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倒數
目前位置: > > >
誘捕!不聽話的寵物男孩(02)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誘捕!不聽話的寵物男孩(02)

  • 作者:小杏桃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9-01-19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79折 190元
特別活動
◆誘捕!不聽話的寵物男孩(02) 首刷限量限定:「寵物餵食中」特別邀請「灰野都」繪製PET收藏卡*1張
&「一濕到底」撩界天后「MAE」繪製PET收藏卡*1張(兩款隨機一張)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2018漫博首日搶購斷貨,讀者回饋大滿足作品第二彈! ★《戀愛教戰手冊》、《3次元男子戀愛攻略》漫畫編劇小杏桃,首部原創小說作品! ★《記憶的怪物》金漫獎繪師MAE絕美繪圖! 俞皓馴養了男神時燁,解決了與學弟正宇的誤會,原以為這錯綜複雜的三角關係(?)會就此穩定,沒想到緊接而來的是——籃球社強化合宿。 俞皓以「前籃球社員、正宇的專屬教練」身分受邀合宿,時燁只能變身成小動物,躲進行李箱偷偷跟隨,晚上才變回人形與俞皓共眠…… 這時,一封匿名情書在社團中流傳,八卦的男孩們開始千方百計搜索寄信者是誰,然而種種跡象,讓俞皓直覺寄件人是——? 「我也好想要收到情書喔~」 「那種東西有什麼稀罕的,難道你沒收過?」 「……你大帥哥當然不稀罕,我這種市井小民能收到一封就能說嘴一輩子了。」 「所以你覺得我帥?」 大寵幸!壁咚不夠換門咚,飯後甜點是西瓜、馬卡龍、還有……你。 奴隸飼主與美男寵物的寵愛日常,第二日!左擁男神右抱學弟!

內文試閱

  序章 暑假總是要搞點事情      「學長,過來我這邊。」      「啾啾!啾啾啾啾啾——!」      「學長,你一整個下午都要看著我練習,不能離開。」      「啾啾啾啾啾啾——?」      「學長,下午我想吃你做的點心。」      「啾!啾啾!啾啾啾!」      看著眼前一人一鼯,語言不通,卻依然吵得不可開交的神奇場面,俞皓第一百次在自己心中懊悔不應該答應嚴正宇,參加社團的合宿練習。至少,不應該帶時燁來。      暑假前的一次課後練習後,嚴正宇在時燁難得不在俞皓身邊時,提了陪訓的請求,俞皓想暑假沒什麼安排也就答應了,之後這件『小事』就被自己拋在腦後,忘了跟時燁報告。      啟程當日,深知學長神經大條的嚴正宇特地提早三個小時來接人,俞皓才回想起約定,匆忙地收拾行李準備出發。偏偏時燁前一天住在俞皓家,變身成比較不佔空間的蜜袋鼯窩在俞皓頭上大睡特睡,驚醒後發現兩人的祕密約定火冒三丈,不管三七二十一扒著俞皓跟過來。      變身成蜜袋鼯的時燁整趟車程都在報復俞皓,窩在他衣襟中,這裡抓抓那裡搔搔,偏偏嚴正宇還在一邊體貼地噓寒問暖,惹得時燁火氣更盛無法控制力道,讓睡眠不足的俞皓苦不堪言。      到了練習營地之後,俞皓以為情況會好轉,畢竟球隊要展開正式訓練,嚴正宇也就沒空跟著他了。只要搞定時燁,安順的小日子就能回來。俞皓一到營地就借了餐廳,料理簡易三明治想討好時燁,這個舉動也確實讓時燁安靜下來,窩在俞皓頭上一邊監督一邊歡快地啾啾叫。      