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春節加碼登入賺$1200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禍國:歸程(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禍國:歸程(下)

  • 作者:十四闕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1-12-14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2開年大展/新品入荷,打造嶄新面貌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最強新書75折起,再享全館滿額折!

內容簡介

「忽,一个勿一个心,意忘也。」 她是無心之人。 「活著本身,是一件很沒意思的事,再不找點開心的事做,怎麼熬一輩子?」 .新浪微博超話千萬閱讀量! .35萬粉絲期待! .前兩部《禍國.圖璧》、《禍國.式燕》榮獲「2018年最值得期待出版新作獎」! .蟬聯當當網新書熱賣榜Top3! .豆瓣8.2分高口碑佳作! .暢銷累計銷量逾10萬冊! ★ 萬千讀者翹首以盼的長篇古言系列!一腔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執念,一段雖九死其猶未悔的尋途!暢銷書作家十四闕古風權謀傳奇『禍國』系列版圖續擴!禍國一出傾天下! ★ 《禍國》系列版圖續擴,且看唯方大地風雲再起,續演古風權謀群像大戲。大人物與小角色共彩,不落窠臼;政治博弈與愛恨糾葛並行,雙線齊發。成功塑造了一批與眾不同的風流人物和構建了一個值得深究品味的傳奇世界,令讀者產生共鳴,為之動容。 唯方大地,燕璧程宜四分天下。 暗黑組織「如意門」長年掠拐孩童,將其訓練為殺手細作,輸至各國世家派用,以此斂取大量機密,並逐漸將邪惡之手伸向朝堂。 燕王寵臣風小雅身患融骨之症,「病美」無雙,因故拋棄十一夫人秋姜,將她軟禁山中。忘卻前塵的秋姜於一個風雨夜孤身出逃,幾經輾轉,在踏上回程之路的同時,結識了落難異鄉的程三皇子頤非。 一個欲重拾記憶,一個欲奪回王位,水火不容的二人在一片腥風血雨中,並肩向程而去……卻發現,毒蛇般盤踞程境百年之久的如意門,似乎發生了未知驚變…… 四國風雲再起,目標只有一個——剷除邪惡組織如意門! 然而,隨著秋姜記憶地緩緩復甦,一個曠世祕局終於浮出了水面…… 如意夫人,究竟是誰?姬嬰之死,另有玄機?

