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1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藝術設計 > 其他藝術
塑思考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做設計/不做設計 透過設計了解人類的行為 日本平面設計大師佐藤卓的四十年私筆記 NIKKA威士忌的成功,與收藏骨董及實驗室的藥瓶有關? 思考設計時,為什麼「塑性」比「彈性」重要? 樂天木醣醇口香糖為什麼不是一隻、三隻或六隻,而是五隻企鵝? 明治好喝牛乳深植人心在於「保持原貌」?如何做到的? 「設計的解剖」發想原點來自何處?策展的方方面面該怎樣思考與呈現? 「21_21 DESIGN SIGHT」如何誕生的?為什麼標誌設計選擇方形? 成功打造NIKKA、PURE MALT、明治好喝牛乳、樂天木醣醇口香糖等品牌;策畫大開日本人眼界的「設計的解剖」系列展覽;受三宅一生邀請,與深澤直人、安藤忠雄共同建構舉世聞名的「21_21 DESIGN SIGHT」;製作深入日本家庭、培育兒童設計精神的NHK教育台「啊!設計(DESIGN A)」節目,活躍於設計最前線,熱愛衝浪、喜歡在老街舊巷散步、下廚料理、收藏骨董怪東西的佐藤卓,在歷經四十年設計生涯,出版創銷書《鯨魚在噴水》之後,藉著設計,覺察自我,檢證人類的生活行為。 在本中書他娓娓道出自己走上設計之路的因緣與養成,無私分享職涯中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以及種種跌撞。他在二十二篇塑思考的私筆記中提到: ●萬事始於「不懂」,「不懂」比「懂」更重要。 ●「自我」帶有毒性,保持塑性思考才不致迷思自己。 ●設計不是設計師自我表現的場域,而是「身在其間,設法串聯」。 ●「邊際」有「中心」的存在,才能「突出顯眼」,突出顯眼的平面設計不易誕生的理由,在於缺乏中心。 ●價值不是經過附加的,原本就存在,只需認真發現。 ●「不做設計」或「不改設計」被剝奪時,保留原貌的傑出設計,也逐漸從我們眼前一一消失。 ●設計要能適可而止,「空白」是為了促進不同價值觀交流。 ●以往一直被忽視、遭到排擠、完全反義的詞彙── 毫不洗練、不漂亮、複雜、功能不健全、效率不佳、不方便等,其實潛藏著近代人類不願面對、不斷逃避的重要事項。 ●公開徵稿是「扭曲式民主主義」的產物,使國力衰退的病毒。 設計是一種國力的展現,生活無處不設計,但是做全新設計才是設計,改設計是為了追求更好的設計?佐藤卓除了藉由設計工作,表達自己對於人類行為的想法,也為設計奧義精淬出特有的佐藤式醍醐味。 「任何技術或資訊想要傳遞給大眾,一定都需要經過某種程度的設計,無關個人的想法或喜好,為了協助人類能夠正常生活,不失人類尊嚴,絕對不能輕忽看待設計。 設計如果只是朝著『做設計』的方向,就會以『做』為最大前提,將導致設計的正當方向──『不做』的選項,從此消失。可是,世界上有些物品,保持原貌就是理想狀態,也有些物品不需要過度地『做設計」。其實,大多數的物品雖然經過設計,卻不突出顯眼。可是,設計朝著『做設計』的方向,造成委託人或受託人,都被迫認為設計是必須『做的」。如此一來,只需維持原樣、無需做全新設計的設計,就再也不見;最後,連那些應該保留原貌的傑出設計,也逐漸從我們眼前一一消失。」

目錄

