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忘川郵政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忘川郵政

  • 作者:周小洮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3-08-31
  • 定價:360元
  • 優惠價:79折 284元
  • 書虫VIP價:284元,贈紅利14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69元
  • (更多VIP好康)

內容簡介

\POPO華文創作大賞 幻想組佳作、金石堂書店員特別獎、Readmoo特別獎/ 評審盛讚,讀完後勁十足, 作者架構了有趣且生動的死後世界,每個事件都觸動人心。 生前該說的話,生前就該說完。 託夢,是逝世者僅剩的彌補機會。 ★獨家收錄番外〈位置〉 思念傳千里,橋前卸牽掛。 一魂一印,一信傳心。 「回家後,我對妳說一百次。」 「打勾勾,蓋印章,靈魂的約定。」 別人的爸媽總不讓人失望,別人的阿公阿嬤死後都知道要去夢裡探望小孩, 就連貓都知道要找主人告密爸爸暗藏私房錢…… 楊子吉的母親逝世已久,卻一次都沒到夢裡看過他。 難道母親就沒有話想說?一句話也沒有嗎? 「天庭有令,這就是你的天命。」 陰錯陽差,楊子吉成為連結生死間的夢使,負責傳遞往生者的託夢信紙。 不敢脫口的喜歡、囤放已久的愛、遲來的道歉、趕不上的原諒, 他處理的委託幾乎離不開這四種。 除了絕對不能違反職業道德,還得應付各式各樣的客人—— 一名超愛面子的禿頭阿伯、一名滴酒不沾的知名演員、 一名年過半百仍沒等到信件的兒子、一名沒有勇氣面對兒子的母親、 一對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一對錯過今生今世的母子…… 「大拇指,按下靈魂的契印,為信封緘。」 楊子吉為逝世者效力,讓他們用僅剩的機會,彌補生前的遺憾。 他也在一次又一次的業務中,逐漸揭開母親的用心良苦……

