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oween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歐美文學
金銀島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尊榮感恩月/外版強推

內容簡介

風靡138年!帶給孩子一生的勇氣與想像力! 《神鬼奇航》《航海王》等多部動漫影視作品的靈感源頭! 一次偶然的機會,少年吉姆,得到了一張海盜的藏寶圖。 消息傳開,人們組織了龐大的探險船隊,前往寶藏所在地——金銀島。 就在抵達金銀島的前夜,吉姆突然發現,危險正在降臨…… 致猶豫不決的讀者 水手故事配水手調, 炎熱、寒冷、歷險與風暴, 帆船、島嶼、野蠻人, 又是海盜,又是寶藏, 所有昔日的傳奇, 用老話再告訴你, 如果更聰明的年輕人們 像我一樣愛聽那些, 那就來讀一讀! 抑或,勤奮的年輕人 已經不再渴望 勇氣與冒險的故事, 木頭與海浪的滋味, 那也只好那樣啦! 請讓我和我所有筆下的海盜們 躺在同一個墳墓裡。 名人推薦語 .「我九歲半時,父親送了一本《金銀島》給我。迄今為止,我依然清晰地記得自己當時如饑似渴讀這本書時的興奮和喜悅。」 ——邱吉爾(英國兩任首相、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我如饑似渴地讀《金銀島》,想知道下一行發生了什麼,又不想知道,生怕精彩戛然而止。」 ——馬奎斯(《百年孤獨》作者、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長期以來,我是羅伯特.路易士.史蒂文生的崇拜者,事實上,當我開始寫小說時,《金銀島》就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卡爾維諾(義大利作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我之會寫小說,全仗得到愛丁堡兩位老師的教導指點,那是華爾特.司各特爵士和羅伯特.史蒂文生。 ——金庸(武俠宗師) .我永遠也不會去打敗那些海盜,但在我閱讀《金銀島》時,我就成了吉姆.霍金斯,做了他所做的一切。雖然吉姆是一個男孩,我是一個女孩,但這並不重要。透過他的故事,我輕而易舉地進入了一種完全不同的生活。 ——南茜.克雷斯(Nancy Kress,美國科幻作家、雨果獎獲得者)

目錄

第一部 老海盜 THE OLD BUCCANEER 01 本葆將軍旅店的老水手 02 黑狗出沒 03 黑券 04 水手箱 05 瞎子的下場 06 船長的文件 第二部 船上廚師 THE SEA-COOK 07 我去了布里斯托 08 「望遠鏡」酒館招牌 09 彈藥和武器 10 航行 11 在蘋果桶裡聽到的事 12 軍事會議 第三部 我在岸上的冒險 MY SHORE ADVENTURE 13 我在岸上的冒險是怎麼開始的 第四部 木寨 THE STOCKADE 14 第一次打擊 15 島上的人 16 由醫生講述:棄船的經過 17 由醫生講述:小船的最後一趟旅程 18 由醫生講述:第一天戰鬥的結果 19 由吉姆‧霍金斯講述:守衛木寨的人們 20 希爾佛來談判 21 攻擊 第五部 我的海上冒險 MY SEA ADVENTURE 22 我的海上冒險是怎麼開始的 23 潮水急退 24 小船之旅 25 我降下了海盜旗 26 伊斯瑞爾‧漢茲 27 西班牙銀元 第六部 我的海上冒險 CAPTAIN SILVER 28 在敵營中 29 又是黑券 30 假釋 31 尋寶記——佛林特的指針 32 尋寶記——樹林裡的聲音 33 海盜首領的倒臺 34 尾聲 譯後記 請起錨前往你的金銀島

