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延長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藝術設計 > 建築/空間設計
江戶町(上):大型都市的誕生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江戶町(上):大型都市的誕生

  • 作者:內藤昌
  • 出版社:馬可孛羅
  • 出版日期:2006-07-31
  • 定價:450元
  • 優惠價:79折 356元
  • 書虫VIP價:356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38元

內容簡介

◆ 榮獲日本第28回「產經兒童出版文化賞」! ◆榮獲全國學校圖書館協議會選定圖書! ◆榮獲日本圖書館協會選定圖書! ◆榮獲中央兒童福祉審議會選定圖書! ◆ 在日本銷售已超過60萬冊! 重現江戶町在明曆大火中一夜間化為灰燼前如火如荼的建設過程。 江戶,就是古代的東京。當豐臣秀吉統一天下,在大阪城意氣風發之際;德川家康決定將勢力東遷到關東,他選定隅田川流入大海的那一片低窪濕地,在西元一五九○年(天正十八年)農曆八月一日,正式進入江戶城。 當時的江戶,有城之名而無城之實,不見城牆壕溝,只見雜草叢生,一片荒蕪。德川家康於是擬定興建江戶城和城下町的計畫。他以當時日本平安京為建築藍圖,依東方青龍、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的地理陰陽學為建造大型都市的理論。經過仔細丈量方位和距離,確定道路和護城河的位置和寬度,到伊豆半島採石,到木曾谷山林伐木,築造石牆,興建大天守。至西元一五九○年,德川家經歷三代五十年光陰所建造的江戶城,終於大功告成。 至於城下町則畫分為武家地、寺社地、町人地的居住區塊;又從山區引水路三條入城町,沿街搭建二層樓木板町屋,規畫各行各業的職人町……。市容繁榮熱鬧,江戶町成了五街道(東海道、中山道、甲州道中、奧州道中和日光道中)的交通網絡起點。西元一六四四年,江戶已成為日本第一大都市,再也不是當初那片沼澤地了。 然而,明曆三年的一場大火,使江戶城大天守和江戶町毀於一旦,世人終究無緣目睹這座十七世紀的大型都市。本書作者融會自己多年研究,參考相關文獻,以平實細膩的文字讓江戶町躍然紙上;而在東京土生土長的插畫家,也在參考古代繪畫、屏風繪和相關紀錄之餘,漫步東京街區之際,重新認識古代江戶,這份新鮮的感受,驅使他畫下江戶町的古逸風貌。 【推薦導讀】 ◎審定、導讀:王惠君(日本國立橫濱大學建築博士,現任台灣科技大學建築系副教授) ◎名家推薦:辜振豐(知名作家、文化評論家)       程文宗(作家、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系講師)

目錄

【前言】
【導讀】移山填海而來的江戶町 ◎王惠君
【推薦文】江戶「奧」之精神 ◎程文宗
【推薦文】江戶的魅力 ◎辜振豐 .江戶的原貌
.太田道灌的江戶城
.德川家康進入江戶
.都市計畫的原理
.興建土木工程
.分區的標準
.熱鬧的道三堀
.江戶開府
.の字形的擴張計畫
.整治江戶湊
.伊豆的採石場
.木曾出林的「小谷狩」
.木材的運輸
.搬運至江戶町
.建造江戶城的石牆
.環立式天守的設計

導讀

【導讀】移山填海而來的江戶町  ◎文/王惠君 (台灣科技大學建築系副教授)

  日本的各個都市由於創建的時間不同,使得各都市的發展脈絡也各不相同。相對於京都受到中國長安城的影響,而有棋盤式的街廓;而江戶則是由日本人自己構思出來的都市。由於江戶城的規劃與大阪城相同,都是因為日本戰國時期諸侯爭天下而來,因此防禦性都是最早的目的,並且又因為江戶城興建時間較晚,因此不但將其他地方建城的經驗運用上,還加入更多的思考,使得江戶城呈現獨特的螺旋形平面,和其他的都市全然不同,有趣的是,中國的風水思想中的四神相應也對建城的方位有所影響

  儘管呈現不同的結果,而中國人在幾次戰亂和分裂的時期,各國君主為一統天下,爭取霸權,也紛紛致力於興建城郭、規劃新型態城市。『吳越春秋』中記有:「築城以為君,造郭以守民」,可看出中國早在東周時所建的城郭,就區別出士庶的居住區,到南北朝時更明確的不同行業的人規劃之居住分區。日本幾次大規模的派遣遣隋使、遣唐使與入宋僧等來中國學習各方面的文化與技術,都市規劃自然也是其中的一部份。而日本戰國時期,一方面延續過去累積而來的經驗,同時也在激烈的競爭中,激發出新的構思。