前言 如果設計得不外顯、不惹人注目,還能協助觀者看出潛藏於內的事物本質,就能打造出任何人都能理解的表現方式。 就這樣,我成了設計師 萬事始於「不懂」,「不懂」比「懂」更重要。深入了解對象的方法,在於能否不斷地提出疑問。 塑思考 設計不是設計師自我表現的場域。「自我」是帶有毒性的。保持塑性思考才不致迷思自己。「身在其間,設法串聯」。在表現個人之前,需先找出社會課題,才是設計的本質。 設計是感性的工作嗎? 設計師是一種貼近日常感受的工作,要能夠靈活運用感性的技術,包括聆聽、說話、表現的溝通能力,發想的能力,以及化無形為有形的能力。 「設計」的分類 設計似水,時而可見,時而不可見;設計像是橫向伸展的濾網或濾層,為人類串聯起各個領域。正視這個觀點才能修正分類,探討設計教育的方向。 中心和邊際 「邊際」有「中心」的存在,才能「突出顯眼」。平面設計師必須同時意識到中心和邊際,才能根據狀況,進行中心或邊際或介於兩者之間的設計。 做設計,不做設計 世界上有些物品,保持原貌就是理想狀態,也有些物品不需要過度地「做設計」。當心中浮現「做設計」或「必須設計」的想法時,很容易做出矯揉造作、過度匠氣的物件。 「附加價值」撲滅運動 價值不是經過附加的,而是原本就存在環境或對象當中,只需認真發現。透過設計觀點解剖事物,各種價值就能自然浮現,再以適當方法具體可視化,和人類產生連結。 企鵝君,珍重再見 商品包裝就像是記號般深印在愛用者的記憶當中。這次需要一種矛盾的設計,既要有新鮮感,卻又必須維持原貌,是一項需要慢工細活、將人類記憶連結到未來的作業。 適可而止的設計 設計的價值不在於設計本身,而是經過設計之後的物品,在提供人使用時發揮效力。設計應該適可而止,在適當的時機點停手,產生「空白」,才能連接每個人不同的價值觀,產生交流。 對症療法和體質改善 對症療法不能解決身體本質問題。設計的危險性在於能夠美化表面,能夠做為對症療法的設計處方越來越少,只是一再披上「應急」的美麗外衣,矇騙所有人以為有所改進。 我愛怪東西 醜陋、不均衡、做工不精緻、奇形怪狀、顏色怪異……,我愛的怪東西通常和設計追求的目標背道而馳,近似人類的意識和本能之間的關係。例如不具意義卻能誘發口水直流的食品設計。 唾液和設計 食物或飲料的包裝設計,關鍵在於能否引誘觀者分泌唾液。能勾起美味體驗的記憶,才是包裝設計的醍醐味。 包裝設計的現場 「保持原貌」意謂沒有多餘的人工作為,包裝設計是為了表現內容物,如果內容物已具備清楚概念,外包裝遵循即可。盡量不設計的設計,反而更醒目。 用心留意 「人類行為」都需要設計,已有的設計,為了未來,仍要質疑其可行性;而將要進行設計的物品,則必須先想像再行事。「用心留意」是最基本的要求。 了解、不了解、容易了解 想要讓人對商品產生興趣,必須具備引人注意的「未知魅力」,也就是「違和感」。有實力的商品無需矯飾設計,直接呈現內容原貌,就能打造出前所未有的存在感,創造違和感。 設計的公開徵稿 公開徵稿是一種「扭曲式民主主義」的產物。任何人都能參與、無責任的評選制度,像病毒般擴散感染全國,社會氾濫這種風氣,國家將會明顯衰退。 從「設計的解剖」到「啊!設計」 設計本身不是目的,而是將人及被設計事物所潛藏的真正價值,加以串聯的媒介。人類在無數小小驚嘆聲「啊!」之下,延伸出無數化想像為現實的大發現或大發明。 衝浪 人類無法推動海浪,只能耐心等待好浪到來。事事不以自我優先,掌握環境、鍛鍊自己,隨時做出反應,是從事設計所需的心理準備狀態。 結構和意匠 透過結構和意匠兩個層面,思考平面設計的方法,不僅能用在商品設計,也有助於打造品牌,更能活用這個方法,將日本推銷到全世界。 「便利」病毒 不只危害身體,也將日本文化破壞殆盡。仔細觀察自然進化的人體,必能發現設計的未來提示。勇於選擇不便,才能找到人類行為的所有線索。 食、身體、設計 和生命息息相關的食材、生產機器的形成和架構,世間萬物仍有許多未解之謎,如何循循善誘指引人類了解自己的無知,設計想必能派上用場。 秩序、無秩序與設計 所有規則以調整為目的,避免社會失序、擴散,正是人類打造社會所進行的設計。從秩序減少、無秩序增加的觀點來思考設計,也能發現不少趣味。 後記 「佐藤啊,你應該出書啦」,「你不出書不行啦」!初次巧遇裝幀師蘆澤先生拋出這句話,於是,我試著在旅行、或是早晨抵達公司時,一字一格地慢慢撰寫。