誰知道這如意算盤被籃球隊員給打破了,剛練習完的隊員就這麼巧地在三明治做完的瞬間到廚房覓食,高中男生食量不可言喻,三兩下就把俞皓的心血搶食完畢,還拜託俞皓之後繼續幫忙做點心。頂著時燁瘋狂用小爪子拍打他頭的壓力,俞皓還是答應了,這讓無法言語只能啾啾叫的時燁蜜袋鼯氣到爆炸,硬生生地拔下俞皓好幾根頭髮。      無法變回人形的時燁蜜袋鼯搗亂了好幾天都不肯消停,俞皓私下做了幾次專屬點心,還有好聲好氣地哄著幾天,時燁蜜袋鼯才終於恢復成平常懶散黏人的模樣,但只要遇到嚴正宇,他又會怒氣高漲像現在這個樣子。      「啾啾!啾啾啾啾啾——!」時燁蜜袋鼯撐起小身子,仰頭朝嚴正宇齜牙咧嘴。      「……學長,你這隻蜜袋鼯真的有療癒效果嗎?」看著這隻欺上壓下的寵物,嚴正宇實在無法喜歡。不知為何,這隻蜜袋鼯囂張的模樣會讓他想到某人,他好不容易隔開的『某人』。      「呃,有哇。」俞皓察覺蜜袋鼯的目光,連忙點頭肯定,「球球是全世界最可愛的存在喔。」      「可是牠感覺不是很聽話,是不是學長太溺愛牠了?」嚴正宇有些吃味,「就算是寵物,也要教訓才會聽話吧?」      時燁聽到嚴正宇的話簡直要氣瘋,大聲地啾啾叫著,但隨即便發現身高差實在太欺人,蜜袋鼯即使站直身體也才三十公分高,跟一百八十公分的嚴正宇比起來根本是路邊小石頭,輕而易舉地就能踢飛。      如果變回人類就不會輸了!時燁憤然地想著,飛速地竄回俞皓頭上,感覺氣勢回來了些,對嚴正宇的挑釁也就有了底氣,叫喚得更大聲。      「……學長,我覺得牠在挑釁我。」嚴正宇面無表情地看著俞皓頭上得意洋洋的蜜袋鼯,心中不悅感驟升。      「啾啾!」時燁蜜袋鼯像是在回應對方,高舉雙爪。      自己的猜想獲得肯定,嚴正宇不客氣地一把將時燁蜜袋鼯從俞皓頭上抓下,這突然的舉動讓時燁和俞皓都慌了手腳。      「啾啾!啾啾啾!」時燁蜜袋鼯憤怒地掙扎想要逃脫。      俞皓想要搶回時燁,但嚴正宇利用身高優勢,將蜜袋鼯高舉。      「我來給他一點教訓吧。」嚴正宇控制力道,但羞辱性地用另外一隻手彈打著蜜袋鼯的屁股。      俞皓沒想到嚴正宇會突然出手,連忙大喊阻止,「正宇放手!球球很脆弱的!」      嚴正宇還是很聽俞皓的話,將蜜袋鼯遞還給他,解釋著自己的用意,「有慈母就要有嚴父,這樣孩子才會聽話。」      俞皓沒心情理他,看著被宿敵教訓後失了心神的時燁蜜袋鼯奄奄一息的模樣,伸出手就要敲打嚴正宇替時燁報仇,無奈身高劣勢,出手才發現自己只能打到人家肩膀,嚴正宇見狀連忙蹲低身子,讓俞皓順利地敲了他的頭一下。      「雖然球球不乖,可是你這樣大庭廣眾之下教訓他,很傷他的自尊心。」俞皓一邊教訓嚴正宇一邊溫柔地撫摸蜜袋鼯的頭,看著隨著撫摸捲縮起身體的嬌小模樣就覺得一片心疼,抱著他轉身就走。      嚴正宇看著俞皓離開的方向,反省自己讓學長生氣的原因。      「意思是教訓孩子要在私底下的意思嗎?」      ◎      回到房間,俞皓才關上門,時燁蜜袋鼯就竄出他的懷抱,迅速地變成人形,憤怒地想往外衝。      「時燁、時燁等等啦!」俞皓連忙擋在門前,一邊小心地迴避著對方過度靠近的赤裸身體。      「走開,我要跟那傢伙單挑!」自尊心受創的時燁聲音又低沉幾分,惹得俞皓膽戰心驚。      「先穿上衣服啦!你現在這樣跑出去,不要說單挑,走幾步就會因為公然猥褻被抓走了啦。」俞皓抵著門,低聲下氣地拜託這位大爺。      