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劍與玫瑰(02):不是天才少年是魔法少女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劍與玫瑰(02):不是天才少年是魔法少女

  • 作者:M.貓子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2-16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特別獻映,五重好康 ◆ 第一重:精美拉頁海報! ◆ 第二重:華麗全彩機密人設資料! ◆ 第三重:爆笑內頁插畫! ◆ 第四重:極致可愛Q圖! ◆ 第五重:【首刷限定好禮】來去異世界雙面行李吊牌!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 真正擁有力量的人,最溫柔!「我不認為自己有資格決定他人的生死。」 ◎ Q圖可愛程度+內插爆笑程度+故事精采程度,全面level UP! ◎ 全新感翻玩莊子之作《劍與玫瑰》再次出擊! ◎ 超美型插畫擔當「尤石馬」全力之作! 溫馨提醒:「美術社的人……喜歡美男子,要小心。」 這世界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 拜習慣之賜,「漢子的一天便該從啤酒和幹架開始」、 「我家大小姐的靈魂是穿越來的劍客」、 看到索爾德頂著美少女的臉粗魯地岔開腿抓屁股—— 這樣的小事,已不再會讓離梅圭胃痛了。 為找回中央之帝渾沌,騎士團出面調查「雕像分解事件」, 「只要你們願意告訴我線索,要我做什麼都行!」 沉默寡言的物理天才櫻宮克哉不知為何自願配合, 聲稱自己是鞘鷺姬前家教的吉兒也半途加入, 但在追求真相的道路上亂開支票,結果就是被脫光拉去當寫生模特兒。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為事業獻身」嗎!離梅圭心中流淚, 可這奇妙的臨時組合,竟真的離「失道之獸」,越來越近…… 離梅圭:不要等我被扒光才說 T△T

