官吏的專制腐化,已使他體會到殖民主義的沒落。他在致印度英軍納皮爾將軍的一封信裡,就已如此指出:

  「當地人對我們的看法,完全不同於我們對自己的看法。這聽起來像是陳腔濫調。不過,我們在跟這些人打交道時,得時刻提醒自己注意這一點。這些人既不認為我們勇敢、智慧,也不認為我們慷慨、文明。在他們眼中,我們不過是些流氓無賴而已。他們永遠記著我方未曾兌現的每一個諾言,不曾忽視我方任何一個本該維護公平正義的官員受賄情形。他們認為我們的舉止態度有傷風化。另外,當然再加上我們是危險的不信真主的人。多數當地人都在等待復仇的一天。要是用我的話來說,就是長刀起舞的東方之夜。他們都等不及那一天了,等著趕走體臭的入侵者。他們看穿了我們的虛偽。確切地說,是我們行為中的自相矛盾,在他們眼中,成了一種包羅萬象的虛偽。」

  殖民主義的虛偽性,使他產生融入在地社會的熱情,最後在朝聖的過程中,他進入伊斯蘭世界:

  「當然,與其他所有的傳說一樣,這個伊斯蘭傳統無法改善人類,讓破碎的心重新振作。但是在這個傳統裡,人們可以驕傲地生活,而不必像基督徒般帶著沉重的罪孽,苦痛地被壓抑在信任的最底層。」

  柏頓爵士的探險生命誌,乃是可以與反殖民英雄如法農(Frantz Fanon, 1925-1961)相互參照的另一種經驗。法農發出的是被殖民者的憤怒之聲,而柏頓身為殖民軍人,特別是個嫻熟彼此殖民地語言,又有豐富接觸交往經驗的人,他的一切經驗遂化為內在的探索。法農的外在不滿之聲,柏頓的內在不滿之聲,替殖民主義時代唱出了輓歌!有關他的這本傳記小說會受到廣泛的讚揚,理由或許在此。人必須有一顆世界心,他必須把世界五湖四海的心收納在一起,或許這就是本書的啟示!

內文試閱

1


  原先以望遠鏡觀看的虛幻陸地,上岸後,具體化成了一大股臭不可當的噁心腥臭味。整個港口幾乎就是用臭魚拼搭而成,覆蓋著乾掉的尿液與臭海水。大家無不趕緊掩住口鼻。幾百年來的腐臭,被無數的光腳踩踏,層層覆蓋地上,一個身穿軍官服的人正汗流浹背怒罵著。這群剛下船的人渾渾噩噩張望四周,一切的好奇心都暫停。

  「大家放心,全部困難我們都會給您解決辦妥!」理查‧柏頓很自傲的以印度話直接避開了前來拉客的黏答答的英語,把站在一旁發呆、漫不經心的苦力叫過來,詢問一陣、認真傾聽、談價錢、然後看著苦力把他的行李扛在肩膀上,朝著附近一輛手拉車而去。車夫說他要去的地方並不遠,車價很便宜。手拉車穿越人群,有如一艘拉著走的小舟。在此人海當中只看到人頭鑽動,小帽、禿頭、包頭。坐在車上,經過人聲鼎沸的馬路上,他一張臉孔也看不清楚。

  柏頓靠在椅背上,車夫拉著他離開港口,轉進一條寬大的馬路。前面有個少年,車夫拚命按喇叭都不理,直到最後關頭才閃開,似乎為了讚賞自己的膽量,還得意朝他們笑了一下。有個男人在熙來攘往的車陣旁攤位上刮鬍子。突然有人把一個沒皮膚的孩子拿到他面前,把他嚇了一跳,可是馬上又忘了。車夫一邊行車,一邊介紹兩旁的建築物:阿波羅門、後面是個堡壘、市政府秘書處、福百屋。「喔,一個印度兵!」車夫指著一個人,頭戴小帽,頭髮油膩,兩隻瘦弱的毛腿穿著過短的短褲。「真有夠恐怖,」柏頓心想,「這就是要我指揮的印度軍人,老天爺,這一身打扮全是點綴,連那臉上的神情都好像拷貝自英國兵。」車夫經過一群手腳都有紋身花紋的女人,車夫興高采烈解釋道,「有人結婚耶。那味道是什麼東西?指甲花!」打扮多采多姿的女人群消失在角落邊。

