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九州縹緲錄(二)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九州縹緲錄(二)

  • 作者:江南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9-09-20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2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13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新書最強檔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城邦新書推薦:近期最熱賣3本75折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周暢銷新品

內容簡介

鐵甲依然在! 「如果只讀一部中國奇幻作品,那就是江南的《九州縹緲錄》!」——星雲獎、雨果獎得主,《三體》、《流浪地球》作者劉慈欣 所有英雄,都曾是凡人,而身為凡人的,未必不能成為英雄。 熱血、澎湃、霸氣,2019最值得注目,非看不可的原創IP鉅作! 「因為有想要保護的人,所以我,必須更強大。」 ▶ 東方版《魔戒》+《冰與火之歌》,2019全新修訂版,百萬人傳唱的經典,鐵甲依然在! ▶ 《豆瓣》書友大力推薦,TOP250,高分9.1! ▶ 中國作家榜榜首江南開創東方奇幻宇宙之作!特別收錄九州地圖! ▶ 2019強勢科幻片《流浪地球》、歐巴馬直接催更小說《三體》原著作者劉慈欣大讚:「如果只讀一部中國奇幻作品,那就是江南的《九州縹緲錄》!」 ▶ 橫跨十年的不朽傳奇,鐵甲依然在! ▶不遠萬里取材,誠意實景拍攝!同名電視劇由當紅小生及演技女星劉昊然╳宋祖兒╳陳若軒英氣主演!九州炫風永不停息! ——▶ 九州介紹 ◀—— ▶ 這片土地被叫做九州,傳說有個神帝統一過整個世界,將它劃分成九個州並取了名字,可是誰也不知道那個神帝是誰。 ▶ 北陸有三個州,殤州、瀚州和青州。有人說北陸是古代一條巨龍,牠活了很多年,終於死了,沉積在海床上,泥沙堆在牠的骨頭上,就變成了北陸。殤州是牠的頭,從頭裡生出了夸父族,又高又大,凶猛得像是野獸;青州是牠的尾,生出了羽族,又輕又柔軟,可以飛上天空;而瀚州的草原是龍的胸膛,從心裡生出了蠻族,最勇敢。 ▶ 草原上有七個大部落……如今沒有七個了,真顏部被滅族了……剩下青陽,還有陽河、朔北、瀾馬、沙池、九煵,一共六個。 ▶ 九個州的疆域大小相差不多,貧富卻差得大。瀚州一年的出產,若是折成東陸金銖,大概是三千萬。可是東陸四州,光是中州一年的出產就不下八千萬金銖。而據說宛州一州的出產,就比東陸其他三州加起來還多。華族人占據最肥沃的四州,而蠻族六部只有一個貧瘠寒冷的瀚州。 ▶ 東陸四州,中州、宛州、瀾州、越州。胤朝開國的大皇帝白胤建國時候,就把土地分封給了大將和親隨,當時是十二諸侯國的制度,六公國、六侯國,大皇帝只統治天啟城周圍的一片王域,面積還不及大的諸侯國。 ▶ 後來的七百年裡,諸侯們爭鬥,有的兩國合併,也有的一國分裂。到了現在一共十六國,其中又有五家大諸侯,分別是中州北面的淳國、瀾州北面的晉北國,還有號稱「天南三國」的宛州下唐國、越州離國、宛州和越州之間的楚衛國。 ——▶ 燮羽烈王‧姬野 ◀—— 他是妾生的,父親另有正妻嫡子,從小他就眼睛黑沉,被說個性孤僻,活得低人一等宛如奴僕,為弟弟做牛做馬,卻換不來半點疼愛。 他曉得若是失敗,沒有人同情在乎;他明白如果想要,只能自己去搶!而他已經吃了苦中苦,何時才能成為人上人? 他渴求抓住一個公平的機會,他一定會出頭!為此他拚命練武,只有走得夠高,才能不再被人恥笑。 在兩國演武大會上,他竭盡全力表現,因此認識北陸王子呂歸塵,他們跨越階級,成為一生的兄弟,這是少年英豪們的初相遇;他還喜歡上一個靈動的女孩羽然,第一次品嘗到名為心動的酸甜。 他從戰爭中見識真正的王者,始知世界之大,可以容下夢想!而執掌天下的人,都是他的敵人! 他是出身微末的姬野,將用家族傳承的極烈之槍猛虎嘯牙,掃平一切橫在眼前的障礙。 他將結束這個亂世,一統山河。

