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劍與玫瑰(03):不是蘿莉控是少女守護者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劍與玫瑰(03):不是蘿莉控是少女守護者

  • 作者:M.貓子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4-13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特別收錄:精美拉頁、全彩機密人設資料、黑白插圖! ◆超美型插畫擔當「尤石馬」全力之作! 特別獻映,四重好康☆☆ ◆ 第一重:精美拉頁海報! ◆ 第二重:華麗全彩機密人設資料! ◆ 第三重:爆笑內頁插畫! ◆ 第四重:極致可愛Q圖! 「我是在替妳做人工呼吸......不是吻妳。」 ◎歡迎光臨愛麗絲的夢遊仙境!那……變成兔子後還能變回來嗎?/(・x・)\ ◎真‧鞘鷺姬覺醒!三月兔柴郡貓毛毛蟲大小蘑菇瘋帽一個不少! ◎Q圖可愛程度+內插爆笑程度+故事精采程度,全面level UP! ◎全新感翻玩莊子之作《劍與玫瑰》再次出擊!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賢者」一定是討厭我──離梅圭心情很複雜。 被個機器當成敵人,這種感覺還真是奇妙…… 「不是唷,賢者負責遠端遙控電子管家, 他透過布滿全城的監視器,二十四小時守護著小鷺♥」 ……竟然是駭客版的蘿莉控跟蹤狂嗎? 但應該全天在線的「賢者」突然消失了。 為了一探宅男騎士的真面目,眾人來到賢者住的大樓, 卻在開門後掉入《愛麗絲夢遊仙境》的世界! 大漢「索爾德」因溺水變回純真少女「鞘鷺姬」; 離梅圭長出耳朵成了三月兔,「賢者」莊不周好像是毛毛蟲, 而他多年好友奧布里居然穿著西裝,傲慢地戴著高帽喝茶…… 主要角色好像都到齊了,那麼……紅心皇后在哪裡呢? 溫馨提醒:「我先前是在替妳做人工呼吸......不是在吻妳。」 【角色介紹】 莊不周(賢者) 年齡:29 性別:男 眼色:藍色 髮型:長度稍微過肩的綠髮,過長的瀏海把臉遮掉近二分之一 身高:177cm 不擅長和真人互動,個性自卑又驕傲的頂尖駭客。其實是斯文英俊的帥哥,但因為行動不良、沒好好打扮+神經質,不運動又常常忘記吃飯,故身材乾瘦、膚色蒼白,給人宅男或瘋狂科學家的感覺。 因為和鞘鷺姬相遇開啟蘿莉控的大門。 索爾德(in原本的身體) 年齡:30 性別:男 眼色:火焰一般的紅色 膚色:白種人,但是因為常常鍛鍊所以並不蒼白 髮型:觸肩的黑色微捲髮 身高:198cm 髮色:黑色 容貌英俊端正,算得上野性美男子,身材修長健壯,隔著衣服也能約略看出肌肉起伏,但即使他又高又壯,卻一點也不笨重,動作敏捷迅速,火焰般的紅眼洋溢鬥志與自信。 是赤劍騎士團的團長、鋒鍔國的將士,豪爽的男子漢一枚。 蝶主(人工智慧) 年齡:外表年齡約13歲 性別:女 眼色:紫色 髮型:長到快拖地的藍色長髮,綁成四條辮子 身高:約140cm 莊不周創造的人工智慧,是飄浮椅的輔助系統,也是他重要的助手。 真正的性格相當溫和乖巧,雖然外表年齡幼小,卻打扮豔麗,看上去宛如童話中的妖精。 自稱『妾身』,是莊不周心目中最理想少女的第二名──第一名是鞘鷺姬。 背上有大大的蝶翼,紫底藍斑的蝴蝶翅膀,從色澤到大小都教人無法挪開視線。

