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23世界閱讀日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歐美推理小說
少女的安魂歌【犯罪側寫師愛蜜莉.洛伊系列3】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新書人手一本75折起!
  • 世界閱讀日書展39折起!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內容簡介

【犯罪側寫師愛蜜莉.洛伊系列】三部曲最終章,懸疑上市!! 「若想在煉獄中活下來,就得唱這首歌!」 一起瑞典的非法胚胎交易疑雲,意外追溯至佛朗哥恐怖統治時期 馬德里孤兒院一名少女的死亡謎團 隱藏在西班牙內戰血腥歷史背後的駭人真相 天才犯罪側寫師愛蜜莉.洛伊攜手犯罪紀實作家艾蕾克希 抽絲剝繭、絕對驚嘆的最後一案! ü獲英國犯罪作家協會(Crime Writers' Association) 國際匕首獎(International Dagger)提名 ü全球最大書評網站Goodreads累計逾兩千則書評狂推 ü系列作翻譯授權超過20國語言 ü已授權擁有《黑鏡》、《浴血黑幫》等賣座影劇版權、全球最大製片商之一班尼傑開拍影視 「在馬德里, 我們五個女孩形影不離, 猶如五隻手指頭。 只有死亡能拆散我們。」 西班牙,一九三八年,佛朗哥領導的長槍黨在國內展開獨裁統治,將他們口中的赤色分子一律殘酷殺害,泰瑞莎目睹親人遭受暴行死去後,被丟上一列充滿發臭屍體的火車送往監獄。後來她在獄裡生下一個女兒,母女卻在孩子襁褓時便被迫分離,小女孩很快被編了號,帶去馬德里一間古老陰森的孤兒院囚禁起來。 瑞典,二○一六年,一個富裕家庭在其豪華宅邸被殘忍謀殺,一家三口慘遭利刃狂刺三十四刀而死,而且三人舌頭都被割除。同一時間,警方發現一名生育診所的老醫師居然也在多年前死於同樣的手法。這時,一通來自西班牙的電話揭開了診所魔鬼般的交易惡行,也意外開啟這齣連環殺人事件的破案曙光。 犯罪側寫師愛蜜莉.洛伊很清楚這一次的凶手狡詐得非比尋常,「他」精心排演了每一幕獵殺順序。然而五起命案的線索,最終都追溯到馬德里一所孤兒院內五名少女身上的悲劇。「他」是受害者還是加害者?當年孤兒院內究竟發生什麼樣的恐怖事件?而「他」想懲罰的到底是誰?愛蜜莉再度攜手好搭檔、犯罪紀實作家艾蕾克希,兩人從倫敦、瑞典,首度遠赴西班牙展開橫跨三國調查,靜候獵物掉入她們所設下的陷阱…… 【國際高度評價】 「驚人的原創性!透過深入描寫西班牙在佛朗哥獨裁統治下婦女與孩童遭受的可怕待遇,完整呈現一部引人入勝、充滿深度的懸疑傑作。」——《泰晤士報》(The Times) 「準備好通宵未眠吧!」——比利時法語廣播電臺(RTBF) 「驚悚小說迷必讀之作!」——英國《每日快報》(Daily Express) 「這本書絕對會讓你完全沉浸在頁面上,直到最後一行!」——《CrimeReads》 「令人不安、毛骨悚然,膽小讀者勿入!」——Crime by the Book書評網站 「震撼心靈的懸疑傑作!」——《Mystery Scene》雜誌 「驚悚小說迷必讀之作!」——英國《每日快報》(Daily Express) 「布局巧妙!」——《冰島暗湧》三部曲全球暢銷作家拉格納.約拿森(Ragnar Jónasson) 「冷血、令你心跳加速的傑作,充滿了在冬夜長時間保持清醒的夢魘般情節。」——《紐約圖書評論報》(New York Journal of Books) 「大膽睿智。」——《衛報》(Guardian) 「這本書牢牢地抓住了讀者的情感,睿智且引人深思。」——LoveReading書評網 「作者是一顆跨國驚悚小說的明珠。