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九州縹緲錄(五)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九州縹緲錄(五)

  • 作者:江南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9-11-08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2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13元
本書適用活動
12月會員日:新書最熱賣,買就送$50
  • 2019xmas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周暢銷新品

內容簡介

鐵甲依然在! 「如果只讀一部中國奇幻作品,那就是江南的《九州縹緲錄》!」——星雲獎、雨果獎得主,《三體》、《流浪地球》作者劉慈欣 所有英雄,都曾是凡人,而身為凡人的,未必不能成為英雄。 熱血、澎湃、霸氣,2019最值得注目,非看不可的原創IP鉅作! 「因為有想要保護的人,所以我,必須更強大。」 ▶ 東方版《魔戒》+《冰與火之歌》,2019全新修訂版,百萬人傳唱的經典,鐵甲依然在! ▶ 《豆瓣》書友大力推薦,TOP250,高分9.1! ▶ 中國作家榜榜首江南開創東方奇幻宇宙之作!特別收錄九州地圖! ▶ 2019強勢科幻片《流浪地球》、歐巴馬直接催更小說《三體》原著作者劉慈欣大讚:「如果只讀一部中國奇幻作品,那就是江南的《九州縹緲錄》!」 ▶ 橫跨十年的不朽傳奇,鐵甲依然在! ▶不遠萬里取材,誠意實景拍攝!同名電視劇由當紅小生及演技女星劉昊然╳宋祖兒╳陳若軒英氣主演!九州炫風永不停息! ──▶九州介紹◀── ▶ 這片土地被叫做九州,傳說有個神帝統一過整個世界,將它劃分成九個州並取了名字,可是誰也不知道那個神帝是誰。 ▶ 北陸有三個州,殤州、瀚州和青州。有人說北陸是古代一條巨龍,牠活了很多年,終於死了,沉積在海床上,泥沙堆在牠的骨頭上,就變成了北陸。殤州是牠的頭,從頭裡生出了夸父族,又高又大,凶猛得像是野獸;青州是牠的尾,生出了羽族,又輕又柔軟,可以飛上天空;而瀚州的草原是龍的胸膛,從心裡生出了蠻族,最勇敢。 ▶ 草原上有七個大部落……如今沒有七個了,真顏部被滅族了……剩下青陽,還有陽河、朔北、瀾馬、沙池、九煵,一共六個。 ▶ 九個州的疆域大小相差不多,貧富卻差得大。瀚州一年的出產,若是折成東陸金銖,大概是三千萬。可是東陸四州,光是中州一年的出產就不下八千萬金銖。而據說宛州一州的出產,就比東陸其他三州加起來還多。華族人占據最肥沃的四州,而蠻族六部只有一個貧瘠寒冷的瀚州。 ▶ 東陸四州,中州、宛州、瀾州、越州。胤朝開國的大皇帝白胤建國時候,就把土地分封給了大將和親隨,當時是十二諸侯國的制度,六公國、六侯國,大皇帝只統治天啟城周圍的一片王域,面積還不及大的諸侯國。 ▶ 後來的七百年裡,諸侯們爭鬥,有的兩國合併,也有的一國分裂。到了現在一共十六國,其中又有五家大諸侯,分別是中州北面的淳國、瀾州北面的晉北國,還有號稱「天南三國」的宛州下唐國、越州離國、宛州和越州之間的楚衛國。 ──▶軍王舞陽侯.白毅◀── 他容貌清秀,精通音律,喜著白衣,愛蒔花弄草,日常深居簡出,個性淡定儒雅,卻是赫赫有名的「龍將」,名震東陸的御殿月將軍,天下名將之首! 他的戰陣出神入化,計畫周詳,領兵多年未曾一敗;而他本人武藝卓絕,追翼弓配七支長薪箭,例無虛發。 