內文試閱

  離梅圭吼出一聲怪叫,用誇張的大動作從地上彈坐起來,腦袋空白了五、六秒才意識到剛剛是在作夢,垂下頭慢慢吐一口氣。   不過這口氣吐到一半就噎住了,離梅圭瞪著身下細軟的草地,再抬頭注視晴朗無雲的天空,停頓片刻後抬起手賞自己一巴掌。   「痛!不是在作夢。」   離梅圭低語,捧著微紅的臉頰站起來,轉著身體將周圍看過一輪。   他的左手邊是一望無際的草原,青草從足下一路延伸至天邊;右手邊同樣看得見綠草,不過和天際線相連的不是綠意,而是波光閃閃的大湖。   「沒有其他人在……欸!」   離梅圭頓住,在離湖岸約二十公處的水面上,看到一個載浮載沉的黑綠色人影,先覺得對方的頭髮和外套很眼熟,接著猛然認出那是親手洗過的黑髮與迷彩外套。   「索爾德!」   離梅圭大喊,看湖中飄浮的索爾德沒有反應,一面解開扣子一面奔向湖泊,將風衣、上衣和鞋襪脫下丟在湖畔,躍進湖中游向少女。   離梅圭一把抓住索爾德的外套後領,將手臂繞過對方的腋下,踢著水使出全力游回湖岸。   在腎上腺素爆發之下,離梅圭很快就游回岸邊,把索爾德翻過來,清去口鼻內的水後確認呼吸脈搏。   索爾德心跳正常,但呼吸卻是停滯的,離梅圭心頭一縮,趕緊把人放平到青草地上,俯下身做人工呼吸。   一次、兩次、三次、四次……離梅圭連續吹了快三十次空氣,才盼到索爾德自己吸氣,張開紅眼直直瞪著青年。   心頭的大石消失,離梅圭放開索爾德的下巴,向後一摔坐上草地,將手伸向風衣翻找手帕道:「嚇死我了!看到妳在湖裡飄飄沉沉時,我的心臟都快掉出來了。」   「……」   「還好我有在游泳池打工過,那裡救生員有教我怎麼處理溺水的人,要不然就糟糕了。」   「……」   「話說回來,妳為什麼會溺水?是被人弄昏丟進湖裡,還是不會游泳?」   「……」   「如果是不會游的話,等回去後我來教妳吧,以妳的膽子和運動神經一下子就能學會。」   「……」   「堂堂大劍客不會游泳有點丟臉啊……對了,妳有看到克醬和喵箱嗎?我醒來時周圍只有我一個人。」   「……」   「索爾德?」   離梅圭拿著手帕回頭,瞧見索爾德滿臉通紅的注視自己,少女溼透的臉上有濃厚的驚恐,緊收的手足透露著膽怯。   這讓離梅圭非常訝異,在他心目中,索爾德是和驚恐與膽怯無緣的大膽人士,怎麼會用這種羞澀又不知所措的眼神看自己?活像是青澀內向的少女。   ……等等,內向的少女?   離梅圭額頭冒出冷汗,望著眼前從容貌到神情都十分惹人憐愛的少女,沉默數秒小心翼翼地問:「請問……是鞘鷺姬小姐嗎?」   少女沒有回答,但光憑對方眼神的變化,離梅圭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離梅圭的心一下子掉到腳底。老實說,他在看見索爾德時雖然嚇一大跳,可是同時也鬆一口氣,因為他一點也不想獨自待在異空間中。   和索爾德會合就安全了!當時的離梅圭在心中如此歡呼,而這個呼聲有多大聲,此刻就有多惶恐。   雖然離梅圭嘴巴上絕對不會說出來,但在他心目中,索爾德已經和奧布里並列「危急時最可靠的朋友」第一名。   如今,這個最可靠的友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離梅圭近乎陌生的少女,這種希望變危機的衝擊令他整個人都傻住了。   