  路邊的樓房大部分是三層,似乎都壞得很嚴重。某棟樓的木造陽台上有個男人大聲咳嗽,然後把痰往下吐到馬路上去。有幾棟比較像樣的樓房,看起來好像是在痲瘋病區裡面的監督管理員。柏頓每隔一陣子就會察覺到棕櫚樹梢上有些灰黑頭的烏鴉,他注意到某個大理石製的天使,下方一個披著黑頭巾的蒙面女人正親吻著天使的腳,而一群烏鴉則在上方盤旋。柏頓到達旅館之前,看到另一群烏鴉伺機朝著路上某個屍首飛下來,馬車夫全速前進,來了個大轉彎。有時候,這些烏鴉連等人死都等不及。



  這個腦滿腸肥的城市有時候也會打嗝,怪味好似經過胃酸破壞過的酸腐臭味。城邊還沉靜在惺忪的睡意裡,即將甦醒。有人將熟透的木瓜從中剖開。從香菜市場踏上回家的路上,連鞋底都濕汗淋淋。他不知道是哪裡的味道令他作嘔,是腥臭的海風,是被潮水帶到海岸上的臭海帶還是死掉的水母,也許是回教徒的早餐?他們總是一大早就在小油鍋裡煎羊內臟,隨風傳來陣陣刺鼻的羊騷味。人性的道路上充滿了奸詐的誘惑。

  ──冒昧打擾您可不是我的習慣,您是一個高尚的紳士,我一看就知道,您不要懷疑我……不要懷疑,我絕無惡意,我只是一介平凡小人物,我不可能欺騙您,不,絕不可能,我不會浪費您的時間,大人,只要您仔細聽聽我說的話,我會給您很大的幫助。

  柏頓像個浪人在路上晃盪,仔細觀察著四週的房舍。柏頓是一個年輕的英國軍官,昂首闊步,大鬍子滿腮,很容易引起旁人注意。

  ──您一定是剛剛到印度吧,會感到事事棘手,都是這樣,抵達新的國家,身邊沒有半個人,處處都會碰壁……

  ──Aapka shubh naam kyaa hee?(請問您尊姓大名?)

  ──Are Bhagwaan, aap Hindi bolte hee?(哎呀!大爺,您會講印地語?)諾卡藍是我的名字,很榮幸為您服務,大人,很榮幸為您服務。

  過了一週,柏頓才明白,這個城裡多得是一群群油腔滑調的印度人,他們只要看到英國軍官或是任何一個白人,就會緊緊跟上,因為老外有如一頭頭不神聖的牛,他們隨時隨地都企圖從老外身上擠些牛奶出來。印度人鞠躬哈腰時,已經把手伸進老外口袋裡了。

  這個一臉老成模樣的年輕人要幹嘛呢?穿得很仔細,個頭高大,上身微微往前傾。臉色過分蒼白,容貌還可以接受,可是也不怎樣。

  ──您在這裡最好是盡快找到一個僕人。

  ──你何必替我擔心?

  ──我,朗吉‧諾卡藍,就是您的僕人。

  ──幹嘛你認為我需要一個僕人?

  ──你已經找到僕人了嗎?

  ──沒有,我還沒有什麼僕人,也沒有馬匹。

  ──每個先生都需要一個僕人。

  ──幹嘛是你,我何必非用你不可呢?

  他們兩人停在交叉路口,很多人都觀望著柏頓,準備伺機而動。

  ──我的標準很高,只接受最好的。

  ──啊,大人,什麼叫做最好的?這世界上有男有女,有的男人說不要某個女人,因為在後面還有一個更好的女人,更美的女人,或是更有錢的女人,最後這個男人半個女人都得不到。今天就決定勝過明天的空虛承諾。把握今天吧──沒有人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

  過了一天,他突然又想起一個主意。

  ──我想要看夜景。

  ──大人,去俱樂部嗎?

  ──我要看這城市真正的一面。

  ──真正的一面,您是什麼意思?

  ──帶我去當地人享樂的地方。

  ──您要去那裡做什麼呢,大人?

