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99輕鬆升級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歐美推理小說
魔鬼的最後一眼(週四謀殺俱樂部4)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魔鬼的最後一眼(週四謀殺俱樂部4)

  • 作者:理察・歐斯曼(Richard Osman)
  • 出版社:臉譜
  • 出版日期:2024-05-02
  • 定價:480元
  • 優惠價:79折 379元
  • 優惠截止日:2030年12月31日止
  • 書虫VIP價:360元,贈紅利18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42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新書人手一本75折起!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內容簡介

參透最狡詐的詭計、破解最神祕的謎團, 你卻仍然永遠無法預知, 此刻會不會就是你看見這世界的最後一眼…… 觸動百萬讀者的幽默謎團 X 稱霸英國書市的現象級奇蹟! ★舒逸推理暢銷系列《週四謀殺俱樂部》全新續篇 ★英國圖書獎年度最佳犯罪小說決選入圍 ★系列全球銷量合計突破10,000,000冊! ★名列全英圖書銷售統計系統內最暢銷新書,直追丹‧布朗與J.K.羅琳 ┤故事簡介├ 「一天又一天,任務一個接著一個, 讓邪惡消失在這個世界?等待著最後一個魔鬼死滅? 別開玩笑了。新的魔鬼永遠會再出現,就像春天的水仙。」 老人社區推理辦案同好會「週四謀殺俱樂部」的靈魂人物伊莉莎白有一位經營古董店的舊識庫戴許,他在聖誕假期遇上一名不速之客,以高額報酬請求他把一個盒子暫放在店裡,隔天再交給某個特定的客人。那盒子乍看並不起眼,仔細一瞧才會發現上面古樸的雕刻與歷史的痕跡──還有盒裡裝了滿滿的海洛英。還來不及將這麻煩的物件脫手,庫戴許當晚就被人隔著車窗射殺,神祕的盒子也不翼而飛。 伊莉莎白得知了庫戴許的死訊,一心想要為故友查出真相,可是這次卻不如以往順利──首先是當地警局受到空降來主導辦案的中央警官施壓,不能再對週四謀殺俱樂部透露線索;再來,俱樂部的其他成員忙著開導新搬進社區的住戶莫文,他已經匯款五千英鎊給他在立陶宛的網戀對象,就算被警告可能遇上交友詐欺仍然執迷不悟;最後,則是伊莉莎白摯愛的丈夫史提芬發現了他罹患失智症初期寫給未來自己的信,並要求一直隱瞞病情、只求兩人能平靜度過晚年的伊莉莎白對他實話實說…… 接二連三的困境和生離死別,讓一向機智豁達的老偵探們也不禁消沉,但殺人奪寶的凶手還逍遙法外,週四謀殺俱樂部要如何化解創立以來的最大危機……? ┤書評推薦├ 「其他書中和電視節目上或許還有別的高齡偵探角色,但若論機智、聰慧和人性關懷,他們仍然都比不上《週四謀殺俱樂部》。」──《華爾街日報》 「在《擦身而過的子彈》之後,歐斯曼寫出了一個苦甜交織的懸疑故事,處理到許多老人面對的問題:失智症、電腦詐欺、死亡。但是,在這部暢銷系列作最強勁且情感豐富的續集中,幽默的成分仍然稍稍減緩了感傷之情。」──《圖書館期刊》(星號推薦) ┤系列好評├ 「真是優秀至極,我飛快翻頁的同時更忍不住笑意。」──《第十三位陪審員》作者史蒂夫‧卡瓦納 「如此巧妙、風趣、溫暖的一部絕妙懸疑作品。」