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宗教 > 佛教
禪修救了我的命:身患惡疾、卻透過禪修痊癒的故事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4線上國際書展/72折好書大進擊!

內容簡介

達賴喇嘛的一句指示改變了作者: 「你為何向自身以外尋求療癒?療癒的智慧就在你的內心。」 他的故事告訴我們, 用慈悲克服仇恨, 慈悲會喚醒內在療癒身心的力量。 一九九九年,西藏喇嘛帕雅仁波切被中國警方逮捕,遭受三個月的酷刑和監禁後,終於找到機會,從當局想消滅西藏宗教和文化的魔爪下逃脫,但他曾經歷的折磨留下了可怕傷害,包括右腳踝的壞疽。二○○三年,仁波切飛抵美國紐約,並接受負責「酷刑倖存者計畫」的醫生治療。不過由於病情嚴重,醫生建議進行截肢手術,否則就得冒著擴散到身體其他部位的致命風險。 然而,內心的聲音卻不斷警告他拒絕手術。因為感到困惑,他寫信給達賴喇嘛尋求建議,尊者回覆:「你為何向自身以外尋求療癒?療癒的智慧就在你的內心。」尊者的一席話促使他意識到,他的疾病真正的本質為何。於是,他開始禪修,每天誦念祈請文、咒語,並進行上師瑜伽,這樣密集的修行功課持續了三年。 在沒有任何醫學治療的情況下,透過每日超過十二小時的禪修,他的腳踝傷口開始結痂、疼痛減輕,甚至可以不撐拐杖走過三個街區,且在二○○六年秋天之後,就可以正常行走。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壞疽、骨結核和胸膜炎等疾病,竟然都已完全康復。 作者認為,他的復原並非奇蹟。他深信,無論是哪一種宗教或禪修法門,每個體系都已發展出自己的治療方法,只要選擇我們認為最適合自己的有效方法,來運用我們的心智能量,那就是通往療癒的道路。

目錄

第一卷:我不可思議地痊癒了 第一部:當鐵鳥升空 序言:我的命運已定 第一章:綿延的群山峻嶺陪伴我成長 第二章:衣衫襤褸的犛牛 第三章:西藏惡夜 第二部:倖存 第四章:酷刑倖存者計畫 第五章:切掉不等於治癒:我拒絕截肢 第六章:權衡己樂與他苦 第三部:禪修與療癒 第七章:你為何向自身以外尋求療癒? 第八章:我在布魯克林的禪修窟 第九章:心不生不滅,無生無死 第二卷:願每個人都能聽見喚醒他們的聲音 第一章:大佛頂首楞嚴經(Sutra of the Heroic March) 第二章:異乎尋常的強大療癒 結語:這一世,以及生生世世 帕雅仁波切療癒大事記 帕雅仁波切的協會 蘇菲亞‧史崔-芮薇的著作 萊昂內爾‧庫德隆博士的著作