這本新書可謂一枚炸彈!」——文藝復興圖書館書店(Librairie de la Renaissance) 「真正的歐洲驚悚小說!」——《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 「令人震撼。」——法國電視臺Télématin 「情感豐沛,氣氛營造得相當出色。」——《新書雜誌》(New Books Magazine) 「引人入勝。」——Live & Deadly 「無可挑剔的掌握,毫不留情的懸疑。」——FNAC Rosny 2 「手法自信巧妙,鋪陳出情節曲折複雜的精采故事。」——《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 Times) 「古斯塔夫森的文字生動得令人驚豔,深入人心。極具吸引力!」——好萊塢知名作家、編劇彼得.詹姆斯(Peter James)

內文試閱

  西班牙,埃爾帕洛馬爾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星期二,晚上十點      索萊正要起身,泰瑞莎一手放在索萊肩上,示意她坐下。      「索萊,拜託妳就好好坐著,妳整晚走來走去,弄得我暈頭轉向!」      「總不能讓妳一個人收拾。」      「我不准妳離開這張椅子!」      「親愛的索萊,妳煮的這頓實在太好吃了。」帕寇說,伸懶腰的同時,修長的手臂高舉過頭,「謝謝妳,親愛的,這頓生日大餐真的很棒。」      索萊對帕寇微笑,她穿著羊毛連身裙,碩大的孕肚撐開腰間部位。她輕撫肚子。      「我覺得裡面有兩個孩子。」索萊喘著氣說,指尖輕輕畫出圓肚子的輪廓。      「我覺得應該只有一個,但是個壯寶寶。」泰瑞莎邊收桌子邊說:「就和他爸一樣,看看帕寇的身材就知道了。」      「索萊,妳看吧,姊姊和我說的一樣。」帕寇附和,飲盡杯中的蒙蒂切爾沃——香甜的葡萄酒溫柔裹覆脣齒,帕寇心滿意足地彈了一下舌頭。      泰瑞莎把杯盤、餐具全放進金屬大盆中。      「妳確定現在要去水池邊洗碗嗎?」      「嗯,康姹應該也在,可以陪我聊天。」      「水應該冰得刺手,泰瑞莎,等妳洗完,手一定也凍僵了,不如明天再洗?」      泰瑞莎與弟弟交換了眼神,他們不能等到明天。      「我很快就洗好回來。」泰瑞莎說完便舉起大盆頂在頭上。      盆裡的髒碗盤撞擊著金屬內壁,發出的聲響掩蓋了敲門聲。只聽門外的人愈敲愈急、也愈來愈大聲。      高大魁梧的帕寇起身開門,門一開就僵住了,三個穿藍襯衫的人站在門口。      泰瑞莎抓住大盆握把穩住重心。      「帕寇.莫拉勒斯.拉莫斯,跟我們走!」三人中最矮的男子開口。他調整帽子,隨後手插皮帶,手指旁掛的是阿斯特拉400手槍。      索萊也站起來,一手扶著孕肚,另一手撐住椅背,頸後與上脣冒著冷汗。她咬緊牙根,不讓牙齒打顫。      帕寇張開雙臂,一雙大手掌心朝上,勉強擠出笑容說:「先生們,怎麼回事?」      三人中高瘦的男子驀地捉住帕寇手腕。      「有話好說!」帕寇說。      「索萊達.米莉拉.桑蒂雅各!」中間的男子對著索萊大喊。看來是另外兩人的上級。      索萊沒有回應,手更用力握緊椅背,下腹也開始一陣陣收縮。      「我才是索萊!」泰瑞莎插話。      「是嗎?妳說妳是索萊?」男子饒富興味地說。      他往前站一步,低下頭湊近泰瑞莎的臉,接著嘴脣附在她耳邊說:「妳剛剛羞辱了高地酋 ,小婊子,妳心裡清楚得很!」男子低聲說:「妳以為我們來逮捕西班牙的叛徒前沒先調查過嗎?妳以為我們不知道誰和妳弟弟一樣是『赤色分子』、誰才是和我們一樣穿『藍衣服』的嗎?妳還以為我們不知道妳弟弟是共和軍嗎?