為什麼索爾德會變成……不,是恢復成鞘鷺姬?是掉進異空間的影響嗎?如果是的話,他現在人在哪裡?自己要如何才能和他會合?克莉絲汀會不會也變成兩個人?還好他剛剛沒有把長褲脫下來扭……不不不這不是重點!   眾多的問題將離梅圭掩埋,而將他從問題堆中拉出來的,是鞘鷺姬的噴嚏聲。   少女一隻手抱住自己、一隻手捂著鼻子,因落水的溼涼連續打噴嚏,小小的肩膀也不停抖動。   鞘鷺姬發抖的模樣將離梅圭腦中的混亂吹離,他馬上轉成保父模式,抓起自己的風衣遞給少女道:「我待會會轉過去,妳把溼掉衣褲脫下來穿我的外套,可以嗎?」   鞘鷺姬看著離梅圭的白風衣,停頓幾秒才伸出手接下外套。   「乖孩子。」   離梅圭微笑稱讚,轉身拿起上衣套上,聽著背後稀稀疏疏的脫衣聲,為了緩和彼此的情緒道:「對了,我還沒自我介紹呢,我是離梅圭,是妳的爺爺鞘龍楷僱來協助妳生活的管家。」   「……」   「我接下來要說的話可能會讓妳覺得是瘋話,不過……儘管我們今天才第一次見面,但其實我已經照顧妳三個多月了。」   「……」   「不對,嚴格說起來是照顧索爾德。他是使用妳的身體活動的男劍客,我剛剛把妳誤認成他,劈里啪啦說了一堆奇怪的話,造成妳的困擾非常抱歉。」   「……」   「我先前是在替妳做人工呼吸,絕對不是打算對昏迷的妳做什麼奇怪的事,那是緊急情況下的處置,再說我們兩個的初吻都沒了……對、對不起!請忘了我剛剛那句話!」   離梅圭抱著頭顱在心中責罵自己的失言,目前最重要的是讓鞘鷺姬安心,不要講些會讓對方覺得自己是怪叔叔的話啊!   彷彿是要呼應離梅圭的恐慌般,背後穿衣服的聲音停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充滿緊張與不安的視線。   離梅圭在腦內賞自己一記巴掌,乾咳一聲抱著不安開口道:「鷺姬小姐,我明白,我對妳來說是陌生人,而像妳這樣聰慧的孩子,肯定知道和陌生人說話、隨陌生人走很危險。」   「……」   「但請妳相信我,我雖然是陌生人,但不是壞人。」   離梅圭捕捉著少女視線中的情緒,盡可能放軟聲音:「現在是……是特殊情況,妳和我似乎一起掉到可能有怪物的地方,所以請允許我和妳同行,這是我身為妳的管家……不,不管我是不是妳的管家,這都是我的義務。」   離梅圭的背後悄然無聲,揪著一顆心等待鞘鷺姬的回應,祈禱對方能同意自己的請求。   在令人窒息的五分鐘寂靜後,離梅圭總算聽到了答覆。   「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鞘鷺姬以細如蚊蠅的聲音問,口氣中帶著徬徨,但同時也有著信任。   離梅圭緊揪的心緩緩鬆開,露出微笑道:「先想辦法弄乾身體吧,找看看附近有沒有住宅或樹林之類,能生火和弄到乾淨的毛巾、衣褲之類的場所。」   「會有嗎?」   「我希望會有,不過如果沒有,那就地取材生火,總之一定會有辦法!」   嘴巴上說的堅定樂觀,但離梅圭心裡卻既不堅定更不樂觀。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也不清楚眼前的大草原、大湖泊的另一端有什麼,更不確定此刻是待在原地等待救援好,還是主動出擊尋找出路妥當。   而最讓離梅圭恐懼的是,根本不確定會不會碰到野獸、怪獸、失道之獸,如果碰上了,除了逃命外也沒有其他選擇。   