內文試閱

  ●塑思考   眾所周知「以柔克剛」一詞,意味著能屈能伸的柔軟,能夠打敗看似銅牆鐵壁的剛強,常用於和他人的應對之道上。不過,許多人並不知道「柔」還能細分為兩種性質:彈性和塑性。這兩種性質都是屬於柔軟,但在實質上卻極端不同。      彈性的性質,是在外力施加之後,會發生變形,但在外力消失之後,則恢復原狀,例如釣竿。相對地,塑性的性質,是在外力施加之後,會出現凹陷,從此定型,不再恢復原狀;兩種性質會隨著外力的施加方式,產生不同形狀。彈性除了釣竿之外,還有廚房用於清洗的海綿,最近則出現形狀記憶合金。相對地,塑性則是黏土、一般金屬等。毫無疑問地,彈性和塑性都是柔軟的,只是在外力施加之後,變成完全不同的存在形式。所謂的「柔能克剛」,究竟是哪種柔呢?是能夠恢復原狀的彈性?還是維持凹陷的塑性呢?      做人道理中所提及的「柔」,多半是以前者的「彈性」為主,告誡人們遇到任何狀況,都不能迷失自己,切勿得意忘形,要回到自己的原貌。我們從小到大接受的教育方式,都需以「彈性」為準則,實現自我。      然而,若以「塑性」比喻人生,就會成為無視本我、隨波逐流,而遭到訓斥過於放任自己,應該更認真看待自己。乍看之下,「保有自我」似乎才是認真對待人生的方式。可是,何謂「自我」?自我意識從何而來?自己為什麼存在於此呢?自己都還不了解人生的基本道理,哪來的自我可言呢?不了解「自我」的自己,怎能斷定自我的形狀為何呢?……然而,設計工作總是傾向追求自我個性表現,所以不得不思考何謂自我個性。接下來,我想要以「自己=自我」進行探討。 如果設計師在面對具有明確目的和課題的工作時,打算運用自我風格來解決課題,不斷以「自我」意識進行思考,必然會產生自己的偏好和厭惡,並以此進行選擇。例如在A案和B案之間,比較偏好B案,不過又中意C案,但是更喜歡D案,所以選D案……。「喜歡、偏好」的意志,就是強烈展現以自己為主的「自我」。偏好是每個人的價值觀問題,每個人的偏好不全然相同,所以這種工作態度,其實是強迫推銷自己的「偏好」,逼著他人理解自己的「偏好」。      人類終究無法避免產生自我意識,所以在工作時,發現自我發芽竄出時,必須趁早切割,相關的實例將在「包裝設計的現場」介紹。如果沒有注意到從自身冒出的小芽,並且盡早剷除,自我的根越扎越深,為了自我,設法編派各種利己的歪理,蠻橫地吸收周圍的養分。樹幹日漸粗壯,長成「自我」大樹,最後,連自己都無法砍伐。所以,必須盡早了解「自我」是帶有毒性的。      或許有人擔心壓抑自我,將會導致個性盡失。不過,個性那麼容易消失嗎?從結論來看,無論如何壓抑自我,個性仍會維持,那才是真實不虛的個性。……對於需做的事情,在盡其所能地具體思考、進行判斷時,自然會出現當事人的個性。一般人通常認為肉眼可見的表現才具有個性,其實不然。在這些表現尚未展露之前,個性就已經確實存在當事人的想法、人生經驗、思想當中。即使置之不理,個性永遠存在。但是,如果再想加上毫無任何附加價值的個性,從旁人眼光來看,就是將自我欲望層層向上堆疊。      自我和發想之間的關係又是如何呢?