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
日本神妖博物誌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日本神妖博物誌

  • 作者:多田克己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19-08-01
  • 定價:420元
  • 優惠價:79折 332元
  • 書虫VIP價:31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9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王牌新書3本75折,閱讀首選
  • 《日本神妖博物誌》新書延伸展/三本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城邦新書推薦:近期最熱賣3本75折

內容簡介

最值得收藏的日本神妖巨著! 日本,由眾多部落及遊牧民族所融合而成。文化上,由於受到中國儒教與印度佛教傳入影響,衍伸出具有獨特地域性的神話故事。傳說中,天照大神的後裔.神武天皇於西元前六六○年建立日本國,因此有關日本神話的起源,可從繩紋文化時期開始追溯。 本書作者親自走訪日本各地,採集中、日典籍諸多史證,以山、水、里、家、街、社寺等神妖出沒地點為架構,網羅古日本至明治時代上千種妖怪全貌,其中更包括平安時代著名陰陽家安倍睛明座下魑魅原形、日本怪談鼻祖小泉八雲筆下神妖原態,堪稱日本妖怪博物入門,絕對是部值得收藏的日本神怪百科! *日本當代最具權威的神妖事典! *收錄神話時代至明治年間,上千種妖怪精靈, *內容含括京極夏彥、夢枕貘等知名妖怪作家筆下諸多小說原形人物, *日本文化專家茂呂美耶盛讚,是部值得收藏的日本妖怪圖鑑! | 審訂 | 國立政治大學日文系專任副教授 鄭家瑜 | 專文導讀 | 台灣大學日文系教授 陳明姿 | 專文推薦 | 日本文化專家 茂呂美耶 | 聯合推薦 |(依推薦者姓氏筆劃順序) 哈日摩人 阿日王 作家、翻譯家、日本文化研究者 林水福 輔大日文系教授 賴振南 【本書特色】 1. 內容豐富、圖片珍貴:作者不但具備豐富、專業之知識與寫作背景,更致力於搜羅書中所提之神妖圖片(含江戶時代難得一見的珍貴古圖),完整呈現神話時代至明治時代萬年來之神妖全貌,是部內容豐富且值得收藏的事典。 2. 援引中、日典籍,文學意涵深厚:本書之構成,作者不僅親自走訪日本各地(北至北海道,南至沖繩),收集當地人才知道的故事外,更援引諸多處中、日典籍相關史證,內容極為紮實豐富。 3. 列表整理:在內容相關處,會為讀者列表整理或比較。 4. 補充註解:除了原有註釋外,另有審者註釋及譯者註釋,閱讀無障礙。 5. 附中文妖怪名索引:以中文筆劃為序,附上中文妖怪名索引,方便讀者查找。