內文試閱

  「第五場,下唐國,姬野勝!」      鑼聲一再地響,下唐的捷報頻頻傳來。金帳國的座席上,蠻族武士們抿緊了嘴脣,九王也變得面色冷峻;而下唐的座席上,君臣也沒有談笑風生,一場場下來贏得實在太過順利。演武本來也沒有敵意,最後無論勝負,都無傷大雅,可是如今已經連下三場,都是幾槍就崩掉了對手的武器。金帳國王爺的神色,公卿們也是看在眼裡的,本來演武完畢就在城外的青玄古城賓主暢飲,可是這麼贏下去……      哈勒扎垂著頭被帶到了九王的座席邊,他不敢看九王,小心地瞥了呂歸塵一眼。      九王壓低了聲音:「這是怎麼回事?哈勒扎,你父親是我們北都城有名的雙槍手,這次讓你跟著世子來東陸,連幾個大汗王都推薦了你,可是你難道連東陸人的一槍都接不住嗎?」      哈勒扎搖了搖頭。「九王爺,我……他力氣太大……」      「九王爺。」一個伴當湊過來。「也怪不得哈勒扎,我們再上的人,也一樣幾下子就被奪了武器。這演武,是不是下唐國特地安排的?」      「愚蠢!」九王低喝了一聲。「再怎麼安排他也就是個十幾歲的孩子,同樣年紀,我們青陽的武士殺不過人家,難道特地安排的我們就不丟臉了嗎?」      場上再次傳來了驚呼,九王猛地一推哈勒扎放眼看去,眼睜睜地看著鋒利的刺劍從天而降,刺進土裡。演武場裡的蠻族少年躺在地上喘著粗氣,穿著黑色犀牛皮鎧的下唐少年以槍鋒壓在對手喉前不過一寸的地方,讓蠻族少年想抬頭都沒有機會。      前後只是幾個來回,又一人敗下,青陽部的七名精銳少年就只剩下兩人了。      「沒用!」九王壓低了聲音。      高瘦的少年從旁邊緩緩站了起來,他的面色彷彿紫銅,胸前懸掛一面厚實的鐵鏡,身挎蠻族擅用的漆合角弓。      「鐵葉,你去吧。」呂歸塵看著自己的伴當。「你的刀是他們都比不過的,可不要輸給東陸人。」      「不會讓主子失望了!」鐵益的兒子鐵葉摘下了角弓,拍了拍腰間的馬刀。      「等等!」一旁的哥哥鐵顏解下自己的佩刀遞了過去。「帶我的刀去,他的槍好!」      鐵葉掂了掂哥哥沉重的戰刀,大步下場。      姬野喘息著,連續擊敗四人,他的體力再充沛也支撐不住,只能借對手下場的間隙恢復。可是他的心裡滿是狂喜,沒有半點要退卻的念頭。      他根本沒有想到自己驚嚇了國主。他一生中第一次遇見真正可以和自己對抗的人,以前自己在槍術中領會的東西全部被打散了又再次組合,老者展示的雷霆一刺開始在腦海中成形。這些勇武的蠻族少年讓姬野發現世界上有如此多和他相似的人。他不斷模仿這些蠻族武士的武技,複雜的攻擊和防禦漸漸地匯集到他的槍術中,最終的目的卻是凝結為唯一的一槍。      極烈之槍。      背後隱約的議論聲又傳來了。      「司馬公,想不到還是個悍將,你說他這一陣撐不撐得過?」      「國主運籌帷幄,這是要給金帳國的蠻人立威啊!不過連贏了四場,也太駁人面子,不管撐得住撐不住,我看他這一輪會認輸。」      「他若是退了,剩下的能勝否?」      「就剩兩個蠻子,車輪戰也勝了,蠻子雖勇,奈何腦袋裡一包都是馬糞而已。」      隱隱的笑聲傳來,演武場邊的息衍卻微微動容。「每一槍都不一樣。他在進步……到底……」      下唐第一名將的眼裡,這個少年第一槍崩飛哈勒扎的雙錐還是靠著蠻力,可是漸漸地,凌厲可怖的槍術越來越純熟起來。      姬野說自己一定會贏的時候,息衍只是喜歡他的直率和勇氣,直到現在息衍才相信這個孩子或許能把神話變成真的。