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春天將因你而至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春天將因你而至

  • 作者:紫稀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3-11-30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贈紅利12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2024線上國際書展/重磅新書2本75折!
  •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內容簡介

2021POPO華文創作大賞首獎得主—— 鄰家系愛情作家紫稀,備受期待最新力作 為了不承載任何受傷的可能,我膽小地收起喜歡你的心意, 直到再次遇見你…… ★隨書附贈質感典雅藏書票 ★獨家收錄心動番外〈終會相遇的時節〉、〈單方面心動〉 我對你的在意,是在更早之前, 在你不知道的時候。 我所就讀的大學有個荒唐的校園傳說—— 只要和學生會透過系統替每個人分配的舞伴,一起參加聖誕舞會, 就可以避免單身到畢業的詛咒。 我和姜祈雖然是彼此的舞伴,但相認的那天卻不怎麼愉快。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自那以後,他開始頻繁地出現在我的視線中, 每每四目相對時,他總是不移開目光, 讓我以為,每一次的視線相對是一種試探, 或許……他對我有那麼一點點的好奇。 然而,當我看見他和另一個女生走在一起,眼裡有我從未見過的溫柔時, 便決定要將姜祈這個名字,從我的世界裡強行挪除, 直到在公司見到他的那一天—— 「你退我合約該不會其實是為了這件事吧?」 「若是想讓妳主動來找我,這應該是最快的方式。」 再次見到他,我看見了他不同的一面, 他會因為擔心我,大老遠地跑來我家, 會對出現在我家的男人,產生排斥的反應。 我很想知道,他對我究竟抱持著什麼想法, 隱隱感覺,某種萌動正悄然而至……