  江戶城的興建,不只是城郭的築造,還包括移山填海,建構新的地景地貌,完全改變原有的自然環境,使新城有充足的發展空間。不但把江戶從一片荒野,建設為強固的堡壘,使德川家族順利的取得天下;同時也考慮水利與交通運輸,使陸地交通是條條大路通江戶,海運上也有大型船隻往來全國,奠定了後來東京成為日本中心的基礎。

  而江戶城的具體型態基本上是基於防禦性而來的螺旋型,在層層相環繞的城牆中,最高的建築─天守─是日本當時最高的建築,不只是為達到在防禦上能望遠的功能,還有宣示權勢的象徵性意義。而位於其前的幕府將軍御所,則刻意設計得極其複雜,像迷陣般,使外來人不易知道將軍之真正所在。這是因為戰國時期經常發生暗殺或反叛等事件,使得將軍也必須在居所故佈疑陣。本來日本的宮殿建築是學習中國而來,後來由於日本建築不像中國那麼高,使得日本人初期雖也引入家具,但後來卻不再使用,而發展出以中國之「筵席」(坐墊)為基礎,而逐步形成之鋪滿榻榻米的室內空間形式;之後,因為上述的社會背景,又使得日本的宮殿建築,不再像中國般呈現井然有序,尊卑等級明確的對稱形式,而是今天所看到的由鋸齒狀廊道圍繞,動線不明確的形式。

  在幕府將軍御殿之外,先有與幕府將軍關係密切的諸侯之豪華宅邸,其外則為各地諸侯因「參勤交代」的規定,而必須住在江戶時的宅邸。由於德川家族為避免其他諸侯在自己的領土秘密策反,而建立各地諸侯都必須定期在江戶住一段時間的制度,後來這些各諸侯在江戶的宅邸,在明治以後就因各諸侯返鄉而成為空下來的公有地,使得明治政府可以有許多空的土地可以來進行東京之現代都市建設,興建因應新的需求而來的辦公廳舍建築、銀行建築等。

  而各地諸侯宅邸之外,還有低階的武士住宅,這些階級分明的居住分區方式與建築型態,後來對日本公務員宿舍區分等級的建築與配置之型態造成影響。今天台灣所留存之日式宿舍自然也是當時這種居住形式之延伸。

  最外圍的「町人地」是提供諸侯們日常生活所需之各種物品來源的庶民之生活圈。這些擁有不同技藝的匠師與商人之居所,密集於較低的填海地,儘管生活環境遠遠不能和諸侯武士們相比,卻也發展出獨特的庶民生活文化,從「錢湯」、「遊廓」到劇場,連諸侯武士們都被吸引而來。庶民們的生活空間因擁擠而缺乏私密性,但也因為人和人之間關係的密切,發生了許多充滿人情味的故事,流傳至今而成為日本獨特之電影戲劇題材。

  今天的世界都市─東京,就在這樣的歷史發展過程中走出第一步。

  本書中除了可以看到日本近代都城規劃與實際興建技術之特色外,還可以一窺當時江戶城內的生活情景。而因都市火災而使江戶城付之一炬的結果,後來竟也成為江戶再興的開端,開啟了東京正是在非常之破壞下而來之非常之建設的序幕。因為接下來,東京還要面對各種都市災害,所以日本的都市學家都會說:東京是在嘗試錯誤中學習而來的都市。

序跋

【前言】

  江戶,就是從前的東京。

  在古代,日本的首都設在平安京。西元七九四年(延曆十三年),以當時世界第一大都市,中國唐朝的首都長安為範本,建造了相當於四分之一個長安的平安京,這就是目前京都的雛型。京都以西的地區,不僅和中國大陸關係密切,更因為居民掌握了先進的農耕文化,因此,人們過著豐衣足食的田園生活。

  京都以東的地區,山岳綿亙,極目荒野,很少有人居住。從京都有兩條路可以前往京都以東的地區,一條是沿太平洋的東海道,另一條是貫穿中部山岳的東山道。離開京都,沿東海道東進,有一座足柄山;沿東山道前進,必須越過碓冰(是山頂的意思──譯註)。足柄山以東的地區稱為「山東」,同樣的,碓冰以東的地區稱為「山東」,也就是今天的關東平原。

