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匡超人(新版)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匡超人(新版)

  • 作者:駱以軍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23-08-01
  • 定價:550元
  • 優惠價:79折 435元
  • 書虫VIP價:435元,贈紅利21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413元
  • (更多VIP好康)

內容簡介

我們逐漸老去, 竟就在我們這代人能看見的三十年間, 世界被偷換進一個百萬倍大的虛空之境。 「洞」的故事,「棄」的疾病隱喻—— 戰神作家駱以軍,描繪生命創傷與時代哀愁的重磅長篇小說。 《匡超人》嘲弄不同世代的知識分子,書寫墮落斷裂的世界,表露當今世道的難堪與哀矜。 駱以軍的創作一向不按牌理出牌,在《西夏旅館》、《女兒》之後,又一本令人瞠目結舌的小説——偽自傳私密敍事,接力式的碎片故事,詭譎頹廢的意象,還有人渣世界觀。他的文筆漫天花雨,既悲欣交集又插科打諢,充滿末路詩人的情懷。 / 《匡超人》展演了駱以軍「想想」台灣和自己身體與創作的困境。他運用科幻典故,企圖七十二變,扭轉乾坤。他幻想夾縫裡的,壓縮後的時空,逆轉生命,反寫歷史,彌補那身體、敍事,以及歷史、宇宙的黑洞。然而寫著寫著他不禁感嘆:通往西天之路道阻且長,而那無限延伸的空無已然瀰漫四下。 世紀的某端傳來回聲——「我們回不去了」;「死亡的生命已經朽腐。我對於這朽腐有大歡喜,因為我藉此知道它還非空虛。」 我們彷彿看見變妝皇后版的駱以軍,挑著祖師爺爺(魯迅?)的橫眉冷眼,擺著祖師奶奶(張愛玲?)華麗而蒼涼的手勢,揣著他獨門的受傷雞雞,走向台北清冷的冬夜街頭。他把玩著雞雞下那逐漸展開、有如女陰的,洞。仔細看去,那洞血氣洶湧,竟自綻放出一枝花來,膿豔欲滴——惡之花。 ——王德威(美國哈佛大學講座教授) 人類殺掉自己的未來,我們在那境地裡,就像焰火不在,不知為何影子還冷寂的貼壁而行。 這是一個充斥著虛假、誆騙、猜忌,勾心鬥角、網路爆亂、文明崩毀的當代世界…… 有些時候,你感覺自己活在「不配那個年輕時的自己該延展」的人生,活在「第二義」,光度似乎不那麼亮的時光裡。你說著平庸的話,用自己都不相信的誠懇表情和平庸的人肝膽相照,喝著泡沫溫掉的啤酒,為某些清楚無比是無感情馬屁的廢話真的感動到了,眼角不爭氣的濡濕,或是幹他娘的為某個薄情的但熱褲只包住半個屁股蛋的年輕馬子,吊著她胡說都覺得是否自己真的是個有魅力的男子…… 或是你仍然讀著許多書,你仍保持極佳的閱讀狀況,你可以在那些智慧型手機小屁孩面前吊書袋,但為什麼你不再發光,不再迷人,從她們昆蟲般的變色瞳片看到自己的形象如此酸腐? 或者你想像那些怪咖、小說家、創作者,在這溶金般的時代,他們之間的交際應酬、隱藏的心機、互相哈啦灑出的光焰,各自身陷在這個難以言喻的崩解年代,像鱗片妖豔的幾尾鯉魚,在混濁的水池唿喇迴游、擦身,濺起漣漪的景致…… 這世界已被肢解,將各種玻璃碎片嵌進我們裡面最細微的內臟、組織、筋絡,我們活著,卻已像骨灰灑在這分崩離析之中。 未來,必是注定在一座破敗的場景之中。

目錄

洞的故事——閱讀《匡超人》的三種方法/王德威 俄羅斯餐廳 雷諾瓦風格 哲生 開心玩中國 美猴王 破雞雞超人 大小姐 老派與Y 粉彩 超人們 在酒樓上 尋仇 阿默 誰來晚餐 我騎著摩托車載著他 刺激 砍頭 藏在閣樓上的女孩 吃猴腦 破雞雞超人大戰美猴王 冰封 我曾去過這些地方

