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3:預防召喚意外,實習之前請先投保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3:預防召喚意外,實習之前請先投保

  • 作者:草草泥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6-09-29
  • 定價:230元
  • 優惠價:79折 182元
  • 書虫VIP價:18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2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城邦超爆必讀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暢銷榜TOP1最強新星 再刷不斷,絕對不可錯過的新感覺冒險系日常! ◆實體書獨家收錄番外〈踏上尋(馴)主之路的那一天〉 矚目新秀作家草草泥x《Debug-筆電的使用手冊-》超人氣繪師喵四郎 POPO原創網最受期待的萌癒系輕奇幻之作 為了成為獨當一面的召喚師,草食系少年今日也持續朝收服後宮……幻獸邁進。 「諾爾,我們今天要去伊萊家吃飯喔。」 「……見父母?」 由於在上學期取得了優異的實戰成績, 新的學期,奈西和伊萊都獲准前往觀光重鎮水都實習。 但老師烏德克為此憂心忡忡,特別送了一根青色羽毛給奈西當護身符, 而這個看似平和的城鎮,事實上也的確暗潮洶湧。 伊萊渴望能和守護著水都的母親見面,卻不得其門而入, 兩人只得按校方安排,來到軍營實習。 奈西被派往離敵國最遠的安全區駐守,居然仍遇上敵襲! 於是諾爾再度霸氣救援,然而完成救援後,他還有另一個任務要趕場。 妖精之國正面臨被龍族侵擾的危機,伊娃請求諾爾陪同前去談判, 途中卻被一對雙胞胎兄弟龍纏住, 這對兄弟中的某一位似乎能看到過去發生的種種畫面。 「讓一個少年召喚師服侍你洗澡,真是不知羞恥。」 「什麼?我想看,分享給我,兄弟!」 面對展開讀心攻勢的神煩雙胞胎,縱使臉皮厚如鐵壁,諾爾還是無語了。 看來,烏德克的衰小絕對會傳染。 (奈西:我已經放棄問主角到底是誰了……) 【繪師喵四郎大心推薦】 「我很溫馴,不要拋棄我。」 如果你和我一樣喜歡魔法世界、喜歡傲嬌屬性的大型動物(?)、喜歡主僕之間的萌萌羈絆,那麼《召喚師的馴獸日常》絕對可以讓你配上十碗飯!! 謝謝奈西和諾爾帶給我非常開心的繪圖時光。

內文試閱

  隔天,奈西一早到學校,伊萊便帶著有些彆扭的表情走來。在他身旁坐下,瞄了他一眼後,伊萊眼睛轉而直盯著桌面,吞吞吐吐地開口:「你今晚有、有空嗎?」      「什麼?」伊萊的聲音太小,導致奈西一時沒聽清楚,他疑惑地看向伊萊,正在猜測平時總是盛氣凌人的伊萊為何會突然這麼不乾脆時,意外地發現伊萊的耳根紅了。      「我、我問你今晚有沒有空來我家吃晚餐。」伊萊豁出去般迅速吐出這句話後,看了一眼奈西,卻發現奈西呆愣在那裡,於是他臉色一紅,連忙開口解釋:「別誤會!是我爸邀的!前、前陣子你不是曾經將災厄之龍從我們家引走嗎?現在又跟我要去同一個地方實習,我爸想趁這個機會邀你來坐坐……」      說到此處,像是覺得這個要求很頭痛似的,伊萊忍不住扶住額,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我也知道這個邀請很突然,你拒絕也沒關係,我回去再——」      「好啊。」      「……什麼?」      奈西看著伊萊,臉上全是驚喜的神色。「上一次去你家已經是七年前的事了,我真的可以再去你家玩嗎?」      伊萊愣了愣,最後嘴角勾起溫柔的弧度,緩緩點點頭。「我家永遠歡迎你。」      在兩人相視而笑,氣氛正好時,一隻烏鴉忽然飛進教室,落在他們的桌面上。烏鴉收起翅膀,揚起了頭,視線在兩人身上來回打量,在兩人露出納悶的眼神時,烏鴉開口了:「金毛跟銀毛,看來你們就是那個蝴蝶召喚師跟龍家的混小子對吧?」      