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神仙肉(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神仙肉(上)

  • 作者:一度君華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9-05-03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2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13元
本書適用活動
520 開啟你的幸福密碼/三本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食神仙肉者,可長生不老。 而他們,到底誰才是被吃的那一個? 18禁一刀未剪(?!) ◆悲催禁欲道士╳腹黑妖美河蚌精◆ 一度君華筆下最情欲(肢體)糾葛(交纏)的愛戀故事! 虐戀+甜寵=讓你又哭又笑! 【內容簡介】 號外:河蚌精出身未捷先被睡! 「聽說修道的……都特别厲害,是不是真的?」 「那個……兩個時辰?」 為了幫助漁民解決海族的興風作浪,容塵子潛入海皇宮,發現寢宮中熟睡的女子。大戰在即,為免一條無辜的生命殞逝,只得將她帶回清虛觀,而看似沒心沒肺、只會吃的她,原來是修行四千多年擅長攝魂術的河蚌精,更沒想到她竟是海族的精神領袖——海皇何盼。 容塵子原先對於行事任性妄為、無理取鬧的海皇不勝其擾,指責她對人民的水深火熱見死不救,怒斥她手撕師傅的手抄經書。孔子說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這兩點河蚌全占齊了! 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一個甜笑、一個怒瞪、一雙纖足、有關河蚌精的一點一滴慢慢進駐了容塵子的心,他包容她的任性、陪伴她的壞脾氣、呵護她的驚慌,在經歷生死纏綿後,他願意終身飼養她。 以為琴瑟和鳴、比翼雙飛的生活可以就此展開,可原來在河蚌精天然無害的美貌下,一場巨大的陰謀已悄然進行著…… 【讀者好評不斷】 .「看完此書,貓妖狐妖神馬的,根本弱爆啊!」 .「很甜很寵,看完好想談戀愛啊~~~」 .「敲碗電視劇拍攝!一定是下一部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啊!」 【虐心文句】 .「當我還有真心的時候,總是遇不到對我真心的人。後來終於遇到了,又被嫌棄沒有真心了。」 .「我只是不希望你檢到我的心肝寶貝,還以為只是我隨意丟棄的垃圾。」 .「我欠你的我還給你,你欠我的我不要了。」 .「其實愛了就愛了吧,又何必一定要辨清為什麼?」 .「那是她的一塊疤,她想把它藏在一處自己也看不見的地方。」

內文試閱

  神仙肉(上)      清虛觀裡收容了許多病患,容塵子命其各自將眼睛蒙上,並化了符水給他們暫緩病情。符水下肚後,眾人右眼開始流出黃色的黏液,容塵子命弟子各自收集黏液,分析巫術使用的引子。南疆黑巫術歷來神祕莫測,引子不同,使用的解法也就不盡相同。      九鼎宮因著浴陽真人也著了道,這次倒是沒搗亂,也派了弟子過來幫忙。容塵子將所有黏液同病患編上號,用不同的五行符去試藥引。      最後開出一副長長的藥方,吩咐弟子上山採藥。      