妳以為我們不知道這隻色豬把老婆的肚子搞大了嗎?我們還知道妳是泰瑞莎.莫拉勒斯.坎波斯,妳丈夫是游擊隊員吧?」      泰瑞莎嚥了口口水。      「我丈夫六個月前去世了。」      「泰瑞莎,妳確定?妳確定妳的托祕歐真的已經死了六個月嗎?」      泰瑞莎渾身發抖。      「我確定……先生。」      領頭的男子直盯著泰瑞莎雙眼,抖了抖衣袖調整外套,接著以平靜的語氣命令身旁兩名軍人:「三個全帶走。」            英國倫敦,漢普斯特德村,弗萊斯克步道,愛蜜莉.洛伊家   二○一六年十二月三日,星期六,下午四點      盒裝英國早餐茶旁邊是咖啡粉,茉莉綠茶放在原味綠茶上面,再來是百里香蜂蜜、裝有德梅拉拉糖的糖罐、四盒安娜牌薑餅疊在一起。      埃麗耶諾深深吐出一口氣,還好愛蜜莉的櫃子整理得有條不紊。      愛蜜莉拿出三只馬克杯,並列在流理臺。她先在不鏽鋼濾網裡放了紅茶茶葉,再放濾網進茶壺裡,然後在每個杯子裡倒一點牛奶,倒完才想起傑克喜歡最後加奶,她又忘了。愛蜜莉握著水壺的壺把等水開,稍後他們三人會一起坐下,而對話得花點時間才能展開,傑克會先開口說第一個字、第一句話,她們會邊喝茶邊聽他說。      埃麗耶諾心想,她不在的時候,爸媽不曉得有沒有重新整理過地下室?O’Boy即溶可可粉應該還在咖啡粉與胡椒薄荷茶的中間?母親整理書櫃了嗎?她離家時,櫃子上的書按照字母順序與主題排列,她一直希望母親能改用顏色分類。      等她回到瑞典,這是第一件要做的事,在見到爸媽、親吻他們之前,在和姊姊臉碰臉打招呼之前,首先她得確認家裡的物品都放在對應的位置,例如可可粉和書,還有狗睡墊,就算狗都死了,墊子一直以來都放在廚房後的雜物間。      桌子是老橡木材質,埃麗耶諾逼自己輕撫桌上的溝槽,好集中精神。      七個月了,她離家已經七個月了,這七個月來,她跟在愛蜜莉和傑克身旁當實習生,為倫敦警察廳效力。愛蜜莉想訓練她成為BIA——犯罪特徵分析師(Behavioral Investigative Adviser),也就是一般人所知的「側寫師」。傑克雖然不贊同,卻無法拒絕愛蜜莉,可能因為他們是床伴吧。      愛蜜莉從一開始就懷疑瑪汀.巴翠居,她沒失誤,只消幾個小時就破了珍妮佛.瑪斯登的失蹤謀殺案……就在埃麗耶諾家人遇害的同時。      盒裝英國早餐茶旁邊是咖啡粉,茉莉綠茶放在原味綠茶上面,再來……      埃麗耶諾知道她再也不能親吻父母,也無法和姊姊臉碰臉,他們現在應該都在解剖桌上,三個都是。還是在運屍袋裡?穿著衣服還是裸體?她不曉得。      「埃麗耶諾?」      是愛蜜莉的聲音。      她和傑克的姿勢一模一樣:雙手握著不再冒煙的馬克杯,緊盯著埃麗耶諾,眼神與其說是嚴肅,更像是擔心,沒錯,就是「擔心」;埃麗耶諾認得鼻間與眉心那道皺褶代表的意思。      「什麼?」      「九點可以嗎?」愛蜜莉重複。      「妳說什麼?我剛沒在聽。」      「回法爾肯貝里的飛機訂九點可以嗎?」      「可以。」      埃麗耶諾的食指撫過凸起的木紋。      「妳會陪我一起去嗎?」      「當然,我會陪著妳。」            瑞典法爾肯貝里,濱海大飯店   二○一六年十二月三日,星期六,正午      艾蕾克希.卡斯泰勒往自己和母親杯裡倒滿聖誕啤酒。      「我的天啊,乾腸也太好吃了吧!是用什麼做的?」瑪杜.卡斯泰勒大口吞下第三片香腸時問。      「媽,妳確定妳真的想知道嗎?」      「妳小時候我還炸過羊腦給妳吃,我們家也吃兔肉,就算告訴我,我吃的是小鹿斑比也嚇不倒我,說吧,這是什麼做的?」      「駝鹿。」      「謝謝妳,埃克倫太太。」      