一旦被告誡必須壓抑自我,似乎也連帶需要壓抑發想或提案。不過,先來細想何謂發想?未知的現象、「無」中生有地突然從天而降,是否可能發生呢?答案是絕對不可能,因為「在那之前」,事物就已經存在。換句話說,發想是將原本存在、卻毫無關聯的事物,加以串聯。發想是為了某種目的,試著串聯起以往不曾相連的事物,所以絕對不可能是自己從「無」到有,製作而成。如果能將展現自我和發想事物,分開思考,不混為一談,就可放心地壓抑自我。      我相信沒有人想要像黏土一樣,一次又一次地被壓扁,改變形狀。因為從小接受的教育,一再告訴我們必須珍惜自己,所以會心生反抗,實屬常理。可是,如果能夠轉念,不再堅信需要擁有自己的形狀,在面對任何事情時,反而更能看清自己。自我這個概念,會囚禁人的思考,拋棄自我,自己卻仍確實存在,在工作時能集中精神,進行判斷。不堅持自己,接納外部的各種想法,保持塑性思考(的自己),就絕對不會迷失自己。 保持塑性,並非隨波逐流,或是無異議地附和雷同,更不是媚俗流行,而是極力保持客觀地接納所處狀況,以便自己得以適當因應。保持塑性,需做的事,甚至會轉為想做的事。      ●做設計,不做設計   日文當中,常將設計化為動詞,會有「做設計」的說法。在名詞之後,加上動詞「する」(進行~,做~),例如「電話する」(打電話)、「食事する」(用餐),是日文常見的用法。設計的語源是拉丁文designare,動詞,意思是標示記號。英文design在成為名詞之前,也是動詞。由此可知,設計一詞本來就具有「進行」、「做」等動作之意,既然如此,何必多此一舉地在後面加上動詞「する」呢?加上之後,反而強調設計是需要主動積極去進行。所以,即使「設計」已經獲得媒體的大量報導,變成日常使用的詞彙,卻因為這個「する」,導致嚴重誤解不斷產生。      設計如果只是朝著「做設計」的方向,就會以「做」為最大前提,將導致設計的正當方向─「不做」的選項,從此消失。可是,世界上有些物品,保持原貌就是理想狀態,也有些物品不需要過度地「做設計」。其實,大多數的物品雖然經過設計,卻不突出顯眼。可是,設計朝著「做設計」的方向,造成委託人或受託人,都被迫認為設計是必須「做的」。如此一來,只需維持原樣、無需做全新設計的設計,就再也不見;最後,連那些應該保留原貌的傑出設計,也逐漸從我們眼前一一消失。      這個聽起來毫無殺傷力的「做設計」,逐漸演化成為操縱人心、改變社會的危險力量。我們應該更積極地了解「不做設計」或「不改設計」這些重要選項,被「做設計」剝奪之後,將會掉入恐怖境界。語言的力量足以令人畏懼。「做設計」再加上自我主義、誤認為是效率主義的民主主義、經濟優先主義,其相乘威力,將破壞悠閒恬靜的田園風景,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現在,前往日本各地,只見農田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大型商業設施,矗立著巨大招牌,各處景色都大同小異,相差無幾。在日本,恐怕已經沒有人感嘆到處都是似曾相識的景象。盲目追求嶄新的結果,反而各地都變成整齊劃一的俗氣風貌,背後原因就是「做設計」這個危險詞彙作祟。 前段闡述了缺少「不做設計」選項的危險,但是,當全新的必要事物誕生時,的確需要設計。在積極施行設計時,必須注意的是不過度設計。當心中浮現「做設計」或「必須設計」等想法時,很容易做出矯揉造作、過度匠氣的物件。      舉例來看生活中最常出現的冰箱設計。在廚房空間裡,如果冰箱不斷自我主張「我在這裡!我最顯眼!」,家人會覺得舒服嗎?