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伸出你的手:為生命灌注愛與意義的33堂課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伸出你的手:為生命灌注愛與意義的33堂課

  • 作者:盧俊義
  • 出版社:啟示
  • 出版日期:2019-07-02
  • 定價:340元
  • 優惠價:79折 269元
  • 書虫VIP價:269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55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新書最強檔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非文學類

內容簡介

在別人的生命足跡裡,探尋屬於自己的美好價值。 民視《台灣學堂:這些人,這些事》觀眾最感動好評的內容,精華收錄! 台灣人在日本開的小小拉麵店,受到天皇親自召見與感謝;村上春樹做的一個決定,讓他的書從全民抵制變回暢銷冠軍;尊貴的歐洲哈布斯王室,竟然代代都在葬禮中公開羞辱自己;只剩一條腿的小學生,卻做到了校長、老師都做不到的善舉…… 擁有40多年牧會經驗的盧牧師,長年在醫院、學校、監獄、感化院擔任心靈導師,這樣的經歷,讓他看見了社會中一般人看不到的角落,也讓他有著講不完的動人故事。 本書收錄了盧牧師親身經歷,以及他深有觸動的故事。透過這些人物,盧牧師帶領我們一同來檢視生命的真正價值,省思要留下怎樣的精神饋贈給孩子,以及知道去愛那些生命有欠缺的人。 在這本書中,我們可以看到深愛著癌末妻子的卡車司機,以溫柔的歌聲安慰病痛中的親人,感動加護病房的人一起合唱的故事;有盧牧師幫忙陳情,讓眾人鄙視的受刑人終於得到回家的機票,可以親自向家人下跪祈求原諒的故事;甚至有盧牧師在國外因為沒人會發現,而陷入「要不要逃票」的軟弱心路歷程…… 書中沒有嚴肅的說教,只有真誠的分享和深刻的啟發。期待透過這些人的故事,帶領你自然地貼近他們的足跡,找到點亮生命價值的那道光。 【省思推薦】 呂冠緯/均一教育平台執行長 陳藹玲/富邦文教基金會執行董事 黃春生/台北濟南教會主任牧師 劉漢鼎/台東基督教醫院醫師 劉興政/台北市立聯合醫院醫師

目錄

專文推薦 經歷愛的救贖力量/黃春生 專文推薦 一種很卑微的姿態/劉漢鼎 專文推薦 讓一切更美好/劉興政 作者序 用不同的角度看生命問題 PART.1 給心靈的力量 01 在暴風雨中遇見平安 02 村上春樹永遠站在雞蛋那邊! 03 從寫一封信這麼微小的事開始 04 國王的最後一次謙卑 05 最貧窮的總統穆希卡 06 生命怎樣來,也會怎樣去 07 人生一定要準備的一件事 08 什麼樣的母親才真正偉大? 09 天使的生命簿 10 為親人做最後一件美好的事 11 一群無人知曉的英雄 PART.2 給孩子的贈禮 12 在前段班與後段班之間 13 阿嬤,妳自摸! 14 猶太人教育成功的秘密 15 想逃票的牧師 16 青年們,要胸懷大志! 17 值得孩子懷念的銅像 18 客廳裡的加工廠 19 藏在錢幣圖案裡的秘密 20 女工宿舍給我們的啟示 21 給下一代的美好傳承 22 對於「水」的省思 PART.3 給世界的祝福 23 最微小的事,最偉大的愛 24 歌聲傾洩的加護病房 25 街友們的聖誕節 26 從未喊過一聲「媽媽」的小女孩 27 一條腿的幫助沒有腿的 28 傳遞真實之愛的拉麵店 29 一個貧窮鞋匠所能付出的愛 30 沒有哭過的人,無法拭去別人的淚水 31 一個欠債父親的告別式 32 用愛勝過仇恨的母女 33 愛,可以補足所有的殘缺

