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劍與玫瑰(04):不是傻大姊是最終大魔王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劍與玫瑰(04):不是傻大姊是最終大魔王

  • 作者:M.貓子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7-13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 特別獻映,四重好康☆☆ ◆ 第一重:精美拉頁海報! ◆ 第二重:華麗全彩機密人設資料! ◆ 第三重:爆笑內頁插畫! ◆ 第四重:極致可愛Q圖! 「謝謝你們,永別了。」 ◎離梅圭的真身……終於揭曉! ◎Q圖可愛程度+內插爆笑程度+故事精采程度,全面level UP! ◎全新感翻玩莊子之作《劍與玫瑰》再次出擊! ◎特別收錄:精美拉頁、全彩機密人設資料、黑白插圖! ◎超美型插畫擔當「尤石馬」全力之作!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把鹽放成糖、把辣油當成醋放…… 最近離梅圭做事經常恍神,連粗神經之王索爾德都看出來了! 原因難以啟齒,他的朋友、自稱是鞘鷺姬家教的吉兒, 竟然從沒教過她……這麼說來,他一直都被人騙了! 超過時間沒回家,全部人都出動去找離梅圭, 卻發現他被人綁架、目前生死不明! 兇手雖呼之欲出,可對方為什麼要這麼做? 梅圭的摯友奧布里是幫凶嗎?他本人為何生得白髮金瞳? 他負有甚麼樣的使命,而關於這世界的祕密又是什麼? 所有線索,都指向某個可動搖人類存續的神祇── 「中央之帝混沌」。 離梅圭:謝謝你們,永別了。(ノ_・。) 【角色介紹】 中央之帝混沌 年齡:外表年齡約30 性別:男 眼色:無(混沌五官很淡,藏在面紗後) 髮型:類似公主頭,上半以金冠束起,下半披肩 身高:185cm 淡然溫和,力量強大,但個性上是公認的濫好神。離梅圭的真身,合體後,混沌知道自己是離梅圭,但離梅圭不知道自己是混沌。 吉兒.索羅斯 年齡:20 性別:女 眼色:綠色 髮色:鵝黃色 髮型:高馬尾,但是亂糟糟不整齊 身高:178cm 表面上是奧布里的秘書,自稱是鞘鷺姬的家庭教師,對鷺姬有狂熱的愛,實際上是七竅研究所的所長。活力充沛,跳躍式思考,給人傻呼呼的印象,但是必要時又意外的能幹。對中央之帝混沌有極強的佔有欲,病嬌屬性。 鞘鷺姬 年齡:17 性別:女 眼色:紅色 髮色:黑色 髮型:過腰的長直髮,帶著繡有紅玫瑰的紅色髮箍,比索爾德狀態時整齊 身高:155cm 乍看之下柔弱內向,但其實有著不遜於成年人的強悍與堅持,為了目標連自己的命都能毫不猶豫地賭上。臉龐俏麗白皙,稚嫩的臉龐配上紅寶石般的大眼,精巧如洋娃娃般惹人憐,給人纖細、精緻洋娃娃感的少女,標準的東方美人。 溫馨提醒:巧的是,為了朋友,我同樣犧牲自己在所不惜。

