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禍國:式燕(上)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禍國:式燕(上)

  • 作者:十四闕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9-04-19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睽違八年,禍國系列再推新篇《式燕》,收錄臺灣版獨家番外! ★第三屆華語原創小說評選【2018最值得期待出版新作獎】★ 沒看過前作沒關係,這一集你更要看!最溫柔動人的古言首選。 【故事簡介】 絕世之花,移入屋;無雙之蝶,囚於籠。 朕乃天下,最不幸,也最幸運的人。 謝長晏單純可人,個性良善。 然而筆墨不才、書畫不精,只善騎射,晚上還會抱著布偶睡覺。 一夕之間,她被指為妃,人生天翻地覆。 為了歷代祖先的名聲,謝長晏用兩年的時間學謀略、習儀態。 最後以六十分低空過關,謝家上下只能自求多福。 一國之母的重責大任,她到底,撐不撐得起來? 夫子點評謝長晏:「琴,乙乙乙;棋,丙丙丁;書,丁丙乙;畫,丙丙丙。」 母親鄭氏不由得閉上雙眼,叔父眼底閃過一絲悲色。 燕太子彰華,個性慷慨、大義,溫柔又專情。 為了成為眾人表率,他需要一個百分百的皇后。 一位可以輔佐朝政,管理后宮三千的女人。 此時謝長晏出現眼前。 她嬌俏秀氣、七竅玲瓏,他的心不自覺被牽引。 彰華帶她去看了第一場初雪,兩人瞧著彼此眸裡的倒影。 天子的愛太沉重,彰華不想扼殺她的純真。 蝴蝶,只有飛走的時候最美。 身為帝王,卻孑然一身,好不容易盼的人來了。 他想要,也不能要。 ★才女作家穆熙妍/著有《你的美好,千金不換》、《見過愛情的人》暖心推薦:我認識十四闕的過程很簡單,我喜歡她家的貓,她喜歡我家的狗,我們是這樣結緣的。 這幾年來她和我的人生都不乏起落,喜事如結婚生子,也經過失去至親的悲痛。隨著時間過去,我們的毛孩子也離開了,網路萌寵初代目雖然紛紛畢業,但十四和我的友情並沒有結束。 一開始從網友起步的我們,沒想過會一起走得那麼長久。 記得初期我們常給對方寄禮物,花費的郵資大概都比包裹內容物還貴,她的寫作經歷遠超過我,曾送我簽名版的《禍國》,我畢恭畢敬看完了想與她分享讀後感,誰知她非常驚訝地對我說:「妳還真的看了呀!」 藝文界也好,娛樂圈也罷,哪裡都不缺求捧場圖宣傳的人,但十四與我做朋友這麼久,她從來沒有對我開過一次口,但幫朋友倒是不需等對方要求。連這次寫序,都是因為碰巧昭燕是我們兩個的編輯,十四還是我寫完推薦才知道這回事的。 很怕麻煩別人的她,就是一個如此體貼、謙和、不卑不亢的溫柔女子。神奇的是,儘管當媽媽了還像樸素少女的她,寫起故事來卻瑰麗浪漫,筆下生花。如果妳留戀於《禍國》裡姜沉魚、姬嬰與薛采之間的糾葛,那麼比定會喜歡《禍國‧式燕》中的謝長晏與彰華之間的緣分,雖然人物不同,但身為書迷,對比兩本作品角色重疊的部分也是一大樂趣。 匆匆八年,很多事情都已改變,當時志向相同的人,有些也已經走散了。但十四沒有,她忠實地牢記對朋友的支持、讀者的承諾、寫作的初衷。她的人與她的作品一樣,溫柔而堅定地守在原地,等出走的你累了回頭看,再遠也能看見大家揮著手。 這是多麼難得的真誠。 人的一生交友無數,有些朋友很奇妙,不需要特別功成名就,但你心裡有個部分就是知道,他和別人不同。或許是才華,也可能是人品,更多時候是無法言喻的細節累積。認識十四,與她為友,成為她的讀者和粉絲,都讓我引以為傲。 透過文字,分享她豐富的內心世界的你我都是幸運的,在這張牙舞爪的世界裡,幸好我們還有十四闕。 ★推薦: 豆瓣網友落淚推薦!!! 「讀完之後,讓你回味無窮,再三惆悵。」 八年前《禍國》的感動,2019年繼續延續。 新添臺灣版作者序,臺灣版才有的番外篇,帶讀者一次了解「前因後果」。

