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悸風之夏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悸風之夏

  • 作者:LaI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0-08-13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1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9元
本書適用活動
狂慶22周年/搶手新書推薦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如果我再努力一點, 是不是就能與你並肩走向幸福? ★POPO原創網超人氣作者LaI,描繪最扣人心弦的青春虐戀。 ★強勢占據各大排行榜,討論度爆表! ★【獨家收錄】全新番外〈看盡繁花落雨〉,從此再也不分離。 妳說「不再愛我」是妳這輩子最艱難的決定, 卻不明白,我的決定始終只有——愛妳。 他是上天眷顧的天才學霸, 而她只是資質駑鈍的小學渣。 為了成為有資格站在韓尚身邊的人, 若以昕逼自己不分晝夜的努力。 但有些事,不是努力就能開花結果, 例如他們的愛情。 分開這些年, 她總是笑著說自己很好, 好像只要保持笑容, 就能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 直到韓尚再次站在她面前, 所有偽裝的堅強,瞬間崩塌。 她再也無法欺騙自己,她真的好想好想他…… 成長系療癒佳作,讀者力讚「讓人一刷再刷,欲罷不能!」 「被虐了好大一把, LaI的細膩筆觸總能讓我揪心。」 「在我脫離了學生時代後,很久沒感受過這麼貼切描述青春期心動的感覺,明明不是離我很近,也不是我真實經歷過,但我就是能深刻感受到這兩口子的情緒,讓我很悸動、不自覺的陷下去。」 「一直以來LaI的文字總是很容易觸動我心中最脆弱渴望的那塊,韓尚和以昕的勇敢與深情,細膩的刻劃超容易Get到我的眼淚!」 「LaI寫救贖的時候,真的像有一束溫暖的光、很有畫面!」 「我不是個愛哭的人,但看這本小說哭了三次,完全憋不住的那種……」

內文試閱

  離開大熊餐廳,若以昕低落的心情有些平復,卻還是隱約覺得哪裡悶。她戴著耳機,踩著夕陽餘暉,低頭看著自己的影子前進。      入冬的寒風吹過她的鬢角。      她的身影染成了一片橘,制服寬大的袖口襯著她的手臂細小,她幾乎要融進淡淡的霞光裡。      鋼琴聲自耳機傳來,淡淡的女聲,正喃喃自語的輕吟著。        書裡總愛寫到喜出望外的傍晚   騎的單車還有他和她的對談   女孩的白色衣裳男孩愛看她穿      剛才吻了你一下你也喜歡對嗎   不然怎麼一直牽我的手不放   慢慢和你走在一起   慢慢我想配合你   慢慢把我給你(註一)      她搖頭晃腦的走著,輕輕哼著旋律。      耳邊的鐘聲緩緩響了,清脆的聲響,一瞬間劃破了寧靜。      她下意識抬起頭,少年白皙深邃的臉龐裹上一層橘子色,抹去他平時的冷漠冰霜,鋪上柔和的光。      他的站姿隨意卻不失態,似是很早就看見她了,應該說更早,他就這麼看著她了。      孤傲慣了的他,對周遭的人事物習慣性忽略,在他的世界意氣用事是不被需要。      可是不知從何時開始,他開始預測若以昕的每個表情,分析她每個舉動。      