奈西趕緊按住想衝上前掐鳥的伊萊,而烏鴉完全不理會兩人的反應,逕自舉起翅膀放到胸口上,得意洋洋地開口:「我乃勇者大人烏德克的傳信使,勇者大人要我告訴你們,今天中午在他的辦公室等他,他有事要和你們說。」      這個消息讓奈西疑惑了。烏德克會找他很正常,但這次連伊萊也要一起,不知是為了什麼事情。他看向伊萊,伊萊的神情無比錯愕,顯然比他還不敢相信烏德克會找上自己。而後他皺起眉頭,看起來不太願意的樣子,但並沒有表達任何意見。      很快,中午到了。這學期的重點在於實習,所以他們今天幾乎沒有上課,課堂上大多在說明實習的注意事項。所有四年級學生兩天後就要啟程前往實習地點,因此有很多事需要準備,這兩天特別忙碌。      由於背負著國家召喚師學院的名聲,在行前老師們都會特別仔細叮嚀學生們,只要表現優異,通常雇主會先與他們簽約,等畢業後就能直接去那裡工作,很多學生都是藉由實習找到工作的。      「老師?烏德克老師,你在嗎?」奈西站在烏德克的辦公室前,敲了敲門,沒多久裡面便傳出烏德克請他們進來的聲音。      奈西推開門,很自然地踏進去,但他發現伊萊站在原地,臉上神情警戒,似乎不太願意踏進烏德克的辦公室。      伊萊顯然對烏德克有什麼意見,但奈西想不出來像烏德克這麼好的老師為何會有人不喜歡,他認為或許伊萊對烏德克有什麼誤會。為了讓伊萊放下戒心,他主動牽起伊萊的手,露出微笑,輕鬆地開口:「走吧。」      這個方法很有效果,伊萊看了他一眼,立即屈服,乖乖跟著進去。      「你們來了啊,請坐。」招呼他們的不是別人,正是烏德克的專屬祕書艾斯提,他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奈西與伊萊牽著的手,在兩人坐下後端上兩杯紅茶。      烏德克正坐在另一頭的沙發上,看著手中的信紙,皺著眉頭,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這裡有封信是關於你們兩個去水都實習的事。」他的語氣聽來有些悶悶不樂。「率軍駐紮在水都城外的軍官耳聞你們實戰表現優異的事蹟,邀請你們去參觀營地,也有邀請你們去前線實習,但為確保學生的安全,我們回絕了這件事,不過學校不反對你們去參觀。你們有興趣嗎?」      伊萊跟奈西面面相覷,伊萊毫不猶豫地點點頭,奈西卻露出猶豫的神色。      見到奈西的表情,烏德克又說:「不想去也沒關係,事實上,我認為你們還是學生,不要蹚這趟渾水比較好。」      「渾水?」伊萊冷冷地發話,他看著烏德克,語氣有些激動:「我媽媽與其下的軍官這麼努力地保護水都,在你眼中卻只是渾水嗎?」      面對伊萊的質問,就像是默認一般,烏德克靜默不語,沒有為自己的話做任何辯解。      「夠了,魔族召喚師果然沒一個好東西。奈西,我們走。」伊萊不悅地站起來,拉起奈西的手。      「奈西還沒做決定。」方才選擇沉默的烏德克忽然說話了。      「我、我……」奈西完全不明白為何場面會變成這樣,他錯愕地分別看了看伊萊與烏德克,腦袋一時轉不過來。雖然他很想知道伊萊為什麼會說這種話,但烏德克說的是事實,若此時不做出決定,可能會麻煩到烏德克,於是他看向伊萊,吞吞吐吐地開口:「我、我還需要考慮一下,等等再去找你,對不起,伊萊……」      伊萊嘖了一聲,他放開奈西,瞪了烏德克一眼後快步離開,離去之前還不忘甩門。      留下來的兩人陷入沉默,反而是一直在旁待命的艾斯提率先喃喃出聲:「芬里爾家還是一如既往的不友善啊。」      「一如既往?」      「席爾尼斯家跟芬里爾家從以前開始就不太對盤,這種情況是正常的,別擔心。」身為一個氣氛調節者,艾斯提語氣隨意地帶過這件事,烏德克也點頭同意。      「比起這個,希望你鄭重考慮我剛才說的話。說實話,我不希望你去那裡,太危險了。」烏德克把信放到桌上,認真地對奈西表示。「雖然現在很和平,但那裡畢竟是第一線戰場,忽然發生什麼事也一點都不奇怪。」      