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人生售後服務部(05)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人生售後服務部(05)

  • 作者:千川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9-12-11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79折 190元
  • 書虫VIP價:19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特別活動
◆首刷限定→「自在飛翔」小卡*1張 (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特別邀請千川老師在小卡上簽名後隨機投入書中,大家來試試看自己的運氣吧!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前作《時光當舖》授權克頓傳媒,影視化改編啟動! 為了自由,我們願意付出多大的代價?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 Google Play行動嘉年華‬,獨家精選代表作—— ★ 2016國際動漫節簽名會獲得TVBS、東森、蘋果等海內外媒體專題報導 ★ 博客來、金石堂,暢銷排行雙冠王 ★ 連霸蘋果日報暢銷排行 ★ 尖端編輯部驚艷不已的留日新星作家 ★ 東川篤哉《純喫茶「一服堂」之四季》御用繪師——Ooi Choon Liang 繪製 【內容簡介】 面對不知真實立場為何的林蕭然,以及預言若嵐死定了的高林,修元努力隱暪柴柴的出現,並期望柴柴能引領他找到若嵐。 此時,自治市發生了神祕的飛機失事事件,潔雯的男友亦傳出自殺身亡,這一切事件的核心竟都指向奧米勒斯教的神藥「德魯斯」。德魯斯的發明到底存在著善意或惡意? 發現真相的那一刻,修元下定決心,一定要讓若嵐自由的活下去。 #致自由

目錄

第一章 家人的鼓勵,多事的早晨 第二章 老舊的手機,謹慎的若嵐 第三章 真實的神藥,狂熱的演說 第四章 不眠的夜晚,自由的代價 第五章 唯一的信任,自殺的風潮 第六章 沉底的暗湧,小孩的真理 第七章 高林的威脅,塵封的回憶 第八章 過去的信件,高林的威嚇 第九章 祕書的勸說,隱祕的殺意 第十章 狂奔的絕望,死中的生機 第十一章 梟雄的末路,遠方的來信 後記