──《安眠書店》作者卡洛琳‧凱普尼斯 「充滿迷人魅力與聰慧才思,完全不負期待。」──《三人要守密,兩人得死去》作者莎拉‧平柏羅 「逗趣、精巧、擄獲人心,肯定會讓推理小說迷愛不釋手。」──《第43個祕密》作者哈蘭‧科本 「時而詼諧、時而動人,透過獨特且深得人心的敘事聲音將一個出色的故事概念執行得完美無缺。」──《人骨拼圖》作者傑佛瑞‧迪佛 「在陰鬱的時局中帶來一道歡悅的光芒,趣味無窮!」──《娥蘇拉的生生世世》作者凱特‧亞金森 「溫暖、睿智又風趣,警告我們萬萬不可小看老人家。」──《比小說還離奇的12堂犯罪解剖課》作者薇兒‧麥克德米 「逗趣、聰明、洋溢著英式風情。」──《棄業醫生的秘密日記》作者亞當‧凱 「我熱愛這本書聰明絕頂的情節、巧妙的對話、英式喜劇的情境,更是愛極了伊莉莎白這個角色。希望有一天我老了以後也變得像她……」──《只有她知道》作者費歐娜‧巴頓 「精巧的情節安排有如阿嘉莎‧克莉絲蒂的上乘之作,活潑討喜的角色陣容令人想起菲特烈.貝克曼……但《週四謀殺俱樂部》更讓我喜愛的是它心理描寫的層次、人物情感的深度,以及有如坐在爐火邊的明亮溫暖感。」──《後窗的女人》作者A.J.芬恩 「一群走到人生後半場的偵探、一對討喜的警察搭檔,由這些角色驅動的推理故事兼具了懸疑、趣味與感動。」──《圖書館期刊》 「頂級的舒逸推理作品,有著冷面笑匠式的諧趣和迷人的登場角色,將你拉進故事中的世界、令你樂而忘返。」──《柯克斯書評》

內文試閱

  受害者是一個男人,叫庫戴許.夏瑪,他已經陳屍在此幾天了。其身分是布萊頓的一名骨董商人。他的車子是今早大約六點半被一名本地人發現,那位先生是出來遛狗的。新年第一天在烏漆抹黑的地方遛狗?我是說,你高興就好,朋友,你說了算。那反正不是克里斯的問題——他的問題是怎麼處理這具屍體。      於是他們就這樣聚在這裡。這裡無限逼近一幅美好的風景,克里斯邊這麼想,邊看著呼出來的氣在清晨的空氣中結霜。      一條坑坑巴巴的狹小路徑上結著一條條霜脊,切入了肯特郡的林地,終於一處木質的圍籬,圍籬裡圈養著冬季的羊群。那是一幅橫跨了數百年的場景,代代相傳沒有間隙。銀白色的枝條伸向了頭頂,交織出格狀的蔚藍天際。      那要變成一張聖誕明信片完全可以,要不是現場發生了極端的暴力。      克里斯在聖誕期間放了幾天假。派翠絲從倫敦下來,克里斯給她準備了一隻火雞,一隻大得過頭,煮起來超花時間的火雞,但吃的人似乎相當感激。有那麼一下下,可能是派翠絲在看《真善美》電影時哭得唏哩嘩啦的當下,克里斯有點忍不住想求婚,但最後關頭還是吞了回去。萬一她覺得他在發神經怎麼辦?萬一他說這話太早了怎麼辦?戒指還留在他家中的西裝外套口袋。就看勇氣什麼時候爆發出來。      唐娜一直在工作,但聖誕節的局裡往往還挺有趣的。肉餡派、很偶爾去抓個人,還可以領雙薪。她在晚上加入了他們,還帶上了波格丹。克里斯突然心裡一慌,波格丹該不會已經求婚,而且鑽戒還更棒吧?惟他開這個口就真的太早了。      結凍的霜被壓裂在在他腳下。      鳥兒此前不知有無被槍響驚嚇到,就算有也早忘了,因為牠們這會兒都在那兒開心地嘰嘰喳喳。就連羊群都回歸了正常的生活步調。現場一片寧靜又祥和,鑑識組警員的純白連身服閃耀在低垂的冬陽下。克里斯與唐娜鑽過警方的封鎖線,走向了在這「聖誕祕境」中,那輛圓潤且呈莓果紅色的小車。      那條窄徑是從一條巷弄岔出去,那條巷弄又是從一條兩側都是籬笆的道路岔出去,而那條道路又是從肯特郡一個村落中緩慢且平和地蜿蜒出去。那個村子本身很美,美到克里斯一直到他們終於抵達那一幕場景之前,都一直在用手機瀏覽「搬得好」網站。