目錄

【推薦序】值得收藏的日本妖怪圖鑑 日本文化專家/茂呂美耶 【導讀】千奇百怪的幻想界居民 台灣大學日文系教授/陳明姿 序文 第一章、山之章 — 天狗 — 大太法師 大太法師/手長腳長 — 山男與大人 山巨人/大人/大人彌五郎/山女 — 小人 葉矮人/袍奇/一貫小僧/追人小僧 — 風神與雷神 風神/雷神/雷小僧/雷獸 — 山靈 聲之怪/音之怪/妖火/吸肉鬼/油澄 — 木魂 神木/樹嬰/釣瓶火/人面樹 — 一本蹈鞴 熊笹王/山爺 — 山精 山精/單腳上臈/魃/五通七郎諸神 — 山姥 山女 — 狼 鍛造屋之母/彌三郎之婆 — 鬼 — 酒吞童子 — 鬼女 鬼女紅葉/瀧夜叉姬/鈴鹿御前 — 天邪鬼 — 餓神 — 巨蟒 八俣遠呂智/九頭龍/出世螺 — 大百足 — 土蜘蛛 — 覺 — 狒狒 猿神 — 後送犬 等人犬與接人犬 第二章、水邊與海之章 — 河童 河人/鹿兒島河童/彌彌子河童/一目入道/鹿兒島小河童 — 山童 山童/背子/木子/奈良山童 — 兵主部 — 水虎 — 樹精 樹精/樹怪/一社 — 水神 給你水 — 魍魎 — 洗豆妖 付紐小僧與搖樹籬/貝吹坊 — 橋姬 橋姬/橋之怪 — 蛟 夜叉池的大蛇/夜刀神 — 主 女郎蜘蛛/岩魚/山椒魚/粱 —怪魚 — 海中的怪物 蜃/蛤女房/蠑螺鬼/衣蛸/水母火球/白條海怪 — 牛鬼 — 海坊主 — 浪小僧 — 人魚 第三章、里之章 — 眼珠之怪 一目小僧/借簸婆婆/手眼/百百目鬼 — 來家裡的妖怪 生剝/叺老爹/隱座頭/靜糬 — 雪之怪 雪女/雪孩子/雪女郎/雪童子/雪坊/雪胴/冰柱女 — 產女 姑獲鳥 — 鬼婆 安達平原的鬼婆/古庫裏婆 — 道之怪 飛緣魔/甘酒婆/白粉婆/潑砂婆/拉線娘/蛇五婆/豆腐小僧/下雨小僧/算盤坊主/小雨坊/剪黑髮/百百爺 — 田野的怨靈 泥田坊/平四郎蟲 — 魔風 鎌鼬/頹馬/馬魔/穴西風/一目連 — 馬之怪 夜行者/年大人/首樣 — 惡作劇妖怪 背負妖怪/膽怯神 — 石之怪 小夜中山夜哭石/杓子岩/境神/借物神 — 草木精靈 第四章、家之章 — 座敷童子 — 轆轤首 轆轤首/落首與飛頭蠻 — 二口女 不食女房 — 依附在家裡的妖怪 — 妖怪屋 陽成院邸/空屋/家鳴/洗腳屋 — 金靈與龍宮童子 金主/金靈/金玉/龍宮童子/火德/貧乏神 — 疫神 風邪/疫病神/瘧鬼 — 蠱毒 貓鬼/犬神 — 棲息在體內的蟲 三尸/應聲蟲 — 依附物 狐依附/虎狐/飯綱/各種依附物 — 貓股 —刑部姬 — 九尾狐 — 物之怪 — 付喪神 雲外鏡/硯魂 — 生靈 生邪魔/因緣調伏 第五章、街之章 — 百鬼夜行 — 街之鬼 茨木童子 — 鵺 — 鳥的怪物 以津真天/入內雀 — 四靈獸與四神 龍/麒麟/鳳凰/龜/青龍/白虎/朱雀/玄武 — 車之怪 單輪車/輪入道/朧車/火車 — 道路惡魔 狐者異/倩兮女/大首 — 逢魔之時 厚臉皮/無臉坊/黑齒怪物/朱盤/討人厭/肉人 第六章、神寺之章 — 護法 護法童子/前鬼.後鬼 — 式神 十二神將/式王子 — 大鼠 — 狛犬 石獅/獬豸/御恐 — 要石與大鯰 — 清姬 — 鳴鍋 溫羅 — 怨靈 菅原道真/平將門 — 寺之怪 — 墳場之怪 火前坊/肉塊鬼 參考文獻/中文妖怪名索引/後記