  利根川貫穿關東平原的中央,每逢大雨,洪水到處泛濫,令百姓傷透腦筋。利根川像個「搗蛋的小和尚」到處撒野,百姓稱之為「東太郎」,人們對它厭惡之至。隅田川位在?東太郎的下游。從京都千里迢迢沿著東海道而下的著名詩人,在原業平(西元八二五~八八○年),看到遠處群巒疊嶂的筑波山,以及眼前洶湧的隅田川時,曾經如此吟唱:

  都鳥啊 既然你是都市之鳥
  請問你 我心愛的人可安好

  或許是遠離首都的寂寞,令他感到哀傷吧!每個熟悉京都文化生活的人,都絕對不想定居在關東的荒野。事實上,京都人打心眼裡鄙視關東人,稱他們為「東夷」,意思就是「東方的野蠻人」。但東夷擅長騎馬馳騁在荒野上,一旦發生戰爭,更是所向披靡。栽培東夷成為武士,表現無一不卓越超群,人們尊稱為「東武士」,京都人也感到敬畏。

  西元一一九二年(建久三年),在東武士活躍的關東平原創立了鎌倉幕府,拉開了中世紀武士顛峰時代的序幕。差不多在相同時期,歷史上開始出現「江戶」這個名稱。之後,太田道灌和德川家康在荒野上建造了江戶的城下町(以封建領主居城為中心,在周圍發展的衛星市鎮──譯註),逐漸發展成為日本第一,進而發展為世界屈指可數的大型都市。

  當今東京這座城市的繁榮,正是江戶發展的結果。本書主要追溯江戶町的建設過程,闡述日本人在都市建設方面燦爛而光榮的歷史,同時,這也是一份令人心酸的失敗紀錄。希望各位讀者可以再度深切地體會:今日的東京,是在試行錯誤的過程中所建立起來的。

內文試閱

太田道灌的江戶城
  到了室町時代的十五世紀,江戶由關東管領上杉定正統治。他的重臣太田道灌西元一四五七年(康正三年),在原本的江戶館舊址,重新建造了江戶城。建在高地上的江戶城可以俯瞰整個日比谷灣,巧妙地利用了局?等地勢較低的地方,挖了護城河,形成了子、中、外三層。中城稱為本丸,子城稱為二丸,外城稱為三丸。

 本丸之內,以太田道灌的官邸靜勝軒為中心,分別建造了可以遙望富士山白雪的含雪齋,可以欣賞城下日比谷灣船隻的泊船亭等。在子城和外城中,建了許多糧倉和馬廄,還有兩座望樓(櫓)和五道石門,成為關東首屈一指的名城。   當時,京都經歷了漫長的應仁之亂(西元一四六七年~一四七七年),已經變成了煙硝彌漫的戰場,完全失去了往日平安京的面貌。許多學者和僧侶離開了荒廢的京都,紛紛來到天下聞名的江戶城下,投靠太田道灌。於是,位在平川南岸地的平川村,也逐漸熱鬧起來,漸漸形成了江戶城下町。

  平川河口有一座大橋名為「高橋」,河口一帶是十分熱鬧的港灣城鎮,來自全國各地的物產都聚集在此,除了白米、茶和魚等生活物資以外,來自中國的中藥交易也很繁榮。然而,江戶的繁榮無法持久。西元一四八六年(文明十八年),太田道灌遭到主君上杉定正暗殺。道灌的猝逝,使江戶城下町漸漸沒落蕭條,回到以往窮鄉僻壤的景象。
德川家康進入江戶
  西元一五九○年(天正十八年)農曆八月一日,在「八朔」(指農曆八月一日,這一天農家會舉行祭祀祈願豐收──譯註)秋祭的那一天,德川家康正式進入江戶城。德川家康從那一天開始正式統治關東,百姓稱這一天為「關東御入國」和「江戶御打入」,之後成為幕府的紀念日。之後,豐臣秀吉打敗了小田原的北氏,完成了天下統一大業。

