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線上國際書展-2/20加碼設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歐美推理小說
強力毒藥(溫西爵爺探案系列)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她愛上自己塑造的史上最迷人神探 《強力毒藥》 推理女王桃樂西.榭爾絲、貴族偵探彼德.溫西爵爺最強組合代表作 §桃樂西.榭爾絲 與謀殺天后阿嘉莎.克莉絲蒂、《時間的女兒》約瑟芬.鐵伊並稱「推理三女王」 §彼德.溫西爵爺 與福爾摩斯及菲洛.凡斯齊名、美國推理作家協會票選最受歡迎三大男偵探之一 【國外名人媒體齊聲讚譽】 ★美國推理作家協會票選最受歡迎的三大女作家之一:桃樂西.榭爾絲 ★《泰晤士報》譽為最偉大五十位犯罪小說家之一 ★《每日電訊報》評為一生必讀的五十位犯罪小說家 ★「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推理小說家之一!」——《洛杉磯時報》 ★「對於偵探推理文學作品而言,桃樂西.榭爾絲的貢獻有二:在她的努力下,傳統解謎式的偵探故事開始發生變化,它可以有一個包羅萬象的社會環境,還可以有各式各樣的人物;其次,她創造了彼德.溫西爵爺。」——推理評論家、作家H.R.F.基亭 ★《納尼亞傳奇》作者C.S.路易斯和諾貝爾獎文豪威廉.福克納都嗜讀的偵探小說家 「桃樂西.榭爾絲為偵探推理小說帶來了原創、智慧、活力與機智風趣。」——《夜鶯的屍體》作者、犯罪小說女王P.D.詹姆斯 「榭爾絲將強烈的懸疑感融入文學體例中,這是只有少數天才作家才能辦得到的事。一位偉大的說故事者。」——《冰屋》、《女雕刻家》作者、英國暢銷推理小說家米涅.渥特絲 「與同時代大多數作家相比,榭爾絲加入了更多文學基調。」——《X的悲劇》作者、美國推理小說家艾勒里.昆恩 「她的小說令我傾倒……榭爾絲擁有極豐沛的想像力、獨創性與驚人的見解。」——《看不見的惡魔》推理作家露絲.藍黛兒 致命的毒藥, 是推理小說中的精巧詭計, 還是現實中的陰狠殺機? 推理女作家哈莉葉.范恩被控謀害同居男友,已進入最後的審理階段,陪審團卻遲遲未能做出結論,認定范恩是否真如她正在書寫的小說情節般,用劇毒砒霜殺害她的男友波耶斯。案情陷入膠著之際,彼德.溫西爵爺一口認定警方抓錯了人,並自告奮勇擔任辯護律師的顧問,指揮自己手下的打字員柯林森小姐、蘇格蘭場的帕克探長、忠實的家僕邦特等人,運用各種偵察方式,還原毒殺事件背後不為人知的隱情。但貴為公爵家族成員的他,如此積極地介入這樁與他素無關聯的謀殺案,究竟出於什麼樣的動機……?

