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大逃稅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內容簡介

每年由於避稅所喪失的稅賦所得高達二千五百億美元,是全球處理開發中國家貧窮問題全部預算的二至三倍! 英國三大香蕉公司在英國營業額高達七億五千萬美元,卻只繳交了二十三萬五千美元的稅額,這甚至比頂尖美式足球員的所得還低! 透過這些所謂的避稅天堂,貪婪的逃稅者與政府、企業相互勾結,讓所有的納稅人承擔這難以負荷的稅務重擔,然而,這些事情,你可能耳聞,但你絕對沒想過它對我們將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本書將從第一次世界大戰前人們的避稅手法開始介紹,並且一步步帶領你發掘這些避稅天堂的演化過程,以及政府、企業甚至個人之間如何透過避稅天堂的法規,與巧妙邪惡的手法規避納稅。 這些避稅天堂上的人口數目可能比你所居住的城市還要少,卻吸引了全球數千億甚至數兆的外流資金到此,也吸引了全世界數百萬家企業與個人戶到此開戶,竭盡所能逃避稅負,更別說其中還深藏許多貪汙、賄賂、毒品交易、槍械買賣等黑錢在其中。 然而諸如開曼群島等這些避稅天堂國家,卻不過問任何身分與資金來源,就能夠讓這些財富的擁有者可以隨心所欲的在該國內設立人頭帳戶、空頭公司,甚至連登記人也不必是資金擁有者本人,唯一知道他真實身分的,只有在「洩密罪」保護傘底下的避稅天堂國律師或會計師,而所有的單位都將無法在這如蛛網般複雜的體系中挖掘出真相。 在這樣充滿黑幕、勾結與地下金流的可怕逃稅體系下,透過作者深入的探訪與介紹,你將看見這套龐大的系統如何運作,以及它將對各國政府、銀行、企業,甚至一般納稅人們造成多麼龐大的金融重擔!

目錄

序 殖民主義從前門離開,再從側面窗戶回來 第一章 歡迎來到虛空之地——境外簡介 第二章 嚴格定義的國外——史上最大逃稅人——魏斯泰(Vestey)兄弟 第三章 藉著中立賺大錢——瑞士——歐洲最古老的秘密轄區 第四章 和境外對立——凱因斯和金融資本之爭 第五章 更大的爆炸——歐洲美元市場、銀行與大逃亡潮 第六章 建構蜘蛛網路——看英國如何建立海外新帝國 第七章 美國的淪陷——擁抱境外業務的美國 第八章 開發資金大量流失——避稅天堂傷害窮國 第九章 棘輪效應——危機的根源 第十章 抗戰——對抗境外意識形態大軍 第十一章 境外生活——人為因素 第十二章 兇猛怪獸——倫敦金融城公司 結論 重拾固有文化

