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人魚不哭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人魚不哭

  • 作者:Misa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6-04-28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79折 190元
  • 書虫VIP價:19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0元
本書適用活動
520 開啟你的幸福密碼/三本75折
  • 出版社 TOP 100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 暢銷美女作家 Misa 備受千萬讀者期待.愛情童話系列作首部曲 在人魚公主化為泡沫的那一瞬間, 她是否還能覺得自己愛過? 是否還能無悔那些為愛付出的曾經? 我們來打個賭, 我向妳證明世界上有真愛, 而妳則向我證明世界上沒有真愛。 只要有男生跟我告白,我就會答應跟他交往, 無論對方長得是帥是醜,對我是好是壞,那些都不重要, 反正我連他們的名字都記不得,我誰都不喜歡。 沈品睿和我一樣,他能輕易與對他有好感的女生交往, 但他和我不一樣,他認為每個女生都有可愛之處,所以他誰都喜歡。 孟尚閎更是個奇怪的人,明明有女朋友,卻能容許她和其他男生曖昧不清。 然而這樣的他卻笑著對我說: 「柴小熙,我和品睿都喜歡妳,可我們分不出那是愛情還是友情。」 或許,我們三個人都一樣,都還不懂得什麼是愛情, 卻都懵懂地想要愛人與被愛, 所以才會用不同方式,面對愛情裡的迷惘……