一百八十萬英鎊買個農舍。這村子被描述為「靜謐」。      如今就算是肯特郡最厲害的房仲過來,想對著這裡說出「靜謐」二字都有點勉強。      「媽說你一顆花街巧克力都沒吃,」唐娜說,「整個聖誕節。」      「沒有花街巧克力,沒有泰瑞牌巧克力柳橙,沒有貝禮詩奶酒。」克里斯說。那些屬於過往聖誕節的食物,於他都已經是過眼雲煙。好處是他的腹肌幾乎就要能看得見了。      「我不敢相信你竟然沒有求婚。」唐娜說。      「來日方長,」克里斯說,「而且我得先把鑽戒買好。」      比起其他東西,氣味率先朝他們衝了過來。就目前的推測,屍體是從二十七日晚間躺到現在。那就是五天過去了。克里斯與唐娜來到車子旁邊。一名叫艾美.皮曲的鑑識人員跟他們打了招呼。      「新年快樂。」艾美一邊說,一邊小心地把一只染血的頭枕放進塑膠容器中。      「佳節愉快。」克里斯說。「這就是夏瑪先生嗎?」      「根據他打凸到快變成紙雕的名片,是的,」艾美說,「他手帕上的姓名縮寫也證實了這一點。」      子彈直射過駕駛座的擋風玻璃,然後從頭骨貫穿了可憐的庫戴許.夏瑪。噴濺到副駕車窗上的血液,早就在嚴寒中凍成玫瑰色的冰晶。      克里斯可以從結凍的輪胎痕判斷出有另一輛車來過。兩輛車來到了這條前無去路的僻靜林徑上停著,時間點就在聖誕過後的幾天。他們來這兒幹嘛?辦正事?還是來找樂子?無論如何,有個人死在這裡。      觀察胎痕,克里斯判斷一輛車在大功告成後從這裡倒了出去,也倒回了正常的生活。至於另外一輛車則開到了人生的終點。                  「他們瞄準他的頭部,」這麼說的波格丹埋首在棋盤上,「一槍斃命。」今天是個好日子。史提芬記得他是誰,史提芬記得西洋棋。新的一年有了好的開始。      「好慘,」史提芬說,「可憐的庫戴許。」      「好慘。」伊莉莎白邊附議,邊端著兩杯茶走進了客廳。「波格丹,我只幫你放了五顆糖,你應該要減量了。就當是新年新希望。有嫌犯嗎?」      「唐娜說是專業的,」波格丹說,「是狙殺。」      「嗯嗯。」伊莉莎白說著看向了丈夫,欣慰地看著他眼中那如今經常不知所蹤的光輝。「庫戴許是那種會跟人有恩怨的類型嗎?」      史提芬點了點頭。「喔,絕對是。妳說庫戴許?是到不能再是。我沒幾天前才見過他,妳知道吧?」      「我們是一起去見他的,史提芬。」波格丹說。「他幫了很大的忙。非常客氣的老先生。」      「你的話我尊重,老弟,」史提芬說,「但他鬼主意很多也是事實。」      「而且還有人闖入了他的店內?」伊莉莎白說。「我應該沒有聽錯吧?是在他們殺了他之前還是之後?」      「唐娜說是之後。」      「但他們沒找到他們要的東西。」伊莉莎白說。「即使如此,殺了他還是很怪。唐娜私下還說了些什麼?」      「我不能告訴妳,」波格丹說,「警察公務。」      「胡說,」伊莉莎白說,「集思廣益對工作絕對是有利無弊。店裡有沒有目擊者?有沒有監視器?」      波格丹舉起一根手指。「等等!」他掏出手機,滑出一則語音訊息,然後按下播放。唐娜的聲音瞬時充滿房間。      「伊莉莎白,哈囉,我是唐娜。我知道庫戴許跟史提芬是朋友。對了,哈囉,史提芬——」      「真是討人喜歡,那孩子。」史提芬說。      「波格丹已經被三令五申不得與你們分享此案的細節,所以你們平常的那幾招可以省省了——」      「我們平常是哪幾招?」伊莉莎白明顯有點不爽。      「他很清楚把細節告訴妳,自己會有什麼下場。