內文試閱

7    你為何向自身以外尋求療癒?    我寫信給達賴喇嘛      二○○三年十一月,醫生給我的最後通牒已然迫在眉睫。時序已進入秋天,在紐約市的貝爾維尤醫院接受了六個月的治療之後,我的病況愈來愈糟。壞疽仍繼續化膿,不斷粉碎我的右腳踝骨。最新的X光報告顯示,踝骨已完全被摧毀,病症更開始侵蝕脛骨底部。抗生素治療無法限制其進程:既無法阻止胸膜炎、也無法抑制骨結核病。在這種情況下,遵循醫生的建議並接受截肢,是更合情合理的做法;然而,我內心的聲音仍繼續警告我,我必須拒絕截肢手術。      肢體的傷殘當然會使人失能,但隨之而來的是另一個問題。切掉我部分的腿,也意味著摧毀了精微神經系統對應的肉體支撐部位,其後,這將會是我練習內在能量瑜伽時的障礙;因為在進階階段時,這項練習要求生命力得以在完整的身體中循環。即便是在死亡的過程中,盡可能保持經絡與脈輪的完整性也是必要的;因為我們的心識會經由九大脈輪門戶其中一門——包括位於囟門上通往梵天之門,以及上方與下方的孔竅,離開我們的肉體。但是,唯有位於頭頂的頂輪是一道「白」門,其餘的門都是「黑」門;因為,後者是通往低等生存境界的重生之門。為了成功地將人的心識從頭頂射出,命氣的能量必須保持在正確軌道上並且不能被堵塞住。由此可見,保持完整的能量精微體及與其相互關聯的身體,是多麼地重要。      由於我心中充滿了類似的問題,瑪麗娜出於好意地提供了我一個建議:她告訴我,羅伯特.瑟曼兩天後要前往達蘭薩拉;瑪麗娜告訴過他關於我的事,如果我有意願的話,他同意幫我傳達訊息給達賴喇嘛,我可以向他說明我的情況,並懇求他建議我該做什麼樣的決定。      達賴喇嘛是我今生與生生世世的庇護源頭。每天早晨當我醒來時,我會觀想他就在我的頭頂上方,散發出慈愛的光環照亮我的一天;到了傍晚,我會祈請他降臨到我心輪之中的蓮花杯上,然後我會闔上圍繞這道神聖之光的蓮花花瓣,讓它從我的內心照亮我。我日夜都為世間慈悲之佛的化身達賴喇嘛誦念祈願文,他在我內心的存在,已經幫助我度過在監獄中最痛苦的時刻,並支持如今在貝爾維尤醫院承受磨難的我。想到能夠把這個決定留給他,我感到平靜而寬慰。      儘管我急切地想寫信給昆敦,但這封信必須符合嚴格的禮節。為了這封非常特別的信,我求助於佩瑪多傑。透過廷禮的傳達,這名僧人已經在紐約市的藏族社區中聽說過我,而當他來看我時,我總是很高興;他會幫我做美味的素食饃饃,一種西藏的蒸餃,並帶給我糌粑跟犛牛奶酪。我不僅感謝他帶給我這些菜餚,它們為醫院尋常而平淡的伙食添加了變化,而且他令人快活又溫暖熱情的陪伴,對我來說更是一大安慰。此時此刻,他是我在紐約市遇到的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僧人,他的故事彷彿是所有流亡海外藏人的故事縮影:經由各種慘痛事件的失落、分離、對摯愛之人的哀悼,標記了兩個世代的西藏人。      佩瑪多傑比我年長十歲左右,出生在世界屋脊阿里地區的高草原上,西藏西部沿著拉達克邊界的一個遊牧家庭,他的父母擁有大群的犛牛、馬、羊;每年,他的父親納剛格都會帶一小隊有篷卡車前往尼泊爾,以產於鹹水湖岸的鹽、黃油、緊密編織的犛牛毛等物資來交換米、玉米、小米、辣椒以及紙張。佩瑪對他的出生地有著美好的回憶,那是一個岩石會祈禱的壯麗所在,由「冰雪的珍寶」康仁波切(Khang Rinpoche)——西藏對吉羅娑山的暱稱——守護著。