姬野就像一個從來沒有和人對槍的人,第一次在別人的武技中開發出了寶藏,他的武術隨著每一次出槍而完善起來,漸漸地連息衍都難以找到明顯的破綻。      可是如果姬野真的不曾和傑出的武士對抗,他的槍術底子是從何而來的呢?      「第七場,金帳國鐵葉,下唐國姬野。」      息將軍再次擊鑼,高而瘦削的蠻族少年一步步緩緩地踏下演武場。      「我就是鐵葉,鐵葉.巴扎。你的槍很好!」      上臺的少年竟然高出了姬野一個頭。蠻族的身高通常要稍微矮於東陸的人,可是這個少年竟然可以比高大的姬野更高。鐵葉手中隱晦無光的戰刀映著太陽,驟然有一道銳利的反光,隨著他手腕一振,他對面的一隊戰士雖然在臺下,卻都不由得去遮擋眼睛。      姬野心裡第一次閃過冷冷的警惕,鐵葉手裡的刀非同尋常,能擁有這柄刀的不會是普通的武士。他完全是自然地開始了防禦。      「我的刀也很好!」和東陸人的謙虛不同,鐵葉直截了當地讚美自己的戰刀。      「它是仿製影月的刀,我哥哥的刀。」鐵葉昂然道。「我們比一比。」      「來!」姬野把虎牙架在自己左臂上緩緩拉開。手臂的痠痛讓他的動作有些艱難,姬野咬了咬牙,把痛楚壓了下去,又深深地吸氣來充滿發悶的胸口。      「如果你體力不行了,我們就不要比。」鐵葉覺察了姬野沉重的呼吸聲。「你的槍術好,我不想傷你。」      「如果我不行了,就是我弟弟接替我了。」姬野盯著敵人。「所以我是不會不行的!」      臺下的姬謙正聽見了這句話,沒有料到長子如此遵從自己的意願,他呆了一瞬。他看出了鐵葉的武術確實不是昌夜可以抵抗的,鐵葉是兩個始終站在金帳國少主背後的人之一,他和其他那些武士是不同的。現下唯一的希望是姬野能夠消磨鐵葉的力量,昌夜才會有機會。他伸手握住小兒子的手,感覺到了自己手心裡的冷汗。      「想把機會留給你弟弟?」鐵葉不屑地瞥了瞥姬野。「靠哥哥打敗敵人算什麼英雄?你們東陸人總是耍這種把戲!」      草原上的武士向來不屑於東陸軍隊的詭計,鐵葉也是如此。可是出乎他的預料,姬野只是搖頭,他的聲音沉重低啞:「不是這樣的!我們東陸也有真正的武士!」      烏金色的光芒倏忽閃滅,鐵葉的長刀剎那間斬在槍口蕩開了長槍,雙方都被對方猛烈的力量震擊。這在成人這或許還不算什麼,可對於十三、四歲的少年,反震的力量已經足以隔著武器震傷他們的胳膊。      沒有任何的退縮,兩個人幾乎是在同一時刻開始了下一輪攻擊,雙方完全沒有防禦,以攻對攻。凶蠻的拚殺讓東宮選拔的少年們膽戰心驚,從沒有見過蠻族的少年們是第一次目睹這樣近乎殘酷的搏殺,他們臉色難看,聚集在一起低聲議論,不約而同地產生了一個念頭——這個無名的平民孩子一定要撐住。      只有那種同樣的猛虎般的凶猛才可以抵抗蠻人的凶悍。      「真正的武士?」息衍搖了搖頭。「可惜越來越少了。」      五十七次對擊,武器的轟鳴聲令場邊的人心神不寧。      雙方都把致勝的機會賭在了速度和力量的拚搏上。武術上幾乎是勢均力敵的,毒龍勢中所有組合突進的槍術都被鐵葉的戰刀克制著,而鐵葉也不敢全力使用殺手鐧。雙方的速度不相上下,都是純粹的進攻再進攻,如果雙方真的把攻勢推進到最後,結果只能是兩敗俱傷,甚至對穿胸膛。      演武場裡似乎捲著猩風,帶著戰場的鐵血黃沙氣味。      息衍看見金帳國座席上的少主不再東張西望了,他的拳頭攥得緊緊的,緊盯著場內的動靜。他背後魁梧高大的少年有力地按了按他的肩膀,示意他不必擔心。      「轉狼鋒!」      