解藥的煉製是個繁瑣的過程,容塵子幾日沒闔眼,自然也顧不上河蚌。但關中弟子仍各司其職,她每日的飲食供應沒有受到影響的。      藥房裡有幾個大爐子,不分晝夜地熬藥。容塵子守在旁邊控火,汗溼重衫。河蚌怕熱,也不怎麼進去,就每日跟著清玄去採藥。容塵子囑咐了清玄幾番,也就不再過問了。      及至下午,觀中突然來了一位異族女子,著一身紅衫,頭髮微卷略帶焦黃,自稱其能解開血瞳術。容塵子自然以禮相待,她倒也不含糊,很快配製出了解藥,比容塵子的方法省事許多。      九鼎宮大喜,也曾幾度派人來請,這女子不為所動,卻提議想在清虛觀住上一陣,順便尋訪肆意傷人的黑巫師。容塵子是個好客之人,何況血瞳術的始作俑者還未出現,有個南疆巫師在這裡總是放心些。故而他當即命弟子打掃了間淨室,將這位巫師安置了下來。      女子名字叫夫婭,自稱是追捕寨子裡誤入歧途的巫師而來。容塵子到過南疆,兩人倒也聊得十分投契。      河蚌和清玄採藥回來,自然也聽說了這位夫婭女巫師。清玄去看了傷者,見眾人瞳中血色已經淡了許多,不由得也嘖嘖稱奇。那河蚌也在彎腰查看傷者,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開口冷笑道:「解鈴還須繫鈴人嘛,哼哼。」      好在她跟清玄採了一天藥,累得不得了,暫時也顧不上別人,逕自回了房。容塵子忙了幾宿未闔眼,在清玄房中更衣沐浴,實在困倦,也就吩咐清玄待客裡事,自己在清玄房中歇下了。      晚上,容塵子同夫婭與諸弟子在膳堂一同用飯,也言及南疆巫術之神奇。兩人談性正濃之時,外面一陣金鈴之聲,那河蚌翩然而至。容塵子當即微微皺眉,立刻轉頭看清玄。清玄跟他甚久,當下明白過來,回道:「晚膳送過去了。」      那河蚌也不避諱,逕自停在容塵子桌前。膳堂的氣氛頓時有些不妙。眾小道士低頭刨飯,眼睛卻有意無意全往這邊瞄——完了,師父後院要起火!      夫婭衣衫如火,腕間戴著兩個藏銀鐲子,其上鏤刻著人首蛇身的怪物。此刻她也在打量河蚌,卻不起身,只是微微點頭,神色間戴著巫師的倨傲,「這位是……」      容塵子乾咳,那河蚌也不吭聲,她裊裊婷婷地行至容塵子身邊,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伸出右手微微掐訣印向夫婭。夫婭一驚驟然站起,法杖已然在手,正待念咒,冷不防臉上一熱。她心中一驚,左手往俏臉上一摸——扺觸到滿臉水漬……和一根青菜、兩塊豆腐……      那河蚌竟然扣了她一頭一臉的白菜豆腐湯!      「你!」夫婭何曾受過此等汙辱,急怒攻心之下竟氣得說不出話來。那河蚌手裡還端著空盆,也是一臉驚愕,隨後她橫眉怒目,一臉委屈:「人家端湯過來,你幹麼突然偷襲人家?」      膳堂裡安靜得落針可聞,眾道士呆若木雞,只有一塊鮮綠的白菜葉還貼在夫婭的頭髮上,不停地甩啊甩啊甩。      容塵子氣炸了肺,喝道:「河蚌!」      那大河蚌拍拍手,擺出一副語重心長的善良模樣,「你雖乃南疆蠻夷,但出來作客,怎麼也得懂點禮數。我與你無冤無仇,你怎麼能隨便動手呢?萬一傷了人家怎麼辦,就算沒有傷到人家,傷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唉,不過算啦,念在你是知觀的客人,我就不和你計較啦!」言霸,她轉身蹦蹦跳跳地跑了。容塵子入道多年,識人無數,好人壞人見過不少,這麼不要臉的他平生僅見。他雖氣得七竅生煙,卻也不能追過去打她。只得連連向夫婭賠不是。      