老實說,冰箱只需要融入日常生活,發揮應有功能,毫無突出顯眼的必要。然而,常見冰箱門把做成怪異的曲線,或增添鮮艷色彩裝飾,能夠靜靜坐鎮在廚房角落的冰箱實不多見。多半是製造業者擅自認為應該加上品牌特徵,施加裝飾。明明什麼都不需做,多數製造業者總覺得要施點裝飾才是「設計」。其實這些公司內部都有非常優秀的設計師,這些理解設計本質的設計師,提出看似沒有設計的優異設計,在會議當中不易獲得認同,總被誤解為沒有設計,沒有花工夫。      冰箱就是冰箱,過多過少都不可取。人有本分,物也有「本分」,除了儲存食物之外,其他時間,冰箱退居廚房一角,靜靜等待出場時刻即可,甚至沒入牆內也無妨。機器總有發生故障的時候,只需考量方便拆除裝設,就沒問題。在思考這些問題時,其實就已經在做設計,設計不是只有彰顯外表的裝飾。我們應該了解,二十四小時不眠不休冷藏保存食物的功能,才是所謂的設計。      ●中心和邊際   基本上,平面設計師偏好創作特殊的視覺,習於挑戰他人未曾做過的事情。如果不在意和他人相同,當個平面設計師就毫無趣味;如果滿足於模仿或既有的樣式,將平面設計當做趣味研究即可。當然,我不否認自己也想創作與眾不同的作品,更可說我積極採取這種態度面對工作,才能繼續走在設計這條道路上。時至今日,面對工作時,我的想法仍然未變。放眼觀察全球近來的平面設計,從精采的作品當中,的確顯著可見追求獨特的傾向。這種傾向,才是平面設計表現幅度不受限制的真諦。相較於需要製作模具的立體產品設計,經由平面進行表現的平面設計,對環境不至於造成過多負擔,表現卻更為自由,延伸使用到電子媒體,還無需使用紙張,樣態愈發多樣化,像是隨處流動的水一般。所以,社會能夠接納平面設計師自由奔放的表現,也不要求承擔社會責任。      一張海報奪走人命的例子少見,然而椅腳斷掉翻倒,人很可能撞到頭部,危害性命。住家屋頂突然垮下,也是攸關生死的重大事件。相較於這些現實的制約,平面設計無拘無束,所以誕生出人意表、出色亮眼的設計。在這些設計當中,並存著平面設計的優異性和無需承擔責任。近年來,每當我擔任國內平面設計的評審時,許多設計師爭相創作前所未見、突出顯眼的作品,著實令我感到憂心,這可能導致一般正常的設計,不易獲得正當評價。 通常,「邊際」有「中心」的存在,才能「突出顯眼」。沒有中心,哪來邊際,如果每個人一昧追求顯眼設計,捨棄不標新立異、正統王道的設計,將會變成什麼情形呢?相較於以前,突出顯眼的平面設計不易誕生的理由,在於缺乏中心。曾幾何時,大前輩龜倉雄策、田中一光踏實地打造出中心,當時的前衛設計才能夠相對地突出顯眼,兩者彼此輝映。再看看歷史上,京都的桂離宮,對照出同一時代的日光東照宮,相互襯托,相得益彰。 我尊重想要打造前所未有事物的心情,只不過在日常生活當中,多半是平凡無奇的物品。如果缺乏創作普通事物的平面設計師,社會將認為平面設計師是一群專門從事怪異設計的傢伙,最後甚至導致這項職業陷入險境。      現在正是時機,適合切實檢討平常心看待「普通」的重要性。例如,各位正在閱讀的本書文字,平凡普通,所以剛好適合閱讀。如果是設計奇特的文字,想必有礙閱讀吧。想要創作「普通」,首先必須打好基礎,多下功夫。在追求快速的電子媒體時代,多下苦功、打下紮實基礎的態度反而更為重要。在平面設計師的意識當中,需要同時具備中心和邊際,才能根據狀況,判斷進行中心或邊際的設計,抑或是必須介於兩者之間的設計。設計師絕對必須具備這種能夠隨機應變的能力。      ●適可而止的設計   自古以來,日本就有「適可而止」的說法。原本是訓示兒童不要過度,要懂得停手。不過,我倒是希望能放手讓兒童做到厭倦為止。然而,逐漸累積工作經驗之後,我慢慢理解這個說法的真正涵義。