終於發現自己裸著身體的時燁,憤慨依舊,轉而將怒火發洩在俞皓身上。      「你怎麼可以幫著外人欺負我。」時燁一邊抱怨著一邊將兩手手肘抵在門上,將俞皓圈在自己雙臂內,看著他一臉尷尬的表情,心情才好了一點。      俞皓無法克制自己過度在意逼近的裸體時燁,只能低著頭閉著眼睛阻隔視線,小小聲地辯解,「我哪有啊。」      「還敢否認,擅自答應那傢伙的約會,跑來這種地方讓我受罪。」時燁冷聲細數自己這幾天遭受的委屈,「然後任那些臭傢伙不分輕重的虐待我,還把我的點心分給那些人吃,你都不會良心不安啊?」      「大家對蜜袋鼯好奇摸了幾下而已嘛!」本來覺得委屈而大聲辯解的俞皓,睜眼看見滿溢視線的肉色,又閉上了眼睛,聲音也越來越微弱,「事情又沒你說得這麼嚴重……」      天啊,媽咪喔!為什麼他一個青春少年要被同齡的男同學門咚呢?就算對方身材很好,肌肉塊塊分明,也不需要這樣近距離壓迫啊,還有人的體溫沒有了衣物的阻隔也太高溫了吧!即使沒有直接碰觸,也感覺到熱度散發。      「你心虛了吧!」時燁這幾天滿肚子委屈總算透過欺負俞皓消解了一些,憤怒地捏著他的臉頰左右扯動了半晌才回到房內,坐在床上等著俞皓解釋跟賠罪。      「大、大爺你穿個衣服好不好?我的內褲、衣服都借你。」高溫來源遠離後,終於能找回自己的俞皓看著這傢伙毫不在意地盤坐,忍不住出聲央求,他實在無法自然地跟裸男正常對話啊,視線都不知道放哪。      「你的內褲我穿了很緊繃不舒服……都是因為你沒幫我帶衣服來!再說,我平常裸體你又不是沒看過,幹麼一直對大呼小叫的。」時燁從俞皓的包包翻出他的運動褲穿上。      雖然還是赤裸上身,但比起全裸好上許多,俞皓也終於找回說話的餘裕,挺直背脊,聲音大了不少,「借你衣服穿已經很好了,還嫌!而且你竟然沒穿內褲就穿我運動褲!噁心死了你。」      時燁看俞皓小媳婦受虐樣蕩然無存,還敢教訓自己,忍不住出手抓了俞皓過來,兩臂用力勾緊對方,俞皓自然不會任由對方欺負,抓著對方腰部想要使力,但肌膚太光滑,沒有造成實質攻擊反而像是搔癢,恰巧這招對時燁很有用,怕癢的他連忙放開對方。      俞皓好不容易發現了時燁的弱點,當然沒有理由放過,主動跨騎壓上對方固定之後,搔著對方腰間,看著時燁左閃右閃的模樣得意地大笑。      兩人玩鬧之際,俞皓的門突然打開了。      「學長,我想一想覺得還是該跟你討論一下小孩(寵物)的教育方式……」嚴正宇推開門之後就看到俞皓騎在時燁身上,兩人還一副衣衫不整的模樣。      「下來。」嚴正宇面無表情地關了門,一個箭步就把俞皓從時燁身上拔起來。隔開兩人後,正宇整理著俞皓因為玩鬧而凌亂的衣襬,把不小心露出的腰間肉牢牢藏好,才有餘心賞個眼刀給時燁。      「你怎麼會在這?非相關人士不得進入。」一個挑眉,嚴正宇氣壓直降。      時燁跟自己的小夥伴玩得正開心,被打斷的不滿更因為來人有宿怨而飆升,撐起身體不滿地開口,「俞皓邀請我的。」      時燁一句話把俞皓推上浪尖,學弟和同學兩人眼神不善,即使不明原因,俞皓也知道兩個人在等他選邊站,然後自己選哪一邊都會死。雖然神經大條,但原始本能還是指引了俞皓回答,「我聽說時燁也來這個營區度假,就聯絡了一下。」      「學長……我們是在集訓。」既然是自己心愛的學長邀請,正宇無法斥責只好低聲抗議,學長兩個字硬是聽出委屈的音頻。      「是你在集訓又不是俞皓要集訓,你不去練習來這偷懶幹麼?」時燁自然不會對嚴正宇撬牆角的行為坐視不管,聲音也拉低透露找碴的氛圍,一時間兩人眼刀相接,在空中相撞冒出大量火花。      