內文試閱

  熟悉離梅圭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腦袋想個不停的人。      當他早上起床,站在浴室刷牙洗臉時,腦子裡就開始想待會要洗深色還是淺色的衣服、外頭的花園有哪些樹要修剪要澆灌、早餐吃粥那午餐弄麵是不是比較好……諸如此類的待辦事項。      而在他將今日的行程和菜單都規劃好,出門購物或辦事時,腦中除了接下來要做的事,也會想著迎面走來的女士裙子這麼短不會著涼嗎、跑過自己身邊的孩子父母應該有在旁邊看著吧、對街的老婆婆好像需要幫忙……等等對於路人的關心。      等到他拎著大包小包的物品返回鵬翼後,如果索爾德在屋子,或是克莉絲汀來訪裡,他會一面與兩人應對一面想著索爾德是不是又變壯了、克莉絲汀還是太瘦了;而如果兩人都不在,他也會擔心著索爾德會不會在外面跟人起衝突、克莉絲汀有好好吃飯睡覺照顧自己嗎。      總之,離梅圭因為從懂事起就開始照顧育幼院內的弟弟妹妹,不知不覺養成下意識觀察與擔憂旁人的習慣,年紀輕輕就有著老媽子一般的性格。      不過離梅圭雖然總是想東想西,但腦容量並沒有特別大,腦筋的靈活度也只有普通水平,因此只要遇上特別繁瑣或嚴重的事態,就容易陷入當機狀態。      此時此刻,離梅圭就處於此種狀態中,站在廚房的洗碗機前,右手打開洗碗機的玻璃門,左手拿著盤子看似要將瓷盤放進機器內,但是手卻一直懸在半空中,雙眼也找不到焦距,活像是被某人按下停格鍵。      當索爾德哼著走音的歌曲進廚房找零食吃時,見到的就是這麼不進不退連呼吸都極為輕緩的離梅圭,她停止哼歌盯著青年,觀察一會後快步走向對方,揚起手朝當事人的背重重一拍。      這一拍讓離梅圭瞬間回歸現實,可是手中的盤子也同時脫離指尖,擦過洗碗機的門直奔地板。      索爾德傾身接住盤子,拋接著瓷盤道:「好險!要是我沒接住讓盤子砸上你的腳,那就要見血了。」      「抱歉。」      離梅圭將手伸向索爾德道:「請把盤子還我,那個盤子還沒洗過,妳這樣丟丟接接會把上頭的油湯甩出去。」      「不是『這樣丟丟接接會把盤子砸了』嗎?」索爾德遞出盤子問。      「妳當我第一天認識妳嗎?」      離梅圭取走瓷盤放進洗碗機,關上機器的玻璃門,看著門上索爾德的倒影道:「憑妳的身手,不管怎麼丟都不可能讓盤子掉到地上。」       映在玻璃門上的是一名約十六歲的少女,這名少女有著洋娃娃般精緻的五官,黑緞似的長髮與紅寶石般的雙眼,身高只到離梅圭的肩膀,手腳軀幹雖然比兩人剛認識時結實了不少,但是仍散發著未成年人的纖細與青澀。      不過這只是表象,實際上少女的內在──索爾德.鍔恩──既不精緻也不纖細更不清澀,索爾德是來自異世的劍客,為了尋找自身世界失蹤的神明中央之帝混沌,穿越到離梅圭居住的世界,不過在穿越時因為不明原因搞丟了自己的身體,所以借用了少女鞘鷺姬的軀殼。      索爾德本人的年齡比鞘鷺姬大了將近的兩倍,身體比離梅圭壯也高了不只一號,興趣是鍛鍊、喝酒、吃肉與觀賞各式恐怖電影,擁有野獸般的直覺與媲美一個軍團的戰力,動作粗魯說話豪邁,扣除本人有一張太過英俊的臉外,完全是個不修邊幅的大叔      離梅圭作為索爾德的貼身管家,對於這種異常狀態已經相當習慣了,不再試圖矯正索爾德過度奔放的言談舉止,只是他不確定這是進步還是某種自暴自棄。      「話說回來,憑梅圭你的身手,也不該失手把盤子落到地上啊,這可是管家失格啊。」索爾德半開玩笑道。      「是因為妳突然拍我的關係吧?」離梅圭故作惱怒的瞪索爾德一眼,輕點洗碗機的觸碰面板選擇清洗程序。      「我會拍你,是因為你像死了三天的人一樣,動也不動的僵在這鐵盒子前。」      索爾德以手肘撞離梅圭一下問:「怎麼啦?鐵盒子故障、身體不舒服、單純發呆,還是有心事?」      離梅圭被索爾德的最後一句話刺中,下意識轉開視線道:「只是恍神,我的身體很健康,洗碗機很正常,心裡也沒有在意的事。」      「心裡沒有在意的事……所以你這混蛋完全沒有在反省嗎!」      蘊含敵意與怒氣的男子聲悠悠響起,離梅圭與索爾德愣住一秒後轉頭往左或右邊看,瞧見一名雙腳騰空、背揹蝶翼的嬌小少女。      嚴格說起來是少女的投影,而投影上方的隱形喇叭則是男子聲音的來源,少女再以對嘴的方式配合,脣形與表情都十分到位,但不管是多強大的演技,都無法抵銷「宛如蝴蝶精靈的少女,發出三十歲男人的怒吼」的詭異感。      