導讀

千奇百怪的幻想界居民
◎文/陳明姿(台灣大學日文系教授)      自有人類以來,幻想世界的居民便已存在於世。遠古時代的人們對周遭的各種現象及事物皆感到神祕而不可思議,大至暴風雨、地震、火山爆發,小至周遭的各種聲音、光影都會讓他們覺得既敬且畏。何者對人類有益?何者會危及人命?無法得知。為了要維護自身及其共同體的安全,他們憑著想像力試圖去勾勒出主宰各種現象的超自然存在並探索其特性,他們試圖將其分成對的居民除了日本本土的種類之外,還融合了中國文學、漢譯佛經人們有益的、有害的,或是因處理方式得當,可以將有害的轉變成有益的各種種類,於是神鬼、妖怪及各種精靈的概念逐漸形成。這些神鬼、妖怪、精靈等幻想世界的居民又因各國習俗、文化及人們思維方式之不同而有各種不同的造型及特性,日本又因其在文化形成之際,受到東傳的中國文化影響,因此其幻想世界裡所描述的幻想界居民要素,因此其種類更是不勝枚舉,真可謂包羅萬象,多采多姿。根據本書作者多田克己的說法,在介紹各類幻想界居民時,已把一些較不具知名度者或屬於地獄及密鄉等異界的幻想居民略去未提,但仍收集了千種左右,成為一本巨著,本書堪稱是一本日本幻想界的居民大全。      在眾多的幻想界居民當中,最廣為人知的應是「鬼」。「鬼」這個字其實是從中國傳過去的漢字,根據日本古文獻《倭名類聚抄》(日本最早的分類體漢和辭典,於平安時代由源順撰寫而成)的記載,鬼的日本名稱為「於爾」(這兩個字其實是萬葉假名,亦即古代日本人借用漢字把日本的音表記出來的字);有另一個說法認為應作「隱」(因為鬼不願讓人看到其形體,總是隱藏起來),但其音仍讀為「於爾」(Oni)。不過古代日本人所稱的鬼,其實所涵蓋的意義相當廣泛,除了幽靈、鬼卒、邪神、不明怪物外,也包括長相醜陋,形體不全之人,甚至蠻荒的野蠻人及脫離體制的集團都被稱為鬼。      古代日本人認為鬼會吃人,《風土記》的〈出雲國風土記〉在敘述大原郡的阿用鄉名稱由來時,曾出現「爾時 目一鬼來而食佃人之男」等文字。而且他們還認為鬼吃人是一口吞食下去的。據日本平安時代的和歌物語文學《伊勢物語》第六段〈芥河〉裡的故事記載道:      「有某位男子趁著夜黑之際,將心愛女子盜出。之後,來到芥河……因雷聲轟轟,雨又降得猛,遂將那位女子放置於一所空廢的倉庫裡,自己則持弓,背胡 在門口守衛著,一心只期盼天快點亮,不料鬼竟一口將那位女子吞下去,眼見心愛的人兒消失不見蹤影,男子雖跺腳哭泣,卻已無可奈何。」      關於這段故事,《伊勢物語》的作者還在後面加上補充說明,其實該女子並沒有被鬼吃掉,而是被前來尋找的兄長發現,將她帶回。但因古代日本人認為,鬼吃人時,會一口吞下去,因此該男子也認為該女子於深夜憑空消失,應是被鬼一口吞食下去。而收錄各種珍文奇說的《今昔物語集》則索性將該段故事改寫成那位女子真的被鬼一口吞食下去的故事。鬼會吃人的印象也深植古代日本民心,各地都留有鬼會吃人的傳說,如福島縣安達原的「黑塚」便有個家喻戶曉的故事,據說那兒有位可怕的鬼婆,每當有旅人經過,便會被吃掉,因此其住處有堆積如山的骨骸。      在日本的眾鬼榜裡,「酒吞童子」算是古今有名的名鬼,因此亦有不少人研究它。關於其名號的來源有兩種說法,一種是「捨棄童子」之意,因日文的音「酒吞」(Syuten)與「捨棄」(Suten)兩種很像。據說他因天生力大無窮,生性暴戾,所以在六歲左右被扔到谷底,但竟沒死,之後因其一再犯下罪行,最後終於走向鬼神之道。