內文試閱

  從寫一封信這麼微小的事開始      從一九七六至一九七九年,前後三年時間,我曾在「外役監獄」當宗教教誨師,這三年工作的經驗,讓我對生命有很多體驗與感悟。      當時,這所「外役監獄」是台灣第一所從歐洲引進來作實驗的監獄,它位於花東縱谷,建立在乾涸且土質早已硬化的河床上。整座監獄都是受刑人親手規劃和建造起來的,從這裡就可看出監獄人才真的非常多,什麼專業人才都有。      這也是台灣唯一一所沒有圍牆的監獄,甚至連大門管理員都是受刑人自己擔任。之所以敢這麼做,是因為這所監獄並不是任何受刑人都可以進來的,需要經過嚴格篩選,確認沒有逃跑的念頭,才可以移送到這裡來。      這所監獄收的都是重刑犯,其中有好些都是因為貪污而被判重刑。在那個年代,貪污犯是不准假釋的,但這裡的受刑人若是工作認真、遵守規矩,就可以有機會回家探親,或是家人可以申請來監獄探視受刑人,可說是最具人性的監獄了。      因為我受聘為這裡的宗教教誨師,監獄安排我每個禮拜至少一個晚上去為他們上宗教教誨課。我問典獄長:「為什麼監獄已經有『教化師』了,還需要宗教教誨師呢?」典獄長跟我說:「一般受刑人都會認為他已經被判刑,且服完了刑期,這就表示他們的『罪』已經被『抵銷』了,心中不會有罪惡感。但宗教教育不是這樣,而是會讓人的內心知道自己確實有做錯事,因此,在服刑滿了以後,出去就不會想要再犯,也知道怎樣去彌補受到傷害的人。」      其實,我第一次到監獄上課時,那個經驗是非常不好的。因為典獄長有特別提醒我,說這所監獄的受刑人,教育水準都很高,因此,他希望我講「深一點」的內容給他們聽。我一聽到要講「深一點」的內容,就想:那就跟他們談談關於「神學」思想的理論吧。      結果,我只講了三分鐘不到,受刑人已經開始鼓譟起來。他們對我說:「牧師,我們不要聽你念經,我們白天要工作,晚上又要聽你念經,很痛苦啦! 若是要我們聽你念經,請你跟典獄長說,讓我們不用去做工。」      我一聽這樣的話就愣住了,接下來不知道該怎樣講才好。第一次去上課,就讓我感到相當大的挫折感。      每次要去外役監獄上教誨課,去的路上,我都很懊悔自己沒有多經思考就答應了這個工作,因為我講的神學思想他們真的不想聽啊! 可是既然已經答應了,總不能說不去就不去,所以還是照常每個禮拜去,但每次他們的表情都很痛苦,從不給我半點好臉色看。      經過好一段時間後,我跟他們才熟悉起來,他們也漸漸給我面子,就算不想聽,也會忍耐一下,畢竟一堂課只有短短四、五十分鐘而已。      有一天我照常去上課,剛進監獄大門,就發現有一群人圍在角落,用很嚴厲的話罵人。我以為是在打架鬧事,卻沒有看見管理員在旁邊排解。他們有的人一看見我,就說「牧師來囉」、「牧師,不要理這個人,他是禽獸」、「這個人死好,這種人還有什麼人性」、「垃圾」等等,甚至更難聽的話都出籠了。我一走過去,大家就都散了,只剩下一個受刑人蹲在角落裡哭泣著。      後來我才知道,這位受刑人來自台北,是個計程車司機。有一天,他因為喝醉酒很晚回家,他的女兒聽到門鈴聲就出來開門,沒想到他酒後亂性,竟然強暴自己的女兒,他太太聽到尖叫聲起來一看,非常生氣地拿掃把重重地打他,並且馬上報警,於是這個司機很快被警察抓去,被起訴且被判刑。      對這種亂倫的事,連監獄的人也無法忍受。很多人知道他犯下這種罪行,都相當忿怒,就有「角頭」(黑道的老大)出來執行「懲罰」,把他整得很慘。他痛苦到極點,後來申請轉移監獄,這才轉移到這所「外役監獄」來。但即使到了這裡,他還是逃不過挨打的命運。      這個司機知道自己喝醉之後亂了性,做出不可原諒的事情,內心一直感到很後悔,想盡辦法要跟妻女和好。因此,他在服刑期間的工作表現相當好,完全能夠申請回家探親的資格。但監獄規定,受刑人若是想要回家探親,必須要家裡的人買機票寄來監獄,這樣他才能從台東機場搭機回台北。