內文試閱

轉生課,投胎預備所。 潔白寬敞、無限延伸的空間中,圓形傳送門遍及各處。 身穿白袍的轉生課神職領著一長條隊伍。那條歪歪扭扭的隊伍由孩童靈魂組成,他們在神職人員的帶領下遊走空間。 「歡迎各位光臨投胎預備所,我是各位今天的嚮導,我叫倉,叫我倉叔就行了。」 白袍男子站在隊伍最前端,親切地為在場每一靈魂拉炮慶祝。 「首先,恭喜各位獲得投胎當人的機會,唯有累積足夠福報的靈魂,才有資格來到此地。但別高興得太早,投胎當人並不容易,尤其是當個好人。當人稱得上是雙面刃,不是大好就是大壞,能做很多善事,幹壞事也容易許多。當螞蟻只能咬人,當人則能濫殺。因此投胎當人可謂輪迴中最艱難的考驗,若經不起誘惑,壞事照三餐幹,保證下輩子投胎當香菇。」 倉慎重地告誡在場每一靈魂,他們卻都當耳邊風,不只隊伍排得歪七扭八,還忙著打屁哈啦、自顧自地打鬧。現場的吵雜聲都要蓋過倉的說明,根本沒人仔細聽倉的叮嚀。 混亂中,趁著倉不注意,有一靈魂以鴿子之姿飛進隊伍,落地後,他便模仿其他孩童靈魂,將自身靈魂的樣貌從鴿子塑形成孩童,化為一名小男孩悄悄混入隊伍中。其他魄則繼續閒聊。 「跟你說,我上輩子是狗狗,我會舉起一隻腳尿尿喔!」一名孩童靈魂故意讓頭上現出犬耳,做勢抬起單腳。 「我上輩子就是人,我為戀人擋下子彈,我超勇敢。」另一名孩童靈魂故意讓左胸開出洞。 幾名孩童靈魂繞著倉打轉嬉戲,倉習以為常地繼續講解,「俗話說得好,『選擇比努力重要』,選擇父母就是選擇人生,好的出生讓你贏在起跑點。如你們所見,這座空間中有數道傳送門通往凡間,每道傳送門都對應一對有生育計畫的夫婦。跳進去前,記得先看看自己喜不喜歡那對父母,喜歡就喝下忘魂湯,確定腦袋空空之後再跳進傳送門。」 「我有問題!可以不喝那個湯就跳進圈圈裡嗎?」一名孩童靈魂指著倉手上那碗神祕湯。 「不行,沒喝下忘魂湯就跳不進圈圈,硬跳小心撞破頭,那可能會影響你下輩子的智力。」倉恐嚇似地勾起嘴角,「那就開始吧!先搶先贏,請好好選擇你們的父母,確定喜歡傳送門裡的父母後,就來找我領忘魂湯。」倉揮了揮手讓孩童靈魂們原地解散。 孩子們開始逛大街,每經過一道傳送門就停下來觀察門另一側的夫妻。 有的靈魂找得很快,像是那名頭上長犬耳的靈魂,一下就嗅到自己的歸屬,一眼就認出傳送門另一側是自己前世的主人,「我要這個!我之前就住這間房子!我要當他們的孩子!」 循著靈魂的約定,左胸開洞的靈魂也一下就找到了。他狠狠瞪向傳送門,「我必須選這個,我要當她的小孩才能好好監督他,要是他沒善待她,我就揍爆他!」 有前世之緣的靈魂很快就打定主意,沒頭緒、沒感覺的靈魂持續亂飄。 性格隨便的靈魂停在數道傳送門前,用著前世學到的口訣決定人生大事,「國王下山來點名,點到誰是好運氣。點到了,就這個吧!」 性格懶惰的靈魂關注著有錢的夫妻,「我不想努力,他們看起來有好多房子,就他們了。」 愛胡鬧的靈魂完全沒把選擇父母當回事,他不曉得自己的玩鬧會產生雙胞胎。 「那個白袍大叔只說要喝完湯才能跳進去,沒說不能兩個人擠一個圈圈。欸欸,有誰想跟我擠一個圈圈,我們來試試會發生什麼事!嘿嘿嘿……」 陸續有靈魂前去向倉索取忘魂湯,一旦有靈魂跳入傳送門,那道傳送門便會閉合。 傳送門都關得差不多了,卻見一名小男孩默默蹲在最角落,一道陰暗的傳送門前。 倉好奇地走上前,只見傳送門中僅有一名摀臉啜泣的女子,不見她的另一半。這道傳送門不斷釋出悲傷的氣息,故沒被任何靈魂選上。 「她為什麼在哭?」蹲在傳送門前的小男孩問倉。 「看起來是被另一半拋下了。」這類傳送門往往都是剩下的,沒魂想要。 「她看起來好寂寞。」小男孩蹲在傳送門前,不捨地說:「如果我下去陪她,她會開心嗎?」 「要不要看看其他傳送門?」倉建議小男孩。 「為什麼要看其他的?她不好嗎?」小男孩不解地指著傳送門中的女子。 「也不是不好,只是,選擇這裡,你們母子可能會過得比較辛苦。」提到單親家庭,倉下意識地這麼想。 「但她會很愛我。」