若以昕總是來得快也走得快,沒有留下什麼,卻在每一次回望,帶走一點什麼。      起初,韓尚極力想撇清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卻在掙扎時,沒有發現自己愈加深陷,直至最後的動彈不得。      他才真的意識到,啊,真的完了。      若以昕驀地停下腳步,眼裡的訝然清晰可見。      慢慢喜歡你  慢慢的親密  慢慢聊自己   慢慢和你走在一起   慢慢我想配合你 慢慢把我給你(註二)      少年潔白的領口飛揚,身上的制服外套折線整齊,肩膀寬挺,袖釦瑩瑩閃爍,清朗乾淨的模樣是若以昕始終掛記的風景。      他是韓尚,是她想要努力不去喜歡的人。      慢慢喜歡你  慢慢的回憶   慢慢的陪你慢慢的老去   因為慢慢是個最好的原因(註三)      若以昕躊躇了一會兒,不敢前進是怕韓尚並不是在等她,但是腳步卻有些不聽使喚,然而在快要靠近他的時候,她忽然想起了吳玫的臉。      她是真的有些陰影了。      若以昕並不想遷怒韓尚,只是看著他,總讓她不自覺想起吳玫嘲諷的口吻,也一再提醒他們之間的差距。      她心一橫,本來朝他走去的腳步硬生生往大門的方向轉去。      一直看著她的韓尚,倏地擰眉,不明白她什麼意思,明明看到他在這裡了……      見她頭也不回的走,韓尚長腿跨了幾步,輕鬆阻擋她的去路。陰影落在她的長睫,他劈頭就問:「普通班的夜自習還沒開始,妳為什麼這麼晚才出來?」      又是普通班,敏感字詞讓若以昕的臉色頓時難看。      從她入學到現在,她對資優班和普通班的存在始終沒有太在意,有沒有跟好朋友同班才是她最關心的。      對於資優班的學生,她向來都是崇拜的心態居多,因為她知道,大家都是憑靠著自己的實力和努力考進去的,外人不該只看到表面的光鮮亮麗。      只是她現在突然發現,他們其實是不一樣的。      很不一樣。      若以昕低頭不想說話,往旁邊跨了一步,直接繞過韓尚。      韓尚的眉擰得更深,再次擋住她的路,「為什麼不回話?」      他是個追根究底的人,即便知道自己對若以昕有特殊的情感,但這並不影響他依然還是個以理性思考的人。      因此,他雖然發現若以昕奇怪的臉色,但他急於了解事情的前因後果,也就沒有顧慮若以昕的心情。      「沒事……」若以昕的聲音很低,也沒看他,一心只想快點回家。      韓尚當然不信,本想拉過她的手臂,頓時有些猶豫,索性整個人站立在她眼前,不讓她走,「那妳抬頭。」      「不要。」她將頭壓得更低了。      「發生什麼事了?」見若以昕要答不答,韓尚心裡難得著急。他從來沒有安撫人的經驗,也就不太會處理,問話的方式也有些強硬。      他厭惡這種摸不著、碰不著,什麼都抓不準的感覺,讓他心裡一點踏實感都沒有。      若以昕沒看出他的慌張,只覺得他的口吻依舊高高在上,讓她不免想,韓尚果然是吳玫的兒子,強硬霸道的態度如出一轍,自我中心且不在乎別人的感受。      若以昕原先壓抑的心情在這一刻徹底爆發,她就是想不明事理的對韓尚發脾氣,想訴說她的委屈。      可是她又是憑著什麼身分?      本來到口的重話,在她抬眼看向韓尚時,突然就沒有勇氣,弱弱的落了一句她覺得應該還算有骨氣的話:「……你走開,好煩啊。」      同時,剛步出中庭的廖凌安就看見小倆口明顯不愉快,她咬了咬脣,本來是隨口提了若以昕和吳玫的事,誰知韓尚臉色就差了,甚至還學會在門口堵人。      廖凌安沒見過他對成績以外的事上心,若是比照讀書的執著來對待喜歡的人,她隱約有不好的預感。      