  身為豐臣秀吉手下武將的德川家康,得到了北氏的藩地關八州,也就是武藏(東京都、埼玉縣)、相模(神奈川縣)、安房(千葉縣)、上總(千葉縣)、下總(千葉縣、茨城縣)、常陸(茨城縣)、上野(群馬縣)和下野(木縣)等整個關東地區作為犒賞,但豐臣秀吉收回了德川家康的舊藩地,即駿河(靜岡縣)、遠江(靜岡縣)、三河(愛知縣)、甲斐(山梨縣)和信濃(長野縣)五大藩國。

  豐臣秀吉此舉是為了讓德川家康離開出身地,遠赴距離京都遙遠的鄉下。他這麼做,並非為家康著想。雖然德川家的重臣本多忠勝、?原康政和井伊直政等一致反對,但家康還是接受了豐臣秀吉的命令。而且,家康放棄了鎌倉、小田原等自古以來統理關東平原的大都市,選擇了位在更東方的江戶。想必他一定在心中思考,因太田道灌而聞名天下的江戶城,在城下町的高橋是一個理想的港都,坐擁遼闊的武藏野台地,日後一定有極大的發展空間。

  德川家康入城時,江戶城簡直一片荒蕪。雖然美其名為「城」,卻完全看不到任何城牆,到處雜草叢生。城內的建築物就像是木板葺頂的農舍,和山中小村的民房沒什麼兩樣,與織田信長金碧輝煌的安土城,以及豐臣秀吉雕樑畫棟的大?城相比,顯得格外破舊寒酸。雖然江戶城如此破舊不堪,德川家康卻感到十分滿足。他只簡單地修補了漏雨的地方,開始在心中研擬建設新的江戶城和城下町。
都市計畫的原理
  中世紀的城廓通常建在山上,稱為「山城」,可防備戰爭時直接受到敵軍攻擊。然而,山城無法在太平時代從事政治活動,發展工商業,也無法豐富百姓的都市生活。於是,在安土桃山時代,在小山丘建城的「平山城」,以及在平地興建的「平城」,逐漸開始普及。立志統一天下的織田信長的安土城是平山城,豐臣秀吉的大城屬於平城。

  由於德川家康是改造太田道灌所建造的江戶城,因此,只能建造平山城;不過,他也盡可能在平城建造城下町。他以平安京作為建造江戶町的範本。前面也曾提到,平安京是日本古代的首都,是以中國唐朝的首都長安為建造範本。那麼,長安是按照怎樣的原理設計的?中國是舉世知名的文明國家,從歷史悠久的經驗中,累積了「陰陽學」理論。「陰陽學」是一門結合目前的天文學和地理學的學問,可以占卜和預測居住在怎樣的地形,有助於人類生活幸福。

  陰陽學中的「四神相應地形」理論,是建造都市的原理。也就是說,要尋找由掌控宇宙的東南西北四神庇護的地形,建立都市計畫。

  東方:有「青龍」神庇護的河流。
  南方:有「朱雀」神庇護的池塘或海。
  西方:有「白虎」神庇護的道路。
  北方:有「玄武」神庇護的山。

  也就是說,必須背靠著山,南側前方是大海,在盡情沐浴陽光的東方有清澈的河流,可以大量汲取飲用水,從西方道路運來糧食,享受豐沛的生活──這是人類的桃花源。

  以平安京的都市計畫為例,東為鴨川,南為巨椋池,西為山陽道,北為船岡山。江戶的南方有日比谷灣,建町的平地在東方,朱雀-玄武南北軸向東北東偏一百一十二度的位置,設置了城的正門(大手)。於是,平川為青龍,隅田川流入的江戶湊為朱雀,麴町台地看到的富士山為玄武神,分別滿足了地形的要求。也因此有了「龍之口」和「虎之門」的地名。
熱鬧的道三堀
  江戶町中,道三堀附近最先繁榮起來。材木町、舟町和四日市町逐漸在道三堀兩岸形成,成為町的中心。全國各地船隻運來的木材,經由江戶湊集中在日本橋川和道三堀。材木町出現了許多木材行。舟町集中了許多運用這些船經營海運業的「回船批發商」。附近的居民則把日常的生活物資運入四日市町,四日市町很快變成了市集。