內文試閱

  境外世界緊緊包圍著我們。超過一半的世界貿易至少在帳面上,是透過避稅天堂進行;超過一半的銀行資產、多國企業三分之一的外國直接投資,是透過境外流通。大約八五%的國際銀行融資與債券發行,是在所謂的歐洲美元市場進行,歐洲美元市場是一個沒有國界的境外地區,我們很快就會探討。國際貨幣基金(IMF)估計,二○一○年內,光是小島金融中心的資產負債表加總起來,就高達十八兆美元,大約等於全世界國內生產毛額的三分之一,IMF還說,這個數字很可能低估。美國國會審計部二○○八年的報告指出,美國一百大企業中,有八十三家在避稅天堂設有子公司。隔年租稅正義網路(Tax Justice Network)利用比較廣義的境外定義進行研究,發現歐洲一百大企業中,有九十九家利用境外子公司,在每個國家裡,銀行利用境外的頻率都遠超過其他行業。      避稅天堂是什麼,大家都沒有共識。事實上,這個說法有點錯誤,因為這些地方不只是提供逃稅服務而已;也提供保密服務、逃避金融監理,擺脫其他國家法令規章的糾纏。我在本書裡,要為避稅天堂提出鬆散的定義,就是「提供政治穩定的便利性,協助個人或實體,逃避其他國家的法令規章與監理,藉此吸引企業的地方」。整個重點是提供逃脫之道,逃避伴隨著居住在社會中、從社會獲利而來的義務—包括租稅、負責的金融監理、刑法、遺產法等義務。這就是避稅天堂的核心業務,也是避稅天堂的所有作為。      我基於兩大原因,選擇廣義的定義。第一是挑戰一個地方可以藉著破壞他國法律而致富的常見說法。第二是藉此提供觀察現代世界史的途徑。這個定義可以幫助我,說明境外體系不只是全球經濟多彩多姿的副產品而已,而是端坐在全球經濟的核心。      有好幾個特點可以幫助我們找出避稅天堂。      第一,我的同事苦心研究後發現,這些地方全都提供各種形式的保密服務,加上在資訊交換上,或多或少都拒絕和其他司法轄區合作。「秘密司法轄區」的說法在一九九○年代末期於美國出現,我在本書裡,偶爾會依據我想強調的重點,交互使用這個名詞和「避稅天堂」。      避稅天堂的另一個共同特點當然是極低的稅率或零稅率,它們靠著讓大家合法或非法逃稅,吸引資金。      秘密轄區也經常把本身經濟和所提供的便利性切割開來,以免受到本身境外伎倆之害。基本上,境外是在逃避區以外的地方,對非居民提供境外服務。因此避稅天堂可以說是對停駐資金的非居民,提供零稅率,卻對居民完整課稅。居民與非居民的區隔暗示避稅天堂的作法可能有害。      要辨認秘密轄區的另一個方法,是注意當地的金融服務業是否比本身經濟規模大很多。二○○七年時,IMF利用這種工具,正確的指出英國是境外轄區。      避稅天堂還有一個比較輕鬆、明顯的跡象,就是當地的發言人會定期宣稱「我們不是避稅天堂」,也會大力指責批評者「利用過時的媒體刻板印象,和客觀現實不符」。      但是秘密轄區最重要、最明確的特徵是:當地政治受制於金融服務業利益(偶爾也會受到犯罪利益控制,有時候兩者都會發揮控制力量),而且大力反對境外事業模式的聲音都會遭到消滅。我在定義中加入「政治穩定」因素,原因出在這裡:避稅天堂幾乎完全沒有民主政治可能干預和破壞賺錢(或收錢)機會的風險。政治受到控制的現象造成了境外最大的矛盾,這些地區固然極度自由,卻經常大力鎮壓異議、不能容忍批評。      這些地方因為免於國內的挑戰與異議,因此彌漫顛倒的道德觀,對犯罪與貪腐視而不見,認為這樣做是最好的經營之道,而且把犯罪行為告知司法機關的作法,變成了可以懲罰的罪行,嚴格的個人主義變成對民主制度和整個社會的漠視、甚至是輕視。      「小人物才繳稅。」紐約女性百萬富翁蓮娜.韓斯理(Leona Hemsley)說過這句名言,她說的對,但是她不夠大,無法逃脫牢獄之災。媒體大亨魯伯.梅鐸(Rupert Murdoch)不同,他的新聞公司(News Corporation)旗下擁有福斯新聞台(Fox News)、Myspace、太陽報(SUN)和很多其他新聞媒體。新聞公司是利用所有合法手段,大玩境外遊戲的大師,記者尼爾.