她識時務,不打算蹚渾水,轉身準備從後門溜走時,瞥見吳玫走過中廊的身影,她神經一繃,要是讓她看到韓尚這個時間出現在學校……      廖凌安二話不說朝韓尚跑去。      廖凌安的動作實在太大了,要韓尚不察覺都難,他側眸看了對方一眼,還未開口,廖凌安就拖著他直接跑出校門口。      若以昕讓這場混亂搞昏了頭,呆呆的站在原地,待她回過神,只剩她一個人了。      她自嘲的笑了笑,有些清醒過來了。         星期六,是卲季凱高中生活的最後一場棒球比賽。      梁書葶嘴上雖要他多讀書,但看他熱血沸騰的模樣,也不忍再說他,轉眼就把比賽用品都備齊了。      若以昕都不知道一個一天到晚忘記交教室日誌的人,可以把球員照顧得無微不至。      近日溫度驟降,若以昕怕冷,穿得像顆球,只露出一雙大大的眼和軟紅的臉。她將頭髮往耳後勾去,戴上了黑色鴨舌帽,這是梁書葶特別吩咐的,說是團隊精神。      比賽在第一學府舉辦,這間學校若以昕除了經過,從沒進去過,更別說是妄想考進這裡。想起周圍都是佼佼者,她覺得自己承受不了時刻都在競爭的生活。      假日的捷運非常擁擠,望著窗外,她有段時間沒碰到韓尚了,但仔細算來也不過一個禮拜,卻漫長的讓她覺得韓尚這個人已經消失了。      出了捷運站,她看著校園導覽準備走去棒球場。      冷風刮過她的耳際,枝葉沙沙作響,午後陽光宜人,乾燥清爽的晒在她的臉上,驅走了她一身的寒氣。      放假的大學校區有些冷清,幾個學生騎著腳踏車呼嘯而過。若以昕揹著小後背包,踏著輕快的腳步,忽然覺得自己也成了這所學校的學生似的。      考不上,假裝一下也好。      若以昕愈想愈興奮,林蔭大道兩側的樹似乎回應了她的期待,承載著斑駁的碎光,隨著風的吹拂,光影躍動在她的腳下,給了她滿滿的能量。      她走著跳著,照在她身上的陽光拂開她憂鬱的面容,若以昕噙起笑,整個人沐浴在陽光中。      遠遠的,韓尚就這麼安靜的看著她。      所有的明豔燦爛彷彿都追隨著她,她是那麼無憂無慮的存在,有那麼一瞬間,韓尚覺得自己永遠抓不住她。      這幾日,韓尚不斷在思考,預設各種可能,然而所有理性都趨向否定,但他選擇視而不見。      ——他想跟她在一起。      想自私的將她拉進自己的世界。      這麼做可以嗎?      轉瞬之間,林蔭大道揚起一陣強風,伴隨著零落的哀鳴,捲起了滿地的落花碎葉,猝不及防的拂過若以昕的頰邊,紛亂了她的髮,她下意識的仰頭。      韓尚恍神時,紙張從他的指尖處散開,如同漫天飛舞的白雪,落進兩人的眼底。聽到動靜的若以昕,看著眼前的少年,掩飾不住眼裡的驚訝。      如潭的黑眸,深邃中帶著前所未有的清明,像座平靜的湖水,波光粼粼,柔情四溢。      她捂住胸口,要自己冷靜。      韓尚跨步走來。      若以昕有些不知所措,乾脆蹲下身替他撿起一地的紙張,避開與他的眼神接觸。韓尚也跟著蹲下撿,當若以昕收起最後一張紙,她心裡很愁。      下一步呢?說話嗎?可是他們最近都不太愉快……而事主似乎還是她。      從小到大,導師或同學給她的評語,幾乎都是溫和有禮、善解人意,但自從遇上韓尚,若以昕忽然發覺自己有很多小脾氣。      她不喜歡這樣。      韓尚見她一動也不動,「不給我嗎?」      她聞言,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因緊張而死死抱著他的東西。      她還來不及說話,韓尚略帶笑意的嗓音傳來:「還是妳想跟我一起去?」      