他身為皇室中人享高官厚祿,卻執刀前線保家衛國,只因悲憫天下蒼生,願以一己之力阻擋動盪,令百姓再享一天平安。 如今眾人孤立無援,長薪箭也毀損了六支,他困守殤陽關,率六國勤王聯軍對抗被辰月教祕術喚起的大量喪屍。當他的箭全部失去,也就是他戰死之時。 敵軍首領離公嬴無翳說,萬軍之中,他只看見了他一個人。他是腐朽王朝最後的堡壘,這場仗,只為了殺他一人。 他是楚衛國的舞陽侯,有「軍王」之號的東陸第一名將白毅!無論是誰,膽敢來犯,都要先想好自己能否活著回去。 他的不敗之威,絕非浪得虛名。

內文試閱

  九州縹緲錄(五)試閱      殤陽關,下唐軍輜重營。      姬野瞪大眼睛看著屋頂,房間裡沒有點燈,只有外面士兵燒飯的火光照進來,一閃一閃。這間兵舍一般軍士不能輕易進入,呂歸塵在息衍身邊聽命,總要夜很深才能回來,葉瑾則是個俘虜,不能動用火燭,也不能靠近武器,所以他們常常要黑著燈等呂歸塵夜歸。      姬野側著耳朵聽了聽,聽不見外面葉瑾的聲音。每天葉瑾都是在門廳裡擦拭灰塵、洗洗補補,這聲音讓姬野煩躁不安,此時忽地沒有了,就覺得分外的安靜。姬野自己也說不清為什麼不喜歡葉瑾,只是看著這個女人,不由自主地有種心驚,一種極不舒服的感覺從胸口裡往上湧,就想避開她那雙漆黑的眼睛。他很少那麼想避開什麼人。      姬野第一次發現自己也討厭純黑的眼睛,心裡總算明白了姬謙正為什麼不喜歡自己盯著他看。純黑的眼睛,看起來像兩眼漆黑的井。      屋子裡靜得讓人發慌。      姬野的半邊肩膀還被石膏封著,只能靠一隻手努力撐起身子靠近窗口,這樣便能看見外面的軍士忙著傳火做飯。勞碌一天的軍士們因為即將可以吃飽而精神振作,其他的都暫且拋在了腦後,一派熱鬧的景象。這樣姬野便覺得好些,起碼不是孤零零一個人躺在黑屋子裡。      門咿呀一聲開了,幽幽的一股冷風吹進來。姬野吃了一驚,按住枕邊的青鯊,勉強回頭。      黑暗裡一抹白色的身影靜靜地站在門口,個子不高,低著頭。      「小舟公主?」姬野認出了她。      他這些天還沒有跟這個小公主說上一句話,小公主一直待在她和葉瑾所居的那間屋子裡,被葉瑾服侍著,一步也不出門來。姬野只是在息衍派人送來食盒的時候,從門縫裡看了小公主一眼,覺得她靜靜的像個玉石娃娃。      小舟怯怯地看了他一眼,往後小退了一步。兩個人都沒再說話,姬野就著窗戶透進來的燈光,和縮在門邊僅僅露出半張小臉的女孩對視。      「妳叫什麼名字?」姬野問。      「白……白舟月。」      「妳果然姓白!」姬野脫口而出。他想果不其然息衍的猜測是對的,這個小公主根本就是先帝和楚衛女主私生的女兒,連姓都是皇室的白姓。      小公主點了點頭。「我跟媽媽姓……」      姬野愣了一下,明白自己猜岔了,這個小公主是楚衛女主的女兒,母親身分遠高於父親,所以隨母親姓也可以理解,並不能坐實她便是先帝的女兒。      「妳不在屋子裡待著,四處亂跑?」姬野滿是訓斥孩子的口氣。      「屋子裡黑……葉瑾出去了……沒有人。」小舟輕聲說。      姬野心想原來那個女人出去了,難怪兵舍裡靜成這樣,而這個小公主分明是怕黑。      羽然其實也怕黑,姬野知道。羽然在身邊有人的時候便不怕,所以深更半夜的敢和姬野他們一起去城外荒廢已久的北辰神廟探祕。可是一旦她在黑暗裡離開了他們兩個,不再觸手便能抓到人,她就會像隻受驚的小兔子似的,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腳步輕輕地往有光的地方摸索。      「妳過來吧。」他朝小舟招招手。      小舟怯生生地小步挪到他床邊,一手背在後面。