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留住夏日最後的蟬鳴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留住夏日最後的蟬鳴

  • 作者:Misa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3-01-31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贈紅利11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 暢銷美女作家 Misa 禁戀系列最終作—— 相愛在心照不宣的謊言裡, 這是我和他唯一能擁有愛情的方式。 願世界上所有人,都可以和喜歡的人在一起。 但……如果那是一段誰都不會祝福的戀愛呢? 「我這樣會不會很笨?」 「怎麼說?」 「喜歡上一個距離很遙遠的人啊。」 那名男孩在臺上演唱的時候,鮮豔的髮色如同一團跳動的火焰, 奪去了所有人的目光,也包括夏蟬的, 男孩滄桑的歌聲唱進了她的靈魂深處。 經過多年追尋,夏蟬找到了那名男孩——小有名氣的地下樂團主唱赫泓。 背負著一段沉重過去的赫泓,對待歌迷並不親切,甚至稱得上是冷淡, 這樣的他,卻在初次見面後私訊夏蟬,還給了她演唱會門票。 起初夏蟬不斷提醒自己,她只是個能稍微靠近偶像一點點的幸運歌迷, 然而近距離感受過赫泓身上的氣息和溫柔專注的眼神後, 她漸漸把持不住自己的心,也漸漸探查出赫泓的過去。 原來,還有比喜歡上偶像更笨的事情; 原來,在愛情裡,還有比粉絲與偶像之間更遙遠的距離……

內文試閱

得知樂團的名字是blindness後,夏蟬搜尋赫泓容易多了。 這個樂團近幾年開始走紅,還沒有正式出道,在地下樂團中頗負盛名。而主唱赫泓人氣更是一等一,可是他行事相當低調,也沒有創立任何社群平台,表演的時候只專注於歌唱,從沒看過他和粉絲有所互動。 大多關於赫泓的傳聞都是他冷淡又不理會他人,即便在路上巧遇,粉絲和他打招呼、要求拍照等,赫泓一概不理。 這樣的態度固然招致了一些批評,然而這種硬派作風倒是讓不少人更心動。 夏蟬對這些沒有興趣,她只想親耳聆聽赫泓的歌聲。 她在短短幾天內,透過網路將這些年blindness創作的音樂全都聽完了,甚至還會唱。 不過媽媽依舊害怕她聽歌或唱歌,有一次她房間門沒關,電腦螢幕上剛好是blindness表演影片的暫停畫面,等她回到房間,便見到媽媽一臉凝重地站在臥室中央,問她在聽歌嗎。 「啊,就朋友貼給我的,才剛點開。」不知道為什麼,夏蟬下意識地選擇說謊。 「原來是這樣……妳喜歡聽歌嗎?還是喜歡唱歌?」媽媽又追問。 「還好,沒什麼特別感覺。」夏蟬皺了眉頭,「媽,妳討厭我聽音樂嗎?」 「啊,沒、沒有啊,怎麼會這樣問呢?」雖然媽媽這麼說,但她的表情卻明顯流露出心虛。 「因為妳老是很在意我聽音樂,還有唱歌。」 「我、我沒有,是妳多心了,我只是想知道妳在做什麼而已。」面對媽媽的不自然,夏蟬也不想追問了。 既然媽媽這樣說,她就順著她的話繼續說道:「我這禮拜六要和朋友去看演唱會喔。」 「演唱會?」媽媽驚訝地重複,「是誰的演唱會?」 「一個地下樂團。」夏蟬裝作沒察覺媽媽的驚訝,「我和朋友會一起吃晚餐,結束的時間大概是九點,我會在十點前到家。」 「這麼晚了,好像不太好……」 「表演的地方離我們家很近,我們很多人,我和朋友會結伴,不會落單。」這算是善意的小謊言。 媽媽欲言又止,最後沒再多說什麼,看起來心事重重地離開了房間。 夏蟬想不透,為什麼媽媽這麼在意唱歌的事情呢? 那天夜裡,她聽見了媽媽和爸爸討論自己要去看演唱會的事情,就跟之前一樣,爸爸要媽媽別大驚小怪,說接觸音樂是很正常的事情。