夫婭本就是個蠻不講理的,如今遇上個更不講理的,只氣得咬牙切齒,最終也只能回房換衣服。眾道士生怕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全部低頭吃飯,一副「不要看我、不要問我、不要罵我,我什麼都沒看見」的表情。      容塵子快步走回臥房,那河蚌先到一步,已經卷著被子團成一團了。      容塵子再難顧忌男女之禮,他上前一把掀開被子,臉上已是盛怒至極的模樣了。那河蚌自然也知道,她雙手抱膝,羽衣層疊散開,青絲過長,半隨羽衣半散於榻。容塵子的怒火如同爆發的山火,卻偏偏差一個噴發口。      許久之後,他突然畫了一張定身符,二話不說印在了河蚌的腦門上,而後直接將她扛進了密室。      河蚌終於消停了,容塵子再派弟子向夫婭送了些必需品,便在房中些下了。      這次他是真的生了氣,也不進密室去看她。河蚌能儲存食物,只要不放在烈日之下曝晒,幾天不餵食不沾水也死不了,何況她還是個河蚌精。容塵子索性不再管她。      次日一早,容塵子在教弟子習字。夫婭對中原文化很感興趣,想一同聽課。容塵子不好拒絕,只得讓她一同前往。學堂上諸弟子眼睛明亮——今天師父的鼎器去哪了?這位巫師……莫非要鳩占鵲巢?      夫婭寫不好漢字,容塵子站在她身邊,神色溫和,「握毛筆的姿勢就不對。」      夫婭試了幾次,總是不像,終於忍不住開口道:「道長教教我吧。」      容塵子微微歛眉,最後抽了桌上一方用來拭墨的汗巾,輕輕覆住她的手背,而後隔著汗巾握住她的手,與她共書。夫婭不動聲色地偷眼去望,只見他凝心靜氣,只注意於紙上筆鋒,全然心無旁鶩。      「那個河蚌精又衝動又愚蠢,倒是不足為慮。只是這個男人乃正神轉世,道基堅固,不解風情,難以下手呢。」她暗自沉吟。      中午仍是在膳堂用飯,容塵子幾經躊躇,終於還是沒有令弟子送飯。清玄幾次想問,又不敢,最後只得按下不提。容塵子這次是真鐵了心要教訓這個傢伙了——不給她三分顏色,越發肆意妄為了。      晚間清虛觀為這次血瞳術橫死的村民超度。法會設在露天道場,仍舊由容塵子主持。場中央起壇,上設花瓶、香爐、香筒、蠟籤等,供香、花、水、果、燭五供。又置玉印、玉簡、如意、令旗等法器。      法會開場之前有諸弟子奏《步虛曲》,眾法師合唱《步虛詞》,開場曲調乃用《小救苦》。容塵子領唱經文時突然又想起那河蚌,忙又重歛心神。      夫婭先前還在一旁聽著,待無人注意之時,她轉身尋小徑入了一間偏殿,正是容塵子的臥房所在。她來之前明顯探過路,竟然對這裡十分熟悉,不消片刻已進了房門。      房中未點燈,一片寂靜中似乎聽得見自己的心跳。她右手一翻,將一柄骨杖握在手裡,杖上仍盤著一人面蛇身的怪物,看來是她們信奉的真神。      她略略念咒,指尖升起一簇暗綠色的火焰,幾乎不用找尋,她就摁下了牆上的山松圖。進密道之前她幾次試探,十分謹慎。但一路無事,她順利地進入了密室。      在觀中她旁敲側擊地向小道士打聽過,聽說這蚌精竟然是容塵子的鼎器。她十分吃驚,若不掃除這個障礙,想吃到神仙肉,只怕還要大費周折。      夫婭很自信,只要得到這個蚌精的一根頭髮,她就可以為她設計一百零八種死法,且全無破綻。      房中一片漆黑,只有角落裡的香爐裡燃著香料。陳設比容塵子的臥房精緻許多。夫婭借著手中火焰的冷光四下打量,看到榻上河蚌的風情,頓時對鼎器這個說法就信了幾分。她對這個河蚌精也不敢小覷,還施了個護體術。      桌上河蚌潑她一臉湯水,雖是趁她不備,然其動作之靈敏還是讓她心生警覺。      