內文試閱

  禍國:歸程(下)試閱      秋姜垂著眼睛沉默了許久,最終抬起頭,凝視著風小雅道:「我要回如意門。」      風小雅道:「我陪妳去。」      「不。」秋姜搖頭,「你應該去做更重要的事。不然,怎麼對得起胡九仙幫你設的這個局?」      風小雅一怔:「你知道?」      「胡九仙不願去程國,故意借快活宴,配合你和頤非演了一場戲。這場戲的結局,是不是玖仙號沉沒,胡九仙雖然獲救但重病不起?他提前一步激女兒離開,甚至放任我做手腳,將胡倩娘送入雲笛之手,也是因為你們早就約好了的。」      風小雅目光閃動:「還有嗎?」      「他還幫你們引來周笑蓮和馬覆,如此一來,程國五個候選者,你們搞定了三個。剩下的楊爍和王隋玉,入程後再見機行事。你跟頤非商量好了,表面上,是你選王夫吸引外界視線,內地裡,是他聯手世家改朝換代。作為交換條件,你甚至要求他幫你監視我、考驗我,或許,還想再次改造我。」      風小雅一笑,滿是歎息:「你真是我生平見過的最聰明的女子。」      「正如我覺得,只要我當上如意夫人,就能徹底結束如意門一樣,你們覺得,換頤非為程王,才是徹底消滅略人組織的方法。燕王,姜皇后和未來的程王頤非,三王聯手,唯方將會有一番新景象。」      「沒錯。這是我們真正的計畫。」      秋姜閉了閉眼睛,神色卻是難掩蕭索,半晌後,慘然道:「世事如此無常……誰能想到……璧國,竟會搞成這樣……」      昭尹為了一己之私,滅了薛家不算,還打壓姬家,扶植薑家。姜老狐狸竟生出個薑沉魚那樣的怪胎,當了皇后,得了璧國的權杖。      而被姬嬰看好的頤殊因為脫離如意門的控制,變得荒淫殘暴,令程國陷入了更加不堪的境地,倒讓當初姬嬰不看好的頤非,有了東山再起的機會。      秋姜忍不住想:莫非老天見她沒能趕上去年的三王會程,所以特地補償她重新來過?      一念至此,心中突生希望:是啊!雖有無數悲憤、痛苦、遺憾,幸好還有重新再來的機會。      秋姜迅速做出了決定:「你們儘管按照你們的計畫走。我先自行回如意門,隨時配合你們。」      「如意門現在不知什麼情況,你獨自一人太危險,我們一起。」      「不行。帶著你,就什麼都做不了了。」      風小雅的眸光暗了下去,體內不斷跳動的六股內力無比清晰地告訴他——她說得沒錯。他每次動用武功後,都需要大量時間休息,平日裡也要時時刻刻保持平靜,免遭反噬。這樣的他,于秋姜而言,確實是個拖累。      「那帶著我呢?」船艙中,忽然傳出了頤非的聲音。與此同時,艙簾挽起,佝僂消瘦的「丁三三」就那麼笑嘻嘻地走了出來,他的腰間重新系上了那根被賣掉的薄幸劍。      秋姜冷冷一瞥,他便收了笑,彎腰開始咳嗽起來,認認真真地扮演好角色。      秋姜真不知是氣還是笑,問道:「你不隨雲笛回去處理大事?」      「玖仙號沉沒,雲笛關心弟弟安危,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搶救,再載著倖免者們回蘆灣,那般人多眼雜的,我跟著他,是生怕別人認不出我嗎?」      「那周笑蓮和馬覆怎麼處理?」      「雲家船救了許多倖免者,獨獨找不到周馬二人,只能向女王請求支援。我那妹妹大概會派她的新寵袁宿處理此事。當袁宿坐著戰艦出海四處尋找時,你說他會想到周馬二人其實就在雲家船的密艙裡囚著嗎?」      好計!秋姜認同這一點,最明顯的地方,確實是最容易疏忽的地方。而且,袁宿想必是個棘手的人物,將他從頤殊身側調走,也更方便雲笛行事……      「所以……」      「所以,還是三兒我,帶你這個叛徒回如意門找夫人,聽候夫人發落。」頤非沖她眨眼一笑,然後看向風小雅,「對不住了鶴公,你的心肝寶貝還得繼續跟我混。放心,我肯定把她照顧得妥妥當當、平平安安,毫髮無損地帶回來給你。」      風小雅望著他,過得片刻,深深一拜:「多謝頤兄。」      秋姜眼底閃過一絲尷尬。他們兩個這番話,說得好像她還是風小雅的十一夫人一樣,明明是假的,而且已休了。只是……她跟風小雅之間,也確實說不清楚了。      金錢易討,情債難還。      罷了。      雲笛很快派了小船來接應,將風小雅、周笑蓮、馬覆和雲閃閃帶走。頤非則操槳劃著小船帶秋姜離開。      風小雅離去時,似有萬語千言要說,但秋姜搶先一步道:「我會平安的。你要保重。」      風小雅便沒再說什麼,笑了一笑,揮手而去。      秋姜心中似落了一塊千斤重石,松了口氣。回頭,卻見划船的頤非眼神揶揄地笑道:「這算不算是‘望君煙水闊,揮手淚沾巾’?」      「分明是——行道遲遲,載渴載饑。我心傷悲,莫知我哀。」她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不足與外人道也。      秋姜說著就要進艙,卻聽頤非望著廣闊無際的大海,悠悠道:「你看這悠悠空塵,忽忽海漚,淺深聚散,萬取一收。」      秋姜一怔,腳步下意識停止。      再扭頭看向頤非時,他不再說話,專心地劃起槳來。陽光曝曬,他的面目如被融化,看不出真實表情。不知為何,秋姜直覺地認為,這一刻的頤非,是悲傷的。      一種萬事與我無關,我與喜悅無關的悲傷。      他這樣的人,會因為什麼事而真正地高興呢?得到皇位,成為一國之君後,就會開心嗎?可如果不開心,又為什麼要去爭呢?      也許,是跟她一樣,天降大任,擺脫不了。      是宿命,更是……原罪。      