內文試閱

  「搞不了多久的,我看,」華福斯.紐頓說,「媽的怎麼判實在太明顯了嘛。好啦,老哥,我這就交稿去了。結果怎麼樣電話上告訴我喲。」      「沒問題,」撒孔.哈帝說,「如果你不介意拐到我們報社幫忙交稿的話。你沒法兒用電話線送酒過來,對吧?我的嘴又臭又乾就跟鸚鵡籠的底一樣。」他看看錶。「只怕趕不上六點半出的報了,除非他們快一點。老頭子講話挺小心,不過真是天殺的慢哪。」      「他們總得做做表面功夫,假裝討論一下才行。」紐頓說。「我看頂多二十分鐘吧。他們八成會想抽菸。我也是。萬一拖太久的話,我差十分整點的時候會回來。」      他擠身出去了。卡特柏.羅根——一家早報的記者——神態則較為悠閒。他定下心神,開始為審判寫下一篇文情並茂的報導。這人冷靜沉穩,在法庭就跟在別處一樣都能自在地寫作。他喜歡處於事件發生的現場,記下眼神、聲調,以及各種色彩組合出來的效果。他的文章娛樂性向來很高,有時甚至頗為出色。      弗瑞迪.阿布納特午餐後終究還是沒有回家,不過這會兒他覺得的確是該走了,便開始坐立不安,搞得溫西猛皺眉頭。老公爵夫人夾在板凳之間一路走來,擠到彼德爵爺身邊。應皮.畢格斯爵士從頭到尾照顧了客戶的權益,此時他已經離開座位,滿面春風地在和檢察官聊天,一群法界小嘍囉則緊緊尾隨於後。被告席空無一人。法官席上,紅玫瑰形單影隻,花瓣落了下來。      帕克探長掙脫了一群友人,緩緩穿梭於人群當中,走到老公爵夫人面前向她打招呼。「這案子你覺得怎麼樣,彼德?」他扭頭對溫西說,「處理得還算乾淨俐落,是吧?」      「查爾斯,」溫西說,「沒有我在身邊,你還是不要到處亂跑。你犯了個大錯囉,老兄。」      「犯錯?」      「她沒殺人。」      「啐,胡說!」      「她沒殺人。法官很有說服力,而且說詞毫無瑕疵,不過全搞錯了。」      「你不是說真的吧。」      「正是。」      帕克看來沮喪。他對溫西的判斷有信心,而且原本他雖然確定自己的看法沒有錯,這會兒還是動搖了。      「親愛的老兄啊,漏洞在哪裡?」      「沒有漏洞。天殺的刀槍不入,完全找不出毛病,只除了女孩是清白的。」      「請講白話文好嗎?」帕克不自在地笑了起來。「您也附議吧,公爵夫人?」      「真希望我認識那個女孩兒。」老公爵夫人答道,還是她一貫迂迴的講話方式。「好有趣,真是一張特別的臉,雖然嚴格說來不算好看,不過有趣就在這裡了,因為好看的人多半是母牛。我讀過她一本書,寫得真好而且構思巧妙,我讀到兩百頁才猜出凶手,說來我通常都是讀了十五頁就有譜了。寫犯罪的書,可自己又被控犯罪,這可真是奇怪,有些人或許覺得是報應。我在想哪,如果她沒幹的話,她可看出凶手是誰了嗎?依我說,推理作家在現實生活裡好像都推不出什麼理來,對吧?只除了艾德格.華萊士,他好像無所不在,還有親愛的柯南.道爾跟那個叫什麼名字的黑人,另外當然就是那個史萊德什麼的囉,醜聞一樁啊,雖然這會兒我一想,蘇格蘭的確就是有那麼些奇怪的法律規定所有的東西都得結婚才行哪。總之,依我說啊,我們馬上就會知道,不是真相啦,這倒不一定,而是陪審團怎麼想。」      「對啊。他們搞得比我原先想的還要久哪。可是,我說啊,溫西,希望你能告訴我——」      「遲了,遲了,你無法進來。我已將我的心鎖進銀匣,並且拿起金針扣上。除了陪審團以外,任何人的意見都不重要了。依我看,柯林森小姐八成正在大放厥辭。她的話匣子只要一打開,可是一兩個小時都闔不上。」      「噯,已經過了半小時呢。」帕克說。      「還在等嗎?」撒孔.哈帝說,回到記者桌。      「對——你還說二十分鐘呢。依我看,已經耗了三刻鐘。」      「他們去了一個半小時耶。」有個女孩對她的未婚夫說,就在溫西後面。「到底會在討論什麼呢?」      「也許搞半天他們覺得不是她幹的。」      「胡說八道!當然是她。光看臉就知道。硬繃繃的,我就這麼說,而且她連哭個一下什麼的都沒有。」      「噯,不知道哪。」年輕人說。      「你該不會是仰慕她吧,法蘭克?」      「噯,呃,不知道哩。不過我看她不像女凶手。」      「你又怎麼知道女凶手長什麼樣子了?你碰見過嗎?」      「噯,我在杜莎夫人的蠟像館看過。」      「哼,蠟像館。蠟像館隨便哪個人看起來都像凶手。」      「呃,也許吧。來顆巧克力糖如何?」      「兩小時又十五分,」華福斯.紐頓說,很不耐煩,「他們八成是睡著了。得出特刊才行。要是搞整晚的話怎麼辦?」      「大不了我們就在這兒坐整晚啊。」      「呃,輪到我喝酒去了。一定要告訴我結果,好吧?」      「沒問題!」      「我跟一名庭丁談過,」萬事通先生神氣活現地告訴一位朋友,「法官才派了人進陪審室,問說他幫不幫得上忙。」      「是嗎?他們怎麼說?」      「不知道。」      「搞了三個半小時,」溫西後面的女孩說,「我快餓昏啦。」      「是嗎,達令?想走嗎?」      「不行,我要聽判決。都等這麼久了,還是再等下去吧。」      「噢,那我去買三明治給妳吃。」      「嗯,你真好。不過別去太久,因為聽判決的時候,我知道我一定會歇斯底里的。」      「我會盡快回來。好在妳不是陪審員哪,他們什麼都沒得下肚。」      「什麼,沒得吃沒得喝嗎?」      「什麼也沒有。我看連點燈跟生火都不行。」      「好可憐!不過大樓有中央暖氣,不是嗎?」      