小男孩捧著臉頰,語帶期待地說:「她愛我,我愛她,我們一定會幸福。」 「你確定?」 「確定。」小男孩超有自信地點頭。 「為什麼?」 小男孩雙手抱胸,鼻孔噴氣,「直覺。」他的頭頂倏忽探出一根灰色的鴿子羽毛,宛如天線。 對此,倉也只能點點頭。作為神職,他不能干涉靈魂們的決定,只能在旁適時給予意見。做出抉擇的必須是靈魂自己,以免會對這些決定有怨。 倉端出忘魂湯,正要遞給小男孩時,另一名轉生課神職突然闖進,「不好意思!有誰看到一隻亂飛的鴿子嗎?有名年幼的靈魂不知跑哪去?他接下來得投胎當海豹!那隻鴿子應該沒飛到這來吧?」 倉隨即看向身旁的小男孩,他發動術式攤開名冊,一查就發現男孩的第一世是魩仔魚,第二世是鴿子,即將到來的第三世必須是海豹。 「孩子,你福報不夠,必須再多輪迴幾次才能當人。」倉拿高忘魂湯,不讓小男孩勾著,不忘朝遠方的同事大喊:「那隻鴿子在這,快把他帶走!」 「我不管,我要去陪她!給我!快點給我!」小男孩跳上跳下。他撲向倉,並在倉身上亂咬亂抓,痛得倉哇哇大叫。 其他孩童靈魂紛紛趕來拍手看戲,有些靈魂還以為是在玩遊戲,學著小男孩撲到倉身上亂拉亂扯。 一幫孩童靈魂瞎起鬨,另一名神職衝入魂群,試圖將小男孩從倉臉上扒開。 自知要被抓走,小男孩立刻搬出彼世大絕。他隨手指向某處,道出眾神避之唯恐不及的名字:「看!是葬天大神!祂居然突破封印了!大家快逃啊!」 哪怕沒見過、沒聽過,光說出「葬天」二字,就會讓多數的魂魄顫抖,此招屢試不爽。 聽聞大魔王的名字,兩名神職馬上回頭察看,反射性地敞開雙臂,誓死保護準備投胎的靈魂們。孩童靈魂們則嚎啕大哭、四處亂竄,害得神職們相繼絆倒,場面更加混亂。 左看右看都沒發現葬天大神,眾人才發現是惡作劇。 轉生課的神職趕忙安撫孩子們,倉則氣呼呼地在魂群中尋找那隻調皮鴿。 遺憾地,倉最後只找到落在地上的空碗,碗裡的忘魂湯被喝得精光,那名悲傷女子所在的傳送門也早已消失。 本該投胎當海豹的那名幼魂,就這麼投胎當人去了…… * 楊子吉只能以吃洩恨。 作為一名領死薪水的老百姓,楊子吉平時節儉,找不到理由善待自己,頂多在過生日時,下班順路買塊蛋糕回租屋處,獨自吹熄一塊兩百元的寂寞。對楊子吉而言,這已是種奢侈的孤獨。 如今楊子吉失業了,他恰巧受邀參加高中同學會,需要慰藉的他終於找到理由對自己好一點。 凱特飯店,三樓。 全員到齊,在服務人員的帶領下入座兩張長型大桌。楊子吉本能地走向最邊角的座位,自願發配邊疆,卻被詹苳琳一把抓到靠近中央的位置。 「你,坐我旁邊。」詹苳琳替楊子吉拉開椅子,她單指朝下,這不是詢問,而是命令。習慣了詹苳琳的先斬後奏,楊子吉默默坐入舞台核心。 花了許久分配好座位,並簡單交換名片後,大夥開始閒聊。 從頭到尾楊子吉就負責邊吃邊點頭,聽到厲害的事,就放下刀叉拍拍手,豎起拇指稱讚對方;聽到應該驚訝的事,就算內心覺得沒什麼,他也會很給面子地瞪大雙眼,發出讚嘆的聲音。 酥脆的麵衣在嘴中喀滋喀滋,楊子吉口中的炸天婦羅吃得認真,沒聽到誰先起頭,大家正討論關於夢的話題。 「說到託夢,有件事讓我印象深刻。我爺爺過世時,請來的師父在我爺爺的鞋尖上黏珍珠,說珍珠能照明陰間,這樣我爺爺在另一個世界就不會迷失方向。結果那個膠水好像沒黏好,我爺爺右腳鞋尖的珍珠脫落了,不知道滾去哪。」以前的班長林文豪說著。 「然後你爺爺就託夢給你?」以前班上的小霸王陳以祥接話,認為這劇情挺好猜。 「猜對一半,爺爺是託夢給我哥。重點來了!」林文豪說得起勁,「師父黏珍珠那天,我哥因為出差趕不回來,當天不在場,結果隔天他趕回國,一見到我就說:『我夢見爺爺,爺爺跟我說珍珠在櫃檯下面。』於是我們回醫院,循著病床的移動軌跡去找,還真的在醫院的行政櫃檯下方找到珍珠。」 「哇!這也太玄了吧!」一名同學讚嘆。 「託夢真的好神奇。」另一名同學拚命點頭。 「苳苳呢?苳苳有被託夢過嗎?」 「我的話沒有耶,但我爸爸最近才夢到我奶奶。