內文試閱

  書名:人生售後服務部(05)   作者:千川      第一章 家人的鼓勵,多事的早晨      「飼主的證件?」      我瞪大眼看著面前的寵物醫生,手上還抱著虛弱的柴柴。「沒飼主證件就救不了?」      「救當然會救,但這條狗看樣子是走失了吧?所以需要比對牠的寵物晶片,確認您的身分是否是這隻狗狗的主人……」      「狗是我朋友的,今天剛找到,但她現在不方便過來。」我掏出身分證,「但如果有任何問題,找我就是。」      也許終歸知道這是一條性命,寵物醫生並沒有和我繼續糾纏流程上的問題,他小心地抱起了虛弱的柴柴,柴柴很安靜,沒有多少掙扎。      或許是知道自己需要治療,又或許是真的沒有太多力氣,柴柴用很輕的聲音向我低鳴了一聲,如同一隻害怕被拋棄的幼貓。      我伸手摸了摸牠的頭,「沒事,有我在呢。」      我跟著醫生進去,看著他拍X光、驗血,耳中聽著柴柴不滿地嗚咽,剛才緊繃的心忍不住放鬆下來,特別是看到寵物醫生沒有露出什麼凝重的表情,只是不斷輕聲安撫柴柴後……      我不知道柴柴是怎麼想的,反正我是被安撫了。      「主要還是虛弱,有些擦傷的傷口出現感染,已經做了消炎處理,左前掌有輕微骨裂,打上石膏後應該問題不大,但走起來會很疼,所以不要讓牠亂動,這些天要注意一下飲食和休息……」      「這些天?」我注意到醫生的用詞,頓時有些緊張。「牠需要多久才能恢復過來?能不能盡可能快一些……」      畢竟我還想依靠柴柴去尋找若嵐,如果柴柴身體虛弱,這件事就會被延後。如果若嵐沒事,便沒有什麼關係,但看到連柴柴都離開若嵐了,我心中自然忍不住擔憂起來。      柴柴為什麼離開若嵐?莫非是前來求救嗎?      寵物醫生聽到我的話皺了皺眉,不滿之情近乎沒有掩飾,「怎麼?牠難道還有班要上?」      這話嗆得我啞口無言,看得出來,他對我沒有照顧好狗這件事很不滿。      「因為這狗是我朋友的,我怕她看到會難受。」      「她有到警局報失嗎?如果有的話,我這邊電腦應該可以查到資料。」      我聽到這句話不由心中一動,搖搖頭,「還沒來得及,幸好把狗找回來了。」      醫生聽到這句話,不知道聯想到什麼,臉色變得更加不好看了,他嗤笑一句:「牠真的是走丟的嗎?」      「什麼意思?」      「就和人一樣,老了廢了都會被嫌棄……」      我頓時明白醫生的意思。      如果柴柴是被主人拋棄的,那麼自然就不會有主人去報案。      我本能地否認:「不是你想的那樣……」      「無所謂了,反正你把牠抱過來,至少不是看著牠死就好。」醫生搖搖頭,對我說話的口氣倒是一下子好了不少,「不過看來也確實不用查牠的主人了。」      聽到他說了這句話,我乾脆打消辯解的想法——能不查就最好了。      關於若嵐,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方方面面都透著一種詭異感。目前這種情況,應該減少若嵐被注意的機會,畢竟……她很有可能是殺人了。      而且還是以複製人的身分殺了自己的原型。僅僅是這一段資訊,就足以讓大部分人感到恐慌了。      想想吧,如果一個複製人殺死了自己的原型,如果在大家都無法發現的情況下,他是否能夠理所當然地繼承一切?      某種程度來說,這恐怕是最讓人恐懼的死亡方式了,不僅被奪走生命,甚至從出生到死亡的一切都被人奪走。      複製人體制自然是有機制預防這種事的,可既然若嵐這件事已經發生了,毫無疑問將動搖大眾對複製人體制的信任。      有一個若嵐,為何不會有第二個?這樣的疑問一旦出現,對目前的複製人體制毫無疑問是一種衝擊。      而無論之後的複製人生活現狀會變得如何,若嵐作為這個標誌性案件的重要人物,下場幾乎是可以預見的。      絕對不可以讓這件事曝光……否則若嵐就死定了。      至少,在弄清楚所有事之前,不可以讓別人知道若嵐的存在,或者她還活著的事實。現在唯一可能幫到她的,就是我以及……林蕭然。      說起他,不得不說他真的是演了一場好戲,把所有人都騙了。但就從若嵐失蹤後他幫助若嵐掩蓋行跡的行為,讓我明白在這件事上,他應該不會出賣自己最後一位親人。      而更重要的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就算找到了若嵐,我能做什麼呢?恐怕,踏入政壇的林蕭然會擁有遠比我更多的資源來解決這件事。      他的確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我現在想起他當初在我面前裝模作樣想要維護公司的形象就一陣噁心。但他很可能是若嵐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所以即使現在對這個人已經起了厭惡之心,恐怕到時候還是要尋求他的幫助。      「麻煩過來幫個忙,抱住牠,讓牠別緊張。」      醫生的要求讓我停下了思緒,連忙過去,原來不知為何,柴柴變得有些不安起來,不斷發出威脅般的低吼,但終究沒有咬人。      醫生淡定地拿著一支注射器,我看了看那支針筒,一邊安撫柴柴,一邊問道:「這是什麼?」      「牠需要休息,但情緒不穩定,牠需要鎮靜下來,好好睡一覺……」      *      在簡單地治療完畢後,醫生考慮到柴柴不安的心理狀態,並沒有強求牠待在醫院,這讓我鬆了一口氣,但醫生仍要求我過幾天帶柴柴來複診,並持續治療體內寄生蟲。      