  除了江戶本地的居民以外,德川家康還從駿河、遠江、三河、甲斐,以及更遠的京都、伏見、奈良、大?和?等地招募居民。西元一五九四年(文祿三年),在隅田川上游的荒川建造了千住大橋。到了西元一六○○年(慶長五年),又在多摩川上建造了六鄉橋,建立了以江戶為中心的奧州道中與東海道的交通網。自德川家康入藩以來不到十年的時間,已為江戶發展為一個大都市奠定良好的基礎。
江戶開府
  西元一五九八年(慶長三年)八月,豐臣秀吉在伏見城駕崩。不久,各路人馬就為了到底由誰稱霸天下、由誰掌握日本國,而展開一埸明爭暗鬥。西元一六○○年(慶長五年),東軍的德川家和西軍的豐臣家之間,終於爆發瓜分天下的關原之役。當時,江戶町的建設工程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江戶城也還沒興建天守(建在城內的望樓,平時作為兵器庫,戰時成為司令塔和發射弓砲的所在──譯註),相較於三國第一大名城(指在日本、中國和印度皆首屈一指),即擁有五層樓天守的大城,誰都覺得西軍贏定了。

  然而德川家的東軍團結一致,擊敗了鬆懈大意的西軍,取得了勝利。西元一六○三年(慶長八年)二月,德川家康成為掌握天下的人,當上了征夷大將軍,統率全國的大名(日本封建時代的諸侯──譯註)。這時,德川家康開始思考如何治理日本這個國家。身為將軍,要在哪裡設立幕府,就成為他的首要問題。自古以來,日本這個國家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都設立在近畿地區,德川家康把幕府設在剛開始建町的江戶,顯然是很大的冒險。但是,德川家康最終還是決定在江戶設立幕府,此舉稱為「江戶開府」。

  以平安京為範本建立的遠大都市計畫,確實能逐步執行的自信,讓他立下這樣的決定。從此之後,德川家康不是以京都、而是以江戶為中心,思考日本這個國家。在江戶的中心街道本町與通町的交叉處,設置了日本橋,並以此為起點,延伸出「五街道(東海道、中山道、甲州道中、奧州道中和日光道中)」,將自古以來,以京都為中心的交通網結合為「次要街道」,建立全國規模的城下町。如此這般,德川家康建立了掌控日本全國的新國土計畫。

延伸內容

江戶「奧」之精神  ◎文/程文宗 (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系講師)

  在這幾年經常去的國家便是日本;但最大的遺憾便是沒在父親生前和他共遊日本,聽聽他青年時期曾在日本求學種種……。對上一代父祖輩的臺灣人而言,的確身份、角色的認同是頗錯亂的;尤其父親他曾於大戰期間,就業於當時的滿洲國奉天市,但我卻沒機會一探他曾住過的地方。唯一記得的即是孩提期間,居住在金華街,類似數寄屋的灰瓦日式住屋的日子,喜歡唱日本歌的父親,像極小津安二郎的電影「秋刀魚之戀」中的「多桑」角色;一向沉默寡言的他,甚少提及在日本的過往。在我小學期間,他說去日本參加老師的告別式,才知他曾在日本就讀,往後沒聽他再提起。

  但在我成長的過程中,父親將其日本的生活習慣,有意無意的影響了我。有趣的是,我的成長及求學過程中,注定游移在日式的宅院建築空間裡。就讀台北師專,也是住在日式宿舍。及至歐洲留學後,第一次返臺停留,父親出資讓我到日本一遊。是我第一次對東京和京都有初步的邂逅,當時父親給我看德川家康傳,及NHK的日本戰國時期歷史劇影帶,纔驚覺父親的用心,祖父取名「德川」應該是由「德川家康」而來的吧;我喜歡的江戶時期的浮世繪版畫,也和德川家康有了連結。或許久居歐洲,對希臘、羅馬文明形成歐洲各國有著不同時期的藝術文化歷史,也不禁對東亞有另一種想像,即日本代表唐文化的樣式、安南代表元朝樣式、韓國代表宋朝文化樣式、臺灣則承襲明代的樣式。我們則將有更寬廣的視野來看區域文化的移植及轉換。我想此本由內藤昌寫的、穗積和夫插畫之《江戶町》一書,就有此意味。如再配以浮世繪版畫做對照,我們更可見識到如清明上河圖般的市井生活。

  江戶城雖以唐朝長安為範本的京都來規畫,我則更認為它是以中國宋朝的東京之城市為藍本。因在十三世紀初期,鎌倉時代中期傳入日本的朱子學,正讓這江戶城規畫,有著不同於京都、大阪的發展。即以「萬物以理為本,儒道即神道」的精神,開展「江戶文化」的日本文藝復興。由神道主義發展出一有別於佛教的「奧」(OKU)的空間美學,在日本的《萬葉集》、《伊勢物語》、《徒然集》和江戶時期的歌舞伎,皆傳達出此種空間與心靈的意識哲學。