內文試閱

  老派與老Y      我推門走進那間叫「DV8」的酒館,發現老闆娘蜜雪兒獨自坐一小桌,邊滑著手機邊流淚。整間店一個客人也沒有。      我拉開椅子坐下在她對面,問她:      「怎麼了,蜜雪兒?」      她眼淚,手機的藍光照得她的睫毛像蝴蝶翅翼的暗影。說實話,她可真是個美人兒,但你無法想像,她有個兒子已經念大學了,而這孩子是個廢物,我在這酒吧見過他幾次,他都像穿牆人站在最角落玩網路電玩。可能也習慣那些喝醉的老色鬼們,對他媽說一些腥膩的調情屁話,而他媽像朵玫瑰花,那樣嬌媚的笑得顫抖著。有一次,我還和這孩子,扶一個喝掛的老酒鬼,從他跌坐的地板撐起他,押上計程車,送他回家。      「沒什麼。我只是剛剛看了一部電影,非常傷心。」      然後蜜雪兒跟我轉述了那部電影大致的情節:那個主角是個有著奇怪榮譽的拳擊手,就是他非常耐打,他的生涯紀錄,沒有贏過但最重要的是,他從未被對手KO擊倒過。這個故事開始時已是一場進行中的拳賽,我們看到這個像復活島巨石像的男人,不斷被另一個年輕拳手狂K猛揍。然後他們開始回憶。原來這耐揍的巨人他退休好多年了,但是現在這邊想到捧一個年輕拳手成為新星,他們想到這個傳奇的「不倒拳王」,於是開了筆很高的價碼邀他再出江湖。這老壯漢的教練、神父、社區義工、所有人攔阻他,告訴他現在這年紀上陣,只有被打死的下場。但他執意要去,因為他想拿這筆錢讓他的老母親去一趟威尼斯旅行。他母親一輩子沒去過遠方。而奇特的是,所有人只有這老母親不勸阻他去送死,他們質問她,她說:「他早已是個不存在的人了。」原來多年前,這不倒拳王開車載著妻兒,遭一輛大車撞翻,妻兒全死了,只有他活下來,從那以後他就只是個行屍走肉了。      而那個年輕拳手也有一段傷心往事(這裡我打斷蜜雪兒,請她直接說那拳賽),總之從第一回合開始,就看到這年輕人一拳一拳打中那老拳手的腦袋、眼窩、鼻梁,這樣打到十四回合,他整個滿臉是血,根本都茫了,但就是站著像一尊雕像,就是不倒下去。觀眾都哭了,站起身為這悲壯的一幕鼓掌致敬。你知道後來那年輕人開始狂揍他肚子,老拳手根本失去知覺了,他竟大便在褲子上了。      (我聽到這裡差點笑出來,但我看蜜雪兒悲傷靜默的臉,硬忍住了。)      還好這時敲鐘了,他的教練扶他下去洗屁屁並換另一件拳擊褲。其實他可能腸子都被打斷了吧?但他還是搖搖晃晃的站上擂台。這時那年輕人哭了,最後一局,其實年輕人在配合演出這老人的「不倒神話」,他假裝在揮拳揍他,但你知道好幾次那老人根本已直直要倒下了,這年輕人反而用肩膀架著他,不讓他倒下。最後比賽終了,年輕人以計點積分贏了這場拳,而那老人也完成了「一生沒倒下過」的紀錄。      蜜雪兒說:「我看了一直哭一直哭。」      這個女人看多了我們這些男子,在酒館的長方桌上,像小男孩玩著「大風吹」的遊戲,課室的椅子永遠少一張,所以永遠有個小孩要當那個孤伶伶的鬼。「大風吹!」「吹什麼?」「吹想和蜜雪兒上床的人。」於是大家轟轟嘩嘩像秋天公園被掃成一堆的枯葉,被一陣風捲起。但其實我們都是些老男人了。「吹攝護腺沒問題,小便不會滴到褲腿的人。」「吹早晨睡醒,那話兒還會硬梆梆勃起的人。」「吹沒吃史蒂諾斯,每夜都能安然入睡的人。」      一片靜默。在這樣向死亡墳穴借來的酒館的暗黑、吧台一列佝僂背影、或顫抖垂著口水的歇斯底里笑鬧,靜默中我看著他們悄悄開啟了一道「祕密歡樂遊戲屋」的門縫。      