他回想起瑪那薩羅瓦湖(Lake Manasarovar),宛如迷人的鏡子,映照著轉瞬即逝的雲彩行經鈷藍色的天空;這座湖被暱稱為瑪旁雍錯(Mapham Tso),意思是「無敵者」,據說它在這片神聖水域中蒐集了全知心智的無限力量,並以其戰勝了幻相。      佩瑪一家人受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威脅,不得不在一九六○年離開這處廣袤無垠的仙境,並將他們的牲畜託付給一位年長的阿姨跟她的兒子來照顧;然而在逃亡途中,他們還是遭到中國巡邏兵的攔截。佩瑪的父親與兩個叔叔都被送進監牢,而只有他的父親從這場慘絕人寰的牢獄之災中倖存下來。被釋放出來一年之後,他與家人團聚,但他的家人們則跟其他的游牧民族一起被集中在可憎的監獄中,生活條件極糟,食物與衛生狀況也慘不忍睹,他的父母在一週內相繼死亡;佩瑪的母親臨終時,要他答應將以平等的善意與慈悲來對待眾生。她臨終的願望就是希望佩瑪可以不惜任何代價地去到印度的達蘭薩拉,在達賴喇嘛的教導下接受佛法教育並成為一名僧人。一九七五年,佩瑪二十二歲,他申請進入乃瓊寺,也就是西藏流亡於達蘭薩拉的國家神諭處總部;之後,一九九四年,他來到紐約市尋求庇護。在我遇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是乃瓊基金會的祕書以及專為紐約與紐澤西藏族社區設立的週日學校校長。      佩瑪多傑跟我一見如故,不僅因為我們都是僧侶,更是因為我們藉由艱困經歷淬鍊出來的韌性而深有共鳴;不像其他糾結於仇恨與憤怒情感的西藏人,我們對中國的兄弟姐妹們深感同情。但我們之間的情誼尚不止於此,因為我們的關係還可以回溯至我們的前世。      在我所有轉世化身的經歷中,帕雅仁波切與乃瓊護法(Nechung Oracle)的命運曾經在不尋常的情況下交會。乃瓊住持也是達賴喇嘛的私人護法,亦擔任著西藏流亡政府的副部長職務;身為密宗法教傳播的護法,他被視為一名吹忠(ku-ten),也就是神靈的人形化身,在出神狀態下可以接收訊息與預言。「就像我會徵詢幕僚的建議或是捫心自問我的良心,我也會尋求神諭的忠告。」達賴喇嘛曾經如此承認。      我的前世,也就是第七世的帕雅仁波切,在一九二六年的冬天剛好來到拉薩;當時三十三歲的他,正好前來這座神聖的城市朝聖,遇上第十三世的達賴喇嘛在哲蚌寺傳授灌頂。於是,他也在七千多名僧侶中毫不張揚地默然坐下,身著雲遊四海的瑜伽士法衣,看起來跟其他僧侶沒有兩樣,但乃瓊護法一眼就認出了他,來到他面前向他禮敬並獻供,稱呼他為日巴帕津巴(Rigpa Zinpa),亦即「心的明光持有者」。乃瓊護法邀請仁波切跟隨他,並陪同仁波切來到台前,請他坐在第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腳下。      八○年之後,二○○三年的初冬,遠離西藏的我在紐約市的醫院裡,而一位來自乃瓊寺的僧人來到了我的病床邊。只是這一次,是為了撰寫要傳達給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的訊息;業力巧妙安排著時空,用看不見的絲線織成了我們所謂的命運。      我很高興看到佩瑪多傑出現在我的病房門口。他不高但肩膀寬闊,有著高聳顴骨的三角形臉龐總是因他對眾生的慈愛而顯得容光煥發、平靜沉著。他在美國還是維持著僧人的身分,但只有在宗教法會與社區慶典時會穿上他的袈裟;白天,他在建築工地辛勤地工作,所以他寧可穿著平民的便服。