內文試閱

  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新娘入場!」      聽見婚禮主持人興致高昂地喊出這句話,我猛然回過神,趕緊學一旁的來賓賣力鼓掌。      天啊,我是差點睡著了嗎?我緊張地左顧右盼,深怕被誰看見我方才可能呈現的蠢樣。      幸好所有來賓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台上,應該是安全過關。      都怪程筱旎,她為了報答我這陣子收留她,特地做了一桌豐盛的早餐,還頻頻催促我早點起床,一副我再不起來,就要開始瘋狂碎碎念的模樣,逼得我只好妥協。      對於她的知恩圖報,我是很讚許沒錯,但有必要七早八早表現她的感激嗎?週末是社畜最重要的補眠時間耶!      雖然我很想這麼對她說,但就過去九年的相處經驗,與其耗費時間和力氣跟她辯駁,還不如一開始就先順著她。      因為這場插曲,以至於我整場婚禮幾乎都處於精神迷茫的狀態,只能拼命將視線聚焦在會場的布景上,用力撐開過於沉重的眼皮。      一直到典禮儀式結束後的茶會流程,我才總算提起勁,滿心雀躍地跟著人群走向一旁擺放茶點的區域。      這場婚禮的兩位主角我都不認識,對茶點和飲品的期待比儀式來得高也是正常的吧?      我之所以會受邀,是因為新娘是我大學時期學務長的女兒。      學務長是個親切、風趣又沒什麼架子的老師,很容易就跟學生們打成一片。而作為當時社聯會主席的我,自然有不少和他打交道的機會,畢業後也會時不時回學校找他敘舊,因為這樣的好交情,才得以成為他女兒結婚典禮的賓客。      按理說茶會這個環節是要讓與會嘉賓互相寒暄,但是當年和我同屆的幾位社聯會幹部今天恰好都無法出席,學務長又在和另一群學生閒聊,我覺得跟不認識的人尬聊沒什麼意思,所以決定躲在角落認真吃東西。      當我總算把感興趣的甜點都品嚐了一遍,心滿意足地拿出紙巾擦嘴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了一道聲音。      「子芯!」      側過頭,只見學務長笑容滿面地朝我招手,「別窩在那了,快過來陪我聊會天啊。」      我將面紙收進包包的夾層中,揚起微笑走向他,邊走邊說:「恭喜老師!圓滿完成階段性任務,應該差不多能退休了吧。」      「我都還沒六十歲呢!催著我退休,難不成是在暗諷我老?」      「怎麼會呢……」我打趣他的話還掛在嘴邊,卻在下一秒因他身旁的熟悉身影而吞了回去。      眼前身著一套深藍色休閒西裝的他,給人的感覺和平時穿著T-shirt搭配牛仔褲的形象不太一樣,但這一頭亂糟糟的黑髮,臉上那顯眼的黑色粗框眼鏡,怎麼看都是我們公司的法務,姜祈!      我不可能認錯,畢竟我們前幾天才因為合約的事起爭執。      明明只是一份每年都會簽的例行性活動合約,內容和格式都沿用去年的,大致上沒什麼改動,其他法務都簽核了,就只有姜祈將審核駁回,要求我修改合約上的一處細節。      這麼一修改,就代表我必須將合約退給合作方,等對方重新簽核後再跑一次用印流程,怎麼樣都得花費一週以上的時間。      為此我還特地去找姜祈,耐心地解釋這份合約一直以來都是這麼寫的,他指出的細節並不會對合作內容造成實質性的影響,能否看在簽約時間緊迫的份上,姑且這次就先這樣,明年再修改。      然而,姜祈當場就拒絕了,搬出好幾條我有聽沒有懂的法律條文解釋了老半天,我甚至還隱隱聽出了他覺得我對簽合約的態度太隨便了的含意。      學法律的人都這麼愛咬文嚼字嗎?我懷疑他根本就是在找我麻煩,氣得當場拂袖而去。      沒想到,幾天後居然會在這樣的場合見到他,著實是有點尷尬。      學務長注意到我的目光,便道:「啊,子芯,忘了跟妳介紹了。他是法律系的姜祈,跟妳同一屆。這位是企管系的譚子芯,當年她跟你一樣,可是系上的學年第一名呢。」      我一時間沒想好該接什麼話,幸好學務長興致勃勃地繼續說:「剛剛聊起來我才知道姜祈在L公司擔任法務,子芯不也是在L公司工作嗎?想想還真巧,你們以前一個是學生會長,一個是社聯會主席,兩個人都是我引以為傲的優秀學生!應該多少對對方有點印象吧?」      幾乎是同一瞬間,我和姜祈互看了一眼。      扭過頭,我故作鎮定地笑了笑,「不認識。」      我不曉得此刻姜祈的臉上是什麼樣的表情,只是極力告誡自己不准看他。      其實,我一直都記得姜祈。      不只是作為同事的姜祈,而是作為大學同學,以及……當年聖誕舞會的舞伴。      我所就讀的S大學有個荒唐的校園傳說——只要和學生會透過數據系統替每個人分配的舞伴,一起參加一年級時的聖誕舞會,就可以避免單身到畢業的詛咒。      這一聽就是學生會為了鼓勵學生參加聖誕舞會而放出來的謠言,他們甚至還宣稱,被匹配成舞伴的兩個人就是命定之人?究竟有誰會相信這種沒有根據的事啊?      當年的我一聽說這件事,只覺得蠢到不行,完全不想跟其他人一樣去找自己的舞伴,同時慶幸我的舞伴也不是迷信的人,沒有來煩我。      直到某次和室友在圖書館外,碰見她就讀法律系的友人,我才總算和我的舞伴相認。      