  ──帶我去一般人愛去的地方。他們怎麼消耗時間,我就怎麼消耗時間。

  一路上沒有燈光,他們遇到的每個人,都包在自己的窩裡。街道愈來愈窄,交叉口如此繁複,柏頓若是自己一個人來,一定會迷路。最後兩人下車走路,柏頓感覺到一種令人窒息的氣氛,他懷疑萬一遇到強盜,從背後賞他一刀,他能不能來得及聽到腳步聲。這個想法讓他感覺很刺激,他自己找到了緊張的心情開始他的夜遊探險。

  眼前有一排灰暗朦朧的房子,接近些才能看得更清楚,全部都是三層樓高,每層樓都有一個陽台,許多女人倚靠著欄杆站在陽台邊,朝著他呼喚:Hamara ghar ana, atscha din hee!(有房間!服務好!)她們的聲音又高又尖,而且充滿了慾念,好似她們這樣呼叫,就能把他吸引到一樓入口,走進店裡,由徐娘半老的老鴇過來招呼他。這群鶯鶯燕燕的女人全都濃妝豔抹,在那兒爭相吃醋的發勁招喊,其他在一樓的都是輕飄飄的沙龍裙。「她們都不怎麼漂亮,大人,是不是?」「很多人來這裡嗎?」「錢少的就來這裡,這裡不好,大人,我帶你去更好的地方。」

2


  廳堂裡的氣味十分香甜,他們選了一個軟墊的角落坐下,這個男人才剛走,就來了一個女人端上冰飲和糖果。女人立刻吸引了柏頓的眼光:她有一個美麗的肚臍眼,長長的黑色髮辮一直垂到腰際。諾卡藍說,這裡的女人都是才藝雙全,會做詩,穿的衣服也特別漂亮,別處的女人不穿這樣的服裝。

  另一個柔美如水的女人輕輕走過來,柏頓放鬆心情等著欣賞她如何對待他。她先問了諾卡藍幾句話,直截了當,毫不拐彎抹角,同時上下打量著柏頓,好似望著菜攤子上的一條魚。接著她到他身邊坐下,對他微笑,綠色的眼睛閃閃發光,眼睛似乎在說些什麼話。她像是一顆珍珠貝,正在緩慢的張開蚌殼。他已經原諒她先前粗魯的問題以及肆無忌憚觀察他的眼睛。

  ──他說你會說我們的話?

  ──如果妳仔細說而且保持微笑的話。

  ──你要聽我唱歌嗎?

  ──妳得先解釋歌詞內容。

  她朝向樂師,點點頭,退後了幾步,眼睛直視柏頓的雙眼,開始隨著音樂扭動身軀,好像鞦韆一般搖晃,先隨著音樂抓住節拍搖晃,兩手合掌一拍,張開櫻唇唱了:

  一生行事善良的男人,

  將會化身露珠,

  滋潤我的雙唇。

  一生道德高尚的男人,

  將會躺在貝殼裡,

  睡臥在我的嘴中。

  然而最為美好的,

  莫過於身為白色的珍珠,

  憩息在我的雙峰中。

  她唱歌的時候,緊緊待在他身邊,蠕動著豐滿的櫻唇,綠色的眼睛半開半閉,好似眼睛很危險需要保護。她轉著身軀,最後停在他身旁,幾乎貼著他,他幾乎可以親吻到她的肚臍眼。她往後靠,斜下頭,睥睨著他。她裙上的皺摺抖動著,藏在金色緞衣下的乳房也晃動著。女人的雙手拿著兩個小碟,兩隻手互相擊著小碟子助樂,一邊繼續跳著舞。等到音樂停止時,他覺得他比那個女人還更精疲力竭,她的雙眼望著他,滿是期待。

  ──您得賞點小費了。

  ──我不想侮辱她。

  ──喔,大人,您要是不給的話才是侮辱了。

  柏頓兩指夾住紙鈔,伸出手,女人眼中的偷笑明顯寫在臉上。她慢慢夾走紙鈔,好像不想驚動那兩隻手指。然後直接轉身離開,消失在簾幕後。

  ──我覺得她好像在嘲笑我。

  ──不是的,大人,只是您給錢的方法不對。

  ──太少了嗎?