只是這些情緒無論如何都不能展露出來,否則鞘鷺姬會恐慌,所以離梅圭只能盡可能裝出胸有成竹的模樣。   ▽冷靜啊離梅圭!你是成年人,必須盡成年人的責任保護國家未來的主人!▽離梅圭在心裡告誡自己,維持著平靜的聲調問:「鷺姬小姐,妳換好衣服了嗎?」   「好了。」   「那麼我要轉過來嘍。」   離梅圭轉過身,看見鞘鷺姬穿著比身體大上不只一號的風衣,帶著幾分抱歉道:「忍耐點,等衣服弄乾後就能換回去了。」   鞘鷺姬點點頭,舉高手中的半溼半乾衣褲道:「我有扭過,但是扭不太乾。」   「我來。」   離梅圭伸手接過鞘鷺姬的衣褲,把三件衣物仔仔細細扭過一輪,用力抖一抖後掛上右臂問:「衣服暫時由我拿,可以嗎?」   「麻煩你了。」鞘鷺姬小聲的回答。   「一點也不麻煩喔。」   離梅圭刻意用輕鬆的語調回應,眼角餘光掃過鞘鷺姬被長袖遮蔽的手,猶豫片刻後伸出手問:「鷺姬小姐,我可以牽著妳嗎?」   鞘鷺姬震動一下,寶石般的紅眼浮現困惑和緊張。   離梅圭柔聲解釋:「這是要避免我們走散,不管是牽手還是牽袖子都可以,當然如果妳不願意的話,不牽也沒關係。」   鞘鷺姬嘴脣動了一下,沒有發出聲音,但是將右手伸向離梅圭,輕輕握住對方。   鞘鷺姬的手上有離梅圭熟悉的厚繭,可是手指彎曲的弧度、圈住自己的力道,全是屬於少女的柔軟與羞澀。   ──和索爾德截然不同呢。   離梅圭在心中低語,回握鞘鷺姬微笑道:「我們走吧。」   離梅圭先往回走,打算回到醒來時的地方,看會不會在該處看到其他人,可惜他走了幾步就透過眼睛確認草地毫無變化。   他失望的垂下肩膀,正在思索要繼續走還是改變方向時,右眼忽然瞄到一抹藍影,偏頭一看發現一名白髮藍眼的幼童。   幼童站在離離梅圭兩百多公尺的遠方,距離將孩子的容貌縮小,可是離梅圭一下子就認出那是曾在鯤池公園與庖丁大學見過的孩子,身體和腦袋瞬間僵住。   幼童像先前一樣,一動也不動的注視離梅圭,在雙方對上視線後緩緩舉起手,將食指指向正右方。   猶豫著要不要順幼童的手指看去,前兩回他本能的這麼做,結果眼睛才轉開不到一秒,幼童就消失無蹤。   好不容易碰到熟人,必須抓緊機會問出這裡是哪裡才行……不不不,那個不管以何種標準都不算熟人啊,搞不好是這裡的機關或陷阱之類的……糟糕,如果是機關陷阱,那就絕對不能移開視線,可是這麼大眼瞪小眼又……   「有房子。」   鞘鷺姬打斷離梅圭的思考,指著右前方,一棟雙層樓的紅瓦屋立在該處,筆直的煙囪靜靜冒著白煙。   離梅圭的注意力被屋子勾走,而當他回過神把眼睛轉回去時,白髮幼童早已不見了。   鞘鷺姬沒得到離梅圭的回應,縮起肩膀膽怯的問:「那個不是屋子嗎?」   「我想那應該是屋子沒錯。」   離梅圭露出笑容安撫她,看了幼童站過的地方一眼,抿起嘴將孩童驅出腦袋,帶著鞘鷺姬走向紅瓦屋。   他沒有直接走到門前,而是停在離屋子十多公尺的地方,要鞘鷺姬待在原地,握著防狼噴霧器戰戰兢兢的靠近。   離梅圭朝大門左右的窗戶窺視,水藍色的格子窗內沒看到人影;再將耳朵貼上門板,掛著白兔門牌的紅蘿蔔色門內悄然無聲。   離梅圭找不到屋內有人或其他生物的蹤跡,但也無法完全放心,猶豫幾秒後心一橫,舉起手敲門大喊:「不好意思打擾了,請問有人在家嗎?」   「……」   「有人在嗎──」   離梅圭高聲呼喚,沒有等到任何回應,小心翼翼地握住門把,輕輕一轉就將門打開,炭頭朝屋內看了看,屏住氣息跨過門檻。   他站在昏暗的玄關片刻,確認屋內真的沒有人影,才轉身呼喚:「鷺姬小姐,可以過來了。」   