「我、我知道了……」本來就不太喜歡打打殺殺這類事情的奈西,聽了烏德克嚴肅的警告後,立刻乖乖聽話。      確認已經沒事後, 辦公室內又陷入一片靜默,沉重的氣氛讓奈西備感尷尬,      因為他感覺得出來烏德克不太開心,他以為獲准去水都實習應該會讓烏德克感到高興,畢竟只有少數成績優異的學生才能去。      奈西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偷偷瞄了烏德克一眼,默默地站起身,默默地在烏德克身旁坐下。      烏德克看著不發一語過來,貼在身旁神情忐忑不安的奈西,嘴角忍不住勾起淡淡的微笑。他知道,這是奈西撒嬌的方式,他的撒嬌總是帶著一種不知道這樣做妥不妥當的不安,一舉一動也充滿了生澀和笨拙感。      「你不喜歡我去水都嗎?」奈西緊盯著自己的膝蓋,聲如蚊蚋。      「我是不喜歡。」烏德克直截了當地說,同時垂下目光,神色黯淡下來。「你哪個地方都可以去,偏偏選了那個烏托邦,說實話我很驚訝。是因為那個龍家的少年嗎?」      「……嗯。」奈西自己對實習的地點沒什麼意見,所以當伊萊邀他一起報名申請水都這個觀光勝地時,他欣然接受了。但有件事令他有點在意,那就是烏德克剛剛說到烏托邦這個詞。「為何說水都是烏托邦?」      「犧牲少數人,換來大眾的幸福,烏托邦正是水都涅羅比斯的代名詞……不。」烏德克盯著手中茶水映出來的倒影,面無表情地低語:「這整個國家都是一個虛假的烏托邦,只是大部分的人沒察覺到罷了。」      「整個國家?」      「你不明白這些事也無所謂。」見奈西一臉迷惑,烏德克露出悲傷的微笑。「既然你已經準備前往水都,我只有一句忠告——不要去當勇者。答應我,好嗎?」      聞言,奈西愣住了。「什麼意思?」      「危難當頭,必有勇者挺身而出,但你不要去當那個勇者。若發生什麼災難,躲起來就好了。」      這句話由一個被稱為勇者的人講出來特別奇怪,可奈西看著烏德克帶著淡淡憂傷的雙眼,卻無法反駁。      烏德克身為勇者家的末裔,理應最了解當一個勇者的滋味與背後的心酸,所以才會說出這些話。      「真正的勇者只存在於災難的時代。隨著歲月流逝,人們早已遺忘了勇者的真意,就連我們也快忘了勇者為何存在。」烏德克望著遠方,聲音帶著失落的茫然。「奈西,真正的勇者早已不存在於世上,因為勇者的意義早就被扭曲了。所以……聽我的話,不要當勇者。有人想當勇者,就讓他去當,但不要是你。」      奈西看著他,忽然有些理解為何烏德克會總是憂鬱。他的憂鬱,並不單單只是因為他的衰運。      這個人肯定經歷過不少事。      雖然奈西不明白烏德克的意思,但他知道自己應該聽話。即使烏德克說了「勇者給別人當」這種不負責任的發言,但奈西知道,烏德克有自己的理由。更何況,他也不覺得自己是個當勇者的料,真正的勇者應該是像伊萊這樣充滿正義感,願意挺身而出的人。      「我不會去的。」奈西輕聲說,語氣沒有任何遲疑,充滿了對烏德克的信任。      像是要獎勵他的答案似的,烏德克溫柔地摸了摸他的頭,朝默默待在後方當不發光燈泡看戲許久的艾斯提看了一眼,點了點頭。      艾斯提俐落地從烏德克的辦公桌抽屜拿出一個木盒,小心翼翼地打開取出裡面的東西,交到烏德克手上。      「奈西。」烏德克輕喚一聲,當奈西看到他手上的東西時,頓時呆住了。      那是一根青色的羽毛,看起來十分柔軟細緻,散發著柔和的光芒。面對這根一看就知道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羽毛,奈西有些猶豫地開口:「這個是?」      烏德克將羽毛放到他手中。「護身符,希望多少能帶給你一些好運。」      「等、等等……我不能收下這麼貴重的東西!」奈西慌慌張張地想將羽毛退回去,但烏德克握緊他的手,搖了搖頭。      見狀,奈西更慌了,一句話頓時脫口而出:「如果這羽毛給我,烏德克該怎麼辦?會不會變得更倒楣?我不能把你的保命護身符拿走啊!」      「……」      「哈哈哈!」      