陳諾威(Neil Chenoweth)調查該公司的帳目後發現,新聞公司申報的一九八七年獲利為三六四三六四○○○澳元、一九八八年為四六四四六四○○○澳元、一九八九年為四九六四九六○○○澳元、一九九○年為二八二二八二○○○澳元。這些數字中明顯的形態不可能是巧合。就像記者約翰.藍卻斯特(John Lanchester)在《倫敦書評雜誌》中說的一樣,「這些數字中小小的裝飾音在會計師的語言中,代表『去他媽的』。一般納稅人面對這種水準的財經魔法,全都只能大喊『藝術家萬歲!』」      避稅天堂在法文中有一個有趣的名稱,叫做「會計天堂」(paradis fiscal)。秘密轄區的玩家喜歡拿天堂這種說法(有人說,這個名詞起源於把「避風港」誤譯為「天堂」),和他們喜歡說的苛刻重稅境內地域對照,說避稅天堂是大受歡迎的避難所。這些地方的確是避難所,卻不是一般人的避難所,是協助有錢有勢的精英大玩從社會中取得好處,卻不報答社會的規劃。      想像你在本地超級市場裡,看到衣冠楚楚的人,快速通過圍著紅色天鵝絨繩索的「禮遇」結帳櫃檯。你的帳單中也有一個「額外費用」的大項,補貼這些人的購物。超級市場經理說,對不起,我們別無選擇,如果你不替他們付一半的費用,他們會到別的地方購物,你乖乖付錢吧。      基本上,境外業務是在書面上,人為竄改跨國資金的來龍去脈。要了解這種作法多麼虛假,可以考慮香蕉的例子。      每串香蕉可能經由兩條路線,送到你的水果盤,第一條路線是多國公司僱用宏都拉斯工人採摘香蕉,經過包裝後,用船運往英國。多國公司把香蕉賣給大型連鎖超市,超市再轉賣給你。      第二條路線比較迂迴,是會計師在書面上的去向。從稅務觀點來說,宏都拉斯香蕉賣到英國時,最後的利潤在什麼地方產生? 在宏都拉斯嗎? 在英國的超級市場嗎? 在多國公司的美國總公司嗎?經營管理、品牌名稱或保險對利潤與成本有多少貢獻? 沒有人能夠明確說出來,因此會計師多少可以編造出來。例如,會計師可能建議香蕉公司在開曼群島經營採購網路,在盧森堡經營金融服務,多國公司可能把公司品牌設在愛爾蘭;航運部門設在曼島(Isle of Man);經營管理部門設在澤西島(Jersey),保險子公司設在百慕達。      假設盧森堡金融子公司現在貸款給宏都拉斯子公司,每年收取二千萬美元的利息。宏都拉斯子公司會把這筆金額,從當地的利潤中減掉,減少或完全消除利潤(與稅負)。盧森堡子公司得到二千萬美元的額外收益,卻只根據盧森堡超低避稅天堂的稅率課稅。會計師的魔杖一揮,高額的稅負就消失了,資本也轉移到境外去了。      大型香蕉公司這種作法叫做移轉訂價或移轉錯誤訂價,是常見的境外把戲。美國參議員卡爾.李文(Carl Levin)說,移轉訂價是「企業版個人逃稅的秘密境外帳目」。多國公司藉著人為操縱內部移轉的價格,可以把利潤移到低稅負的天堂,把成本移到高稅負的國家抵稅。在香蕉這個例子中,窮國流失的租稅收入流入富國,窮國的稅官待遇低落,總是敗給多國公司積極進取、待遇很高的會計師。      誰敢說盧森堡子公司貸出二千萬美元後,是用實際的市場利率計息? 這種事情經常很難說,有時候,移轉價格經過極為離譜的調整,到了完全不切實際的地步:中國生產的衛生紙每公斤售價為四千一百二十一美元,以色列生產的蘋果汁每公升為二千零五十二美元;千里達生產的原子筆每支售價八千五百美元。大部分例子沒有這麼刺眼,但是這種詐欺累積起來,總額十分驚人。全球國際貿易總額中,大約有三分之二是在多國公司內部發生。根據估計,開發中國家光是因為這種企業內貿易錯誤訂價,每年損失一千六百億美元。基督徒援助協會認為,把這些錢花在健保上,每天可以挽救一千個五歲以下兒童的生命。      老於世故的讀者可能仍然覺得無所謂,說這種情形只是在富國生活醜陋的一面。如果他們這樣想,這種不情願的嘲諷態度顯示他們是傻瓜,因為他們自己也受害。多國公司不只是在宏都拉斯減輕稅負而已,在英國和美國的稅負也降低。