內文試閱

  離梅圭來到應帝市已經整整一個月了,一個月前他還是個剛從師範大學畢業的年輕人,為了取得學校的聘書四處奔波,卻屢屢止步於面試。礙於經濟壓力,他白天出門打工,晚上和孤兒院的弟妹一起睡大通鋪,一天的生活費控制在百元以下。   而一個月後的現在,他從打工族搖身一變為私人管家兼祕書,居住在應帝市精華地段的豪宅中,有自己的房間、書房、廚房,和一張沒有額度的信用卡,光是身上穿的外套就夠以前的他活一個月以上。   如此劇烈的變化對任何人來說都難以適應,不過對離梅圭而言,上述改變還不是最刺激的,最刺激的是他所服侍的人——索爾德.顎恩。   索爾德是一名靈魂穿越者,他是從另外一個世界過來的三十多歲男性劍客,來到此世界的目的是尋找失蹤的神中央之帝渾沌,但是因不明原因只有靈魂穿過來,身體卻不知到落在哪裡。   而不管是哪個世界,只有靈魂都辦不了事,因此索爾德借用了鞘龍楷的孫女鞘鷺姬的身體,導致他成為一名外表看似纖細美少女,內在卻比大叔還大叔的……以肉體來說是少女。   索爾德在僱用離梅圭的第二天,就將特殊身分全盤托出,不過離梅圭完全不相信她的說詞,直到對方當著他的面將紅傘變成紅色大劍,還用這把劍劈開地板,他才驚覺這不是「我家大小姐顯然有中二病」,而是「我家大小姐真的是穿越來的劍客(男)」。   拜此之賜,離梅圭總算不會再對索爾德以少女之身、行大叔之姿感到不知所措,但是他胃痛與頭痛的頻率並沒有因此下降。   「索爾德,妳在喝什麼!」   離梅圭高聲質問,他端著裝有早餐的托盤站在客廳,看著索爾德手中的鐵鋁罐問:「那是啤酒嗎?妳早上就在喝酒?」   「是啤酒沒錯,冰涼涼的啤酒真是絕品啊!」   索爾德一口喝乾鋁罐中的液體,蹺腳斜坐在沙發椅上,看著半空中的投影螢幕——裡頭正在播放活死人電影——道:「配這種熱血刺激的片子剛剛好,男人的一天果然要從啤酒和幹架開始。」   離梅圭垮下肩膀,將早餐托盤放到茶几上,拿起茶几上未開的啤酒低聲道:「這些我沒收了。」   「沒收?為什麼!」   「妳還問為什麼?」   離梅圭聲音拔尖,轉頭瞪向索爾德道:「我已經提醒妳過多少次了?妳的靈魂是三十歲的成年男性,可是肉體仍成長中的十七歲少女!妳要用原本的身體喝個爛醉我沒意見,但別用未成年者的身體大喝特喝,會影響發育的!」   「這你不用擔心,我認識很多十五、六歲就能拿著酒罈跟人對幹的男女,他們個個長得跟獸人一樣壯。」   索爾德將手往背後一撈,再摸出一罐啤酒。「再說,小鷺長得這麼漂亮,不早點學喝酒,萬一哪天被人灌醉這樣那樣,豈不危險了嗎?」   「要學喝酒等成年後再學也不遲。」   離梅圭搶過索爾德的啤酒,義正辭嚴地道:「我不管妳的世界的人是幾歲開始喝,但是在我們的世界,讓未滿十八歲的人抽菸喝酒是犯法的!」   索爾德停頓片刻,蹙眉認真的問:「你們這世界的年輕人中,一定有非常多人偷喝酒吧?」   離梅圭嘴角抽動兩下,正要回話時,背脊忽然遭到重擊,整個人前傾差點摔。   「梅醬醬醬!」   一名頂著粉紅色雙馬尾的少女趴上離梅圭的肩頭,她將半個身體的重量壓在對方身上,搖晃著短裙道:「好久不見,有沒有想人家啊?」   少女身後的貓型行李箱閃著眼睛道:「梅醬、梅醬,早安是也。」   「早安,克莉絲汀、喵箱……」   離梅圭吃力的維持平衡道:「克莉絲汀,可以請妳下來嗎?我怕自己會摔到桌子上。」   「不是『克莉絲汀』,是克醬!」   雙馬尾少女——克莉絲汀——搖著手指糾正他,她輕盈的落回地面,繞過茶几坐到索爾德身邊。   克莉絲汀是離梅圭在應帝市認識的第二位朋友,自稱魔法少女,總是穿著以緞帶、水晶裝飾的洋裝,還隨身攜帶吉祥物——貓型的智能型行李箱。   離梅圭不能確定克莉絲汀是不是魔法少女——在索爾德亮出大劍後他對自己的判斷力越來越不信任,但至少確定克莉絲汀是魔砲少女,因為他曾親眼目睹對方扛起火箭筒,炸飛一面牆……   「早啊克醬!」   索爾德調整身體讓出位子給克莉絲汀,看著托盤上的綠色飲料與白色長條物問:「梅圭,今天吃什麼?」   「鮮蔬春捲、綜合果菜汁和豆腐丸子佐青醬。」   「那是什麼?」   「用薄麵皮包裹的蔬菜捲,用蔬菜打成的飲料,還有淋上蔬菜醬的豆腐丸。」   