但《伽草子》則認為是酒吞童子生性嗜酒,經常喝酒,所以才被稱為酒吞童子。酒吞童子除了酒以外,還好色,常來京城擄走有姿色的女子,因此朝廷才會派源賴光等人前去大江山征討。賴光及其手下四大天王渡邊綱等人也因為征服了酒吞童子而留名青史。能劇之一的「戾橋」裡敘述渡邊綱有次要經過一條戾橋時,遇到一位婀娜多姿的美女要求與他同行,來到橋中央,渡邊綱從水中倒影看到與他同行的女子其實是可怕的鬼,兩人經過一番打鬥後,鬼被砍斷一條胳膊,渡邊綱將那條鬼胳膊帶回家,隔沒多久,其伯母前來造訪,並要求看那條胳膊,不料伯母接過那條胳膊後,竟說道:「真高興,這正是我的胳膊!」遂將該條胳膊往手上一接,便飛走了。原來橋邊的美女及伯母都是鬼變化而成的。      平常一個鬼就已夠令人頭痛了,更何況是鬼成群結隊地出現時,更令人毛骨悚然,束手無策。平安時代的人最害怕夜晚外出時遇到百鬼夜行,凡是遇上百鬼夜行的人必死無疑。有次安倍晴明隨其師賀茂忠行外出時,也曾遇到百鬼夜行,幸好安倍晴明及時叫醒其師,忠行施法,將牛車隱藏起來才躲過一劫。不過據說若有尊勝陀羅尼的護身符或經文,就可免除災難。本書作者特別介紹《今昔物語》第十四卷第四十二話的故事,藤原常行年少之時,為了見其心愛女子,常常深夜外出。有次剛好遇到百鬼夜行,幸好其奶媽在其衣領裡縫進了尊勝陀羅尼的護身符,才逃過一次劫難。從大德寺珍珠庵系的「百鬼夜行繪卷」可以看到這些在平安京夜裡跳梁跋扈的眾妖百態。首先出場的是一個提著矛拚命往前衝的青鬼,最後則是群妖看到火球、四處逃竄的畫面。除了貓、狗、狐、狼外,當中有很多是器物變成的妖怪,有琴、琵琶等樂器妖,還有鍋釜,金鼓、拂塵、鉦、銅鑼、唐櫃、破傘、扇子、草鞋等器物妖怪類。這些器物被人拋棄後,經過一段時間,就變成妖怪出來為害人類,這些妖怪又被稱為「付喪神」。幻想這些被棄置的器物變成妖怪,將其化成百鬼中的成員,似乎也含有告誡當時的人不可隨便丟棄器物之意。最後讓群妖驚慌失色、抱頭鼠竄的火球則被認為是旭日。古人一直認為,日出具有降服一切邪惡的靈力。      此外,還有佛教系統的鬼。這些主要是受到改寫自印度的中國佛教故事的影響。除了懷有怨念、執念的亡靈會對特定的人不利之外,來自陰間的鬼差則是要把人帶去地獄的可怕使者。《日本靈異記》中記載有下面這段故事:      「據說,從前奈良有位叫楢磐 的人,前往福井縣敦賀進行交易,將貨物堆積在船上,正要回家時,卻生起病來,於是他留下船,借馬從陸地回家。來到唐崎(現在滋賀縣大津市北郡)時,有三人從後面追過來,原先還距離一百多公尺左右,至宇治橋時,三人已經趕上他。磐一問,才知它們是奉閻王之命,前來帶磐 前去陰間的使者。磐 遂和鬼差交涉,答應給它們一匹牛,並為三人奉讀《金剛般若經》百卷,終於免除了這次劫難,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      日本的鬼並不是全部都會吃人或把人帶往陰間的使者,像出現在田樂裡的鬼,反倒是會帶給村人財富及幸福的使者。秋田縣男鹿半島的「生剝」就是屬於這類的鬼,它們會挨家挨戶的去訪問,並講祝賀之詞。這類的鬼與其說是鬼,不如說是一種近乎神的存在。      除上述所介紹的鬼之外,「物」(Mono)其實也是鬼的一種,雖看不見形體,卻會為害人的一種惡靈。有時當「物」的靈力極其強烈、難以降服時,古代日本人也會以事神之禮供奉之。日本現存最古的書籍《古事記》裡的大物主大神,便是一例。