這個司機雖然很想回去向他的妻女表示真誠的悔意,可是他的妻女都很難原諒他,不可能寄機票給他,他自己又沒有錢,就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這件事被其他的受刑人知道之後,大家都罵他怎會還有臉回去見妻女,罵他不要臉,叫他去死算了。這就是我會看見前述那個情景的原因。      當我知道這件事後,我心想,應該幫助這位司機能夠回去探望他的妻女,至少給他一個承認過錯與懺悔的機會。基督宗教信仰讓我們知道一件事——知道悔改,是上帝所喜悅的事。      我曾跟監獄的相關人員詢問過這個受刑人司機的入監情形,他們都認為他確實是很認真地遵守監獄的規定,而且非常用心地在工作,希望獲得回去探親或是家人來訪的機會。其實,他是用工作表現來向他的妻女表示:我真的悔改了,希望妳們也會原諒我。      因此,我決定想辦法來幫助這個受刑人司機。我先跟典獄長洽談,看監獄是否可以先借錢給他買機票,然後他用勞動所賺的錢來歸還,但典獄長很清楚地告訴我,監獄不可能借錢給受刑人,這是絕對不允許的事。      那時,我在鄉下的教會工作,收入本來就不多,也不可能有多餘的錢去買機票幫助他回去。那該怎麼辦呢?我也想過從我所牧養的教會尋求幫助,但由於這間教會是在民風純樸的鄉下,信徒們根本不可能接受父親強暴女兒這種事,就算知道了,也一定是開口痛罵這個父親,絕不可能願意去幫助這個受刑人司機。      我想起教會裡一位姊妹在菜市場擺攤的經歷。有一次,天剛亮的時候,那位姊妹看見一位穿著時髦的婦女來向她買菜,她一眼就看出這位婦女一定是來探監的,因為當地人不太可能盛裝打扮來買菜。      她想到對方可能是為了給監獄裡的親人加菜才來買菜,便生出憐憫的心,問她說:「來探監嗎?」這婦女說:「是啊,妳怎麼知道?」賣菜的姊妹回答:「看妳的穿著就知道了。是判幾年呢?」這位時髦的婦女說:「七年啦!」賣菜的姊妹聽了就說:「唉,可憐喔,判這麼多年!」沒想到,這位時髦婦女竟然回答說:「很划算啦,一輩子也賺不到這麼多錢!」      這位賣菜姊妹一聽,氣到說不出話來,跟這位時髦婦女大聲說:「不賣了,妳去別家買!」隨即把攤位上的菜都收起來,連擺攤用的布也捲好,然後就氣呼呼地跑到教會來找我,很生氣地對我說:「牧師,以後不要去關心這些受刑人了,關心這些人有什麼用!」      確實,在監獄中的受刑人,有些人確實會像這個貪污犯一樣,完全不知道悔改,還認為貪污得到的錢那麼多,才關那幾年,是非常合算的事,也難怪官商勾結的事一再發生。      但並不是每個受刑人都是這樣,知道誠心實意悔改的人還是很多,這位司機就是其中的一位。因此,我心裡還是認為應該要想辦法幫助他回去探親才對。      後來我有一個想法,覺得或許可以試試看,就是寫信給當時唯一那家飛台東和台北的遠東航空公司。我在寫信之前,先向上帝祈禱,懇求上帝幫忙讓這封信會有好結果。信是這樣子寫的:    敬啟者, 我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牧師,目前在台東關山教會牧會,也同時是外役監獄的教誨師。我有遇到一位受刑人名叫某某某,他家住台北,因為表現良好,獲得監獄准許可以回家探親。可是他沒有錢買機票,我也沒有錢買機票送給他。可否懇請您們給他「半票」優待,而另外一半的錢我來付。謝謝您們的愛心。      我把寫完的信給太太看,她知道我不認識任何遠東航空公司的人員,認為這封信不可能有效果。但我還是用「限時專送」把信寄出去。信寄出之後,我心裡就一直祈禱著,希望會有好的結果。      到了第四天,我突然聽到郵差大聲喊:「盧牧師,限時掛號,請拿印章!」我第一個反應是「有了」,我太太聽到了,也跟著我出來。果然不錯,是用遠東航空公司的信封寄來的掛號信。      