妳是見過世面的女子,伊莉莎白,妳肯定猜得到那些下場會是什麼?」      史提芬朝波格丹挑了下眉頭,波格丹點了個頭,意思是「沒錯」。      「……所以麻煩妳就讓我們好好辦案,我會非常感激。我愛大家,先掰了!」      波格丹放下手機,抱歉地朝伊莉莎白聳了聳肩。      「波格丹,她嚇唬你的啦。有你這種性伴侶,我才不會做分手那種拿槍射自己腳的事情,不信你去照照鏡子。別生氣喔,史提芬。」      「喔,我沒事。」史提芬說。「你看看他壯的。」      「我答應過,」波格丹說,「我受約束。」      「天啊,男人在符合自己利益的時候,還真是高尚呢。」伊莉莎白說得火都上來了。「波格丹,你可以在這裡待上兩小時嗎?幫我看個家。」      「是可以啊。」波格丹說。「妳要去哪?」      「我要先去接喬伊絲,然後去庫戴許的店裡看看。感覺我不自己跑一趟不行。」      「妳不能就把事情交給唐娜跟克里斯嗎?」      「老實講,」伊莉莎白說著套上大衣,「真的超浪費大家時間。」      「親愛的,去那兒走走妳也開心啊。」史提芬說。      「那不是重點。」伊莉莎白說。      「替我跟庫戴許打個招呼,」史提芬說,「告訴他我說他是一條老狗。」      伊莉莎白走到丈夫身邊,在他的頭頂親了一下。「我會的,親愛的。」            庫戴許的店已經面目全非。到處都被翻箱倒櫃,東西也被砸碎。有人來找某樣東西,找不到就發脾氣。唐娜並不想太過深究這裡肯定失去了的一切。她想要多想點開心的事情。      「新年有什麼新希望嗎?」她問起克里斯。唐娜的新年新希望是假裝學一下波蘭文,努力到一個讓波格丹能在她放棄時也不便苛責的程度就好。      「我要去海邊游泳,天天,」克里斯,「那對人體好得不得了。血液循環、關節、有的沒有的。」      「你絕對不可能天天去。」唐娜說。      「妳低估我了,」克里斯說,「妳完全看錯我了。」      「那你今天要去游嗎?」      「嗯,今天嘛,今天就不了。」克里斯說。「我們今天有工作,不是嗎?」      「那你昨天有去游嗎?」      「昨天我們在勘查命案現場,唐娜。」克里斯說。「所以,沒有。但其他的日子我都會去。」      他們穿過店內,進到了後面的辦公室,那兒也被攪了個天翻地覆:他們看到抽屜被拉開,紙張散落一地,一個偌大的綠色地板保險箱被撬開來。      「我的天啊。」唐娜說。在腦海中,她仍能看見庫戴許.夏瑪的遺體穿著西裝,還有那件釦子開得之低,讓人不知道該往哪兒看的絲質襯衫。事實上她看背影就認出他來了,那顆光亮的禿頭仍完好無缺。唐娜上一次見到他——其實也是第一次——就是在這家店裡,當時她是跟波格丹與史提芬一起來請他幫忙追查一些珍本書的下落。庫戴許有不可告人的一面嗎?肯定有。他跟毒品有關嗎?唐娜看不出來。但無論如何他們這會兒來到了這裡,在這滿目瘡痍的店內調查著他死於專業殺手槍下的內情。      這隱約透露著他或許扯上了他不該扯上的某樣東西。      「有人來這兒想找到某樣東西,嗯?」克里斯說。      「而且是在他們殺了他之後。」唐娜說。在地的警察接到報案,在十二月二十八日大約中午來到店裡——距離有人把一顆子彈送進庫戴許的腦袋裡,大概只隔了幾個小時。唐娜想起波格丹買給她的女神雕像,那尊庫戴許以愛之名半賣半送,最終只收了波格丹一英鎊的雕像。他的死會讓那尊雕像變得觸楣頭嗎?唐娜希望不至於。      與波格丹共度的聖誕節,對她來說就像美夢成真,或者該說比美夢還更好一點。嗯,也許有一點點小缺憾:他送她的聖誕禮物是四輪摩托車課程。      