內文試閱

第一部 老海盜 01 本葆將軍旅店的老水手 地主崔勞尼、利夫西醫生和其他幾位先生讓我把關於金銀島的事從頭到尾好好寫下來,只是別提島的位置,因為那裡還有尚未挖掘的藏寶。我從西元一七××年提筆寫起,回到了當年——我父親經營著本葆將軍旅店,那位膚色黝黑、臉上有道刀疤的老水手就住在我家旅店裡。 他來時的情景我仍歷歷在目,他腳步沉重地來到門前,身後跟著一輛小推車推著他的一個箱子,他身材高大、很有分量、栗褐色皮膚,油膩膩的編著的辮子搭在汙漬斑斑的藍外套肩部,手很粗糙而且傷痕累累,指甲發黑開裂,一道發青的慘白色刀疤貫穿一邊臉頰。我記得他吹著口哨看了周圍一圈,然後唱起了一首他後來常常唱的古老的水手歌謠: 十五個人搶死人箱—— 唷呵呵,來瓶蘭姆酒! 聲音高亢、蒼老、略帶顫抖,就像在轉絞盤的生涯裡唱破了嗓子,接著就用隨身攜帶的一根像是充當手杖用的木棍敲門。我父親走過來,他就粗聲粗氣地要一杯蘭姆酒。有了酒以後,他喝得很慢,像個品酒師要細細品味似的,一邊東看西看,看了看海崖,又抬頭看我們的招牌。 「這地方不錯,」他終於開口說,「酒館也好坐。生意好嗎,老弟?」 我父親跟他說不好,生意清淡,沒什麼客人。 「好吧,」他說,「那我就住這裡吧。喂,老兄,」他叫那個幫他推箱子的人,「把我箱子拿這裡來。我在這裡住兩天。」他又繼續對我父親說:「我這個人很好伺候,只要蘭姆酒、培根和蛋,在那裡看看船開來開去就行。你怎麼稱呼我?你叫我船長好了。哦,我懂你意思,喏,」他進門扔下三四個金幣,「用完了跟我說。」他口氣強硬,猶如一位指揮官。 真的,他衣著寒酸,言辭粗魯,但他一點也不像在桅杆前工作的水手,倒像是個慣於發號施令或者揍人的大副或船長。推小車的人告訴我們他昨天早上坐郵車到了喬治國王旅店之後就在打聽海邊的旅店,大概是聽到我們的口碑好,評價說很僻靜,就選了我們的旅店來住。這就是我們對這位客人的全部瞭解了。 他一直是個話很少的人,每天在海灣逛,要不就是爬到崖上用他的黃銅望遠鏡眺望,每天晚上他就坐在大廳一角的火爐旁,喝起兌水的蘭姆酒來很凶。通常別人跟他說話他都不搭理,只會猛抬頭瞪一眼,鼻子裡發出船在霧中鳴號似的聲音,我們和來店裡的人都很快學會了別去理他。每天他逛回來,都要問有沒有水手路過這裡。一開始我們以為他是在尋找同伴,但後來我們發現他想要避開他們。每當有水手到本葆將軍旅店來投宿(時不時就有,因為他們可以沿著海邊的大路去布里斯托),他總是先在外面從門簾縫裡看一看水手,再走進大廳,當下他總是噤若寒蟬。我其實是有點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的,在某種程度上我分擔了他的緊張。有天他把我帶到一旁,說可以在每月初給我一枚四便士的銀幣,要我「把眼睛放亮留神一個獨腳水手」,他一出現就趕緊報告他。每到月初我去問他要報酬,他都對我冷哼一聲,盯著我把我嚇退。但不出一個星期他就會改主意,把四便士銀幣交到我手上,千叮萬囑要密切留意那個「獨腳水手」。 不用我說,「獨腳水手」這號人物從此就縈繞在我夢中。在暴風雨夜,大風撼動房屋的四角,驚濤駭浪撲上峭壁,我能看見他的一千個面目,帶著一千副凶神惡煞的表情。有時腿是齊膝斷的,有時整條腿都沒了,有時他成了個要麼沒有腿、要麼在身體當中長著獨腳的怪物。最可怕的噩夢是他連蹦帶跳越過樹籬和水溝來追我。總之這些糟糕的幻想是我為了那每個月的四便士銀幣付出的代價。 儘管我被滿腦的獨腳水手弄得這麼害怕,我卻不像別人那麼怕船長本人。有幾個晚上他喝多了兌水的蘭姆酒,有點醉了,就坐著旁若無人地唱他那首邪裡邪氣的、粗野的老水手歌,時而叫在場的人喝一輪,硬要瑟瑟發抖的他們聽他講故事或是跟他一起合唱。我每每聽到房子因「唷呵呵,來瓶蘭姆酒」而震顫,大家都因為怕死而拚命地唱,為了不被盯上,每個人都爭取唱得比別人更響。