她穿著一件月白色的宮裙,廣袖闊帶,白色的錦地上織繡著淡青色的火焰薔薇花紋,頭髮細細的梳成宮髻的樣子,首飾大概都在戰亂裡失落了,只在髮髻中央綴了一枚紅瑪瑙的薔薇花,鮮紅欲滴。她身量遠沒有長足,這身衣服貴氣典雅,穿在她身上卻有點臃腫,像是把女孩包在一大團錦繡裡,袖子大得把手都遮了,只露出纖纖細細的指尖來。      姬野想起來了,小公主這副模樣就像是晉北產的絹人娃娃,他在南淮的市集上見過晉北的行商販賣。      姬野又把目光移到窗外,百無聊賴地看著那些軍士來來去去,小公主在他身後一言不發。他覺得被看得有點不舒服,又回過頭來,看見小公主一雙很大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他。姬野被看得不耐煩,使勁一瞪眼,直視她的瞳仁中央。      兩人目光相對,姬野卻愣了一下。他本來是想嚇唬一下這個小公主,幾乎所有和他對視的人都會驚悚地避開,昔日和羽然、呂歸塵他們出去玩的時候,一個街頭占卜的先生看著他的眼睛,驚慌地離席說裡面彷彿藏著鬼神。可是小舟沒有避開,小舟呆呆地看著他瞪眼睛,似乎滿不理解這個年輕軍官在做什麼。      姬野一下子竟然感到極大的挫敗,他想這是第二個初次對上他目光就全不畏懼的女孩了,第一個毫無疑問是羽然。他又想這該是第三個才對,第二個是那個小老虎一樣的離國公主,在他一槍就可以殺了她的時候,她依然可以凶狠地瞪大眼睛和他對視,似乎成心拚個高下。      「妳不怕我?」姬野說,他忽然覺得自己這問題問得很傻。      小舟搖搖頭。「不怕,老師從小就教我說話時候要看著人的眼睛。他說別害怕也別害羞,其實你害怕的時候,別人也害怕。『眼為神魂之門戶』,看進每個人眼睛裡都能看出他的害怕來。你要是先避開,你就輸了。」      「那妳看出我害怕什麼了?」姬野心裡一緊,冷冷地問。      小舟搖搖頭。「老師就是這麼說,我就跟著做,可我什麼也看不出來,我就是學會了看人的眼睛不害怕。」      姬野本來想這個娃娃般的小丫頭居然也要跟自己犯倔,心裡像是有隻警覺的刺蝟奓了起來,可是他的攻勢到了這個小公主那裡像是箭射湖水一樣悄無聲息地沒入,連滴水花也濺不起來。他一股氣洩了,心想妳老娘給妳找了什麼老師,如此的不可靠,教女孩家卻不多教點詩詞插花,教她跟人對眼?可他又覺得自己很是無聊,居然無聊到嚇唬小姑娘。      他伸手撓了撓後腦,無奈地在小舟腦袋上摸了摸,算是和這個小姑娘休戰了。      「你跟不跟我玩?」小舟也看出她和這個年輕軍官之間有所轉機。      「玩?」姬野覺得自己有麻煩了。      小舟把手從背後拿出來,她手裡提著一個精美的織錦囊。她把織錦囊裡的東西小心翼翼地倒在姬野的床鋪上,姬野看她那麼謹慎的樣子,只好支撐著身體往旁邊閃了閃,怕碰壞了小公主的什麼寶貝。      出乎意料,小舟倒出來的是六、七個簡陋的泥偶,捏製的人手法很不熟練,上的顏色也土裡土氣,和南淮街頭最便宜的泥偶相比都難看了許多。      「好醜的玩具。」姬野脫口而出。      「老師給我講歷史用的。」小舟嘟著嘴。      姬野心想妳的老師看來真是個不能要的人,大概為了混一個宮裡的差事就想方設法地逗妳玩,卻捨不得下血本,拿出來的都是這麼下三濫的便宜貨。      小舟拿出一個藍衣的泥偶,它身穿甲胄,腰間配著小劍,是個武士的模樣。      「這是薔薇皇帝。」      「這?」姬野癟嘴苦笑。他最喜歡聽南淮城裡的說書人說薔薇皇帝征戰的故事,烈旗飛揚長戈爍日,那是絕代的英雄,哪裡是這個笨笨的小泥偶模樣?      「這個是薔薇公主。」小舟又拿出一個紅衣的泥偶來,用晶瑩剔透的小手指在它頭頂愛惜地摸了摸。      