當時的機票都是紙本,一印好幾頁,可是這封信的觸感卻是薄薄的,裡面好像並沒有機票。我第一個反應就是拿起來先對著陽光照照看,果然沒有機票,只看見裡面寫了一些字,大約寫了十行。這真的是讓我非常失望,可是又覺得很奇怪,既然沒有機票,怎會需要用掛號寄信呢? 於是我打開信來看,裡面有兩張紙,一張上面寫著:    敬愛的盧牧師, 接到您的信,我們深受感動,因此,決定和您一起來關心監獄的受刑人。以後,若是有我們可以幫忙參與的地方,請不用客氣,來信給我們就是。請您將附上的另一張便條拿給某某某受刑人即可。     
遠東航空公司營業處處長敬上
     我馬上翻開另外那張便條紙,上面這樣寫著:    憑此便條,某某某從某年某月某日起,到某年某月某日止,來往台東、台北,一律半票優待,且優先登機。      兩張紙上都有營業處處長的簽名和蓋章。      我高興得要命,興奮地騎著摩托車去監獄找人。典獄長看完信,馬上要這位受刑人去洗澡,同時派人去福利社拿些「伴手禮」送給他,讓他帶回去,並且一再叮嚀他,回到家後,一定要跪在妻女的面前好好懺悔一番。      我真的沒有想到,僅僅寫一封信,就有這麼好的結果,而且帶來了更大的效應:從那次之後,每次去監獄上課,都會看到好幾位受刑人站在監獄的大門口等候我,手上還端著熱茶給我,這是以前從沒有過的現象。      此外,有不少受刑人紛紛來問說:「盧牧師,你的後台是誰?」我說:「沒有啊,我有什麼後台?」他們說:「有,典獄長說你的後台很硬,要大家對你客氣一點,連航空公司都怕你,要全票就有全票,要半票就有半票。聽說你的後台是『空軍總司令』喔!」我聽了差點笑到彎腰。我告訴他們說:「我確實有後台,這後台也真的很硬,就是上帝啦!」他們一聽就一臉失望地說:「你總是開口閉口就說耶穌、上帝!」      但從那次的機票事件之後,我發現監獄真的改變了,沒有人會再欺負別人,也沒有老鳥會欺負菜鳥,他們學會了關心需要幫助的人,這會使人和人之間的距離拉近,整個監獄受刑人之間的互動也開始熱絡起來。      簡單一封關心別人的信,就可以改變很多事,這是最值得我們思考的一件美事。更讓我感動的,是這位司機回去探親後,他的妻女真的原諒了他,因為他足足跪在她們面前好幾個小時,後來是妻女一起扶他起來,大家都擁抱在一起。他也跟妻女發誓,以後絕對不會再喝酒,也不會再跟其他司機聚賭。      後來,他出獄了。我也忘記了這件事。      經過將近三十年後,我到台北東門長老教會來牧會。有一天,一位看起來很面生的人來參加禮拜,他堅持不透露名字,因此我只能介紹他說「歡迎一位新來的朋友參加今天的禮拜」。      禮拜結束之後,我一一送走了所有的會友。這時他才過來跟我說,他就是以前我幫助過的那位計程車司機受刑人。他說要謝謝我當年對他的幫助,他確實依照對妻女所發的誓言,已經沒有沾過一滴酒,也從未再聚賭過,每天都很規律地回家跟家人一起吃晚飯。      他說到這裡就哭了起來,說:「還好有牧師你救了我。」我聽了心裡一陣感動,也跟著哽咽起來。送走他後,我太太看見我紅著眼睛,還以為發生什麼事,害她白白擔心。      我想起一段聖經的話:「承認過失而悔改的,上帝要向他施仁慈。」(箴言28:13)耶穌也說:「健康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的目的不是要召好人,而是要召壞人悔改。」(路加福音5:31-32)他又說:「我告訴你們,上帝的天使也要為了一個罪人的悔改而高興。」(路加福音15:10)      這位受刑人的故事讓我深受感動,也體會到這個真實的生命哲理:只要我們真心地幫助人,就一定會改變一個人的生命,我們的社會需要更多這樣的愛。      在前段班與後段班之間      我曾看過一本很好的書,書名叫《耶穌在哈佛的26堂課》。