「學長,我們去練習吧,我對於出手時機的判斷有一些問題想問你。」      「俞皓,我們去小賣部買冰吃,你請客。」      不約而同地,兩人眼神廝殺完之後,同時間對俞皓發出邀約。      一而再再而三的選邊站遊戲讓俞皓在心中叫苦,生硬地拍了下手假裝自己想到了什麼開口說,「啊,聽說田徑社也在這邊集訓欸,我們去看看紀安辛他們吧。」      接著不管兩個人的表情,一溜煙地打開門跑了出去。      見事主不負責任地落跑,兩人不滿又無奈之下只能跟著起身。嚴正宇看時燁蹲在地上翻揀著俞皓的外套套在身上,忍不住皺眉,「你會撐壞學長的衣服。」      時燁也覺得俞皓衣服尺寸太小,但又不能裸著身體出去,勉強穿好拉上拉鍊後肩線處繃得讓人難受,但依然嘴硬地說,「會嗎,我覺得剛好。」      看著時燁緊繃到極點的肩膀,似乎下一秒就會衣服爆開,為了學長的外套著想,正宇不甘願地脫下自己的外套遞給時燁,「……穿我的吧。」      時燁仰視著嚴正宇,想到變身成蜜袋鼯時受到的欺辱,站直了身子要和對方平視來個勢均力敵,沒想到就在這起身的瞬間,外套縫線就從肩線處應聲綻開,時燁線條優美的二頭肌大方亮相。      兩人無言地看著彼此,然後時燁默默伸手接過了嚴正宇的外套穿上,不甘心地發現尺寸還剛剛好,尷尬的兩人一路沈默著前往田徑社的集訓營地,然而途中嚴正宇被教練逮到,被捉去討論戰術,只能先跟教練離開。      獨行的時燁心中滿是委屈,接受敵人的援助這件事情實在太可恥,但沒穿內褲只穿不合身運動褲已經讓他萬分不自在,總不能真的裸體走出來,他決定把這一切都算在俞皓頭上。      時燁苦難來源的始作俑者正在人群中跳來跳去,一副不安分的模樣,他快步走上去一把攬住他的肩膀,用力捏了他的臉頰幾下表現自己的不滿。      「在幹麼?」時燁故意在俞皓耳邊壓低聲音詢問,還吹了口氣。      俞皓突然遭受攻擊,耳朵敏感的他全身起了身雞皮疙瘩,想要掙脫卻一直失敗,只好乖乖地任由對方摟著,旋即一臉雀躍地分享自己的收穫,「江書恆收到情書啦!」      時燁看俞皓一臉興奮,還以為是什麼有趣事情,聽到原因之後只感覺十分無趣,反而起心動念捉弄起俞皓,不住地靠在他耳邊說話,「收到情書有什麼好手舞足蹈的,難道你沒收過?」      俞皓覺得癢,乾脆摀住耳朵,斜睨著這個條件優越的三好青年,一臉忿然,「你大帥哥當然不稀罕,但我們這種市井小民這輩子能收到一封就能說嘴一輩子了。」      「所以你覺得我帥?」時燁才不關心別人的情書,貼著俞皓的手背纏人地問。      俞皓覺得時燁一定是在欺負他,知道他耳朵怕癢還一直想靠近,說一些無意義的話題想讓他分心,他才不會上當!      他放下手隔開時燁往人群裡頭鑽去,讓時燁摟了一手空,心情鬱悶地散發低氣壓,身邊看熱鬧的同學扛不住紛紛鳥獸散,自然地替時燁打開了一條道路。      「咦,這不是時燁嗎?他怎麼會來這。」其中一個旁觀同學八卦了起來。      「很明顯,追著俞皓來的啊,不然被學弟拐走怎麼辦。」      「對,剛剛看都親到耳朵上了,宣示主權啊。」      時燁不管那些三人成虎的竊竊私語,手插在口袋一派光明磊落,絲毫不在意非運動社團成員的自己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集訓地。再次找到俞皓的小身板後,毫不客氣地貼近,把頭靠在對方肩膀看著俞皓在幹麼。      