姬野這才明白小舟的老師跟她講的是薔薇朝的歷史,忽地有了幾分興趣。      其實薔薇皇帝當政的時期,史官稱作「薔薇朝」。薔薇朝的歷史卻很奇怪,有不下二、三十個版本,每個版本裡面記載的人物和事件都不相符,加上市井流傳的演義,更加的混亂。這是因為白胤出身下層,跟隨他征戰的人又非常的多雜,多半不是世家大族。白胤不分上下,統稱為「兄弟」,直到他登基後的好些年,政務還是由他不同的「兄弟」去履行,史官集團根本分不清這些剛剛洗腳上田的農民哪個是哪個,這個「兄弟」和那個「兄弟」之間有什麼區別,加上白胤的「兄弟」們稱號多雜,往往一個人的真名、假名、稱號混在一起,全然分不清楚。      白胤自己也對這些史官集團很不看重,他平生一是不喜歡史官,二是不喜歡言官,覺得這些人多半都是跟他作對的。言官喜歡說他什麼做得不好,史官還要把這些一筆一筆寫在書上。所以白胤縮減了史官的開支,稱他們為「墨蟲」。      史官集團飽受打擊,有的憤而辭官,有的終日消沉,最後也不知怎的,史官集團的首領、也是言官集團的首領,天啟七御史之首的文勝家覺得不堪忍受,據說是悲憤下一把火將宮裡積存下來的數萬卷史冊資料焚燒乾淨,自己也從天啟城城牆上墜下而死。那一夜宮裡大火燎天,宮牆外的貴族文士遙望火焰捶胸痛恨,淚如雨下。他們恨的是寶貴的卷宗就此人間絕跡,字裡行間的前朝遺跡再也無法追索,倒不在乎文勝家的命。跟史官之書比起來,一人之命確實也算不得什麼。      白胤則不覺得怎麼樣,早晨命令御史們組織人搶救了一些史冊,根據殘頁重新抄寫刻印,湊出了一部很不可靠的《大胤本朝紀事》。名為「紀事」,就是根本沒正正經經當作皇家史書來看,內容也是亂七八糟缺行少字,還美其名曰「不能妄改前代史官遺墨」,燒掉的部分不復補足。      白胤的喜好一直影響了數代皇帝,他的繼任者均好弓馬器樂而不好文史,可以說大胤前幾代的皇帝都是粗人,直到三代後的胤明帝性格柔懿,雅好讀書,才發覺本朝居然沒有官史,是大大地丟了皇家的人,於是重金招募文士史家,重新撰寫《大胤皇家鏡明史》作為官史。可是此時距離薔薇朝已經數十年過去,舊事散佚無以求證,最終白胤是如何一統天下的,都是個說不清道不明的歷史疑案。      不過這些姬野統統不知道,姬野就知道有個叫作白胤的皇帝帶領一群男兒一統天下,他喜歡說書人嘴裡一怒拔劍、縱馬千里的感覺,想著那幫血管裡如同流淌火焰的男人。      「這是文純公子。」小舟拿出了第三個人偶,漆著白衣。      「文純是誰?」姬野愣了一下,說書的先生並沒有提到過薔薇朝有這麼一個人。      「是薔薇皇帝的好朋友啊。」小舟把藍衣的人和白衣的人放在一起。「他們是最好的朋友。」      「那就是兄弟了。」姬野點了點頭。      小舟又把紅衣的人偶和藍衣的人偶放在一起。「他們也是最好的朋友。」      姬野本來想隨口說那他們也是兄弟了,可是想到紅衣的那是薔薇公主,自然沒什麼兄弟可言,於是老老實實地閉了嘴。他跟羽然玩得久了,知道女孩子認認真真說話的時候自己最好少開口,只要點頭,反正他開口就是些市井糙漢的說辭,女孩子聽了也不開心。      「他們是很好的朋友。」小舟一手拿著薔薇皇帝,一手拿著薔薇公主。「他們住在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那是鄉下,到處都是水田,那時候他們還很小。薔薇公主很喜歡薔薇皇帝,但是薔薇皇帝小時候很窮,沒有父母也沒有田地,他跟著游商的舅舅,從這裡到那裡流浪。      「他們住在鄉下,變成了好朋友,可是很快薔薇皇帝就又走了。」小舟又說,一邊說著、一邊擺弄人偶,讓它們像兩個孩子那樣拉著手搖搖擺擺地走來走去。      