再過兩個星期,艾蕾克希就要從卡斯泰勒小姐成為「埃克倫太太」,家人最近老愛這樣逗她。不過,雖然兩人會依瑞典傳統舉行婚禮,施泰倫卻決定婚後冠妻姓,所以是他要從埃克倫先生變成「卡斯泰勒先生」,非常有資格成為多元文化的代表!艾蕾克希的父親得知後欣喜若狂,未來女婿居然願意擁抱家族的加泰隆尼亞血緣,甚至重視到銘印在家譜裡。      瑪杜吃光盤裡的食物,又去夾了一輪「julbord」——瑞典餐廳在歲暮供應的自助式聖誕大餐。      艾蕾克希和母親今早到哈爾姆斯塔德逛市集,這場「母女約會」輕鬆愉快,還品嚐了「glögg」——瑞典傳統的香甜熱紅酒,酒裡加了葡萄乾與杏仁片。      瑪杜還買了一大堆蠟燭和聖誕裝飾,明明知道收行李時,丈夫諾伯赫會做何反應,卻仍樂此不疲。反正從法國出發時,行李箱裡裝了一大堆薩瑟納格乳酪和莫爾比耶乾酪,全是要給艾蕾克希和親家的,所以回程的行李箱裡會空出很多空間。      「總之呢,這傳統還真不錯!」瑪杜心想,一邊拿香腸沾韋斯特維克(Västervik)黃芥末。「妳不覺得這麼吃像是聖誕的『塔帕斯』(tapas)嗎?雖然法國的聖誕大餐精緻多了,可這一頓吃起來一點也不差。」      「媽,妳什麼時候才願意讚美這些可憐的瑞典人?老是批評他們的食物好像有點自命不凡?」      「妳居然用自命不凡形容妳媽?我以前還替法國共產黨貼過海報呢!說這是什麼話!」      一陣狂風吹響面對海灣的落地玻璃,瑪杜嚇了一跳。      風與海洋嬉戲般追逐著,帶著泡沫的海浪被風吹得翻騰,一波又一波,拍打上突堤後粉碎。      「妳就要在這裡定居了,我就知道……」      瑪杜的語氣中帶著悲劇效果,就像在宣讀法庭判決。      艾蕾克希身體一僵,冷靜,保持冷靜!她對自己複誦。      「媽……妳明明就知道,我搬來瑞典住比較方便。我到哪裡都可以寫作,但施泰倫的生意主要在斯堪地那維亞,不可能讓他在倫敦處理業務。他和蕾娜的公司在這裡,妳明白嗎?」      艾蕾克希親撫母親的臉。瑪杜鼓著腮幫子,膨起的臉頰緊貼女兒的掌心。      「我知道你們要來法爾肯貝里很麻煩,」艾蕾克希接著說:「但妳一直覺得倫敦廣無邊際、令人窒息,相較起來,法爾肯貝里的規模就人性化多了……」      瑪杜別開頭,脫離艾蕾克希的安撫。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可是一下子從幾百萬人的城市搬到才兩萬人口的小城,妳一定很不習慣。要是搬到斯德哥爾摩,我還覺得『那好吧』,但可是要搬來法爾肯貝里啊……我看活埋妳還乾脆一點!況且妳每次都這樣,我還來不及適應,妳就又要搬家了……」      「媽,拜託,別這樣。我可是在倫敦住了十年呢!」      艾蕾克希失去耐心,內心的手指正不耐煩地敲著桌面。      「好吧……妳到底對什麼不滿意?說吧,是施泰倫的問題嗎?」      「沒有,完全沒有!」瑪杜盯著盤子回答。      艾蕾克希忽然覺得母女的角色對調了。也可能不是,只是母親需要成年的孩子安撫才能放心。母親有權這麼要求。      「主要是……像是斯堪地那維亞的文化啦,艾蕾克希……他們的文化和法國天差地遠……有、有很多細節……像是……他們態度冷淡、往往無動於衷,甚至可說很拘謹;但我們地中海這邊就很隨興、愛聊天。這還是好聽的說法!我在這裡只要一開口,瑞典人都一副驚嚇的樣子,彷彿我是熱情過頭的外星人!那種不慍不火的態度讓我很想賞他們一巴掌!說真的,瑞典人很奇怪……就拿鴨子那個卡通來舉例吧,牠叫什麼來著?」      「唐納德。」      「不是啦,我是說瑞典的卡通名……」      「《唐老鴨》(Kalle Anka)。」      「沒錯,就是這個!瑞典人每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都在同一時間收看同一部卡通,這個習俗居然沿襲超過半世紀!