烏德克瞪了忍不住大笑的艾斯提一眼,艾斯提無辜地再度離開了。嘆了口氣,他無奈地解釋:「你放心,這根羽毛對我沒有任何用處,我唯一有用的護身符只有艾斯提而已,所以你儘管拿去。」      將羽毛塞回奈西手裡,看著一臉茫然的奈西,烏德克的神色柔和起來。「這根羽毛對我來說雖然沒有效用,但確實曾經為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帶來了好運。」      「烏德克……」      「收下它,好讓我安心,好嗎?」      烏德克這麼說,奈西也不再推拒。他收下羽毛,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到衣袍內側的口袋。      雖然內心仍有些過意不去,但奈西頓時有了種莫名的踏實感,覺得自己像個即將出門遠行而被長輩叮嚀關心的孩子。而他的感受也沒有錯,對於他要去水都實習一事,烏德克真的很焦慮。      「你是第一次踏出城外對吧?學校已經幫你們安排好宿舍,晚上就乖乖待在宿舍裡別亂跑。如果有人搭訕你,也不要傻傻跟著人家走,先問一下你家山羊的意見。如果要去人煙稀少的地方玩,一定要帶上朋友或者你家幻獸……」      「我、我沒問題的啦……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被這般囉嗦地叮嚀,即使是奈西也感到有些窘迫,畢竟他都十七歲了。他耳根微紅,有些困擾地表示:「如、如果真有問題,諾爾跟伊娃隨時都在我身邊,也有伊萊可以求助。所以……」      聽見這番話,烏德克微微蹙起眉頭。      「遇到問題也可以找我。」他舉起另一隻戴滿銀戒的手。「召喚,黑鴉艾倫特。」      其中一指上銀戒發光,一個小召喚陣從桌面冒出,方才那隻負責傳訊給奈西他們的烏鴉飛了出來。他站在桌上,看了一眼兩人,哈了一聲,立刻開口:「龍家的混小子回去了嗎?幹得好,聞到那身龍臭,我渾身的毛都豎起來了。」      「……」      「抱歉,我們魔族召喚師代代都用烏鴉傳信,久而久之烏鴉也跟著我們家族一起看龍族召喚師不順眼。」烏德克有些尷尬地解釋。      「……嗯。」奈西有些勉強地應聲。說起來他也不是第一次看見立場特別明顯的幻獸,像哈卡也是一心效忠芬里爾家。      「這隻烏鴉是我的傳信使,我把他的契文給你,可以讓他帶信件給我。就算沒遇到什麼事,平時也可以跟我聯絡。」      奈西正要回話,黑鴉艾倫特卻拍著翅膀聒噪了起來:「現在是什麼情況?為什麼這個學生也被納入你通信的對象?勇者大人在學校偷吃未成年少年喔喔喔被我抓到了我要告訴大家——」      烏德克一把抓起他,用力搖了搖。      「抱歉,我家傳信使有點八卦,有時候需要管教一下。」他十分冷靜地一邊掐鳥一邊對奈西說,想必這種事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嘎啊啊啊虐待!這是虐待!勇者大人虐鳥!勇者大人做賊心虛,想毀鳥滅跡!」黑鴉艾倫特激動地拍著翅膀拚命掙扎,完全沒有乖乖聽話的打算。      奈西開始懷疑烏德克是不是有被虐的嗜好,那麼多烏鴉,偏偏選了一隻特別八卦愛造謠的。      在烏德克終於教訓完他家傳信使後,一人一鳥臉色不悅地往不同方向別開目光,死都不看對方,這讓奈西更加尷尬了。      「咳咳,所以你就是勇者大人的新通信對象是吧?」艾倫特揚起一邊翅膀,像是舉手一般:「給我你的魔導書吧。」      奈西遲疑地攤開自己的魔導書,艾倫特熟練地踩到書頁上,伸出如樹枝一般乾枯的腳爪在潔白的頁面上印下契文。      奈西在教科書上看過,大部分的召喚師都會有一隻傳信使以便跟遠方的親友聯絡,少數身分尊貴或背景複雜的召喚師,則可能擁有很多隻傳信使,用以跟不同的人聯繫。透過這個方式能夠克服距離的阻礙,使相隔兩地的兩名召喚師能頻繁通信,除了無法得知何時能收到回信這個缺點外,基本上十分便利。而用來傳信的幻獸必須具備等級低、耗魔少這個條件,以方便各種等級的召喚師召喚。      