內文試閱

  白色的煙霧順著我吐出的氣息飄散在空氣中,那難聞的菸草味纏繞著指尖,在鼻腔內久久無法散去。   用力深吸一口氣,閉起眼睛感受焦油充斥肺部的焦慮,我皺起眉頭,將只吸了一口的菸丟到陽台地板上踩熄。   「柴小熙,吃飯了,要叫幾次?」那女人的手重重拍打在房門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喔。」我應了聲,撿起地上的菸蒂,將這唯一一根、從爸爸放在桌上的菸盒裡拿來的菸,隨意往樓下丟去。   趴在陽台邊,我盯著下方街道的車水馬龍,覺得頭暈目眩。   走近餐桌,那女人與爸爸已經開始用餐,本來眉開眼笑的她一瞥見我,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叫妳吃個飯還要三催四請?不如下次直接說妳不要吃如何?」   我對那女人說的話充耳不聞,逕自拉開椅子坐下,拿起筷子隨意夾了幾根青菜。   「小熙,吃點肉,妳媽媽煮的肉很鬆軟好吃喔。」爸爸夾了一塊肥美的豬肉放到我碗中。   「千萬不要啊!叫我『媽媽』?我承受不起。」那女人用誇張的語調說,眼神充滿不屑。   我斜睨她一眼,又看見爸爸一臉為難的模樣,於是我什麼也沒說,默默吃完那頓飯後,回到自己的房內。   關門前,我聽見爸爸用氣音小聲和那女人說:「妳為什麼要這樣說話?」   「不然要怎麼說話?不就是要用這樣的態度嗎?」女人完全不想壓低嗓門。   房門闔上那一刻,我最後聽見的是爸爸討好她的聲音。   拿起耳罩式耳機,將音樂調到最大聲,讓旋律轟隆隆地震破我的耳膜,就不會有心思再想任何事情。   我不知不覺地睡著,卻被手機連續不斷的訊息提示音吵醒,睜開眼睛,耳機已經掉落床底下,我拿起手機滑過螢幕,訊息來自許多人—   「妳要轉學了?」   「怎麼都沒有說要離開了?」   「那以後還有機會見面嗎?」   「妳對我有認真過嗎?」   「賤女人!」   「最可悲的是妳愛的人不愛妳,祝福妳也如此。」   沒打算看完所有的訊息,我直接刪掉原有的LINE帳號,重新申辦了一個新的,將過去一切全數刪除。   ***   穿著舊高中制服搭上捷運,來到距離我家五站的三淵高中。   今天是轉學第一天,沒有家長的陪同,轉學理由也是我個人的意願,而非出自家庭考量。   在警衛室向警衛說明來意時,進出校門口的學生不時朝我投來好奇的目光,畢竟我一身粉紅水手服,和該校白襯衫、黑裙黑褲的校服差異太大。   導師過來教務處接我,她是個神色嚴肅的中年婦女,一頭短髮梳得一絲不苟,嘴角緊抿,服裝也很中規中矩,如此外型通常表示她的個性傳統保守。   我和傳統最不合。   「我是妳的班導張雲嬌。柴小熙,妳的轉學理由只填寫了個人因素考量,是什麼因素呢?」這位戴著眼鏡、咬字清晰的老師,在帶我走去教室的路上如此詢問。   「不是欺負人也不是被欺負。」我簡單地回答,「當然也不是身體不好。」   「那是……」   「張老師,那是我的『個人因素』。」我刻意加重那四個字的語氣,並微笑看著她。   導師微微瞠大了眼,似乎對我這樣的態度感到不滿。   「不管妳以前在那所高中發生過什麼,三淵是一間歷史悠久的學校,不由得你們胡作非為,這裡的學生全都溫和有禮、乖巧無比……」她話都還沒說完,前方教室的窗戶就飛出一雙……應該說一隻皮鞋,「咚」地掉在走廊上。   教室裡響起一陣哄堂大笑,接著後門出現一個男生的身影,他背對著我們單腳跳往那隻孤伶伶的鞋子。   「根據鞋子掉落的方向,我預測今天的轉學生是……女生!」那個男生大喊。   隨即有幾個人從教室窗戶探出頭來,臉上都掛著興高采烈的表情。   其中一個褐髮的女生扭頭瞥見我和班導站在一起,馬上大喊:「老師來了!」   瞬間,那幾個人把頭縮回窗戶裡,現場一片靜默。   而那個背對我們的男生僵立原地,遲疑了幾秒,他單腳跳到鞋子旁邊,快速穿上鞋,拉了拉襯衫領口,轉身對班導敬禮後,立刻衝回教室。   看著班導七竅生煙的模樣,我不禁微微扯動嘴角。   溫和有禮?乖巧無比?   現在的學生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   班導師踩著重重的腳步從前門進到教室,用力地將手上的本子往講桌上一放,下頭的學生倒是不驚不懼,彷彿已經習慣了她的作風。   我站在前門口,觀望眼前這一幕。   「孟尚閎!」班導的口氣不善。   坐在窗邊最後一排的男生誇張地身體一顫,全班發出竊笑聲,他旁邊的女生用手推了他一下。   「老師唷,怎麼了嗎?」他聳聳肩膀,裝得一臉無辜,他就是剛才把鞋子丟到走廊上的男孩。   「還敢說,你剛才……」   「冤枉啊,大人!」坐在那男孩前面的另一個男生開口,他的頭髮左右兩邊削薄,用髮蠟抓出造型,配上濃眉大眼,看起來像是韓國偶像團體的成員。   「沈品睿,你又有什麼問題?」班導瞇起眼睛。   「我們只是迫切地想知道轉學生是男是女,剛好尚閎又說他最近和姊姊們在學丟鞋子占卜,所以可以幫我們算一下。」他轉過頭,下巴朝孟尚閎一挑。   「嗯,就是這樣。」孟尚閎再次聳了聳肩,抬手摸了下自己那頭短短的黑髮,露出潔白的牙齒。   「老師妳看!還滿準的啊,剛才尚閎說是女生,也真的是女生。」沈品睿朝我的方向指,全班順著他指尖的方向同時看過來,「快點幫我們介紹新同學吧!掌聲鼓勵!」班上同學大笑著跟著沈品睿的節奏拍手起鬨,他轉過身與孟尚閎擊掌,班導無可奈何,只能被他們拉著走,對我揮了手,於是我徒步走上講台。   柴小熙   在黑板上寫下名字,簡單自我介紹了幾句,班導安排我坐在靠近走廊邊的位子。   「妳穿的是聖中的制服對吧?真的很漂亮呢。」坐在旁邊座位的是個留著妹妹頭的女生,她端詳我身上的粉紅色水手服,「我一直很喜歡聖中的制服,可惜沒考上。」   「如果妳不介意我穿過,這套制服可以給妳。」   她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真的假的?」   「等我拿到這裡的制服之後。」   「那當然!天啊,太謝謝妳了,我好高興!」她輕輕拍著手,還歪了歪頭。   看起來很可愛,十足的裝可愛。   「嗯。」所以我只是點點頭,從書包裡找出國文課本。   這堂是國文課,好在三淵用的教材和我之前就讀的那間高中一樣。   「有人說過妳長得很漂亮嗎?」她對我一笑,依然歪頭看著我。   我敷衍地勾勾唇,搖頭。   「比一般女生漂亮一些,但又不到特別漂亮,就是當路人很美,進演藝圈則太過平凡那種。」   聞言,我有些詫異地轉過頭看她。   