她萬分小心地以法杖撩開羅帳。只見牙床上,那河蚌靜靜躺著,雙目緊閉,不言不動,額上還有一道定身咒。夫婭頓時狂喜,迅速拔了她一根頭髮,正轉身要走,突然壁上的羅漢燈被點燃,一個人進入密室,卻是清玄。      四目相對,夫婭難免有些慌張,但很快鎮定下來,「聽說容塵子道長因為上次的事罰了她,我專程過來探望。」      清玄道似無所察覺,只道:「師父臥房一向不喜旁人擅入,巫師請回吧。」      夫婭應了一聲,轉身出了密室,臨走時眼角一瞟,見清玄抱了一瓦灌水,兌好了砂糖,此刻正在一勺一勺地餵那個河蚌精。他還低聲嘆氣道:「師父只讓我餵水,我可不敢放了你。唉,好端端的擬又胡鬧個啥?這兩天師父氣消了我再替你求情,你先喝些水吧……」      兩天後,清虛觀。      夫婭開始有些忐忑。她拔了那個蚌精一根頭髮,但是兩日以來,她施盡了各種咒術,完全沒有效果。就好像這根頭髮從來沒有在任何活物身上生長過一樣!      這天早上,容塵子梳洗完畢,突然想起密室裡的大河蚌。他攏攏衣袖,舉步踏進了密室。那河蚌仍然躺在榻上,連姿勢也不曾改變。容塵子在榻前站了一陣,心裡也覺得有些猶豫——這時候放她難免又要啼哭。晚上尋個時候讓清玄過來把她放了,也免得再哄。      這樣一想,他就欲走,臨走時望了紗帳內的人一眼,容塵子突然臉色大變,一手撩開了紗幔。只見帳中的人雙目緊閉,右眼淌下一串血淚,襯著她白皙的臉頰觸目驚心。      血瞳術!      容塵子急取布帛擦淨那河蚌臉上的咒語,心中也是暗惱——壞了壞了,這下不知要哭成什麼樣子!      他站在榻邊正等她嚎呢,那河蚌卻格外安靜,她還知道用手捂住右眼,一聲不吭。容塵子等了半天,終於小心翼翼地傾身,他壓低聲線,將一貫威嚴老成的聲音硬是努力揉成溫柔嗓音,「沒事沒事,把手拿開,我先看看啊。」      那河蚌乖乖地把手放開,容塵子彎腰撥開那眼皮看了看,他也不懼這血瞳術的詛咒,許久才又起身,他本就是個剛硬之人,平日中規中矩慣了,這會兒算是伏低做小了,就怕這河蚌哭鬧,「我讓清玄送些吃的過來,你乖乖的,我去配解藥,很快就好了,嗯?」      河蚌微微點頭,並不看他。容塵子還是不放心,想了半天,伸手用愛撫觀中小貓小狗的姿勢摸了摸他的頭髮,那黑髮潤滑如絲,及至他走出房門,指腹還殘留著那種水潤的質感。      不一會兒,清玄遵照師命送來吃的,這河蚌也不說話,默默地低頭狂吃,清玄也有先擔心,「下午師父命我採藥,陛下要不要同去?」      那河蚌這才點頭道:「你那師父太壞!我再也不理他啦!」      清玄啼笑皆非道:「師父懷疑血瞳術的始作俑者就是那個夫婭,是以一直將她留在觀中,也命清素去詳查了。將陛下關在密室,也是怕她傷及陛下,陛下莫惱家師了。」      河蚌半點不領情地罵道:「哼,混帳容塵子!」      清玄大驚失色道:「別胡說!當心師父聽見!」      吃完飯,這河蚌跟著清玄去採藥。她右眼不方便,以鮫綃蒙上,愈發顯得鼻梁堅挺,小嘴精巧。一路跟在清玄身後,倒也沒搗亂。      晚上清玄在善堂用飯,她也跟著去,就和清玄同桌。容塵子和夫婭坐在一桌,夫婭也在打量那個河蚌,只見她已以鮫綃覆眼,看不出什麼異樣。諸弟子卻知道不妙——這這這,師父後院起火了!      那河蚌可不管這麼多,她仍舊埋頭吃飯,在眾目睽睽之下飯量倒也沒有這麼誇張,而且清玄這桌的飯菜明顯不夠精緻,她只吃了兩個人的份兒。      清玄是真不想做炮灰,師弟們時不時往這邊看也就算了,師父的目光都能把他灼穿了!