姬野心想哪有這種故事?剛認識,什麼事都沒發生,就又走了。可他忍住了,沒說話。      「後來他長大了,當了兵,有名了,可是吃了很多苦。他想著小時候認識的薔薇公主,他覺得自己長大了,就跑回小時候的地方去找她。可是他找不到了。」小舟輕輕地說。「他跑到那裡,發現那裡只剩下一片燒焦的農田。」      「那薔薇公主呢?」姬野問。      「她其實就住在薔薇皇帝當兵的那個城裡啊。」小舟拿紅衣的人偶搖了搖。「可是她變得很有名,她被賣到了青樓裡。薔薇皇帝也聽過她的名字,可是不知道她就是自己小時候的朋友。」      小舟拿出白衣的人偶來。「文純公子很愛薔薇公主……」      「等等!」姬野打斷了她。「他們不是兄弟嗎?還能搶兄弟的女人?」      「可是他很愛她啊。」小舟把紅衣的人偶和白衣的人偶放在一起。「她也很愛他。」      她又把藍衣的泥偶和紅衣的泥偶放在一起。「可是他也很愛她,她也很愛他。」      姬野覺得腦袋裡有群蒼蠅嗡嗡地叫。      「那時候文純公子還不認識薔薇皇帝,文純公子想帶著薔薇公主一起離開城市回鄉下。可是薔薇公主不願意,薔薇公主覺得自己變成了一個不好的女人,再也不能回鄉下了。她回了鄉下,見到小時候喜歡的那個男孩,就會很難過。」小舟說。      「不好的女人?」姬野愣了一下。      「可是文純公子還是對薔薇公主很好,誰都知道文純公子喜歡薔薇公主,他是那個城裡最有名的人。文純公子那時候認識了薔薇皇帝,他們兩個都是有志向的人,覺得要建立新的國家,百姓才能安居樂業。他們就變成了最好的朋友。」小舟把白衣的和藍衣的人偶湊在一起。「他愛他,他也愛他。」      姬野一擺手。「慢著!不要老是愛來愛去的,兩個男人,愛什麼愛?」      「愛就是很喜歡啊,不想離開啊,看到他就會安心啊。」小舟眨眨眼睛,不知所措地看著姬野。      姬野又是一愣,良久點了點頭。「妳往下說。」      「文純公子覺得薔薇皇帝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應該帶他見見自己最喜歡的女孩,就帶薔薇皇帝去見薔薇公主……」      「那完蛋了!」姬野大聲說。      「他們三個人就見面了。」小舟把三個人偶放在一起。      「那後來呢?」姬野問。      「後來薔薇公主對薔薇皇帝說,你是一個生來就要奪取天下的人,不能娶一個不好的女人,我們小時候已經相遇了,就記著那時候的好日子吧。我不能把自己交給你,就幫你得到天下。她就返回去勸說文純公子幫助薔薇皇帝,她說薔薇皇帝登基的時候,她會跟著文純公子回到鄉下。」      姬野心想好離譜的故事,兩男一女扯在一起,跟天下大事又有什麼關係?而且他常聽說書先生講的那些《四州縱橫薔薇帝應神感》、《長戰錄七十二勇士斬白河》跟這段歷史似乎全沒了關係,天下就變成了三個愛來愛去的男女戲臺。      「可一個女人怎麼能幫他取得天下?」他還是忍不住問。      「因為有文純公子啊,而且她是最有名的女人,連皇帝都傾慕她,她知道很多很多很祕密的事。」      「那個文純公子真的戴著烏龜帽兒就答應了?那麼薔薇皇帝不是也戴了烏龜帽兒?」      小舟大概是不懂南淮人所謂烏龜帽兒的意思,愣了一下說:「文純公子答應了,但是文純公子說我不會和妳去鄉下了,我終生不再見妳。後來文純公子果然不再見薔薇公主,也不再見薔薇皇帝。他每次有什麼計謀,都寫在紙條上讓人送給薔薇皇帝,他們就在一個軍營裡,可是終生不再相見。」      「為了一個女人搞成這樣,真不是英雄!」姬野說。      「可是怎麼辦呢?他們幾個沒有想出辦法來啊。」小舟說。      「再後來呢?」      