「適可而止」蘊含著在適當時機,懂得停手,不要過度。運用在設計上,就是「適可而止的設計」,聽起來這種設計似乎不太理想,如果想成「徹底設計、直到適可而止的水準」,或是「追求適可而止的設計」,印象就會有所不同。「適可而止」是在工作時,願意全力衝刺,但在還未衝到終點之前的適當時機,懂得停下腳步。      這種設計在完成之前,能夠產生「空白」,讓使用者根據自己的習慣得以使用地更長更久,就像是使用者能夠自己客製化。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價值觀,生活的行動模式也隨之不同。……製造業者或設計師容易將物品視為一件作品,不斷追求更高的完成度,所以找不到任何「空白」。可是,設計的價值不在於設計本身,而是經過設計之後的物品,在提供人使用時發揮效力。每個人都擁有不同的價值觀,設計應該適可而止,在適當的時機點停手,產生「空白」,才能連接每個人不同的價值觀,產生交流。      「適可而止」,雖然寓意模糊,卻含有設計應當注意的重要觀點。而且,日本自古流傳的日常生活用具當中,也隨處可見這種「適可而止」。 在人類日常生活當中,許多常見的道具,都是在自然無意識之下使用。重新觀察這些道具和人之間的關係,即可了解其中設計深具日本風格。首先來看看以使用者能力為前提而成立的物品,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吃飯時使用的「日式筷子」。兩根尖頭的細棒,不僅能夠夾起小小的飯粒、豆子,也能夾起大塊的馬鈴薯;這項再簡單不過的道具,還能撥散肉塊,插住柔軟食物,也能攪拌味增湯,更能夾起滑溜溜的海帶,或是用海苔包住白飯,送入口中,用途多樣。從筷子使用方式,可看到和西方刀叉完全不同的「關係性設計」。關於刀叉的發展進化,亨利.彼特羅斯基(Henry Petroski,一九四二~)在《利器》(The evolution of useful things)一書中提及刀叉共同進化的歷史過程,非常耐人尋味。為了方便握拿,現代刀叉的手握部分是鼓起的,這個鼓起的程度多半成為設計特徵。然而,筷子上沒有所謂的握拿部分,甚至沒有任何設計,告知手指應該如何擺放;意謂著這項物品沒有任何告知使用者「必須這樣使用」的設計,只是保持素材的原貌原形,彷彿擺出一副愛理不理的態度,「任君自由使用」。      還有一件絕不能忘的物品「包巾」。包巾的包覆方式數十多種,能夠因應任何需要包覆的對象物品,不需使用時則可摺疊收納。換句話說,包巾一直保持著隨時能自由變化的狀態,不曾更進一步地設計,始終維持原形,不曾刻意縫製成袋狀,或加上把手。如果說人類真的只是追求便利至上,包巾或許早就消失淘汰了。可是,一塊「包巾」保留了許多「空白」,激發出人類的「思考」力或「適應」力,在這個所有事物都能宅配的時代,一塊簡單的布仍然繼續存在,實在值得深思。包巾也是不過度、適可而止設計的典型。而且,無需我多做說明,因為是一塊正方形的布,能在這塊「包巾」上進行的平面設計,有著無限的可能性。現在,為了追求更高的便利性,總是根據不同場合,打造出不同型態的物品。但是,一塊不方便的布,在適可而止的時機點停手,不再設計,反而成為擁有無限表現可能的畫布。回想以前的生活,平常不用時能夠摺疊收納,需要使用時再展開,擺在所需之處,成為隔間板的「屏風」,也和「筷子」、「包巾」同樣具有適可而止的空白。今後,相信可從日常生活文化史當中,挖掘出更多值得重生的道具。 思考設計時,必須思考人類的富足究竟是什麼?回顧二十世紀後半,生活道具就像是一件件的裝置作品,相互爭奇鬥艷。