這本書的作者是哈佛大學的教授哈維.考克斯(Harvey Cox),在該書的前言中,有一段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也讓我多次省思。      考克斯教授提到,哈佛大學會邀請他去開課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像該校教職員告訴他的:「哈佛不能再忽視這股日益嚴重的窘境:我們為何越來越常聽到內線交易、司法黑幕、醫生注重利潤甚於病患、科學家捏造資料的事情? 更糟的事,為何某些元凶還是哈佛校友? 為何這麼多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做出壞事? 我們灌輸給學生的教育是否少了什麼?」      這段話說白了,就是學生有充分的知識,卻對別人痛苦的生命沒有憐憫的心。這是因為教育中欠缺了宗教素材,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有好的宗教教育當素材,就會幫人重新思考一個基本問題:到底生命的核心價值是什麼?      這也是我們教育的問題所在:到底我們要教學生建構怎樣的生命核心價值? 我對教育現況有一個感想,就是我們常常把知識教育(特別是科技教育)當作最重要的部分,卻忘記了若沒有好的宗教心靈在人的生命裡,這些科技或是充分的知識常被人拿來當作欺騙的工具,這樣就非常可惜,也不會是我們教育的目的。      在過去,我們的教育把學生分成所謂「前段班」跟「後段班」,更早的時候,甚至把班級名稱譏諷地叫成「升學班」和「放牛班」。這樣的結果,就是社會在無形中「分裂」得越來越大,二者之間彼此的互動也越來越疏遠,這是造成社會問題更加嚴重的主因。      這使我想起一則自己的經歷:      有一次,嘉義國中輔導室的陳俊吉主任邀請我去為學生演講。當時嘉義國中全校都是女生。陳主任特別提醒我,說要聽我演講的對象都是「後段班」的學生,因此,若是我演講時學生比較吵鬧,希望我能夠體諒。我說:「我知道,請放心就是。」於是,一個禮拜六上午,我騎著腳踏車去該校演講。      果然,當我進入禮堂時,大約聚集了近四百個女生,吵雜的講話聲此起彼落,簡直就像菜市場一樣。大家一看見我穿著牧師服裝進入禮堂,就大叫「耶穌來囉」、「阿們」等這樣嘲諷的話。老師都在學生旁邊一直比著手勢,希望學生們不要講話太大聲,或是要她們安靜下來,但學生顯然不理會老師。      禮貌上就是先由校長介紹我給大家認識,學生熱烈鼓掌,也大聲呼叫,這還是我第一次親眼看到全都是女生(而且是被看成「後段班」學生)的學校生態。被她們這樣熱烈地拍手叫「耶穌,我愛你」,還真的有點受寵若驚。      演講一開始,我就說:「我以前也是後段班的學生。」沒想到這句話一出來,竟然壓住了紛鬧的會場,吵鬧的聲音開始降低下來。      接著,我逐漸描述我以前在後段班讀書的情景,包括有:上課睡覺、考試作弊、同學打架、「泡妞或釣馬子」(意思是指找女朋友)的情形,她們聽了全都安靜下來,我看到站在兩側的老師們都開始微笑,並露出有點訝異的表情,我想他們大概無法相信牧師也會是後段班的學生,也會有這種後段班學生常見的行為吧。      說完這些之後,我告訴她們,學校的課業只要能通過就好,可以利用其他時間多讀些有意思的書,我說這些書的重要性絕對不輸給教科書。於是我開了張書單給學生,告訴她們這些書寫了怎樣的故事。其實這些書都是著名的小說,我告訴她們,讀這些小說,對她們一定很有幫助,至少在生命的看法上會有所不同。      到了結尾時,我提到那時「世界展望會」正好在嘉義市公園推動「飢餓三十」活動。我對學生說:「有誰知道這個活動的,舉手!」結果很多人紛紛舉起手來,也有人大聲喊說:「我有去參加喔!」      