  江戶城的規畫即以「奧」的精神來建構,「奧」字辭在古代日本人眼中,從「沖」(OKI,迎向海面而來之意)高山、大海各有「奧」的神髓、亦即大自然的紋理及深度空間感,江戶城即透過「奧」之哲學概念來規畫(參考頁18、19),將自然如大地神靈崇拜般來建構自然生態場域;以太陽、星斗為測量,規畫制定特有的度量標準,即以「尺」(30.3cm)和「間」(6.5尺=1.97公尺)為單位,以間竿和水繩來測量;此種丈量法在臺灣民間至今仍通行著。

  德川家康在依山傍水的區域建立江戶城,並以「奧」的意識在高突之地,建如塔樓般的城堡,以此為主樓;以便俯瞰城市及防禦工事的「天守」;再以江戶城為核心,開鑿一宇宙螺旋的護城河,並以此聯結河川,用以導引埋設於地下的導水管,提供各區的用水,它開啟日本自來水的供應;這種如巴比斜塔的都心計畫,比巴黎足足早約一百年。而在臺北的圓山(原來神社)也有如此的規畫。

  在看到此書的出版,的確給喜好建築設計及學都市規畫的人,除可看到細緻的工法,也看到它承襲唐風及宋代的玄學。會以「奧」來看此書,即因谷崎潤一郎的《陰翳禮讚》及芭蕉的《奧之細道》皆探討此一「奧」之精神。