若以昕難掩慌亂,愣愣的看著他,接著看了看懷中的紙張,是這所大學的先修申請書,上頭密密麻麻的文字,讓她眼花撩亂。      她搖了搖頭,「我不行……」太難了。      韓尚默了默,絲毫不在意,「那就不去吧,沒什麼的。」      若以昕一頓,他在哄她,就像卲季凱每每對梁書葶的退讓。她的眼底一陣酸澀,忽然覺得韓尚就是在助長她的任性啊。      她快速將手中的紙張塞給他,下意識挪動腳步想後退,卻發現自己動不了。      定睛一看,韓尚拉著她的手,小心翼翼甚至根本沒有施多少力,只是單純的與她肌膚相觸。      若以昕不敢亂動,垂放在褲邊的手已經開始沁汗。      「……韓尚?」      「嗯。」      若以昕小臉燥熱,任由指尖傳來他掌心的熱度,「我要走了……」      「去哪?」他莫名不喜歡這句話,往前靠了一些,高大的身軀站在她面前,替她遮去寒風。      「我朋友今天有一場棒球比賽。」      「知道棒球場怎麼去?」      「我看過地圖了,但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若以昕看了一眼時間,再十分鐘就要比賽了。韓尚見她緊要關頭才知道要著急,忍俊不禁,「我知道,我也一起。」      他牽過她,讓她走在林蔭大道的內側。      韓尚看出她的焦慮,輕聲道:「基本上賽前都有儀式,也會介紹球隊及嘉賓,時間絕對夠我們走過去。」      如同韓尚說的,他們才踏入棒球場,來賓致詞正好結束。      梁書葶見到姍姍來遲的若以昕本來想開罵,但在見到她身旁佇立的修長人影,氣宇非凡,顯然跟他們這些粗俗混玩的學生不成一家的韓尚,所有的話都吞了回去。      她弱弱的站在遠處並朝若以昕招手,要她過來。      別說梁書葶驚愕,若以昕也覺得不自在,但都在這個節骨眼上了,又不能扔下韓尚不管。      於是她抬頭對身旁的人說:「我朋友叫我,我先過去一下。」她想了想又說:「你在這等我。」      語落,韓尚原本面無表情的模樣,在聽到最後一句話,腦中忽然閃過「承諾」兩個字。他彎起嘴角,心情甚好,「好。」      若以昕見他笑得那麼好看,小臉一紅,梁書葶又催了她一聲,她才趕快跑去。      「你們現在是怎樣?韓尚怎麼會在這?」      「他來大學上先修課,我們路上遇到的,他說想跟,就一起了。」      聽聞,梁書葶震驚得睜大眼睛,「妳當韓尚狗啊?呼來喚去,說一起就一起?」      「真的啊,不信妳可以問他。」若以昕很無辜。      梁書葶擺了擺手,心裡也沒那個膽去跟學霸交談,都說談吐會顯露一個人的智商,萬一聽不懂他在說什麼就糗了。「算了,比賽要緊,卲季凱給我們留了位子,視野很好。」      若以昕點了點頭,回頭喊了韓尚。      梁書葶簡直想捂住若以昕的嘴,讓她不准用這種口氣和韓尚說話,格調都被她降低了。      韓尚本人似乎不介意,邁開長腿下了階梯,很快就來到觀眾席。      他身穿一件淺色外套,襯著他手臂修長,肩膀寬挺,裡頭穿了一件橫條毛衣。舉手投足溫文儒雅又帶點疏離感,一看就知道不適合參與這種與他本人氣質完全相左的激烈賽事。      梁書葶見他走向前,都忍不住想替他消毒座椅,讓他小心坐,搞得心理壓力很大。      當場內提示音響起,梁書葶才終於將視線轉向場內的卲季凱,似乎又想起什麼,她連忙從包內拿出一張紋身貼紙遞給若以昕。      貼紙上是柳高的校徽,梁書葶的右頰已經貼上了,她很快的也替若以昕貼好。      「妳還有多的嗎?」      