  ──不是太少,錢是夠了。可是您應該把錢耍兩下,像是這樣……

  ──這樣子太可笑了吧。我又不是木偶。

  廳堂裡傳來的一陣陣甜香味,是從一個水菸袋裡放出來的,有一個女人對他解釋說那是波斯菸草的味道。加上一點藥草,黑糖,以及其他的香料,再經過潔淨的清水過濾。試試看,您會喜歡的,她說著就從裙子裡隱密的口袋中,拿出一個木製的菸嘴,然後朝著水菸袋吸了一口。

  他幾乎不記得那些輪番上陣的女人為他跳舞跳了多久,唱歌唱了多久,歌舞氣氛不斷升高,歌女推陳出新,獻出更好更多的歌曲,旋律也愈來愈強,有如強烈的脈搏跳動,充滿生命力量,而那些露骨歌詞毫不遮掩,加上室內不斷傳來乳香,不,那不是乳香,而是蘇摩酒,諾卡藍告訴他的,說這是精靈的飲品,魔力很強,祈禱時或女人生產都很適合喝。

  各式金光閃閃、燦爛無比的珠寶首飾在眼前晃著,舞女的手腕和腳腕上垂掛著金鍊,扭動著暴露在外的蛇腰,凹凸有致的肚子,肚臍完美的凹處,還有臉上散發出無與倫比的魅力笑容,世上根本沒有這樣的媚笑。舞女不停的用手去撥弄鬆軟的秀髮。他事後幾乎完全不記得,是否自己決定在這群鶯鶯燕燕的女人當中挑選出了一個,讓她牽著他的手,跟著她進入一樓的房裡。屋內有一張高大的床,她溫柔幫他寬衣解帶,然後幫他洗澡,非常仔細的用溫水洗。她手上還有一朵花,輕觸他的臉。聞聞這花香吧,以後聞到這樣的花香會使你想起甜美的回憶,哦,不只是這些花。屋裡每樣東西都有花香,床、門、祖先的畫像、天花板的梁架、枕頭、女人的秀髮,她緩緩褪下衣物,好似褪下一片片的雲,而他已經硬得似槍管,她湊近他的耳邊輕咬他的耳垂,呢喃說了些話,可是一直到她用嘴唇輕輕摩擦過脖子,到另外一邊耳朵又說了一次,他才聽懂。夜晚的皇后,這很容易了解,可是這又是什麼意思呢?是她的名字嗎?她的花名嗎?

  她好似檢查一樣仔細用手摸的他的身體,很舒服的感覺,也不覺得奇怪,直到她做了一件事,使他突然感到震撼不能控制,她將他的硬處含到嘴中,小心翼翼掌握著。「喔,不要停。」她將雙乳放在他的臉上輕輕摩擦,她已經將身軀壓倒在他的身上,把他輕而易舉的帶到深處,而他忍不住發出壓低的喘息聲。她抬高臀部,他瞥見她手中的花朵,一下手又消失在臀部後面,終於他已經無法撐下去了,他翻到她身上去,奮力衝撞了一陣子,那朵花大概被壓扁了,因為等他精疲力竭躺在她身旁,他聞到了一股傳來的柔軟花香,這是夜晚皇后的香味。

  他很願意繼續睡在大床上幾個鐘頭,可是他也注意到花香已經消失了,旁邊裸身的肉體不安的蠕動,他想,我的時間到了吧。不,他趕緊修正,我的時間才剛剛開始呢!他和諾卡藍離開這迷人的夢幻之家,在趕往馬車回旅館的路上想著:我這樣開始還真神奇。

作者資料

伊利亞.托亞諾(Ilija Trojanow)

步行、很少行李、沒有嚮導,是他的探險風格。 一九六五年出生於保加利亞的索非亞,一九七一年舉家逃亡到德國尋求政治庇護。在肯亞長大,在慕尼黑研讀法律與民族學,成立過兩家出版社,一九九九年搬到孟買,現居南非開普敦。 旅行是他的工作,並在寫作中找到回家的感覺。 托亞諾以世界為家,創作多在世界各地取材,是旅居世界各地的文化探險家。 以德文創作,類型包括小說、散文、報導文學、文化評論、人物傳記、科幻等,也擔任多本書的譯者、編輯與出版社發行人。著有《世界何其大,救贖四地藏》(1995)、關於保加利亞的報導《狗年月》(1999)、《印度河岸深處》(2003)。 曾擔任「尤里西斯報導文學獎」評審、法蘭克福書展開幕主持,在美因茲市主持「寫作工作坊」,導演保加利亞革命英雄紀錄片,曾與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葛拉斯對話,並與德國外交部長對談歐洲觀點,是目前德國最炙手可熱的人文作家與跨文化代表。

基本資料

作者:伊利亞.托亞諾(Ilija Trojanow) 譯者:周從郁趙英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獨•小說 出版日期:2008-11-06 ISBN:9789866571510 城邦書號:BUC011 規格:膠裝 / 單色 / 48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