傳說崇神天皇在位之時,某次發生疫病,人民將要死盡。天皇十分憂愁,於是齋戒沐浴,求神於夢。大物主大神遂於夢中顯現,說道:「這疫病是我的意旨。去找意富多多泥古來,當我的祭祀齋主,疫病便可平息,百姓就可以平安了。」天皇遂遣驛使四處尋找意富多多泥古,果然在河內美弩村找到那人,原來他是大物主大神的兒子,天皇大為高興,命他為齋主,致祭於意富美和大神之前(大物主大神之別稱),果然疫氣悉息,國泰民安。遵照「物」的意旨,並以事神之禮事之,可以反禍為福。      「物」有可能是不明的動、植物之靈,或人類的亡靈,甚至是「生靈」(活人的怨靈)。「物之氣」至平安時代仍是一種可怕的疾病。平安時代的文學,常有敘述受到「物之氣」作祟,找來陰陽師、高僧降服的故事。當中最有名的應是六條御息所的故事。六條御息所是已故前東宮太子的太子妃,無論容貌及教養均為群芳之首,源氏也為其所牽引,因此兩人之間也存在一段戀情,然而源氏卻無法專情於她,除了已有正室葵夫人之外,到處都有密友。因此讓自尊心頗強的六條御息所十分苦惱。第一次被認為靈魂出竅、化為「物」對源氏女友不利,是在源氏與夕顏幽會的時候。源氏有次與夕顏在某處宅院幽會時,不由得想起六條御息所,並將兩人加以比較,但當源氏朦朧入睡時,卻恍惚看見一位氣質高貴、容貌美艷的女子出現在枕邊,對他說道:「我對你一片真心,豈知你卻棄我不顧,陪著這名微不足道的女人到這裡來,對她百般寵愛,如此無情,實在令人難以忍受!」說著說著便動手要將睡在他身旁的夕顏拉起來。源氏直覺被「物」侵襲,睜眼一看,燈火已熄,但覺陰氣逼人,於是差人點紙燭過來,這才發現,原來身旁的夕顏早已斷了氣。這裡雖未明言那個「物」是誰,但從其對該「物」的外型描繪及它對源氏的抱怨之言,自然會讓讀者聯想到是那位高貴美麗,卻飽受源氏冷落的六條御息所。      夕顏之外,葵夫人也是受六條御息所生靈殺害之人。葵夫人懷孕之後,因害喜較少外出,有次因拗不過眾仕女的勸說,出去觀賞賀茂神社祝祭時的熱鬧,不巧剛好遇到為源氏的薄情所苦的六條御息所也出來散心。葵夫人手下的男侍從為了要搶占好位置,便將原先已占好位置的六條御息所的牛車擠到葵夫人的侍女車之後,讓她完全看不見遊行的隊伍。儘管六條御息所刻意低調,悄悄出門,但葵夫人的侍從還是能認出她,並肆無忌憚地辱罵六條御息所的侍從。六條御息所覺得看不到熱鬧倒還是其次,但對於她的微行被人認出,遭人辱罵後又被趕走,感到羞愧又痛心,回家之後坐立難安,痛苦莫名。就在這時,她的靈魂竟然飛離身體,前去殺死葵夫人。這故事固然是虛構,但仍可從中一窺平安人對「物」的看法及想法。      或許是有很多幻想界居民會危及人類安全,令人感到不安,於是古代日本人也想出了一些可以免除其害的防衛之術,尊勝陀羅尼可以制服百鬼就是一種。此外,若獨自一人在人煙較少的荒僻處行走時,也可能遇到鬼擋牆之類的事。如果看到牆壁一直延伸下去,無路可走時,據說只要用棒子敲打牆壁下端,就可以破除鬼的圍困。若又在山中遇到樹精時,如果給它點食物,打好關係,不但不會遭受其害,反而可以獲得它的幫忙。      這些密術或許也是人們自己所想出來的破解之術吧!是一種古代日本人為了消除內心不安的心理治療術。這本書除了鬼之外,還收集了形形色色的幻想界居民,如天狗、天邪鬼、樹精、河童、水虎、人魚、海中的各種妖怪。多田克己似乎擬藉由本書將日本的幻想界居民一網打盡,相信看完本書後,會讓喜愛幻想界居民的朋友們大有斬獲。