「你沒有傳信使?」見奈西一副新奇的樣子,烏德克問道。      奈西有些難為情地搖搖頭。他總不好意思說,他連通信的對象都沒有。      「那你可以用這隻,或者另尋別的,不過建議你用烏鴉,他們的聯絡網比較強大。」      「沒錯沒錯,說到傳信使,找我們就沒錯了,管他是人類還是幻獸,只要你想聯絡,統統交給我們。」烏鴉得意地挺胸。「我們烏鴉的大本營在深淵,深淵這地方就是去哪都方便,沒有因太遠而聯絡不到的問題。」      「印完契文就回去,這裡已經沒你的事了。」像是擔心自家烏鴉會再說出什麼不得了的發言,烏德克立刻展開了返回召喚陣。      「利用完了就急著趕我走!作賊心虛!你肯定是作賊心虛!勇者大人吃嫩草還不承認——嘎啊啊!」      可憐的烏鴉還來不及說完話,就被烏德克塞進召喚陣裡。      「抱歉,他比較愛亂說話。」      「沒、沒關係。」奈西尷尬地收起魔導書,他看了看牆上的鐘,知道自己該準備去上課了,但想到之後將離開這裡一年,便感到有點不捨。他好不容易才遇到一個無論在課業還是人生上都願意教導他的長輩,如今卻必須相隔兩地。      「怎麼了?」察覺到身旁的奈西彆扭地挪了挪身子,露出猶豫的表情,烏德克偏頭問。      「在、在我離開之前……可以為我做一件事嗎?」      烏德克略顯訝異地看著他,點了點頭。      奈西伸直手臂,將緊握著的拳頭放在膝蓋上,緊張地盯著他,戰戰兢兢的開口:「你、你能對我說……路上小心嗎?」      這意外的請求讓烏德克愣了愣,察覺到奈西是很認真在看待這件事後,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烏德克伸出手,溫柔地摸了摸奈西的一頭金髮,以令人心安的沉穩語氣說道:「路上小心,我會一直在這等你回來的。」      放在頭上的手是如此寬大溫暖,烏德克的一言一語猶如初春的雨一般,滋潤了奈西的心。只是一個簡單的舉動,卻溫暖到令他想哭。為了掩飾自己的脆弱,他將頭輕抵上烏德克的胸膛,沉默不語。      察覺到他的顫抖,烏德克體貼地沒有說話,只是輕撫著他的金髮。      在這短暫卻彷若永恆的一刻,時間緩緩流逝……了幾秒,門被猛然打開。      「可惡你要在這待到什麼時候!都要上課了還不快——」伊萊氣急敗壞地走進來,嘴上才念到一半,便戲劇性地沉默了。      「……」      「……」      整個辦公室頓時一片鴉雀無聲。

作者資料

草草泥

雜食羊駝一隻,勿拍打可餵食。喜歡毛茸茸生物和鮮奶茶,不過最喜歡的還是寫作,希望能一直寫到天荒地老,當然如果能有一杯鮮奶茶與毛茸茸生物相伴那就更完美了。 曾出版《召喚師的馴獸日常》。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aearca5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jumpingalpaca 相關著作:《愛麗絲Online02森林篇》《愛麗絲Online01紅心篇》《召喚師的馴獸日常_番外特輯》《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6(完)這回勇者不鬥惡龍,只砸門》《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5龍生龍鳳生鳳,後宮王的兒子開後宮》《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4上輩子沒積德,這輩子當勇者》

基本資料

作者:草草泥 繪者:喵四郎(nyaroro)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異小說 出版日期:2016-09-29 ISBN:9789869342070 城邦書號:3PF01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