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鬼市傳說1:跟鬼交易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奇幻基地全書系2本74折加送贈品;5本69折

內容簡介

上千年,傳說中的鬼市,要開張了──── 會出現在各個地方的鬼市,能替人紓解困難,但能否全身而退? 唯獨去過的人,才知道…… 鬼話小說之王——汎遇 最新作品「鬼市傳說」三部曲,打著燈籠幽冥登場! 何敬堯(奇幻作家): 「書中講述人性的七情六慾,猶如神祕莫測的魔境,道路曲曲折折仍要往前邁步。作者筆法質樸,卻直指人心,如同鬼市商販,在書頁上展覽著千奇百怪的故事。」 螺螄拜恩(人氣作家): 「唐有鬼市隱蔽喧聚,今有鬼市懸疑離奇,這『鋪』上售的是一個接一個精采卓絕的好故事,引來客沉醉其中、流連忘返,殊不知已悄然踏進撲朔迷離的生死交界。鬼市傳說紛紜,買賣自見人心,客官賞玩之際,別忘記後果自負,小人先溜一步~」 *** 何敬堯(奇幻作家)、星子(暢銷作家)、螺螄拜恩(人氣作家)好評推薦! *** 「鬼市」攤販吆喝,販售奇物,讓人願望成真,欲望之人皆想得之。累世修行者唐東玄,身懷法術可穿梭鬼市,以匡服邪魔鬼物,維持陰陽平衡;而千年後,鬼市再現人間,亂源卻是追尋唐東玄千年、累積三世糾纏而來的阿修羅族白素音,兩人以及眾鬼鬥術鬥智在每個鬼市傳說的故事中…… 一個男人,誤闖鬼市買了一隻木偶,如願和已分手的愛人同居,但周遭卻發生多起割肉慘案…… 一個女人,自殺未遂再誤入鬼市買回一管胚胎管,以血餵養,極速成長,而寶寶一開口猶如詛咒…… 一個車禍的準新娘亡者,心繫老媽與未婚夫,不願前往鬼市報到,於是跟鬼來一場交易,腥風血雨即將降臨…… 人跟鬼交易,從來都不是新鮮事──── 封面插畫: 知名插畫家 Blaze Wu繪製絕美封面,鬼市傳說系列講述著鬼市許多奇珍異寶流入人世造成人們的影響,所以設計將人、鬼、城市融合成一團命運的糾結肉塊感,封面以「魔魅新娘」+「魘嬰」為主,婚紗新娘做為封面主視覺,然後採用肉塊感裝飾混入胚胎嬰兒、受孕女子、指尖滴血,加上一些街道的內容,階梯、雨棚、三角錐、拒馬、招牌、冷氣機等置於肉塊裝飾上,表現局部鬼市詭異感,封底以「邪俑」的女幽靈為主,搭配木偶為裝飾,搭配底圖營造鬼市詭異氛圍!以「鬼市」燈籠表示鬼市開張,待讀者進入鬼市一窺究竟!