「再後來文純公子就幫薔薇皇帝出了很多主意,他是世上最聰明的人,每個主意都很好,薔薇皇帝的勢力越來越大。薔薇皇帝很想娶薔薇公主,可是薔薇公主不答應,薔薇皇帝覺得是文純公子的緣故,心裡很恨文純公子。文純公子出征時就住在他旁邊的帳篷裡,總是想著薔薇公主,他想天下大事就要定了,可是他忽然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心裡很難過。」小舟把藍衣人偶和白衣人偶放在一起,把小小的手掌隔在他們中間,表示他們永不相見。      「文純公子想得太多,患了夢遊的病。有一天晚上他夢遊著要去找薔薇公主,他夢見自己在戰場上去救她。他提著劍進了薔薇皇帝的軍帳裡,薔薇皇帝醒來看見提著劍的文純公子站在自己床邊,就拔劍殺了他。」小舟把白衣的人偶放倒。      姬野默然。      「文純公子從夢裡醒來,見到了薔薇公主最後一面。大家都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了,文純公子說又能看見她自己很開心,就死了。薔薇公主卻很傷心。薔薇公主說自己答應了要幫薔薇皇帝取得天下,現在陽關就在面前了,突破陽關就能打進帝都。薔薇皇帝說那是不是他當了皇帝,薔薇公主就會留在他身邊?他是皇帝了,天下人誰敢說薔薇公主不好的,他可以把他們都關起來。薔薇公主說是,可她心裡不是這麼想的。」小舟把紅衣的人偶轉過去,背對著藍衣的人偶。「薔薇公主想的是當她幫著薔薇皇帝當上了皇帝,她就會帶著文純公子的骨灰回鄉下。」      姬野忽地想起出征之前羽然問他的問題來。是了,大概就是這樣吧?所以那個皇帝死了十萬人要攻克這個城關,因為他離自己的幸福只差一步了。姬野想著七百年前在這個城關外,矢石如雨,穿空而過,咆哮和哀號混響,男人們踏著血衝上城樓。      「再後來呢?」他問。      「後來她就死啦,沒能看見薔薇皇帝登上皇位。」小公主把紅衣的人偶也放倒。      「再後來,他也死了,雖然登上了皇位,可是沒有娶到薔薇公主。」小公主最後把藍衣的人偶也放倒,輕聲說。      「所以老師說──」小公主忽地朗聲說:「這個故事說明,人和人之間本沒有什麼恩怨,只是大家都會因為自己的緣故傷害到別人,就變成了敵人。如果懷著不信任的心,最好的朋友也會反目,如果薔薇皇帝不懷疑文純公子,文純公子不忌憚薔薇皇帝,他們三個本來是最好的朋友。所以每次恨什麼人的時候,要想到別人或許心裡也很難過,有迫不得已的理由,這樣便不會放縱自己的愛恨了。」      姬野心想妳老師真是一個言語無趣面目可憎的白濫人。可他不說話,他沉默地看著床上,三個人偶都躺著,曾經他們是最好的朋友,此時這片小小的戲臺永遠寂靜下去。他心中微微一動,忽然想說原來就是這樣,最後所有人都死了。

作者資料

江南

作家。北京大學化學系畢業,留學於美國華盛頓大學。代表作有《九州縹緲錄》、《龍族》、《上海堡壘》等。其中《龍族》總銷量超過兩千一百萬冊,《九州縹緲錄》銷量超過百萬冊。曾兩度登頂「中國作家榜」榜首,並獲得最具幻想小說家獎、最具商業價值作品獎。 ▍九州系列: 九州縹緲錄 九州飄零書:商博良 九州捭闔錄

基本資料

作者:江南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9-11-08 ISBN:9789571087016 城邦書號:SPB7F00021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4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