如此突兀的聲音與影像組合出自莊不周之手,他是麻省理工學院的電子工程學博士,曾任應帝市防衛系統的維護工程師,是一名能輕易控制他人的電子管家、住宅甚至交通系統的駭客。      然而莊不周雖然有一顆頂尖的腦袋,身體卻因為對小兒麻痺的關係行走困難,必須靠醫療用飄浮椅輔助,因此他大大改裝了自己的飄浮椅,還依照自己的喜好編寫了人工智慧「蝶主」。      蝶主就是離梅圭與索爾德所面前的蝶翼少女,莊不周身為一個蘿莉控,將自己的人工智慧製作成十二三歲的小女孩也是理所當然的。      沒錯,莊不周亦是索爾德、克莉絲汀口中的「賢者」,是個蘿莉控偷窺狂,雖然本人堅稱自己是「少女守護者」,但對於一個會為了十二歲少女辭去高薪工作,整天宅在家裡入侵各式監視攝影機捕捉女孩倩影的男人,前者的稱呼顯然比後者妥當。      不過雖說是偷窺狂,可是莊不周可是純情到不敢走在鞘鷺姬的身旁,同時也沒有在對方洗澡更衣時偷看,外加還會在女孩子遭遇危險時主動報案,就這點而言,他還挺接近生體警報系統的。      只是這個警報系統有著非常強烈的個人好惡,尤其敵視接近鞘鷺姬的男人,而離梅圭正是他目前最討厭的雄性生物。      「離梅圭,你這個人到底有沒有腦子啊!」      蝶主雙手插腰,指著離梅圭發出莊不周的聲音:「明明犯下如此嚴重的錯誤,讓鷺姬的身體吃下那種莫名奇妙的食物,居然一點反省……不,是連自覺都沒有嗎?」      「我不記得我有餵索爾德莫名奇妙的食物。」      離梅圭垮下肩膀,盯著不管看了幾天都不習慣的「蝶主身姿,不周話聲」組合道:「然後不周,你就不能用自己的臉說話嗎?這樣子……讓人感覺不太舒服啊。」      「我什麼時候有義務讓你覺得舒服了?」      蝶主飄到離梅圭面前,雙手叉腰毫不客氣的道:「我是少女的保護者,不是大叔的保護者,你要是覺得不舒服就搬出去,我可以用兩倍的價錢幫你訂船票回台灣。」      「大、大叔?」離梅圭雙眼圓瞪,莊不周你這個至少比我大五歲的男人,喊我大叔?      莊不周感受到離梅圭的驚愕,得意的抬高蝶主的下巴道:「怎麼了?有意見嗎?不過就算有意見我也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有……」      「小鷺和我也覺得不太舒服。」索爾德忽然插話。      莊不周……不對,是蝶主的臉瞬間僵住,一吋一吋轉向索爾德問:「鷺、鷺姬她不喜歡?」      「『身體看起來是女孩子,但是聲音和表情又不是,好奇怪。』小鷺是這麼說的。」      索爾德聳聳肩膀,摸著下巴將蝶主從頭到腳掃過一輪道:「至於我,我對聲音不怎麼在意,但如果身體能更性感、艷麗、豐滿一點,像前天映畫魔法中的捲髮女人一樣更好。」      前天映畫魔法中的捲髮女人……離梅圭與遠在別棟公寓的莊不周同時在心中低語,然後也同時找出答案,扭曲著臉吼出來:「那個不是情色電影的女星嗎?」      索爾德歪頭道:「情色電影?這我不知道,我只記得那女人的胸部大的要命,腰又白又細上頭還刺著一朵花。」      「那就是那位女星!」      離梅圭與莊不周二度同聲說話,兩個人一個伸手扶著廚房的流理台,一個壓著頭上的思考頭盔,一前一後對劍客的審美觀提出抗議。      「用性感女星的樣貌發出男人的聲音更讓人不舒服吧!」      「我喜歡的是女孩子不是女人,超過二十歲的女人對我來說只是過期品!」      索爾德皺皺眉道:「是這樣嗎?我只要胸部夠大,身材差一點,臉醜一些都沒關係,你們兩個的標準真高。」      「這不是標準高低的問題!」離梅圭、莊不周三度異口同聲。      索爾德困惑的眨眨眼,在搞不清楚兩人為何如此激動下,果斷的放棄探究答案直接改變話題問:「對了賢者,你為什麼說梅圭讓我吃下奇怪的食物?」      「因為他就是煮了奇怪的東西,還不停把那東西塞到妳碗……」      莊不周停頓片刻,透過室內攝影鏡頭盯著索爾德問:「妳沒吃出來?」      「吃出來什麼?」      「今天早餐的稀飯,還有午餐的排骨味道不正常。」      「有嗎?早上甜粥很好吃,中午的排骨又甜又辣很和我胃口啊。」      「早上的粥是甜的,中午的排骨是辣的?」      離梅圭拉高音調,盯著索爾德與蝶主錯愕的問:「你們確定?我煮的明明是鹹粥和糖醋排骨啊。」      「我吃起來是甜的和辣的。」索爾德道。      「我清楚拍下你把糖當鹽巴,把辣油當醋的畫面。」