而我的選擇則跟他不同,我仍然穿著我的袈裟,儘管廷禮從我抵達之後便一直要求我將袈裟留在櫥櫃裡;拄著枴杖走路的確不容易,我的袈裟只會更礙事,我得非常小心才不會絆倒。同時,穿著這樣的衣服會讓人們更注意我;而當我們經過人群,人們全都轉頭看我時,廷禮感到極為尷尬。      但是,袈裟對我的意義遠非平常的簡單服飾;我在剃度受戒時接受了我的袈裟,它象徵了為眾生奉獻我的生命。穿上這套服裝,我宛如披上了佛陀的祝福,讓佛陀的愛散發、照耀在他人身上。在醫院,儘管護士大力讚揚醫院的病服穿起來舒適多了,我每天早上還是把我的深紅色袈裟穿在藏紅色襯衫外頭。      但就算佩瑪多傑看起來不像僧人,他也體現了僧人平靜、十足謙卑、喜悅的特質。我昨晚打電話給他,他今天下午就來看我,因為今天星期一是他的休假日。我們一起準備我寫信給達賴喇嘛的措辭用語,並用足以表達虔敬之情的既定公式寫給他:「慈悲聖尊」(Holy Compassionate Lord)、「妙樂」(Gentle Glory)、「如意寶珠」(Wish-Fulfilling Jewel)以及「寶勝者」(Precious Conqueror)。首先,佩瑪多傑抄下一份虔誠的祈禱文,以佛經華麗的詞藻風格來致敬並讚揚昆敦的不凡了悟:      嗡梭地!諸佛菩薩之化現,一切智愛功德力,具足圓滿相顯現。      慈悲化身蓮華手,手持白蓮觀自在,幻化藏紅袈裟相。人間之至尊導師,世間之和平使者,雪域眾生救護主,大能之最勝尊者。丹增嘉措,吾等謹以滿懷虔敬之情獻供予您的身語意!      正等覺佛淨土現,苦難世間自示現,施出離與了悟智,學究能者如浩海,傳承佛經與密續,頂禮供養白蓮尊。      三界眾生齊熱望,祈願親炙尊者容,祈願聆聽尊者言,光照大地遍四方,世間最勝無倫比。      接著,我們簡單而直接地敘述了我的問題。首先,我們回溯了一九九四年時,昆敦正式認證我為第八世的帕雅仁波切,阿什寺的法座持有者。去年四月二十六日,我帶著他的祝福啟程前往美國;抵達之後,我的右腳就被診斷出罹患了無法治癒的壞疽;我該接受右腿膝蓋以下的截肢,還是我該尋求其他的治療方法?      待我們打好草稿又反覆閱讀了好幾次,寫得一手好書法的佩瑪多傑便將信件內容以金色墨水寫在淺綠色的美麗有機紙上,那是他為了這類場合而特別購買的紙張,最後我再附上我的簽名。當瑪麗娜下午來取信時,信封也已經準備好了。瑪麗娜會親自拿給羅伯特.瑟曼,而他第二天早上即將啟程飛往達蘭薩拉。      達賴喇嘛很迅速地回覆了。五天之後,十一月十六日,瑪麗娜接到羅伯特.瑟曼打來的電話,然後她打給我;當她傳達給我達賴喇嘛回覆的訊息時,我的心怦怦地跳,因為剛好這時,曼哈頓正下著一場雷聲轟隆的大雷雨,我得請她重覆說好幾次才聽得清楚,每個字都宛如銘刻在我的記憶中,令我永誌不忘。      「你為何向自身以外尋求療癒?」昆敦問我,「療癒的智慧就在你的內心,一旦痊癒了,你會教導這個世界如何療癒。」      這項訊息以二十五個藏文寫成,這二十五個字決定了我的命運。      訊息還有些其他的指示,包括了有幫助的練習建議、適當的觀想以及誦念的咒語。    病由心生      昆敦並未叫我拒絕截肢,他只是試煉我、質疑我。事實上這幾個星期以來,我一直在反覆思考這個問題。我來到美國,深信美國先進的醫療體系必能輕易地治好像我這樣的人——正當壯年、被高原簡樸而健康的生活方式鍛鍊得身強力壯的人。掌握了這麼多驚人技術的西方文化,怎麼可能不知道如何治療我腳踝的病症?