「蔬菜和蔬菜和蔬菜?」   索爾德垮下肩膀,一臉失望地道:「我看你一大早就看活死人的片子,還以為今天的早餐會吃麻辣鴨血。」   離梅圭愣住,坐到索爾德對面嚴肅的道:「首先,我沒有『一大早就看活死人片』,而是在系統故障下被迫觀看;接著,是什麼讓妳把活死人片和麻辣鴨血聯想在一起?」   「氣味和模樣啊。」   索爾德指著投影螢幕中破碎的活屍道:「臭豆腐腐敗的味道和活死人剛死時的味道很像;發紫的身體泡在紅血裡的樣子,不也和鴨血一模一樣嗎?」   「妳……」   妳給我去向全國的鴨血師傅道歉!離梅圭咬牙吞下翻騰的吶喊,深吸一口氣,抓緊理智線道:「麻辣鴨血太油膩了,不適合當早餐。」   「男人就該活在肉、酒和美人的包圍下,豪爽快意的度過一生!」   「但是妳現在是女人,我是指肉體上……」   「好吃——」   克莉絲汀的吶喊打斷兩人,她左手捧著臉頰、右手拿著春捲道:「又甜又軟又香,梅醬你是用什麼調味?」   離梅圭微笑道:「香菜、花生粉、鹽、糖和一點麻油。妳喜歡的話可以盡量吃,我有多準備材料。」   「太好了!人家已經將近三十個小時沒吃東西了,梅醬真是我的王子殿下!」   「妳也太誇張……等等,克醬妳說自己幾小時沒進食了?」離梅圭盯著克莉絲汀問。   克莉絲汀偏頭想了想道:「將近三十個小時,同時我也超過四十個小時沒睡。」   「三十和四十個小時……妳是在忙什麼,忙到這麼久沒吃沒睡?」   「探尋宇宙的真理和世界的祕密。」   「……」   「開玩笑的啦!」   克莉絲汀眨眨單眼,兩、三口吃掉手裡的春捲道:「其實是在幫我的導師萃取賢者之石,如果成功了就能創造出改變世界的大魔法,但若是失敗……」   「失敗會?」離梅圭問。   「銘謝惠顧,再來一次。」   克莉絲汀後仰靠上椅背,疲倦的嘟嘴道:「我們忙了三天都沒成功,不停『再來一次』、『再來一次』到耗盡所有材料。為什麼男人總是不願意承認錯誤呢?」   「男人、男人,年過四十,只剩一張嘴是也!」喵箱原地轉圈附和。   「妳不會餓或累嗎?」離梅圭問。   「前二十個小時會,但後二十個小時我的胃口和睡意都蒸發了。」   克莉絲汀端起裝有豆腐丸子的瓷碗,拿叉子插起丸子道:「直到吃到梅醬的清爽風春捲,我的胃才解除石化狀態。梅醬你果然是治癒系的男人。」   索爾德點著頭道:「不愧是淨化系的魔法少女。」   離梅圭垮下肩膀,放棄糾正兩人,站起來道:「克醬、索爾德,妳們慢慢用餐,我去廚房煮點東西。」   約半個小時後,離梅圭端著起司蛋捲、炒薯塊、煎豬排、奶油蛤蠣濃湯和涼拌豆腐回到客廳,將豆腐遞給索爾德,其他餐點則統統放到克莉絲汀面前。   索爾德瞪大雙眼,望著離梅圭抗議:「喂梅圭,為什麼克醬有肉有蛋有海鮮,我卻只有豆腐!」   「妳還有兩個春捲和果菜汁。」   「我要肉啊!我要肥滋滋、酸辣辣的大塊肉或鴨血啊,光吃草我會餓死!」   「想吃肉的話,妳中午就能如願了,我中午和鞘老先生有約,午餐妳得自己叫外送,屆時妳要點多大多肥的肉我都沒意見。」   「真的嗎!」索爾德雙眼放光。   「只要記得把裝食物的盒子和骨頭處裡掉,別讓我發現吃了多少就好。」   離梅圭腦中浮現他上回要索爾德自理晚餐時,劍客留下的大量炸雞盒子與雞骨頭。如果他掌控不了視線範圍外的事,那至少能眼不見為淨。   「沒問題,我最擅長藏屍體了!」   索爾德彎下腰,從茶几底下抓出一大疊外送餐廳的傳單,喜孜孜地掃視。   離梅圭輕輕嘆一口氣,轉過頭瞧見克莉絲汀拿著湯匙靜止不動,靠過去擔憂的問:「怎麼了?吃不下還是不合妳的胃口?」   「沒有,梅醬的手藝很好,而且我也餓得咕咕叫,只是……」   克莉絲汀盯著比臉還要大的盤子,與占滿這個盤子的蛋捲、豬排與薯塊道:「……你為什麼老是煮大分量的餐點給我?」   「這算大分?」離梅圭愣住。   「當然算啊,這根本是加大再加大分!梅醬你是沒發現,還是以為我是大胃王?」克莉絲汀用湯匙指著盤子問。   喵箱高聲道:「糖果屋、糖果屋!把克醬養肥了宰來吃是也!」   「欸欸欸,原來梅醬你想吃掉人家嗎?」克莉絲汀抱緊身體。   「我沒有!我是因為妳是——」   男的——離梅圭及時將最後兩個字吞下去。   