我告訴學生,只要每個同學捐出十塊錢,就可以讓非洲那些飢餓的小孩延長生命,多活一個禮拜。我請大家一起來接力救助這些非洲貧困飢餓的小孩,看我們可以延長一個小孩的生命多久。      我真的沒有想到,我演講完後,學生用非常熱烈的掌聲回覆我,她們不斷拍著手,而且拍了很久。然後我走下台,騎著腳踏車離開。      離開校門不久,校長騎著機車追上了我,跟我說:「盧牧師,是不是可以請您再回來學校,因為前段班的同學問說為什麼她們不能聽? 她們不要上課,也要聽。請您再講一次,就講剛才講的內容,拜託。」就這樣,我又轉回學校去。      當我進入禮堂時,果然,氣氛完全不同。前段班的學生和後段班的學生很不一樣,大家都安安靜靜地坐在椅子上,有幾位學生拿著書本在閱讀,而班級導師則是聚集在一起,輕聲地彼此交談。      校長上台介紹我給同學認識,說我就是剛才對後段班同學演講的牧師,既然大家說要聽,就用熱烈的掌聲來歡迎。      我是個前段班和後段班都讀過的人,所以我一上台,就用了跟剛才差不多的開場白:「我以前也是前段班的學生。」但這一次,學生並沒有多少反應。      我接著說:「可是我們以前聽演講,不會帶書本來看,而是會專心聽,因為有人來演講,表示那是課本以外的內容,應該會增添許多知識。」有幾位原本低頭看書的同學,聽到我這樣說就抬頭看向我,也有人默默把手中的書本收了起來。      我告訴她們,過去我在前段班時,我和同學們是怎樣讀書、做筆記︙︙等等,然後我話鋒一轉,說:「其實,學校的課業,只要能通過就好,因為很多都是讀了以後不會用到,甚至是根本用不到的東西……」當我講到這裡時,突然發現老師們不再聚集在一起低聲說話了,而是紛紛露出驚訝的眼神,專注地看著我。同學們也是一副驚訝的表情。      我繼續跟同學說,讀書,就要讀好書,我另外列出一張書單,告訴她們看這些書所得到的東西比看那些教科書好多了,也才不會浪費我們青春的生命,這對我們以後遇到事情、要思考問題時,一定有所幫助。      接著,我同樣問學生,是否知道「世界展望會」正在嘉義舉辦「飢餓三十」的活動? 結果只有八個學生表示知道,但沒有任何學生去參加。我把在後段班講的話重複敘述一次,希望同學們能捐助非洲苦難的小孩。      說完,我也是在學生的掌聲中走下台,然後騎腳踏車回家。      隔兩個禮拜後,學校輔導室的陳主任打電話給我,說:「盧牧師,我們感到相當奇怪,短短兩個禮拜,後段班學生不到四百個,已經捐出了一萬八千多元,但前段班學生有四百二十多個,卻只有捐出八百多元。怎麼落差會這樣大?」      我跟陳主任說:      「這很正常,因為我們的教育是在教競爭,並不是在教分享和愛。因為有競爭,所以一定要打敗對手,甚至還會不擇手段,只為了要贏過競爭的對手,不會去注意別人的困境,否則就會輸了。但若是有分享,就會有愛,而有愛的地方,就會知道要對苦難的生命生出憐憫的心。      「這些後段班的學生,因為自己被前段班學生瞧不起,也被老師當作「麻煩」,甚至是被放棄不管。因此,她們心中有一股說不出且帶有怨恨的心境。但現在聽到有人比她們活在更悲慘的環境中,她們善良的心靈就生出一股憐憫的心,就好像我們常聽到的「同病相憐」的心境,就決定出錢幫助。」      我想起耶穌曾說過這樣的話:「以仁慈待人的人多麼有福啊;上帝也要以仁慈帶他們!」(馬太福音5:7)也有這樣的兩段話:「濟助窮人等於借錢給上主;他的善行,上主要償還。」(箴言19:17)「慷慨把食物分給窮人的,必然蒙福。」(箴言22:9)      我們常說要「教改」,其實,真正好的教育,不一定要靠制度改革,而是培養我們的孩子對生命有憐憫的心。有這樣的心境,會幫助社會增添和諧的力量,也會使我們彼此之間減少仇恨。更重要的是,有好的宗教素材在教育裡,孩子的誠實、憐憫之心就會在生命裡生根、茁壯。