秋姜心中十分清楚,此趟旅程危險重重。但她沒想到的是,第一重磨難,會來自老天。      跟風小雅分別不久,海上的風就變大了。      頤非放下槳,爬上桅杆眺望一番後,開始收帆。      秋姜見他面色凝重,便也出來幫忙,問道:「要有風暴?」      頤非歎了口氣道:「我出海前忘了拜龍王,你拜了沒?」      秋姜想了想,問:「現在拜還來得及嗎?」      兩人對視一眼,彼此莞爾。      收好帆,藏好槳,封好門,清點了一番食物和水後,頤非在角落裡坐下道:「好了,能做的都做了,聽天由命吧。」      「為何不發焰火求救?」風小雅的船應該沒走遠。到雲笛的大船上,總比這艘小船平安些。      頤非做了個掐指算命的動作:「因為我們要等另一艘船經過,算算時間快到了。」      「什麼船?」      頤非看著她,別有深意地說道:「青花。」      秋姜瞳孔微縮。      從燕、宜、璧三國略來的人,都是用青花船偷運到程的。一艘裝一百人的船,因為大多是孩子,往往塞夠了二百人才走。因此船艙裡又悶又擠,再加上缺水少飯,常常有人挺不過去,半路上就沒了。      沒了自然被扔進海中,屍骨無存。      秋姜忽然想起了某件事,一件她以為自己忘記了,但其實一直記著的事。      她的身體不受控制地顫抖了起來。      這時一隻手伸了過來,手裡有個酒瓶。      秋姜一愣。      頤非將酒瓶往她跟前又遞近了些,目光中有了然之色。      秋姜便沒再拒絕,接了過來,小船隨著海風搖擺,晃得那酒漿也蕩個不停。      「聽說你以前很愛喝酒。」頤非給自己也開了一瓶,「咕嚕嚕」喝起來。      秋姜注視著瓶中琥珀色的酒漿,點頭「嗯」了一聲。算起來,她已經五年沒有喝酒了。      「那為何不喝?」頤非挑眉。      秋姜垂下眼睛:「我認識的人裡,不要命也要喝酒的人,有兩個。」      「一個是‘我’呀!」頤非笑嘻嘻地指了指自己綠色的眼珠,他指的自然是一口辣椒一口燒刀子的丁三三。      「另一個,是風樂天。」      頤非的笑容僵了一下。他自是知道風樂天是被秋姜殺的。雖然現在被證實風樂天是求仁得仁,但很顯然,這道檻在秋姜心裡還沒邁過去。      其實算算,秋姜恢復記憶不過三天,對她來說,殺風樂天相當於是三天前剛發生的事,確實挺鬧心的。頤非心中有些後悔,當即一把將酒瓶搶了回來,笑道:「行了行了,我正心疼要分給你呢。還是我喝吧!」      秋姜定定地看著他。      看到那樣一個人,頂著丁三三的臉,做出一副沉醉不已的模樣,頗是滑稽。      程國的三皇子頤非也好,姜皇后的花子也罷,在世人眼中,他一直是個滑稽的人。秋姜在薛采府做丫鬟時,其實是很看不上他這種滑稽的。      此刻,卻品出些許別的味道來。      「我其實很羡慕風小雅。」秋姜忽道,「他有一個世界上最好的父親。」      頤非正灌了一大口酒,聞言詫異地瞥了她一眼。      「妳父不也很好嗎?聽說自妳丟了後,便把藥鋪賣了,到處去找妳了……對了,妳還沒見過他吧?」      秋姜的眼睛又垂下了,看不到裡面的情緒,只是繼續道:「你父程王,暴虐乖僻,常年酗酒,還對如意夫人不敬。」      「有這事?」      「夫人比他年長,又以立王之功自居,因此,見他開始不聽話後,便存了換帝之心。」      頤非唇角一勾,嘲弄地笑了起來:「所謂的一國之君,不過是如意門的棋子,虧我小時候還覺得他是世界上最厲害之人。」      「如意門的略人之惡,是浮在外面的,以損害百姓之益為權貴謀利。而它更深的惡,是……」      「操控時局,玩弄權術,令朝堂忙於內鬥,令皇權無力革新。」      秋姜心中一悸,忍不住看向頤非——他看出來了?      「如意門盤踞程國,牢牢將歷任程王掌控在手。我的父王、皇祖父、皇曾祖父……全是暴虐之人。為什麼?因為,如意門只選這樣的人為帝。這樣的皇帝才會為了權欲窮兵黷武,無視百姓疾苦。所以,我裝出殘暴放蕩之相,想借他們之力上位,結果……」頤非說到這裡自嘲一笑。      秋姜將話接了下去:「結果,如意門卻選了長袖善舞乖巧可人的頤殊。」      頤非直勾勾地盯著她:「為什麼?你可否為我解惑?」      「因為這個決定不是如意夫人做出的。」      頤非的瞳孔在收縮:「是你?」      秋姜笑了笑:「我可沒這麼大的權力。是品先生說服夫人,選了頤殊。」      「品先生,就是從目先生?」頤非從風小雅那兒聽過這個人。      「是。」      「他姓品,名從目?」      秋姜的目光閃了一下:「假的。官府檔籍查無此人。」      頤非想也是。正如如意夫人只是代號,這個品先生、從目先生,也只是個稱呼而已。

作者資料

十四闕

十四闕 作家、編劇。微博著名萌寵博主。 多才多藝的雙子座,擅古風、奇幻、懸疑題材小說。 文字溫暖勵志,直扣人心。 多部作品影視化籌拍中。 代表作品: 《禍國‧歸程》 《禍國‧式燕》 《禍國‧圖璧》 《琥珀森林》 《流光夜雪》 《風煙引》 《七夜談》。

基本資料

作者:十四闕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1-12-14 ISBN:9786263162716 城邦書號:SPB7F000292 規格:膠裝 / 單色 / 40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