後來媽媽又開始壓低聲量,快速地說了些她聽不清的話,爸爸似乎有些厭煩了,打發了幾句後就進去浴室洗澡。 夏蟬雖然覺得奇怪,原本想告訴歐芊華,但想到歐芊華在補習班開玩笑的模樣,瞬間又認為這不是什麼太重要的事。 反正父母總有一些不希望小孩喜歡的東西,只是媽媽剛好不喜歡她接觸音樂。大概是學習音樂很花錢,又不見得可以得到回報吧——夏蟬自己下了這樣的解釋。 * 星期六,夏蟬穿了短褲和簡單的素面上衣,背上了小包包就準備出門。 媽媽又是一臉擔心的模樣,但爸爸也在,所以她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要她注意安全。 夏蟬來到和董炎成約好的地點,遠遠就瞧見對方站在櫥窗前整理自己的服裝儀容。他穿著皮製背心,上面還有一些銀飾裝扮,乍看之下有點俗氣,不過搭配在董炎成的身上,就跟他的金髮一樣,很適合他。 「喔,夏蟬,妳來了啊。」董炎成從櫥窗反射的倒影發現了夏蟬,趕緊回過頭和她打招呼,然後稍微打量了一下夏蟬的穿著,忍不住一笑。 「怎麼了?」 「沒有,只是和我想得一樣,妳就是會穿這樣。」 「聽不出來是褒是貶。」 「當然是褒嘍。」董炎成開心笑道:「雖然沒有限制大家要穿什麼,不過聽blindness的時候,大多數的人都會穿得像我這樣喔。」 「是嗎?」 「妳等等就知道了。」董炎成說得自信。 「對了,我要給你演唱會的票錢。」她拿出錢包,卻看到董炎成搖頭。 「不用,是我找妳來的,這點小錢就讓我出吧。」董炎成表現得大方。 「不行,票錢不少吧,況且我對這場演唱會也是有興趣的,就讓我出吧。」事實上,夏蟬事先查過了演唱會的票價,以學生來說確實不便宜,況且blindness的演出活動更是場場爆滿,票並不好買。 「妳還真是堅持,這樣的話……晚餐跟飲料讓妳請如何?」 「這樣還是我賺到吧。」 「就當作是妳賺到啦。」董炎成看了一下手機,「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快先去吃飯,不然就來不及了。」 夏蟬就不和對方玩你來我往的付錢遊戲了,答應了董炎成的提議,他們便往餐廳走去。 到了人聲鼎沸的餐廳,他們兩個被安排到窗邊的位子。一開始因為這裡像情侶雅座讓夏蟬有些彆扭,然而環境實在太美了,每張照片拍起來都彷彿自帶濾鏡,所以她很快就忘卻尷尬。 而董炎成似乎分不出座位的差異,只專注在菜單上面,最後徵求夏蟬的同意後,隨意點了幾道菜,兩個人便開始拍起照來。 「等等的演唱會可以拍照嗎?」 「不行,場內規定很嚴格,會被抓喔!」董炎成提醒,「赫泓似乎對此很在意,不然地下樂團通常都希望能多多被粉絲們宣傳。不過粉絲都挺聽話的,這也是為什麼網路上找不太到粉絲隨便亂拍的影片。」 「原來是這樣。」夏蟬想起多年前那部忽然下架的影片,想必就是被檢舉掉的吧。 「還有一些事項要遵守喔,有時候blindness心情好的時候會開放大家互動,但就算妳是死忠粉絲,參加了他們好幾場的活動,也絕對不能問赫泓『記得我嗎』。」 「真的會有人這樣問喔?」不過希望偶像記住自己的心情,她可以理解。 「對啊,赫泓好像不太擅長記人,問了之後場面會變得很尷尬。總之,這些都是老粉們心照不宣的默契。」 「看來你真的是死忠粉絲耶。」 「當然,我會加入熱音社,就是因為國中受到他們的影響啊。」 「可是你卻不知道那時候的赫泓是藍頭髮。」 「不能怪我喔!藍色頭髮時期的赫泓應該是很久以前了,我記得我國中時他就已經是紅髮了。」董炎成大笑。 意外地,這頓飯吃得挺愉快。後來董炎成去洗手間,夏蟬看著窗外風景,對於等等就要親耳聽到赫泓的歌聲感到期待不已。 突然一抹醒目的紅抓住了她的眼球,她看著站在人形號誌燈前,穿著黑色上衣的高大男人,背對著她雙手插在口袋,直勾勾看著前方。 