「妳在講什麼?」   她依舊笑咪咪,「我是知道的唷,柴小熙,我有朋友在聖中。」   「所以?」我冷著聲音,前方座位的同學有些不安地回頭瞄向我們。   她將上半身傾向我,附在我耳邊輕聲細語,但每個字都說得清清楚楚:「人盡可夫的—公、車。」   我倏地站起來,當著全班面前,甩了她一巴掌。   那聲音清澈響亮,讓所有人都看了過來。   ***   二年五班的轉學生在第一天就打了同班的吉祥物程子荻一巴掌,這個消息傳遍了整間三淵高中。   想當然耳,我被班級導師張雲嬌訓個半死,她問我為什麼要動手,我淡淡地回答:因為不爽。   這可是實話,程子荻的確說了讓我不爽的話。   但那個吉祥物卻沒吐實,裝得可憐兮兮,眼眶含淚地說她也不明白我為什麼會動手,可能是因為她開口跟我索取了校服。   聽到這樣的說法,我翻了白眼,再次換來班導說我態度頑劣的斥責。   「妳這樣我要叫妳父母來學校一趟了。」班導下了最後通牒。   我冷笑,低低說了句:「他們不會來的。」   「什麼?」她沒聽清楚我含在口中的話。   「我說他們不會來,我爸工作很忙,而那女人不會為了我的事情奔波。」   「妳……」   我的態度似乎讓她感到很不可思議,只見她氣得臉紅脖子粗,要是她再胖一點、再老一點,我甚至覺得她頸邊的血管會被我氣得爆開來。   班導拿我沒輒,事情只得暫且按下,她讓我回教室,不過需要繳交一千字的悔過書。   離開導師辦公室後,我緩緩走著,卻不想回教室,決定漫步三淵一圈,算是來場初來乍到的校園巡禮。   經過中庭,繞過花圃,再走過幾間專科教室,卻不期然嗅聞到了一股菸味。   我停下腳步,循著菸味走到專科教室後方的小走廊,一個男孩坐在那裡,嘴裡叼著一根菸。   當他斜眼瞥見我時,明顯嚇了一跳,嘴上一鬆,香菸落到褲管上,讓他哇了聲跳起來。   「抱歉。」見他一副吃痛的樣子,我也只能跟他道歉。   「妳不是我們學校的喔?」他問。   「轉學生。」   他上下打量我的制服,然後彎腰撿起掉在地上的香菸:「所以妳蹺課?」   「在校園四處走走而已。」我聳聳肩,打算轉身離開。   「喂,穿著一身小粉紅,是要走去哪兒?」   他從我身邊掠過,進到專科教室裡,拿起放在桌上的制服外套,朝站在教室後門的我擲來,我想也沒想便抬手接過。   「好歹先穿著那件。」他笑了笑。   我瞄了手中的制服外套一眼,是女生款的,我狐疑地看向他。   「外套的主人不會介意的。」他一派輕鬆地聳肩。   走廊上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喂!原來你在這裡。」一個綁著馬尾的女生從窗戶探頭進來,朝那男孩嚷嚷,發現我站在一旁,她先是一愣,隨即會意過來,「轉學生?」   「很明顯。」男孩隨意拉了一把椅子坐下,身體往後一仰。   「康以玄,你又抽菸?」女孩嗅了嗅,露出嫌惡的神情。   男孩挑眉不答。   「算了。轉學生,妳蹺課?」女孩將視線轉回我身上。   「跟你們一樣。」   「才不一樣,我可是公假!」女孩走進教室,目光移向我手上的外套,「算了,暫時借妳,等妳回到教室以後,把外套還給妳班上的孟尚閎就行。」   我想起那個短髮的高大男孩,「為什麼?」   「他會拿給我。」女孩擺擺手,「快點走了啦,要來不及了!」   名叫康以玄的男孩撓了撓後腦勺,拿起放在桌上的書包和外套,和女孩一起離開專科教室。   我拿著外套仔細檢視,上頭只繡了學號,沒有名字,原本想把外套留在這裡,但又覺得自己一身粉紅水手服,走在校園裡確實太過顯眼,索性穿上外套,繼續在學校裡四處亂逛。   我幾乎走遍了三淵每一個角落,三淵的校區比聖中大很多。   多虧這件外套,偶爾遇見幾個迎面而來的老師、學生都沒有特別留意我,沒人發現我身上穿著他校制服。   沿著樓梯拾級而上,最後來到校舍的樓頂,入口處的鐵門用鐵鍊鎖了起來,正打算放棄,但我隨手拉了兩下,發現鎖頭並沒有扣上。   三兩下扯掉鐵鍊之後,推門而出,刺目的陽光灑落我身上。   我朝樓頂四周的矮牆走近,隨意朝下一瞥,原來從這裡可以看見我的教室,坐在窗邊的孟尚閎把課本立在桌上,躲在後方趴著睡覺。   而坐在他前面的沈品睿則把手機放在大腿上,目光緊盯著手機螢幕,大概是在玩遊戲吧……   忽然間,他抬頭朝我看來,我反應不及,與他對上眼。   因為逆光,他可能沒有看清楚我是誰,所以我立刻蹲下來,待在矮牆後方等待鐘響。

作者資料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我想聽見你的聲音》、《最親愛的我們》、《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未凋零》、《世界唯一的花》、《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小羊不會唱情歌》、《我在昨天等你》、《當風止息時》、《無盡之境》。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相關著作:《小羊不會唱情歌》《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世界唯一的花》《戀愛本就是場病》《未凋零》《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最親愛的我們》《無盡之境03(完)抉擇》《我想聽見你的聲音》《無盡之境02追尋》《無盡之境01長生》《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很久很久以前》《湖岸邊的黑天鵝》《閣樓裡的仙杜瑞拉》《當風止息時05忘卻的思念(完)》《當風止息時04被扼殺的真相》《人魚不哭》《她們》《黑夜裡的螢光》《當風止息時03窺視者》《當風止息時02亡靈的筆記本》《微光的翅膀》《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L夾珍藏版)》《青春副作用》《戀之四季:春夏秋冬系列番外合輯》《這個寒冬不下雪》《秋的貓》《總會有一天》《第二次初戀》

基本資料

作者:Misa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6-04-28 ISBN:9789869293709 城邦書號:3PL05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