內文試閱

  楔子      謝長晏永遠記得最後一次見三堂姐時,初夏薄霧氤氳,天空飛滿楊絮。      她一邊打著噴嚏一邊跑進「謝橋小築」。      管事的齊娘指揮下人們收整行裝。儘管院子裡都是人,卻絲毫不雜亂,每個人都有條不紊地忙碌著。      二哥哥謝知幸戴著他精緻的鷹眼面具,獨自一人坐在遊廊下吹笙。笙聲清越悠揚,似有離愁,卻又隱含歡喜。      謝長晏沖他吐了吐舌頭,捂著鼻子飛快穿過庭院,跑上臺階,推門而入的瞬間,就見暖金色的紗帳和光影搖曳著,勾勒出一位絕世的少女。      她站在與人等高的銅鏡前,伸出雙臂,兩名婢女展開大紅色的孔雀袍為她套上,拖曳的裙擺極大極長,被風一吹,水般層層拂動。      ——謝繁漪,謝長晏的三堂姐,百年世族培育出的最完美的閨秀,在及笄後的第二天,就要帶著百名隨從前往帝都玉京,嫁給燕國的太子彰華。      她是當今天子欽點的兒媳,是謝氏精心供養出的明珠,擁有一名皇后所應具備的一切優點:美麗、優雅、博學、謙和、善良、正直……她會成為燕國有史以來最完美的皇后!所有人都對此深信不疑。      謝長晏當然也是這麼想的。      彼時九歲的她,站在門口,望著銅鏡前的美人,心中滿是崇拜。      這是關於女子最極致的目標。      也是關於未來最明亮的演繹。      她想不出天底下還有比謝繁漪更得意的女子。      要是長大了也能像三堂姐一樣就好了……謝長晏憧憬地想。      這大概也是當時謝家所有女孩兒的夢想。      而三堂姐謝繁漪,穿著太子妃的盛裝,看著鏡子裡的倒影,眼眸沉沉,眉睫靜靜,不喜、不悲,沒有表情。      三日後,海上傳來噩耗。      乘載了百名陪嫁和一百八十抬嫁妝,被譽為燕國最萬眾矚目的婚船遇到了無情的暴風雨,翻了。      無人倖免。      她的三堂姐謝繁漪,十五年華,絕世的好女子,謝氏一族的驕傲,燕國的太子妃,就那樣在出嫁途中香消玉殞了。      彼時的太子彰華也是十五歲。      兩年後,天子出家當了道士,彰華繼位登基,沒有大婚,孑然一人。      又一年後,一個錦盒自皇宮送入謝家族長謝懷庸手中,裡面是一條碧玉竹牘,上面刻了幾行字。      謝懷庸看後臉色古怪。      當晚母親鄭氏抱著謝長晏又哭又笑,輕泣道:「晚晚,妳要當皇后了。」      皇后……      遙遠的記憶在這一瞬打開,暖金色的光搖搖晃晃,映出了穿著紅袍站在鏡前的少女,那才是謝長晏腦海裡「皇后」二字的鮮明定義。      要是我長大了也能像三堂姐一樣就好了。      ——一語成讖。               第一卷 澤山咸        第一回 帝妹歸姊      風過竹林,枝葉搖曳著,在綠欞窗上投下重重陰影。      窗邊的長案旁,坐著個白衣人。      修長如玉的手指握住卷軸,將素絹緩緩展開,衣袖被燈光一照,隱約閃爍著淺銀色的白澤紋理。      一名左眉上紋了一條三爪小紅龍的大漢躬身立在案前,道:「燕王日前選定了新皇后人選。」      白衣人瀏覽著卷軸,輕輕念出上面的名字:「謝……長晏?」      「是。謝繁漪的堂妹,族中排行十九,今年剛滿十二歲。」      白衣人「唔」了一聲,放下卷軸,用指關節在上面輕輕敲打著,半晌後,才道:「有點意思。是個什麼樣的姑娘?」      大漢臉上露出些許古怪之色:「是個……挺普通的小姑娘。」      「嘩嘩,嘩啦!」      銅錢搖了六次,落到矮几上,整個大廳寂靜無聲。      鄭氏立在隊伍末端,一顆心七上八下,忐忑難寧。      一襲道袍的謝懷庸端坐几後,盯著自己搖出來的卦象沉吟許久,才抬眼看向堂內眾人——      「帝乙歸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月幾望,吉。」      眾人聽了各有表情。      鄭氏鬆口氣,眸間露出一抹喜意,宛如漂浮在憂愁海面上的一片浮萍。      謝懷庸轉頭看向一旁的青衣少年:「取來。」      少年取來七本書冊,畢恭畢敬地攤平翻開,每本的扉頁上分別寫著「琴、棋、書、畫、騎、射、數」。      「這是我命知微從族學處取來的十九娘這三年的課目簿。」      鄭氏聞言面色微白,俊美少年謝知微已拿起第一本冊子念了起來:「第一課,琴,成績乙乙乙。評語『技藝嫺熟,惜無天賦,勤奮有餘,靈性不足』。」      眾人紛紛搖頭歎息。鄭氏面頰羞紅地低下頭去。      謝知微拿起第二本:「第二課,棋,丙丙丁。心無城府,早日放棄。」      眾人的歎息聲越發大了。鄭氏也不由得閉上了眼睛。      「第三課,書,丁丙乙。進步可見,然,難成大才。」      「第四課,畫,丙丙丙。評語『過於匠氣』。」謝知微念完前四本,眾人臉上全是一副完了的沮喪表情。他勾勾唇角,似笑了一下,才開始念後三本。      