他發起酒瘋來真是個霸王,會拍桌子要所有人肅靜,要是誰有疑問,他就會跳起來,如果沒人發問,他又覺得大家沒認真聽他的故事,除非他醉到昏頭轉向倒在床上前,任誰也不許離開旅店。 他講的故事聽得人毛骨悚然,都是些可怕的事:絞刑啊,走跳板啊,海上風暴啊,乾龜島以及加勒比海一帶的地方行徑。據他自己說,他在海上與那幫世上最凶惡的亡命之徒生活了很長時間,他講故事所用的語言幾乎像他所講述的罪行那樣讓我們這些樸素的鄉下人震驚。我父親老是說旅店生意要做不下去了,人們在這裡被這位凶神騎在頭上,嚇得夠嗆,回到床上還在哆嗦,很快就不來了。不過我是覺得他在這裡對我們有好處。人們雖然當時被嚇到了,但回頭想想還是挺好玩的,在平淡的鄉下生活裡,這很有勁,甚至還有一群年輕人號稱欽佩他,稱他為「正宗老水手」什麼的,而且正是他這樣的人使得英國能夠稱霸海上。 另一方面,他確實快把我們店住倒了,他住了一週又一週,一個月又一個月,先前交的錢早就用光了,可父親始終沒勇氣去問他再要一點。就算他提一提,船長也會用鼻子哼得跟咆哮一般響,把我可憐的父親瞪出房間。我見過他受到這種挫敗以後絞擰著雙手的樣子,我相信正是他生活中的這種苦惱和擔驚受怕促使他早早地鬱鬱而終。 自從住到我們旅店,船長就沒換過衣服,只跟一個小販買過幾雙襪子。他的三角帽的一邊掉了下來,他就一直讓它那樣下垂著,哪怕颳風的時候它很煩人他也不管。我記得他在樓上房間裡縫補那件衣服的樣子,最後補得除了補丁沒別的了。他從來不寫信,也沒人給他寫信,基本上只在喝醉時跟旁邊人講講話。我們誰也沒看見那口大箱子打開過。 只有一次,他吃癟了。那次,我可憐的父親已經病入膏肓、奄奄一息,晚些時候利夫西醫生來看他,吃了些我母親準備的晚飯後,走到大廳去抽菸斗,等他的馬從村裡牽過來,因為我們旅店那時候沒有馬廄。我跟著他走進去,記得我看到的那種對比:醫生衣冠楚楚,粉撲得雪白,眼睛又黑又亮,儀態令人賞心悅目,而我們這些鄉下人都沒個正式樣的,尤其是我們那位邋遢、陰沉、渾渾噩噩、像個稻草人一樣的海盜,他喝多了坐著,手臂擱在桌上。突然,船長又開始唱他的老調: 十五個人搶死人箱—— 唷呵呵,來瓶蘭姆酒! 別人都喝得見閻王—— 唷呵呵,來瓶蘭姆酒! 一開始我以為「死人箱」就是他樓上房間裡那口大箱子,它也捲入了我獨腳水手的噩夢。不過那時我們已經不太在意他的歌了,那一晚,只有利夫西醫生是第一次聽到,我注意到他對它沒什麼好感,因為他頗生氣地看了船長一眼,然後接著跟園丁老泰勒講治療風濕病的新方法。與此同時,船長愈唱愈起勁,最後拍起了桌子,我們知道那是要我們安靜,大家驟然都不講話了,除了利夫西醫生,他仍然清楚而溫和地說著話,一兩個字之間輕快地抽一口菸斗。船長瞪了他一會兒,又拍了桌子,瞪得更凶了,最後夾著髒話說:「那邊給我閉嘴!」 「你是在跟我說話嗎,先生?」醫生說。那惡棍又罵了一聲,說是的。「我只有一件事想告訴你,」醫生說,「就是如果你再喝下去,世界上就要少一個敗類了。」 老傢夥聽了這話勃然大怒,他跳起來,掏出一把水手用的折疊刀,打開平放在手掌上,威脅說要把醫生釘在牆上。 醫生面不改色,語氣也一如平常,只是稍微提高了一點聲調,好讓船長身後的房裡的人都聽見,他十分鎮定而堅決地對他說: 「如果你不馬上把刀收回去,我以名譽擔保,你下次巡迴審判的時候就會上絞刑。」 兩人便以目光對峙,不過船長很快就認輸了,把武器舉過頭,重回座位,嘟囔著,像條被打敗的狗。 「那現在,」醫生接著說,「既然被我知道了我的轄區內有這樣一號人物,你就得留神我會早晚都盯著你的。我不只是個醫生,我還是本地的治安官,如果我聽到半句對你的控訴,哪怕只是像今晚這樣的無禮行為,我就會真的把你抓起來趕出去。好自為之。」 過了一會兒,利夫西醫生的馬到了門口,他就騎馬離開了。那天晚上船長很老實,後來的好幾個晚上,他都沒有吵鬧。