這需要極高的天賦。譬如老派,他是被浸在權力槽裡的不幸靈魂,你看看他的眼袋、凹陷的眉骨中間那像刀割過的深痕,總是穿著白襯衫但其實裡面是一副瘦削的軀骨、眼珠總是在一整晚的酒精終於灌到滿水線時,發紅或是變成黃濁的球體。他總是坐在最角落那位置,不熟的人不會從那版畫般的陰影輪廓,解讀到他何時祕密的越過那條酒鬼之線。「咔」的有一個聲響,那裡頭神智清明的他那刻便垮掉癱掉了。一個暗黑的、陰鬱的、憤懣的另一個分身,會從他的鼻孔、耳朵,或微笑的嘴角,漫流出來。      我後來回想:我們總因為觀看的方法過於簡陋,錯過了那一整團像刺繡錦袍上,亂針錯織的閃閃金線銀線。我如果據實記錄,像《儒林外史》那樣的筆法,你們會有個印象:這是台北二○○○年到二○一○年間,某些夜晚,發生在酒館裡的權力交涉,類似男人的手肘交擱著,使勁比腕力;或拐子擊打上對方的脾臟;或是從頸骨到腰椎,手臂關節,到髖關節,當然最重要是左右頦關節(控制著笑,或說出合宜的輕輕點到為止的馬屁話)……這些窄空間裡,像詠春拳的,一群男人和落單的女人之間,極近距離挨擠的行為藝術。這當然是精準到,可以像崑曲演員分解動作,或是YouTube上慢動作重播那些NBA偉大球員,某個史詩級穿過防守人群而灌籃的不可思議的連續慢速畫面。每一句話的突刺、回撈、接住對方的荏,再迂迴婉轉拋出讓後面人可以借搭順杆上的破綻,每一個哏都要讓在座每個人笑的,男人是從鼠蹊電擊竄上,女人是從子宮內部最深處的顫抖。這每一招每一式,都是老師傅畢生的修行啊。      但如此,我就錯過了,老派,老Y,他們雖然是老頭的外貌,但其實那某些時刻淚眼汪汪,孤寂、憤怒、彆扭,走出這酒館對那外面已被年輕人粗暴洶湧占領的新世界,恐懼、故作鎮定,保持最艱難的尊嚴。他們的眼球和視網膜,記錄了這個島國這個世紀最初十年的煙花迷離、紛紅駭綠。有些時候,他們是真的像小男孩玩著那,對坐兩人假裝各自老二漲大勃起,將酒桌上舉的無聊把戲。或是像周星馳和達叔的隔空用掌風打對方,另一個人則做出中掌,臉部肌肉扭曲、凹塌,身體也被掌風吹得朝後歪倒,手臂亂揮像在掙扎的慢動作。或是他們拿著對方的生殖器開中學生式的玩笑,這個說對方和女人的銷魂時刻,是「太平洋洗蘿蔔」;那個說對方的馬子不耐煩說:「快點!你幹嘛不快上?一直拿牙籤刺我屁股。」      我年輕時如果預知自己會置身這樣的「琥珀之境」,和這些老男人歡樂、絕望的浸泡在這果凍或稠液的時光之膠裡,這些眼花撩亂,腦袋跟不上瞳距變焦的轉速,只能前仰後仰呵呵呵笑得口水流在嘴角,那就不會對迷戀的女孩兒搞那套,寫好幾頁的情書;或是跑去海邊痛苦抽菸漫走;或是花極大心思想給女孩一個夢中場景,騎機車載她到山上,某個祕密山坳,恰可以看見下方整個城市像灑開珠寶的夜景……            有幾年,我和我的妻子關係很緊張,我認為她有憂鬱症,但她只任我陪著去看了次醫生,便再也不肯去了。那些裝在一包一包印了密麻綠色小字紙條裡的藥物,她也不肯碰。我們在那之前非常恩愛,但那段日子我像活在冰窖裡。我們時常爭吵,一開始我認為我都在理,只是她把我們活在一起的這個小空間,我們,以及還很小的孩子都用一不知哪個次元的人裝進她腦袋裡的旋轉門,轉進一個漂浮、窄扁、光度幻異的世界。爭吵到最後,變成像是我用語言在強暴她,她會哭泣的用頭撞牆。      