「所以有人約了庫戴許見面。」克里斯說。      「庫戴許有他們要的東西,他們也有庫戴許要的東西。錢,先這麼假設。」唐娜這會兒翻閱起一本收據簿。      「兩輛車子開進了林徑,停了下來。我們的殺手走出了自己的車子,一顆子彈射穿了擋風玻璃,然後取走了庫戴許手裡殺手要的某樣東西?」      「除非庫戴許此行沒有帶上那樣東西,我是說東西不在他的車裡。比方說他把東西留在了這裡。」      收據簿顯示庫戴許的店在十二月二十七日非常安靜。只成交三樣物品。一盞燈,收現七十五鎊;一張「無落款的海景」,由一名「泰倫斯.布朗」刷卡九十五鎊,再就是「綜合湯匙組」,賣了五鎊。      唐娜注意到有支手機被卡在暖氣後面。她先是納悶庫戴許怎麼沒有把手機帶在身上,然後想起他已經是個八十歲的老人家。無論如何,他都不嫌麻煩地把手機藏在那兒,所以或許那當中會藏著什麼有趣的內容。她緩緩將之拔了出來,放進證物袋裡。      當然庫戴許作了多少沒記錄下來的交易,都是有可能的。這點他們可以透過監視器去確認。只不過萬一店內的監視器是連線到庫戴許的電腦硬碟上的話,那他們就不太走運了,因為那台硬碟已經躺在空空如也的保險箱旁,支離破碎。      「所以問題是,他們究竟在找什麼?庫戴許手裡的東西是什麼?」      「還有,」唐娜說著又看了空保險箱一眼,「他們找到了嗎?」      他們一邊走出辦公室,唐娜一邊看向安裝在店內的監視攝影機。那機器看起來滿像回事的,而她只希望錄下來的東西能在某個地方有份備份,不要只存在辦公室的電腦硬碟碎片裡。      她聽到外頭傳來熟悉的人聲。克里斯也聽到了。      「來吧?」唐娜問。      「不去也不行了吧。」克里斯說。            伊莉莎白與喬伊絲一直無法進入庫戴許的店內。警方的封鎖線仍拉在店門前,破窗上也釘上了大大的木板。這裡可是布萊頓,所以那些板子上已經滿是塗鴉,有人在上頭寫著讓資本主義燒光光吧,也有人在板上貼上了海景第一排的夜店廣告單。伊莉莎白試著在某張板子下面找到些施力點,但沒能得逞。      「妳應該帶把斧頭來的,」喬伊絲說,「我覺得妳跟斧頭會很搭。」      「不要開玩笑了,喬伊絲。」伊莉莎白說。      喬伊絲抬頭看向閉路電視的鏡頭。      「閉路電視攝影機!」      「不用那麼興奮,」伊莉莎白說,「一個人如果專業到可以隔著前擋風玻璃用一顆子彈幹掉一個男人,就一定不會業餘到忘記讓監視器失效。我們的對手不是三歲小孩。」唐娜與克里斯從側邊的巷弄冒了出來。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兩位女士?」唐娜問。「我們是警方人員,靠調查犯罪為生,很高興認識妳們。」      「我們只是逛街,想看看窗戶裡有什麼商品。」伊莉莎白解釋著。      「新年快樂!」喬伊絲說。「謝謝妳送我的銅狗,唐娜。」      「妳喜歡就好。」唐娜說著看向了伊莉莎白。「我以為我已經很禮貌地請妳不要插手這案子了?至少以我的標準算禮貌了吧?」      「禮貌到不能再禮貌了,」伊莉莎白沒有異議,「讓我非常以妳為榮。」      「但是——」克里斯先比了比兩位女士,又比了比被洗劫過的店鋪,「我們還是聚在這裡。」      「我意識到我從來沒有來過庫戴許的店,」伊莉莎白說,「我想說我應該要即知即行才對。唐娜,妳近期自然來過這裡,在波格丹與史提芬的陪同下。那是場沒有經過批准的小冒險,所以我想說我自己也可以來一遍。」      「我不覺得史提芬出來冒險需要妳的批准。」