英國《衛報》(Guardian)發現,二○○六年內,世界三大香蕉公司台爾蒙(Del Monte)、都樂(Dole)和奇基塔(Chiquita),在英國的營業額接近七億五千萬美元,卻只繳交了二十三萬五千美元的稅,比頂尖足球員的所得還低。一家在紐約上市的真正香蕉公司年報指出,「公司目前並未創造美國聯邦應稅所得,公司的應稅盈餘大部分來自外國業務,在淨有效稅率低於美國法定稅率的司法轄區納稅。」這段話大致的意義是:我們目前不在美國納稅,因為我們透過避稅天堂,操作移轉訂價。      多國公司通常發現,要利用境外把稅負降為零很難,因為各國政府會採取因應措施,但是政府在這場戰役中是輸家。英國審計部二○○七年的研究發現,英國七百大企業中,三分之一在前一個景氣熱絡的會計年度裡,根本沒有在英國繳稅。《經濟學人雜誌》一九九九年進行調查時,認為梅鐸龐大的新聞公司只繳納六%的稅。能夠運用移轉訂價,是多國公司成為多國公司最重要的原因之一,通常也是這些公司成長速度高於規模較小競爭者的原因,凡是關心全球多國公司力量的人,都應該注意這一點。      避稅天堂宣稱,他們把全球市場變的更有「效能」,但是我所說的這種體系極度無效率,在這種體制中,沒有人生產品質更好或價格更低廉的香蕉,實際發生的事情只是財富移轉。政府這種不特定的補貼通常只是降低生產力。資本家要是把精神放在避稅上,那麼把自己最擅長的任務做好,創造更好、更便宜商品與服務的壓力就會消失。這點絕不是唯一的後果,例如,開曼群島想出新穎、巧妙的境外漏洞時,美國會採取因應措施,開曼群島會創造新的漏洞,迴避美國的措施。這種戰鬥會持續下去,美國的稅法會變的更為複雜。這樣會為富人和他們高明的顧問創造新機會,找出方法,破解日漸擴大的法網,為避稅產業服務的龐大產業會從中成長,形成世界經濟中極大的無效率。接著我們要考慮保密問題。現代經濟理論的基礎是透明化:簽約雙方能夠平等的取得資訊時,市場的運作最順暢。本書探討的境外體系運作時,和透明化勇猛的直接對抗,藉著保密,把資訊的控制權,以及隨著資訊流通而來的力量,斷然移轉給內部人。內部人得到好處,卻把成本移轉到社會的其他部門。李嘉圖(David Ricardo)的比較利益理論巧妙的說明一些原則,這些原則會促使不同的司法轄區專精某些工作,例如法國擅於生產美酒、中國擅於生產廉價製造品、美國擅於生產電腦。但是我們發現超過八十萬家公司,設在人口不到二萬五千人的英屬維京群島(Virgin Islands)時,李嘉圖的理論就失去了依附。公司和資本不是移轉到最有生產力的地方,而是移轉到能夠得到最多租稅優惠的地方。這種情形跟效率完全無關。      境外當然不光和你吃的香蕉有關而已,你家裡的大部分食物、家具和衣服都會經由類似的扭曲路徑,賣到你家。你喝的自來水可能經由幽靈般的境外路線;毫無疑問的,你的電視機和內部零組件也走類似怪異、脫離現實的途徑,電視上播出的很多節目也是這樣。境外世界把我們團團圍住。

作者資料

尼可拉斯‧謝森(Nicholas Shaxson)

謝森是英國作家、新聞記者、皇家國際事務學會副研究員,專長領域為西非產油國政治與經濟。一九九三年起,他開始針對全球經濟與政治事務,為《金融時報》、《經濟學人》集團、英國廣播公司(BBC)、路透社(Reuters)、《國際事務》、《美國利益》(American Interest)、《非洲能源》(African Energy)和內幕雜誌《非洲機密》(Africa Confidential)撰稿。著作《毒油井:骯髒的非洲石油政治》(Poisoned Wells: The Dirty Politics of African Oil)備受讚譽。 相關著作:《大逃稅》

基本資料

作者:尼可拉斯‧謝森(Nicholas Shaxson) 譯者:劉道捷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新商周叢書 出版日期:2019-04-25 ISBN:4717702906238 城邦書號:BW0432X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