俞皓搶到了情書正專心閱讀,沒有發現周遭氣氛變化,畢竟不管是動物還是人形,時燁總喜歡黏著他,他已經習慣了。一心只想要探究別人的八卦,沒有發現自己也成了八卦之一。      「喔~我親愛的親愛的書恆~」俞皓用著誇張的女高音朗讀情書內容,「你是我沙漠中的甘露、荊棘中的玫瑰,是我生命中絕無僅有的美好恩典。」      「別再討論了。」江書恆看陣仗越鬧越大,尷尬地想拿回信紙。      「幹麼不給看!」紀安辛翹著脣角,一臉促狹地擠在俞皓身邊跟著大聲朗誦,「想念你想念你好想念你,喜歡你喜歡你好喜歡你,我的心情不知道何去何從,只好化作翩翩文字,希望能降落你心。」      「哇噻,這情書實在好直接,太火辣了吧。」生平沒收過情書,也沒有什麼戀愛經驗的俞皓紅著臉興奮叫嚷。      「但我覺得這字跡實在很醜,哪個女生字這麼醜,人可能也長得醜。」一個男同學看著情書上的字評論。      「你怎麼知道是女生,搞不好是男的。」另外一個田徑社員露出揶揄的笑容,「這次集訓不都是男生的運動社團嗎?」      「社團也有女生經理啊,聽說還有一個文藝社團也有來這集訓。」紀安辛分享著自己得到的情報,一臉壞笑地看著江書恆,「再說是男生寫的又怎樣,只能證明我們書恆哥魅力無邊,男女通殺啊。」      「大家熱鬧也看夠了,還是回去練習吧。不然等一下教練來又要罵人了。」      江書恆頭痛地看著這一群宛如小學生般興奮的隊員,再次出聲阻止。身為副隊長的他在隊內還是有幾分威嚴,隊員們終於嘟嘟囔囔著四散。      「好啦、好啦,就你好孩子。」紀安辛看俞皓讀得認真,好奇地問,「這封信有什麼地方這麼值得鑽研啊?」      「我這輩子第一次在電視以外的地方看到情書,覺得很有趣啊。」俞皓不屬於田徑社,自然不用受到江書恆管轄,拿著信紙看得開心。      「就算這段感情不容於世,我也無法克制想要對你傾訴。」時燁看俞皓紅著臉看得認真,分了點心看了內容,順口念了出聲。      「世界不承認我們的這份孤寂,就讓我一個人承受,但我希望你知道,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本來湊完熱鬧要回去練習的紀安辛聽到時燁說的,又湊回來搶了俞皓手上的信紙,怪聲怪氣地叫著,「都說了要一個人承受,卻又想跟人家說,這什麼心態啊。」      「夠了,別再鬧了。」江書恆一個拳頭敲在紀安辛頭上,把人連著情書一起帶走,俞皓看著他們遠去的身影,還能聽見紀安辛纏著江書恆問著心得的吵鬧聲音。      「原來情書是這麼火辣的東西。」俞皓想著剛剛自己看到的直白內容紅了臉頰,好奇地猜,「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女生寫出這麼熱情的文字。」      「他們剛不是說搞不好是男的。」時燁看著俞皓心生嚮往的模樣,忍不住想潑潑冷水。      「怎麼可能是男生寫的。」俞皓想也不想就否認了這個可能,「男生才不可能喜歡男生呢。」      「嗯?哪有不可能?」時燁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答案,停下腳步看著俞皓。      「男生怎麼會喜歡男生?男生只能喜歡女生啊。」俞皓一臉理所當然地往前走著,笑著取笑時燁,「你是不是被我媽跟那些女生在看的書影響啦?那些都是假的啦,是商人為了賣錢炒作出來的。」      看著俞皓的背影,時燁不知道為什麼喉嚨有些發癢,乾澀地發出聲音,「現在都什麼世代了,你的觀念也太老舊。」      