那陣子,我很痛苦,事實上,我沒什麼朋友,有一、兩位視之為兄姊的前輩,我在咖啡屋和他們聚會時,像故障的排油閥,停止不下來,講述我婚姻上碰到的困境。我原不是那樣的人,但那時我像是CSI的探員,細細瑣瑣的講著有一具屍體的房子,所有暗藏進地毯、牆角、衣櫃裡的內衣褲、書桌抽屜的信件,那所有陀螺打轉的細節……      只有老派,我記得那可能是他第一次拉我到這間酒館吧。那時我跟他其實不熟。他可能認為我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吧。他像是《推銷員之死》裡,那種上一世紀的業務員,每晚得和不同的客戶、記者、警察、廣告商、作家 ……喝酒。一攤結束再接一攤。我記得我和他嘰哩咕嚕說了我的困境,他沒說什麼。繼續斟著酒,抽著菸。後來我去上廁所回來,發現他盯著頭上方那播放著歐洲不知哪個盃的足球賽,他的臉上全是淚。我坐下來,沒敢多說話,後來他似乎說了句類似:「你想想像我們這樣的人,是什麼德性,你老婆,我老婆,她們這樣的好女人,當初是眼睛瞎了選了我們。這就在最早的時候就要認,這一輩子,再怎麼樣,只有她們對不起我們,我們不能對不起她們。」      仔細說來,他這段話,沒什麼哲學深刻性,但我當時,就像豬八戒吃了人參果,遍體舒暢,好像被邀請,進入一個很早時光的西部片,那裡頭牛仔帽低低戴著安靜喝酒的老牛的老警官;或是山田洋次電影裡,那戰後仍貧窮的東京底層市民,某種男子漢氣氛的,被世界傷害過了的人,在酒館裡像遊魂,沉默悲傷的認定自己是廢棄物的命運。      他從沒把我告訴他的事說出去。後來我便經常在夜晚,他電話叫來這酒館,通常他已喝得半醉。

作者資料

駱以軍

一九六七年生,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研究所畢業。曾獲二○一八第五屆聯合報文學大獎、第三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首獎、台灣文學獎長篇小說金典獎、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台北文學獎、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推薦獎及多屆新聞媒體年度好書等。著有《匡超人》、《明朝》、《大疫》、《計程車司機》、《胡人說書》、《肥瘦對寫》(與董啟章合著)、 《讓我們歡樂長留:小兒子2》、《女兒》、《小兒子》、《棄的故事》、《臉之書》、《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夢遊街》、《西夏旅館》、《我愛羅》、《我未來次子關於我的回憶》、《降生十二星座》、《我們》、《遠方》、《遣悲懷》、《月球姓氏》、《第三個舞者》、《妻夢狗》、《我們自夜闇的酒館離開》、《紅字團》等。 相關著作:《遣悲懷(新版)》《白馬與黑駱駝》《匡超人》《匡超人(限量親簽珍藏版)》《遣悲懷(增訂新版)》

基本資料

作者:駱以軍 出版社:麥田 書系:當代小說家 出版日期:2023-08-01 ISBN:9786263104488 城邦書號:RN3027Y 規格:膠裝 / 單色 / 48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