延伸內容

【推薦序】 值得收藏的日本妖怪圖鑑
◎文/茂呂美耶     你相信這世上有妖怪或精靈嗎?相信人除了肉眼可以看到的軀殼外,另有可與形體分離的靈魂意識嗎?相信超自然力量嗎?相信前世與來世嗎?相信在這個宇宙中,地球以外另有外星人或具有高等智慧的生物存在嗎?      我想,就地球的人口比率來說,大部分人都相信,只有一小部分人認為那都是無稽之談或迷信的一種。      這本《日本神妖博物誌》收羅了約千種日本妖怪、怨靈、動物草木精靈、民間傳說主角……並分類為深山、水海、鄉里、住家、街頭、神社寺院六大類,堪稱日本妖怪博物的基本入門書。記得以前我曾在《妖物玩物誌》(葉怡君著,遠流出版)推薦序文中寫過如此一段:      「說起來,日本的妖怪並不可怕,甚至可跟『寵物』同列。因日本是神道思想,認為萬物都有『靈』,一株古樹可以是『神』,也可以是『妖』;一塊岩石可以是『精』,也可以是『怪』。甚至連語言都有『言靈』,表示一旦說出口或寫成文字,那『事項』便具有自己的生命,會自己往『目的地』前進。      也因此,日本是『八百萬神』國,更是『八百萬妖』國。而妖怪,簡單說來,正是『沒當上神』的落伍神。一般說來,日本的神,不會插手管人間俗事。眾神專司大自然現象,而且沒有形狀,但這些『沒當上神』的妖怪,不但具有各式各樣外型,也很喜歡跟人類黏在一起,喜怒哀樂都跟人類相同。      山中有天狗、送狼(跟在人背後直至下山),河邊有河童、小豆洗,海中有海和尚、幽靈船,村落有姑獲鳥(懷孕中或生產時過世的女性,下半身沾滿血跡,抱著嬰兒要過路人抱一下嬰兒)、雪女,家中有座敷童子、付喪神,街上有百鬼夜行,神社寺院有式神、護法童子……等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當時礙於字數有限,我無法詳細說明山中天狗、送狼,河邊河童、小豆洗,海中海和尚、幽靈船,村落姑獲鳥、雪女,家中座敷童子、付喪神,街上百鬼夜行,神社寺院式神、護法童子等,到底是何物。      然而,萬萬沒想到兩年後的今日,商周出版社竟然打算出這本《日本神妖博物誌》,並找我寫推薦序文。我不知該說他們找對了人,還是無巧不成書。      這本書在日本是一九九○年十二月上市,算是十八年前的書,我目前只曉得這是一本長銷書,至今網路書店仍持續銷售;最重要的是,這本書始終擺在我家書架顯眼的位置,並代我詳細說明了之前我無法解說的內容。      簡單說來,時隔十八年,我不但沒把這本書賣出,甚至還保存得如剛從書店買回來的那般嶄新。因此,商周出版社找我寫推薦序文時,我馬上想起擱在書架上的這本書,當下慨然應允。      原文書後面不但附有參考文獻,還有妖怪名索引。光是書後所列出的參考文獻便有四百多本,而根據作者在後記中所說,他蒐集的妖怪書籍多達六百多本,可見本書讀起來看似輕鬆易解,實則花費很多作者的心血於其中。      作者在後記中還開了一句玩笑,說那些被刪掉的原稿,搞不好會變成「付喪神」。看到這句,我情不自禁為之莞爾而笑。這大概只有日本人才會有這種反應吧!畢竟書中所列出的精靈妖怪,大部分都是日本人所耳熟能詳的。      這些精靈妖怪,起初或許真是幻想世界中的住民,只是,一旦人族給它們命了名,並予以外型,那麼,它們便算是脫離了幻想世界,繼而降生於這世上。就看你願不願意肯定它的存在而已。      二十一世紀的今日,即使人類的科學已發達至可以飛往外星的地步,無奈科學並非萬能之神,這世上仍存在著許多科學家所無法解釋的物事,正如這世上仍存在著不少令現代醫學束手無措的疑難病症那般。      新的疑難病症不斷在出現,而新妖怪也在日益月滋。新妖怪正是都市傳說中的主角。前些日子,我看了一段影片,內容是以日本童謠為主題,創造出一個「雨中柳樹下的男童」妖。      某些台灣讀者或許還記得阿公阿嬤那輩曾教過的這首日本童謠,原文翻譯大致是:「雨啊雨啊,下著下著,很高興媽媽帶雨傘來接我,淅瀝淅瀝嘩啦嘩啦,啦啦啦。」中文歌詞似乎是:「……淅瀝淅瀝嘩啦嘩啦雨下來了,我的媽媽帶著雨傘來接我……」      影片正是以這首童謠為主題曲,敘述著,媽媽帶著雨傘來接你回家時,歸途中如果遇見一個在柳樹下避雨的男孩,你千萬不能借傘給它,要不然它會一直跟到你家,在你進家門前跟你調換,你變成它,它變成你,讓你成為無家可歸的孩子,只能再回到柳樹下,等待下一個犧牲者。      影片很短,僅有二十分鐘,但那個「雨中柳樹下的男童」形象卻深深烙在我的腦海中。也就是說,往後,倘若我在雨天看到柳樹,肯定會想起那個在樹下避雨的男孩。      雖然在現實生活中,我在雨天看到柳樹的可能性不大,即便真讓我遇著了,柳樹下也不見得會站著一個避雨的男孩。可是,只要這個避雨男孩形象仍留在我的記憶網內,對我來說,他就不是幻想世界中的住民,而是「搞不好有一天真的會出現」的存在。      我所懷有的這種情感,並非基於害怕,而是期待。期待在往後的日子,真的讓我看到有個在柳樹下避雨的男童。如此,人生才有趣呀,不是嗎?      茂呂美耶二○○八年八月 於日本埼玉縣

作者資料

多田克己

生於一九六一年的東京都,是日本研究妖怪的專家,也是「世界妖怪協會」的評論員,特別了解中國妖怪,致力於研究中國與日本妖怪之源流。因與京極夏彥興趣相投,兩人合力編著許多妖怪相關評論及著作,或是一人繪製,一人撰寫。京極夏彥還曾透露,其京極堂系列書中「多多良勝五郎」一角的原形人物,就是從多田克己而來。多田克己著有《百鬼解讀》、《中國魔物圖鑑》、《妖怪馬鹿》、《百鬼繚亂新妖怪雙紙》、《不可思議的旅行導覽—日本幻想紀行》。

基本資料

作者:多田克己 譯者:歐凱寧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魔幻館Fantastic 出版日期:2019-08-01 ISBN:9789864776979 城邦書號:BM602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