「有啊,怕貼壞,所以和球隊多要了四五張。」梁書葶拿給她,「喂!妳該不會是想……」      同時,一旁安靜沒作聲的韓尚忽然背脊一陣涼,轉頭便見若以昕眉眼笑笑的看著他,眼底全是不懷好意的光芒。      「你要不要也貼一個?」      韓尚繃著臉,意願很低。      「一次就好。」若以昕扯扯他的外套袖口。      她身後的梁書葶都忍不住想把她拽走,韓尚是妳可以鬧著玩的對象嗎?      若以昕有些沮喪。      「……嗯。」下一秒淡淡的嗓音自他喉中發出,彆扭得讓梁書葶也忍不住替他覺得尷尬。      若以昕反倒沒想太多,純粹只是想玩紋身貼紙,還有看韓尚貼起來好不好看。她上身朝他靠去,注意力都集中在小心撕開保護膜這件事上。      當她抬眼才發現韓尚的臉靠著她極近,睫毛低垂,呼吸很淡,如同他的人,若以昕突然就變得畏縮了。      在她身後的梁書葶比他們更緊張,儼然就是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做什麼事都畏首畏尾的,看得她快心癢死了,無聲的用眼神示意若以昕快貼啊!      「你、你想貼哪裡?」      「隨便。」      若以昕吞了吞口水,突然後悔自己的提議,但人都踏進泥窟了,總得走完。於是,她緩了幾口氣,臨時決定將校徽那一面輕壓在韓尚的手。      總覺得貼在臉上的話,會破壞他好看的臉,這樣好可惜啊。      為了讓圖案完美的印在手背上,若以昕將他的手放在座椅把手,另一手輕扣著他的手指,固定好位置。      他的手很大,指甲乾淨,微微攏起的青筋,還有微微傳來的熱度,都讓若以昕覺得心跳飛快。      她沾了一點礦泉水抹在貼紙上,讓它能夠完整黏在韓尚的手背。約莫十五秒,她緩緩的撕下上層的紙,柳高的校徽漂亮的印在他白皙的手背上。      若以昕呼了一口氣。      「好看吧?」她抬眼忍不住想邀功,卻在下一刻觸及到他漆黑如墨的眼。      韓尚從頭到尾根本沒注意紋身貼紙貼得好不好,他甚至不在乎上面是什麼圖案,只是專注的看著她,輕輕的應聲:「嗯。」      聞言,若以昕怔忡,這時一旁的梁書葶忽然歡呼,一邊拍著若以昕的背,「滿壘!滿壘!」徹底打亂了兩個人的思緒。      若以昕鬆開握住他的手,倉皇的看向棒球場,努力想找卲季凱的人影,然而心臟卻咕咚咕咚的跳,彷彿所有熱氣都衝上臉頰,滿腦都是韓尚的嗓音。      好不容易雙方換場後,若以昕終於在投手區看到了卲季凱,黝黑的皮膚,純白的隊服染上了塵土,他的眼神燃燒著鬥志,和平時笑鬧的模樣判若兩人。      若以昕忍不住想笑,梁書葶朝他吼了一句加油,成功吸引了他的目光。      趁著哨音還沒響,卲季凱朝他們豎起拇指。      而轉播員似乎發現這段小插曲,為了炒熱場上的氣氛,他將鏡頭轉向卲季凱的視線方向,不出幾秒,遠方的大螢幕立即出現若以昕和梁書葶的臉,甚至冒著愛心動畫。      果不其然觀眾席炸開來了,發現她們臉上是柳高的校徽,立即響起排山倒海的歡呼,柳高的氣勢高漲,甚至莫名的唱起校歌。      若以昕剛開始還不知如何是好,但在聽到熟悉的校歌,忍不住笑了出來,眼眸晶瑩,彷彿捎著溫暖的風而來。      正當若以昕笑得開心時,隔壁的人抬手壓下她的帽沿,直接遮住了她的臉。      若以昕本能的掙扎,韓尚稍稍瞥了一眼播報人員的方向,淡漠的眼神盡在不言中。攝影師立即轉開鏡頭,尋找對校的漂亮女生。      韓尚坐姿端正,姿態怡然,面色無波的移開手,好不容易重見光明的若以昕,被這麼一悶,雙頰紅潤,眼眸泛著水氣,轉頭就罵隔壁的人。      