鞘鷺姬小跑步來到門前,也許是太緊張的關係,在進門時竟然被門檻絆倒,整個人直直往前摔。   離梅圭伸手接住鞘鷺姬,扶著少女站起來道:「鷺姬小姐妳沒事……妳的臉怎麼這麼紅?發燒了嗎!」   「沒有,我、我……我是……」   「對不起,我不該讓妳站著吹風,我這就去找火或熱水讓妳溫暖起來。」   離梅圭走向屋內,他急著尋找浴室或廚房,結果在走過半個屋子後,總算最屋子末端找到廚房,可是裡頭放的不是瓦斯爐,而是透著火光的是磚砌爐灶。   他呆呆看著落後百年的廚具,直到鞘鷺姬打噴嚏才回神,勉強擠出淺笑道:「太、太好了!我們找到火了,等我頭痛……不是是研究一下,就能把衣服和妳的頭髮燒掉……我是說烤乾了。妳在廚房外等我一會好嗎?」   鞘鷺姬點點頭,鬆開離梅圭的手站到廚房外。   鞘鷺姬的乖巧讓離梅圭感動,他告訴自己一定要盡快想出弄乾弄暖少女的辦法,而在將廚房匆匆掃視一圈後,靈光一閃冒出一個法子。   他從木架子下找出矮凳,把凳子放到爐灶添柴火的洞口前;再從櫥櫃中翻出鐵鍋、鍋蓋和長杓子,把鐵鍋放上灶口杓子架在鍋中,掛上半溼的衣褲蓋上鍋蓋;最後於找壁勾上取下長圍裙當毛巾,招招手要鞘鷺姬過來坐上凳子。   鞘鷺姬坐下,低垂著頭讓離梅圭用乾淨圍裙擦拭長髮,木頭燃燒的劈啪聲與暖意靜靜包圍兩人,少女緊繃的肩膀緩緩鬆開,青年高懸的心也稍稍放下。   可惜,這抹安心很快就因為兩滴水滴破滅了。   水滴掠過離梅圭額頭,滴上鞘鷺姬的大腿,兩個人同時「啊」了一聲,再一同抬頭往上看。   「漏水嗎?但是外面又沒下雨啊。」離梅圭盯著天花板問。   「是從梅……離先生的耳朵滴下來的。」鞘鷺姬道。   「我的耳朵?我的耳朵可不是在頭……欸?」   離梅圭愣住,從金屬鍋蓋上看見自己的倒影,在細軟的白髮之間,有一對下垂的兔朵。   「不是人的耳朵,是像兔子一樣,長在頭上的長耳朵。」鞘鷺姬將手舉在頭頂模仿。   「……」   「一開始就有了,你沒有發現嗎?」鞘鷺姬問。   離梅圭張口再閉口,反覆數次後轉身前進三、四步,抱著頭蹲在櫥櫃與牆壁之間。   兔耳?他的頭上有兔耳,而且是一開始就有?為什麼會有?他變成兔子了嗎?   「離先生,那個窗戶外……」   變成兔子後還能變回來嗎?如果變不回來要怎麼辦?得終生戴帽子嗎?還是動手術摘除?摘除後會不會再長……   「離先生,窗戶外面好像有──」   「匡當!」

作者資料

M.貓子

在腐海中載浮載沉的貓,大叔控患者,近期沉迷於歐美影視作品,因為本身口味特殊所以不知不覺成為自耕農,人生目標是養貓與靠文字養活自己。 部落格《一隻貓咪喵喵喵》 http://blog.yam.com/gwcatgwcat  FB粉絲團《M.貓子今日依舊喵喵喵》 https://www.facebook.com/gwcatgwcat 相關著作:《空氣戀人》

基本資料

作者:M.貓子 繪者:尤石馬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6-04-13 ISBN:9789571063508 城邦書號:SPB7I000044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5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