延伸內容

【推薦序】
讀盧牧師的書,有一種豐富感,一下是以色列、一下是奧地利、一下談生死、一下談母親節。在這些看似不相干的題材中,底層都是以愛與智慧為基底的價值觀,讓我們透過不同視角,來更接近真理。這樣博學又深入淺出的書,值得慢慢品嘗! ——呂冠緯,均一平台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兼執行長 當我們閱讀書中每個愛的故事,就被邀請加入愛他人的行列,走出自我、超越自我。愛是何等地神奇,當我們發現愛的救贖力量,就會把這個舊世界,變成一個嶄新的世界。 ——黃春生,台北濟南教會主任牧師 這些故事許多是盧牧師所親身經歷,即使不是,也是他深有感動才拿出來分享。他所講的故事如此感動我心,激勵我不是只當個聽者和讀者,而是可以試著把故事活出來。 ——劉漢鼎,台東基督教醫院醫師 故事裡的人物,包含了社會各階層,透過盧牧師的敘述,從他們的生活經驗和對生命的態度可以給我們許多的啟發。透過這些人的故事,我們會自然地貼近他們的足跡,讓我們慢慢變成比較好的人。 ——劉興政,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主治醫師

作者資料

盧俊義

高雄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傳道者。 1974年自台南神學院畢業,陸續在台東關山、嘉義西門、台北東門等三間教會牧會,2013年2月退休,也曾任台南神學院、台灣神學院、玉山神學院、新竹聖經學院、台灣浸信會神學院等兼任講師。 此外,他擔任過高雄少年感化院、台東武陵外役監獄的教誨師,以及台灣長老教會《教會公報》主編,並在好消息頻道(GOOD TV)主持節目。曾與佛教釋昭慧法師、天主教王敬弘神父共同成立「關懷生命協會」。 目前在民視電視台《台灣學堂》主持「這些人,這些事」節目,同時擔任台北和信醫院宗教師、倫理和安寧委員,以及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倫理委員。帶領六個查經班。喜歡文字工作。

基本資料

作者:盧俊義 出版社:啟示 書系:智慧書 出版日期:2019-07-02 ISBN:9789869676588 城邦書號:1MD01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