我花了好幾個月才了解,事實並非如此。      「你為何向自身以外尋求療癒?」      當我內心的聲音第一次告訴我別接受截肢,我的確聽從了它的話,因為我拒絕了醫生們不斷催促我接受的手術療程;但是,我並未深入思考這件事的原因;我並未努力去了解這個聲音從何而來,也並未深究它要對我揭示什麼。我會如此處理,正是因為我原本期望能從自身以外得到療癒,一種適時而幸運的療癒。我把希望都放在西方科學上。      如今,我承認我罹患的病狀已非現有治療方式可以治癒。從醫學觀點來看,我的病是不治之症;此外,我的醫療照護者也已經放棄了對我的希望。打從一開始,他們就不斷重覆地告訴我,我的腳踝已然壞死,我等得愈久,我的腿也會跟著壞死;如果發生了這種情況,我的結果就只有死路一條。從外在與生理層面來分析我的病症正是如此,更別說X光片、組織分析、血液檢測也都支持並確認了這項結論。大勢已定,我宛如被頒布了死刑的執行令。      「你為何向自身以外尋求療癒?」      達賴喇嘛在詢問我這個問題時,也同時提醒了我,如果醫院無法治療我的壞疽,並不代表它就是不治之症。它不是致命的,而是可以被治療、甚至可以痊癒的——透過另一種治療方法,而不僅是肉體上的治療。昆敦敦促我去意識到,我的疾病真正的本質為何。      佩瑪多傑告訴我,一位來自尊勝寺(昆敦的私人僧院)的年輕僧人遭遇的悲劇。他的名字也叫佩瑪,他是達賴喇嘛最喜愛的藝術家,聰明絕倫且才華洋溢,可以說寫流利的英文。他在紐約市進修,受教於羅伯特.瑟曼並被授予哥倫比亞大學的碩士學位。後來,他突然出了嚴重的健康問題,肺部長了一個腫瘤;除了諮詢西方的醫生,他也諮詢了西藏的醫生,而後者是建議他不要開刀。他們診斷出來的病因並非身體的問題,而是由水神那伽(naga)引起的;在達蘭薩拉達賴喇嘛的住所,佩瑪曾經參與過將寺廟獻給水神作為祭祀之用的法會,或許他在未察覺的情況下,冒犯到這些極為易怒的神靈;這些神靈如今因環境汙染及森林砍伐而遭受強烈痛苦,因為水道與林木正是其棲居之所。      佩瑪無疑對美國的醫療體系信心滿滿,就跟我剛到貝爾維尤醫院時一樣。醫生懷疑他罹患了肺癌,催促他接受手術治療;於是,腫瘤被切除了,之後的切片檢查顯示這個腫瘤是良性的,但是傷害已然造成。為了移除這些纖維組織,醫生不得不切掉一段氣管;因此,佩瑪總共進行了五次的侵入性手術,並取出一段腸子來重建氣管。最後,他死於這些手術的併發症。      佩瑪離世之前,羅伯特.瑟曼曾到加護病房看望他;就在他離開人世的前一晚,他帶著堪為典範的靈魂力量,一如往常地愉快說笑。他要鮑伯為他保留獎學金,說他下次轉世時會用得上,屆時他將回哥倫比亞大學繼續寫他的博士論文!      「你為何向自身以外尋求療癒?」      就像佩瑪,我的病因也可能是來自內在;當時,西藏的醫生懇勸佩瑪不要動手術,而是進行閉關禪修並念誦特定咒語。當人們受到那伽影響時,對應到能量層面是水元素的不平衡,對應到身體層面則是痰黏液的不平衡。多虧了安撫勸解的法會,自然的和諧才得以重建並恢復。      在西藏時,我經常舉行獻給水神那伽的法會,因為河神以及整個自然界的神靈,都深受中國人對環境的剝削濫用之苦。後來,羅伯特.瑟曼也邀請我每年到訪門拉山,那是位於紐約卡茲奇山地區的一處佛法靜修所,以便為棲居於該地區的偉大水神舉行法會。達賴喇嘛在某一次的拜訪中,曾經為這裡的水神加持,我也將得窺這位神靈;有一天,水神將會把碩大無比的頭探進我的窗框之中,然後在瞬息之間消失無蹤。