奶奶走半年了,聽他說,奶奶在另一個世界過得不太好。不曉得是他白擔心,還是奶奶真的去夢裡找他……」詹苳琳邊說邊嘆息。 「我小時候也有被我家的老貓託夢過!」又一名同學挺直腰桿分享,「小時候沒有零用錢,母親節時我想買蛋糕給媽媽,又不曉得該去哪生錢,那陣子家裡的毛毛剛過世不久,我就夢到牠。在夢裡,牠帶著我到家裡的倉庫,說:『裡面有錢,拿去買蛋糕,記得要買花生口味。』醒來後,我還真的在倉庫裡找到一個白色的信封袋,裡面有好幾千塊,我就從中拿了一千元去買母親節蛋糕,殊不知那個信封袋是我老爸偷藏的私房錢,哈哈!」 同學笑著繼續說:「有趣的是,我媽確實喜歡花生口味的蛋糕,她最喜歡軟花生配布丁,想不到毛毛居然知道,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很感動。」 大家聽得嘖嘖稱奇,討論熱絡。 注意到楊子吉都沒發話,也跟其他人沒什麼交流,怕他寂寞,詹苳琳朝身側的楊子吉輕聲地問,「阿吉有被託夢的經驗嗎?」 楊子吉不禁一愣,他右手拿刀,左手拿叉,天婦羅炸蝦的尾巴露在嘴外,模樣滑稽。 「沒耶,我從來沒被託夢。」楊子吉邊嚼邊說,炸蝦的尾巴隨他的字句上下擺動。 「都沒有夢過親人嗎?」詹苳琳好奇地追問,「沒有夢過伯母?」 這個問題令楊子吉心頭一沉,雖然他清楚詹苳琳沒有惡意。 他難過不是因為詹苳琳提起已逝的母親,而是母親沒有遵守約定。他認為母親就是個騙子。 停頓了幾秒,楊子吉將蝦尾吐進盤中後才開口:「我這麼不可靠,笨到無法適應社會,老媽大概也懶得託付什麼。她肯定早早就投胎去了,那樣也好,我也希望她別來煩我。」 「幹麼這樣說自己?伯母一定是對阿吉有信心,覺得不需要為你操心才沒託夢。」 詹苳琳看透楊子吉的假裝不在意。他從以前就是這樣,碰上難過的事就會遮掩傷口。 「無所謂啦,我也不想見我媽,現實中一堆狗屁倒灶要應付已經夠煩心了,能有機會躺下當然是要好好睡一覺。睜眼被現實折磨,闔眼進到夢裡還要被老媽碎念,那樣也太慘。」 楊子吉冷笑,「我再去多拿幾盤。」他現在只想靠美食轉換心情。 屁股一離開座位,明明沒趕時間,楊子吉走往自助區的腳步卻很急,巴不得快點見到形形色色的食物,用那些美食堵住自己的眼睛,以免眼睛漏水。 然而,剛剛聽見的故事,卻不自覺在楊子吉的腦中迴響。 他想,別人的爸媽總不讓人失望,他們的阿公阿嬤離世後都知道要去夢裡探望小孩,為什麼媽媽就不知道?連貓都知道要到夢裡找主人告密爸爸暗藏私房錢,媽都走多久了,十多年來都沒到夢裡看過兒子,一次也沒有。 也不是說要天天到夢裡閒話家常,但好歹露個臉吧?就算認為兒子靠不住、無法託付,或是真的沒有牽掛、沒有想要託付的事,難道就沒有話想說?一句話也沒有嗎? 他想,自己果然被母親忘了。 楊子吉越想越氣,一邊亂夾食物,一邊在心中告訴自己「別在意」、「別去想」,可惜人類的大腦越試著不想某件事,其實就越在意某件事。 心情爛到極點,略過所有健康的色澤,楊子吉來到西點區,嘴角不禁抽動,蛋糕櫃裡擺著起司蛋糕——媽媽最喜歡的甜品。 「這個三塊,那個兩塊,還有那個跟這個,麻煩你了,謝謝。」 楊子吉朝蛋糕櫃指指點點,什麼都來一塊、什麼都選,就是不選起司蛋糕,即使他自己也挺喜歡。像是刻意把媽媽最喜歡的食物忘在那,藉此報仇。 選完,楊子吉別過身,八成是轉身太快,他迎頭撞上一名男性,楊子吉趕忙退了兩步,「不好意思,對不起。」他連忙點頭道歉,卻見對方一臉嚴肅地盯著自己。 楊子吉面前的男子穿得西裝筆挺,身高還足足高了楊子吉一點五顆頭,釋出難以言喻的壓迫感,讓楊子吉倍感壓力。他不自覺將視線移開,迴避與男子對視。 糟糕,感覺是個一板一眼的傢伙,是自己不擅長應付的那種人。他在心中暗想。 楊子吉仔細觀察男子,「呼!好險。」他的衣服看起來沒沾到汙漬,想必手上的餐點應該是沒濺到他,要是弄髒昂貴的西裝鐵定賠不起。 楊子吉的目光來回飄閃,支吾了幾秒,「抱歉,有……有弄傷你嗎?」 