唐娜說。      「我的批准是指妳跟波格丹,親愛的。」伊莉莎白說。      「我不覺得我需要——」      「我是確實喜歡骨董。」喬伊絲說。「傑瑞蒐集過馬蹄鐵。他最後的收藏多達七只還是八只。」      「嗯,跟平常一樣,妳似乎有屍體磁鐵的體質。」克里斯說。      「那可不,」伊莉莎白說,「它們老是喜歡朝我靠過來。監視器有用嗎?」      「現在還不清楚,」克里斯說,「或者那不關妳的事情。兩種答案看妳喜歡哪個。」      「我的看法是,」喬伊絲說,「誰有這個專業在鄉林幽徑中用一槍了結了庫戴許,誰就不會業餘到忘記處理掉監視器。」      「那是妳的看法,嗎,喬伊絲?」伊莉莎白確認了一下。      喬伊絲這會兒望向被貼在木板上的一張彩色夜店傳單。「我在想這上面說的『卡咚』是什麼?」      「我想這條路過去一點有家咖啡店,」克里斯說,「妳們應該會喜歡那裡。」      「喔,咖啡店耶。」喬伊絲說。      「我們是來辦正事的,克里斯,」伊莉莎白說,「史提芬的朋友被殺了。你覺得你可以用家咖啡店打發掉我們嗎?」      「我們也是來辦正事的,」克里斯說,「而且這是我們的工作。我相信妳可以理解的。」      「我完全可以理解,」伊莉莎白說,「我們就不打擾你們繼續了。但你們要是有什麼發現,可以告訴我們嗎?」      「我的老闆不是妳,伊莉莎白。」克里斯說。      「抱歉。」唐娜說。「他覺得妳有一點搶掉了他的男性雄風。甚至連我都有一點這種感受——雖然照理我是沒有什麼雄風可搶啦。但總之或許這一次,妳就讓我們自己來傷腦筋吧。」      「你們自己說的喔,」伊莉莎白說,「那我們也不用什麼都分享了。」      伊莉莎白把喬伊絲的手勾起,拉著她就朝咖啡店而去。      「妳剛剛的反應還真平靜,」喬伊絲說,「我還以為妳會多講兩句。」      「我上來時就注意到了那家咖啡店,」伊莉莎白說,「櫥窗裡的蛋糕……」      「太好了,」喬伊絲說,「我從上午茶之後就沒吃東西了。」      「……跟店外頭的監視器。」      喬伊絲朝她的朋友露出笑容。「那我們可以各取所需囉?」      「正有此意,」伊莉莎白說,「而且我們剛剛才說好了不用什麼都分享喔。」

作者資料

理察.歐斯曼 Richard Osman

電視主持人、製片人、導演,最知名的主持節目是《冷知識百科》(Pointless),私下一直懷有寫作夢的他在二○一九年完成第一本小說《週四謀殺俱樂部》,陸續售出三十餘國版權,儘管隔年出版時遭逢肺炎疫情,仍然創下首週狂賣超過70,000冊、一年內銷量突破百萬冊的驚人紀錄,甚至成為英國出版史上最暢銷的犯罪推理類新人小說。他再接再厲推出《死了兩次的男人》、《擦身而過的子彈》、《魔鬼的最後一眼》三部續集,同樣空降英、美各大暢銷書排行榜,暢銷佳績毫不遜於前作。目前他依然身兼主持人與作家兩職,並且持續為週四謀殺俱樂部的成員們創作懸疑又感人的新故事。 相關著作:《擦身而過的子彈(週四謀殺俱樂部3)》《死了兩次的男人(週四謀殺俱樂部2)》《週四謀殺俱樂部(全新封面版)》《死了兩次的男人(週四謀殺俱樂部II)》《週四謀殺俱樂部》

基本資料

作者:理察・歐斯曼(Richard Osman) 譯者:鄭煥昇 出版社:臉譜 書系:臉譜小說選 出版日期:2024-05-02 ISBN:9786263154841 城邦書號:FR6604 規格:膠裝 / 單色 / 43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