妳想想看!聖誕吃的麵包就更不用說了!得塗滿奶油和乳酪才有味道!像是稻草做的餅!在法國連拿來餵雞都不夠格!還有他們對高爾夫球的痴迷……反正,這是妳的選擇……」      「我還以為妳這次來很開心……」      「要是告訴我,妳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備孕,那我就能理解了……」瑪杜接著說,根本沒聽見艾蕾克希的話。      啊,好了,瑪杜總算吐出真心話,這下終於說到重點!艾蕾克希快四十歲了還沒生育,對瑪杜.卡斯泰勒而言,最糟糕的莫過於把神聖的子宮晾在一旁;女人透過孕育生命而實現、證明自我,女人的首要身分就是母親,而且最好當「虎媽」!所以各位太太,在貢獻出子宮後,就得張牙舞爪了!      艾蕾克希在一片裸麥脆麵包上抹奶油,未經發酵製成的麵包硬生生在她手裡斷裂。      「看吧!我剛怎麼說的?這玩意兒根本是稻草做的!」      「媽,拜託別說了!妳該不會又要把法國長棍麵包那套陳腔濫調搬出來吧?」      「根本不需要我說,好嗎?」瑪杜回,指尖一邊掃除桌上的麵包屑。      艾蕾克希嘆氣。      今天下午會很漫長,套句瑪杜的話:「就像一天沒有麵包。」            西班牙,埃爾帕洛馬爾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星期二,晚上十點三十分      三名長槍黨黨員裡的高瘦男子一把將他們推進廂型車後車廂,稍早在家裡捉住帕寇手腕的就是他。後座左右兩側各一排長椅,男人命令帕寇坐在左邊、索萊和泰瑞莎坐在右邊,關上門後,車子就發動。      泰瑞莎一手環住索萊的肩頭,另一隻手放在她的孕肚上,未出世的姪兒在肚裡扭動,像條小鯉魚在掌心下起伏,泰瑞莎抬起頭時對上帕寇的眼神。      她想緊緊靠在弟弟身旁,握住他的手,並替母親親吻他,也替自己、替「Yaya」(祖母)親一親他;他現在是家裡的男人了,唯一堅持下來的,另一個還在索萊的肚子裡。      泰瑞莎堅信索萊懷的是男孩。      帕寇順從地看著她。泰瑞莎強忍著,試圖嚥下的恐懼全哽在喉間。      車速慢了下來。泰瑞莎聽到前座車門開了又關上,接著是靴子踏地的沉悶聲,緩慢的步伐揚起腳下塵土;那些人不疾不徐,彷彿享受著前奏。      泰瑞莎忽然感覺到臀下有液體擴散開來。索萊驚慌地瞧了她一眼,全身不住顫抖。這時,後車廂的門開了。      「出來!」領頭那人大喊。      泰瑞莎扶著索萊下車。帕寇伸出手想扶妻子,最矮的男人大喊一聲喝阻。      帕寇只能聽從命令,退到索萊身後。      「她尿在身上了!」高瘦男子對同伴大吼。他注意到索萊的洋裝背後溼了一大片。      索萊才張開嘴,泰瑞莎瞪了她一眼要她閉嘴。要是這些人知道她羊水破了,肯定會立刻殺掉她,他們可不想被分娩的孕婦拖累。      索萊和孩子得活下來。      高瘦男子握拳重捶了帕寇肩膀一下,迫使他走到車子前方,車頭燈還亮著。      泰瑞莎兩腿發軟。      「哎呦,小美人,累了?還沒完,過來吧,去坐在妳弟弟旁邊!還有妳,那個尿褲子的!妳也是,去妳男人旁邊!」      他踢了泰瑞莎後背一腳。她踉蹌前倒,跌得嘴裡都是土,儘管雙腿無力,她還是設法起身。索萊跟著泰瑞莎,神情惶恐,雙臂抱住腹部保護肚子。      帕寇、泰瑞莎與索萊排成一排面對車燈,車子停在路中央。      泰瑞莎眼前晃動著兩道偌大的黃暈。      她聽見索萊啜泣,帕寇則高喊:「不許通過 !」隨之而來是爆炸聲,一聲悶響與劈啪聲——帕寇的身軀砰然倒在塵土與石礫中。      泰瑞莎雙臂飛快擋住臉,彷彿被一陣狂風捲起。      