那是赫泓嗎? 不是所有紅髮的人都是赫泓,這點常識夏蟬還是有的,況且她沒有真正看過赫泓的長相,所以不能確定。 號誌燈轉換,那男人便往前走了。 「好了,我們可以走了。」這時候董炎成正巧回來。 夏蟬趕緊要他看外面的男人,「那是赫泓嗎?」 「哪一個?」董炎成立刻貼到玻璃窗上看。 「就是過馬路那個,黑色衣服的。」 「看不到,人太多了。」董炎成立刻拿起一旁的包包,「反正我們也吃得差不多了,追上去看看!」 「剛才不是說死忠粉絲不會做出令偶像困擾的事情嗎?」 「唉唷,我們只是看看,又沒有要幹什麼。」董炎成拉起夏蟬,就趕緊往外跑去。 紅燈亮起前,他們快步跑過人行道,一路朝演唱會的地點跑去,果不其然看見剛才的紅髮男人。 「是他嗎?我剛剛看見的就是他!」夏蟬立刻抓住董炎成,只見他眼睛都發亮了。 「對對對,就是他!」 夏蟬又看了一次赫泓的背影,一直惦記的主唱本人就在眼前,這讓她產生了一種很激動又難言喻的感覺。一股熱浪從胸口衝往她的鼻腔,就要從眼睛奪眶而出…… 為什麼會湧起想哭的衝動,她自己也不明白。 「妳要哭了嗎?」董炎成非常訝異,「妳還說自己不是迷妹!」 「我不是迷妹啦!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會想流眼淚。」夏蟬吸了吸鼻子,看著赫泓走進表演場地。 「不鬧妳啦,我們也快進去吧!」語畢,兩人也跟著走進地下表演場地。 這是夏蟬第一次來這樣的地方,這裡不算空曠的表演空間,燈光昏暗,人潮眾多,簡易的表演舞台在前方,上頭放著樂器。 所有人都是站著,董炎成拉著夏蟬穿過人群,來到了前方的位置,距離舞台很近,只用了簡單的紅絨繩區隔觀眾,旁邊站了幾位工作人員。 「等一下開始以後多少會有些推擠,要站好喔。」董炎成提醒。 燈光暗下,夏蟬覺得緊張不已,她握緊了拳頭,吞了口水,內心的期待與興奮不斷上漲。 忽然,一個貝斯的獨奏炸裂般地於黑暗中迸出,所有人發出高昂的尖叫聲與歡呼,夏蟬被嚇了一跳。 舞台燈光瞬間開啟,紅髮的赫泓站在正中央,其他團員也都就定位。 這是夏蟬第一次近距離、清楚地看見赫泓。他幽深的雙眼看著前方,視線沒有佇留在任何觀眾身上,彷彿這裡並不是地下演唱會現場,而是另一個沒有水泥牆阻隔的寬廣草原。 他開口,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他低沉的歌聲彷彿可以將她拽入沒有任何光線的深海底,宛如被巨大的壓力往下帶,越沉越深。 接著他的聲音逐漸加強,儘管她拚了命地往上游,可是漆黑的深海不肯放過,徒勞無功,只能沉淪。 下一秒,聲音轉而變得高亢,強勁的光照射進了深海之中,拉著身體的黑暗瞬間消散,她又燃起了希望往上游,脫離了絕望,浮出湛藍的海面。 夏蟬的眼淚滑了下來,她沒想到聲音有這樣的表現模式。 「blindness很棒對吧?」這次董炎成沒有嘲笑她的眼淚,因為所有對音樂有所感觸的人,在聽見這樣的歌聲時,絕對都會被感動。 夏蟬用力點頭,對董炎成露出一個微笑。 這大概是夏蟬第一次自然地流露出笑容,在昏暗的燈光以及音樂的薰陶下,看起來格外柔美,董炎成瞬間看呆了一下。 夏蟬的笑容竟能將他從赫泓的歌聲中拉出,這讓他覺得不可思議,又有點害羞。 blindness後來又表演了好幾首曲目,抒情、搖滾、快歌、慢歌、流行樂等,好像沒有什麼類型的音樂難得倒他們一樣。 而赫泓更是特別,無論英文、日文還是法文等,好像什麼語言都會,能流暢地轉換,夏蟬甚至懷疑有些語言還是他自創的,完全聽不懂。然而無論是哪種語言的歌,赫泓的歌聲都能穿透人心。 「非常感謝大家今天的到來,謝謝大家!」貝斯手開口說話,台上所有blindness的成員朝觀眾們敬禮,赫泓雖然做著一樣的動作,可是他的眼神或者說是心,似乎沒有在這。 