陌生男子的臉跟「親切」兩個字絕緣,感覺用眼神就能殺人。聽到楊子吉的問話,他第一時間沒予以回應,僅是將目光放到楊子吉餐盤中的西點。 沒得到回覆的楊子吉尷尬地扯起嘴角,「這……這些東西在那邊可以拿喔!」他回頭指著後方的西點櫃,端盤子的雙手不自覺發抖。 男子突然一嘆,「盡吃些沒營養的東西,是想儘早投胎?」 楊子吉一愣,頭朝旁一歪,「蛤?」 男子指著楊子吉盤子裡的西點,用責備下屬的口吻說道:「你應該注意營養均衡。」他凌厲的手指像在訓斥那些甜食。 然後,楊子吉就呆掉了。 先生,我跟你很熟?你一個陌生人憑什麼對我說教?開口就詛咒別人投胎,是他媽腦子有病?他心中冒出一堆想反問男子的問題。 仰賴過去擔任客服的修身養性,楊子吉也算練出一身好脾氣。 深呼吸,吐氣。微笑點個頭,再從他旁邊繞過去,嗯,就這麼辦。 楊子吉在腦中擬定好對策後,先是擠出專業的妖孽退散笑容,打算從男子身旁掠過,沒想到,男子卻及時朝旁跨步,一步就攔住楊子吉的去路。 「站住。」男子的語氣硬的像擋路的巨石,「誰准你走了?」 楊子吉的嘴角不悅地抽動,他抬頭與男子對視,「先生,你是不是認錯人?」 可惜男子答非所問,自顧自的下令,「站好。」 楊子吉正想起步離去,卻被男子硬生生地按住右肩。他沒給楊子吉多餘的時間反應,下一秒,一記猛拳就這麼灌向楊子吉的腹部,不偏不倚正中腹中,害楊子吉差點把稍早狼吞的食物全都吐出來。 幹你娘!操!面對突來的拳頭,楊子吉腦中只閃過這句話。一個陌生人竟沒來由朝他肚子送拳頭?不過是輕輕擦撞,這男的究竟有多氣?居然氣到直接揍人?有沒有搞錯啊? 餐盤摔落,西點和玻璃碎片散落一地,楊子吉痛得雙膝跪地、捧腹顫抖。突然被陌生人揍很不尋常,更怪的是,這拳還超級霹靂無敵痛,他痛到一時吐不出半個字。 楊子吉沒被揍過,準確地說,大多數人正常情況下都不太可能被揍過,所以楊子吉也不確定究竟是自己太不經打,還是這神經男的拳頭就像砂石車衝撞一樣猛。 更更更更奇怪的是,楊子吉逞強抬起視線,那名貿然動粗的男子早已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接二連三圍過來關心的人,有路人,有餐廳員工,更少不了認識的同學。 「先生?先生你還好嗎?」 「欸欸!阿吉跪在那!快過去看看!」 「喂阿吉!你還好嗎?沒事吧?」 什麼怎麼了?沒人看見我剛才莫名其妙挨揍嗎?楊子吉疑惑地想。 視野模糊,耳鳴加劇,逐漸消逝的意識中,楊子吉依稀聽見鄰近西點櫃的員工道:「這位先生剛才站在那自言自語,然後就突然跪倒。」 什麼自言自語?什麼突然跪倒?明明就是那個男的突然動粗!該死!就沒有人看見我肚子被人問候?楊子吉很想出聲反駁,但腹部彷彿被熱鐵烙印,渾身發燙。 他硬是挺著微薄的意識環視周遭,遺憾包圍自己的人群中不見凶手的身影。 真好,真他媽好極了,那男的揍完人就跑,直接人間蒸發,咻一下就消失,行凶還沒被看見,他想,這下絕對沒人替自己伸張正義。 五秒後,楊子吉兩眼上翻。 十秒後,楊子吉徹底失去意識,附近人見狀急忙為他叫救護車。 然而,楊子吉萬萬沒想到,這突來的一拳就是正義。 這一拳,是他這輩子最重要的約定。

作者資料

周小洮

品名:周小洮 原料:幻想、創作、甜食以及氧、碳、氫、氮、磷、鈣和其他微量元素。 產地:地球 製造日期:1994/7/30 有效日期:? 備註:尚未到期前,希望能持續產出更多的好故事。謝謝大家的支持與陪伴。 個人專頁:https://www.popo.tw/users/mapletai730

基本資料

作者:周小洮 繪者: 九日曦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23-08-31 ISBN:9786267217573 城邦書號:3PP070 規格:膠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