俞皓專心踢著自己腳邊的石子,沒有留意到時燁的認真注視,「我是有從電視上看到啦,但那些不會發生在我們周遭吧?」      「所以你不支持?」時燁跟著他的腳步前進,低聲地問著。      「我支持啊!他們一定很辛苦。」俞皓專心地想將石子踢得很遠。      「但你說男生只能喜歡女生。」時燁快速提出質問。      「大家不是都這樣的嗎?」俞皓停下踢石頭的腳步,回頭看著時燁,映照在夕陽下的時燁看不清表情。遲鈍的俞皓沒多想,只是直白地陳述著自己的想法,「正常來說應該是這樣的吧,所以那些不一樣的人很辛苦。」      時燁覺得拉到脖間的拉鍊貼著肉,金屬邊條扎人的觸感讓人煩躁,乾脆一鼓作氣地將拉鏈拉了下來,希望消除一些燥熱。      「欸,你幹麼!」俞皓看不清時燁臉上的表情,但裸露的肉體倒是看得很清楚,一個箭步上前將他的衣服拉攏,沒注意到四周瞬起的閃光。      看著這個隨心所欲的大爺面無表情,毫無羞恥心的模樣,俞皓皺眉咕噥著替他將拉鍊拉上去,「你忘了你裡面沒穿了嗎?」      「我覺得不舒服。」時燁任由俞皓在他身前動作,低聲說回話。      「我知道,裸體直接穿外套很不舒服是吧。咦,你這件外套不是我的吧?怎麼大小那麼剛好。」      時燁嘴角往下垂,把頭靠在俞皓垂下的頭頂上,微啞的聲音在俞皓耳旁環繞,「我心裡不舒服。」      「怎麼了?」那聲音的一把委屈讓俞皓發現了時燁的異樣,任由他靠在他的頭頂上,關心地詢問。      「……因為你。」時燁用下巴摩娑著俞皓的髪旋,輕聲地抱怨。      「我怎麼了?我有定時餵飽你啊,雖然給你吃得少了點,但因為你前幾天是蜜袋鼯嘛,不用吃那麼多吧。」俞皓絞盡腦汁想著自己做過的壞事,只能想到這件。      時燁看著俞皓低垂著腦袋,從上往下看著他的睫毛因為不安而煽動著,輕聲地嘆了口氣,接著說,「我沒東西吃、沒衣服穿,還要讓敵人施捨衣服穿。一切都是因為你,是誰跟我爸媽說會好好照顧我的?」      說完越覺得委屈,憤憤地在俞皓耳朵上用力咬了一口。      「哇啊——很痛欸!」俞皓被突如其來的攻擊嚇到,高聲哀鳴,「早知道就不心疼你了,竟然咬我。」      「你會心疼我啊?那還這樣對我!」時燁聽到俞皓說會心疼他,心情頓時好了許多,只是嘴巴上還是要抱怨兩句,以免這傢伙忘了自己小弟的身份,爬到主人頭上還得意洋洋。      「不心疼你幹麼特別給你做吃的?雖然少了點,但我做得比較精緻啊。」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小弟的俞皓揉著耳朵上的齒痕,嘖嘖抱怨著。      畢竟是自己養的寵物嘛,俞皓對於多給一顆蛋就是比較精緻的說法覺得心安理得。      被幾番甜言蜜語收買的時燁看著俞皓嘟著嘴巴揉耳朵的模樣有點可憐,伸手便幫他搓揉,語氣也軟了幾分,「我請你吃冰棒。」      「你這傢伙忘恩負義,成天窩在我身上還這樣!冷了就鑽我身體,熱了就蹲我頭上,餓了指使我做東西給你吃,三餐還管宵夜,你說我哪裡沒有好好照顧你!」說著說著感覺自己站得住腳,插起了腰就給時燁擺臉色。      「……還不是因為你沒幫我帶衣服,我只能變成蜜袋鼯啊。」看俞皓依然臉色難看,時燁說話聲音帶著幾分討好,但俞皓深知時燁個性,要趁這個時候敲打他幾下,不然這趟集訓之旅一定會讓這大爺搞得烏煙瘴氣,為了自己的快樂暑假要硬起來,對抗惡勢力。      『惡勢力』看俞皓依然冷著臉,知道自己要示弱以求飼主垂憐,但時燁不是那種賣乖的個性,小動物的時候怎麼撒嬌都行,人形時燁卻是怎麼都拉不下臉。      