當我抱著柴柴回家,一進門就聽到蕊兒發出一聲小小的驚呼,興奮地跑過來,「哪來的?」      我家以前養過一隻白色小貴賓,取名叫肉球,可惜在牠五歲的時候得了腫瘤,積極治療一段時間後不見起色,最後只好讓牠安樂死,蕊兒那時候哭得撕心裂肺,而在那之後,家裡就再也沒養過寵物。      所以蕊兒才會如此興奮。      其實當初也沒有人說不想再養一隻,可同樣的,也沒人說要再養寵物,大家都保持著一種近乎曖昧的默契。如果要說理由,恐怕這和當初我的親生母親死去,一直不願意接受現在的母親一樣。      當一艘船上的一個殘缺被換上一塊新的木板做填補,過些年,那塊新木板的顏色就會漸漸變得和船身一樣再也分不出來,然後,所有人都會忘了那艘船曾經還有另一塊木板。      可能母親和狗的區別就是,前者被父親認為是不可缺少的,因為他真的沒把握只靠自己就把兩個孩子平安無事地拉拔長大,而後者則還有餘地去緬懷。      我必須承認,當我發現分不清親生母親和現在母親的差別時,我感到很難過。我當時還去找了老爸談過這件事,我問他有沒有忘記原來的老媽,他沒有直接回答我,當時出現了一段我至今還記得的對話。      「等到我死了,你別記住我,忘得越快越好。」      「為什麼?」      「太在意死人,就會對不起活著的人。」      「……」      「覺得我無情?」      「……有點。」      「我以前也這麼覺得,可這話是你媽臨死前跟我說的,你可以先罵她。」      「……那你是已經忘了嗎?」      「是啊,忘得乾乾淨淨,一個小位元組都不留。」      我當時看著父親的雙眼,只覺得謊話說到這麼蹩腳的地步,他也算是用出吃奶的力氣了,心一軟,就沒去戳穿他。      當我發現蕊兒略帶惱怒地連聲叫喚後,我才告訴她,這是別人的狗,只是暫住一下,而且現在牠生病,不要太打擾牠。      蕊兒很失望地「喔」了一聲,一邊拿出一塊毛毯鋪在客廳的地上,我小心地把柴柴放上去,牠睡得迷迷糊糊,碰到毛毯後抬起頭茫然地看了我一眼,也許是藥物的作用讓牠困乏,很快又睡了過去。      「牠腿不方便,可能要買個輔助輪,之前的壞掉了……」我話還沒說完,就發現面前多出了一隻攤開的手掌,我茫然抬起頭。      蕊兒把手往我面前伸了一伸,「給錢!我去買!」      「我現在沒現金啊……」      「那就給我卡嘍!」      「不要亂刷喔……」我猶豫了一下,掏出信用卡交給蕊兒。      「我再買一張典藏版~」      我倒抽一口冷氣,還沒等我做出下一步反應,蕊兒就飛快地奔了出去,連門都沒有關。最終我僅僅是徒勞地伸出手,說出了遲來的那句,「……手下留情啊。」      看著打開的門,我不確定蕊兒聽到了沒有。      「回來了啊?這狗哪來的?咦……」母親的聲音在一邊響起,我轉過頭,發現母親正站在廚房門口,她的臉色漸漸變得蒼白,愣愣地看著柴柴。      良久,她輕聲問道:「是……我知道的那條狗嗎?」      我本就不指望能夠瞞過母親,作為複製人的她,在知道這麼多事的情況下,不可能猜不出柴柴的身分,只好點頭,「嗯。」      「……牠原來的主人呢?」      「……」我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也許是我的沉默讓母親誤會了,她惆悵地說道:「她終究還是走了啊……」      我不便解釋,況且從「字面」上理解,母親的話也沒有錯,若嵐真的是走了。      她走到柴柴身邊蹲下,臉上滿是憐惜,伸出手,想要摸摸牠,但因為柴柴熟睡的樣子,終究還是頓住了,「家裡沒有狗糧,我去做點東西給牠。」      「對不起啊,因為事出突然,我都沒來得及和妳說。」      「不用道歉,這個世上有很多事,本就是來不及說或者不能說的,家人也不例外。」母親聽到這句話,眼神奇異地看了我一眼,開口說話,卻意有所指,「重要的是,你相信你做得對,那就可以了。」      「嗯。」      「……你在做對的事嗎?修元?」      我抿著嘴,腦中閃過若嵐的側顏,想起她曾經對我說的那些話,不論是我認同的,還是不認同的,都在此刻化為了一股力量在血管裡流淌,「我在做對的事。」      「那就做得漂亮點。」老爸低沉的聲音出現在臥房門口,把手裡已經空了的草莓牛奶丟進廚房的垃圾箱,然後對我下命令——      「牛奶沒了,快去買。」

作者資料

千川

幸福生活對我來說,就是有肉吃,有書寫,有劇看,還可以偶爾發發神經吐槽一些事,發點深夜美食文報復一下社會,並期待大家會肥了多少。 相關著作:《人生售後服務部(02)》《人生售後服務部(01)》《最後晚餐(04)沉淪的流放者》《最後晚餐(03)移情的流放者》《轉角食光》《最後晚餐(02)迷途的流放者》

基本資料

作者:千川 繪者:Ooi Choon Liang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9-12-11 ISBN:9789571087986 城邦書號:SPB7I000149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部分黑白 / 25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