他只吃了個半飽,就立刻起身道:「我先回房了!」      那河蚌也起身,蹦蹦跳跳地跟著他走,路過一桌,她還順手端起了人家桌上的饅頭。      清玄前腳回到房裡,這河蚌後腳就跟了進來。他房中擺設略顯繁複,是少年心性,所好也頗多的緣故。几案上有未畫完的道符、新血的曲譜,旁邊木架上層放著容塵子贈的一管竹笛,下層擺著一把二胡,還放著一把琵琶。      右邊有個方櫃,裡面放了好些抄錄的經書。      竹簾半卷,雖不及容塵子臥房簡潔,倒也頗有些人氣。      房中第一次來女客,清玄萬般不自在,但他也不能趕河蚌走,只得委婉提醒道:「爬了一天山陛下不累嗎?回房睡覺吧。」      那河蚌大大咧咧地往他床上一躺,還氣哼哼地道:「本座以後就在這裡睡了!」      清玄耳朵尖都紅了,「陛下,小道是出家人,孤男寡女,豈能共處一事呢?」      那河蚌什麼也不聽,見他方櫃裡有一串骨製的風鈴,覺得好玩,拿出來擺弄。清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許久之後容塵子終於過來了。      清玄大大鬆了一口氣,立刻把燙手山芋丟給了師父,肅立在門邊。容塵子站在榻前,那河蚌坐在榻上玩骨鈴,不抬頭也不說話。容塵子好聲好氣地說:「解藥再過兩天就好了。」      河蚌蒙著眼睛,血倒是被鮫綃止住了,鮫綃半透明,看人就有點模糊。她不哭不鬧,也不回應。容塵子不能真讓她待在清玄房裡,他厚著臉皮對外宣稱這貨是他雙修的鼎器,這會兒宿在清玄房裡像什麼話?傳出去不知道會被人歪曲成什麼樣子。      所以他微微靠近河蚌,嚴肅的臉龐硬擠了三分笑容,「回房吧,眼睛不方便就早點歇著。」      清玄也聰明,暗道自己在這裡,師父拉不下臉,他躬身道:「弟子突然想起一事,暫離片刻。」      容塵子自然點頭,那河蚌卻跳起來喊:「我也要去!」      清玄不能拆師父東牆,也不能得罪河蚌,心中叫苦,只得硬著頭皮道:「我……我……小道去茅房。」      那河蚌頓時又開始不講理,「茅房我也要去!」      清玄看向容塵子,向他求救,容塵子發了狠,他將食指擦過琵琶弦,指腹頓時劃出一串血珠。房中香氣大盛,那河蚌先前還揪著清玄衣角,不一會兒就轉頭望他,猛咽口水。

作者資料

一度君華

一度君華,85後作者,2009年6月簽約於晉江文學城。 2013年晉江作者大會奇思妙思獎獲得者。 《灰色國度》被評為2013年晉江十大優秀玄幻文之一 《主公自重》被評為2014年晉江十大優秀玄幻文之一 《東風惡》被評為2015年晉江十大優秀古言之一 已出版作品 《東風惡》 《妖孽傳說》 《一度君華》 《我和「大神」有個約會》 《網遊之放長線,釣大神》 《拜相為后》 《一念執著,一念相思》 《情人淚.歲月盡頭》 《胭脂債》 《冷面樓主和尚妻》 《廢后將軍》 專欄地址: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268469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yidujunhua

基本資料

作者:一度君華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9-05-03 ISBN:9789571085326 城邦書號:SPB7F00019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