第二聲槍響蓋過她的嘶吼聲。      最後,第三聲槍響迴盪在黑夜中。            瑞典法爾肯貝里,斯柯雷亞海灘   二○一六年十二月三日,星期六,下午兩點      一片窒息般的沉默籠罩車內,在暗夜中低語的寂靜,讓人想念起喧鬧。警察局長黎納.貝斯壯與側寫師愛蜜莉.洛伊的心思都在即將到來的任務上,出了警局上車後,兩人沒開過口。      黎納將車子駛上車道,停在雙車庫前。愛蜜莉率先下車,冷冽的空氣吸進肺中宛如火燒。      「這空氣聞起來像是要下雪了。」黎納下車時說。      林德柏格家占地近六千平方公尺,坐落在空曠的鄉間,綿延似乎達幾公里遠,從濱海的國道上遠遠就能看見林德柏格的豪宅:木製的傳統式建築,杏仁綠外牆鑲著白邊,透出童年無憂無慮的甜美氣息,非常迷人。      愛蜜莉踩著石階來到露臺,眼前是寬廣的庭院,還有一條由沙子鋪成的小路,從院子直通斯柯雷亞海灘。只有幾棵蘋果樹干擾了美麗的海景。      「原本的屋主是一位挪威的導演,」黎納的聲音從愛蜜莉背後傳來。「埃麗耶諾的父母在八○年代買下。」      愛蜜莉沒有回頭,觀察周遭幾秒後才走到門前臺階與黎納會合。      黎納向在大門站崗的女警打了聲招呼,並在紀錄本上簽名。愛蜜莉看也不看女警一眼就逕自走入屋內。黎納對手下做了個手勢表達歉意,女警揮了揮手、面帶微笑回應。愛蜜莉.洛伊和黎納的團隊合作過兩次 ,大家都曉得她的個性,已經見怪不怪。      黎納尾隨愛蜜莉來到屋內,進屋後便關上門。      前一晚,他是第一個趕到現場的人。      不過是昨天晚上的事……黎納心想。埃麗耶諾的家人昨晚在家裡遇害,警方前來調查蒐證,到現在只過了幾個小時;穿著白色連身衣的警察入侵偌大的房子,一片狼藉的屋裡到處是人,只不過這雜亂不堪的場景事實上經過精心布置。在犯罪科學警察主任畢約恩.侯爾指揮下,鑑識人員像螞蟻忙進忙出,其中的「工蟻」剛帶著三具屍體離開。      黎納還記得偵辦這類案件時瀰漫在團隊間的一片死寂,眾人的緘默中負載著恐懼,一如稍早車裡的沉默。不管多常面對死亡,死亡仍迫使人表現尊重。      黎納轉頭看愛蜜莉,血淋淋的刑案現場猶如死神過境,她卻似乎無動於衷,或是她早已學會調適。愛蜜莉站在玄關中央,頭髮紮成馬尾,結實而嬌小的體內散發出驚人的力量與堅毅;她探測環境地勢時,有如狩獵的虎豹般靈巧。愛蜜莉的右手邊是互通的雙客廳,延伸至露臺;左手邊是飯廳,對著寬敞的開放式廚房;正對面的飄窗將海景盡收眼底,窗戶右側有個相當陡的階梯通往二樓。……

作者資料

喬安娜.古斯塔夫森 Johana Gustawsson

1978年生於法國馬賽,擁有政治科學學位,曾以記者身分任職於英國、西班牙媒體,現與丈夫和兒子定居倫敦。 祖父西蒙.拉古納斯(Simon Lagunas)曾協助布亨瓦德集中營解放,隨後受納粹流放。犯罪側寫師愛蜜莉.洛伊探案系列《46號樓的囚徒》帶領讀者重返二戰猶太大屠殺記憶,深入一連串瘋狂驚悚的連環殺人案,獲得媒體書評讚賞並榮獲多項文學獎肯定。二部曲《白教堂開膛手》則揭開陳年連環命案之謎,與美麗的犯罪紀實作家艾蕾克希.卡斯泰勒持續引領警方調查,本書同時回溯十九世紀倫敦暗巷內開膛手傑克的足跡。 個人網站:johanagustawsson.com 相關著作:《白教堂開膛手【犯罪側寫師愛蜜莉.洛伊系列2】》《46號樓的囚徒【犯罪側寫師愛蜜莉.洛伊系列1】》

基本資料

作者:喬安娜.古斯塔夫森(Johana Gustawsson) 譯者:林琬淳 出版社:馬可孛羅 書系:Mystery World 出版日期:2024-02-27 ISBN:9786267356463 城邦書號:MY0027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