雖然克莉絲汀有著少女般漂亮的五官、纖細的身體與嬌俏的表情,但實際上「她」卻是男兒身。   由於克莉絲汀的裝扮太完美,離梅圭一直沒發覺對方是男孩,直到索爾德無意間多溜嘴,他才嚇呆在深夜的大街上。   索爾德在說出克莉絲汀真正性別時,曾警告離梅圭不得當面喊克莉絲汀是男人,否則會遭遇火炮攻擊。   只是離梅圭雖然嘴巴上不提,腦子卻無法停止思考這件事,他想著克莉絲汀為什麼要男扮女裝?她的家人知道這件事嗎?她是二十四小時都女裝,還是只有在自己與索爾德面前才……   諸如此類的疑問塞滿離梅圭的腦袋,不過其中最占據他心弦的,是一個只有長年保父會注意到的事——身為一個十七、八歲的男孩子,克莉絲汀太矮也太瘦了!   所以每當克莉絲汀拜訪鵬翼時,離梅圭總會找機會塞對方食物,而且塞的分量與種類,都比照食慾旺盛的男孩。   「梅醬,梅醬,你還在嗎?」   克莉絲汀伸長手在離梅圭眼前揮一揮道:「別話說一半就走神啊,你為什麼老是給人家大分量的食物?」   「因為……」   離梅圭的語尾拉長,拖延了好一會才接續道:「我覺得成長中的……孩子應該多吃一點,這樣才能長成一個健康的……大人。」   克莉絲汀挑起單眉,湊近離梅圭低聲問:「你說的是實話嗎?」   「當然是。」離梅圭板著臉回答,他沒有說謊,「孩子」和「大人」都是中性的詞。   克莉絲汀沒開口,只是挑起一邊的眉毛,依舊近距離盯著離梅圭。   筆直的目光讓離梅圭感到不安,正急著轉移魔法少女的注意力時,意外的援軍兼亂軍登場了。   索爾德丟掉手中的廣告單,扣住離梅圭的肩膀問:「等等,這就是你逼我吃草的理由嗎?反正我已經是個三十好幾的大人,不管灌多少東西下去都不會再長高,所以隨便塞點草就好?」   離梅圭先愣住再搖頭道:「我要妳多吃青菜的原因和年齡無關——我是說精神年齡。妳平常吃太多肉和脂肪了,為了營養均衡需要補充蔬菜。」   「紙房?我才不會去吃紙做的房子。」   「不是紙房是脂肪!肉裡白白油油的部分,那會讓妳生病、早死早超生。」   「我吃肉的時候也會分克醬一份啊,我們明明啃掉同樣多的酒肉,為什麼只有我要吃草!」   「那不是草是青菜,再說就,算妳吃的垃圾食物克醬也有吃,妳忘了妳的身體是十七歲女孩子,但是克醬可是男——」   離梅圭緊急頓住,他感受到克莉絲汀的目光,瞄到喵箱轉紅的眼睛,嚥下口水僵硬的道:「……可是難得能好好吃一頓飯,替她準備豐盛一點的菜餚也不為過。」   索爾德在離梅圭安心的瞬間,打出了個響指問:「如果我兩天才吃一次飯,你就會煮一屋子的脂肪給我吧?」   「什麼?」離梅圭抬頭問。   「克醬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所以可以大口吃肉,那如果我跟她一樣,你是不是就會在大清早煮麻辣鴨血煎肉排給我吃?」索爾德認真的問。   離梅圭沒有回答,他直直瞪著索爾德,再次確認一件悲哀的事實——即使他已經接受「索爾德是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對於減輕自己頭疼或胃疼的程度也一點幫助也沒有。   「……妳給我按時吃飯,每餐至少五蔬果!」

作者資料

M.貓子

在腐海中載浮載沉的貓,大叔控患者,近期沉迷於歐美影視作品,因為本身口味特殊所以不知不覺成為自耕農,人生目標是養貓與靠文字養活自己。 部落格《一隻貓咪喵喵喵》 http://blog.yam.com/gwcatgwcat  FB粉絲團《M.貓子今日依舊喵喵喵》 https://www.facebook.com/gwcatgwcat 相關著作:《空氣戀人》

基本資料

作者:M.貓子 繪者:尤石馬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6-02-16 ISBN:9789571063492 城邦書號:SPB7I000043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5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