目錄

目錄 楔子 第一篇 邪俑 第二篇 魘嬰 第三篇 魔魅新娘 附錄

內文試閱

  楔子   上千年,傳說中的鬼市,要開張了——   甚囂塵上的「鬼市」,每隔一段時間,會出現在各個地方,   有時在熱鬧喧囂的夜市、大馬路,有時在僻靜陰冷的山川、河邊……   無意間,總有人會闖入熱鬧的鬼市—因為各種原因。   也許鬼市能替人紓解困難,重點是,沒有人能預測,進入鬼市的後果,   以及能否全身而退?   唯獨進去過鬼市的人,才知道……      第一篇 邪俑   這是一條死巷,前後都黑漆漆、陰幽幽,為什麼要約在這裡?她想不透。   不過,她還是以滿懷喜悅之情,靜靜等待著。   一會,她看到她走進來,兩人都訝然反問,她沒有約她,她也沒有約她,可是兩個人卻異口同聲說,就是她約她的。   好吧,既然這樣,有些無法道出的話,乾脆在此直說算了。   兩個人說到一半,巷口走進一道影子……藉著巷口外的餘光,看得出是個女人,但是這個女人,為何跟先進來的兩位,其中的一位長相一模一樣?   巷子內的兩個女人對視一眼,並退一步,同時驚喊出聲:這世上怎麼可能有長相一樣的人呢?   喊聲才歇,最後進來的女人衝過來,舉高手上利刃,猛刺向跟她長相一模一樣女人的臉孔、狂刺十多刀……另外那位女人無處可躲,愕然呆立,看著兩個女人:天呀!她……她是自己殺自己嗎?   眼看女人軟軟倒下,持刀的女人,轉向她、逼近來:「給我幾片肉,我饒妳一命。」   「不……」直覺回話,她已昏懵得不知逃跑、忘記反抗。   持刀者不由分說,一手拉高她的臂膀、一手舉高利刃,利刃黯藍幽光一閃,她頓覺臂膀一涼、緊接著傳來刺痛,溫熱的血像噴泉,狂瀉而下。   受不了遽然劇痛,她扯高喉嚨,用盡全身力量,狂嘷喊聲,直衝天際……      林杰茂,典型的上班族,個性溫吞、規矩,做事總是一成不變,上司交代的事情,他都恪守墨規,可以把事情做好,但卻了無新意,更不懂創新、不擅變巧,因此在公司,原來的職位,一待就是十幾年,總是無法升遷。   雖然如此,憑著他謹慎、呆版的作風,多少也存了一點錢,買了一間頂樓小公寓,加上有了年紀,他開始想交女朋友。   相識十多年的同溫層「同一掛」好友阿山、陳財發,知道林杰茂的心思,一逮到機會,總是刻意多方幫忙。   終於在因緣際會下,林杰茂認識了莊玟娟,怎麼認識的?林杰茂已經忘記了,重點是認識不久,他就以結婚為前提跟莊玟娟交往,所以對莊玟娟,林杰茂可是掏心掏肺,只要她開口,沒有林杰茂拒絕的餘地,他千方百計想盡辦法,順她心意、博她開心。   交往不到兩年,莊玟娟發現林杰茂的特性:生活、職業都很刻板,一成不變。   私底下,莊玟娟找阿山、陳財發吃飯、談話,告訴他倆人:「這種對象沒出息,永遠不可能有機會往上爬,就算有機會,他也不懂得把握。不,我不想跟他這種人過這種已經可以預期將來都是黑暗日子的生活。」   阿山雖然認同莊玟娟的看法,但阿山的解讀是:「這樣的對象,日子穩定,生活有保障,有啥好挑剔?」   陳財發在一旁笑嘻嘻道:「知足常樂嘛,妳不要好高鶩遠。」   莊玟娟輕吸口氣,斷然道:「請你轉告他,我不想跟沒出息的人過一輩子,以後不要再來找我。」   阿山一臉錯愣地說:「幹嘛這麼絕,給他機會,我們會跟他談談,看他能不能改變個性……」   莊玟娟截口道:「跟他交往一年多了,能改早就改了,拜託!不要再浪費我的時間了。」   「既然這樣,不如考慮跟我在一起,呵呵……」陳財發一副嘻皮笑臉的說。   莊玟娟杏眼一瞪,拋了個白眼。   陳財發訕訕然,捧起酒杯呷著,阿山看了,低頭偷偷暗笑。   獲悉莊玟娟的心意,林杰茂不肯死心,他想挽回,一再、一再找莊玟娟談判,足足費了半年多的時間,直到他親眼看到她,畫著美妝,挽著一位穿著體面的男士,在百貨公司閒逛。   林杰茂整個人都懵了,心掏空了,差點要了結自己蒼白的生命。   