「妳上次不是問我姜祈的事嗎?他就是姜祈。」那個法律系的男生指了指身旁穿著寬鬆帽T,看上去一副理工宅的男生。      姜祈?怎麼聽起來有點耳熟?      「怎麼突然問起我了?」名叫姜祈的男生笑著問。      儘管他打扮得很宅,頭髮又亂得不行,但整體氣質卻不會給人陰鬱的感覺。      「喔,因為你和子芯是聖誕舞會的舞伴啊。」室友伸手拉了拉我的衣袖,示意我先前那個問題是替我問的。      我愣了幾秒才忽地想起,原來我對這個名字的印象,是來自於學生會不久前寄出的那封舞伴通知信。      我當時只是順口問了一句,並非真的好奇姜祈是誰。      還沒來得及接話,我就聽見姜祈說:「沒想到妳居然相信那種傳說?」      他說話時,視線直勾勾地望著我,嘴角邊的弧度宛若訕笑,讓我覺得自己在他眼裡顯得很可笑。      他以為他是誰?誰稀罕那什麼舞伴?少瞧不起人了。      我壓下怒意,揚起了笑容回道:「不相信啊,看到你之後更加確信那是假的了。」      語畢,我朝姜祈和他身邊的男生點頭致意,越過他們走進圖書館。      過了半晌,室友追了上來,她看出我不大高興,連忙道歉:「抱歉,我不應該擅作主張去問姜祈的事,剛剛也沒及時澄清好奇的人其實是我。」      「沒事啦,本來就不是多大的事。」      真要說這件小事為何會導致方才的局面,那也是姜祈的鍋。      她瞅了我一眼,確定我沒有在生她的氣之後,才接著說:「對了,妳的舞……呃,姜祈託我帶話給妳。」      「什麼話?」我轉頭假裝在認真尋找座位,故作滿不在乎的樣子。      「他說他不是那個意思,只是覺得妳不像是會相信校園傳說的人。」      我冷哼了一聲,「他又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了?」      明明就不認識我,憑什麼擅自認定我不會相信?儘管他猜對了,但聽他這麼說就是覺得有點不爽。      「子芯,雖然這次牽線牽得有點失敗,但妳真的不考慮認識姜祈?我跟我朋友都覺得你們應該會合得來。」      「你們是怎麼看出來,我跟他像是合得來的樣子?」      「因為你們兩個給人的感覺很像啊。」室友笑著說。      我至今仍不明白她是什麼意思,但可能是因為這句話,也或許是因為不怎麼愉快的相識過程,使得姜祈這個人給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後來,我又在走廊上和姜祈擦身而過了幾次。      每每四目相交時,我都會有點遲疑是否應該和他打聲招呼,我們算是認識的關係嗎?      如果姜祈裝作不認識我就算了,可偏偏他又不移開目光,就只是盯著我看,明顯是記得我的樣子。      在這種情況下,我總覺得要是先別開眼,就像是認輸了一樣,所以我也會盯回去,直到我們都走出彼此的視線範圍為止。      「他明明就記得我,為什麼不主動揮個手,說句『嗨』之類的?」      這種狀況持續幾次之後,我忍不住打電話給高中摯友筱旎,和她抱怨姜祈這個人有多怪。      「妳不也沒跟他打招呼嗎?彼此彼此,妳一點都不吃虧啊。」      「但我總覺得他是在等我主動開口,憑什麼我要主動?我跟他又不熟。」      「不就是沒打招呼嗎?既然不熟,妳這麼在意幹麼?譚子芯,妳很可疑喔。」筱旎懶洋洋地回道。      我不是很想理會她的調侃,但她好像也沒說錯,我根本沒必要在乎姜祈的舉動。      那我又為何會這麼在意他有沒有和我打招呼呢?      一直到聖誕舞會當晚,我才終於找到了令我感到有點丟臉的答案。      丟臉到即使面對近乎無話不談的筱旎,我都難以啟齒,只敢把這個想法藏在心底。      我原以為每一次的視線相對是一種試探,或許姜祈對我有那麼一點點的好奇,想認識我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現在回想起來,只覺得萌生這個想法的我,才不只是有點丟臉,而是非常丟臉。      我和姜祈是彼此的舞伴,聖誕舞會是我們之間最好的搭話理由,可等到聖誕節都結束了,他依舊沒主動跟我說過任何一句話,甚至連透過別人旁敲側擊都沒有。      很顯然的,他對我真的一點興趣都沒有。      我並沒有很想跟他一起參加聖誕舞會,就算他來邀請我,我八成也會拒絕他,但一想到他根本沒把我放在眼裡,我就是不服氣。      是,我就是雙標,我就是惱羞成怒。      當時覺得自尊心被姜祈踐踏的我,一心想著要壓一壓他囂張的氣焰,什麼事都要做得比他還要好,讓他永遠只能望著我的背影,看我頭也不回地爬到一個他遙不可及的位置。      幾乎所有能比較的事,我都暗自在和他競爭。      聽說他入學考試時是法律系該年度的第一名,我便卯足了全力念書,無論是始業、期中還是期末考,都囊括了企管系的年級第一。      但姜祈這個人比我想像得還要討人厭,明明看起來一副對任何事都毫不在意的樣子,卻什麼事都做得很好,要想打敗他、徹底把他踩在腳底下,還真沒那麼容易。      學校每學期都會頒發獎學金給該年級整體成績最優異的學生,而這個獎項每次都是我和姜祈在輪流拿的。      若是我拿了這次的學期第一,下次就會被姜祈超越,然後再下一次,我又會回到第一名的寶座。      