延伸內容

請起錨前往你的金銀島 航海、大船、島嶼、海盜、地圖、寶藏 ——正像史蒂文生在全書開始前的小詩裡寫的一樣。 一幅藏寶地圖 當我還完全是個小孩的時候,從家裡書架上找到一本跟我同齡的《金銀島》,也有如發現了一件寶藏。那幅色彩繽紛、扣人心弦的冒險畫卷在我眼前展開。 更令我著迷的,是書裡的一幅藏寶地圖。那張圖上,星辰般的方向標誌、星芒般放射的方位線,每一條都把我的心思牽引到遠方,海島上的每座山、一棵棵樹,都令我神往。 誘人的並非寶藏,而是對廣闊世界的探索。它彷彿在召喚: 年輕的孩子啊,到海上去,去感受風浪,去冒險,海中有美麗的島嶼在等你! 航海是多麼激動人心啊。 沿著曲折的海岸線一路向前——在不同的地方上岸,尋獲新奇事物,和自己不一樣的人,和自己一樣的人,歡樂,還有淡水;或是放手一搏地開往深深茫茫的海上,仰仗技術、經驗和運氣,拓開被掩蔽的海域,或是踏上故交一般的航線。 有的人並不將平靜無波的生活視作幸福,只有冒險才能帶來生趣。 離經叛道的海盜 看得太早,時間流逝,它對我的影響留在心裡,而我對它的記憶變得十分模糊—— 「一個尋寶的故事嘛,」看過的人都記得,「和海盜作鬥爭,有個厲害的海盜。」 重新再看,才發現了從前不曾留意,或其實吸收過,但忘記了的事情。 比如在第二十八章,那個「厲害的海盜」——希爾佛。 故事裡的第一大反派、海盜首領,開始被其他海盜們質疑,他們對他的領導感到不滿,認為他的決策出了問題。在那樣一個劍拔弩張的時刻,那些海盜們一個接一個走出了屋子,照一個海盜的話說就是:「我要行使我的權利,到外面去和大夥商議一下。」 海盜們開了個會,然後回來宣布他們的決議:要希爾佛下臺。希爾佛說,那麼按規矩,你們要提出對我不滿的理由,然後我來進行答覆。於是海盜們提出了四條理由,指出希爾佛的問題。接著希爾佛講了好一番話,有理有據,將質疑逐條駁回。 海盜們被他說服了,繼續擁護希爾佛當權。 看到這段,我心想:真是文明。又想:不愧是英國人。這過程中沒有人「勃然大怒,一掌擊碎對方天靈蓋」(在武俠小說或是《封神演義》那樣的書裡,人們常常這樣處理問題);沒有人說「少廢話」;心生不滿的海盜們沒有仗著己方人多、而對方只是個上了年紀的瘸子來暴力奪權;沒有人擁有可以威懾他人的武功、或法術、或彷彿天生就決定了的地位,希爾佛只有靠證明自己的能力,讓大家看到他為大家做了什麼、能做什麼,來贏得權力,一旦他失職,就要下臺。這是十九世紀的人筆下的十八世紀的海盜,連海盜——最離經叛道、胡作非為的人——都講這套規矩。這種文明比本質上是野蠻和恃強凌弱的江湖快意要重要得多、先進得多,希望它能深入人心,就像它在那群海盜們身上表現出來的那樣。 暴力對誰而言都是很糟糕的;權力不是絕對和永久的;人與人之間是平等的;要有理性。 這些是與勇於探索、打開眼界和心胸同樣重要的事,我希望每個孩子從小就能懂得。 還有誠信。 誠信是文明的一部分,沒有誠信,協商則毫無意義,世界將會變成最野蠻粗暴的樣子。 書裡的好幾個人物都向我們展示了:守信不僅是一種美德,也是人與人相處的基礎。 主人翁少年吉姆,他在明明可以逃跑的情況下也沒有逃跑,這不是不知靈活變通的死腦筋,這是正直。比起兵不厭詐、成王敗寇的那一套,我更願意相信和堅持正直,奸猾和無恥不應該被當成是「謀略」和「智慧」,醫生和吉姆使我們看到了如何正直而機智,他們一點也不呆,而是勇敢。如果孩子們能分辨這些就好了。 這本書裡還經常說到「紳士」這個詞。我覺得意思有點接近於「君子」,它意味著「有所不為」。 迷人的反派 少年吉姆的勇氣甚至打動了希爾佛—— 那也是全書中我最喜歡的一段(二十八、二十九章)——我想他是真的被打動了。 他聲稱說心裡話的時候,似乎有很多話是真的,比如他喜歡吉姆——吉姆又聰明又勇敢,他也是個又聰明又大膽的人(雖然是個反派),怎麼會不心生愛惜;他那時叫的那幾聲「孩子」,彷彿真的有著感情在裡頭。 我懷疑他對吉姆的保護是有一點是出於真心,同時不可否認那也完全是為了他自己,他還是那個心狠手辣的海盜首領。 在這一段裡,希爾佛的形象一下子變得非常立體。我看見他處變不驚、扭轉局勢的本事,也看見他怕死的樣子;他心思敏捷;他露出幾個似乎柔軟的瞬間,他在各式各樣的面目間轉換,那些可能都是真的,又因此定然不太真。 他身上發著光,忽閃忽閃,變化不定:耀眼的光,迷人的光,有一點溫熱的光,幽暗的光,鬼火般的光,寒光,凶光,像是四面八方有風在吹。 我被希爾佛吸引住了,並不由得為接下來等待他的命運而擔憂,想想他出場時就只有獨腳了,他經歷了什麼,他是怎麼活過來的,這一次他還能活下去嗎?就像吉姆:「想到他被多少可怕的危險包圍,還有可恥的絞刑在等著他,雖然他是個壞人,我的心卻為他疼痛。」 好了,我覺得我說的已經太多了。 請起錨前往你的金銀島吧,給你我誠摯的祝福。 祝你在日後即使遭遇風浪時,都有一顆不會破損的正直、勇敢的心,還有朋友陪伴著你。 顧湘 2019年7月20日