渾渾噩噩的過著天昏地暗的生活,原本就不被上司看好的他,終於在上司指令之下,休了一段長假。   林杰茂日子更難挨了,過得陰陽顛倒,渾不知此刻是何年何月。   白天睡飽了,晚上睡不著,輾轉之際,心情歸心情,肚子餓終究是事實,嘆了口長氣,他隨便拉件襯衫、套上長褲,走出家門,遊蕩在街上。   店舖差不多都關門了,轉了幾條冷清的街道,行人寥寥可數,肚子餓得前胸貼後背,使林杰茂兩腿都無力了,他站定腳,仰望天際……忽然,左前方遠遠的天際,出現一片亮光。   雖然亮光有些陰晦,卻讓林杰茂興起一絲希望:—呀!怎麼都忘記有夜市,那裡一定可以找到吃的。   就在這時,輕微腳步聲傳來,一道高頎人影,走在林杰茂旁邊,林杰茂轉頭望去,發現這個人有著一雙長腿,心中瞭然,怪不得腳步那麼快。   「林杰茂先生,你最近要小心提防災難。」   林杰茂嚇一大跳:「你,你是誰?我認識你嗎?」   「我姓唐,唐東玄。喏!這是我的名片。」話罷,唐東玄飄然往前。   錯愕地接下名片,林杰茂盯著他消逝在夜色下的身影,「詐騙集團」四個字浮現在他腦海中,他苦笑了笑,低喃:「女友跑了、被公司停職、又遇到詐騙,災難還不夠多嗎?」   隨手丟棄名片,邁開步伐,林杰茂順著天際陰晦亮光,一路追隨著往前而去。   不知道走了多遠,不遠的前方有一列長長的夜市,散發出誘人的燈火,飢餓難耐,林杰茂腳步加快許多。   夜市的前半段,有些攤販好像在收攤了,他踩著不緩不急的步伐,繼續往前。   看到一攤賣羹湯,林杰茂很快落座,點一碗米粉蝦仁羹,飽食一頓,哇!整個人精神都來了,剛剛的不快際遇,全被拋向腦後。   這時,他看到夜市的中段、後段,竟然都還燈火通明哩。   過了中段後一點,路旁有一間範圍不太大的小廟,好像是一般常見的土地公廟吧。   林杰茂沒注意那麼多,繼續往前。   人群更稀疏了,他抬起手,腕錶指著一點多,夜更深了……   前面響起一陣喀咚、喀咚,引起路人三三兩兩靠過去,林杰茂好奇也走了過去。   攤販老闆長相特異,濃眉凸眼,一對骨碌碌眼睛,不住的瞟著客人,掃到林杰茂時,很特別的多看了一眼。   攤販老闆放下敲擊的木板和木桿棒,扯開喉嚨喊:「來!來!來!各位,看看我的好東西,無效免費,保證藥到病除,尤其是我這個專治心病。」   說著,攤販老闆環視著稀疏的客人,圓鼓鼓一對大眼,簡直都要凸出眼眶了,最後他死盯住林杰茂。   林杰茂淡淡牽動嘴角,反問:「老闆,你的好東西是什麼?在哪裡?」   攤販老闆豎起拇指:「這就對了,既然有人問,我就要推銷了,嗬嗬……」笑聲很難聽,笑罷,他從桌子底邊,掏出一個巴掌大木偶,圓的是頭、橢圓形是身軀,身軀加上四根略長的木條,此外什麼都沒有:沒有五官、沒有服飾。   看到木偶,客人時都走掉了,林杰茂整個傻眼又失望,賣這什麼爛玩具?騙小孩呀!他移動腳步,想走……   攤販老闆揚聲道:「別走!這位客人,你有心事,為何不了解看看,也許對你沉重的心事,有幫助唷。」   林杰茂是最後一位客人,想也知道,老闆指的是他,他半側過頭,冷笑著:「是有心事啦,卻不是你這個木偶可以幫忙的。」說著,他繼續朝前走。   「嗬嗬……可見你對莊玟娟的感情是假的,你根本都不想要爭取……」   抬起的右腳,停頓住,呆了幾秒,林杰茂轉向攤販老闆,臉色煞白:「是阿山?還是財發告訴你什麼?」   攤販老闆搖頭;「我從來不認識什麼阿山,還阿水咧,嗬嗬……」   林杰茂疾聲問:「不然,你怎麼知道……莊玟娟?」   攤販老闆笑呵呵,指著自己雙眼、又指指林杰茂頭頂上空:「我看得到它,你腦袋想什麼,它會告訴我。」   林杰茂四下環視一圈,附近都沒人,接著他抬頭往上看,天空暗幽幽一片。   怪!攤販口中的它是誰?是什麼東西?思緒紛雜地猜想到,難道遇上了一個算命仙?一面走回攤販前,細細看著木偶……   「對這個有興趣?