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當風止息時01:琉璃鬼殺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當風止息時01:琉璃鬼殺

  • 作者:Misa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5-08-06
  • 定價:230元
  • 優惠價:79折 182元
  • 書虫VIP價:18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2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 暢銷美女作家 Misa 靈異×奇幻×愛情 超Mix話題強作! ★人氣大手繪師Izumi 繪製美封 陰陽眼學長+招鬼體質學妹=青春校園純愛……恐怖片! 路上的紅包不能撿,連琉璃也不能亂撿! 撿了不用冥婚,但會有鬼學姊冒出來和你深.情.對.望 ♥ 封葉想不通, 為什麼突然會在校園裡撞見一個又一個阿飄學姊? 初次被阿飄學姊攻擊時,擁有陰陽眼異能的學長任凱救了封葉, 為了小命著想,她乾脆整天黏在任凱身邊, 就像剛出生的雛鳥認定初次睜眼看見的就是媽一樣。 任凱則是在心裡問候了一遍眾人的媽, 都是那個招鬼體質的學妹害的,遇見的鬼竟然多到可以湊一桌麻將! 他只能安慰自己這是在愛護動物,總不能讓她自生自滅吧? 可是,說也奇怪,每當封葉面臨危險時,總會吹起一陣香甜的暖風, 那陣風彷彿正在守護著她,但也隱約透露出一絲不祥。 在任凱的幫助下,封葉慢慢挖掘出異常背後的真相, 卻發現,或許連她自己的存在都是一種異常…… 「爸、媽,我到底是……什麼東西?」

內文試閱

  二月下旬,已經有了幾許春神捎來的溫暖氣息。   教室裡頭的學生們嘰嘰喳喳著,大家都還沒將心從寒假收回來,興高采烈地和同學分享自己去了哪裡遊玩。   不過有個女孩將雙腳縮在椅子上,抱膝坐著,頭上像是有烏雲籠罩一樣,和周圍的一片歡樂形成強烈對比。   她的頭髮跟被閃電劈到了一樣,毛躁且蓬亂無比。   她嘟著嘴巴,沮喪得連桌上的起司蛋餅都吃不完,一點胃口也沒有——雖然在此之前她已經吃掉了一份培根蛋土司與蘿蔔糕。   「封,妳怎麼了?」一名五官立體的帥氣短髮女孩坐到她旁邊的空位,皺眉望著她。   「妳覺得我的髮型會不會很怪?」封難過地吸了吸手中的大杯奶茶,一口就喝到見底。   「我覺得妳怎樣都可愛啊。」被比男生還要有魅力的喬子宥用這種溫柔的眼神看著,封有時都會感到一陣唏噓。   「子宥,為什麼妳是女兒身啊!」封忍不住喊道,班上大多數女孩聽在耳中也在心裡點頭如搗蒜。   「如果真的相愛,是男是女又有什麼差別呢?」一旁說著風涼話的李佳惠不懷好意,喬子宥皺了皺眉頭,用眼神示意她別多嘴。   「妳那髮型真的很可笑。」班花林沛亞只瞄了封一眼,就將注意力轉回自己的書本上。   「我只是想說新學期應該要有新氣象,才決定換個新髮型,誰知道……」天真「單蠢」的封根本聽不出李佳惠的言外之意,也沒注意到喬子宥的表情,只是心心念念著自己的爆炸頭。   都高一下學期了,而且現在又沒有髮禁,封抱持著「有些事情現在不做,以後再後悔也來不及了」的心態,將維持了十六年的黑色長直髮燙染成栗色波浪捲。沒想到她的頭髮十分不爭氣,居然就像鐵絲被火烤過一樣,糾結成一團。   「好像麥克風。」林沛亞見封如此愁眉苦臉,興起了惡作劇的念頭。   「不,我覺得更像是英國衛兵的帽子。」李佳惠這番話發自內心,完全不只是要挖苦封。   噢,這就是友情,女人的友情啊!   