「第五課,騎,甲甲甲。靈韌佳,性奔放,善於馬。第六課,射,甲甲甲。目力超卓,可深造。第七課,數,甲甲甲。聰慧善思,舉一反三。」      謝懷庸環視眾人,緩緩道:「諸位以為如何?」      一長者答道:「此女偏才,性好動,不適合當皇后。」      此言一出,附和一片。      另一人歎道:「想當年,繁漪可是七科全優,且容貌之美,舉國無雙。」      「是啊是啊,可惜了繁漪。十九娘子處處平庸,這對比也太……」      鄭氏暗暗捏緊雙手。      謝懷庸眼底閃過一絲悲色,但很快壓了下去:「聖旨已下,無更改可能。今日召諸君來,是商量一下該如何教導長晏。她如今不過十二歲,離及笄還有三年,還來得及補救。」      眾人交換著眼神,有為難的,有不屑的,更多的是事不關己的木然。      謝懷庸看向鄭氏:「十弟妹。」      鄭氏連忙出列:「五伯。」      「畢竟是妳的女兒,妳如何想?」      「妾慚愧,未能教好長晏,令諸位長輩擔憂。」      「長晏性子嬌俏,是個好孩子。作為謝家的女兒來說,並無不足。只是天恩盛降,誰也沒想到陛下會在那麼多人中,偏偏點了她的名字。」謝懷庸拈起幾上的碧玉竹牘,上面刻的是:定謝氏十九女長晏為后。      謝懷庸眼底浮起很多情緒,然後那些情緒一一沉澱淡化,變成了擔憂:「若想做天子妻,這樣的資質卻是不夠。」      「妾願聽從諸位長輩安排,協同名師,力勉長晏。」      「好。那就從明日起,為長晏獨自授課,一年之內,七科必須全部到甲。」謝懷庸說完,將桌上的銅錢一枚枚重新收入筒中,喃喃道,「六五爻乃兌卦,也是唯一的好變繇。十九娘雖天賦不足,卻是個有福氣的。而福氣有時候,比任何天賦都要重要……」      一片漆黑的水底世界裡,唯獨前方的幾點螢火在游曳。      謝長晏一手提著裝有石塊的籃子,一手划水,靈巧地在幾塊礁石中穿梭,追隨著前面螢火的步伐。      一口氣憋到實在憋不住了,才從腰囊上摘下一個皮囊裹住的豬尿泡,極珍惜地吸了一口,趕緊又紮緊了。再一抬眼,前方的螢火已遠了許多。      她連忙追上去。      再穿過一塊黑礁後,就見螢火們停了下來,卻是七八個身穿水靠的采珠人。為首的男子比畫了個手勢,幾人取出鏟子,將礁下的水藻刨開,便看見了底下的一隻巨型蚌貝。      謝長晏頓時大喜,當即就要遊近些圍觀,這時身上繩索突然一緊,她一愣,下一刻,繩索上扯,竟將她生生扯了上去。      「等……」謝長晏剛想驚呼,就被灌入了大口水,連忙憋住,眼睜睜地看著蚌貝離自己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嘩啦」一聲,她被扯出水面,拉上船隻。      新鮮的空氣湧入鼻喉,她連忙張大嘴巴連吸幾口,等緩過氣來後,便笑駡道:「你們就這麼怕我贏?居然作弊提前拉我回來,可惜了那麼大一顆珠子啊……」      船頭圍著她的人們都笑了,還有人拼命向她擠眼睛。      謝長晏一愣,順著眾人的身影往後看,就見青衣少年站在桅杆旁,神色複雜地看著她:「妳果然在這裡。」      「九哥?你怎麼來了?」謝長晏再看船隻,果然是開始往回划了。      「等等!」她急了,「羅叔他們還在下面呀。」      「自有別的船接他們。妳別擔心他們了,還是先擔心自己吧。」      謝長晏不明白:「我怎麼了?」      「妳在做什麼?」      提及此事,謝長晏便笑了,一把摘掉鮫皮頭罩,接過老嫗遞來的布巾,一邊絞頭髮一邊示意謝知微跟自己進艙:「來來來,看這個。」      船艙內有一張矮几,上面鋪著一張輿圖,繪製的乃是燕國東境,圖還未全部完成,但沿海的幾個主要州縣俱已標出。      謝知微一見之下,面色頓變:「這是父親……」      「放心,不是五伯的,是我偷偷溜進五伯書房看了回來自個兒畫的。」

作者資料

十四闕

十四闕,一隻戴著令外表低齡化的小紅花的千年龜…… 自稱「某14」,和所有雙子寶寶一樣,人格分裂。 雖然塑造的女主角多以沉靜優雅為主,但本人其實是活潑開朗嘻嘻哈哈的馬大哈一隻。 十分喜歡植物!喜歡給所有的植物起名,但它們無一例外地都死掉了,因此又有外號「植物殺手」! 十分喜歡狗狗!尤其喜歡泰迪和比熊,但被朋友們竭力阻撓:「求求你!饒了那些可憐的狗狗們吧!!!」 十分喜歡美少年!最最喜愛的動漫角色是殺生丸,因為是狗和美少年的結合體……

基本資料

作者:十四闕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9-04-19 ISBN:9789571085401 城邦書號:SPB7F000190 規格:平裝 / 單色 / 41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