「其實這兒已經夠熱了,我倒是很高興可以到外頭呼吸新鮮空氣。」      五個鐘頭。      「街上擠得滿滿的。」萬事通先生說,他才探勘回來。「有的人開始噓嫌犯,一隊人馬立刻攻上去,有個傢伙還被抬上救護車哩。」      「真的嗎?好好玩!瞧!是烏庫哈特先生呢,他回來了。真叫人替他難過,是吧?有人死在自己家裡實在好慘。」      「他在跟檢察官講話呢,看來他們全都好好吃過一頓了。」      「檢察官沒有應皮.畢格斯先生英俊。聽說他養金絲雀,是真的嗎?」      「檢察官嗎?」      「不,我是說應皮爵士。」      「嗯,的確沒錯。他養鳥是要得獎的。」      「多奇怪的想法!」      「忍著點,弗瑞迪,」彼德.溫西爵爺說,「有動靜了。他們來了,屬於我的,我的愛,願這腳步聲永不如此輕杳。」      法庭裡眾人起立。法官入座。被告再度出現於被告席上,她的臉色在燈光下看來非常蒼白。通往陪審室的門打開來。      「瞧他們的臉,」未婚妻說道,「聽說啊,如果判決有罪的話,他們根本就不會瞧被告一眼。噢,阿契,快握住我的手!」      書記官對陪審團發話,語氣中的禮貌在和責怪爭戰。      「各位陪審員,你們達成判決協議了嗎?」      陪審團主席起立,一副受傷的懊惱表情。      「很抱歉,我們無法達成共識。」      驚呼與喃喃聲在法庭上蔓延開來,久久不止。法官探身向前,彬彬有禮毫無疲態。      「如果再多給一點時間的話,諸位是否有可能達成協議?」      「恐怕沒辦法,大人。」陪審團主席惡狠狠地瞥向陪審席的一角。該處的老小姐低垂著頭,兩手緊緊交握。「我看不出我們有達成協定的可能。」      「我能幫上什麼忙嗎?」      「不能,謝謝你,大人。證據我們都很清楚,但是無法達成共識。」      「真是不幸。我想各位也許最好再試一次,如果還是無法做出決定的話,請再回座告訴我吧。在此同時,如果我對法律的了解能夠有所幫助,也希望各位能夠善加利用。」      陪審員苦著臉拖著腳離開了。法官猩紅色的袍子拖過法官席後方。喃喃的對話聲逐漸揚起,膨脹成轟轟巨響。      「老天爺,」弗瑞迪.阿布納特說道,「我看一定是你的柯林森小姐在主打這場重頭戲,溫西。你瞧見陪審團主席火著眼睛瞪她看了吧?」      「她是不折不扣的大好人,」溫西說,「心地善良!良心銅打鐵鑄堅固得很,有可能會硬撐到底。」      「我看是你在腐化陪審團,溫西。你跟她打了信號什麼的對吧?」      「沒有。」溫西說。「不管你們信不信,我是忍著連眉毛也沒抬一下。」      「這就叫不打自招,」弗瑞迪咕噥道,「拖了這麼久,功勞算你的。不過對想吃晚餐的人來說,也未免太殘忍了。」      六個鐘頭。六個半鐘頭。      「終於!」      陪審團再度魚貫出場時,一個個看起來像是殘兵敗將。飽受煩擾的女人剛才哭過,捂了條手帕還哽咽著。得重感冒的男人快要不支倒地。藝術家的頭髮揪成了一簇蓬亂的樹叢。公司老闆和陪審團主席像是想要掐死人,而老小姐則閉緊了眼睛,蠕動著嘴唇彷彿在禱告。      「各位陪審員,你們達成判決協議了嗎?」      「沒有。我們很肯定,絕對不可能達成共識。」      「百分之百確定嗎?」法官說。「我不希望催促各位。如果需要的話,我一定全力配合,等多久都可以。」      公司老闆那聲咆吼連頂層樓座都聽得到。陪審團主席耐住性子,回答的聲音交雜了怒氣與疲憊。      「我們是不可能達成協議的,庭上,就算在這裡待到末日審判也沒有用。」      「實在不幸,」法官說,「不過既然如此,本庭自然只能解散各位,宣告重新開庭審理了。我相信各位業已克盡全力,很有耐性且全神貫注地將這件案子從頭聆聽到尾,並且貢獻了各自才智與良心的極限。本庭在此宣布解散各位,未來十二年內,你們有權不再擔任陪審工作。」      法庭程序尚未進行完畢,法官的袍子也還閃現在陰暗的小門口之時,溫西已經奔往律師席了。他一把拉住律師的袍子。      「老畢,幹得好!這一來你又有機會了。讓我加入吧,我們可以反敗為勝。」      「你真的這麼想嗎,溫西?不過我倒是得承認,結果比我預期的要好呢。」      「下回絕對會更好。這樣吧,老畢,不如就安排一個助理之類的位置給我吧。我想跟她約談。」      「跟誰?我的客戶嗎?」      「對,我對這件案子有個預感。我們得幫她脫罪,我相信一定行得通。」      「也好,那就明天來找我吧。現在我得找她談一談。明早十點我會在辦公室等你。晚安了。」      溫西快步離去,趕往邊門。陪審員魚貫從門裡走出來,最後一個出現的是老小姐,帽子歪向一邊,雨衣搭在肩上糾成古怪的一團。溫西衝過去抓住她的手。      「柯林森小姐!」      「彼德爵爺!噢,天老爺!今天真是慘啊。你知道嗎?搞出麻煩的是我,主要是我,幸好還有兩個人仗義執言給了我支持。真希望我沒做錯,彼德爵爺,不過我就是沒辦法昧著良心硬說是她幹的,因為我相信她沒有。老天明鑒,我能違背良心嗎?」      「妳做得再對也不過了。她沒幹,而且感謝老天妳願意跟他們對抗,這一來她就有機會洗刷罪名了。我會證明她不是凶手。而且我這就要請妳去吃晚餐,而且——我說啊,柯林森小姐!」      「嗯?」      「希望妳不介意我今天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刮鬍子,因為我打算把妳帶到一個安靜的角落吻妳呢。」