封的心就像被機關槍掃射了一輪。都說頭髮是女人的第二生命,這些好朋友不安慰自己就算了,還落井下石。   唯有喬子宥的手溫柔地摸上她的頭髮。   「我幫妳把頭髮弄得服貼些。」喬子宥從包包裡拿出一瓶慕絲,擠了坨泡泡在手心,將封糾結的頭髮分開理順。   「還是子宥對我最好了,妳們兩個就只會笑我。」封抬起下巴,數落另外兩人的不是。   看著封圓滾滾的臉龐上那得意的神情,林沛亞和李佳惠互相對視一眼,不禁搖頭,無奈地扯了扯嘴角。   這傻丫頭壓根沒有察覺喬子宥對她的感情,但也罷,反正注定不會有結果。   「妳應該改名叫天真,我想妳這輩子都不會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吧。」李佳惠的話充滿嘲諷之意,但單細胞的封只當做是讚美,還說了聲謝謝。   林沛亞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從書包裡拿出一個夾鏈袋,裡頭裝有一條銀色項鍊,墜子是精緻小巧的紫色寶石,「封,這送給妳。」   「為什麼送我東西啊?」項鍊看起來非常漂亮,可是她小時候被告誡過,收下別人的東西前要問清楚,於是仍勉強按捺著興奮問道。   林沛亞的臉色微僵了下,隨即掛上笑容,「我只是覺得挺適合妳的,所以就買來送妳了。」   「騙人,我剛剛才看見妳動手把墜子穿在一條銀鍊上,這條項鍊怎麼可能會是買來的,明明就是妳自己做的吧!」李佳惠立刻戳破謊言,讓林沛亞有些尷尬。   「沒關係啦!是親手做的我更高興喔,嘿嘿。」封趕緊打圓場,「真是太愛妳了。」   林沛亞扯扯嘴角笑了,隨手拍拍封的背,不理會在一旁竊笑的李佳惠。   封盯著漂亮的墜子,總覺得目光好像要被那淡淡的紫色吸入進去。記得紫色代表著尊貴以及神祕,似乎還有性感,所以沛亞是覺得她很性感嗎?   封嘿嘿笑了起來。   「看妳的表情就知道又陷入妄想了。」李佳惠忍不住吐槽。   上課鐘響起,所有人陸陸續續回到座位上,依舊小聲談論著各種瑣事,封則是繼續盯著漂亮的新項鍊傻笑。   封的本名叫做封葉,她在父母去賞楓的時候出生,父母為了紀念,便為她取了這個名字。   也許是在食慾之秋誕生的緣故,封的胃口很好,總是可以吃下常人兩倍分量的食物,然而令人又羨又嫉的是,她仍能擁有苗條的身材。   她就讀的學校是本區占地面積數一數二廣大的高中,升學率不差,口碑優良,但最重要的是制服好看——蘇格蘭百褶裙和可愛無比的領結。封全是為了穿上這身漂亮的制服,才選擇就讀這所高中。   「封,要不要吃糖果?」李佳惠小聲地問,不等封回答就丟了一顆紅色包裝的糖果過去,順便比了「噓」的手勢。封不疑有他,很快打開吃下。   「咳咳!」下一秒,封立刻被味道極酸的糖嗆到,頓時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李佳惠在一旁吃吃偷笑。   李佳惠就是這種小惡魔型的女孩,明明長得相當可愛,卻有腹黑傾向,完完全全是天使臉孔、魔鬼心腸的最佳寫照。   「上課不可以吃東西。」林沛亞面無表情,只瞥了漲紅臉的封一眼,又繼續翻著手上的書。   封嘟著嘴,硬著頭皮把口中的糖果吃完。   窗外吹來一陣帶著甜香的風,她抬起頭,明明這陣風舒爽怡人,但不知為何,她的心中卻隱約浮起一絲……不祥的預感。   *   任凱大概是全校最受歡迎的男孩子了,高䠷的身材與帥氣的臉蛋都還是其次,他那天生的王者風範與放浪不羈的態度,才是讓所有女孩子為之瘋狂的原因。   今天一如往常的,任凱又遲到了。他站在學校圍牆外,一手拿著早餐店阿姨愛心加碼的大杯冰紅茶,一手搔著頭,瞇眼盯著圍牆上的碎玻璃。   