鐵葉的咆哮扯回了息衍的視線。他聽過這個名字,遊歷到草原的時候,放牧的漢子讚嘆地說著北都將軍木犁的狼鋒刀,言下之意是恨不得追隨他作戰的暢想。      鐵葉終於動用自己最強的殺手鐧,他冒險迎著姬野的一記直刺,閃到了姬野身邊三尺內。在姬野的長槍走空的剎那,他獲得了一個完整的進擊機會。      長刀被他翻身的腰勁帶動,畫出一個徑長四尺的閃亮的圓。木犁在傳授的時候說過,和一般的狼鋒刀不同,這是完全無須衝刺發力的劈斬法,只需要一次強而有力的旋轉。鐵葉已經算準了姬野唯有用還在手中的槍尾去格擋,他相信自己有能力在一刀中砍斷虎牙槍的槍尾,進而直接砍中姬野的腰。      鐵葉是不能輸的,不能丟了世子伴當的名譽。下了狠心的鐵葉毫不留情。      聽見這一刀的名字,姬野明白自己陷在何等的危險之中。這是一個失誤,已經來不及挽回,從來沒有和傑出武士對敵的姬野根本無法揣測狼鋒刀這招凝聚了草原上十幾代人戰鬥經驗的殺手鐧。      槍鋒已經撤不回來了,槍尾的木柄阻擋得住鐵葉的刀嗎?他放棄了格擋,整個人撲了上去。      誰也沒有想到姬野採取了這樣的應對,這樣根本無法閃避長刀的掃劈!      鐵葉的刀如願地斬中了姬野的腰,鮮血飛濺的剎那,人們驚訝地看見受傷了的姬野就像鐵葉一樣旋轉起來。刀切著他的腰留下深而長的傷口,他反持長槍,槍尾鞭擊出去。長槍在近戰的時候不如刀,也無法發力,可是姬野還是做到了。在鐵葉愕然的瞬間,他完完全全地模仿了鐵葉的殺手鐧,不需要距離就可以發力的「轉狼鋒」。      轟然有金屬迸裂的巨響。槍尾如一條鐵鞭一樣鞭擊在鐵葉的護胸鐵鏡上,鐵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兩個少年死死地貼在一處,瞪著對方的眼睛。      空氣像是瞬間凝固了,而後鐵葉拚命推姬野的肩部,兩人向著相反的方向退開,一齊坐到了地上。姬野按住了腰口的傷,鐵葉木然地看著手中的刀。就是姬野捨身的撲近導致了這個結果,因為貼得太近,刀口末端才砍擊在姬野的腰上,末端在旋轉中最慢,而且也是刀身最鈍的地方。      兩人之間的地面上稀疏地灑了幾滴血,姬野按住腰的指縫間滲出紅色。      東宮太子嚇得捂住了眼睛,百里景洪也驚惶不安。一場孩子間的較量,兩國親密的表示,卻再現了蠻族和華族的殘酷戰場。大臣貴胄們沒有想到僅是少年的爭鬥就可以激烈到鮮血飛濺的地步。      「轉狼鋒?」姬野點了點頭。「我記住了。」      「起來!起來!」他的哥哥鐵顏在座席上揮舞著胳膊大喊。      鐵葉站起身來,拄著長刀瞪視姬野,姬野也強撐著站了起來。息衍猶豫著是否應該阻止這場演武,畢竟沒有人希望看見這場上有一人橫屍在血泊裡,而姬野已經受傷,撐下去他能否破解第二次轉狼鋒的攻勢?      「服你了!這你都學得會!」鐵葉苦笑著搖搖頭。他忽然向著對手扔出了手裡的刀,一個趔趄栽倒在地。這是以蠻族的方式表示服輸。      金帳國的座席上,少年們衝下去扶起了鐵葉,才發現他胸口那面光明的鐵鏡已經碎裂,尖銳的邊角反刺到他的胸口裡去了。鐵葉受的傷遠比姬野重。      「你贏了!」鐵葉被抬下去的時候路過姬野身邊。「我不如你……不過要是換了我哥哥,你贏不了,哥哥從小和我比刀,就沒有輸過。」      「那就……讓你哥哥來!」姬野也向他點頭。他拄著槍站在那裡,卻站不住,腳下一滑坐到地上。      「第七場,下唐國,姬野勝。」      息衍也猶豫起來。他是戰場上輕輕揮旗、指引千軍決勝的大將,可是此時他不知道是否應該讓昌夜上場。      