「今天很超值對吧?」董炎成對夏蟬說。 「對,謝謝你找我來!我覺得好激動。」夏蟬內心的躁動還沒有消失。 「今天難得來這裡表演,我們就久違地開放大家拍照吧!」貝斯手忽然震撼宣布,讓所有人都發瘋了,大家尖叫著往舞台推擠。 「小心小心,不要推擠啊!」 台上的團員們趕緊提醒粉絲注意,不過意外總是在瞬間發生,夏蟬被後頭的人潮推了一下,整個人往前一倒。 「夏蟬!」董炎成根本來不及抓住她。 「哇!」她雙膝跪到了地板。 工作人員立刻制止大家,希望停止推擠,台上的團員也出聲阻止。 赫泓的目光終於被這陣騷動從遠方拉了回來,垂下了眼睛看向台下的夏蟬。 「好痛喔!」夏蟬嘀咕,從地板爬了起來拍拍手掌,順勢抬頭看了眼舞台,就這麼與赫泓對上眼。 那瞬間夏蟬似乎起了雞皮疙瘩,身體有一陣電流通過,而赫泓的雙眼從迷離轉為聚焦,微微睜大後緊盯著夏蟬。 「夏蟬,妳還好嗎?」董炎成穿過了紅絨繩。 「有受傷嗎?」一旁的工作人員詢問。 「沒、沒事。」夏蟬回應,有些疑惑地又看向了赫泓。 他還盯著她看,表情十分訝異,好像遇到認識的人,但他們之間明明不是那麼回事。 董炎成拉著夏蟬回到了紅絨繩內。 「大家要注意安全啊,請不要推擠。」貝斯手再次叮嚀,意外插曲過後,場內恢復了原本的歡騰氣氛。 然而赫泓依舊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夏蟬,這讓夏蟬覺得有些彆扭,怪不好意思的。 「怎麼了,難道妳認識赫泓?」連董炎成都注意到了。 「我不認識啊,還是因為我剛才跌倒的關係?」 「不知道,有可能吧。」董炎成聳了聳肩,這時赫泓的視線已經移開了,又恢復了不知道在看哪裡的模樣。 拍了幾張照片以後,觀眾們陸續散去,夏蟬和董炎成也離開了表演場地。 他們分享著剛才的照片,有幾張甚至拍到了赫泓驚訝地看著夏蟬的模樣。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赫泓有這種表情。」董炎成皺眉觀察著赫泓的五官,「難道他吃壞肚子?」 「不要亂講。」夏蟬打了一下董炎成,「不過赫泓是不是常常那樣?就是好像沒有在看人,不知道在看哪裡一樣。」 「粉絲們都說,赫泓是個大近視,所以常常不曉得要看哪裡,因為他看不清楚!」 「這就是為什麼團名取為blindness嗎?」 「沒錯,這是粉絲間的幽默玩笑!」 兩個人說完後大笑起來。 「對了,我們今天沒有合照耶。」董炎成忽地轉移了話題,「這麼難得的初次體驗,不覺得應該要拍照嗎?」 「合照會不會很奇怪?」夏蟬皺眉。 「有什麼好奇怪?」董炎成聳肩,「不然我幫妳拍一張也可以。」 「一起拍吧!謝謝你今天帶我來看演唱會。」夏蟬拿起了門票,站在表演場地的入口處。 董炎成頓了一下,而後露出微笑站到了她身旁。他將手機轉向前置鏡頭,螢幕上出現兩個人的臉,瞬間令人有些小尷尬,不過兩人都露出了微笑,將票根放在嘴前,拍下一張青澀的照片。 * 休息室裡頭煙霧瀰漫,赫泓瞇著眼睛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情。 「靠,章魚,不要抽菸啦!」金色頭髮的貝斯手磚頭朝鼓手喊。 「我打完鼓就是會來一根,這是我的儀式。」紫色頭髮的章魚一邊說著,一邊又吸了一大口菸。 「密閉空間禁止吸菸,我們有拒絕二手菸的權利!」粉色頭髮的電吉他手閃耀也跟著抱怨。 「被規定不菸不酒的樂團大概只有我們了。」章魚捻熄了菸,打開了窗戶通風。 「等等老闆來發現有菸味你就死定了!」磚頭大聲抱怨。 「話說赫泓,你是怎樣,怎麼一直在發呆?」章魚無視磚頭,直接將話題轉到赫泓身上。 「剛才跌倒的女生……」 「還好她沒被踩到,要是受傷就挫屎了!」閃耀打斷赫泓的話。 「我們可禁不起歌迷受傷啊。」章魚搖頭。 