「媽啊,碎玻璃的數量好像增加了,一定是盧教官那老頭幹的。」任凱碎念著,將冰紅茶的封膜撕開,一口氣喝光後隨手一丟,捲起袖子準備翻過圍牆。   他俐落地將書包丟過圍牆,扭動脖子舒展筋骨,接著手掌準確地落在沒有碎玻璃之處,然後一個翻身,就這樣輕易地翻過高高圍牆。   任凱心想,若現場有裁判,肯定會給他來個滿分十分。他得意地勾起嘴角,想不到還來不及拿起地上的書包,一陣暈眩就忽然襲來。   任凱的眼前一片黑暗,眼窩處刺痛不已。他一手摀著眼睛,明明豔陽高照,他的身上卻不斷冒出雞皮疙瘩。   冷汗順著額頭流下,腦袋嗡嗡作響,他一手扶住圍牆,好不容易才等到不適感逐漸退去。   「嘖!」他不悅地咋舌,拾起掉在草叢中的書包往肩上一搭,手插口袋,就要往教室走去,卻下意識地望向樹叢陰暗處。   那裡有雙在太陽底下依然顯得蒼白的腳。   那雙腳一動也不動,像是在等著什麼人。   死去的靈魂,有多少是真的留戀人世?   有的只是因為生前的強烈情感在死後化成執念,才被束縛在這人間煉獄生生世世,無法輪迴。   對此,任凱什麼忙也不能幫上。   自從某件事後,他就「看得見」了,勉強可以說是天生擁有陰陽眼異能,雖然或許說這是缺陷比較恰當,但他不能也不會這麼想,畢竟這雙眼睛是任凱和「他」的唯一連結。   撇開那段滿是痛苦與悔恨的過去,任凱的注意力回到那雙腳上。   他皺起眉頭估算,從入學第一天起,就看見那雙腳站在那,到現在也快兩年了。他有點於心不忍,便主動開口:「我幫不了妳,快去投胎吧。」   那雙慘白的腳微微晃動,緩緩消失不見。   任凱挑了挑眉,她是聽懂了嗎?   他聳聳肩,轉過身準備前往教室,忽然——   一對死氣沉沉的透明眼珠就這樣對上任凱的眼睛,讓他差點沒往後栽倒。對方的臉貼在他的鼻尖上,如此近距離的接觸,讓任凱忍不住在心中大罵對方的祖宗。   那張臉緊貼著他大約十秒後,才慢慢地往後移動,逐漸消失。   任凱深吸一口氣,轉過頭再次望向樹叢,那雙慘白的腳又回到裡頭待著,繼續等待著。   看樣子,亡魂果然不是如此輕易就能度化的,如果講一兩句話就能勸得他們投胎,那還需要道士做什麼?   不過這是他第一次看見那個亡魂的臉,算是一種另類的收獲吧。   「阿凱,你是要蹺課,還是剛到?」一個爽朗的聲音響起,是常和他混在一起的同班同學阿谷。他長得斯斯文文,卻染了一頭醒目的紅髮,玩起來比任凱還要敢。   阿谷手裡拿著癟癟的書包,襯衫下襬一半露在長褲外頭,明顯違反校規的金色皮帶在陽光下閃耀。   任凱看了樹叢一眼,那雙腳已經不見了。「沒啊,我才剛到。怎樣?你要閃了喔?」   「我剛繞去三年級教室看過,綺夢學姊今天沒來,想說去她家晃晃。」阿谷聳聳肩,回答道。   綺夢學姊是公認的校園美女、冰山美人,高不可攀的高嶺之花。   不過阿谷一向喜歡高難度的挑戰,一天到晚在綺夢學姊身邊打轉,三番兩次被打槍也不死心,開口閉口就說她是他的夢中情人。   但至於阿谷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歡綺夢學姊,任凱不予置評。   「說不定她感冒請假。」   「那正好,也許能趁她脆弱時,展現我可靠的一面。」阿谷壞壞地笑了笑。   「還會回來嗎?」看著阿谷準備翻牆而出的背影,任凱瞄到另一邊的樹叢裡似乎躲著一個人。   「會啊,下午有盧老頭的課,我可不想讓他打電話到我家告狀。」阿谷說著,表情忽然變得曖昧,「除非綺夢學姊說,不要走,阿谷,留下來陪我。」   「醒醒吧你,下午見。」任凱不屑地道,看著阿谷嘿嘿笑著翻過了圍牆,嘴裡還叨念著碎玻璃怎麼會變得這麼多。   聽見阿谷的足音在圍牆另一邊逐漸遠去,另一邊樹叢裡的人影動了動,任凱嘆口氣。   