莊不周邊說邊動手指,在蝶主的左右叫出兩個投影螢幕,螢幕中清楚浮現離梅圭拿起砂糖罐為粥調味,以及把辣油瓶倒入炒菜鍋的畫面。      離梅圭兩眼瞪直,看著自己五小時與一小時前犯下的錯誤,垂下肩膀低聲道:「索爾德對不起,我沒發現自己拿錯調味料。」      「你何止沒發現自己拿錯調味料,你都吃進嘴裡了也沒反應!」莊不周找出離梅圭喝粥、夾糖辣排骨的影像,用蝶主的手指著影像強調。      離梅圭的臉色轉為慘白,不記得自己有吃……不,他毫無疑問有把早餐和午餐吃完,但是當下與此刻都沒有「粥和排骨的味道不正常」的印象。      莊不周看出離梅圭的驚愕,以公寓的環繞音響低聲道:「出問題的不只有眼睛和手,連舌頭都失靈了嗎?你這個失職的管家,現在、馬上、立刻、立即……」      「放個假吧。」      「沒錯,立即給我離開……索爾德妳說什麼!」莊不周本人與蝶主一同轉向索爾德。      「梅圭,我讓你放個假,出去走走散散心。」      索爾德抬頭注視離梅圭的臉道:「你會這麼失常,肯定是碰上什麼難搞的事,腦袋打結的緣故吧?」      離梅圭的肩膀震動一下,微微轉開頭道:「妳誤會了,我只是一時沒注意才……抱歉,請原諒我。」      「……不只難搞,而且還是不能告訴我的事嗎?」      「呃!」      「你這傢伙背著我們惹上什麼骯髒事嗎!」      莊不周控制蝶主逼近離梅圭,從廚房天花板內的喇叭大喊:「坦白從嚴,抗拒上刑,馬上把你幹的糟糕事吐出來!」      「我沒有做任何糟糕或骯髒的事,我只是很在意吉……」      離梅圭緊急咬住嘴巴,而這個動作清楚映入莊不周的眼中,讓遠在另一棟公寓的頂尖駭客瞬間五官扭曲,衝著鏡頭釋放殺氣。      索爾德捕捉到莊不周的殺意,對著鏡頭抬起單手道:「好了好了,賢者冷靜一點,你我都不知道梅圭碰上什麼事,別輕易給他安上罪名。我相信梅圭的為人,他不是會隨便惹麻煩或幹髒事的人。」      「索爾德……」離梅圭感動的低語,索爾德的野性與不拘小節的性格雖然常常讓他胃痛,但是劍客無保留的信任、岩山般的堅毅卻也令自己心暖。      索爾德輕鬆的笑道:「梅圭在怎麼說也是個男人,男人總是有……賢者也知道,就是那一類的需求和煩惱,不方便告訴別人……咦,梅圭,你的嘴巴抽筋了嗎?」      「把我的感動還我。」離梅圭抽動著嘴角道。      「什麼感動?」      「……」      「梅圭?」      索爾德見離梅圭轉開頭,乾脆的放棄追問回到原本的話題上道:「總之,梅圭我放你一天……不,放到你的煩惱為止,你就全力應付讓你拿錯調味料的麻煩事,如果有需要我、克醬或賢者幫忙的地方不用客氣,儘管提出來。」      「我絕對不會幫你。」莊不周陰森的低語。      離梅圭先心頭一暖,接著回神搖頭道:「謝謝妳的好意,但是我真的不……」      「不能跟我講也沒關係。」      索爾德捶了離梅圭的胸口一下道:「我信得過你,既然你覺得這事不能找我商量,那麼我也不會強迫你,不過我希望你知道,我、克醬和賢者三個人永遠是你的戰友。」      「我不是。」莊不周以環繞音效和打大叉的投影視窗強調。      離梅圭張口想婉拒索爾德的好意,不過劍客誠懇的目光堵住了他的嘴,沉默了許久低下頭道:「抱歉,請容我休半天的假,我會在晚餐前回來,屆時我會讓自己恢復正常。」      索爾德爽朗的笑道:「用不著這麼客氣,放到半夜甚至明天也沒關係喔,畢竟男人的煩惱在晚上……」      「我晚餐前一定會回來。」然後把我的感動再一次還我──離梅圭在心中低語。

作者資料

M.貓子

在腐海中載浮載沉的貓,大叔控患者,近期沉迷於歐美影視作品,因為本身口味特殊所以不知不覺成為自耕農,人生目標是養貓與靠文字養活自己。 部落格《一隻貓咪喵喵喵》 http://blog.yam.com/gwcatgwcat  FB粉絲團《M.貓子今日依舊喵喵喵》 https://www.facebook.com/gwcatgwcat 相關著作:《空氣戀人》

基本資料

作者:M.貓子 繪者:尤石馬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6-07-13 ISBN:9789571067230 城邦書號:SPB7I000045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5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