「那個女的以前來過嗎?」赫泓問。 「沒印象,第一次看見。」磚頭是全團最會記人臉的成員,他幾乎能記住所有時常出現的歌迷長相,也能稍微記住他們的年齡和背景,記憶力十分驚人。 「我想也是。」 「難得赫泓居然會對歌迷有興趣?」閃耀挑眉,像聞到了八卦的味道。 「啊,不過他旁邊那個男的倒是忠實歌迷喔,幾乎每場都會出現。」磚頭說的是董炎成。 「學生?」 「印象是青海高中的,怎麼了?」 赫泓挑起一邊眉毛,「青海,就是我們要去表演的那一間學校吧?」 閃耀看著手機裡的行事曆,「嗯,他們園遊會那天我們要過去表演。」 「青海真是不得了,一般來說不是都會請線上藝人嗎?居然會找我們。」 「我聽不懂磚頭你這意思是褒還是貶耶。」 「當然是褒,他們太有品味了!找我們這樣的地下樂團。」 幾個人繼續熱烈討論著,赫泓腦中卻清晰浮現夏蟬的五官,他皺起眉頭,覺得自己有必要再見一次夏蟬,確定一件事。

作者資料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我想聽見你的聲音》、《最親愛的我們》、《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未凋零》、《世界唯一的花》、《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小羊不會唱情歌》、《可能幸福的選擇》、《我想你在我的故事裡》、《你是星光燦爛的緣由》、《來自遙遠明日的妳》、《回到月亮許諾的那天》、《聽月亮在你心裡唱歌》、《今天月亮暫時停止轉動》、《謊言後遺症》、《親愛的,這也是戀愛》、《暗戀是憂鬱的青色》、《當風止息時》、《無盡之境》。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IG:ikumisa 相關著作:《暗戀是憂鬱的青色》《暗戀是憂鬱的青色【限量作者親簽版】》《親愛的,這也是戀愛》《謊言後遺症》《今天月亮暫時停止轉動》《被月亮禁錮的時光》《聽月亮在你心裡唱歌》《回到月亮許諾的那天》《來自遙遠明日的妳(下)》《來自遙遠明日的妳(上)》《你是星光燦爛的緣由》《愛情,你不存在》《我想你在我的故事裡》《可能幸福的選擇》《小羊不會唱情歌》《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世界唯一的花》《戀愛本就是場病》《未凋零》《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最親愛的我們》《無盡之境03(完)抉擇》《我想聽見你的聲音》《無盡之境02追尋》《無盡之境01長生》《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很久很久以前》《湖岸邊的黑天鵝》《閣樓裡的仙杜瑞拉》《當風止息時05忘卻的思念(完)》《當風止息時04被扼殺的真相》《人魚不哭》《她們》《黑夜裡的螢光》《當風止息時03窺視者》《當風止息時02亡靈的筆記本》《微光的翅膀》《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L夾珍藏版)》《青春副作用》《戀之四季:春夏秋冬系列番外合輯》《這個寒冬不下雪》《秋的貓》《總會有一天》《第二次初戀》

基本資料

作者:Misa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23-01-31 ISBN:9786267217108 城邦書號:3PL166 規格:膠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