「萬伯,別躲了啦,我都看見了。」   樹叢中冒出一顆頭,對方戴著老花眼鏡,臉上有幾塊老人斑。   「歹勢啦,不要說出去喔……」萬伯抓了抓沒剩幾根頭髮的光禿腦袋瓜,不好意思地乾笑著。   約莫六十歲的萬伯是學校資深工友,智商有一點點不足,做事倒是很認真,只是偶而會躲在這偷懶打盹。平時照料校園裡頭的花花草草,或者維護水管線路等差事,都是由萬伯一手包辦。   「萬伯,我不說你也不說,我去上課了。」任凱從書包裡拿出一罐算是用來賄賂的飲料丟給他,要萬伯對自己又偷溜進來的事保密,當然,還包括阿谷蹺課的事情。   「沒問題、沒問題。」萬伯憨笑著接過飲料,對離去的任凱揮手。   任凱大搖大擺地穿過中庭往教室走去,此時第一堂課正好結束,走廊上滿是嬉鬧著的學生,這裡是他平時很少經過的一年級教室區。   許多一年級學妹見到任凱都不禁輕聲驚呼,帥氣的任學長居然出現在這裡!她們紛紛衝了出來,無論是走廊還是教室的窗邊,只要是能看見任凱的地方都擠滿了人。   對於周遭的騷動,任凱早就習以為常,他沒有多加理會,自顧自地往走廊盡頭的樓梯走去。   當他經過一年級的某間教室時,突然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氣息,於是下意識側頭瞄了一眼,視線就這樣和一個圓臉圓眼的女孩對上。   任凱微微愣了下,但僅只一秒,沒讓任何人有機會察覺他的表情變化,他繼續往前走,消失在轉角的樓梯處。

作者資料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我想聽見你的聲音》、《最親愛的我們》、《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未凋零》、《世界唯一的花》、《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小羊不會唱情歌》、《我在昨天等你》、《當風止息時》、《無盡之境》。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相關著作:《小羊不會唱情歌》《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世界唯一的花》《戀愛本就是場病》《未凋零》《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最親愛的我們》《無盡之境03(完)抉擇》《我想聽見你的聲音》《無盡之境02追尋》《無盡之境01長生》《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很久很久以前》《湖岸邊的黑天鵝》《閣樓裡的仙杜瑞拉》《當風止息時05忘卻的思念(完)》《當風止息時04被扼殺的真相》《人魚不哭》《她們》《黑夜裡的螢光》《當風止息時03窺視者》《當風止息時02亡靈的筆記本》《微光的翅膀》《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L夾珍藏版)》《青春副作用》《戀之四季:春夏秋冬系列番外合輯》《這個寒冬不下雪》《秋的貓》《總會有一天》《第二次初戀》

基本資料

作者:Misa 繪者:Izumi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異小說 出版日期:2015-08-06 ISBN:9789869151979 城邦書號:3PF00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