除了學業之外,我在其他方面也不想輸給他。在聽說他成為學生會長候選人之後,我轉頭就去參選了社聯會主席。      整整大學四年,有一大半的時間,我的首要目標就是贏過姜祈。      所以我清楚地記得我的不服氣,也記得我多努力想向姜祈證明我比他還要強,更記得我有多討厭姜祈這個人。      「有聽說過。」姜祈給了學務長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聽到他的回答,我才側過頭,悄悄看了他一眼。      姜祈的表情很鎮定,看不出破綻,看來他也不想承認他認識我吧。      「是嗎?」學務長一臉看起來很可惜的樣子,「不過現在認識也不晚,今天就由老師替你們牽線了。既然是校友又是同事,以後在公司要多多關照對方啊。」      我看向姜祈,恰巧又和他的目光相對,沒想到他突然朝我微笑,「請多多指教。」      「嗯,以後還請手下留情。」我抿唇對他笑了笑,特別強調最後那四個字,就是想暗示他,我還記得他那天的刁難。      姜祈沒有愣住,也沒覺得尷尬的樣子,臉上的笑意反而加深了。      學務長絲毫沒察覺我和姜祈之間的異樣氣氛,笑容和煦地對我們說:「那老師先去跟別人打招呼了,你們聊聊,相信你們一定能處得很好的。」      他是老花眼嗎?到底哪隻眼睛看得出來我跟姜祈會處得好?      我沒看姜祈,只是在心裡盤算著要用什麼藉口溜走,畢竟我跟他也沒什麼好聊的。      「還要留在這嗎?」      我愣了一下,「什麼?」      姜祈挑了挑眉,「妳還有想打招呼的人?」      「關你……」我及時收住了話,學務長還沒走遠,就算要不客氣也不能表現得這麼明顯,「咳,我是說,為什麼這麼問?」      「沒有的話,要去吃飯嗎?吃了那麼多甜點,應該差不多想吃鹹食了吧。」      我強撐著表面的平靜,內心其實很慌亂。      姜祈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被他看見我剛剛很認真在吃東西了?不對啊,我慌什麼?茶點擺在那就是給來賓吃的,我高興吃多少就吃多少!      雖然找回了底氣,但我還是決定裝傻,「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好吃嗎?我剛準備去拿幾塊蛋糕,就被學務長抓住了,一口都沒吃到。」      「重乳酪系列都不錯。」我很順口地答道。      話音剛落,我就看見姜祈在憋笑,這才發現自己中計了。      我有點惱羞,不想再理他。      「譚子芯。」剛轉過身準備離開時,姜祈叫住了我。      我的身體一僵,沒能繼續邁開前進的腳步,因為這好像是我第一次聽見姜祈叫我的名字。      大學時,我們本就沒什麼實際上的來往,即使在公司因公事起過幾次口角,他也只是用「妳」來稱呼我。      很快地,我恢復了鎮定,故作從容地回頭看他。      「一起去吃飯嗎?」姜祈似笑非笑地又向我發起了一次邀約。      我可能是瘋了,竟然鬼使神差地點了頭。      *      離開婚禮會場時,我們誰也沒說話,就這麼沉默著走了一小段路。      突然,我意識到不對,停下腳步問:「欸,你為什麼沒問我想吃什麼?」      「想看妳什麼時候會說啊。」姜祈不慌不忙地回答。      「要是我沒說呢?」我雙手抱胸,有些不滿地回道。      「那就代表妳沒有特別想吃的,我可以隨意推薦。」      我咬著唇,不知該如何反駁。他其實也沒說錯,但為什麼我就是有點不爽呢?      「看來是真的沒特別想吃的。」姜祈的嘴角又勾起了討人厭的弧度,「那就跟我走吧。」      他說完話就逕自向前走,像是默認我會跟著他似的。      霎時,我有些恍惚。      整整大學四年,我是那麼努力地奔跑,滿腦子都想越過他,可當時的我們卻沒什麼實際上的相處。沒想到反而在我不再單方面和姜祈競爭的幾年後,我和姜祈才真正有了交集。      等等,為什麼我現在得聽話地跟在他身後啊?      我加快步伐,甚至刻意邁著比他要快一點的腳步。      他側過頭,狐疑地看了我一眼,卻很快又笑了笑,沒多說什麼。

作者資料

紫稀

愛恨分明的天蠍座少女,嗜吃嗜睡,旅行成癮。 熱愛和抹茶有關的一切,最喜歡的季節是早春及深秋。 本體是個拖延症末期患者,寫作卻成了唯一的例外。 如果你能幫我吃掉洋蔥,那我們就能當好朋友。 POPO: https://www.popo.tw/users/suan349108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suan349108 IG:lilac_writing 相關著作:《你是我最想擁有的以後》、《唯一的相戀機率》 相關著作:《唯一的相戀機率》《你是我最想擁有的以後》

基本資料

作者:紫稀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23-11-30 ISBN:9786267217825 城邦書號:3PL182 規格:膠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