作者資料

羅伯特.路易士.史蒂文生(Robert Louis Stevenson)

(1850-1894) 英國家喻戶曉的文學家,冒險文學的開創者之一。 出生於蘇格蘭的愛丁堡,祖父和父親都是知名燈塔建築師。史蒂文生自幼體弱,但始終有一顆敢於冒險的心,少年時期,時常在各地旅遊,熱衷於閱讀寫詩。 十七歲時,奉父母之命,進入愛丁堡大學攻讀土木工程,後改學法律,一度從事律師工作,但內心真正熱愛的卻是文學創作。 二十六歲時,對美國人芬妮一見鍾情,在往返歐美長達四年的異地戀後,兩人步入婚姻殿堂。此後,史蒂文生偕同妻子在世界各地旅居,足跡遍布歐洲、美洲和太平洋上的各個島嶼,期間創作了《金銀島》,獲得巨大成功。 四十四歲時,史蒂文生因中風逝世,長眠在可以俯瞰太平洋的薩摩亞島瓦埃亞山之巔,墓碑上刻著他的詩句:「他安臥在自己心嚮往之地,好像水手離開大海回故鄉,又像獵人歸心似箭下山崗。」 經典代表作:《金銀島》《化身博士》。

基本資料

作者:羅伯特.路易士.史蒂文生(Robert Louis Stevenson) 譯者:顧湘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0-09-29 ISBN:9789571383286 城邦書號:A2203051 規格:精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