作者資料

桃樂西.榭爾絲 Dorothy L. Sayers

1893年6月13日出生於英國牛津,英國推理小說黃金時期最偉大的作家之一,兼有詩人、翻譯者、劇作家、神學研究者等身分。她是一位走在時代先端的摩登新女性,是第一批在牛津大學取得學位的女性之一,突破當年社會對女性的諸多限制,以其多樣的才華取得與男性並駕齊驅的社會地位。 榭爾絲是英國作家威基.柯林斯與柯南.道爾的仰慕者,以提升推理小說的文學地位為目標,創作了一系列由彼德.溫西爵爺擔任偵探角色的推理小說。榭爾絲受同時期的前輩作家卻斯特頓(G. K. Chesterton)與班特萊(E. C. Bentley)影響,重視推理小說的公平原則,於1923年發表首部彼德.溫西爵爺探案《誰的屍體?》(Whose Body?)──這個優雅中帶點古靈精怪個性的貴族神探一登場,旋即獲得讀者極大迴響,還被七十年後的美國推理作家協會票選為推理史上最受歡迎的三大男偵探之一。 本書《強力毒藥》發表於1930年,是溫西爵爺長篇探案中的第五部作品。此作可看出榭爾絲除了受上述作家影響外,也受了開科學鑑識推理先河的奧斯汀.傅里曼(Austin Freeman)影響極深,並對犯罪動機的追索著墨甚多,充滿冒險情趣。《強力毒藥》亦入選美國推理作家協會的百大推理書單,是部備受肯定的佳作。 榭爾絲於1957年12月17日因心臟衰竭過世,留下十四部溫西爵爺探案(十一長篇、三短篇),享年六十五歲。

基本資料

作者:桃樂西.榭爾絲(Dorothy L. Sayers) 譯者:易萃雯 出版社:臉譜 書系:桃樂西•榭爾絲作品集 出版日期:2022-03-29 ISBN:9786263150676 城邦書號:FR1201X 規格:膠裝 / 單色 / 31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