進入二十一世紀,設計是否仍要繼續製作裝置作品呢?環顧日常周遭,類似筷子、包巾、屏風般的優異物件,藏身各處,隨著日本人的行為模式留存至今。這些物件正是「追求適可而止」的最佳展現。現在或許正是時候,重新審視這些造成人類不再用心、不再運用身體四肢、過度且錯誤的方便性,回頭找尋適可而止的程度。這種態度,甚至密切關聯到資源、能源、以致國家文化價值。      過於方便,造成人類不再用心、不再運用身體四肢,結果真的是協助人類邁向富足嗎?自古常說的「適可而止」、「恰到好處」等詞語,才真切傳達出身為日本人絕不可忘的珍貴感性。

作者資料

佐藤卓

日本平面設計大師。一九五五年生於東京。一九七九年,東京藝術大學設計科畢業,一九八一年,東京藝術大學研究所課程修畢。曾任職電通株式會社,一九八四年成立佐藤卓設計事務所。他是日本中生代最具分量的設計師之一,跨足各種設計形態,從企業識別到產品設計,累積為數甚多的優秀作品。他的設計生涯是從「NIKKA PURE MALT」的商品開發起步,接連設計「樂天薄荷口香糖系列」、「樂天木醣醇口香糖」、「明治好喝牛乳」、「NTT DoCoMo P701iD」等商品,並且為「金澤21世紀美術館」、「三宅一生設計文化基金會」等進行識別設計,擔任N H K教育台「日本語遊戲」的企畫與藝術總監,此外,參與以設計觀點解剖量產品的「設計的解剖」企畫等。 在深澤直人的邀約下,佐藤卓為其自創品牌「± 0」跨刀整體識別設計,從名片、包裝、網站、型錄到展示空間的平面設計。二○○七年開幕、吸引全球目光的21_21 DESIGN SIGHT,是建築大師安藤忠雄運用三宅一生「一塊布」的概念設計而成的,而牆面上那塊標示著21_21白色字樣、如門牌般的水藍色鐵板則是出自佐藤之手。 佐藤卓可說是當今日本最受業界推崇的設計大師,以他作品為主的展覽有「Neo-Ornamentalism」(AXIS設計畫廊,一九九○年)、「設計的解剖」(松屋設計畫廊,二○○一年)、「潛藏在都市的LUMEN」(巷房畫廊,二○○二年)、「設計的原形」企畫參展(松屋銀座八樓大展場,二○○二年)、「INVISIBLEDESIGNER 佐藤卓」(多倫多日本文化中心,二○○二年)、「ANATOMIADODESIGN a obra de Taku Satoh 佐藤卓」(聖保羅日本文化中心,二○○二年)、「紙的化石」(H B畫廊,二○○四年),以及二○○六年在水戶藝術館展出、以設計的觀點探究日常樣貌的「日常的設計」。 佐藤卓獲獎無數,主要項目有:每日設計獎、東京A D C獎、JAGDA新人獎、東京T D C獎、紐約A D C獎、日本包裝設計大賞金獎、日本G MARK大獎、設計論壇金獎、原弘獎等。設計之餘另著有《設計的解剖》(デザインの解剖,二○○一~二○○三年)系列、《設計的原形》(デザインの原形,二○○四年)、《設計師與道具》(デザイナーと道具,二○○六年)、《鯨魚在噴水。》(クジラは潮を吹いていた。,二○○六年)等書。他同時也是東京A D C、東京T D C、JAGDA、日本設計協會、A G I會員,並擔任21_21 DESIGN SIGHT董事。現任JAGDA協會會長。 相關著作:《塑思考【獨家限量作者親簽版】》《鯨魚在噴水》

基本資料

作者:佐藤卓(SATOH TAKU) 譯者:蔡青雯 出版社:臉譜 書系:SOURCE: 出版日期:2021-04-27 ISBN:9789862359075 城邦書號:FA3030 規格:膠裝 / 單色 / 288頁 / 13cm×19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