來來來,沒有講出其中的奧妙,你不會懂的。買回去絕對有益無害,只是……很貴喔。」   「以為我付不起?別廢話,快說。」   攤販老闆強調:貨物售出,概不退回。   接著他一面解說,林杰茂一面點頭,臉色由疑惑、轉為正常、再轉成喜色,沒有多想,他立刻掏出錢,銀貨兩訖。   攤販老闆給林杰茂一支奇特筆,讓他在木偶空白處,繪上五官、身軀、四肢……   可惜他不善此道,越小心,越出錯,手一抖,一槓劃破木偶的臉。   攤販老闆看不下去,接過奇特筆,替他修正、潤飾……   等一切搞定,收下物品,夜更深,已將近三點。      幾天下來,林杰茂幾乎日夜不曾闔眼,就為了等待。   記得很清楚,攤販老闆說,有了它…木偶,一定可以心想事成。   但這幾天,毫無音訊,昨夜實在是熬不過,終於昏昏然入睡了。   次日醒來,林杰茂睜開雙眼,陷入暫時的迷濛後,轉眼看鬧鐘,顯示已經下午四點多了。   這一覺睡得很香甜,但他旋即乍然醒悟,跳下床,在他的窩居裡,來來回回、裡裡外外,尋找數遍……   這間加蓋的頂樓公寓,範圍不大,就一廳、一房、一廚、一衛,標準的小套房,客廳外有一道狹窄的陽台,陽台左邊兩道門:一個木門、一道鏤花鐵門,鐵門外就是往樓下的階梯。   他連鐵門、陽台外都尋覓好幾趟,深深的失望打心底湧上來,直衝腦門……   什麼心想事成!根本就是攤販老闆騙了他的錢,這個假算命仙,太可惡了!花多少錢都無所謂,最不喜歡的,就是被騙!   懶散地落坐在小客廳沙發上,他因生氣而口渴,恨恨地倒杯冷開水,一面喝,一面計量著,今天午夜,再去找攤販老闆……   握緊杯子的手指頭,都捏得發青了,再用力一點,杯子恐怕會被捏破了,思緒胡亂打著轉,想起沒被那個高頎帥氣的唐東玄騙,結果還是被攤販騙了。   「哼!」   放下杯子,林杰茂起身折入房間,床頭、桌上都沒看到!他抖開棉被,接著翻箱倒櫃的尋找起來……嗯?好奇怪,都沒找到!   他努力回想……家裡範圍又不大,到底放到哪去了?   若要找攤販老闆,沒有那隻木偶,怎麼跟人家理論?怎麼要求他退錢呀?想到這裡,嘴巴又渴了,他重回小客廳,拿起水杯,灌下一大口……   「叮咚!」   毫無預警的吃了一大驚,林杰茂跳起來,杯子的水,濺濕了他的褲子,他忙把杯子放到小茶几,拍掉褲子上的水,這時門鈴聲像催命符般,又響了起來。   奔出陽台,打開左邊木門、鏤花鐵門一看,林杰茂整個人都呆愕住,連呼吸都急迫起來,他拍拍自己額頭,捏著手臂……哎!是真的,不是作夢!   向晚的天空,帶著幾分暗濛,更襯托出她身軀曼妙,杏眼更明亮,似乎比之前認識她時更漂亮了。   「咦?不請我進去嗎?」   日思夜夢的清脆嬌聲喚醒林杰茂,沒錯,果然,真的,是莊玟娟,俏生生站在大門外。   林杰茂突兀地伸頭,探視著鐵門外面樓梯,口中問道:「只有妳一個人?」   莊玟娟莫名其妙地跟著轉頭,看一眼身後,嬌俏的笑了:「難不成我要攜伴來你家?」   「呃……」林杰茂慌亂地搖頭、側身,讓出一條路,莊玟娟落落大方跨進來。   林杰茂這才發現,她提著一口小型行李箱。   關妥門,林杰茂驚喜得手足無措,問她怎麼還記得他家?問她想要喝什麼?晚餐吃了沒?   莊玟娟搖頭、再搖頭,巧笑倩兮的回:「一下子問這麼多問題,我怎麼回?才多久沒見,你變陌生了?」   「不不不,我還是一樣,沒變,一樣深愛著妳,想……」   「想娶我?」   林杰茂猛點頭,黯黃色臉上靦腆地浮出兩朵紅雲。   「如果我不呢?」   林杰茂頓時目瞪口呆,臉上滿佈失望表情。   「呵呵……騙你的啦。」   看到林杰茂撫著胸口的糗樣,莊玟娟笑得花枝招展,指著地上的行李箱:「笨頭,看,我都把換洗衣物帶過來了,你還不信呀?」   林杰茂猛點頭,欣喜得都結巴了:「今、今天開始,就、就住下來了?」   「嗯哼,所以,結不結婚,有什麼差別嗎?」   