「我覺得不舒服……」時燁低聲委屈說。      「裝可憐?我不會再上當了。」俞皓摸著自己耳朵,還心有餘悸。      「我沒穿內褲,涼涼的。」時燁一臉正經。      「……你說什麼啦!」俞皓張大眼睛,連忙捏住時燁的嘴巴,「光天化日之下,說這種話好嗎!你的男神形象呢!」      時燁被摀住嘴,無辜地看著俞皓眨眼,全然乖巧無害的樣子。      「……營區有商店賣內褲,我帶你去。」俞皓看著時燁一臉貴族優雅的模樣,咬牙切齒地認輸。看著氣呼呼的俞皓,時燁露出了微笑。      他自己也說不上來心情起伏的原因,或許他還沒想清楚,也或許他不敢面對,但他知道自己不打算放開眼前的人,希望他在意自己更久、更久一點。      夕陽拉長了兩人的影子融為一體,如電影般詩情畫意,卻被遠處啪擦啪擦的聲音干擾。      「妳拍到了嗎?」M子躲在樹叢中,一邊把風一邊興奮地低喊,「時燁大大突然扯開自己衣服欸!那八塊肌還有人魚線看得清清楚楚啊。」      「別吵、別吵。」A子瞇著眼睛轉動著鏡頭焦距,想要把兩人襯著夕陽的美好畫面攝入鏡頭,「距離這麼遠,妳又沒有鏡頭放大,怎麼看得清清楚楚。」      「我用心靈之眼啊。」M子一臉陶醉地看著兩人背影癡笑,「妳有拍到吧!時燁大大美好的胸肌、腹肌、八塊肌。」      「有是有啦……但我覺得好像不可以放上去分享。」A子調整鏡頭設法拍出兩人疑似借位牽手的畫面,「妳自己畫啦!變成是我們腦補好了。」      M子噘嘴嚷嚷,「欸~可是我覺得我畫得沒有他們兩個人甜欸,真是官方逼死同人。」      「沒辦法啊!最近多了很多不守規矩的粉絲,絲毫不顧慮他們的隱私。那天皓皓上完廁所沒拉拉鍊的照片被瘋傳,還有人截圖局部放大!超壞的!」A子拍到了滿足的畫面,回頭看著M子生氣地說。      M子心虛地轉開視線,不敢說自己手機也有那組偷拍,她還特別放大檢查花色,靈感爆發量產了好幾組內褲相關同人圖,只能哈哈哈哈地乾笑著。      各方人士齊聚在這次的集訓宿營,俞皓與時燁注定風波不斷的暑假就此展開了。

作者資料

小杏桃

寵物男孩能夠再版並且出版續集真的是非常感謝各位讀者和MAE前老師,這次封底還加了三張圖,真的是幸福的COMBO!這一集的主軸是『無法傳遞的真心』,阿米都懂的(?) 請來跟我一起徜徉小世界吧! 「夢夢 小杏桃」FB粉絲團 www.facebook.com/MONMONPEACH 「夢夢 小杏桃」IG專頁 apricotpeach329

基本資料

作者:小杏桃 繪者:MAE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9-01-19 ISBN:9789571084169 城邦書號:SPB7I000137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部分黑白 / 24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漫畫、輕小說產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及「滿本折扣」。
  • 若單筆訂單漫畫未購滿3本(每1組套書以1本品項計算)或未加購其他書籍,需加收50元物流處理費。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