延伸內容

序言 我的命運已定
  二○○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這天自下午開始,突如其來的一道道閃電刺穿了天空,使得曼哈頓的白天變成了黑夜。接著,陽光從遮蔽的雲層下穿透了我黑暗的病房,宛如命運的徵兆般,毫無遮掩地直視著我的痛苦,就像在這場兇猛襲擊著紐約摩天大樓的惡劣天候裡,一隻大張的眼睛。我掙扎著坐起,我的身軀被綑綁在一件拱形的金屬束衣中,像個龜殼般緊緊地鉗握住我,這件束衣以鋁與聚丙烯鱗片改造而成,有時候緊到讓我幾乎窒息。然而,這種肉體上的折磨卻是支持我的脊椎骨所必須,因為我的脊椎骨正在被脊椎結核病(spinal tuberculosis)啃食殆盡。   我閉上雙眼深呼吸,試圖控制疼痛。那股貫穿全身的突發性劇痛發生在我背上,而一陣陣撕裂般的痛楚則出現在我的右腳,它已經因末期的壞疽而變形了;包紮敷藥也無法遮蓋住從化膿傷口所散發出來的那股令人難以忍受的惡臭,使人噁心反胃。   轟隆隆的雷聲減弱了,暴風雨逐漸趨緩。一道雨後出現的陽光從窗戶的窗簾間隙流瀉進來,我欣喜地歡迎它溫暖了我的臉頰,耀眼的光芒更帶我遠離下曼哈頓貝爾維尤醫院(Bellevue Hospital),去到非常遙遠的地方。   我悠遊於觀世音菩薩(Buddha of Compassion,Avalokiteshvara)心中散發出來的超自然光芒,他有著一千隻手,每隻手的手掌心都有一隻眼睛;這一千隻眼細心照看著他竭力救脫的世間苦海。對我們西藏人而言,觀音化身的達賴喇嘛即體現了塵世間覺醒慈悲的存在。我回想他的臉龐以及鮮明的神情,他在對我說話;在我的腦海裡,他一字一句地說出了這天早上傳達給我的訊息,他的話語以強大的信念與定論在我腦海中迴盪不已:「你為何向自身以外尋求療癒?療癒的智慧就在你的內心,一旦痊癒了,你會教導這世界如何療癒。」   如何療癒?   對一個像我一樣病得奄奄一息的人來說,這著實是一項挑戰。我如何阻止在過去六個月中使我的身體消耗殆盡的繼發性細菌感染(secondary bacterial infection)?根據醫生們的說法是,沒有任何方法可以阻止它擴散;而他們十分肯定。如果我不馬上遵循他們的建議,把我右邊膝蓋以下的小腿截肢,壞疽很快就會無法控制,我也會在萬分痛苦中死去。上個星期,他們正式要求我服從他們的醫療協議並準備動手術,否則,他們無法再把我當成貝爾維尤醫院的病患來處理。然而,身為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所管理的酷刑倖存者計畫(Program for Survivors of Torture)成員,我還是可以繼續從各種專科醫生的治療中受益;感謝這項服務,使得像我這樣的前政治犯可以免費獲得醫療照護、甚至住院治療,那些在公民權與人權皆不受重視的國家中遭受虐待傷害與不當對待的人們也得以接受醫療服務。   我的右腳踝之所以壞死,正是警察暴行的結果,被描述為「毀滅性的」傷害。根據診斷,軟骨、骨頭、組織的腐壞過程是不可逆的,而且因為進程太快,以致於無法考慮更保守的手術方式;我諮詢了幾位風濕病學家,他們一致同意上述的診斷,我可以看出他們眼中的恐懼與難以置信的神情。   在我現在身處的情況下,我如何去承受等待、懷疑、或是拖延的後果?我真的了解病情的嚴重性或者這項手術是多麼地急迫嗎?為我翻譯會診意見──從英文翻譯成藏文──的口譯員,是否提供了我完整的資訊?儘管有這麼多迫在眉睫、讓人憂心不已的勸告,一個內心的聲音告訴我,不要接受截肢的建議。   為了澄清我的想法,我寫信給達賴喇嘛,信中描述了我的問題。我剛從他那裡得到的答案,強化了我出於本能的感受。我不再等待了,我將盡快告知骨科醫生,我已經做出了決定;然後,我將告別自二○○三年五月以來始終親切和善地照顧我的醫護團隊。   我的命運已定。

作者資料

帕雅仁波切 Phakyab Rinpoche

帕雅仁波切是等級極高的喇嘛,也是藏傳佛教格魯派中極知名的修行者。一九九四年,仁波切被達賴喇嘛認證為第八世帕雅仁波切;這位備受尊崇的佛教上師與治療者,十一世紀時首次化現於人世。在關於禪修冥想的治療效益之國際研究協定發展上,仁波切發揮了極大的作用。他目前定期於歐洲、美國、亞洲以及南美的中心授課,並經常巡迴世界各地演講。

蘇菲亞.史崔─芮薇 Sofia Stril-Rever

蘇菲亞.史崔─芮薇是一位梵文的學者與作家,也是達賴喇嘛的法文傳記作家;她為達賴喇嘛撰寫的三本書,已被翻譯成二十多種語言。她是電影《達賴喇嘛的生生世世》的共同創作者,也跟以馬內利修女(Sister Emmanuelle)合著了數本書。在印度,她接受的傳統訓練來自鹿野苑(Sarnath)西藏研究中央大學(Central University for Tibetan Studies)的一位印度梵學家以及達蘭薩拉格爾登寺的一位西藏喇嘛,並完成了將時輪金剛佛教經文從梵文翻譯成西方語言的史無前例之譯作。蘇菲亞.史崔─芮薇教授禪修冥想與梵咒瑜伽,進行過無數與神聖梵咒有關的演講與吟誦演出,並曾為達賴喇嘛、印度聖人阿瑪(Amma)和印度教聖哲斯里真如(Sri Tathata)演唱。

基本資料

作者:帕雅仁波切(Phakyab Rinpoche)蘇菲亞.史崔─芮薇(Sofia Stril-Rever) 譯者:林資香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書系:眾生系列 出版日期:2023-03-14 ISBN:9786267219225 城邦書號:JP0209 規格:膠裝 / 單色 / 312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