「沒有,沒有,謝謝妳。」林杰茂感動得快哭了,擦擦眼角,他站起來:「呀,先休息會,要什麼自己來,不然,跟我講一聲,啊?我去弄晚餐。」   客廳太狹窄了,以至於莊玟娟一伸出手,就拉住了林杰茂的手。   林杰茂頓感手上傳來一陣寒冽,他慌忙問:「耶,妳手怎麼那麼冰?要不要喝杯熱水?還是……」   「不要,我本來就這樣,你忘記了?」莊玟娟嗔了他一眼:「先不要忙,坐下來,我們談談。」   「是,是。」   被她黑白大眼一瞟,林杰茂完全忘記了以前她是什麼樣的個性。   也難怪,兩個人分手快兩年,再次見面,除了驚喜之外,會忘記許多不重要的細節,例如莊玟娟以前講話是咄咄逼人、不留情面;這次出現,她好像變得溫婉、可愛迷人。   林杰茂服貼、拘謹地落坐到她身旁。   「今天我來住你家,沒讓所有的親戚:朋友知道,希望你務必要保守祕密。」   林杰茂猛點頭,心中則是心花怒放,這樣一來,她整個人都專屬於他的了。但是個性拘謹的他沒有說出口。   「連阿山、陳財發也不准說。」莊玟娟一臉嚴肅地說。   「可……可是,當初是他倆介紹我們認識的。」   「已經是過去的事情,懂嗎?記住嘍。」呦,這口氣,倒恢復她以前的絕決個性。   林杰茂心裡有大大的疑慮:要是他倆知道了會怎樣?但不想讓莊玟娟不高興,他沒有問出口,只是用力的點頭。   莊玟娟倏然乍笑:「去,幫我放洗澡水。」   趁莊玟娟洗澡時,林杰茂準備晚餐,兩人一面用餐,一面閒聊起將來的計畫,林杰茂說他明天一早,要去公司,向上司說明,他不但要開始上班,還要努力爭取更高的職位,賺很多、很多錢。   之前透過阿山、陳財發,他知道莊玟娟嫌棄他的主因,所以他要徹底改變自己、迎合她,免得她再度離他而去。   莊玟娟含笑地傾聽著,忽然,林杰茂話鋒一轉,問起上回在百貨公司看到的那位穿著體面的男士呢?   莊玟娟倏地歛去笑容,不悅道:「原來你看到老李?我很久沒有跟他聯絡,以後我不希望你提起他,可以嗎?」   「當然!當然!我不會……」   林杰茂斬釘截鐵地回話,讓莊玟娟相當嘉許,露出春花般的笑靨,繼續跟林杰茂編織未來的美麗夢想。   這一夜,道不盡的旖旎風光,讓林杰茂不但洗盡前些日子的頹廢,還忘記了……許多該注意的小事。   林杰茂一改以往作風,他加倍努力,業績突飛猛進,表現優異,加上他的年資,終於獲得上司賞識,開始上班的第三個月就升上副理。   哇!他終於品嘗到事業、家庭兩邊成功的巔峰感。   只是莊玟娟常抱怨他,沒有多餘時間陪伴她,林杰茂柔婉地安慰她、解釋道,沒辦法,公司的業務真的太忙。   被莊玟娟盧到不行,他緊緊攬住她,意氣風發地說:「我的小愛娟,再等一年,資歷加上業績,我可以升任經理,我的薪水會更多,那時我們去國外旅行一個月,絕不食言。」   「嗯哼,人家還是希望你多陪陪我啦。你想,每天除了三餐、家事外,我都嘛一個人面對牆壁發呆。」   林杰茂不斷向她道歉、安撫她,同時提醒,這不就是當初她想要的?   「拼事業的同時,必定要付出代價啊!」   「哦?是這樣呀?」莊玟娟一臉沉凝,接口道:「唉唷,人都嘛會改變。」   「好好好,一切聽妳的,以後我會盡量撥時間陪伴妳,可以嗎?」   莊玟娟露出春花般笑靨,倒入林杰茂懷裡。   為了業務,林杰茂一週幾乎要加班三天以上,甚至連假日也得加班。這天莊玟娟交代他務必要提早回來,她準備煮一鍋拿手好菜。   詎料下午上司撥下一宗大業務,特別交代林杰茂接手,下班後得去找這位客戶,還說明如果成功,他升上經理的機會更大,或許不必等到明年。   林杰茂整個下午,始終心神不寧,業務一定要接,可是……該如何跟小愛娟解釋呢?   急於升等,就得把握工作,眼前正是個好機會,兩相比較之下,林杰茂決定了,還是工作重要,於是他撥電話回家……咦?沒人接聽?   奇怪?莊玟娟不是都在家裡,甚少出門嗎?