「你做什麼?」      「帽子上有蟲子。」      「……」      「真的。」他面不改色,「我拍掉了。」      一旁全程目睹韓尚所作所為的梁書葶抽了抽嘴角,學霸真不能惹啊,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若以昕半信半疑的看著韓尚清俊平淡的臉色。      「妳朋友投球了。」韓尚伸過手,輕捏住她的下巴,將她的視線轉往前方。如此親暱的動作自然的像是他們常做,然而卻是韓尚在腦海想了上百次,才得來這麼實質的一次。      所以他上手,是情有可原。      若以昕本來還困惑的眼,在看見卲季凱一口氣三振了兩位打擊手,神情瞬間飛揚。梁書葶早已按捺不住的大呼小叫,激動的抱緊一旁的若以昕。         贏了比賽,教練請球隊吃火鍋,韓尚也先走了。      重量級人物不在後,梁書葶鬆了口氣,韓尚的存在感過於強烈,讓她一句話都不敢吭,就怕被暗自鄙視。      「妳什麼時候跟他走這麼近?」      「這學期吧……偶爾遇到會說話。」      「偶爾?」梁書葶翻白眼,「你們都快滾在一起了,還裝什麼純?」      聽到她誇大且暗示性重的形容,若以昕臉一紅,連忙搖頭否認,「沒、沒有!我們真的什麼都沒做!」      梁書葶覺得好笑,突然想到,「不對,那廖凌安跟他什麼關係?他劈腿?」      提到關鍵人物,若以昕垂下嘴角,「所以我就說我們沒有關係啊……」      「不可能,眼神騙不了人,妳見過韓尚看妳的樣子嗎?」梁書葶嘖了兩聲,「那要不是喜歡,他就是把妳當寵物在寵了。」      若以昕不敢想,梁書葶似乎還想說幾句,就見對面的球員集體起鬨,卲季凱忽然起身,所有球員很有默契的安靜下來,他有些不自在的順了順瀏海,接著朝梁書葶走去。      梁書葶似乎是有預感,一臉不知所措,若以昕第一次見她如此難為情,忍不住笑了。      卲季凱抓了抓頭,黝黑的皮膚抹上一片紅,「那個……書葶。」      「嗯?」梁書葶緊緊抓著若以昕的手。為了好朋友的夢幻告白畫面,若以昕只好忍痛撐下去。      「謝謝妳這陣子一直陪在我身邊,為我加油打氣,給我鼓勵。」卲季凱說得面紅耳赤,模樣有些窘促,「很抱歉我、我一直到現在才說……我其實一直很想告訴妳,但是我很怕我沒有資格……」      他的話斷斷續續的,小學弟們大概也是第一次看到平時意氣風發的前隊長,說起話來結結巴巴,有些愣眼。      梁書葶掐著若以昕的手勁是愈來愈大,她都忍不住想抽回手了。卲季凱手裡攥著一個小盒子,還在支支吾吾。      梁書葶顯然等得不耐煩,最後也跟著站起身,「喜歡我是吧,那就說啊!怕什麼?」      「……」      「你都讓老娘等你這麼久了,告白一次也不敢,還是不是男人啊?」      此話一落,小學弟們爆出熱烈歡呼聲,一邊拍手,嘴裡喊著:「學長!遜掉了!遜掉!喔——」      若以昕讓這胡鬧的場景給笑出淚來,卲季凱困窘的捧著盒子,掀開蓋子的手還有些抖,映入眼簾的是一條星球造型的項鍊,細緻璀璨,彷彿在他掌心緩緩運轉著。      梁書葶扁著嘴,眼眸泛光。      他深吸一口氣,鼓足了勇氣大喊道:「我喜歡妳!妳、妳願不願意跟我交往?」      語落,學弟們齊齊的喊了一聲大嫂,接著歡天喜地的鼓掌。梁書葶的眼淚啪嗒啪嗒的掉,然而她第一個反應不是接下卲季凱的項鍊,而是轉身緊緊抱著若以昕哭得慘。      「嗚嗚嗚……我怕把鼻涕沾到他身上,我不要第一天交往就丟臉!」梁書葶吸了一大口鼻涕的聲音,若以昕嫌噁大叫,場面變得混亂且好笑。      