「竟是兩敗俱傷的場面啊。」      「這場我們勝得名副其實,畢竟我們的武士連拚了幾陣了。」      「只不知道後來的幾個會不會丟盡顏面?」      「司馬公怎麼說長人威風、自滅志氣的喪氣話?」      「丟了祖宗聲威的事情,我們也做得不算少了。」少府的主事司馬公嘆息了一聲。「何當重整風炎血,再起龍旗向阿山啊!」      議論聲不絕於耳,場邊姬謙正已經開始為幼子整束。顯然姬野已經沒有力量起身,人們都在等待下面的少年下場。可是姬野坐在地上瞪著息衍,不知道是不願意說還是痛得已經說不出話來。而息衍在那雙墨黑的眼睛裡看見了固執得可怕的意志,分明在阻止他讓昌夜上場。      「昌夜!」姬謙正推著幼子來到場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昌夜上場吧,只剩一個了,打贏了副將的職位非你莫屬。」他感覺到兒子背上傳來抗拒的阻力,於是鼓勵起兒子來。      息衍搖了搖頭,舉起鼓槌。      「不要上來!」姬野忽然站了起來。他腰上的傷口因此裂開了,他搖搖欲墜地站在自己的一攤血裡。      姬謙正又一次看見了他最討厭的眼神,不由得愣了一下。      「你不要上來!」姬野的聲音已經嘶啞了。「我打敗了他們,我能打贏他們所有人!」      「野兒你瘋了嗎?」姬謙正臉色一變,壓低了聲音。      「副將誰都能當——」姬野咬著自己的嘴脣。「弟弟能,我也能!」      「親兄弟,你想跟弟弟搶嗎?你這頑劣的東西,存了什麼心?」      姬野呆了一下,他用力地搖頭。「我不跟他搶,我搶不過他。我只是搶我自己的!      「為什麼?」他的手在發抖。「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老是我跟在別人的馬後面?」      「想……想不到我們姬家竟出了你這種自私自利的孽子!」姬謙正再也掛不住顏面。      看著父親的眼神,聽著他的呵斥,又看著他急切地把弟弟往擂臺上推,姬野的目光忽然變了,變得很靜。他凝視著姬謙正,慢慢地退後,一步步越退越遠。這是姬謙正第一次看見長子的黑眼睛那麼靜,很陌生的眼神。      「我們東陸的武士,絕不是只會耍詭計的人。」姬野退到了擂臺中央,猛地回頭,看著父親和弟弟。      「我要打敗你們!」姬野仰頭,指著高處座席上金帳國的使團。「打敗你們所有人。」      他感覺自己的胸口那麼悶,像是被血塞住了,又像是堵著什麼別的東西。他用力拍著自己的胸口,拍得胸口痛得麻痺起來,讓那股痛楚把一切其他的東西都壓了下去。「我一個人就夠了!我一個人,打敗你們所有人,你們所有人!」      他抄起了虎牙,長槍橫掃過巨大的半圓,掠過幾乎整個看臺上的人。

作者資料

江南

作家。北京大學化學系畢業,留學於美國化盛頓大學。代表作有《九州縹緲錄》、《龍族》、《上海堡壘》等。其中《龍族》總銷量超過兩千一百萬冊,《九州縹緲錄》銷量超過百萬冊。曾兩度登頂「中國作家榜」榜首,並獲得最具幻想小說家獎、最具商業價值作品獎。

基本資料

作者:江南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9-09-20 ISBN:9789571084442 城邦書號:SPB7F00018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