延伸內容

名人推薦(依筆畫順序排列)   何敬堯(奇幻作家): 「書中講述人性的七情六慾,猶如神祕莫測的魔境,道路曲曲折折仍要往前邁步。作者筆法質樸,卻直指人心,如同鬼市商販,在書頁上展覽著千奇百怪的故事。」 螺螄拜恩(人氣作家): 「唐有鬼市隱蔽喧聚,今有鬼市懸疑離奇,這『鋪』上售的是一個接一個精采卓絕的好故事,引來客沉醉其中、流連忘返,殊不知已悄然踏進撲朔迷離的生死交界。鬼市傳說紛紜,買賣自見人心,客官賞玩之際,別忘記後果自負,小人先溜一步~」 以及 星子(暢銷作家) 誠摯推薦!

作者資料

汎遇

鬼話小說之王--汎遇 獲新加坡慧光文學小說獎佳作。獲兩岸三地小說入圍榮譽獎。曾在聯副、中華日報、福報副刊發表文章。出版過佛經翻譯、兒童書、勵志書、奇幻、推理小說等多種類型。其中尤以靈異驚悚類型的鬼故事居多且受讀者喜愛,在多家出版社出版七十多本,堪稱「鬼話小說之王」! 作品如下: 《我真的見鬼了1-4》、《超越鬼現場》、《水鬼現形記》、《十方鬼魂對我來》、《夜夜鬼抓狂》、《說鬼異言堂》、《哈鬼夏令營》、《鬼影追緝令》、《抓鬼狗仔隊》、《百分百見鬼記》、《猛鬼代言人》、《鬼界探險隊》、《捉鬼專門店》、《巴里島訪鬼記》、《魔窟鬼域》、《暹羅鬼事》、《見鬼之軍中鬼話》、《見鬼之校園鬼話1-5》、《見鬼之醫院鬼話》、《哇!真是見鬼了》、《我的真實鬼事》、《鬼市傳說三部曲》 等。

基本資料

作者:鬼話小說之王——汎遇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23-05-04 ISBN:9786267210284 城邦書號:1HO147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