  日本名建築師安藤忠雄即以「奧」解讀特有的「間」建築美學。「間」的中文字彙即「門」和「日」兩字所構成;字彙「門」即鳥居,為日本神社建築物,頗似中國之牌坊建築。主要用以區分神域與人類所居住的世俗界,算是一種結界,代表神域的入口,可以將它視為一種「門」。「日」字即可照明的範圍,來作測量標準;「間」此一標準,即以「間」見方為壹坪的空間。用燭火可照明的範圍來作測量標準,恰巧符合費氏定理的黃金比例,也是光波及聲波的傳導鏡射範圍。除了很驚訝江戶時期的城市空間之水文的設計外,也以「間」的尺度,來度量空間的照明及聲音的傳導,他的建築即屬於一種日本古典江戶精神的寫照。
江戶的魅力  ◎文/辜振豐 (知名作家、文化評論家)
  一五九O年,德川家康進入江戶時,正式開啓江戶的大建設。當時,豐臣秀吉已經統一日本,但深怕德川反叛,於是暗中削弱德川的勢力。換言之,豐臣奪取德川的舊藩國,並將他調往關東地區,但德川將計就計,自己毅然扛起建設江戶的重任。   一六零五年,德川將政權交給兒子德川秀忠,自己則以大將軍之名坐鎮江戶。在整個建設江戶的過程中,他不計舊嫌,斷然聘用豐臣的部下,如築城大師藤堂高虎,同時邀請各地的技師來開河築城。此外也動用龐大的人力,把全國各地的木材石頭運到江戶。   然而,各地的大名(諸侯)貢獻也不小。德川開府江戶期間,釐定「參勤交代」的政策:每年各地大名必須到江戶住一段時間,同時他們的妻兒則長期住在江戶當作人質,其目的就是防止他們作亂。江戶能夠成爲一個大都市,也因爲各地大名將年貢的七、八成獻給德川當作建設經費,而各大名爲了展現對德川的效忠,上繳的經費越來越多。   在德川幕府將近兩百五十年的統治期間,除了島原之亂( 一六三七年-三八年 ) 之外,日本並沒有發動對外戰爭,這一來江戶在經濟日漸繁榮之下,老百姓的消費力日漸增強,各地名產紛紛湧向江戶,如播磨囯(兵庫縣)和紀伊囯(和歌山縣)的醬油、攝津囯(兵庫縣)的酒、京都的絲織品等高檔貨。   在江戶時代,以木造房子居多,因此經常發生火災,如本書最後所敍述的明曆大火,讓江戶的建設毀於一旦,等到再度重建之後,德川幕府也更強化消防設備,以及增加消防隊的規模。   江戶的各行各業的職人,如泥水匠、榻榻米師傅、染坊師傅、油漆師傅、鍛造匠等,其精湛手藝也為日本現代化之後的製造業奠定良好的基礎。此外,江戶時代也有非常進步的旅遊文化,每隔四公里就設有一個驛站,讓旅人能夠休息之地。   德川的江戶時代,大力發展經濟,使得這個城市達到空前未有的繁榮。當時,爲了紓解民衆心中的苦悶,於是開闢闢遊里(花街柳巷),讓他們吃喝玩樂。首先,來自出雲的阿國創立歌舞伎,不但供民衆觀賞,同時奠定日本的演劇傳統,接著風化區的遊女(風塵女郎)更不時接待客人。在這種遊樂文化的熏陶下,許多歌舞伎演員和遊女乃成爲民衆心中的「偶像」。   爲了凸顯這些偶像之美,以及和服的五顔六色,浮世繪應運而生。其實,浮世繪就是現代的明星畫報或是偶像照。不過浮世繪背後有它的哲學思考。在中世紀,日本受到佛教的影響,積極嚮往來世,但到了江戶時代,民衆開始肯定現世的歡樂。十七世紀末期畫師菱川師宣是浮世繪的全盛期,因此「浮世」變成為當時的流行語。至於文學創作則有浮世草子(浮世小説),以井原西鶴的《好色一代男》和《好色一代女》為代表。   到了幕府末年,洋人的威脅日益擴大,而倒幕派更是蠢蠢欲動。當時幕府大將軍德川慶喜爲了延續幕府的命脈,乃聘請法國軍官操兵練將,實行軍事現代化,以對抗倒幕派。因此日本對於法國的崇拜,並非名牌服飾,而是它的船堅砲利。   日本人在跟歐洲人接觸時,也同時輸出和風文化,當時有一個名詞叫「日本趣味」(Japonisme),而這種文化就是江戶所孕育出來的文化。在英法兩國相繼舉辦博覽會時候,日本就曾將和服、浮世繪、武士刀、絲織品等頗富日本風情的物品展示在洋人的面前。   自十九世紀末期以來,浮世繪與和服在西方世界開始展現影響力。浮世繪的構圖有別於西方傳統的透視法,而圖中人物身穿的和服,其剪裁也跟西服的美學思考大異其趣。首先在法國人的推介之下,浮世繪開始在歐洲流行。   回顧過去,十七世紀初期,德川家康掌握政權,實施鎖國政策,驅逐洋人。在將近三百年的統治期間,只有跟荷蘭人有小規模的貿易往來。到了一八五三年,美國東印度艦隊隊長培里率領三條黑船來叩關,並揚言如果日本不開放門戶,則立刻開炮攻擊。當時的德川幕府自知無力抵抗,只好開放門戶。這一事件史稱「黑船事件」。   到了一八六八年,日本開起明治維新,正式實行現代化,但這背後的江戶文化卻是了解日本的原點。因此,如果有一本介紹江戶文化的入門書亮相,則對於讀者將會助益良多。目前,剛好《江戶町:大型都市的誕生》能夠適時出版,而作者内藤昌以深入淺出的敍述方式,呈現江戶的來龍去脈,加上穗積和夫的精彩插圖,讓讀者在短時間便可以認識江戶的面貌。因此,我願意鄭重推薦這本好書。

作者資料

內藤昌

1932年出生於長野縣。畢業於東京工業大學建築系。工學博士。曾經擔任東京工業大學以及名古屋工業大學教授,目前為愛知產業大學校長。從事日本都市史和日本建築史的專業研究。曾榮獲日本建築學會獎。本書是在以物理學角度介紹江戶町的建設過程,而受到廣泛矚目的「江戶和江戶城」(鹿島出版會)發表十五年後,進一步結合這十五年來累積的研究成果,以更簡潔、淺顯的文字所撰寫的,內容更加通俗易懂。著有《新桂離宮論》(鹿島出版會)、《桂離宮》(講談社)、《江戶圖屏風》(每日新聞社)、《城的日本史》(日本放送出版協會)、《安土城的研究》(朝日新聞社)和《近代木工的系譜》等。

基本資料

作者:內藤昌 譯者:王蘊潔 繪者:穗積和夫 出版社:馬可孛羅 書系:日本經典建築系列 出版日期:2006-07-31 ISBN:9867247353 城邦書號:MJ0002C 規格:方背硬皮精裝 / 單色 / 104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