最後若以昕目送他們手拉手先行離開去約會,兩人的笑語聲,在熙來攘往的大街上顯得溫馨,無須顧慮周遭的眼光,只管牽好對方的手。      若以昕獨自搭車離開。下了車,走過巷口的便利商店,想起她和韓尚曾在這裡說話,一起喝著巧克力牛奶,心裡就暖呼呼的。      同時,餘光瞥見便利商店前站著一對人影。      室內的光暈染兩人靠在一起的身影,女生短髮高䠷,眸光溫柔的看著眼前佇立的高大人影。      若以昕還來不及看清對方,女生便踮起腳尖,吻了她眼前的人。她沒有心理準備,被這突如其來的畫面驚得抽了一口氣。      她站的方向正好與女生四目交接,若以昕幾乎是落荒而逃。      隔日,梁書葶進教室就看見若以昕和廖凌安走了出去,她皺眉,該不會要上演正宮鬥小三的戲碼吧?      梁書葶驚慌,她個人當然是不齒小三,但這次小三是她最好的朋友啊!      若以昕知道廖凌安找她的用意。      廖凌安抓著短髮,若以昕第一次見她這般無措。「嗯……我還在追他,所以妳別跟其他人說。」      「可是我看見你們親……」      「我強吻他的。」廖凌安沒有絲毫害臊,反倒若以昕無比震驚,臉都紅了。廖凌安忍不住伸手掐了幾下她的臉頰,「想到我這麼做,讓某人羨慕又嫉妒,就覺得舒暢。」她意有所指。      若以昕眨了眨眼,有些慢的說出結論:「妳跟韓尚不是男女朋友?」      「我看起來有自虐傾向嗎?」她嫌棄道,「千萬不要害我!也不要有這種想法,都說心想事成,妳這樣會害到我。」      若以昕反應不過來。      「上次約了半天的會,他沒跟妳說什麼嗎?」      想起棒球場那天,若以昕下意識的反駁,「沒有,我們也不是在約會!」      廖凌安被她緊張兮兮的模樣逗笑,「先修課那天他蹺了一下午的課,還是一位名教授。為了掩護他,那天我都不知道說了多少謊,我以後下地獄一定拖著他,妳別攔我。」      若以昕愣住。      廖凌安這才發覺她是真的什麼都不知情,「韓尚真行,壞的都我扛,好的都給妳。」她咂嘴一聲。      「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聽到若以昕的疑問,廖凌安笑道:「妳覺得是為什麼?」      「……」      廖凌安順手搭了她的肩,「他這人啊,天生感情細胞有缺陷,做什麼事都要講理,偏偏旁人就是講不贏他。前期大概有點痛苦,但久了會習慣的。」         韓尚沒有女朋友。   韓尚喜歡她。         若以昕的腦袋緩緩跑出這兩句話,緊接著臉頰不斷漲紅,幾乎是快噴出蒸氣,全身飄飄然,連腿都有點軟了。      廖凌安被她可愛的一系列反應給逗笑,再次掐掐她的臉,「韓尚日子太無趣了,配妳剛好。」

作者資料

LaI

相信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任性隨和、偶爾強迫症,大懶人主義,喜歡野原一家。 FB:https://www.facebook.com/slowlyyylai/ IG:slowlyyylai POPO:https://www.popo.tw/users/CrayonLaI 相關著作:《討厭喜歡你(上)》《討厭喜歡你(下)》《淺青色時光》

基本資料

作者:LaI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20-08-13 ISBN:9789869923019 城邦書號:3PP04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